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一章 顾子臣真的不好招惹

第四十一章 顾子臣真的不好招惹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顾氏大厦。

    乔汐莞和milk出现在新人考评会初评现场。

    里面的气氛有些紧张,几个是主管坐在一边,几个新人坐在一边。

    乔汐莞出现后,策划室主管王荣川连忙从座位上起来,把最中间的位置让出来交给乔汐莞,乔汐莞自然的坐在他的旁边,王荣川把两份雷同的设计稿拿给乔汐莞,解释道,“我们把他们的设计方案进行汇总,然后发现了两份雷同的设计稿,虽然里面有些细节进行了修改,但整体的策划思路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你先看看。”

    乔汐莞拿过那两份策划稿方案。

    边看边对着王荣川说道,“谁的更好一些。”

    “张乔恩,在数据上和细节上更细腻,也更完善。”王荣川说着。

    乔汐莞看着策划稿的时候,抬眸看了一下安静坐在对面的几个新人,眼眸扫了一眼喻洛薇,只见喻洛薇有些难过的表情,咬着唇看上去很委屈。

    乔汐莞垂眸,看着里面的内容。

    一个开放地产方案,开发的策划模式相似度达到90%,这几乎都是不可能出现的,而何况出现在同一个公司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抄袭,这是肯定的。

    乔汐莞抿了抿唇,简单看了看里面的内容,放下稿子。

    “其他人继续新人初评环节,喻洛薇和张乔恩跟着我到办公室。”说着,乔汐莞站起来,准备离开。

    正时,顾子寒突然带着叶媚出现在会议室。

    乔汐莞蹙眉。

    顾子寒显得很淡定也很自然,“听说新人初评出现在了雷同的情况,我过来看看。”

    “顾总,我正在处理。”乔汐莞说。

    “那正好,我看看你的处理方式。”顾子寒自顾自的坐在了会议室的一个椅子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乔汐莞抿了抿唇,“我是准备带着她们到我办公室了解情况,不想影响其他新人初评进度。”

    “乔经理,我并不认为你私下解决的方式很好。”顾子寒一字一句。

    乔汐莞皱眉。

    “趁着现在面对的都是新人,我觉得有必要让他们了解我们顾氏的对待事物处理事物的方式,方便他们很快的融入顾氏,你觉得呢?”顾子寒嘴角拉出一抹很浅很浅的弧度,问乔汐莞。

    乔汐安抿着唇,“顾总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应该耽搁大家所有人的时间,我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对两个人进行处理吗?”

    “我并不觉得你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处理这个事情是在耽搁时间,我觉得这是对他们新人的一个培训,也定然是一个收获。另外。”顾子寒停顿了一下,对着乔汐莞开口说道,“顾氏对待员工一向公平,乔经理昨天才在办公会上提了要针对性培养人才,以人文角度出发,一切都要公平公开公正,我想现在如果你能够当着所有人的面解决这个问题,就完全印证了你所言所行。更何况,谁都知道喻洛薇是你的亲妹妹,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你也应该公开解决。你说是吗?”

    乔汐莞微捏了捏手指。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顾子寒,真的是处处和她作对。

    心里气得咬牙切齿,表面上却一脸淡然,甚至还拉出了一抹淡笑,“顾总确实考虑事情比我周到,既然顾总觉得我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处理喻洛薇和张乔恩的事情不是在耽搁大家时间,那我也就不推脱了。顾总是准备旁观吗?”

    “当然,我只是听听,一切以你为准。”顾子寒笑着说道。

    这个老狐狸!

    不让自己蹚浑水,又表明自己对这次事情的重视,在别人眼中明显就成了,他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又给予下属绝对信任,完全一派好领导的标准。

    现在这些新人,多多少少都对顾子寒有些好感吧。

    真是很会做面子功夫。

    乔汐莞坐回原来的位置,脸上有些严肃。

    她抿着唇,淡淡然的看着下面坐着的新人,除了顾子俊和两个当事人以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很有兴致的样子,中国人就是这样,看热闹最在行。

    她重新拿起那两份策划案,对着她们说道,“光看设计稿,我没办法评定你们之间到底谁是抄袭谁没有抄袭,你们先说说你们当初些这个策划的思路,张乔恩你先说。”

    张乔恩32岁,结婚生子,以前在环宇上班,上次环宇裁员将她给裁了下来,原因自然不言而喻,对于霍小溪忠诚的员工,齐凌枫都不会要。这次应聘到顾氏,乔汐莞其实对她期望很大,以前对她的了解也知道这个女人的能力不错。是准备纳入自己的人手之中。

    只是,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

    其实不用说,她也知道喻洛薇是抄袭的那一个,即使抄袭得非常的有水平。

    按理而言,抄袭者肯定会比被抄袭者的方案更加完善,喻洛薇抓住了所有人的心里,将方案修改得稍显粗狂,也就更能够说明她是原创者。

    喻洛薇倒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

    乔汐莞抬眸看着张乔恩。

    张乔恩表现得很淡然,她一字一句说道,“我在应聘的时候我就说过,并不是第一次步入职场,我曾经在环宇上过班,但被环宇无情的裁员,我被迫离开环宇并不是因为我工作能力不强,而是因为新领导的上任,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我觉得这是企业的正常更新换代,我虽然内心不甘,但终究可以理解。但这次事故,我从内心深处觉得,如果因为这次莫须有的事情让我离开了顾氏,我想我会真的为自己感到不值。”

    乔汐莞看着她,没有说话。

    张乔恩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说了开场白后,将自己的方案设计理念抛了出来,“在设计这个方案的时候,我做过很多市场调研,主要针对目前有购买能力的中老年人及白领阶层。而调研的主题就是——你是否愿意和父母或者子女一起住?这是一个现在社会比较明显的矛盾点,按照中华名族这么多年的传统思想,父母就应该和子女住在一起,以尽孝道。但越来越多的现实摆在面前,父母和子女住在一起因为生活习惯不同导致的家庭矛盾越来越多,我前几天看过一个节目台的专题报告,主要讲述了和子女在一起的种种优势和弊端,所以突发奇想的,就以现在最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策划,我得出的调研结论和电视台得出的结论几乎一致,父母愿意和子女住的占百分之三十二,而子女愿意和父母一起住的仅占百分之十五,但这百分之十五中没有小孩的仅占了百分之五不到,而大多数愿意和父母住的都是因为有了小孩需要父母帮忙照顾。”

    张乔恩说着自己的方案时,还是全身心的,绘声绘色,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一直觉得,任何一个产品需要得到客户的认可就是因为满足了他们的需求。所以根据我上面的调研结果,我做了如下的策划,开发一个精品小户型家庭式小区,子女不愿意和父母一起住只是因为生活习惯不同,和所谓的孝道其实无关,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或纵容或没有规矩,老年人的生活一本一眼,起床必须吃早饭,收拾房间,打扫卫生……种种矛盾,让父母和子女们又爱又恨。因此,我想到了家庭式小区的联合开发,如果父母住在一个小区一层楼两道大门里面,明显解决了上述的种种矛盾,父母和子女离得近可以互相照顾,也避免了住在一起的矛盾,且在子女有了孩子之后,更能够方便照顾。另外一方面,我考虑到要让父母和子女在房价如此高的情况下同时购买两套,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比较困难,就做了小户型的设计,且在后期营销中,对于同时购买两套的父母和子女进行优惠折让,这也是不同于上海其他大众楼盘新颖的地方。”

    张乔恩将自己的方案思路解释完毕,对着乔汐莞说道,“乔经理,我的理念就是如此。”

    乔汐莞微点头。

    张乔恩的能力她知道,在短短时间能够想出这种相对完善且创新意识够强的case她倒是一点都不怀疑,微点了点头,对着喻洛薇说道,“喻洛薇,你再说说你的方案设计吧。”

    喻洛薇依然一副小兔子乖乖的表情,整个人小脸上带着让人同情的模样,她娇娇弱弱的声音说着,“我和乔恩姐姐不一样,我是新人,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方便,听着乔恩姐姐的方案我真的很佩服,觉得她的考虑真的好周全,和我这种小菜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没想到自己能够和她的方案几乎一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对自己辩解。”

    “你不需要辩解,你说说你的怎么设计这个方案的就行。”乔汐莞很严肃。

    喻洛薇这种装可怜的本事儿,她是见多了。

    如果换成其他人或许会觉得我见犹怜,但是对于她而言,她真的没半点耐烦心都没有。

    喻洛薇有些委屈的咬着自己的唇,依然娇娇滴滴的声音说道,“我没有乔恩姐姐那么多的市场调研,因为我才出入社会,很多东西都是靠自己的一腔热血和凭空想象,我甚至还不知道,刚刚乔恩姐姐说的,任何一个产品需要得到客户的认可是因为满足了他们的需求,我只是很片面的想到了自己的需求而已。”

    喻洛薇咬着唇,似乎脸上浮现了些悲伤的情绪,停顿了一下,又缓缓说道,“我的事情可能大家都知道,我父母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正在牢狱中,我知道这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惩罚,而且因为从小并不被他们所待见,我心里面其实对他们也一直存在很深的疙瘩。但我知道,我不能够抛弃他们,他们在3、5年后会从监狱中出来,那个时候我也需要尽孝道,可是让我心甘情愿的和他们住在一起,我忍不住会想起小时候的一幕一幕,我会怕,于是我就想到了,我可以给他们买一套房子,和我住在一个小区,隔得近我也可以方便照顾他们,也避免了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的尴尬,于是就想到了这么一个方案,我想我真的没有乔恩姐姐设计理念的那么大气,我仅仅只是满足了我的自身需求而已。这么一对比,觉得自己的好小家子气,还望顾总,乔经理和各位主管不要见笑。”

    说着,红着的笑脸,还很尴尬的笑了笑。

    乔汐莞抿着唇。

    很好。

    喻洛薇的设计方案虽然确实看上去没有张乔恩的完善,但并不代表没有说服力,而且喻洛薇的方案明显要粗狂得多,各个细节并不完全,倒是映衬了她初入职场的身份。

    她眉头一紧。

    转眸看了看坐在旁边一脸悠然自得的顾子寒。

    故意以这种方式来为难她的吧。

    在两个都能够有这么有力的说服证据时,让她来判断真假。

    而这个真假如果不够有说服力,被人留下话柄,她倒是怎么都洗脱不了!

    乔汐莞沉默着,突然开口说道,“你们的想法不同,得出来的方案却几乎一致,说这是巧合……我确实不予评价,因为这个世界上,就算只有万分之几的机遇,但也有可能,就这么碰撞到了一起。”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等待着乔汐莞的继续。

    乔汐莞抿了抿唇,眼眸一转,“顾总,你经验比较丰富,见过的处理过的经历过的职场上的事情比我多太多,恕我也作为职场小菜脑,在我确实没办法判断的情况下,我希望你能够给我点指导意见?”

    她承认她是职场小菜鸟。

    必定她的工作时间真的很短,即使一出现就让人措手不及。

    但她完全可以把自己当成小菜鸟的角色,而顾子寒就不行。

    顾子寒作为顾氏的副总经理,在顾氏工作了这么多年,到他现在的身份上,他没有理由也拉不下那个面子推脱这件事情,她倒是要看看,顾子寒怎么处理。

    顾子寒眉头一紧。

    似乎没想到乔汐莞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乔汐莞这段时间的表现锋芒毕露,而且有些锐不可当的节奏,他并不觉得乔汐莞是一个愿意服输愿意把自己放在低位置上的人,本以为抓住了乔汐莞的这点心里,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突然拉下面子缩小了自己所有的光芒,放大他的地位,每每总是让他这么的咬牙切齿。

    他紧抿着唇,半响才说道,“我不得不承认,就算在职场工作了这么多年,也甚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而我们顾氏以前对待这种抄袭事件几乎都是给予非常严重的处罚,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但就像是乔汐莞说的那样,通过你们的辩解,你们的想法不同,方案一致,这样的事情就算几率小也有可能出现,所以想要断定你们谁是抄袭谁是被抄袭,我们拿不出来证据也绝对不会贸然处罚,这对你们不公平,也是对顾氏的不负责任,因为不管现在的情况如何,你们的方案至少我是百分之百的认可,细节不够完善,但创新意识很强。一个站在大众的角度,一个站在自身的角度,都是抓住了客户最敏感的需求点,这点我想不只是在坐的新人,我们很多顾氏的老员工都需要借鉴和学习。综上,我建议,暂不对两人进行任何处罚,继续进行新人评选工作。”顾子寒说得冠冕堂皇,又开口道,“最后我再强调一点,就算现在不处罚,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出现漏洞,我不说你们是谁真的有抄袭,但不管你是抄袭或者被抄袭,想要留在顾氏,想要让自己有更大的发展,就需要更加努力的证明自己的实力。物竞天择,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一番话讲的很是好听,有鼓励也传递了压力,是领导人最喜欢的发言方式,也是对员工最大的勉励。

    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既然顾总都这么说了,那么就按照顾总的方式进行处理。现在耽搁了大半个小时候的时间,你们继续新员工的初试。”

    “是。”负责这次初试的王荣川连忙答应着。

    乔汐莞转眸看着顾子寒离开。

    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

    顾子寒应该是想着让她来处理这件事情,然后挑刺吧。

    不管她做出这样的决定,顾子寒肯定都可以挑出来毛病出来。

    她如果留下了张乔恩,顾子寒会说她为了表现自己把自己亲妹妹给pass掉,员工也会觉得她冷血无情,六情不认,喻洛薇成为那个委屈着,被她所利用。而且前段时间才爆出来她和喻洛薇的不和,也或许会被认定为借机报复。

    如果她留下了喻洛薇,很显然,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在故意偏袒,后话更多。

    但如果两个都留下,顾子寒会认定她对这件事情的处理不够妥当,敷衍了事,肯定会大做文章,质疑她的处事能力。

    如果两个都不留下……人心动荡的事情,她才建议了那么人性化的培养机制,绝对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做出来。

    所以,顾子寒是考虑得周周到到,应该就是为了报复她之前在内部员工应聘会上让他吃瘪的事情。

    可惜,顾子寒错就错在,自己太过急功近利,如果他不出现在这个会议室,不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处理这个事情,她就会真的被迫上了顾子寒的道,这个男人,城府有,但伎俩,差了点。

    眼眸微转。

    乔汐莞看着喻洛薇,看着她永远一副受欺负的模样,唇瓣抿得很紧。

    喻洛薇这个女人,肯定留不得!

    这绝对会是她的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定哪个时候就真的爆发了!

    ……

    完成了新人的初试评选,乔汐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她有些累的揉了揉自己的肩颈。

    昨晚上喝了酒,因为刚刚和顾子寒的争锋相对宿醉头疼感倒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身上的疲倦却越来越明显,昨晚上自己到底都睡了几个小时候啊,她揉着自己的脑袋,有些受不了的拉扯着头发。

    昨晚上她不会整个晚上都在对顾子臣那货施暴吧!

    想想都觉得那个画面让人……喷鼻血。

    她控制情绪,看了看时间,已到下班时刻。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办公桌,正准备下班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眉头一皱,接通,“齐凌枫。”

    “晚上一起吃饭如何?”那边传来齐凌枫熟悉的男性嗓音,带着些吊儿郎当的味道。

    以前在她记忆中的齐凌枫,斯文有礼,一举一动绝对没有半点浮夸,而现在她面对的齐凌枫,整个人的形象完全颠覆,对着她死缠烂打不说,所有阴暗的一面,淋漓尽致的呈现在她面前。

    她现在是不是可以庆幸,至少面对乔汐莞,齐凌枫用了他本来的面目。

    有些咬牙切齿,却只是淡淡然的口吻,“我今晚没空。”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都没空。”

    “何必拒人于千里。”

    “你觉得作为有夫之妇,我应该怎么对你热情。”乔汐莞眉头一扬。

    “至少吃顿饭是可以的。”齐凌枫说。

    “齐凌枫,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不需要这么拐外抹角,我觉得累。”

    “是吗?”齐凌枫淡淡的口吻笑了笑,“我一直以为你喜欢这种绕着弯的方式,你不是这么喜欢揣测人心的吗?”

    “那是你,不是我。不要用你的臆想来诠释我。”乔汐莞一字一句。

    “你每每总是让我,欲罢不能。”齐凌枫暧昧的口吻,带着无比磁性的嗓音。

    任何一个女人都有可能对他所诱惑,但是她不会。

    她只会觉得无止境的恶性。

    无比恶性。

    “那你慢慢,欲罢不能。”乔汐莞狠狠的说着,准备挂断电话。

    “乔汐莞。”齐凌枫叫着她的名字,“今晚我们会见面的。”

    乔汐莞冷笑,然后径直的把电话挂断。

    对于这个男人,乔汐莞真的觉得自己是上辈子瞎了眼,才会爱得这么死去活来的,这个阴暗冷血的男人,总有一天会知道,她霍小溪就从来都不是这么好招惹的!

    心里有些恨得牙痒痒的,下班。

    一路坐着武大开的车回到顾家大院。

    刚走进大厅,整个人的脚步突然就顿了一下。

    她微眯着眼睛,看着齐凌枫坐在顾家大厅的沙发上,旁边坐着齐慧芬,齐慧芬正拉着齐凌枫的手,热情的和他聊着天,这股亲热劲儿,说实在的,她还从来没有看到齐慧芬对自己几个子女如此。

    眼眸缩紧。

    齐慧芬对齐凌枫为什么会这么好?!

    因为觉得疑惑,所以她刻意的了解过,乔慧芬并不是那种特别偏袒娘家屋的人,她对娘家屋的其他人也不过表面应付而已,反而对于自己的侄子好到时时刻刻的念叨,而且明显的,齐慧芬对齐凌枫的关注比顾子寒更多,按理两个人都在职场上上班,有些争锋相对理所当然,而她听到最多的却是齐慧芬对他们的叮嘱,叮嘱他们都是一家人,不要太为难了齐凌枫。

    她眉头紧锁。

    齐慧芬和齐凌枫之间,绝对不是表面看上去的这种关系!

    只是,到底什么关系?!

    她可不相信,齐凌枫是齐慧芬的私生子!

    如果她没记错,齐凌枫比顾子臣和顾子寒小一岁,也就意味着,齐慧芬嫁给顾耀其后,生了顾子臣和顾子寒,齐凌枫才出生。她可不觉得,齐慧芬会给顾耀其戴这么大一顶绿帽子,退一万步说戴了,按照顾耀其这么大男人主义的男人,怎么可能让齐慧芬还能够留在顾家,掌管一切!

    正想的起劲,齐凌枫眼眸微转,嘴角笑得很友善,“表嫂回来了。”

    齐慧芬转头,看着乔汐莞,嘴角也带着笑,温和的说道,“莞莞快过来。”

    乔汐莞恢复情绪,抿着唇走进去。

    她自然的坐在齐慧芬的旁边,齐凌枫就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眼神中透露着的信息也明显,明显的说着,看吧,我们不是这么见面了吗?!

    这个,龌蹉的男人!

    乔汐莞暗自咬牙,脸上却是一副很开朗的模样,“凌枫今天怎么想到到家里来呢?”

    “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的。上次我不是问你了吗?我说凌枫的得力助手是不是自杀了,我作为姨妈的,怎么都应该关心一下才是。”齐慧芬说着。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

    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给她打的电话,算准了她不会赴约,故意逗弄她的吧?!

    很有成就感吗?!

    乔汐莞冷笑。

    对于乔汐莞的情绪变化,齐凌枫似乎是一派了然,他嘴角笑了笑,转头对着齐慧芬说道,“其实我还好,很多事情都能够自己承受,姨妈不需要这么为我担心。”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我是你姨妈,在你父母不在了,我就是你的长辈,自然应该多关心。你倒是,这么久了不来看姨妈一次,你让我好心寒。”齐慧芬故意生气的说着。

    “以后一定经常来,前段时间确实因为太忙了。”齐凌枫连忙解释着。

    “这还差不多。”齐慧芬说着,看了看大钟时间,“不早了,我吩咐厨房弄晚饭了,你和莞莞聊聊,特别是你们职场上的事情,不要因为工作影响到我们一家人的感情了,知道吗?”

    “知道的,你去吧,看你一天焦愁那么多,小心脸上长皱纹。”齐凌枫笑着说道。

    “有吗有吗?”齐慧芬连忙摸着自己的脸,故意很惊慌的表情。

    “骗你的,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最年轻的姨妈。”

    “就你油嘴滑舌。”齐慧芬说着,“不和你们说了,我去厨房准备晚餐。”

    “好。”齐凌枫笑着。

    两个人均是看着齐慧芬的背影消失。

    齐凌枫转眸对着乔汐莞,“我说过,晚上我们会见面的。”

    “你耍这么多小心思,你觉得很好玩吗?”

    “我好像说过,我就喜欢看着你这么抓毛的表情,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齐凌枫一字一句。

    乔汐莞冷笑,“对这种事情有成就感,你真的是颠覆你在我心目中的齐总形象。”

    “又有何妨?只要我高兴就行。”

    乔汐莞冷眸一闪,“别太得意忘形,小心什么时候就身败名裂,悔不当初了!”

    “谢你的提醒,我会时刻鞭笞我自己的。”齐凌枫说,“何况,我现在还没能够得到你,我也得意不起来。”

    “你就这么肯定可以得到我?”乔汐莞扬眉。

    “当然。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你就觉得我会喜欢你?”

    “当然。我说了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乔汐莞讽刺一笑,“真的很佩服你的自信。”

    “我也很佩服自己。”

    “那你慢慢佩服,我不奉陪了。”乔汐莞起身,正准备离开。

    齐凌枫猛地一下拉住她的收碗,一个用力,迫使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直接就往他身上扑,正好扑在他的胸膛上,有那么一瞬间让人觉得就是在投怀送抱。

    乔汐莞心里发毛,正准备发怒的时候。

    齐凌枫突然在她耳边说着,“顾子臣在你后面。”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

    齐凌枫嘴角邪恶一笑,看着顾子臣坐着轮椅,出现在大厅,离他们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好心的把乔汐莞从沙发上扶正,嘴上很温柔的说着,“表嫂你小心点,别撞痛了自己。”

    乔汐莞没好气的推开齐凌枫,从他身上离开。

    齐凌枫依然笑得,如沐春风。

    乔汐莞咬着唇,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就冷冷漠漠的平静的坐在轮椅上,眼神看着他们,没什么特殊表情,也没有说一个字。

    乔汐莞走向顾子臣,“刚刚……”

    顾子臣没听她说已给自,直接越过她的身子,推着轮椅走向齐凌枫,面无表情的说着,“很难得看你到家里来。”

    “姨妈让我来的。”齐凌枫说,嘴角带笑。

    “我妈对你这么好,别辜负了她。”顾子臣说。

    齐凌枫脸色微变,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的表情,整个人有些纳闷。

    顾子臣没有说什么啊?!

    齐凌枫需要这么变脸么?!

    齐凌枫很快的恢复自若,“当然,大表哥说的是,姨妈对我一直很好,我会好好孝顺她老人家。”

    “知道就好。”说完,顾子臣直接转身离开。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面无表情的走向后花园,蹙着眉头看着齐凌枫。

    两个人之间,分明有什么,她听不懂的意思。

    齐凌枫眉头一扬,看着乔汐莞若有所思的样子。

    乔汐莞回神。

    齐凌枫说,“你老公真的不好招惹。”

    乔汐莞抿紧唇。

    他怎么就从他三言两语中知道,顾子臣不好招惹了?!

    顾子臣一个残疾,他还能爬起来咬人么?!

    “但是,我就是喜欢招惹不能招惹的人,这样比较有成就感,你觉得是不是?!”齐凌枫一字一句,不温不热的说着。

    乔汐莞看着他,“你这么一直找成就感,你就不怕哪一天突然就下地狱了吗?!”

    “你见过魔鬼怕下地狱吗?”齐凌枫问。

    乔汐莞冷冷看着他。

    “我是魔鬼。”齐凌枫说,毫不掩饰。

    乔汐莞微捏着手指。

    你确实是魔鬼,杀人无数的恶魔!

    正时,顾耀其从外面进来。

    两个人对持的局面瞬间消失,齐凌枫从沙发上站起来,连忙礼貌的招呼着,“大姨夫。”

    顾耀其看着齐凌枫,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微点了点头。

    接着,家里面陆陆续续都回来了。

    乔汐莞也自然的回到房间,换了一套比较舒适的衣服从楼下下来。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

    齐凌枫来家里吃饭时间不多,齐慧芬对他特别照顾,给他碗里不停的夹菜。

    顾子颜有些不爽的皱眉,“妈,你对表哥也太好了吧。”

    齐慧芬瞪了一眼顾子颜,“你表哥难得来家里一趟,你吃你自己的,话这么多。”

    说着,又给齐凌枫夹了些。

    “我家古源也很难得才会来家里,也没见你对他这么好。”

    “我说你这孩子,人都没有嫁过去就说是你家的。”齐慧芬教育着,“女孩子矜持点,否则嫁过去也没好日子过!”

    “你才没好日子过。”顾子言抱怨,口无遮拦。

    “我说你……”齐慧芬有些冒火。

    “姨妈,你别和表妹计较了。我自己可以吃的,而且你给我夹了这么多菜,我都吃不完。”齐凌枫做好事佬。

    齐慧芬对着齐凌枫明显温柔得多,“那你自己多吃点,看你都瘦了。”

    “嗯,好的。”齐凌枫礼貌的说着。

    乔汐莞看着他们的模样,转眸看了看顾耀其,顾耀其似乎也觉得齐慧芬对齐凌枫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但明显的,顾耀其对齐凌枫并不友好,甚至很多时候就是故意排挤。

    这样的一个家庭,让乔汐莞更加的觉得莫名其妙。

    晚饭之后,一家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齐慧芬拉着齐凌枫坐在沙发上聊天,一副明显不让他走的表情。

    齐凌枫也不多说,就陪着齐慧芬说说话。

    到了晚上有点晚了,齐慧芬直接说道,“凌枫,你今晚别走了,就在家里住下。”

    齐凌枫犹豫了一下。

    齐慧芬继续说着,“怎么了,姨妈家你还住不习惯了?!我把你以前住的那个房间收拾出来,你就在里面住一晚不行?!”

    齐凌枫想了想,“没有住不习惯,就怕打扰到你们,既然姨妈这么说,我也就不推脱了。”

    “这才乖。”齐慧芬连忙说着,“张嫂,给凌枫把房间收拾出来,就是子臣旁边那一件。”

    “好的,夫人。”佣人连忙答应着。

    齐慧芬又拉着齐凌枫聊了会儿天,等佣人说已经整理好了房间,齐慧芬才让齐凌枫上楼去。

    齐凌枫往自己“原来”的房间走去。

    他每走一步,嘴角就带着讽刺的笑。

    曾经的自己就是这么寄人篱下,每每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他一直忍着,忍着接受各种讽刺的目光。

    顾耀其,顾子臣,顾子寒,所有姓顾的人……

    除了齐慧芬,这个家的所有人都看不起他。

    看不起他。

    说他就是没人要的臭小子,说他能够被他们家收养就是他的福气。

    他还记得,他曾经有一次考试成绩靠得比较好,顾子寒还狠狠的教训过他,让他别在家里表现这么好,否则,有他好果子吃。

    所以。

    他不表现自己,他故意考试很差,故意不听话。

    齐慧芬对他很好,处处包容。

    顾耀其却是不停骂他,说他不知好歹,家里这么养他,他却这么不让人省心。

    那个时候的自己都只有忍受着。

    默默的忍受着!

    现在。

    他抬眸看着顾子臣的房间,看着乔汐莞突然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

    他嘴角突然一笑,就从这个女人开始,报复顾家!

    ------题外话------

    呼呼呼。

    齐凌枫到底都隐藏了些什么呢!

    坏人不是天生就是坏人的。

    往后看,就知道了。

    么么哒。

    今天稍微晚更,明天恢复9点20更新。</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