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五章 越聪明,越惨败

第三十五章 越聪明,越惨败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包房内。

    原本带着忧伤的气息仿若有了丝毫的变化,那个拿着酒杯喝的有些多的雷蕾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身体,出的气也变得有些急促而不安。

    她有些莫名其妙,觉得一身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又仿若体内充斥着某种力量。

    她抓了抓头发,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按照自己的酒量,完全不至于喝几杯红酒就这么的不堪的?!

    是因为伤心过度,所以很容易醉吗?

    她咬着此刻已经红透的唇,抬眸有些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凌枫,我可能喝醉了,本来今晚回上海的飞机,可能不行了,你帮我开个房间,我休息一下吧。”

    话语间还算清楚。

    齐凌枫温和的一笑,“好,那我陪你吧,反正不急。”

    “谢谢。”她衷心的感谢道。

    整个身体有些仿若不是自己的一般,歪歪倒倒的靠在桌椅上,看着面前模糊的身影走了出去,没多久又走了回来,站在她身边,礼貌的问道,“开好了房间,我扶你还是自己走?”

    “我身体好软。”雷蕾喘气,说出来的话暧昧无比。

    “那我扶你上去休息。”

    “嗯。”

    雷蕾觉得自己一靠在齐凌枫的身上,身体的异动更加明显了。

    感觉自己被强烈的男性气息所包围,有力的臂膀,结实的胸膛,所有一切都让她整个人莫名的有些楚楚欲动,甚至于有些疯狂的节奏。

    这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要更加靠近身边这个男人,性感的身段开始往他身上不停的磨蹭,整个呼吸变得无比急促。

    半搂着雷蕾的齐凌枫感觉到她不停躁动的身体,嘴角邪恶一笑。

    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他和楚以薰秘密的女人,他绝对不允许这个女人对他而言存在任何威胁,而想要让这个女人彻底的臣服在自己的手上,就必须拿到这个女人不能告人的秘密,而今天,就是这个秘密的开始。

    何况,这个女人现在的身份对他而言还有帮助,他还可以借机,完成他好多想要完成的事情。

    楼抱着雷蕾一路坐上电梯,走进开好的那个豪华包房。

    一推开房门,雷蕾就忍不住的想要去洗手间。

    那一刻即使身体已经有了本能反应,这个女人还是残留着她最基本的理智,理智的知道,现在不应该和任何男人做任何事情。

    浴室的房门被用力的甩了过来,里面响起哗啦啦的水声,那个女人似乎是想要靠冷水来冰镇自己。

    怎么可能?!

    不是一般毅力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忍受得下来,这个过程有多辛苦不言而喻,甚至于一个不留神,未能够好好的发泄出来,对身体的某些器官还存在很大的损伤,这是得不偿失。

    里面不停的骚动着。

    齐凌枫推开浴室的房门。

    满室水渍,莲蓬喷洒出来的冷水弄得到处都是,那个蹲坐在地上的女人此刻全身已经湿透,穿着黑白色连衣裙的身体,里面黑色的文胸在透明的质地下一览无遗,果然是难得的性感尤物。

    而此刻,这具性感尤物正在做着男人一看就会疯狂的举动,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摩擦着,开始自己的……沦陷。

    齐凌枫站在门口。

    他整个人看上去很平静,不会疯狂,只是嘴角带着一抹邪恶到恶毒的笑容。

    不是没有身体反应,而是不会让自己失控。

    他从不允许自己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失控,连楚以薰也不行,更别提以前的霍小溪,以及现在眼下的雷蕾,他只是抿起好看的嘴角,一步一步走过去,蹲在雷蕾喘着粗气的身边,在她耳边如情人般呢喃道,“何必自己这么辛苦,我可以帮你。”

    雷蕾的手指似乎是停了一下。

    她转眸看着齐凌枫,看着他俊美的脸上,那丝意味深长的笑。

    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满足。

    她知道的。

    因为整个过程,除了还想要,还是,还想要……

    但是。

    她摇头。

    “我不能对不起以薰……”

    “你们是好姐妹,以薰会理解的。”齐凌枫说,男人的磁性嗓音在她耳边已经形成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催化剂,让她整个人的骚动已经面临到崩溃的地步。

    楚以薰摇着头,“不,潇夜也是不会原谅的……”

    “傻瓜,当前快乐才是快乐。而且这是在沈阳,这个地方除了我们两个人,还有谁会知道?”齐凌枫在她耳边诱导。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他不喜欢用粗鲁的手段去强迫,就这么不费力气的,只要在她耳边轻轻的吹吹热气,这个女人自然而然就会像条蛇一般的缠着自己,沦陷……

    果不其然。

    身体的欲。望太过强烈,强烈到真的不受控制。

    在齐凌枫不停呢喃的话语,她火热的手攀上了齐凌枫的手臂,感受着男人不一样的身体轮廓,整个人再也一发不可收拾的,嘴唇主动的吻上了那渴望已久的唇瓣,浴室中激烈的疯狂的举动开始蔓延,一路跌跌撞撞扑向外面的大床上,疯狂而剧烈,此起彼伏的男性女性暧昧而呻吟的叫声,绵绵不绝……

    ……

    天,已黑尽。

    沈阳的夜色怎么都比不上上海的美,辉煌有余,却少了些让人沉醉的故事。

    齐凌枫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站在落地窗前,一根烟在他手指尖燃烧。

    大床上的人儿似乎是有些不舒服的动了一下,辗转着身体,她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呆滞的看着一室陌生的地方,感觉到身上像是被碾过一般的疼痛,全身酸软无比,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所以很清楚自己在熟睡前都经历了些什么,整个人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抱着白色的床单,有些惊恐的看着站在床头落地窗前正在抽烟的男人……

    不!

    她有些不受控制。

    一幕一幕在脑海里面不停的闪过,回放,她甚至能够想象自己在那个男人的身下是有多疯狂。

    一股说不出来的罪恶感从内心深处滋长开来。

    她不能背叛潇夜。

    她和楚以薰最爱的男人上了床,在楚以薰下葬的当天。

    不!

    她真的崩溃了。

    承受着道德伦理的不允许,承受着对自己姐妹的亏欠,承受着对潇夜的愧疚感,她觉得整个人都已经到了完全不能接受的崩溃中,眼泪顺着眼眶疯狂的往下掉。

    齐凌枫似乎是感觉到床上的人醒来,他转身,就看着雷蕾蹲坐在床头,抱着被子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他嘴角邪恶一笑。

    真正伤心的在后面,现在算什么?!

    他优雅的熄灭烟蒂,一步一步走向坐在床头上泪眼模糊的人儿。

    雷蕾感觉到他的靠近,整个人不自觉得往一边挪动着,仿若不想这个男人碰一点点。

    齐凌枫也不靠近她,带着笑坐在她的床头,口吻温柔到不行,“别哭了,什么都已经发生了。”

    “不。”雷蕾摇头,嘴里一直呢喃着,“不应该发生的,不应该发生的!”

    齐凌枫淡定自若的看着她,嘴角泛笑。

    雷蕾难受到不行,她看着齐凌枫如此冷然的模样,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眸一紧,“齐凌枫,是不是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是不是?我记得我之前分明就排斥你,是你不停的鼓动我,是你故意引诱我的对不对?!”

    齐凌枫的笑容拉扯得更加的明显了,“不仅故意勾引你,你就没有发现你的身体骚动是怎么引起的吗?”

    雷蕾整个人一怔,猛地,“齐凌枫,你对我下药!”

    齐凌枫点头。

    “为什么?!齐凌枫,你是疯了吗?楚以薰才死,你就这样,你让以薰在地下怎么能够安息?!你简直就是丧失人性!亏以薰一直对你如此,你真的糟蹋了她一番苦心!”雷蕾忍不住怒吼,她真的从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对于雷蕾的激动,齐凌枫显得更加的云淡风轻,仿若也不想要为自己辩解一番,只是淡淡然的看着雷蕾,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齐凌枫,别告诉我你只是把我当成楚以薰的替身!你这样做也太卑鄙了,你只想过满足你自己,却没想过被人的感受,你不觉得你很恶心吗?!”看着齐凌枫不说话,雷蕾又忍不住怒吼。

    齐凌枫从床上站起来。

    总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乔汐莞,其他女人的思维永远都不会和他处于一个点上。

    那么的愚蠢和白痴。

    他转身走向液晶电视,打开。然后从浴袍的口袋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浴袍,插在电视的usb接口上,接着用遥控器点开,里面豁然出现一幕让人喷鼻血的画面,那些画面,是他们之前在这个房间的所有疯狂举动……

    雷蕾一看到里面劲爆的画面,整个人脸色瞬间煞白,她看着齐凌枫,狠狠的看着,“你有病啊,有病啊,你录下这个做什么,你有特殊癖好吗?!”

    齐凌枫让那些画面这么放着,自己又淡定的走向雷蕾。

    “关掉,齐凌枫,你给我关掉!”雷蕾在床上暴跳如雷,狠狠的狂叫着齐凌枫。

    齐凌枫嘴角一勾,“刚刚才这么热情,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齐凌枫,你到底要怎样?!你就是一个恶魔!”雷蕾咬牙切齿。

    “说定了。雷蕾,你刚刚说了这么多话,就这一句说对了。”齐凌枫嘴角的笑容邪恶的扬起,那一刻肆无忌惮的让雷蕾恍惚觉得,真的是撒旦在世,带着狰狞的弧度。

    “你什么意思……”

    “雷蕾,你现在听清楚了,这个视频我有底,你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好好做,我也不知道这个视频会不会就流向了潇夜……”

    “齐凌枫,你敢?!”

    “没什么是我不敢做的事情。”齐凌枫眼眸一深,一道嗜血的眼神一闪而过,“雷蕾,你应该庆幸,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否则,或许你就和你最好的闺蜜一个下场了……”

    “什么意思?”雷蕾看着齐凌枫的眼神,有一刻的心惊。

    “什么意思你慢慢体会,你只要记得,我现在手上有了你最重要的把柄,以后我想要做什么……哼,如果你有什么反抗,结果会怎样,呵呵,谁知道呢?!”

    “齐凌枫!”

    “嘘。”齐凌枫修长的手指放在她的唇边。

    雷蕾恶心的转头离开。

    “刚刚消耗了那么大的体力,现在多休息一会儿知道吗?伤了身体我也会心疼的。”齐凌枫很淡定的伸个懒腰,慢条斯理的脱下身上那件白色浴袍。

    雷蕾的眼神转移。

    齐凌枫穿上自己那套黑色西装,似乎已经在酒店工作人员的清洗下,已经挂烫得笔直,穿上好丝毫没有发生过的那些事情而变得皱巴不堪。

    这个男人仿若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得这么的天衣无缝,理所当然。

    他整理好自己,转头对着雷蕾说,“你在休息一会儿,我先回上海了。”

    雷蕾狠狠的抱着被单。

    “这个视频就先留给你慢慢欣赏吧,我这里还有很多。”说完,带着邪恶的笑容,器宇轩昂的离开。

    雷蕾狠狠的看着齐凌枫的背影。

    这个男人,真的是恶魔!

    太阴险,太狡诈!

    她抬眸看着液晶电视上自己那不堪的一幕,整个人暴躁无比的爬起来,拿起一个椅子猛地一下砸了过去,电视响起剧烈的声音,瞬间黑屏。

    一切都安静了。

    她狠狠的取下那个u盘,蹲坐在地上,眼泪再次滑落。

    知人知面不知心!

    她从来不知道齐凌枫这么恶毒。

    楚以薰怎么会遇到这个男人,这个恶心到无语的男人!

    她还从来没有被谁算计到这个地步?!

    从来没有!

    ……

    齐凌枫离开酒店,打着出租车直接去机场。

    抓住了雷蕾的把柄,有了雷蕾这颗棋子,以后的事情或许就会顺畅得多。

    他嘴角再次拉开邪恶的笑容,抿着唇拨下一串电话号码。

    那边响了好半响,才接通,“齐凌枫。”

    “乔汐莞,我现在在沈阳,马上回上海。”

    “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何必让我们之间这么生疏。”

    “本来就不熟。”乔汐莞冷冷的说着。

    “你还是这么对我胃口。”齐凌枫大笑着说道。

    乔汐莞脸色微变。

    她此刻站在顾子臣的大阳台外,入睡前接到齐凌枫的电话,她觉得这个男人,非奸即盗,自然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明天见个面如何,我有事情和你谈?”

    “什么事?”

    “关于楚以薰死前说的一番话,我想和你谈谈。”

    “你和楚以薰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乔汐莞不带任何感情的问道。

    齐凌枫嘴角一笑,“当然有关系,没有了她,我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追求你。”

    “是吗?”乔汐莞冷笑,“等没有了顾大少再说吧。”

    “你是想要我杀了顾子臣,这种犯法的事情,我可做不到!”

    “你没什么做不到的,就看你有没有这种能力。”

    “最毒妇人心,乔汐莞,我越来越喜欢你的直接了。”

    “你爱喜欢就喜欢。我对你没半点感情,就这样,挂了。”乔汐莞有些不耐烦。

    “明天上午10点,你们公司外米诺咖啡,我们不见不散。”

    在乔汐莞挂断电话那最后一刻,齐凌枫丢下一句话。

    不见不散?!

    她眼眸微转,放下手机。

    齐凌枫这个恶心的男人。

    不过。

    她看着大床上的顾子臣。

    如果让齐凌枫来对付顾子臣,会不会就会发现顾子臣什么惊人的秘密……

    可是。

    要是顾子臣就这么死了呢?!

    心里猛地一股寒颤。

    不管如何,在她和齐凌枫这段恩怨情仇里面,顾子臣是一个无辜的角色,她实在不应该把这个男人牵涉其中,而且不管最后,她会变成这样,小猴子至少是需要照顾的。

    抿了抿唇,她爬上顾子臣的床,躺在他的旁边,为刚刚那有些未经大脑的话而后悔,齐凌枫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做不出来,万一有一天就真的……

    她翻身,从后面抱着顾子臣的腰,把头埋在他的后背上。

    顾子臣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依然沉默。

    “顾子臣,你别死了。”乔汐莞突然开口。

    顾子臣眉头一紧。

    这个女人,深更半夜,就没有一句好话吗?!

    “我不想你死。”乔汐莞说,头埋得更紧了。

    “我不会死。”顾子臣一字一句。

    “万一就死了呢?”乔汐莞很认真的说着。

    “乔汐莞,你是在诅咒我?”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就巴心不得他死了似的?!

    越听越觉得不爽。

    “我只是突然觉得,你要是死了,我会不安。”乔汐莞呢喃着。

    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发神经。

    只是……

    不安,是什么意思?!

    舍不得,还是,内疚?!

    顾子臣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夜,又陷入,安宁的沉默。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上班。

    正走向顾家大院准备坐进武大停在门口的小车时,顾子俊突然从里面跑出来,气喘吁吁的说着,“大嫂,搭个车吧。”

    乔汐莞还未同意,顾子俊就已经钻了进去。

    乔汐莞也不太在意,跟着坐了进去。

    车子一路往顾氏大厦开去。

    顾子俊还有些睡眼惺忪,怏怏的靠在后座位上,口中呢喃,“上班真的不是人干的事情,我昨晚上2点了才睡觉,今天早上8点就得起床,完全是身体透支的节奏啊。”

    “谁让你逛夜店逛到深更半夜的。”乔汐莞说着。

    顾子俊很喜欢逛夜店,基本上很晚才会回家,刚开始齐慧芬还说念叨,后来发现念叨了根本没用也就没有再管教,现在捉摸着顾子俊又开始在公司上班,就更加没有管教他的事情了,反正也是破坛子破摔,想着上班后,顾子俊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沉迷其中。

    这么看来,这样的方式对顾子俊确实起作用,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也不敢这么在夜店疯狂了。

    “我也不想这么晚回来,可是兄弟伙那么多,平时都是这么晚了,突然我先走了多对不起大家,看来以后真的只有少去了。”顾子俊有些无奈的感叹。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没有多说。

    安静的空间,很快到达顾氏大厦。

    乔汐莞和顾子俊一起走向市场部,顾子俊去自己的员工办公位,乔汐莞走进自己的专用办公室,milk自然的跟在她的身后,拿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恭敬的放在她面前的办公桌上。

    “有一个新的case,指定市场部完成的,秦经理的秘书转交给了我,说秦经理的意思是,让你全权负责。”

    “什么东西?”乔汐莞随手翻起来。

    “新人测评。”milk直白的说道,“关于对市场部新晋的4名员工的一个测评计划,你手上这份文件里面我放了前面几年的一个测评方案和方式,是按照人力资源部的方案整理而成,今年的测评计划人力资源也做了一个简单的指导意见,我按照人力资源部的意思大概整理了一个初稿,你看一下。”

    “嗯。”乔汐莞点头,翻阅了几篇,“这个测评什么时候要出结果?”

    “一个星期。”

    “时间倒是挺紧的。”

    “嗯。”milk说着,“因为这是分部门测试,之后还有一个综合测试,所以时间上比较具体,不过每年都是如此。另外,人力资源部说了,针对每个部门的实际情况不同,对于他们的测评指导意见都可以做特殊修改。”

    “好,我知道了,我先看看再说。”

    “好的。对了,乔经理还是咖啡吗?”

    “嗯,谢谢。”

    milk恭敬的离开。

    乔汐莞翻阅着里面的文件。

    新人测评,一本一眼流程:面谈,实习期表现,工作积极性,发展潜力,考试,然后打分汇总。

    抿了抿唇,这样的方式不说不好,但总觉得少了些创新。

    她眼眸微转,在思索。

    房门被人打开。

    她以为是milk端咖啡进来,却没想到是喻洛薇。

    乔汐莞看着她手上的咖啡杯,转眸看着大门外milk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对着她。

    不用想也知道,喻洛薇故意接过milk手上的咖啡送进来,而milk碍于喻洛薇的身份,也确实没能力反驳。

    乔汐莞淡淡的看着喻洛薇,看着她把那杯咖啡规规矩矩的放在她的面前,嘴角甜甜一笑,“姐,你的咖啡。”

    “在公司叫我乔经理。”

    “哦,是。乔经理。”喻洛薇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唇。

    “找我什么事儿?”乔汐莞表现得很淡漠。

    对于这个女人,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有求于她。

    “听说马上就要新人测评了,我们市场部就是你在主要负责。”

    “有问题吗?”

    “不是,我就是想要问一下,考题主要都是什么?”

    乔汐莞看着她,嘴角一勾,“给你说了你就能保证一定能过?”

    “我只是问一下。”

    “既然只是问一下,我也没必要告诉你。喻洛薇,我很早之前就提醒过你,想要在顾氏发展下去,就得靠你自己的实力,我没义务帮你什么。”乔汐莞一字一句。

    喻洛薇咬着唇,似乎在控制情绪。

    “别用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对着我,我从来不吃你那一套,你知道的。”乔汐莞说着,眼眸放在文件上,“没什么事儿你就出去吧。”

    喻洛薇跺脚,暗自咬牙。

    总有一天我会狠狠的报复回来!

    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她忍了!

    转身大步离开。

    乔汐莞抬眸看了她一眼。

    喻洛薇根本就不应该在顾氏待下去,到时候,只会,自食其果!

    没必要多想,乔汐莞把精力投身在自己的工作上。

    这么一直到上午9点50,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你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的,是吗?

    乔汐莞捏着手机。

    这个男人总是让她恨得牙痒痒的。

    她抿着唇,拿起一边的手包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打开房门走出办公室,对着外面的milk直接说道,“下午2点半召集各室主管开会,关于新晋员工的测评,让他们都带上自己的idea,我不喜欢一层不变的工作态度。”

    “是。”milk连忙点头。

    “我现在要出去一下,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好的。”

    乔汐莞大步离开。

    新晋员工章文信转动着椅子一下滑到milk身边,小声的问道,“乔经理的个性是不是雷厉风行,果断而干脆?”

    “不是。”milk摇头。

    “不是吗?”

    “她是女王。”milk一字一句。

    章文信看着她。

    “女王,自己揣摩。”丢下一句话,埋进工作中。

    以前吊儿郎当的个性,在女王的引导下,也变得一本一眼,归入正道了!

    ……

    乔汐莞走进米诺咖啡,推开指定的那个包房。

    齐凌枫已经坐在里面了,看着她到来,绅士的起身,自己亲自给她拉着椅子,请她入座。

    “还是黑咖啡?”齐凌枫问道。

    “蓝山,谢谢。”乔汐莞转头对着服务员。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礼貌的离开。

    对于乔汐莞明显的排斥,齐凌枫过不生气,还带着笑意一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说道,“你总是给我出其不意。”

    乔汐莞没什么好脸色,淡定的说着,“找我什么事儿?”

    “我们之间需要这么生疏吗?”说着,齐凌枫的手已经伸向乔汐莞放在餐桌上的手背上。

    乔汐莞微微动了动手指,“你是怎么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生疏的?”

    “不是接吻了吗?你也没有反抗。”齐凌枫说得理所当然。

    乔汐莞笑了笑,“跟我接吻的男人多了去了,齐总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

    “是吗?”齐凌枫笑着,笑得那么的自若。

    “说主题吧,我今天很忙。”

    正时,服务员将咖啡送上,乔汐莞放了一块放糖,搅拌。

    “楚以薰死的时候对我说,她之前见过你。”齐凌枫开口。

    乔汐莞嘴角一勾。

    她放下勺子,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问道,“是啊,有意见吗?”

    “当然没有,只不过在见了你之后,她的情绪变得很激动。”

    “你的意思不会是,因为我才导致她‘自杀’的吧?!这个罪名我可承担不起。”乔汐莞一字一句,有些讽刺的说着,“何况,你不觉得是因为我们拥吻的照片被她看到了,刺激过度吗?!”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们之间都说了些什么?!”齐凌枫严肃了些。

    乔汐莞表现得很是无所谓,“我想我和她说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楚以薰什么事情都会给你说不是吗?”

    “楚以薰说,你是霍小溪!”齐凌枫很认真的看着乔汐莞的脸色,眼眸甚至没有转动一下。

    乔汐莞的表现却是淡定无比,她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看着齐凌枫,“你信吗?”

    “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齐凌枫微捏着手指。

    “齐凌枫。”乔汐莞放下嫂子,双手交叉放在桌在上,身体往前靠了靠,正面的看着齐凌枫,“你以前见过我吧?在霍小溪还没有死的时候。”

    齐凌枫抿唇。

    “你难道也和楚以薰一样的,神志不清?”乔汐莞讽刺的笑着,“我就纳闷了,楚以薰一口咬定说我是霍小溪,我长得和她真的像吗?我应该也比她漂亮几百倍吧。她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索性,我就承认吧,反正能够逼疯这么一个女人,我也乐得开心。”

    齐凌枫紧皱着眉头。

    “当然,如果你也要相信随便你,必定你不是爱霍小溪爱得‘山无棱天地合’吗?正好你可以有了更好的借口,对我死缠烂打。”乔汐莞说得如是的云淡风轻,脸上连半点多余的其他神色都没有。

    齐凌枫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看似和霍小溪有些相似之处,处事手段有些类似,但脸上的相貌,身材,说话的声音,种种一切都完全不是霍小溪,而且霍小溪死了,他看过她残缺的尸体,亲手火化,亲手下葬,那个女人不可能死而复生,这种事情,他从不会相信!

    更不会相信什么灵魂脱壳。

    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嘴角拉出一抹笑,看上去温文尔雅,“为什么要逼疯楚以薰?”

    “你想说什么?”乔汐莞看着他。

    “楚以薰和你无恩无怨,你逼疯她做什么?”

    “你想要表达什么?”乔汐莞对着他。

    “不是更想要靠近我吗?”齐凌枫一字一句,用的问句,确实笃定的口吻。

    “齐总,你会不会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乔汐莞喝了一口咖啡,淡淡然的说着,“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被谁招惹了而已,楚以薰拿着那几张相片气势冲冲的来找我,我这个人受不得委屈,言语间就严重过了些,和你倒是半分钱都没有关系。”

    “为什么你要这么的不停推开我?”齐凌枫问她,仿若有些不明白。

    “你见过有人喜欢牲畜的吗?”乔汐莞一字一句。

    齐凌枫脸色一下就变了。

    “我一直觉得上次被你亲了就是被狗咬了。”乔汐莞继续说道。

    齐凌枫的脸色继续变化。

    “所以,别再招惹我,我对你真的,毫无感觉。”乔汐莞说得无比直白。

    齐凌枫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不可能会是错觉。

    这个女人对他的感情分明和其他人不一样,他能够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

    他抿着唇,好半响,嘴角突然一笑,“或许说,真的要先解决掉你的后顾之忧。”

    乔汐莞皱眉。

    “顾子臣是吗?”齐凌枫问道。

    乔汐莞眼眸一紧。

    “我其实一直觉得顾子臣都是没什么威胁的,尽管以前也曾经风光无限,但现在,至少腿残身残,没想到,你这么的念旧情,果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齐凌枫,对付一个残疾人,你能有什么成就感?”乔汐莞一字一句问他。

    齐凌枫冷笑,“得到你,就是最大的成就感。”

    “这么说,你是真的喜欢我吗?”乔汐莞问他。

    齐凌枫突然顿了一下。

    喜欢。

    从未想过。

    只是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对他有用而已。

    只是很久了,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让他恨不得纳为己有,狠狠宰割。

    只是莫名其妙的,在昨晚上和雷蕾做过之后,第一时间会想到这个女人,想到什么时候可以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

    这不叫喜欢。

    这就是叫占有。

    占有对自己觉得有挑战性的事物。

    比如占有环宇集团一样。

    能说他喜欢环宇集团吗?

    不能。

    他只是觉得有成就感而已。

    他的目的只是想要让人知道他齐凌枫,年轻有为,能力超越,世人敬仰。

    他怎么可能对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有任何眷恋。

    他只会把那些东西,当成他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

    “看来,也不过如此嘛。”乔汐莞看着齐凌枫的神色,“既然不喜欢,何必浪费大家时间,我不喜欢像狗一般,只为上而上。”

    齐凌枫看着她,“或许哪一天就喜欢了呢?”

    “不可能会喜欢,我不是你,我是人,人都是有感情。”乔汐莞站起来,冷冷的说着,“我宁愿守着一具冷冷的身体,也不愿意接受你热情澎湃的种子。”

    “那是因为你没有好好享受过。”身后是齐凌枫不温不热的声音。

    乔汐莞停顿了一下,回头看着他,“你享受过了,你迷恋吗?”

    齐凌枫一顿。

    他当然不会迷恋,他是一个冷血的人。

    “所以,我们之间还有很长一条路,你说是吗?齐凌枫。”

    丢下一句话,打开房门离开。

    齐凌枫看着房门关闭的方向,久久,嘴角突然邪恶一笑。

    他今天来是为了试探乔汐莞的真实。

    虽然他不可能相信乔汐莞是霍小溪的事情,但还是忍不住要来探探究竟。

    如果这个女人是霍小溪,她不会推开自己,就算不爱,也不会这么推开自己,因为彼此接触更深,更适合报复,她不会这么的把他拒之千里之外。

    所以,他更加不会相信,乔汐莞是霍小溪。

    而且。

    乔汐莞刚刚字字句句都在排斥他,但字字句句似乎都在透露着,她的排斥是因为她不喜欢没有感情的交配,她希望他是喜欢自己的?!

    齐凌枫嘴角的笑容笑得更加阴森了。

    乔汐莞只是很理智而已,比他遇到的所有女人包括霍小溪都要理智一百倍,她很聪明,不会让自己轻易的沦陷。

    不轻易,不代表不会。

    乔汐莞,我们的路,还真的长得很!

    ……

    乔汐莞走出咖啡厅,调整自己的情绪。

    每次和齐凌枫过招,整个人都会处于完全警惕的状态。

    每一次看上去云淡风轻,其实手心早就潮湿一片。

    因为在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齐凌枫或许就会发现蛛丝马迹,然后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她眼眸陡然一深。

    齐凌枫,慢慢去揣摩我刚刚的意思吧,到最后你就会发现,你越是聪明,越容易,惨败!

    ------题外话------

    哎呀哇呀。

    齐凌枫对雷蕾设计了!

    这个女人,以后非常不好过滴啦!

    不过齐凌枫开始一步一步落入咱们莞莞的圈套了,到时候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节奏。

    哈哈,偷笑着不剧透的,飘过。</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