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八章 一笑泯恩仇

第三十八章 一笑泯恩仇

作者:恩很宅
    “我不需要床上功夫很好的女人。”潇夜的声音,一字一句传入姚贝迪的耳膜中。

    姚贝迪整个人脸猛地一下,爆红。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上来的?!

    她刚刚和乔汐莞的对话,他听到了多少?!

    想到这里,脸更红了。

    女人之间私密的话语,怎么能够让男人听到呢?!

    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狠狠的咬着唇,看着潇夜站在她房门口,脸色冷然。

    “我说,我不需要床上功夫很好的女人。”潇夜重复着,再次一字一句。

    姚贝迪微低着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却说不出一个字。

    潇夜似乎是等了一会儿,等了好一会儿,姚贝迪都低垂着头,像个孩子一般,做错了事情后,就低垂着头等着被教育。

    潇夜抿了抿唇,眼眸微转,“扶我回房间。”

    姚贝迪连忙抬头,就看着潇夜似乎又恢复了一派自然的表情。整个人连忙从床上跳下来,穿上拖鞋就往门口走去,扶着他。

    话说。

    他既然能够让自己从楼下上来,怎么就不能让自己回房了?!

    心里的疑惑,终究没有问出来。

    姚贝迪把潇夜搀扶到床上,有些气喘吁吁的,呼吸很快。

    潇夜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脸蛋红彤彤的模样,喉咙处不自觉的上下起伏。

    他这段时间是真的禁欲太久了吗?!

    每每对着这个女人,总是有一种异样的骚动。

    姚贝迪休息了一会儿,对着潇夜说道,“我去帮你倒一杯水上来。”

    “等等。”潇夜突然叫住她。

    姚贝迪看着他。

    “你过来。”潇夜说。

    姚贝迪听话的,又重新坐在了潇夜的床边,不远不近的距离。

    “再过来一点。”潇夜继续说道。

    姚贝迪有些疑惑,还是很乖的坐了过去。

    “上来点。”潇夜冷然的吩咐。

    姚贝迪更加疑惑了。

    她比潇夜娇小很多,她和他坐着的时候,她明显矮了好大一截。

    但是。

    就算这样的距离,也不妨碍两个人交谈吧。

    姚贝迪有些纳闷的,让自己原本坐着的身体,变成了半跪式,和潇夜的脸几乎平行。

    “靠近一点。”潇夜说。

    姚贝迪咬着唇,脸蛋又开始有些微微泛红的,让自己的脸靠近潇夜的脸蛋。

    两个人此刻的距离,亲密到彼此呼吸都似乎能够感觉得到。

    “放开嘴。”这一句,潇夜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说不出来的暗哑,让原本有些冷漠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无法言喻的情。欲之色。

    姚贝迪咬着唇的贝齿放开,正处于纳闷状态时。

    一个微烫的唇瓣已经靠近了她的唇瓣。

    两个人,四目相对。

    姚贝迪瞪大眼睛看着潇夜,看着他闭上眼睛,有着那么长而浓密的睫毛,在她眼底下,静静的,煽动。

    心已经开始七上八下的不停跳动,让她整个人紧张到不行。

    那一刻她仿若只能够感觉到潇夜吻她的唇,轻轻的,暖暖的,逐步深入。

    她屏住呼吸,捏着手指感受着他唇瓣上的温度,和轻轻撕咬的力度。

    “呼吸。”那个吻着他的男人突然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严厉的说道。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回神。

    她听着潇夜的话,大口大口的吐气,呼气。

    热热的气息就这么直直的扑向潇夜,让彼此之间更加的暧昧,让整个人房间的空气似乎也跟着升了温。

    “接吻的时候,要呼吸。”潇夜说完,唇再次靠了进来。

    比起上一次的温柔,这次要蛮狠得多。

    唇齿间都是他的味道,让她的内心不停的悸动,一波一浪,连绵不绝,偶尔急促,偶尔缓慢。

    姚贝迪任由潇夜吻着,不停的吻着。

    那一刻仿若觉得,他是在教自己接吻。那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引导着她,引导着她让她渐渐开始会了回应……

    ……

    顾氏大厦。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里面。

    累了一天,整个人疲劳到不行。

    她看了看时间,已到下班时刻。

    伸了伸懒腰,从座位上站起来,下班。

    明天尹翔的面试,她能够想到的就这么多,能不能成,就听天由命了。

    她推开办公室的门,直接下楼,走出顾氏大厦。

    意外在大厅碰到了顾子寒。

    顾子寒这个人平时都有加班的习惯,今天倒是破天荒的早下了班,而且看这个趋势,西装革履,步伐稳健,身边还带着叶媚,应该是出去应酬。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顾子寒面无表情的从她身边大步走过,给人表现出来的完全是一副,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表情。

    她也懒得搭理这个男人。

    直接走进武大停在门口的小车内。

    武大开着车,往顾家大院驶去。

    “武大,你平时怎么消遣的?”乔汐莞突然问她。

    总觉得这个女人,不管她任何时候要车,她都会即使的出现,就好像随时随地都等着她发号施令一般,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每周一个星期练拳时间,其他时候没消遣。”武大一本一眼。

    “练拳?”

    “嗯,和阿彪练拳。”

    “潇夜身边那个阿彪?”乔汐莞问道。

    “嗯。”武大点头。

    “他拳法如何?”

    “挺好。”武大说着。

    乔汐莞想也觉得是,如果阿彪拳法不好,怎么可能让武大这么一直和他练拳。

    “除了练拳,你就真的没有其他乐子了吗?”乔汐莞蹙眉问她。

    “你想问我什么?”武大认真看车,脸上一贯的平静。

    “你是处吗?”乔汐莞突然开口。

    武大差点没有被口水给呛死,瞬间剧烈咳嗽,连车子也因为她的方向盘而颠簸了两下。

    乔汐莞压惊的看了看周围拥挤的下班高峰期,回头对着武大说着,“这个话题对你而言很敏感?”

    武大紧抿着唇。

    “我其实就想要求证一下,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床上功夫很好的女人,今天我一个闺蜜突然这么问我,把我给问住了,话说我记不得自己和男人上没上过床了!”

    “没有和顾子臣上过床吗?”武大问,口吻很平静,脸上却又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润。

    “不知道。”乔汐莞摇头,“监狱以前的事情,都是模模糊糊的,记得不够真切。出狱后,那厮就莫名其妙的不让我碰了!”说着,还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如果没有,小猴子真的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武大玩笑。

    乔汐莞翻白眼。

    她居然被这个女人调戏。

    不过她倒是真的很怀疑小猴子的身份。

    这个小不点,到底是不是她丫的肚子里面蹦出来的,她分明看着自己的小肚子看上去半点没有生了人的迹象,平坦不说,还无比的精致,生过小孩的女人小腹,该是如此的紧绷滑嫩吗?!

    还是说,乔汐莞这具身体的身体功能真的恢复得很好,天生尤物?!

    不只是乔汐莞,其实言欣瞳的身材也保持得不错。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女人的身体,连她自己都觉得是个迷。

    “你真的还是个处?”乔汐莞忍不住,又问道。

    武大捏紧方向盘,脸有些红润的没有说话。

    “你心意的那个男人,没有上你?!”乔汐莞追问。

    “他有另外喜欢的人。”武大说。

    “你单相思?!”乔汐莞惊呼。

    武大点头。

    就是一厢情愿而已。

    不过却无怨无悔。

    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说过,你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就必须也得爱你。

    她就是这样,只要自己喜欢就行了,看着他幸福其实也挺好,而且她觉得像她这样的人,怎么都不可能被人喜欢的,没有女孩子的娇小妩媚,也不会撒娇卖萌,更不会讨好男人,甚至于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会是男人所喜欢的,所以,她就这么单纯的喜欢着就行了,不需要得到任何回报。

    乔汐莞有些无趣的靠在后座上,看着上海街头的夕阳,无奈的说着,“本来想要打趣一下你,发现你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趣。”

    武大也不反驳。

    她本来就是一个无趣的人,没有什么女孩子该有的喜好,反而喜欢溺在一群男人之间,然后发挥自己身体的潜力。

    如果不是遇到那个人,她想她可能会连自己的性别也会忽视。

    两个人这么各怀心思的一路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下车进去,武大开车离开。

    乔汐莞走进顾家大厅。

    齐慧芬和言欣瞳在客厅看电视。

    两个人看到她回来,言欣瞳随意的说着,“大嫂回来得真早。”

    “是比二弟回来得早。”乔汐莞淡淡然的说着,“弟妹,二弟这段时间回来得都很晚吧。”

    “他工作忙。”言欣瞳一字一句。

    “工作是挺忙的,今天下午我下班的时候才看着他和他的秘书一起出去应酬,晚上勉不了又会醉醺醺,弟妹可要好好照顾好二弟才是。二弟为了工作,真是操心操肺。”乔汐莞说得很是佩服的样子。

    话语中带着些什么讽刺,言欣瞳也不是不知道。

    言欣瞳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变,对着乔汐莞狠狠的说着,“我们子寒本来就是一个工作狂。”

    似乎为了掩饰某些字眼,比如“他的秘书”,所以才这么开口说道。

    乔汐莞笑着说,“是啊,公司人都知道,爸爸也知道,都知道二弟是个工作狂,为了工作,怠慢了家庭,大家都在背地里说,你真的很伟大。”

    换成别人说出这些话言欣瞳或许会真的相信,但是乔汐莞说这些话,她绝对不可能会觉得是好话。嘴里说着伟大,心里面早就讽刺得很吧,讽刺她一个家庭主妇,怎么都没办法掌控自己的老公!在外人的心目中,不知道她过得到底有多惨!

    越想心里越是恶气,别再胸口,却碍于齐慧芬坐在旁边,没有暴跳。

    齐慧芬听着乔汐莞和言欣瞳的对话,也知道两个人之间不是表面上看起那么平和,脸色微微变了些,“家和万事兴。莞莞你一天在公司上班,欣瞳你一天在家里面帮着我处理事情,两个人见面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别一见面了就冷言热语的,这个家都不安宁了,指不定谁都没有好日子过。”

    “妈妈,我和弟妹就是斗嘴玩了呢。你别放在心上。”乔汐莞连忙说着。

    言欣瞳也附和,“对啊,和大嫂一直都这样,如果哪一天你看我们俩亲密无间了,你才会觉得吓人呢!”

    “难得管你们,反正别给我闹出些什么不和谐的事情影响了家庭和睦。”齐慧芬冷冷的吩咐着,转头又对着乔汐莞说道,“听说齐凌枫的得力助手楚以薰死了。”

    “嗯,死了有好几天了,妈没有听齐凌枫说吗?”

    “他没说。”齐慧芬有些无奈的叹气,“凌枫的父母去世得早,都是他外婆带着长大。我作为他姨妈也是帮着照料了些,算是看着那孩子一步一步长大,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但那个孩子最不会把自己的情绪给别人说了,什么都闷在心里,从小到大也不知道忍了多少苦。莞莞,你们在商场上的事情还是要多顾及亲情,或许哪一天你有事儿了他也能够帮帮你。”

    “我知道的,妈。”乔汐莞连忙点头。

    齐慧芬倒是真的处处都为齐凌枫着想,想自己倒公司工作了多久,齐慧芬就在她耳边念叨了多久,让她看在亲戚的份上,不要和齐凌枫争锋相对。

    可反而的,顾耀其却特别喜欢针对齐凌枫,齐凌枫对顾家似乎也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敌意!

    这些人之间到底都隐藏了些什么吗?!

    搞不明白,也难得去搞不明白。

    至少她知道,顾家最重要的角色顾耀其和她站在了一个立场上,这点对她而言,就已经够了。

    “时间不早了,欣瞳你问问子寒是不是今晚真的不回来吃饭了,我好让佣人准备晚饭。”

    “是。”言欣瞳连忙点头。

    拿着手机往一边走去,拨打。

    “子寒。”她温柔无比的声音开口道。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女性嗓音开口说道,“顾太太,顾总在陪客人吃饭,不方便接电话,您有什么事儿我可以给您转达。”

    “你是谁?!”言欣瞳整个脸色一下就黑了,口吻自然非常不好。

    “我是顾总的秘书。”

    “叶媚?!”言欣瞳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顾太太认识我?!”那边响起有些笑意的声音,口吻听上去那么的无害。

    何止认识?!简直想要掐死!

    言欣瞳冷着脸,“你让顾子寒接电话。”

    “顾太太,顾总在和重要客人吃饭,实在不方便,您如果真的有事儿,我可以为您转达。”

    “我为什么要让你来转达?!”言欣瞳狠狠的说着。

    “或者,您晚点打过来也行。”

    “把电话给顾子寒!”言欣瞳气得发抖。

    电话里面那个女人故意娇媚的声音让她整个人都气得发抖,叶媚和顾子寒的关系,她是女人,她清楚得很。

    叶媚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那您等一会儿。”

    说着,就把电话放在一边,耳边似乎想起些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电话接通,“什么事儿,不知道我现在在谈事情吗?!”

    顾子寒的声音,冷漠得吓人。

    “子寒,你和叶媚在一起?”言欣瞳口吻温柔了些,也显得自己气势弱了好多。

    “我在陪客人吃饭,在谈工作,你又在东想西想什么?!前段时间就给你说清楚了,我和她没半点关系。”

    “可是你为什么让她帮你接电话。”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在谈工作,我不方便。你到底还要缠我多久,我没空和你说些无聊的事情。”说着,顾子寒就准备挂断电话。

    “子寒。”言欣瞳连忙叫住他,“妈让我问你回不回来吃饭。”

    “言欣瞳,我都说我在陪客人吃饭了,你觉得我还会回来吗?!”那边似乎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那你早点回来。”

    “你别管我。”说完,就猛地挂断了电话。

    叶媚看着顾子寒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笑,“别生气了,她也是关心你。”

    “关心我?!越来越不懂分寸了。”顾子寒狠狠的说着。

    叶媚一笑,看着顾子寒走向包房的背影。

    总有一天,这个男人会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

    顾家大厅。

    乔汐莞远远的看着言欣瞳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女人肯定又是在顾子寒那里吃瘪。

    心情也谈不上舒坦也没什么异样的情绪,她对言欣瞳这个女人毫无感情,而且在竞争顾子寒的事情上,叶媚终究会占上风,当顾子寒发现,叶媚对他越来越有用时,言欣瞳那为顾家生了2个孩子的贡献,也会变得,一文不值。

    顾子寒的现实和残忍,她可是深有体会。

    转眸,看着言欣瞳走过来,脸上已经换上了原有的表情,显得很自然,“妈,子寒在陪客人吃饭,谈工作,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记得提醒他别喝醉了,伤了身体。”

    “嗯。”言欣瞳乖巧的点头。

    齐慧芬似乎是去厨房吩咐晚饭,离开了大厅。

    乔汐莞看着言欣瞳的模样。

    这个女人看上去精灵能干,其实愚蠢到不行。

    从嫁给顾子寒那一刻开始,就甘愿自己在家相夫教子,却从来没有想过,对于顾子寒而言,相互教子根本就不是他所追求的生活,他需要一个对自己无比有利的平台,比如现在能够帮助他的叶媚。

    在以前顾子寒可以做到不管怎样都不会破坏他和言欣瞳的婚姻,也只会因为,还没有到需要破坏的地步,当有一天发现自己需要更大的利益时,或许就会选择放弃这段本来就没什么特别感情的婚姻状况。

    这点,言欣瞳不明白。

    读了那么多书,受过那么多的高等教育,却总是走不出中国女人传统落伍的思想,仿若认定了那个男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再也提不起任何勇气说离开。所以,才会把自己逼进了死角,才会让自己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

    这个女人,终究是可悲的。

    乔汐莞看得很明白,但也没有那个义务去提醒。

    因为提醒了也没用,结果就是结果,结果就是,没办法改变。

    她转身走向2楼,习惯了回来后先简单的清洗自己的身体,洗完澡之后,换上一套家居服,准备下楼等着吃晚饭时,脚步突然愣怔了一下,她上次送给顾子臣的那本宅男秘籍呢?!老板不是说里面有一个超限制级的片子吗?!今天被姚贝迪那妞这么一说,自己倒也是想要看看。

    好吧。

    其实以前她也看过一些。

    是读高中的时候,突然对两性有了些认识的时候,偷偷的看过,有一次还被她老爸撞见了,她老爸的反应和其他任何老爸的反应都不一样,推开房门看着她在看那东西时,就愣怔了两秒钟,两秒后说了一句话,“这孩子,看这种东西的时候都不锁门。”然后念念叨叨的就离开了。

    当时她都佩服他老爸的处事不惊。

    可下一秒,她就后悔了去佩服。

    因为她老爸把这事儿给她老妈说了,她老妈拿着菜刀冲进来,一副要杀了她的表情,她到现在都还能够想起那狰狞的一幕,也就从那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看过了。

    现在脑海里面也基本上想不起来是些什么样的画面,自觉地白花花的,都是肉,然后女人娇嗔暧昧的声音。

    她蹲下身体,在房间里面到处翻找。

    这个死宅男,都给藏哪里去了?!

    她找得发毛,又跑到床头上去看,或许顾子臣那厮就是闷骚型,分明每晚都会看,所以放在了自己最容易拿到的地方,兴致匆匆的结果是,没有!

    整个房间都翻遍了,也没有!

    整个人气呼呼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顾子臣坐着轮椅,一脸冷然的进来,眼眸看着房间的狼藉,脸色瞬间变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问道,“乔汐莞,你又发什么疯?!”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进来,心口还压在一口怒火,也不管顾子臣此刻骇人的脸色,狠狠的说道,“顾子臣,你把我送给你的那本书藏哪里了?!”

    顾子臣皱眉。

    “快说!”乔汐莞怒吼。

    顾子臣捏了捏手指,“我扔了!”

    “你说什么?!”乔汐莞大叫,“你把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给扔了?!”

    顾子臣揉了揉自己的耳膜,“你叫这么大声做什么,那种东西我没兴趣。”

    “可是我有兴趣啊!”乔汐莞不爽。

    “那你就不该送给我。”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一怔。

    好像逻辑是正确的。

    但是。

    她送的东西,怎么能够就这么就扔了?!

    简直太不知好歹了。

    乔汐莞突然觉得很不爽快,很不爽快的,打开房门,怒气冲冲的就走了。

    这个龟毛男,以后别想老娘再送你礼物!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莫名其妙的样子,眉头紧锁。

    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他真怀疑她心脏是不是有问题!

    简直,莫名其妙!

    乔汐莞冲出顾子臣的房间,觉得顾子臣才是莫名其妙,这么没有情趣的男人,她到底怎么就想着把他给强了呢?!乔汐莞嫁给了他,又不是她嫁给了他,她才没有义务满足这个男人的半点需求!她丫的就准备让他守活寡一辈子吧!

    这么暗自发泄着。

    走下楼,正好碰到顾子俊回来。

    顾子俊也不搭她的车了,这么来回着自己做出租车,在上下班高峰期确实要耽搁太多时间,忍不住问了问,“你不是有车吗?怎么不开?”

    “你以为我不想开,我妈说开车去上班太招摇了。让我自己打车去。”顾子俊说。

    “……”乔汐莞汗颜。

    顾子俊是公子哥公司的人都知道,有什么好回避的。

    “那你就买一个稍微稳重点的车啊。”乔汐莞说道。

    顾子俊整个人猛然一顿。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

    法拉利超跑是显得太浮夸了,他为什么就没想到,买一个比如大众啊,现代啊什么的,至少比自己这么一天打车上下班耽搁时间要强很多吧。

    乔汐我那看着顾子俊的模样,“别太感激我,我只有正常人的思维。”

    说着,就越过顾子俊的身体自若的下楼。

    顾子俊咬牙切齿,这个女人,不打击人会死吗?!

    他只是没想那么多,他不是没有“正常人的思维”!

    卧槽!

    乔汐莞下楼,饭厅已经开始在准备晚饭了。

    顾耀其也回来了,坐在客厅看报纸,齐慧芬和言欣瞳在帮着佣人打理晚饭。

    乔汐莞也准备去帮忙时,大厅外突然看到顾子颜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身边挽着的男人……古源。

    乔汐莞的眼眸顿了一下。

    古源看着她的眼眸,也顿了一下。

    两个人都这么不着痕迹的离开视线。

    古源被顾子颜挽着走向沙发,她走向饭厅。

    乔汐莞咬着唇。

    是真的开始交往了?!

    这么肆无忌惮的带回家。

    饭菜准备完毕,一家人围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

    饭席间很安静,大家都习惯了这么沉默着吃饭。

    古源一直很有教养,这样的场合,他总是自然而然的就能够融入其中。

    “爸,妈,我今天去古源的家见了古爸爸和古妈妈,还有古爷爷。”顾子颜突然开口说道。

    顾耀其看着她,问道,“他们对你印象如何?”

    “古源,你说。”顾子颜有些害羞的碰了碰古源。

    古源放下碗筷,对着长辈无比恭敬,“我爸妈对子颜印象挺好的。让我多带子颜回家多坐坐。”

    “那就好。”顾耀其笑着说道,“你们谈恋爱时间虽然短,但我看你们感情还不错。虽然这种事情不应该我们女方家长开开口,但既然早晚都是一家人,倒不如什么时候约约你父母,说说婚期的事情。”

    “结婚?”顾子颜突然有些激动,看着旁边投来的异样模样,又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太激动了,尴尬的笑了笑,“我和古源还没交往到一个月就说结婚的事情……”

    “这有什么,我和你妈当初就见过两次面,还不结婚了,生了你们这么大一堆孩子。”顾耀其不在乎的说着。

    顾子颜咬着唇,没有说话。

    其实。

    她倒是巴心不得立马就结婚。

    “今天从家里出门前我父母还在说让我约您老和阿姨一起吃饭,见见面,算是承认了我和子颜交往的事情。至于婚期,子颜还小,等她大学毕业后再说也行。”古源说着,很自然也不失礼节。

    “子颜也快毕业了。”顾耀其说道。

    古源没反驳。

    顾子颜的脸蛋上都红透了。

    不管是哪个女人,说道结婚的事情,自然都有些不一样的情愫。

    乔汐莞一直低垂着头吃饭,有时候会抬眸看一眼古源,看着他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就又低着头扒饭。

    一顿饭吃下来,乔汐莞觉得吃得有点多,胃里面都有些不舒服了。

    所以吃完饭后,一些人在客厅看电视,一些人已经回房,她却走向了后花园散步。

    她走在泳池旁边,看着清澈透明的池水里面,突然多了一个人的身影,她没有回头看他,而是淡淡然的说着,“是认真的决定交往吗?”

    “嗯。”他点头,答应。

    “其实不管如何,不管我内心多么不爽你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但是我还是要说,我祝你幸福。从内心深处的,祝你幸福。”乔汐莞对着池水里面的倒影,一字一句说道。

    “谢谢。”他说。

    乔汐莞转身准备离开。

    古源一把拉住她。

    乔汐莞动了动眼眸,转头看着他。

    “小溪。”古源突然叫她的名字。

    乔汐莞咬着唇。

    “我没想过报复你什么,我和子颜交往的事情,我承认我现在不够爱她,甚至谈不上喜欢,但是人总是要结婚,总是要为家庭负责的,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让父母多么担心的人。”古源说。

    “你不需要给我解释这些。刚开始我真的不能理解你的所作所为,我觉得你就是故意让我不爽,但是现在我突然就不这么觉得了,因为我知道,你这辈子都做不出去伤害霍小溪的事情。”乔汐莞一字一句,笑着说道。

    古源抿了抿唇,嘴角拉出了一抹笑意,笑着说道,“总是被你这么看穿。”

    “有什么办法,我们熟悉到,连你喜欢穿的什么型的内裤都知道。”

    古源脸色有些羞赧,“成为朋友其实也不难,给我点时间,当我突然当了别人的老公,当我突然当了孩子的爸爸,或许我的心智也会跟着改变。”

    “不管你当了谁的老公,不管你当了多少小孩的爸爸,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乔汐莞一字一句。

    “能够有你这么一句话也知足了。至少在你心目中,我也有一个这么特殊的身份。”古源笑着说,即使满脸无奈。

    但那一刻乔汐莞真的感觉得到,古源在努力的学着放弃。

    学着放手。

    学着放开的,让霍小溪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会觉得心酸,也会觉得心寒。

    因为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得到霍小溪。

    但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习惯了这样一个身份,沉默的,看着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翱翔在不属于他的那一片天空下。

    一笑泯恩仇。

    很多感情,在时间的催化剂下,或许就真的会,荡然无存。

    “顾子颜出来找你了。”乔汐莞转眸。

    古源不着痕迹的放开她的手臂。

    顾子颜跑出来,气喘吁吁的问道,“你说要离开了,还以为你在门口,怎么到后花园来了?”

    看上去,应该是找了一圈。

    “一直觉得你们家后花园很漂亮,所以忍不住来看看。”

    “你们家后花园才漂亮呢,我们家的就后面那个温室挺美的。不过那是我大哥的地盘,闲杂人等都不能进去,我记得我有一次就好奇的想要去看看里面种的些什么花花草草,就被我大哥非常严肃的给骂了出来,哎,真不知道我大哥那么古怪的脾气,大嫂你是怎么hold住的。”顾子颜无奈的说着。

    乔汐莞淡淡的笑了笑,“总是一物降一物的。不打扰你们了,我回房休息了。”

    “嗯。”顾子颜点头。

    乔汐莞走过他们身边。

    顾子颜不是古源喜欢的类型,但谁说不定,感情不能够慢慢培养呢?!

    她有些心宽的走进大厅。

    只是。

    她眼眸紧了紧,顾子臣不喜欢人走进他的温室吗?貌似她从来没有被她撵过吧!

    这个男人,总是让人这么的莫名其妙。

    她咬着唇,是不是也可以想象成,顾子臣其实对她,和对其他人不太一样。

    这么想了想。

    压抑的心情似乎有稍微好了些。

    其实她自己也不太明白,是在压抑今天下午顾子臣丢了她的礼物,还是在压抑古源以这种方式出现在面前。

    她深呼吸,走向顾子臣的房间,推开房门。

    顾子臣坐在床上看书,应该是准备休息的节奏。

    这个无趣的男人,她忍不住嘀咕。

    转身走进浴室洗漱,出来准备也爬上床准备拿手机玩一会儿小游戏看看新闻端什么的,眼眸突然一顿,看到书桌上的那本所谓的“宅男必备”!

    嘴角的笑容瞬间就拉大了,转头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一直低着头在看书,似乎是感觉到他的视线,头都没有抬的说着,“垃圾堆里面翻出来的。”

    才怪!

    乔汐莞才不会相信他们家的垃圾好几天都不倒。

    更不会相信,从垃圾堆里面翻出来的,还能够这么崭新崭新的。

    可是这个男人到底都藏到了哪个地方?她怎么找也没找出来。

    她咬着唇,也没心思去想那些,打开那本书,然后在中间的位置找出来那个碟片,不用猜也知道,顾子臣那货肯定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么个东西,她拿起书桌上面的笔记本,把碟片放进去,贼兮兮的抱着走向大床,掀开被子靠坐在顾子臣的旁边。

    顾子臣看着她的样子,对乔汐莞这么一瞬间变换一种表情的模样习以为常。

    乔汐莞打开电脑,输入顾子臣的密码,找到外接程序。

    嘴角邪恶一笑,转头对着顾子臣说道,“一天都看书多无聊,咱们一起来看电影吧。”

    顾子臣转眸,“我不喜欢看电影。”

    “别这样。总有好看的。”说着,乔汐莞就把顾子臣手上的书本强势的拿了下来,放在了自己这边的床头上。

    顾子臣也似乎是难得和乔汐莞计较,没有多说什么,眼眸顺着乔汐莞看着笔记本。

    乔汐莞点开视频。

    “嗯,啊,咿咿呀呀……”

    卧槽!

    太劲爆了吧。

    这这这……

    乔汐莞没想过,卡通片可以这么夸张……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的脸色已经黑透,甚至扭曲。

    她突然觉得,脖子处一道凉风,冷飕飕的飘过……

    ------题外话------

    推荐好友暮阳初春的新文《豪门钻石婚约》

    简介:

    藤瑟御,生性凉薄寡情,冰冷高贵,富可敌国,坐拥滨海江山的狠厉角色,也是众女子心中望未莫及的那道白月光!

    四年前,盛大订婚典礼轰动滨江城,却收到一个精美盒子——

    一个六磅重的女婴,旁则附带一束紫色的蔓陀罗花!

    紫色蔓陀罗花代表——绝望的爱!

    谁敢拔老虎须?滨江全城哗然——

    *

    27岁的大龄剩女白随心开着电动车,奔赴相亲现场,却被价值千万豪车撞飞~

    向对方索赔100万,女助理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扬言如果御少来,她可能一分都得不到!

    靠~撞人不用赔,这世道没王法了?

    绝不屈居于强权之下!坚持一分不让!

    大人物亲自上阵,阴森森的眸光如一匹孤傲野狼。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