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六章 信不信给你头种绿毛!

第三十六章 信不信给你头种绿毛!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乔汐莞离开咖啡厅,回到顾氏大厦。

    脑袋里面想了很多,又陡然什么都没想。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前,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值得她去做。

    抿了抿唇,一直到下午时刻。

    顾氏市场部会议室。

    各室主管坐在一起,商量关于新人测评的事情。

    乔汐莞走在会议室最中间的位置,直接开口说道,“新人测评的事情,虽然公司给出的时间非常紧急,但我们也不能按部就班,我一直不喜欢循规蹈矩工作方式。你们说说你们的想法吧,今天的会议时间稍微长一点,在会议上就把测评的事情包括细节定下来,milk做好会议记录,会议完了之后直接出文。”

    “好。”milk连忙点头答应着。

    “以前的测评都是通过最终考试来实现的,我觉得考试这个环节还是有必要的,但是考试的形式可以变一下。”一个主管突然开口说道。

    乔汐莞扬了扬眉,“你觉得怎么样的形式比较好?”

    “每次考试我们都是选择的笔试。对于我们这份工作而言,笔试的有些局限性,因为我们要的不仅仅只是智商很高的人,在这个社会情商也很重要。我建议加一个模拟考试,就是模拟一个场景,让新人发挥。”

    乔汐莞抿着唇,“和我的想法有些接近。在我看来,考试是中华民族这么多年传递下来的一种考验能力的方式,这种方式既然可以沿用这么多年,有他存在的理由,所以遵守肯定没有错。可就像王主管说的那样,情商和智商现在才是衡量一个人优秀员工的重要标准,所以增加一个模拟考试场景。确实有必要。”

    王主管得到乔汐莞的认可,整个人也有些高兴的笑了笑。

    乔汐莞似乎是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从接到milk给我的通知开始我就在想这个问题,一个星期时间对于一个新晋的实习生而言,写一个方案初稿应该并不难,我不追求方案中的那些细节是否考虑周到,我需要的是创新,能够有新鲜血液给我们这个团体带来不一样的化学反应。所以,现在我们讨论一下,我们模拟怎样一个考试环境?比如让新晋员工主要负责的case是什么?我建议不能太难,也不要太随便,能够发挥他们的潜力就行。”乔汐莞看着他们,“这次的会议是以讨论为主,所以大家不用拘谨,想到什么就什么。头脑风暴就是如此,不需要顾及是不是说错,最后挑选精良的就行。”

    下面的主管些也都放松了点。

    乔汐莞虽然年纪轻轻,但在管理人员上面给人一种很熟稔的感觉,自然有一种领袖群芳的感觉,甚至觉得拿整个公司给她打理,她也可以打理得井然有序。

    不得不说,这是个让人有些汗颜的年轻人。

    会议室的气氛很好,大家各抒其见。

    很少会议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算是彻底的发挥了各室主管积极和热情。

    建议很多。

    在2个小时的商定过程中,最后得出结论,“以谈成一笔项目为虚拟考试题目。通过各室主管的意见,就以顾氏比较擅长的地皮开发为主,如果让他们现在做商圈开发可能有些不切实际,所以定为住房小区开发。而开发这个地皮的除了我们顾氏外,有两个虚拟的竞争对手,想要从政府规划的这个地皮下成功的谈成这个项目,就是这次虚拟考试的最终考题。”乔汐莞不缓不急的说着,“milk,都记录下了没?”

    “记了。”milk连忙点头。

    “半个小时后把会议纪要形成文件签发,下午5点钟召开新晋员工会议,将会议精神传达了,让他们早点做好安排和准备。”乔汐莞吩咐道。

    “是。”

    “ok,散会。”乔汐莞站起来离开。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离开。

    乔汐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之中。

    在环宇集团的时候,当时一股筋只想过对外,怎么拿下一个一个看似不太现实的合同,怎么拓展环宇在上海的竞争优势,怎么让环宇在短短时间内鹤立鸡群……而在顾氏,她学到了管理。

    关于管理好一个公司,自身内部结构也很重要。

    她想当年要不是自己一心只想着怎么扩大扩大再扩大,或许,但凡拿一点小心思出来,多留意一下身边的人,多留意一下手下员工的动态,也不会让自己弄得如此的一败涂地。

    抿了抿唇,她让自己很快恢复了平静。

    惆怅过去的种种,倒不如好好看看前方的路该怎么走。

    她一向都很清楚,怎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方式。

    半个小时,milk拿着内部文件的初稿给她。

    她看了看,修改了几个比较重要的细节,让milk重新打出来了之后,去找市场部秦经理签字,然后找到人力资源部签发。

    文件一签发后,不只是市场部有些蠢蠢欲动,其他部门也有些沸腾了。

    很多部门准备的新晋员工考评都只是按照原来固有的模式在开展,而且市场部作为第一个测评部门,很多其他部门甚至都还没有将测评排上行程,市场部突然创新思维,让他们也觉得自己的测评方式太过草率,各部门都开始召开了紧急会议,争相模仿。

    乔汐莞倒是不在乎这些,只不过在开新晋员工传达会的时候,接到了顾耀其的电话。

    “乔汐莞,怎么想到这种方式来考核员工的?”

    “其实也没有想到太多,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办。我只需要想到我真正想要什么样的员工,我需要员工的那些能力,我就按照我想要的那种来进行考核和挑选,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种方式。”乔汐莞说道。

    “你果然是用心在做事情,比起很多顺波逐流的老匹夫确实有过之而无及,让你来公司,看来是对的。”

    “谢谢爸的肯定,我会更加努力的。”

    “嗯。好好干。”顾耀其点头。

    “我会的。”

    挂断电话,乔汐莞嘴角一勾。

    能够这么得到顾耀其认可,心情固然是好,只不过,又有些人或许要嫉妒了,一嫉妒,又不会有什么太平日子过。

    抿了抿唇,milk在门外催促她会议时间。

    她站起来,再次走向会议室。

    新晋员工一共13人,除了市场部的4个人外,其他部门也有些,因为现在轮岗在市场部,就由市场部作为第一个单位进行市场口方面的业务测评。

    milk把测评的方式一字一句念给所有人听。

    有些人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或许觉得这是机遇和挑战,热情度很高。

    有些人脸上却是不满之意,心想着花了那么多的心思终于面试成功,现在还来这种考试真的让人有些受不了,本来压力就够大了,现在更没办法缓解了,情绪自然相对低落。

    乔汐莞看着他们,看着每个人脸上似乎都挂着的不同情绪,开口说道,“在上海,顾氏是一个相对悠久的上市公司,能够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并不是运气。所以想要留到顾氏,我们顾氏想要留住的人才,也都是需要跟着时代能够变迁的人。这次的考试测评对比起以前的方式有很大的转变,回头好好的梳理一下,我期待你们都有精彩的变现。同时,市场部新晋员工只有4个人,我们会重点考核你们4个,但如果其他部门的员工对市场部的工作突然有了兴趣,也可以在这次考试中好好表现,我们会尽量协调你最适合的工作部门。”

    其他人只是点头,也没人敢轻易开口。

    “最后,为了不耽搁大家准备考试的事情,我想听听1、2个员工的想法,关于这次测评的一些想法。有没有自愿的。”乔汐莞询问。

    依然,安静。

    职场就是如此,在还没有定为好自己的角色之前,太锋芒毕露容易成为公敌。

    乔汐莞其实也很明白,她眼眸一转,“顾子寒,你说说吧。”

    顾子寒整个人似乎还处于游离的状态,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乔汐莞在叫自己回答问题,他绞尽脑汁,他甚至都没有听清楚刚刚在讲些什么,这个时候突然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他的身上他觉得各种的不爽快,他灵光一现,“我是拥护公司的忠实粉丝,我会完全按照公司的指导方针前进,所以我觉得只要是公司的决定,怎么样都好。”

    “公司让你干什么你都干?不需要知道来龙去脉,也不需要思考?”乔汐莞眉头一扬。

    “当然,就像被逼着来公司上班一样。”顾子寒一字一句,说着还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乔汐莞抿唇一笑,“那现在公司让你晚上请加大吃个饭,你觉得如何?”

    “……”顾子寒瞪着眼睛。

    “好的,就这么决定的。顾子寒为了预祝大家的考试都取得好的成绩,今晚6点半在浩瀚之巅吃完饭,所有人,听者有份。”乔汐莞直接说道。

    顾子寒整个人还在呆滞。

    他是不是被乔汐莞摆了一道?!

    自己的思维还在不清楚的空档,耳边已经听到了有些欢呼的声音。

    他再次瞪着眼睛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嘴角带着笑,留给了他一个优雅的背影。

    卧槽。

    他现在的零花钱本来就不多了,他妈的意思是,现在上班了,得自己赚钱!

    卧槽。

    这么一顿饭下去,他哪里还有多余的钱逛夜店!

    新晋员工都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他,一致口吻都是,“晚上咱们不见不散哦。”

    然后相继离开。

    喻洛薇坐在顾子俊的旁边,看着顾子俊明显一副打击过度的模样,温柔的问道,“子俊,你还好吧。”

    顾子俊看了一眼喻洛薇,“一点都不好。”

    说着,站起来离开。

    喻洛薇咬着唇。

    从进公司这么多天以来,她一直都有故意的想要靠近顾子俊,必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有些不太一样,怎么说他们之前也一起玩过,她一直以为顾子俊怎么都会对她照顾有加,却没想到,顾子俊根本就没有半点想要和她套近乎的意思,甚至于好像还有些排斥她的故意亲近。

    不行。

    她眼眸一深。

    虽然自己从来没有在职场上待过,但也知道想要好好的不受欺负的发展下去,一定要找一个靠山才行。尽管顾子俊没有上班的热情,可无论怎么说顾子俊也是顾氏的三少爷,找他准没错。

    而且找乔汐莞有用吗?!

    完全没用!

    那个,冷血无情的女人。

    总有一天她会知道报应!

    喻洛薇恶毒的眼神一闪而过,跟着顾子俊的脚步走了出去。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里面。

    房门外敲响。

    “进来。”乔汐莞对着电脑,看了看公司内部网里面挂出来的,关于前期谈判成功的詹姆斯项目一个现在的进度情况,虽然已经全权的交给了第三方公司及其他执行部门,但必定是自己谈下来的业务,多少也会有些不一样的情愫。

    眼眸离开电脑屏幕,眉头微抬,看着走进来的顾子俊,“有事儿?”

    “晚上一起。”顾子俊说。

    乔汐莞抿着唇,犹豫着。

    “听者有份,你当然也应该去。”顾子俊一字一句。

    “我这段时间很忙,需要休息。”

    “你让我浪费了这么大一笔,至少让我用以来讨好我的直属领导行不?!”顾子俊有些咬牙切齿,“乔领导。”

    乔汐莞抿着唇笑了一下,“既然你如此强烈的要求,我当然也不好拒绝,放心吧,下班后我会直接去。”

    “这还差不多。”顾子俊嘴角微微笑了笑,才缓缓离开。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

    顾子俊作为和其他员工都不一样的重要角色,他现在不能够好好的表现自己的能力,充分做好人际关系就显得尤为的重要了。

    这点,顾子俊总会明白的。

    他其实一直不笨,只是,精力没有用到正道。

    转眸,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手上的东西,没过多久就到了下班时间。

    乔汐莞揉着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拿起手上的包下班。

    坐着武大的车一路到“浩瀚之巅”。

    她来的还算早,到指定包房的时候,人到得还不多,有几个新员工看着乔汐莞都显得比较生疏了些。刚刚还热火朝天的聊天,现在就明显有些拘谨了。

    乔汐莞也没有故意去做什么亲密的举动。

    没多久,其他员工也陆陆续续的到了。

    milk也在人群之中。

    顾子俊看着她,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也来了。”

    milk故意看上去很委屈,“不是说听者有份吗?我耳朵又没聋!”

    顾子俊翻白眼。

    milk眼眸一转,笑得犹自的开心,一屁股坐在乔汐莞的旁边,自然的和乔汐莞说着,“必须多吃点,太过分了。”

    乔汐莞点头笑着,“对于这种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就是得如此。”

    “对对。”milk连声说着。

    顾子俊在旁边猛翻白眼。

    他什么时候是铁公鸡了,他都请这么多人吃大餐了!

    吃得他蛋疼!

    其他人看着milk和乔汐莞的互动,都有些惊讶。

    在办公室的时候,milk分明对乔汐莞恭敬到不行,做事情也一本一眼的,哪里像现在这样,两个人这么的随便,而且整个饭桌上,没看到milk献媚的给乔汐莞夹菜,自己吃得开心不说,偶尔两个人夹菜冲突时,乔汐莞还会让大吃货milk先动筷子。

    这分明就和他们印象中的那个严肃的乔汐莞不太像。

    这就是所谓的,公私分明?!

    每个人都各怀心思的默默吃着饭,默默地思考着。

    顾子俊叫了酒精度数较高的洋酒,让服务员都倒了一杯,“来来来,虽然不是自愿,但喝酒还是要开心的。”

    其他人也忍不住的笑了笑,举起了杯子。

    大家一干二净。

    乔汐莞也不做作,混杂着人群中。

    也不知道顾子俊是不是故意的,整个饭席间不停的找她喝酒。

    她酒量还ok啦,但是对于顾子俊这么死命的纠缠也有些招架不住,而且不只是顾子俊自己来招惹他,他还煽动着其他员工相继的敬酒,分明就是故意报复。

    刚开始大家都还不够开放,不过酒精是最能够激发人热情的东西,慢慢就耍开了,依旧有些肆无忌惮了。

    乔汐莞喝得有些多,找了个借口出去。

    被这么多人一直缠着,她不喝醉了才怪。

    她抿着唇往公共卫生间走。

    包房中的卫生间也不知道被谁占有了,半天都不出来。

    她头有些晕的走在走廊里面。

    脚步突然顿了一下。

    她似乎是看到顾子俊和喻洛薇在走廊尽头的位置。

    喻洛薇把整个头都埋在了顾子俊的身上,顾子俊靠在墙壁上,也没有反抗。

    突然,喻洛薇仰头,踮起脚尖就去亲顾子俊。

    顾子俊这种花花公子,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来者不拒也成了他逍遥夜店的态度,自然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喻洛薇的主动,甚至于,还反被动为主动,将喻洛薇转身用力的推在墙壁上,火辣辣的吻在他们之间更加深入激烈,狠狠的不停的纠缠。

    乔汐莞用手摸了摸头。

    顾子俊这厮,应该是个女人都行吧。

    喻洛薇就没有脑子的吗?就算和顾子俊滚到了一张床上,又能够怎样?!

    顾家的人根本就没办法接受她的身份。

    以前不能,现在父母都入狱了,更加不能了!

    她转身,离开。

    身后似乎有过一道视线,一闪而过。

    她回到包房中,还没坐稳,就又被敬酒了。

    真是悔不当初。

    早知道顾子俊报复心这么强,她打死也不应该出现。

    一顿饭下来。

    乔汐莞喝醉了。

    喝得头重脚轻,整个人晕乎乎的。

    不过乔汐莞也不怕自己喝醉,因为不管自己多醉,武大都会在门口等着她,然后安全的把自己送回去。

    她模模糊糊的坐进小车内。

    拉过房门准备让武大回顾家大院时,顾子俊一下子钻进了小车内,身上也带着些强烈的酒气,也似乎有些醉了的说道,“我搭车,一起回去。”

    乔汐莞没说什么,只让武大开车。

    车内仿若都是酒气萦绕的味道。

    乔汐莞也不敢闭上眼睛休息,因为一闭上眼睛整个人就容易吐。

    身边的顾子寒也出奇的老实。

    看来这个男人的酒品还不错,喝醉了不会大闹小闹,反而安静无比。

    车子一路平静的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和顾子俊纷纷下车。

    武大询问乔汐莞的情况,乔汐莞说可以自己进去,武大才开着车离开。

    找到武大这种人做自己的私人司机,果真是不错。

    眼眸一转,准备踏着脚步进去时。

    手臂突然被人用力一抓。

    乔汐莞本来就头晕,被这么左晃右晃的,更加头晕了,她半点力气都没有的,被顾子俊压在了门口的墙壁上,他的脸靠得她很近,甚至于还能够感觉到他传来微微的吐在她脸上的酒气。

    “乔汐莞。”顾子俊叫她的名字。

    在幽暗的灯光下,顾子俊那干净的眼眸染上了一丝情。欲之色。

    这个男人发情时是不是就是这样,似乎还有些性感。

    可惜的是顾子俊长得和顾子臣、顾子寒都不是特别像,要不然或许她就可以从顾子俊的脸上看到顾子臣那厮发情到底是什么样子,说起来就是一肚子憋屈,和顾子臣做了这么多次亲密举动,顾子臣除了眼眸中偶尔有点*闪烁之外,从来没有看到他脸上其他隐忍的情绪,哪里像顾子俊这般,脸色红润,吐气急促,眼神中*裸的渴望,整个脸上似乎写着大大的四个字,“好想上床”。

    乔汐莞没什么兴致的对着顾子俊说道,“让开。”

    顾子俊皱了皱眉眉头。

    “我对你半点兴趣都没有。”

    “以前不是这样的。”顾子俊一字一句。

    “以前也是。”乔汐莞说,“以前只是不敢反抗而已,你忘了吗?”

    顾子俊咬了咬唇。

    唇瓣充斥着火焰的红色,一个男人在发情的时候,也可以这么的妖娆性感。

    真个男人不去拍av真是可惜了。

    “可是现在,好想要轻薄你。”顾子俊感叹,虽然把乔汐莞压在了身下,却终究没有任何举动。

    仿若是在等待她的答应,也算是一种尊重。

    “吻喻洛薇不一样吗?你现在给她一个电话,她会把自己xi白白的等着你。”乔汐莞好心提醒。

    “不喜欢她的味道。”

    “我也不喜欢你的味道。”乔汐莞推了推顾子俊。

    顾子俊顺势的放开了她。

    乔汐莞歪歪倒倒的往别墅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顾子俊,你别想要上我,没机会的。”

    “为什么?”顾子俊问她,皱着眉头。

    “因为,我只会让你大哥上啊。”乔汐莞说完,自己都笑了。

    这个世界还真是阴错阳差矛盾重重。

    突然觉得好多人都想要上她,而她却选择了一个不想要上自己的男人。

    果然不只是男人,女人也喜欢挑战。

    挑战不能征服的,新鲜事物。

    顾子俊看着乔汐莞妞着身体摇摇晃晃的的离开。

    他呼吸有些重。

    因为,他内心深处泛着情。欲。

    他以前也没有这么想要一个女人,今天在走廊上被喻洛薇吻,本来刚开始还有点小激动,也想要和喻洛薇发展点什么,后来却在一个不留神的空档看到了乔汐莞,看到她的穿的其实还算保守的身体,突然对喻洛薇就半点感觉都没有了,反而是对那个越来越远的女人越来越有感觉。

    他放开喻洛薇,之后的整个饭席就有些毛躁不安。

    待到好不容易有两个人独处的空间,他就想要付出点行动……

    不过。

    他不习惯用强的方式,从来不喜欢。

    在外面的每一个女人都是自愿的爬上他的床,有些人喜欢他的钱,有些人喜欢他的人,反正大家各取所需,各自快活。

    今晚被乔汐莞拒绝了。

    他没有那种第一次被人被拒绝的难堪,只有很明显的失落。

    其实以前,在乔汐莞还没有入狱之前,他也故意的去挑逗过乔汐莞,那个时候只是觉得乔汐莞很好欺负,不管他对她做什么,她都不敢大声反驳一句,即使心里面怕得要命,也不敢对他有半点推脱,他觉得很好玩,玩到后面也会觉得好没有意思,很多时候就是无聊了故意的恶作剧而已。

    当然。

    他倒是没有真正的上过这个女人。

    必定是大哥的老婆,他也不会为了自己觉得好玩就真的做了什么。

    但现在。

    他承认,如果乔汐莞还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不说的忍受着,他或许就真的做了。

    控制不住身体的欲。望,会做下去。

    他深呼吸。

    靠在墙壁上看着今晚难得的夜色。

    他可不想把自己守了20多年的感情放在这个,完全不可能给他回报的女人身上!

    ……

    乔汐莞一路跌跌撞撞的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已经很晚了,房间内一片安静。

    乔汐莞迷迷糊糊的走进浴室,迷迷糊糊的让自己洗了个澡,全身似乎都没有擦拭干,一身湿润就钻进了被窝中,还很自觉地,把自己整个身体靠在了顾子臣的身上,觉得很温暖。

    这个男人看上去冷冰得要命,但身体真的好温暖,不管是唇,还是后背,还是胸膛,还是……好吧,她也不知道那地方如何?!

    她靠着顾子臣很近,整个身体几乎都贴了上去。

    顾子臣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身体。

    这个女人现在越来越得寸进尺了,每晚睡觉都把他抱的死死地,而且越来越肆无忌惮,手脚并用的全部放在他的身体上,几乎把自己半个身体压在他的身上。

    “你睡过去点。”在乔汐莞不停攀向他身体时,顾子臣终于忍不住的,低吼着。

    乔汐莞停了一下,有些不乐意的,小嘴一瘪,翻身直接把这个人压在了顾子臣的身上。

    顾子臣被乔汐莞压着倒抽了一口气。

    差点没有呼吸过来。

    “你又发什么神经。”顾子臣调整自己的呼吸,一字一句问道。

    “我压我老公,不可以吗?!”乔汐莞怒气哄哄的说着。

    你不压我,我压你还不行!

    顾子臣眉头一紧。

    “我就纳闷了,那么多男人想要上我,你丫的就把劳资当空气吗?!我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有胸有屁股,形状也完美,你还嫌弃什么啊!”乔汐莞不爽的抱怨。

    顾子臣眉头皱得更紧了。

    “男人都是不知足的东西,或许哪天我离开了你,你就会觉得我是宝了,哼!”乔汐莞继续不爽。

    顾子臣把头扭向一边。

    乔汐莞说话的气息全部都打在他脸上,让他有些不自在。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不理睬自己的模样,心情更不好了,她低下头,脸埋在他的脖子上,张嘴,猛地一口。

    “嗯。”脖子上传来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乔汐莞突然愣了一下。

    这声音,听着挺爽的。

    于是,又咬了一口。

    “嗯……”顾子臣忍着痛。

    这个女人咬人完全没有轻重的吗?!

    顾子臣捏着手指,准备怒吼时。

    又传来一阵疼痛。

    “乔汐莞,你再咬我试试。”顾子臣咆哮。

    乔汐莞“咯咯”的笑了笑,“你再‘嗯’两声,我就不咬了。”

    顾子臣脸色瞬变。

    “你‘嗯’着挺好听的,感觉就像是男人叫。床一样。”乔汐莞继续说着。

    顾子臣的脸色变得更彻底了。

    “我就纳闷,平常人应该被咬了都是‘啊啊啊啊’的大叫,你就‘嗯嗯嗯嗯’的……”话还未落音。

    “啊!”乔汐莞突然大叫,立马验证刚刚的话语,“顾子臣,痛死了!”

    自己的脖子上,被某个男人狠狠的咬了一口,好痛!

    顾子臣口吻很冷,“下去!要不然,我也不介意我们就这么互相咬!”

    乔汐莞摸着自己的脖子,心不甘情不愿的从顾子臣的身上爬下去。

    这男人被咬了就“嗯”一下,她是“啊”一下,很明显的,她的耐痛能力没这么强,所以互相撕咬的事情,她明显不划算。

    不过。

    她转身面对着顾子臣,看着他闭着眼睛一副在入睡的样子,“顾子臣,你给我个时间吧,什么时候和我上床?”

    顾子臣眉头一动。

    “你别说我发神经,我是正常的生理需求,我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我为什们不能够有基本的需求?!”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依然沉默不语。

    乔汐莞有些发怒了,“我告诉你顾子臣,你丫的要是不和我上床,到时候别怪我让你头上长绿毛!”

    沉默的空间。

    顾子臣突然开口,口吻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甚至带着些阴森,“乔汐莞,你敢就试试!”

    乔汐莞,你敢就试试!

    顾子臣生气了?!

    顾子臣翻身,背对着她。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背影。

    这个男人会因为这个生气,是不是就说明,其实她在他的心目中,也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值分文吧,怎么也值个一块两块了吧……

    ……

    翌日一早。

    乔汐莞整个人还处于有些苍白的地步。

    昨晚上喝醉了,今早明显没有恢复精力。

    她有些软绵绵的走进浴室,洗漱。

    眼眸突然一紧。

    又是一个草莓。

    这不叫吻痕,这叫做,咬痕。

    她擦了擦,明知道擦不掉还是这么摸了摸。

    呼。

    她洗漱完毕,又系上了那条纱巾,然后往外走。

    顾家大院门口,顾子俊明显也是一副完全没有睡醒的模样,脸色出奇的差,整个人怏怏的站在那里,看着她出现,说道,“我搭个车。”

    乔汐莞点头。

    顾子俊和乔汐莞坐进小车内。

    乔汐莞随手把纱巾撤掉,脖子上那一抹清晰的痕迹就直直的出现在了顾子俊的眼前。

    顾子俊顿了一下。

    乔汐莞似乎也发现了顾子俊的眼神,漫不经心的说着,“已婚夫妇的正常夜生活。”

    “我也没说什么。”顾子俊瘪嘴,把头转向一边。

    心里,抓毛。

    莫名其妙的,狠抓毛。

    昨晚上分明已经醉到不行,但就是睡不着,才会导致他今天的脸色出奇的差。

    他分明昨晚上想通了,想了很久终于想通了,他根本就不可能会对乔汐莞存在任何感情,他只是无聊了,无聊的人就喜欢没事儿找乐子,乔汐莞就是他的乐子而已。

    好不容易让自己这么心情愉快的睡过去,现在一看到这个痕迹,又是各种发毛了!

    卧槽。

    怎么就这么不爽,怎么就恨不得自己去咬一口!

    他抓着自己的头发。

    下次打死也不搭这个女人的车了。

    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让他,发狂的吧。

    这个实际上,估计没有谁比这个女人更腹黑了!

    乔汐莞因为昨晚的酒醉根本就还处于一种迷糊的状态,哪里知道顾子俊在想些什么,她很淡定的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在乔汐莞一路平静,顾子俊无比抓狂下,车子到达顾氏大厦。

    顾子俊一下车就一股烟的飘走了,乔汐莞看着顾子俊那厮的背影。

    这个男人的精力也太好了点吧。

    她抿着唇,把纱巾系上,走进办公室。

    milk跟上她的脚步,站在她面前,如往常一样的准备汇报工作。

    乔汐莞随时解掉纱巾。

    milk看着她脖子上的痕迹,嘴角一笑,“酒醉后的感觉是不是另有一番滋味?”

    乔汐莞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是挺有滋味的。”

    痛的滋味。

    milk有些羡慕的说着,“可惜了我孤家寡人一个,不知道多久才能够体验这种美好?!”

    乔汐莞扬了扬嘴角,没有说话。

    milk也瞬间恢复工作的状态,说道,“今天下午2点钟,开始部门主管的竞争上岗,尹翔已经报了名,排在第5个,我从人力部拿了一份资料看了一下,和尹翔竞争的有3个,实力都还不错,资质、学历和在公司的表现而言,尹翔还稍微有些逊色,要让董事长和副总经理钦点尹翔,可能有些困难,你看一下其他3个人的档案吧。”

    说着,milk把文件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翻开文件夹,蹙眉。

    尹翔的能力不弱,她看人的眼光一向不差。

    可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没被人提拔过。

    凭着他的资历和能力,应该早就当上主管一职,何需要她来推动,是故意有人针对他,还是出了其他什么差错?!

    她仔细的看了看其他3个人的实力和在公司这么多年的表现,再对比着尹翔的档案。

    尹翔的作为确实太少了些。

    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贡献。

    是尹翔之前不愿意表现自己?!

    可是不对啊,从有资格了之后,每一年的主管竞争上岗尹翔都有报名,只不过每一次都被无情的刷了下来而已。

    她皱着眉头,放下那份档案,对着milk说道,“你去叫一下尹翔,让他先来办公室找我。”

    “是。”milk连忙点头,离开。

    乔汐莞皱着眉头,是自己多想了吗?!

    关于尹翔的事情。

    ------题外话------

    尹翔倒是是个什么角色呢?!

    那个,拭目以待。

    话说。

    咱们莞莞什么时候能够强了小臣臣啊,小宅也表示很忧伤。

    哈哈。</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