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九章 赢得很痛快

第三十九章 赢得很痛快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幽静的房间,响起一阵一阵“嗯,啊,咿咿呀呀……”的声音。

    房间中的两个人好像都有一秒的愣怔。

    乔汐莞看着里面夸张劲爆的画面,转头看着顾子臣已经扭曲到不行的脸色,猛地一下把笔记本盖上,心跳好像还在不停的剧烈跳动,整个人的呼吸也变得紧张而急促,声音有些娇弱的说着,“哎,这都是些什么啊,我还以为就是简单的卡通片来着。”

    顾子臣冷着脸,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那啥,我们还是睡觉吧。”乔汐莞翻身下床,把笔记本抱着放到一边的书桌上,然后钻进被窝,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

    剧烈的心跳好像还在不停的跳动。

    一把岁数了,看这种东西居然会看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

    更重要的是。

    她现在实在不想看顾子臣那厮一副想要杀了她的表情。

    她不过就是心血来潮,被姚贝迪那妞给勾起了兴致想要看看而已,她现在真是后悔让顾大少陪着她看了,早知道就自己偷看了算了,现在顾大少肯定是恨不得撕了她。

    她把被子裹得更紧了,总觉得脖子处凉嫂嫂的,让人寒颤得慌。

    一室安静。

    安静到,仿若就只有彼此呼吸的声音,以及被窝中那个把自己裹成蝉蛹一样,偶尔不舒服时蠕动的动静。

    “出来。”顾子臣突然开口。

    “蝉蛹”动了一下,然后没有出来。

    “乔汐莞,我让你出来!”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不出来。”乔汐莞誓死不屈。

    出来,指不定会被顾子臣那厮怎么对待了。

    搞不好一个不留神,就真的被那货给灭了。

    “乔、汐、莞!”顾子臣咬牙切齿的声音。

    乔汐莞就当听不到,听不到。

    “我把被子抢完了,你让我怎么睡觉!”顾子臣气得发抖。

    这个女人,一天不和他作对都活不下去吗?!

    “蝉蛹”怔了两秒,缓缓的把自己的头伸了出来,透过房间昏黄的灯光,能够看到顾子臣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顾子臣逮着被子的一个角,猛地一拉扯。

    被子就被顾子臣给拉扯了过去,顾子臣没好脸色的躺下,睡好。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顾子臣的后背。

    脑海里面瞬间又浮现了刚刚电脑里面让人喷鼻血的画面。

    顾子臣这货现在心里面在想什么呢?

    她手臂缠在他的腰上。

    不是错觉。

    她似乎感觉到顾子臣的身体微微的抖动了一下。

    乔汐莞把这个人的也贴在了顾子臣的背上,把头埋在顾子臣的颈窝处,热热的呼吸轻轻的扑打在顾子臣光滑的皮肤上,房间一度安静到不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乔汐莞已经从突然的激动兴奋到几乎要昏昏欲睡了。

    她打着哈欠,正准备进入梦乡时。

    “乔汐莞,你不能离我远点?!”耳边突然响起顾子臣暴躁的声音。

    在欲睡欲醒之间,乔汐莞整个人吓了一跳。

    她压惊,心跳加快,冷静下来后,整个人脸色也非常不好,“顾子臣,你有病啊,突然这么咆哮,你想要吓死我!”

    顾子臣依然是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现在的脸色。

    乔汐莞气呼呼的转身,用屁股对着顾子臣。

    真是神经病。

    乔汐莞闭上眼睛,在心里一片骂骂咧咧下,很快就睡着了。

    顾子臣瞪着眼睛看着窗外。

    感觉到身后人均匀的呼吸,整个脸色更加不好了!

    这个女人居然可以肆无忌惮的睡得理所当然!

    简直是,没心没肺!

    ……

    翌日一早。

    乔汐莞伸懒腰,一身轻松的起床。

    她睡眠质量一向很好,所以第二天的精力一般比较旺盛。

    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时,看到旁边那个男人还在睡觉,丝毫没有要起床的打算。

    眉头忍不住皱了皱眉,平时不是起来得挺早的吗?今天居然会睡到现在?!撞邪了还是生病了。

    忍不住,推了推顾大少,“顾子臣,你不舒服吗?”

    顾子臣现在困得要命。

    昨晚上几乎没有睡着,也不知道凌晨几点了才勉强让自己入睡,现在感觉自己才闭上眼睛,就被这个女人给叫醒。

    脾气那个不好的吼着,“你别碰我!”

    乔汐莞缩回放在他肩上的手,眉头皱了皱眉,她表示对顾大少非常的搞不明白,“我说如果你生病了……”

    “你闭嘴!”顾子臣暴怒。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他。

    顾子臣闭上眼睛,还是一脸不爽透顶的模样。

    “有病。”乔汐莞嘀咕着,然后窸窸窣窣的下床。

    真是有病有病有毛病!

    以后她丫的再也不会主动关心这厮了,简直是为好不得好,注定孤老一辈子!

    乔汐莞一直诅咒着顾子臣的各种不适,洗漱完毕后走出顾家大院。

    一路坐着武大的轿车到达顾氏大厦。

    milk跟着乔汐莞走进她的办公室,待乔汐莞坐定之后,milk汇报工作,“乔经理,昨天下午尹翔竞争上岗的第一个环节考评分已经出来了,尹翔的排名垫底,很明显的,从各种分值来看,尹翔确实处于劣势。”

    乔汐莞拿过milk手上的考评表,皱了皱眉头,“这是综合部从他们这几年的表现,资质和能力各方面做的一个综合评定吗?”

    “是,董事长和副总经理都已经对这个考评表签了字。”milk说。

    “尹翔被拉下来了5分多。”乔汐莞说,“接下来的笔试环节和面试环节,分值应该相差不会太大,这样一来,尹翔几乎是没有机会了。”

    milk点头。

    乔汐莞想了想,“现在已经在进行笔试了吗?”

    “是的,笔试一个小时,完了之后,在10点30就会进行面试环节,面试的话,秦经理说让你和他一起参加。”milk汇报着。

    乔汐莞点头,“好。”

    “没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还是咖啡吗?”

    “等等。”乔汐莞看着她,“新人这边怎么样?”

    “看上去进行得很顺利。”

    “有什么异常情况早点告诉我。”

    “好的。”

    “你出去吧。”

    “是。”milk恭敬的离开。

    乔汐莞再次对比了此次的考评分,嘴角抿了抿,拿起考评表直接走出了办公室,走向董事长的办公门前。

    敲了敲门,顾耀其让她进去。

    她坐在顾耀其的对面,将考评表拿给顾耀其,直接说道,“董事长,我觉得这样的考评似乎并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顾耀其喝着自己的龙井茶,连看都没有看她放在他面前的考评表,漫不经心的问道。

    “如果全部都是靠以前的表现来衡量竞争上岗的标准,我想任何一个稍微年长岁数一点的人,都会比较有竞争力度,这对新人不公平。”

    “新人本来就喜欢历练,这没什么不公平的。”

    “那既然如此,就不需要进行接下来的所有考评环节了,公司通过每一个人的表现直接排序,谁可以做什么,谁能够有资格担当哪一个职位,直接下文任命了就行,犯不着花费人力来做这么多的面子功夫。”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耀其眉头皱了一下。

    “董事长,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以前的企业需要资历更深的人,但是现在改革换新这么快,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天翻地覆,创新的意识对企业而言更加重要。所以这需要新鲜的血液,我不知道其他部门如何,但是就市场部而言,我们需要的不停的创新,不停进步,我不需要以前对公司的贡献值如何的人,我需要的是,我现在能够看到他潜力的人。”乔汐莞说。

    顾耀其看着她,“说说你的意思?对这次考评的意思!”

    “这个考评分的权重,我希望只占10%,而不是现在的40%。”乔汐莞一字一句。

    “你这样就是完全否定了曾经的劳动成功,你觉得企业完全不顾及他曾经的表现,能够鼓励员工不停进步吗?!乔汐莞,你有谈判能力创新能力我不得不说,我确实很欣赏,但是你在管理人员这方面,还是太欠缺了些。就按照你说的,我现在把考评表的权重放到10%,那么你传递给员工的意思就是,不管你以前都有些什么表现,只要在竞争上岗的时候好好发挥,都很容易踩下其他勤勤恳恳在公司上班的人。如果传递的是这样思想,你觉得对公司是积极的?你觉得会不会让某些人投机取巧呢?你觉得你凭什么在没有任何利诱的面前,影响员工积极工作?!”顾耀其一字一句问她。

    乔汐莞突然有些哑然。

    她倒是没有想这么多更深层的意思。

    “乔汐莞,我知道你是一个创造力很强的人,但在人员管理方面,你还要多学习,有时候谈一个项目容易,签下一份合约容易,但是要真正的掌控人心,却是很难。回去好好揣摩一下,我想对你以后或许是有帮助的。”顾耀其看上去语重心长。

    乔汐莞抿着唇,“是,我想是我考虑得太片面了。”

    顾耀其点了点头。

    乔汐莞打开房门离开。

    确实,考虑得太简单了。

    顾氏是一个老牌企业,里面的员工已经早就不是环宇这种兴起企业能够比拟的,她之前可以让环宇“新城代谢”那么快,也是因为环宇没有顾氏这么多的老员工在,根本不需要顾虑这么多。

    抿了抿唇,她准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再好好想想等会儿的面试时,迎面对上顾子寒。

    顾子寒似乎是准确去找顾耀其,看着乔汐莞的时候,眼眸抬了抬。

    “听说你很想要尹翔到你的手下工作。”顾子寒说。

    “顾总对待工作真是细微之至,这么小的时候也能够留意得到,真是值得学习。”乔汐莞笑着说道。

    顾子寒脸色冷了冷。

    “不过倒是,顾总这么认真工作,可也别怠慢了家里人。我昨天回去的时候,弟妹一个劲儿的念叨你,说你不回家吃饭,怎么辛苦什么的,妈听着可是心疼得很,年轻人,身体重要。”乔汐莞说完,转身就走。

    顾子寒冷然的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

    微捏着手指,转身敲开顾耀其的房门。

    乔汐莞走进电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顾子寒倒是处处都在防备她,她的一举一动他似乎也清楚得很,而且不管顾耀其的考虑如何,在应聘这个环节,顾子寒肯定会想方设法的不让尹翔应聘成功。

    抿着唇,乔汐莞坐在办公椅上面,若有所思。

    上午10点30。

    乔汐莞和其他几个部门经理以及副总经理顾子寒、董事长顾耀其坐在评选席上,其他3个竞争者坐在下面,均是西装革履,无比规矩。

    首先的环节就是自我介绍,从进公司的履历到现在的一个思想状态,以及对今后职业的规划,每一个人都准备充足,说的话也冠冕堂皇的,似乎没有半点漏洞。

    自我介绍完毕之后,开始提问回答。

    乔汐莞看了看自己面前放着的那些问题台本,都是些常规的问题,她几乎不用想也知道,问了之后的答案是什么,索性,她就把台本给关上了,嘴角拉出一抹淡笑,听着其他几个部门经理的提问。

    “张聪,你进公司也有将近10年的时间了,你浅谈一下,你进公司这么多年的一个感受?”综合部经理率先问道。

    张聪,原集客部优秀客户经理,作为此次竞争最强的人,虽然职位不高,但是岗位却不低,每年都在表彰,每年都在升岗,算得上顾氏比较突出的员工代表。

    这么多年,一直服务于集团的客情关系和业务拓展,从来没有过晋升的打算,每年有资格报名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参与,把心思基本都放在了他的集团客情上,这个人情商特别高,拍马屁是一套一套的,深的各集团领导的喜欢,当然,不用猜想也知道,绝对是顾子寒的心腹。

    现在突然来竞争上岗,估计也考虑到自己的年龄不允许自己再这么在外面不停应酬,身体吃不消,另一方面,乔汐莞淡淡笑了笑。

    顾子寒这么防备她,不给她安排两个他的心腹在她周围,怎么可能?!

    她抿着唇,很平静的看着张聪,看着他一派谨慎又无比自信的模样,“我从进公司开始,就在集客部上班,集客部的经理同事在第一时间就给了我一种大家庭的感觉,彻底的改观了我以前对职场生涯存在的战战兢兢。现在工作了将近10年,服务的集团无数,遇到的困难很多,取得的成就也不少,我想我在这里可以很自豪也很骄傲的说,我在公司我得到了自身的一个发展。不管是在逆境下,还是顺境中,我现在都能够做到坦然面对,积极向上。我一直觉得,人活在世上,无非就是,吃饱喝足,心情愉悦。吃饱喝足,我想我不得不直白的说,公司让我买上了上海市区的房子,这给我了我生活最基本的保障,保证了我生活的资金来源,让我资本去吃饱喝足。至于心情愉悦,公司教会了我怎么调整自己的情绪,因为遇到的压力太多,在压力不停的传递,消化下,我现在基本就已经练就了,任何事情面前,不急不躁,直面解决,问心无愧。”

    “从你的意思而言,你很满意公司给你提供的岗位,也间接的说明,就算这次应聘失败,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负面影响。”综合部经理继续说道。

    “当然。我很满意公司给我的一切。对于应聘失败,我想这都会是人生的一个经历,我希望我会成功,因为我想要我有更好地发展,我想在不同的岗位上让自己提升,但确实,和我竞争的人,优秀的那么多,对于失败,我只会坦然面对,然后鞭笞自己再接再厉,不断挑战自己,提升自己。这次不行,总会有下次机会,这么一次又一次,我想总有一天能够让自己达到自己理想的位置。”张聪一字一句,说得不吭不卑,是应聘人最喜欢的答案。

    乔汐莞看着顾耀其微微的点了点头。

    乔汐莞回眸,对着张聪。

    “张聪,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乔经理,您请说。”张聪很礼貌,嘴角带着自信的笑容。

    特别是看到董事长和副总经理对他刚刚回答的露出的欣慰,更是胸有成竹。

    “在你进了公司10年时间,为公司做了很多贡献,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员工,公司对你的表彰无数。我想问一下,在这10年中,你那么多次可以竞争上冈的机会,却屡次放弃,能说说原因吗?”乔汐莞问道,口吻听上去还很友好。

    张聪沉默了一下,说道,“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不够好,没有能力胜任。”

    “现在你觉得你具备了这个条件,已经足够好了?”乔汐莞扬眉。

    张聪一顿,随即说道,“我给自己设定的标准已经达到。”

    “我可不可以理解成,对你个人而言,你需要确保自己在一个完全安全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去做一件你觉得是胸有成竹的事情,也就是说,你缺乏冒险精神?!”乔汐莞的话语,渐渐紧逼。

    张聪捏着手指,似乎是看了一眼顾子寒。

    顾子寒冷着脸,没有任何表情。

    张聪沉默了半响,对着乔汐莞说道,“不是缺乏冒险精神,我只是觉得,我身为公司的一员,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应该先要考虑公司的利益,然后……我做的是集团的服务,得罪了集团的任何一个关键人都可能导致一笔不菲的业务流失,所以养成了我这么多年做事的谨慎性。我想,这也是我对公司负责任的一种表现。”

    很显然,张聪这次的回答较前面显得底气不足,且有些紧张,即使言语间掩饰得很好。

    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认可的点头说道,“确实,你作为集团客户经理,对接的都是集团关键人,你的一言一句都代表着公司的形象,自然要稳重成熟,不能浮夸,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客户经理。但是,这似乎是和市场部的工作性质有些违背,市场部是需要拓展市场,不停的挖掘市场潜力,而现在的市场行情是需要我们市场部的员工不停的找准机会扩大市场竞争优势,换句话说就是,我们需要有着冒险精神和创新思维的员工,在市场千变化万的情况下,找到一个突破口,放手一搏。很多我们市场口能够拿下来的case,都是从老虎嘴里面掏出来的,如果当你什么都深思熟虑之后再去实施,我想老虎可能已经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乔汐莞说的不缓不急。

    张聪听到后面,却只能露出尴尬之色。

    顾耀其看着乔汐莞,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

    顾子寒的脸色却是变得冰冷,他对着乔汐莞,说道,“乔经理的意思是说,市场竞争就完全不需要考虑后果了?”

    “顾总严重了,我只是说,市场竞争需要有冒险精神,从来没有说过,市场竞争不顾后果,我想冒险精神和鲁莽行事应该不是一个意思吧。顾总的文学造诣这么高,我应该不需要解释两者的书面意思吧。”乔汐莞微微笑着。

    顾子寒脸色阴沉,“你倒是很会解说。”

    “只是在述说事实而已。”乔汐莞表现的无所谓,抿了抿唇,转头对着张聪,“我想刚刚的话或许有些太过片面,且也只是仅仅代表我个人的观点,你不要放在心上,对于你在公司的能力,我没有半点质疑,而且一直很认可,只是我个人觉得,每个职位和每个人的性格都要匹配,要不然张冠李戴,不仅不能发展自己,也拖了公司的后腿。”

    张聪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口里还是为自己尽力说着,“每个人都有潜力可以挖掘,想要提升自己,我觉得多方面的激发是有效的。”

    “当然,我也这么觉得。”乔汐莞说,“可是,你刚刚并没有表达这个意思。这似乎也和你刚刚给我说的,你觉得你自己已经足够好的标准想违背。”

    张聪的脸瞬间就红了。

    乔汐莞微微一笑,看上去那么无害。

    转眸对着尹翔,一字一句问道,“尹翔,我也不问你基本的常规问题了,我就问你,对于刚刚我和张聪说了那么多,你有什么感想?”

    尹翔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的问题出其不意。

    其他两个竞争者暗自擦汗,心里一个劲儿的嘀咕,还好没有问他们。

    本来这次的应聘竞争力也不是特别强,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现在简直是恨不得,马上结束,不要应聘算了。转头看看张聪此刻的模样,简直是让人没办法愉快的交流了,有木有?!

    “我觉得很痛快。”尹翔一字一句。

    所有人,简直是惊掉了下巴。

    这个时候尹翔说这种风凉话,是想要被一巴掌给扇死吧。

    情商太低了吧!怪不得这么多年应聘都没成功,最后还得靠一个项目走后门才升上小主管的位置。

    “痛快?”乔汐莞扬眉。

    “对,痛快,但不是传统意义的痛快,我没有半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也和其他我们坐在下面的人一样,觉得有些招架不住。”尹翔解释,“但是……我从自己有资格应聘主管开始,每一次都惨败。当然,看我这么多次的应聘记录也知道,我完全没有被打击到,我只想表达的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精彩的应聘现场。我不说张聪的回答如何,也不说乔经理的问题如何,当然我作为应聘者也没有资格评价,我只是突然觉得,没有任何理由的,一根筋的就觉得,如果要是我能够跟在乔经理你的手下工作,我会万分荣幸。”

    “你就不怕被我这么犀利的言语刺激到?”

    “因为我想我具有冒险精神。”尹翔很会抓住要点,“比如,我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我一次又一次的参加竞聘。”

    乔汐莞笑了笑,言语间却更加的直白,“这不也说明,你确实能力不够吗?我想我也没有义务要一个,被淘汰无数次的人员!”

    其他竞聘者都屏住了呼吸。

    这次的应聘现场,也太……激烈了吧。

    以前倒是对待新人竞聘或许会说些刺激的话,但内部竞聘,不管如何也是内部人员,大家几乎都能够见到,不会这么撕破了脸皮这么来说,这次真是让人,不停冒冷汗。

    “因为乔经理也有冒险精神,冒险聘用一个,看上去能力不强,却思维极其活跃的员工。”

    “是吗?”

    “我想是的。至少在我看来就是。”

    “你这么说,让我觉得,我没办法不选你?!”乔汐莞扬眉。

    “这就是战略战术。我想市场部在谈任何一个合同的时候,都需要运用各种技巧来和对方斗智斗勇,最后在获得更大利益的情况下,签下合约。我总觉得,我是适合市场部的。”尹翔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但愿你是适合的。”乔汐莞抿唇,笑着。

    尹翔扶着笑了笑,不再多语。

    整个应聘现场,目标太过明显。

    乔汐莞也耍了小计谋,耍了顾耀其的小计谋。

    顾耀其现在对她器重,她今天的言语很直白也很偏袒,他如果想要让她能够在公司立足,就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满足她的需求,当然,这也存在很大的风险,因为顾耀其并不是一个愿意被人威胁的人。

    可。这是她想了这么多后,唯一能够想到让尹翔到她身边的办法。

    很多时候,想得太多还不如做得太多。

    冒险的人,就是需要不停地付诸行动。

    在其他几个部门经理随意问了其他两个应聘人的简单问题后,市场部应聘人员结束,接着应聘其他部门岗位,一直到中午12点半,应聘会现场全部结束。

    下午2点半。

    公司办公会议。

    几个部门经理及副总经理、董事长围坐在一起,商讨此次应聘结果。

    第一次的考评得分,第二次的笔试成绩,第三次的面试情况,三个项目摆放在了各个人的面前。

    综合部将整个应聘过程进行了简单的阐述,先从市场部的评选开始。

    市场部1个岗位,市场部运营室主管一职。

    4个人报名,首先在大家一致同意下,排出了2个,留下了张聪和尹翔。

    张聪前两项的总分比尹翔加起来高了3分。

    面试这一轮均是空白,因为在面试官准备打分的时候,顾耀其说面试环节不需要打分,最后直接商讨结果。

    于是,就成了空白。

    有些沉默的空间,顾耀其突然开口,“乔汐莞,你面试的时候问题最多,你现在说说你的意见。”

    “我选择尹翔。”乔汐莞直白无比。

    顾子寒眉头一紧,“我觉得张聪更合适。虽然面试上乔汐莞说了那么多,但终究而言,从资质和张聪的能力,他更有资格担当运营室主管一职。”

    “顾总,我并不觉得所有东西都是这么一层不变的!就因为他的资质和他原本具有的能力,也不管他适不适合,你就硬是要给他一个职位,这样也太过草率了,对公司也是完全没有没有发展的。而且换一个方面来说,我觉得这也是对当事人的不公平,或许他在另外一个职位上能够让自己发展更好,你却给了他一个眼前的利益,这不是真正的激励员工!激励员工是要让他明白自己的定位,树立正确的发展方向!”乔汐莞反驳。

    顾子寒脸色一沉,“那你觉得张聪应该在什么岗位上,更加有发展?!”

    “我觉得,尹翔现在的职位就适合张聪。”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寒蹙眉。

    “张聪是个人才,我们都很认可,也无可厚非,让他一直在客户经理的位置上确实是委屈了他。所以如果顾总觉得张聪是时候该竞迁了,尹翔集团客情关系室信息化产品主管,我觉得可以让张聪任命,这也是他的老本行,对他以后的发展更有用,我虽然没有特别的规划过张聪的发展,但是从这次的应聘来看,张聪更适合往集团客户部发展,他有能力往更高的道路上走。”

    顾子寒紧抿着唇。

    乔汐莞一字一句说的义正言辞。不仅阐述了张聪为什么不适合这个岗位的原因,还把张聪的规划已经明确,这无疑是对员工最好的方式,这次的应聘归根结底就是给员工更大的发展,乔汐莞抓住了精髓,自然就更有说服力。

    顾子寒的脸色沉得要命。

    原本自己想好的,把张聪安排在乔汐莞的手下,他的眼线自然也多了些。

    他暗自捏着手指,忍着心里的各种不爽,说道,“就算如此,或许张聪不适合这个职位,贸然用尹翔的话,并不能服众,我们前期公布出来的情况和面试后的情况大相径庭,员工之间难免悱恻。”

    就算不能是张聪,是其他两个应聘者也好,至少他有信心把控得住,但是尹翔不行。

    尹翔在公司的能力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故意忽视了而已,因为这个人并不吃他这一套,很多时候反而是我行我素,违背者他的原则而行,所以才会在一次又一次的应聘环节失败。而且很多时候他是想着让尹翔滚蛋的,但又确实没有抓住把柄,更重要的是,他作为顾氏总经理,犯不着和一个小人物计较,也就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

    这次被乔汐莞这么小题大做起来,让他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慌张,所以故意挑选了明显比尹翔优秀很多的张聪来应聘,结果居然让他完全想象不到,她以这样的方式来达到她的目的。

    乔汐莞这个女人,真的是他最大的一块心腹之患!

    顾耀其听着他们的对话,一副坐享其成的表情,他叹了口气,说道,“子寒说得有道理,竞选人员要做到公平公正,我们是大公司,说话就要一言九鼎,断然不能让人说了小话,以后对人心的管理就更加的困难了。”

    “董事长,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并不觉得员工会因为这么一个应聘会就乱揣测。当然,对于你们的考虑,我也不是没有想过。我觉得这就需要综合部配合着开展一起来完善这次的应聘。”

    “怎么配合?”顾耀其扬眉。

    “通过这次的应聘,公司完全可以以创新和改革作为前提思想,然后综合部对这次的应聘形成一个会议纪要,重点以规划人员自身发展为重点导向,对于这次的应聘结果,就是完全迎合了人员发展需求。我想我们顾氏最引以为傲的人员管理,在处理人心上面,应该是游刃有余的。而且,这次的应聘结果也确实是按照员工自身情况来匹配岗位,并不是徇私的结果。”乔汐莞继续说道,“一切都是公平公正,且完全站在员工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我觉得这是进步。”

    顾耀其看着她,似乎是在思考,没有说话。

    顾子寒也沉默着,没有说一直字。

    乔汐莞也耐心的等待,其他部门经理更是不敢直言半句。

    身临其中,自然感觉得到隐藏着的火药味。

    大概过了半分钟,顾耀其才缓缓问着顾子寒,“子寒,你怎么看?”

    顾子寒暗自捏着手指。

    顾耀其这么问他,肯定就是认可了乔汐莞的说法,要不然就直接给反驳了去,顾耀其只是很会处理现场气氛,让在他和乔汐莞之间逍遥弥漫下,给他一个有利的台阶下而已。

    顾子寒不笨,这点他懂。

    这么多年一直揣测顾耀其的一举一动,他其实很多时候都知道顾耀其上一句话后,下一句话想要得到的答案。

    他调整着自己的情绪,说道,“既然乔汐莞觉得这样的方式是对公司的一个发展,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董事长,我暂时没有什么意见,等结果实施了,直接看效果吧。”

    顾耀其点头,“公司存在的存在,需要循规蹈矩也需要开拓创新。对于乔汐莞的想法,我和子寒一样,等结果后再做评价,所以现在在还没有实施之前,我不就不多说了。接下来,综合部在这周内将员工规划培养方案做出来,下周内对全员进行宣贯培训,至于今天会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乔汐莞提供方案支撑。”

    “是。”综合部经理连忙答应着。

    乔汐莞也忙得点头。

    “那么这次的市场部营运商主管一职,就由乔汐莞推荐的尹翔担任,而张聪则担任集客部信息化产品主管。大家觉得有意见没有?”

    所有人沉默。

    “好。”顾耀其点头,对着综合部经理,“下一个项目。”

    “是。”综合部经理点头,开始了下一个应聘人员筛选。

    乔汐莞嘴角一笑,眼眸无意和顾子寒相对。

    顾子寒冷冷的看着她。

    乔汐莞只是很淡定的,继续笑着。

    借用尹翔的一句话,赢得很……痛快!

    ------题外话------

    呼呼,爱死你们了,么么哒。</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