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二章 坏人,不是天生就是坏人!

第四十二章 坏人,不是天生就是坏人!

作者:恩很宅
    顾家大院。

    乔汐莞有些口渴,从卧室走出去准备下楼倒点白开水喝。

    她打开房门的一瞬间,看着齐凌枫出现在她的面前,两个人四目相对。

    乔汐莞眉头一紧,“你做什么?”

    齐凌枫看着她的事情,嘴角的笑容更加深邃而邪恶,“你莫非觉得我还有这么大的能耐在顾家对你如何吗?”

    乔汐莞捏紧手指,这个男人让她恨得牙痒痒的。

    “我姨妈让我在顾家住一晚而已。”齐凌枫解释着,“你们隔壁。”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她。

    齐凌枫笑着,准备离开,眼眸突然看到她衣服底下锁骨处露在外面一点点的青紫痕迹,蓦然一紧,脸色微变。

    乔汐莞顺着他的眼光,然后,嘴角一勾,纤细的手指微微的拉下了自己的领口,那个痕迹清晰明了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她嘴角含着笑,“身上还有很多这种东西。”

    齐凌枫修长的手指微捏。

    “不会痛,但很爽。”说完,乔汐莞自若的走出房门。

    她越过齐凌枫的身体,自顾自的往楼下去走去。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从心底深处弥漫,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情绪。

    他抿着唇,唇瓣抿出了一道僵硬的弧度。

    缓缓,蓦然一笑。

    笑容让他整个人更加狰狞。

    很好。

    这样只会更加激励他恶魔因子的不停增长,这样只会让他越来越坏。

    他重新踏起脚步,离开。

    走进那熟悉的房间,熟悉到作呕的房间。

    他躺在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是6岁,还是7岁,走进顾家。

    那个时候,他的父母刚去世。

    听说是车祸,从黄浦江大桥上,当年很流行的大众桑塔纳轿车从桥上翻进了黄浦江,当时的救援设施有限,花了整整3天的时间才打捞上来,那个时候,他父母的尸首已经惨不忍睹。

    他当时去看过,因为需要认证。

    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周围好多亲戚哭得撕心裂肺,但是他没哭。

    他只有恨。

    恨他们的突然离世,恨他们没有履行他们父母的责任。

    当时外婆打他,说他为什么就这么不孝,父母死了,连滴眼泪都不掉。

    后来,他就哭了。

    不是为他们哭泣,而是为了让自己免于受皮肉之苦。

    父母死了之后,所有的抚恤金及他父母的财产被亲戚分掉后,却没有人愿意照顾他,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的观点是他们老了,老了的人,不适合照顾孩子。其他亲戚说,他们家自己都有孩子,孩子太多,根本照顾不过来,后来就是齐慧芬站了出来,说让她来照顾。

    其实,他知道,他走进顾家就不可能会快乐。

    因为当天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商谈他归属的时候,他听到齐慧芬对顾耀其的谈话,顾耀其对他如此不屑,是齐慧芬苦苦哀求,说她就这么一个和她要好的妹妹,无论如何,她的孩子她一定要抚养。

    齐慧芬求了很久很久,几乎是把自己的尊严降到了最低,顾耀其才答应让他到顾家长大。

    所以,他就到了顾家。

    顾家人很多,当时就有了3个兄弟,后还有2个妹妹。

    他去的时候,顾家的大少爷顾子臣并不在,顾子臣从小在国外抚养,据说是为了培养成顾氏继承人,顾子臣一年到头也回来不了几次,听说是学业很忙。

    家里就是二少爷顾子寒,还有一个小弟顾子俊。

    顾子寒对他很排斥,赤果果的排斥,他比他小了一岁,他从进顾家的第一天就被顾子寒揍了一顿,口里不停地骂他,说他是没人要的小杂种,说他是在他们家讨吃的小乞丐……

    小乞丐?!

    他忍受着一身的疼痛,不敢对任何人说,因为顾子寒威胁了,说他要是敢和任何人说这事儿,他就会让他更没有好日子过。

    他不知道“更没有好日子”是什么意思,他想应该是让身体更吃苦,所以她不敢对即使真的很好的齐慧芬抱怨一句。

    但是,他还是好想要表现的,听说大人都喜欢成绩好又懂事的小孩子,所以他努力的学习,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乖乖的,又懂事又听话。努力总是有结果的,在一次测试考试的时候,他得了全校第一名,虽然比顾子寒低了一个年龄,但顾子寒当时只考了全校第三,齐慧芬狠狠的表扬了他,顾子寒嫉妒了,顾子寒又揍了他,说你不许考第一名,你给我笨点,否则,看我不揍你!

    那晚上,他咬着唇,把自己那一张他原本喜欢到爱不释手的试卷题一点一点的撕掉,撕成了碎片。

    他从小就习惯了对自己残忍,对自己无限的残忍。

    然后,一点一点练就自己的心智。

    从那以后,他成了顾家更不知道好歹的小孩,寄人篱下,还一点都不听话,惹是生非。

    家里有什么聚会的时候,顾子寒永远都是被表扬的那一个,而自己,永远都是拿来做对比,永远都是拿来衬托他的光芒,永远都是被鄙夷的眼眶狠狠刺伤。

    很多人都说,他这种人就是不值得同情,没有了父母,顾家人看他可怜收养了他,他却不知道感恩,老是惹些麻烦,还好顾家人心胸开阔,要不然,早就把这种小孩赶了出去。

    其实,他倒是盼着被赶出去。

    可他知道,他不可能被赶出去,从顾耀其答应他进顾家那一刻开始,就算是做面子功夫,顾家也会把他抚养长大。

    可是顾耀其很看不起他。

    真的很看不起。

    其实顾耀其也不是特别喜欢顾子寒,他喜欢的是顾子臣。

    齐凌枫对顾子臣的印象不深,只知道顾子臣和顾子寒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但顾子臣比顾子寒聪明,聪明很多很多。

    所以顾子寒嫉妒,很嫉妒,有时候但凡顾耀其嘴里说说顾子臣在国外的学习进度,顾子寒都会嫉妒到发狂,然后会拿他发气,顾子寒的内心从小就扭曲,他忍受着他的拳头,心里暗笑,这个世界上,心理扭曲的人,原来真的不只是他一个而已。

    在顾家慢慢长大。

    17岁那一年,他提前从学校回来。

    他已经习惯了逃课,顾家人也习惯了他逃课,他回来得比其他人早佣人些也觉得理所当然,齐慧芬很多时候都好言相劝,让他好好学习,以后长大了才能够有好的出路。

    他不听。

    因为,在顾家,他再好的发展前景,也不过是进顾氏做一份不痛不痒的工作,他对这些追求一点兴趣都没有。

    齐慧芬说多了,也说累了,后来也就只有纵容他,看他越来越堕落下去。

    那天。

    他记得天气还很好。

    他准备回房时,路过顾耀其的书房。

    书房门半掩。

    顾耀其和齐慧芬在里面谈话,他本来没兴趣听的。

    但是当时他听到了他父母的名字。

    他咬着唇,站在门口,心跳莫名有些慌张。

    齐慧芬对顾耀其说,“耀其,凌枫也17岁了,是不是该告诉他,他父母死亡的真正原因?”

    顾耀其冷声说道,“以前我就让你说了,你说他还小,现在随便你。”

    “那我找时间给他说说,这事儿也不能一直瞒着他。”

    “都是你家的事情,你自己决定。”顾耀其有些不耐烦。

    “好。”齐慧芬对顾耀其,根本就没有什么发言权,她缓缓又说道,“凌枫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好,我想等他高中毕业后,送他去国外读书,不管怎么样,对于他而言,有个海外的文凭以后也好找工作。”

    “送他留学可以,你自己的侄儿,你自己负担。”顾耀其冷漠无比。

    “这点我还是有的,我自己知道解决。”

    “哼。我现在很忙,没其他事情你就出去。”顾耀其说道。

    齐慧芬连忙点头,然后走出了房间。

    那个时候齐凌枫已经不着痕迹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父母死的真正原因?!

    他望着天花板冷笑,冷冷的笑着。

    原来他父母死亡不是自然车祸,而是人为原因。

    他其实没有很想要报复,因为他一直觉得他对他父母感情不深,即使现在依然能够回忆起曾经父母给他的宠爱和温暖,他也并不觉得他有义务去给他们报复,他反而是恨他的父母的,所以他为什么要去报复?!如果要报复,那也只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这么多年,受的这些惨状。

    所以,他丝毫没有因为他偷听到的谈话内容而去询问齐慧芬什么,因为他觉得,他对那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依然过着自己各种遭受白眼,各种堕落的日子。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

    齐慧芬终于和他谈心了,一边谈一边哭。

    她说,“凌枫,你父母的死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是车子被人动了手脚,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查找,能够锁定人,却不能找到证据让他受到法律的惩罚,我现在就告诉你他是谁。”

    齐凌枫抿着唇,看着齐慧芬,看着她满脸泪痕,他却一脸冷漠。

    “霍正刚。”齐慧芬一字一句。

    齐凌枫咬着唇。

    霍正刚。

    他有些模糊,却有这个印象。

    小的时候,爸爸让他叫一个男人霍叔叔。

    那个男人还给抱过他,给他买过糖。

    那个时候他们家的生意不小,也不大,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和霍正刚有合作项目,他还记得,他父母死的时候,这个霍叔叔还带着他的老婆还随了礼,狠狠的安慰过他。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觉得很好笑,心里不停的冷笑。

    “当年你父母的生意做得不错,霍正刚才刚刚起步而已,当时霍正刚和你父母谈了一笔钢材生意,你爸觉得霍正刚这个人不错,就答应了和他合作,却没想到这个男人心狠手辣,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活生生的让你父母命丧黄泉。”说到这里的似乎,齐慧芬整个人哭得更惨了。

    齐凌枫还是淡漠的,淡漠的没哭没闹。

    “凌枫,我告诉你这些,就是让你知道,你父母的死不是这么简单,你要好好的发展自己,不能够再这么堕落下去,等你到了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报复回来,为你父母,也为你自己。”齐慧芬说,一字一句狠狠交代。

    齐凌枫点头。

    心里却想。

    不为他父母,他父母被人算计被人弄死,都是他们技不如人,而他,要为自己报复!他承受了这么多,他怎么可能,不发泄呢?!

    齐慧芬又说道,“我和你姨夫都商量好了,你高中毕业后就到国外去留学,你选个学校,我到时候送你去。好好深造自己,回国后,好好的发展。”

    “好。”齐凌枫点头。

    齐凌枫盼着去国外留学。

    在最后一年中,他学习突飞猛进,尽管,考试的时候,他依然很差。

    但在最后一次国外海考的时候,他却没有通过任何关系,笔试和面试都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法国财经学院。

    而在自己即将要去法国的前一段时间,他认识了霍正刚。

    他只是远远的看着霍正刚,看着他带着他14岁的女儿去逛街。

    他对他女儿很溺爱。

    那个有些毛毛躁躁的霍小溪却满是埋怨。

    霍正刚让她买的衣服她统统不要,她就要自己看上去的,然后也不管她爸的感受,死活要买,典型的霸道女儿。

    霍正刚刚开始会说说霍小溪,说霍小溪的衣服不伦不类,最后还是会抵不过女儿的要求,全部都给她买了,一件都不剩。

    霍小溪是幸福的。

    齐凌枫尾随着看着他们,他甚至是嫉妒。

    他曾经也可以这样,但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

    不能感受家庭的温暖,不能这么任性,还要遭受不停的白眼。

    他冷笑。

    越是看着霍小溪那张得意任性的脸,他越觉得可笑,可恨!

    他原本想着,等从法国回来后,他一定会好好的报复霍正刚,狠狠的报复他们一家人!

    却没想到,阴错阳差。

    霍小溪在法国,出现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

    那天,巴黎有些冷。

    他在读研,刚做了一个调研项目,从项目老师那里离开。

    那天的天空有些沉,风很大。

    他走在巴黎的石桥上,上面有很多街头卖艺,这在国外真的很常见。

    他的脚步突然停在一个中国女孩的面前。

    她在吹琴。

    当时他的仅仅只是怀着一丝异国他乡之情,停足在女孩面前。

    他静静的听着她吹得很烂的琴声。

    从离开中国4年来,他一次也没有回去过。

    他淡淡的笑着,并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有思念家乡的人,因为,没有人值得思念。

    他在法国生活得很好,一边学习,一边打工。

    齐慧芬会给他定时打钱,他一分钱没用,因为,不屑。

    他抿着唇,准备离开时,眼眸顿了顿。

    那个放下口琴有些沮丧的女孩,让他整个人捏紧了手指。

    霍小溪。

    就算曾经只见过一次,他也很肯定,这个女孩是霍小溪。

    霍小溪?!

    他嘴角冷笑。

    心里的情绪不停的起伏,即使表面上,他看上去云淡风轻。

    很好。

    霍小溪。

    他每每想起,都会咬牙切齿的名字。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霍小溪那一刻看上去很可怜,因为面前没有人放下一分钱。她重新拿起口琴吹,吹得越来越烂。

    他放了10欧元在她面前,笑着说,“别吹了,行吗?”

    霍小溪看着他,认真地看着他。

    那天的风很大,吹拂着她长长的头发,凌乱无比。

    那是一次相遇,在法国很浪漫的一次邂逅,却是霍小溪这辈子,最深的劫数。

    在法国的4年时间,他学了很多,也培养了自己的气质,他一点一点抓住了霍小溪的心里,开始不停的攻陷她的内心,成了她撕心裂肺爱得无怨无悔的男人。

    霍小溪为了他,不停的拼命赶功课,不停的学习。

    他没有想过,霍小溪真的可以通过2年的时间,完成了她所有的学业,包括读研。

    霍小溪有些害羞的说着,她智商挺高的,还是门萨会员,总觉得这个世界上只要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当时他听了,心里只是不停的冷笑。

    什么善恶有报?!

    看,坏人其实过得比好人幸福多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那些所谓的道理,都是说给那些,输的人听,而他,从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输者。

    和霍小溪确定了关系,两个人一同回国。

    他说,他是孤儿。

    霍小溪甚至没有半点疑惑就信了,也不问他这么一个孤儿怎么留学的,只要是他说的话,她都信,没有半点疑问。

    回到中国,霍小溪把他带到了他父母身边。

    霍正刚已经忘了他。

    记不得自己曾经是他一个故友的儿子。

    霍小溪为了让他感受家里的温暖,回到中国后,就让他叫霍正刚“爸爸”。

    他叫了。

    心里,却冷笑。

    冷笑着,总有一天这个家,会被他弄得支离破碎。

    回国后的霍小溪变得很懒惰,一天除了溺着他,没想过做任何事情,她就是这么一个任性,霍家两老对她毫无管教力。

    但很显然,这违背了他原本是设定好的报复计划。

    于是。

    他第一次去找了顾耀其。

    在他离开的那几年,顾家发生了些事故。

    那个曾经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顾子臣在2年前出了车祸,双腿残疾,现在由顾子寒接管顾子臣的职位,顾子臣在家休养,足不出户。

    顾子寒没有顾子臣的能力。

    顾氏不是因为悠久的历史根基,不是因为顾耀其的苦苦支撑,或许会一蹶不振,面临公司缩减的可能,还好,支撑了过来,现在依然在上海名流企业之列。

    他去找顾耀其,第一次以谈判人的身份找他。

    他说他要报复霍正刚,需要他帮帮他,事后,他会感激他,送他百分之十的环宇股份。

    百分之十对顾耀其而言,一点都不感兴趣。

    因为环宇当时还只是一个小企业,对顾耀其这种吃惯了大肉的狮子而言,连卡牙缝都不行。

    不过顾耀其答应了。

    因为齐凌枫说,他绝对会在10年之内,让环宇成为上海十大企业之一。

    而且,他提的要求很小。

    这点小要求对顾耀其而言一点都不难。

    所以,他答应了。

    商人就是如此,有利益的时候,就算很小,也不会放弃。

    于是,就有了顾家人用一个合作案和霍正刚谈顾子臣婚姻的事情。

    霍正刚只需要让霍小溪嫁给顾子臣,那么就有一笔上千万的合同等着他签。

    环宇当时很小,对于这种合同根本是求之不得,霍正刚也是商人,就开始劝霍小溪,霍小溪这么任性的女人怎么可能让他父亲支配她的婚姻,更何况她那么爱自己,所以,霍小溪反抗了,反抗的代价就是,她会接手公司的事情,让公司迅速发展起来。

    霍小溪有那个能耐。

    真的有那个能耐。

    环宇原本就只是一个建筑承包公司,规模不说很小,但在上海而言,绝对排不上名号,她用了短短8年时间,扩展环宇的竞争食物链,从原本的承包公司一跃发展成了环宇集团,经营的范围也不局限于修建,而是自己成为了开发公司,从政府拿地皮谈开发到建筑到销售,甚至从单纯的建设住房区拓展到商业楼到高级会所到风景区的开发,甚至从国内到国外,经营的项目无限的扩大扩大,硬生生的成了上海最黑马的企业,似乎在很多人一个不回神的空隙,那个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就成为了家喻户晓的集团,让人瞠目结舌。

    霍小溪很快成为了商业上的神话,因为行事作风干净利索,有时候甚至是心狠手辣,被外界成为‘神奇女子’,被人津津乐道。

    霍小溪出名了,很出名。

    环宇集团强大了,很强大。

    是时候动手了。

    齐凌枫邪恶的一笑。

    他在霍小溪不停扩大环宇的时候,从内到外和人暗渡成仓,就是为了能够在霍小溪“不小心暴毙”的时候,顺利接管环宇集团。

    他拉拢了霍小溪的得力助手楚以薰,他让顾氏顾子寒给他做好外部支撑,甚至做好了,“意外”准备。

    一切顺利。

    霍小溪死了。

    在一次车祸中。

    那一次,霍小溪带着她的父母去旅游。

    是一次承诺,去国外旅游。

    本来让他跟着去的,他当然不可能会去,怕打扰到他们一家人的旅行。

    霍小溪撒娇,说他不去,她会孤单,会想他,她才不要管她父母的感受,她就是要和他恩恩爱爱。

    他笑着说,回来后咱们就结婚了,以后都会溺在一起。趁着最后一次机会,多和父母亲热一下,以后我们出去的机会还很多,不要让冷落了父母,他会不安。

    当时的霍小溪对他感激涕零,说他什么都为她考虑,说她这辈子找到他,就是她最大的福气。

    他笑而不语。

    那天,霍小溪离开的时候还狠狠地抱着他,不愿意分别。

    霍小溪真的很依赖他,这和她在商场上做事的风格完全不一样,私底下就是一个小女人,各种死皮赖脸各种撒娇任性。

    如果。

    如果霍小溪不是霍小溪……

    他冷笑。

    他的世界,从来没有如果。

    是就是了。

    霍小溪就是霍小溪,雷打不动。

    霍小溪就是他的敌人,雷打不动。

    霍小溪以及霍小溪那一家人,就应该去死。

    离走的那天天气很好。

    他当时坐在霍小溪的办公室,透过花园办公楼看着上海的璀璨的天空。

    耳边响起电话,一切准备妥当的电话。

    他嘴角邪恶一笑,在电话挂断后,给霍小溪拨打。

    霍小溪当时在开车,她挂着蓝牙,嘴里很甜,“凌枫,是不是才分开10多分钟,就想我了。”

    齐凌枫笑着说,“是挺想你的,因为,就再也见不到了。”

    “什么意思?”霍小溪觉得自己听错了,忍不住问道。

    “霍小溪,你觉得我爱你吗?”

    “凌枫你怎么了?”霍小溪发现了些异样,有些焦虑的问道。

    “霍小溪,我从来没有爱过你。”齐凌枫一字一句。

    霍小溪咬着唇,“凌枫,你是不是生病了?”

    口吻中,已经开始有些哽咽。

    “你觉得我像是生病了吗?”齐凌枫冷笑,“我只是告诉你,你听清楚了霍小溪,因为此刻不听清楚,下一次就再也听不到了。”

    “凌枫……你到底怎么了?”

    “嘘。”齐凌枫说,“听我说。”

    霍小溪咬着唇。

    “我不爱你,不仅不爱你,我还恨不得你去死。你知道我和楚以薰吗?我们的关系早就超乎了你的想象,你却还像傻瓜一样的把她当成你的朋友,我把当成你最爱的男人。你知道为什么我和不和你上床吗?因为,我觉得恶心,我想着我要和你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以最亲密的方式我就会恶心得想吐,所以,我不上你,我上了你最好的朋友。”

    “齐凌枫,为什么?”霍小溪似乎不相信,眼眶却红透了。

    怎么会相信,上一秒还说爱自己爱到死心塌地的男人,此刻说讨厌她,此刻说,他爱着另外一个女人。

    她没有发脾气,因为对齐凌枫她没办法发脾气。

    她一直觉得,那个男人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男人。

    她恨不得好好的爱他,怎么可能对他生气!

    “现在你还有时间问我为什么?我却没有那个心情告诉你为什么。我只是让你明白,霍小溪你这一辈子,在你死之前,一字一句告诉你,我会在你以及你一家人死后接手你的企业,霸占你的财产,还会和你最好的朋友双宿双飞。你辛辛苦苦创下来的一起,都会是我的。”

    霍小溪咬着唇,狠狠的咬着。

    她不太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她不太相信齐凌枫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凌枫,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吗?我的东西不都是你的吗?”霍小溪说,尽量让自己保持良好的情绪。

    齐凌枫笑了,笑得很夸张,“你的不是我的,我更不是你的。我就是要抢你的东西,知道吗,是抢,是霸占,死都属于我一个人,和你无关!”

    “凌枫,你别这样,我马上回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谈谈,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霍小溪连忙说着。

    到了这一刻,她依然不相信齐凌枫的突然转变。

    即使内心恐慌无比。

    “你不能回来了。”齐凌枫说,很肯定,“你现在开到了多少时速?”

    “140。”乔汐莞看着仪表盘,连忙回答。

    “你踩煞车试试。”那边很平静。

    乔汐莞听话的踩煞车,她刚开始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反应,她微微用力,然后猛地一脚踩到底,煞车根本没有半点反应,车子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脸,瞬间变白。

    “是不是有些害怕了?”齐凌枫说,“接下来就不会害怕了,因为……”

    “不,齐凌枫,不……”那一刻,乔汐莞似乎才相信,齐凌枫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父债子还,变本加厉!”齐凌枫丢下一句话。

    耳边突然响起“哐哐哐……”的声音。

    齐凌枫把手机往耳边微微拉开了些,嘴角邪恶一笑,对着话筒一字一句说道,“see。you!”

    从此以后,霍小溪以及霍小溪的父母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环宇集团有过一段时间的动荡,那是因为他刻意为之,然后在很快的时间,被他平复。他顺利接手了环宇集团,开始不着痕迹的踢出环宇曾经对霍小溪死忠的那批人员,不是因为怕他们不服,而是看不惯,看不惯那些人口口声声念着霍小溪的名字,他会觉得,不顺心。

    环宇被接了下来。

    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中发展。

    而他,并没有给顾耀其股份。

    不是完全没给,而是和当时百分之十环宇股份的市场价值置换的,置换到现在只有百分之零点零几,顾耀其自然是气到吐血,但因为这是私下协议,且如果真的暴露出来,涉及到的不仅仅是商业犯罪,还会牵扯到人员死亡,顾耀其不敢捅出来,只能吃了哑巴亏。

    所以,顾耀其现在对他,倒是真的,处处打压他,应该恨不得他身败名裂!

    他现在也不怕顾耀其的打压,顾子寒都被他耍得团团转,顾耀其这个老骨头也没有多大的能耐。

    倒是现在的乔汐莞,让他引起了警觉。

    他其实在接下环宇后,就有了让顾氏也尝点苦头的打算,不过因为根基不足,自己也不敢贸然行事,顾氏在上海的牵扯这么深,一不留神就让自己给牵扯了进去。

    所以选择静观其变。

    但曾经在顾家人遭受到的身体伤害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下去。

    所以。

    他的计划慢慢的,开始不动声色的付诸行动。

    他想要拉拢乔汐莞,然后联合弄死顾氏。

    可乔汐莞没理由帮她。

    她作为顾家长媳,她没有这么愚蠢把自己的东西拿给他吃。

    所以唯一能够想到的方式就是,让乔汐莞成为他的人。

    乔汐莞这个女人让人揣摩不透。

    原本觉得她对自己有感觉,又会恍惚觉得这个女人对他很排斥。

    他紧抿着唇,他到现在为止没有找到乔汐莞的弱点,也没有找到乔汐莞的需求,所以他现在只能这么不停地先和乔汐莞耗着,耗着的时候,便于他对她的观察找出自己的想要的东西……

    他嘴角邪恶一笑,他就真的不相信,乔汐莞这个女人,真的毫无漏洞!

    ……

    乔汐莞在楼下喝完水,躺在自己的房间,躺在顾子臣的旁边。

    她看着天花板,睡不着。

    齐凌枫睡在他们隔壁。

    她想着那个男人和她一个屋檐下,她却只能任由他她眼皮底下耀武扬威心里就一阵发毛。

    她到现在似乎还能够清楚的回忆起车祸前夕,齐凌枫在她耳边重复的话语,那些一字一句,狰狞的话语。

    刚开始的自己以为他在开玩笑,自欺欺人的觉得,他们之间肯定有误会。

    没有误会。

    他们之间,齐凌枫一直都是在步步为营,阴谋算尽!

    “父债子还,变本加厉。”

    她嘴角冷笑。

    这是齐凌枫当年给她说的最后八个字。

    她觉得她是真的有必要知道齐凌枫对她上一世的疯狂目的了。

    她原本只想过,这一世让齐凌枫恶有恶报,不需要理由,让他怎么难受怎么去死!

    但是现在。

    在彼此如此僵硬的情况下,在彼此都没办法撼动彼此的时候,她需要外部力量帮自己了解真实情况,也许,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翻身,面对着顾子臣的脸。

    顾子臣闭上眼睛,静静的睡觉。

    今晚上齐凌枫的举动,他生气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顾子臣应该早就察觉到了,但凡遇到齐凌枫的事情,她都会变的很奇怪,所以,他应该对齐凌枫,比较在意。

    她咬了咬唇,开口,“顾子臣,你想过人死复生吗?”

    顾子臣眉头微动,“没想过,我没你这么无聊,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乔汐莞嘴角一笑,“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

    顾子臣没有说话。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就是那个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睁开眼睛,看着她。

    “不相信吗?”乔汐莞笑着说道,“我猜你也不会相信,不过倒是。”

    乔汐莞突然停顿了一下,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抿着唇。

    “我和齐凌枫之间,我对他没有感情,如果有,也只是恨,极恨,而已。”乔汐莞说,深深切切。

    顾子臣狠狠的看着她。

    “你不好奇为什么会恨他吗?我看上去和他无冤无仇。”乔汐莞说。

    “我没兴趣。”

    “你不是没兴趣,而是开不了口。”乔汐莞很笃定的口吻,说道,“我告诉你,不管你信不信,我想我都应该告诉你,因为我是,科学解释不清的事情。”

    乔汐莞重复,一字一句,不缓不急的重复。

    顾子臣蹙眉。

    “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至于你要不要相信,看你自己。”乔汐莞嘴角一笑,然后翻身,屁股对着他。

    她不想和顾子臣之间有什么误会。

    但是也不想把自己所有的事情托盘而出。

    因为,自己都说不出口。

    她怕,撕心裂肺的感觉。

    所以她回避自己曾经的愚蠢,只想到往前报复而已。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后脑勺。

    科学解释不清的事情?!

    人死复生,吗?!

    他不是不相信,而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都没法相信。

    他抿着唇,再次选择,静观其变。

    ------题外话------

    居然又更新完了,好汗颜。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