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七章 我不需要技巧很好的女人

第三十七章 我不需要技巧很好的女人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顾氏大厦,市场部经理助理办公室。

    乔汐莞坐在办公椅上面。

    尹翔坐在她对面。

    乔汐莞直截了当的说着,“你这次竞争上岗优势并不明显,反而有些劣势,你知道吗?”

    尹翔点头,“我会尽全力。”

    “这跟你尽全力没有关系。因为每一次的竞争上岗都不是看的你这一次面试成绩而已,会综合评定你以前对公司的贡献,显然的,你的贡献明显比其他人少了些。”乔汐莞说。

    尹翔只是看着她。

    “我想问你,依照你的能力,根本就不应该在顾氏碌碌无为这么多年,你是有什么困难吗?”乔汐莞蹙眉。

    尹翔抿了抿唇,有些无奈的说道,“或许不随波逐流吧。”

    “继续。”乔汐莞看着他。

    “我不太喜欢阿谀奉承,这是我的弊端,而且我这个人原则性很强,欣赏的人就欣赏,不欣赏的人就绝对不会假惺惺的去讨好。对于我的这么多直属领导,我并不觉得他们的能力有多强,也就自然而然的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原则去献媚,或许就是这样,很多项目即使我参与其中,也不会得到领导的认可,而且原本很多是我的功劳大多也都落在了其他人的身上,就这样,才落得如此的地步吧。”尹翔淡淡然的说着,也并不是太在乎的样子。

    乔汐莞沉默了一下,“是什么原因让你想要跟着我做事情的?”

    “很难遇到像你这样的领导。”尹翔说,“我真心佩服你。”

    “我是该感到荣幸吗?”乔汐莞嘴角一笑。

    “你有资格承受。”

    “看来你还真的是很佩服我。”乔汐莞随口说着,顿了一下,又开口道,“这次的竞争上岗,我会尽量给你争取机会,但必定你竞争到市场部的岗位比你原来的岗位高了一岗,算是上调而不是平迁,所以你也要做好被pk掉的准备。”

    “这么多年,没有练就特别大的能耐,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尹翔带着笑说着。

    乔汐莞微点了点头,“你下去再好好准备吧。”

    “好。”尹翔起身离开。

    乔汐莞看着尹翔的背影,若有所思。

    尹翔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说的这样?!

    她眼眸微紧。

    她可以肯定尹翔绝对不会是顾子寒的人,对于这个公司而已,不管是其他任何人的人,只要不是顾子寒的人,就行。

    这么想着,开始着力思考,怎么让尹翔在这么多优秀的竞争者面前,脱颖而出。

    ……

    已经10点了。

    姚贝迪睡眼朦胧在厨房里面做早饭。

    从陪着潇夜睡在一个床上开始,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就有些不好了。

    她实在是受不了潇夜半夜起夜的习惯。

    她打着哈欠,每天晚上入睡本来就不好了,半夜再被这么折腾一次,然后半天都无法睡着,然后睡着了就像现在这样,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整个人处于完全迷糊的状态,好困。

    她打着大大的哈欠,把煮好的瘦肉粥盛好,端了一碗上楼。

    潇夜已经在她的伺候下,洗完脸漱完口,坐在床头等她的早饭。

    姚贝迪一口一口喂他吃,两个人之间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方式。

    吃完一碗,姚贝迪问道,“还要吃吗?”

    “不吃了,你扶我下楼。”潇夜说。

    姚贝迪把碗筷放好,小心翼翼扶着潇夜起床,下地,两个人贴得很紧的,一步一步往楼下走。

    好不容易,姚贝迪把潇夜放在了沙发上,自然的给他打开电视,然后把遥控器递在他的手上,才转身去楼上拿下碗筷去厨房清洗,完了之后,自己再随口吃点早饭,就坐在了潇夜的旁边,陪他看一些,对她而言超级无聊的军事类节目。

    这么安静的坐了半个小时,房门外突然有人敲门。

    姚贝迪站起来,走向门口,透过猫眼看着阿彪出现在门口。

    她打开大门。

    阿彪看着她,恭敬的喊着,“大嫂。”

    “嗯。”姚贝迪微微笑了笑,“来找潇夜的。”

    “是的。”

    “进来吧。”姚贝迪说着,弯腰给他找了一双男士拖鞋。

    阿彪连声说着谢谢,抬头的一瞬间,看着坐在沙发上,一直盯着他们大哥,脸色似乎是有些不好。

    他连忙接过拖鞋,“大嫂,我自己来吧,不麻烦你了。”

    “不客气的。”姚贝迪淡淡的说着。

    阿彪换上拖鞋,就跟着姚贝迪走了进来。

    姚贝迪本想去楼上的不打扰他们之间谈话的,潇夜却突然说道,“你在旁边的沙发上待着,等会儿我上厕所不方便。”

    姚贝迪嘟嘟了嘴。

    阿彪不是在吗?!

    心里这么想着,还是走了过去,坐在另外一个一人沙发上,趴在那里无聊的看电视节目。

    她其实是想偷懒的,睡一会儿觉。

    她一个晚上真的睡不好。

    心里无数的抗议,表面上却没有做任何反抗。耳边只是听着潇夜和阿彪之间的对话。

    阿彪拿出了几张照片,“查出来了,上次车祸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张龙。”潇夜看着照片上面的人,一字一句说道。

    “嗯。”阿彪点头,“从肇事者司机那里只了解到些皮毛,肇事者司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最终东家是谁,只是吸毒缺钱,就找了这么一个差事,我们是花了些时间,通过肇事者司机口述的人查了下去,一步一步就查到了巨龙帮张龙。”

    “这么多年,他倒是真的按耐不住了。”潇夜冷笑。

    “我听说有一批欧洲的大单子,张龙想做,但碍于我们在上海的身份怕自己竞争不了,就使了个这么主意。说是把你撞死了最好,撞不死撞个伤残什么的,也能够阻止你去和他竞争。”阿彪一字一句说道。

    “哼。”潇夜冷眸一紧,“他也要有这个能耐才行。”

    “大哥,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阿彪问道。

    “不守江湖道义,当然就要以牙还牙,先找人砸他的场子去,他耍阴招我也会。你不用找人大张旗鼓的去,就弄些小虾米每天到里面去捣捣乱,先让他的场子乌烟瘴气了再说。”潇夜吩咐。

    “是。”阿彪连忙恭敬的点头。

    “另外。”潇夜又说道,“关于张龙想要接单的那批欧洲大单,你找好对接人,就说我们虎门有极大的兴趣,价格方面都可以商量,务必要当着张龙的面,把单子给接了下来。”

    “好。”阿彪连忙又点着头。

    潇夜抿了抿唇,示意阿彪把茶几上的水杯递给他,他喝了一口,问道,“这段时间场子如何?”

    “都按照正常的在发展,大哥安心养病,我会照料着的。”

    “嗯。”潇夜点了点头,似乎也对阿彪无比放心,“没什么其他事情了,你就先回去。”

    “好的。”阿彪站起来。

    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旁边沙发上的人已经呼呼的睡了过去。

    阿彪回头看了一眼潇夜,看着他的眼神也似乎是有意无意的放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嘴角扬起一抹淡笑。

    从很久以前他就觉得,像他们这种亡命天涯的人,最需要的就是这份恬静和温暖。所以,老大最后终究会明白,谁才是他最后的选择。

    阿彪走出老大的家门,刚坐上车,就看着雷蕾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然后往老大的小区走去。

    阿彪看雷蕾的背影,抿了抿唇,让司机开车。

    感情的事情,他确实没办法为老大分忧。

    这么靠在后座椅上,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接通,“喂。”

    “阿彪,我是姚贝坤。”那边直接开口。

    “你找我什么好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吗?”

    “嗯。”阿彪直白无比。

    “卧槽,跟着潇夜那家伙久了,你也性格扭曲了吧。”那边传来姚贝坤有些暴躁的声音。

    阿彪皱了皱鼻子,有时候他也是不明白的,为什么姚贝迪这么温顺,姚贝坤这么……无法言喻。

    “如果没事儿我挂电话了。”

    “等等。”那边大叫着,“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

    “我来找你。”

    “你不是骨折吗?”阿彪实在理解不了所谓90后的火星世界。

    “这点小伤算什么。”

    “……”

    “话说你在浩瀚之巅吗?我过来找你。”那边似乎有些不耐烦。

    “我现在正在往浩瀚之巅的路上,但是姚贝坤,你到底找我什么事情,你如果不说,我不会见你的。”对于姚贝坤着个臭小子,不得不说他真的有些防备。

    姚贝坤翻了翻白眼,“怎么一个大男人,比一个女人还要磨叽。告诉你吧,我想趁着潇夜不在这段时间跟着你做事儿。”

    “老大不同意,我也不会同意的。”

    “你别这么死板行不行。我这辈子反正是跟定潇夜了,他推不开我的,只是需要时间而已。我现在跟着你学点基础的,比如多看看断手断脚……”姚贝坤自己可能都说不下去了,咽了咽口水又说道,“练练胆识。”

    “你别害我,老大不会同意你入帮的。”

    “你要相信我,我姚贝坤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人阻止得了。”姚贝坤一字一句。

    “那可说不一定。”阿彪依然一本一眼的不同意。

    “阿彪,你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啊!脑袋开一下窍行吗?以后爷要是发展起来了,有你吃香的喝辣的。”姚贝坤怒吼。

    “那等你发展起来了再说吧,我有事儿,挂了。”阿彪直接挂断电话。

    姚贝坤拿着电话咬牙切齿,这个死脑袋。

    你丫的现在不帮我,等我发展起来了,看爷不弄死你!

    姚贝迪打着厚厚的石膏,坐在自己家的客厅中,各种的不舒坦。

    不行。

    他不能让自己就这么发霉了过去,他必须趁着潇夜这段时间不在做出点事情出来,然后等潇夜回神的时候,就没办法让他滚了!

    他拿着手边的拐杖。

    还好今天父母都不在,他出门也比较方便。

    佣人看着姚贝坤这么一瘸一拐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少爷,你去哪里?”

    “我去哪里还需要给你交代?”姚贝坤扬眉。

    佣人瘪嘴,有些委屈。

    “快出门给少爷我叫一个出租车去。”姚贝坤指使。

    “家里有司机……”话在姚贝坤的眼神下,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还不快去。”姚贝坤严肃道。

    “是。”佣人先跑出别墅。

    姚贝坤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出门,刚走到门口,正好佣人也给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姚贝坤忍着痛自己坐了进去,然后让自己往浩瀚之巅开去。

    他想过了,就算是被全家人讨伐,他也不能让自己这么年轻的人生就这么没有了激。情,他也绝对不要走上姚贝迪那条一本一眼的路。

    这么想着,一路到达了浩瀚之巅。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阿彪肆意也到了。

    阿彪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直接走向了大门口的一个女人。

    女人挺高的。

    整个人脸上也没有什么笑容。

    姚贝坤从车上下来,偷偷摸摸的走过去,靠在一颗大树后面,听着他们的对话。

    “武大,来得挺早的。”阿彪笑着打招呼。

    “嗯,今天在上班。”

    “我知道,走吧,去老地方,锻炼半个小时。”阿彪说。

    叫武大那个女人点着头,跟上阿彪的脚步。

    姚贝坤一听他们要走,也偷偷摸摸的跟着追了过去。

    浩瀚之巅的后面有一间专门的练拳室。

    姚贝坤躲在门口,看着武大和阿彪分别都换上了拳服,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彼此,似乎在确定准备就绪时,没一会儿工夫,就打了起来。

    “哇。”姚贝坤捂着自己的嘴,就怕发出惊呼的声音。

    他是第一次看真人搏斗。

    原来和电视上面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画面让他整个人热血沸腾。

    有没有搞错?!

    姚贝坤揉着自己的眼睛。

    这个叫做武大的女人居然这么厉害,阿彪的每一拳又猛又准,这个女人都能够一一躲过,甚至于有时候趁着阿彪进攻的空穴一个反击,还能够让阿彪后退好几步,不过终究而言,两个人的拳法不分伯仲,看不出来输赢。

    姚贝坤呆呆的站在那里,像是看傻了一般。

    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瘦胳膊瘦腿,现在还瘸了一个腿的身体。

    无限惆怅。

    什么时候自己能够有这份能耐。

    他咬着唇。

    拳击场的两个人似乎是已经锻炼完毕,武大和阿彪取下头盔。

    “有没有想过,加入我们虎门。”阿彪问道。

    “每次结束,你都说同样的话。”武大不在乎的用毛巾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汗水。

    阿彪耸肩一笑,“老大很欣赏你,当然,我也觉得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只是会打架而已,没什么其他能耐。”

    “会打架还不够?”阿彪笑着,“我们可是黑帮,一天就是这么打打杀杀的啊。”

    武大附和着笑了一下,“你们黑帮的性质早就变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早就是打着黑帮的口号,暗地里做各种黑暗生意,谋取利益。”

    “这些黑暗生意,也都是靠肉搏的。”阿彪解释。

    “算了,不管如何,我对你们的帮派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好久没有练拳了,能够找到这么旗鼓相当的对手不容易。下周再约时间。”武大走下拳击场。

    阿彪和武大这样互相练拳也有一段时间了,起因是因为阿彪一见着武大就让武大入帮,武大实在是烦躁了,就说打架定胜负,如果阿彪可以赢了她,她就入帮。

    然后两个人就到了这么个地方搏斗,结果是,没有胜负,然后互相还都觉得,好久没有这么畅快了,也就约定了每周一次的练拳时间,也就刚好被姚贝坤给遇到了。

    姚贝坤似乎还处于呆愣状态,一直看着武大和阿彪说说笑笑的从他身边走过。

    阿彪应该是早就发现了姚贝坤的存在,只是没空搭理那小子而已。

    姚贝坤看着他们离开,也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武大直接离开浩瀚之巅,阿彪回自己的包房。

    姚贝坤犹豫了一下,连忙跟着武大的脚步追了出去,左右看了看,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车内武大坐在里面,他甚至没有多做考虑,就踮着脚跑到车子前面。

    武大一个急刹,伸出头看着那个小男人,“还想把另外一条腿也给弄瘸了?”

    “大姐。”姚贝坤连忙走向她的车窗旁边,大声的叫着。

    武大皱了皱眉头。

    “大姐,你收了我吧。”姚贝坤说。

    武大眉头皱得更紧了。

    遇到神经病了吧。

    “大姐,让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但求你教我……”话音还未说完。

    武大开着黑色轿车,一个后退,一个右转,动作一气呵成,扬长而去。

    姚贝坤站在马路中间,风中凌乱……

    可是这个女人真的,好帅!

    ……

    姚贝迪觉得自己睡得迷迷糊糊,耳边听到门铃的声音。

    她动了动身体,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挣扎了好久似乎才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那一瞬间似乎是有些不清楚的,她似乎看到潇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挪动着往大门走去,分明看上去走得很艰辛。

    她转动着眼珠子,猛地从沙发上蹦起来,跑过去扶着潇夜,“你要上厕所吗?”

    潇夜被女人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他黑着脸看着姚贝迪,暗自压了一下惊,口吻依然冷漠着,“我上厕所需要去大门外上?!”

    姚贝迪似乎才发现,耳边的铃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哦,我去开门。”姚贝迪摸着自己的头,觉得自己完全是不在状态。

    只不过。

    有人敲门潇夜叫醒她就行了啊,明知道自己腿脚不方便。

    心里这么嘀咕着,也没有看猫眼,直接就打开了大门。

    眼眸顿了一下。

    雷蕾。

    穿着白色紧身体恤,超短牛仔包裙的雷蕾,姚贝迪甚至觉得,雷蕾只要轻轻一弯腰,就能够看到她的内在。当然,不可厚非的,身材被包裹得很完美,修长的大腿在超细高跟鞋的衬托下也显得更加修长。

    反观自己,在家中这么随意而宽松的衣服,头发也因为刚刚的睡觉而显得乱糟糟。

    “夜。”雷蕾的眼神直接是越过姚贝迪的,叫着姚贝迪身后的潇夜。

    潇夜皱了一下眉头。

    “夜,你腿好了吗?这么快就能够站起来了?!医生不是说,伤筋断骨一百天吗?”雷蕾无比关心的直接走进去,没有拖鞋,高跟鞋在地板上响起清脆的声音。

    姚贝迪抿着唇把大门关了过去,然后回头看着雷蕾亲昵的把潇夜扶在了沙发上,很自然的坐在他旁边很近的位置,然后小鸟依人的靠着他。

    潇夜转眸似乎是看了一眼姚贝迪,看着她已经往楼上走去。

    这次,应该不会让她待在下面扶他上厕所了吧。

    姚贝迪这么想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雷蕾看着姚贝迪的背影,嘴角邪恶一笑,转头对着潇夜倒是亲昵无比,“夜,这么多天没看着我,有没有想我?”

    潇夜没有说话。

    雷蕾也知道潇夜不会说什么,她抱着潇夜完好的那只左手臂,心情突然又变得很失落的说道,“以薰已经下葬了,每次想起都觉得好难受。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朋友也没有了,夜……我的世界仿若就只有你了。”

    “你还有你的父母。”

    “可是他们都不在身边,从我去国外后,他们也因为生意去了深圳发展,我之所以留在上海,都是为了能够和你在一起。”雷蕾说着。

    潇夜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所以不要推开我,夜。我不管你对我什么态度,想要把我定位在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上,都不要推开我好吗?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要陪着你。”雷蕾深情的说着,“这次去参加了以薰的葬礼,齐凌枫也在,齐凌枫看上去很难过,我当时就想了很多,人这一辈子真的不长,或许哪一天我们彼此就再也见不到彼此了,所以在这个短暂的有生之年,让我陪在你身边好不好?”

    潇夜沉默着,突然说道,“雷蕾,你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

    “为了你,我觉得值的。”雷蕾很坚定,她整个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半蹲着靠近潇夜的脸,红润的嘴唇送过去,去寻找潇夜的唇瓣。

    潇夜的脸往旁边一转,“雷蕾,你先回去。”

    雷蕾有些尴尬。

    她看着明显排斥自己的潇夜,心似乎都在滴血。

    她回到上海有一天多了,却迟迟没有来找潇夜,并不是身上留下了什么欢愉后的痕迹,而是齐凌枫那个男人很聪明,那晚上那么激烈的床事,她身上却白净如初。齐凌枫仿若一切都能够考虑到无比周到,周到得让她觉得寒颤。

    而她之所以没有回到上海就来找潇夜,也是因为内心的愧疚,因为和齐凌枫上过床后的愧疚。她觉得对不起潇夜,在自己还是潇夜的女人时,和别的男人上了床。

    她控制不住内心的难受。

    她今天鼓起勇气来了,面对的却是潇夜冰冷的态度。

    心,真的很痛。

    她总觉得自己在这段时间经历了那么多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

    经历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楚以薰的死亡,经历了自己最好朋友的男人对自己设下的圈套,*的同时还从此被抓住了把柄,经历了潇夜越老越明显的排斥……

    她的眼泪顺着眼眶,就这样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她真的觉得有些受够了。

    她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老天爷要这么来惩罚她。

    她只是在追求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她有错吗?!

    要说有错,也是姚贝迪有错在先!

    是她先抢了她的男人,是她做了那么恶心的事情,她现在才想要抢回来而已。

    一切都是姚贝迪。

    该遭受报应的人,从来都应该是姚贝迪。

    潇夜转头,就看着雷蕾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的模样。

    也没哭出声音,就是不停的滑落眼泪,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说不出来的委屈,却也没有像平时那般吵闹撒娇,反而是无比的安静,安静到,看上去真的很受伤的模样。

    “雷蕾。”潇夜开口。

    “嗯。”雷蕾望着他,眼泪一直往下掉,还是用这么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你先回去,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潇夜一字一句。

    雷蕾冷笑着。

    心里一直在冷笑。

    到现在,他还是能够说出这么残忍的话。

    她眼泪依然不停的往下掉,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带着眼泪,什么都没有说的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身问他,“以后是多久?”

    潇夜沉默。

    “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不是你的错。但是潇夜,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如果你就这么让我离开,我想或许有可能,我也会像以薰那样,选择自杀的道路。”

    说完,打开房门大步离开。

    潇夜的眉头皱了一下。

    对于雷蕾,他现在真的会有些不耐烦,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他其实自己也有些搞不明白,现在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一个状态?!

    这么多年。

    从来没有让自己真的在感情上面分过心,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因为感情而纠结不清。

    ……

    雷蕾走进电梯。

    透过电梯内金碧辉煌的镜面,她看着自己那张泪流满面到伤痛欲绝的脸。

    她狠狠的擦了擦。

    她不允许自己这么哭下去,不允许自己被人这么践踏下去。

    她受不了。

    她想你自己承受的悲伤,想起姚贝迪现在的耀武扬威,整个人都崩溃了,她恨不得杀了姚贝迪,亲手杀了她,让她感受一下她现在的难受,她现在的无力感!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

    电梯打开。

    她拿着手机拨打电话。

    那边响起齐凌枫的声音,“回到上海了?”

    “齐凌枫,既然我们坐在一条船上,你是不是也应该有义务解决我的后顾之忧。”雷蕾一字一句问道。

    “你说,我可以考虑。”

    “姚贝迪。”雷蕾一字一句,恶狠狠的说着。似乎一听到这个名字,都是恨之入骨,“姚贝迪阻碍了我和潇夜的发展,我要姚贝迪不得好死。”

    齐凌枫沉默了一下,半响才说道,“潇夜的老婆,你觉得我有能耐去动她?!”

    “你不是那么聪明吗?你不是心狠手辣吗?你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雷蕾,你冷静点。”齐凌枫似乎也感觉到雷蕾那不受控制的情绪,“报复一个人的最好方式不是让那个人死,而是让那个人生不如死。所以对待姚贝迪,你没必要想着杀了她,你要让她看到,你比她生活得更好!”

    “你以为我不想吗?你以为我不是想要这样的效果吗?!齐凌枫,我努力过了,我想了很多种方法,我想要留在潇夜的身边,我想要让姚贝迪看着我和潇夜逍遥自在,可是我没有做到,我做了那么多,看到的却是潇夜和姚贝迪越来越亲密的画面,我真的要疯了,我真的恨不得姚贝迪那个女人,碎尸万段!”雷蕾抓狂的说着,整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

    她真的受够了。

    受够了自己这么低声下气的去讨好潇夜,得到了却是天崩地裂的答案。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对于雷蕾的激动,齐凌枫显得淡定得多,口吻也不问不热的说着,“你在家安心等着我,有了计划我会告诉你。”

    “齐凌枫,你别骗我。”雷蕾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你对我这么有用,我为什么要骗你。何况了,你之所以对我有用就是因为你是能够接近潇夜的女人,我还要靠你帮我得到更多东西,我当然是盼着你和潇夜如胶似漆。”

    “好,我相信你!”说完,雷蕾挂断了电话。

    不管怎样,只要自己能够得到潇夜就行了。

    齐凌枫再坏,再恶毒也可以,她都不在乎,她现在只想要,很想要和潇夜在一起,她要看到姚贝迪伤心欲绝的画面,就像她现在这样,仿若对全世界都绝望了一般!

    恨不得,去死。

    ……

    姚贝迪躺在自己的房间,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呆。

    她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哪个女人会像她如此,自己回避,让自己的老公和另外的女人独处在客厅。

    她拿起手机,翻阅着电话本上的通讯录。

    抿着唇,拨打着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贝迪。”

    “在上班吗?”

    “嗯,有事儿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姚贝迪说。

    “行了,没事儿你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你快说吧,趁我现在还有时间可以听听,等会儿我忙着的时候,你想找我说话我也没耐心。”乔汐莞放下手上的工作,很直接的说道。

    姚贝迪似乎是习惯了乔汐莞的直白,翻了翻身,让自己趴在枕头上,似乎是在缓解情绪,“你觉得我和潇夜之间,还有可能发展吗?”

    “你不是从来都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吗?”乔汐莞扬眉。

    “现在突然想要面对一下。”姚贝迪小声的说着。

    “我觉得你们之间没有发展。”乔汐莞一字一句。

    姚贝迪有些失落。

    “不过,我知道潇夜应该有些喜欢你了。”乔汐莞开口。

    姚贝迪心突然跳动的有些厉害,不相信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

    “……”

    “我从来不乱猜,既然能够这么说,准确性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乔汐莞肯定道。

    “可是他没有理由喜欢我啊。”姚贝迪完全没自信。

    “那是因为你自己没有发现你自己有多可爱。”乔汐莞翻白眼。

    姚贝迪抿了抿嘴,这个女人是变相的在夸她漂亮吗?!

    “你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乔汐莞问道。

    “现在雷蕾在楼下陪潇夜。”姚贝迪说。

    “你在房间躲着?”

    “嗯。”

    “姚贝迪,你就这点出息?!”乔汐莞似乎是有些发怒。

    “……”姚贝迪咬着唇。

    “要我是你,早就和雷蕾干起来了。你丫的不管以前如何,你现在才是潇夜的老婆,雷蕾那厮顶多就是个小三,你害怕了她不是?!”说着,乔汐莞似乎更加发怒了。

    “可是以前……”

    “以前怎么了以前!以前我就是喜欢潇夜我就是强上了他我怎么了?!有本事让雷蕾也这么强上了去。”乔汐莞口无遮拦的说着,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喜欢男人我用什么方式管别人屁事,我只要得到我的结果就行,你丫的顾虑那么多,当年怎么就下定决心做了的?!”

    “……”姚贝迪觉得自己在乔汐莞的面前,根本就说不上一个字。

    这个女人的逻辑让她有些,汗颜。

    但听着,却觉得莫名的很痛快。

    就像以前霍小溪一样,霍小溪也是如此,在解释不了没办法解释的事情上面就直接耍混,一副我就是这么一个地痞无赖,你能把我怎么样?!

    “现在给我冲下去,干架!”乔汐莞很大声的说着。

    姚贝迪捏着手机。

    她没有这么野蛮好不好!

    “怪不得我弟弟对你一见钟情,他也跟我说了和你同样的话。”姚贝迪转移话题。

    乔汐莞似乎也知道,不管怎么逼姚贝迪,那妞绝对做不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她抿了抿唇,顺着姚贝迪的话说道,“这叫人格魅力,你学着点。”

    姚贝迪笑了笑。

    她倒是想学,可就是学不来。

    “不过,乔汐莞。”姚贝迪似乎是想到什么,突然问道,“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床上很热情的女人?就是技巧很好的那种,很会上床的那种?”

    “……”乔汐莞愣怔了。

    丫的她怎么知道?!

    麻痹的,到死的那一刻她丫的还是个处!

    “不是吗?”姚贝迪追问。

    “潇夜说他喜欢热情的女人?”乔汐莞问。

    “不是他说的,是我弟弟说的。她说男人都不喜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他们会觉得就像是在强奸尸体,了无生趣。我弟弟说雷蕾床上功夫好,才会讨得潇夜这么的开心,而我……”姚贝迪没有说完。

    整个人的情绪低落到不行。

    乔汐莞似乎也沉思了好久。

    丫的,顾子臣不上她,是不是觉得她在床上不够热情啊?!

    “乔汐莞?”似乎感觉到那边的沉默,姚贝迪叫着她的名字。

    乔汐莞回神。

    这段时间被顾子臣都搞疯了。

    她抿了抿唇,“那你找点a片多看看。”

    “真的要看吗?”

    “要不然,我找个男人给你亲身示范?”乔汐莞翻白眼。

    “……我还是自己找片子看吧。”姚贝迪说,整个脸都已经红了。

    她从小打大都很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

    她甚至不敢想象自己看了会变成怎样。

    她抿了抿唇,“我不打扰你上班了,拜拜。”

    “嗯。”

    姚贝迪挂断电话。

    她翻身从床上起来。

    不知道雷蕾多久才会走……

    她眼眸一转,忽然看到半掩的房门外的潇夜。

    整个人顿了一下。

    这个男人,怎么上来的?!

    “我不需要床上功夫很好的女人。”潇夜突然一字一句。

    姚贝迪整个脸猛地一下,红透了!

    ------题外话------

    哎呀。

    我可爱的姚贝迪。

    群么么哒。</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