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三章 你喜欢姚贝迪。

第四十三章 你喜欢姚贝迪。

作者:恩很宅
    顾家大院,夜深。

    安静的卧室。

    两个人各怀心思。

    沉默到原本有些压抑的空间。

    乔汐莞突然从床上蹦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顾子臣正在沉思,被乔汐莞突然的举动差点没有吓死。

    “乔汐莞,你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顾子臣顺了顺呼吸,咬牙切齿。

    乔汐莞半跪在床上,看着顾子臣,无辜的说着,“我突然想到,你身上那些伤痕还没有上药。”

    顾子臣瞪着乔汐莞。

    一副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

    这个女人的思想,永远都没办法在一个水平线上吗?!

    “我到楼下去给你拿药。”说着,乔汐莞就准备下床。

    顾子臣猛地一下一把抓住乔汐莞,乔汐莞一个不稳,重重的摔在顾子臣的胸膛上,鼻子撞过去,痛得她冒金星,头顶上听着顾子臣之一字一句说道,“我不需要。”

    “留疤了怎么办?”乔汐莞抬眸,摸着自己痛痛的鼻子,问道。

    “我不会留疤。”

    “你怎么这么自信?”乔汐莞不屑的说着。

    “这样的伤口不会留疤。”顾子臣没好气的解释。

    “是吗?”乔汐莞眨巴着眼睛,“那让我再看看。”

    说着就准备掀开顾子臣的衣服。

    “放手。”顾子臣推开乔汐莞的手。

    乔汐莞狠狠一笑,“顾子臣,昨晚上其实是你先出手吧。”

    顾子臣把乔汐莞从他身上推下去,然后努力的翻了翻身,背对着她。

    “是不是被我说准了?所以无地自容了?”乔汐莞贼兮兮的说着,“我听milk说,对了milk是我的新晋秘书,那方面很有经验的。她说,女人被挑逗了,才会那么疯狂。昨晚上肯定是你先对我那啥了,我才那啥的,是不是?!”

    顾子臣背对着她,一个字不说。

    越是不说,乔汐莞就越认定是这个样子。

    她继续说道,“你那方面技巧是不是很好?因为技巧很好的人,才会让女人很疯狂。顾子臣,看不出来,你这么的闷骚。”

    顾子臣背对着的身体似乎是僵硬了一下。

    “为什么我昨晚上就记不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记忆中,不管自己怎么醉也还是会记得的,零星的画面应该也会记得吧,但是昨晚上我们俩发生的事情就像空白样,突然在我的记忆中消失了,感觉好抓狂。”乔汐莞有些闷闷不乐的说着。

    然后心里想着,是不是因为这具身体的原因。

    必定她是科学没办法解释的事物,所以出现了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也似乎是理所当然。

    想到这里,瞬间似乎又让自己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她看着顾子臣背对着的身体,这个闷骚的男人。

    缓缓的躺下去,很自然的抱着他的腰间,整个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头埋进他的颈脖之间。

    这是她现在最喜欢的睡觉方式,总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有安全感,从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阵阵温度,让她并不觉得自己那么孤单。

    她在入睡前说,“顾子臣,要不咱们就上床吧。”

    说完不超过2分钟,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没心没肺。

    仿若说出来的话,下一秒也可以忘记得一干二净,还能够理所当然。

    顾子臣看着窗外的夜色。

    夜色正好,透过窗棂照耀在阳台上,淡淡的月光让窗帘染上了一丝银色光芒,看上去如梦似幻。

    昨晚上的事情……

    不提也罢。

    他抿着唇,沉默的感受着温度一直有些稍高的脸颊。

    静静地,慢慢的调整呼吸。

    身后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这似乎让他越来越诧异。

    所谓的科学不能够解释的事情,他实在不想去相信。

    但乔汐莞变了,根深蒂固的变化让人不得不去相信。

    也让人矛盾着,不能去相信。

    对于乔汐莞,他的态度一向都是,静观其变。

    因为很多事情,总会在她做得越多,相处得越多中,渐渐的凸现出来,找出很多的疑点和漏洞。这需要花费些时间,但却不会浪费精力。

    而他现在,最能够浪费的,就是时间。

    以至于,一直都在,等待。

    等待乔汐莞自己暴露自己。

    只是到了现在,他不得不说,乔汐莞的疑点和漏洞很多,却没有哪一件可以最终说明什么,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说服人的理由,至少在这个世界目前给人类的知识范畴内,不能验证。

    身后的人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扭动着身体,大腿夹在他的腿上,整个人靠得更近,鼻息间的呼吸轻轻的扑打在他的颈脖处,嘴唇不自觉的轻咬了咬他的脖子……

    昨晚上到底是谁主动?!

    他说,是她。

    ……

    翌日一早。

    乔汐莞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经过昨晚上的深度睡眠,今天整个人明显就神清气爽了很多。

    身边的人也不知何时不在了,她蹦蹦跳跳的去浴室洗漱,然后刻意的看了看之前的吻痕,好像淡了很多,她前后左右的看了看,是真的淡了些。

    这个东西真是奇怪,分明看上去伤痕累累,却真的半点都不会痛。

    放下衣服,精神十足的去衣帽间换上一套职业装,化了一个淡妆,然后出门。

    刚拉开房门,齐凌枫就正好路过她的门前,看着她的模样,嘴角一勾,“早。”

    乔汐莞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齐凌枫也似乎是习惯了乔汐莞的一举一动,嘴角的笑容一直淡淡的扬着。

    乔汐莞大步走在前面。

    齐凌枫跟在他的后面。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下楼,齐慧芬看着齐凌枫,连忙说着,“吃了饭再去上班。”

    “好。”齐凌枫笑着。

    乔汐莞对着齐慧芬恭敬的说着,“妈,今天公司有些事情,我就不吃早饭了。”

    她实在没兴趣和齐凌枫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会严重的影响她的胃口。

    齐慧芳点了点头,叮嘱了句,“早饭很重要,出门后别忘了吃。”

    “好。”乔汐莞大步走出客厅。

    身边似乎传来一道凌厉的目光,她冷冷一笑,毫不在意。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离开的背影,转眸对着齐慧芬笑着说,“姨妈,我自己吃就行了,你不用照顾我。”

    齐慧芬点了点头,“那你多吃点,我正好有点事情早上要出门,我回房间去打理一下自己。”

    “嗯。”

    齐凌枫走向饭厅。

    饭厅中,顾子臣在。

    他吃着早饭,优雅而高贵。

    似乎无形中带着一种“请勿靠近”的感觉。

    齐凌枫自然的随便坐了一个位置,佣人给他送上早饭。

    顾家的早饭很丰盛,这是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的事情。

    他默默的吃着,安静的饭桌间,鸦雀无声。

    对于顾子臣这个人,他了解其实不深,因为在他记忆中,他似乎就和这个男人没有什么交集,他在顾家那几年,顾子臣在国外,他在国外那几年,顾子臣回到顾家。

    只听说过,顾子臣曾经很辉煌。

    到底有多辉煌,他有一段时间无聊的时候查过顾子臣的档案,也查不到特别多的东西,仿若被人故意做了手脚般,顾子臣看上去只是比一般人优秀点而已,没有想象的那么风光,倒是顾氏有几年,在顾子臣领导的时候,有几年的辉煌期,他把那个时候顾氏的成就算在了顾子臣的身上。

    这样对比而言,顾子臣确实很有能耐。

    他有些想不明白的是,顾子臣断了双腿,就突然不管理顾氏任何事物了是为什么?

    顾氏有过好长一段时间的动荡期,那期间要是顾子臣插手一点点就不会如此,顾子臣为什么会这么的无动于衷。

    是所谓的,这个男人伤了双腿,也伤了尊严吗?!

    传说中,一蹶不振?!

    他紧抿着唇,一直觉得,顾氏家族里面,顾子臣就是一个迷,一个让人说不清楚的迷。

    有一段时间他和顾子寒有过联手,无意会说起顾子臣,顾子寒自己也不说不出来顾子臣到底有什么能耐,只是对这个男人莫名就会有一种防备。

    他甚至有时候觉得,真正的大人物或许就是如此,不动声色,不寒而栗。

    他抿着唇,喝着粥。

    以前不会和这个男人有交集,因为一直觉得自己的目标不在这个男人身上,但是现在……因为乔汐莞,一切都要变了。

    所以招惹这个男人,是好是歹?!

    他冷漠一笑。

    没试过,怎么知道!

    顾子臣似乎是吃完了早饭,他放下碗筷,推着轮椅离开。

    齐凌枫看着他的背影。

    这个男人的城府太深。

    昨天下午他一字一句威胁了他,意在说明,他的所有一切都是顾家提供给他,让他有点自知之明。

    其实顾子寒也这么威胁过他,威胁的更加直白,说的是他的一切都是顾家的,别想着翻浪,要不然鱼死网破,谁都没好日子过。

    顾子寒说得很严重,但他只是轻蔑一笑。

    顾子臣这么云淡风轻,却让他内心一颤,寒风刺骨。

    他抿着唇,对着顾子臣的背影。

    顾子臣的背影突然停了下来,他转头,看着齐凌枫。

    齐凌枫似乎没有想到顾子臣会突然转身,不自觉的紧抿着嘴唇。

    “别招惹乔汐莞。”顾子臣一字一句。

    齐凌枫看着他,然后缓缓一笑,“大表哥严重了,只是商业上的正常竞争而已。”

    “我只是在提醒你,别让你辛苦经营的所有,瞬间变成泡沫。”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齐凌枫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边,看上去面不改色。

    他就知道,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够简单。

    ……

    乔汐莞坐在武大开的小车内。

    窗外的阳光正好,璀璨的阳光掉落在碧绿的树枝上,让整个上海街头都弥漫在一片生气盎然之中。

    乔汐莞伸着懒腰,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的,对着武大说道,“武大,你会不会突然记不到一些事情?”

    “我不懂你的意思。”武大很直白。

    乔汐莞翻白眼,解释道,“我前天晚上不是喝醉了,然后回去的时候就那啥了顾子臣,你不是知道的吗?我给你说过。但是前天晚上我对顾子臣施暴的过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你觉得这样的事情奇怪吗?”

    “奇怪。”武大点头。

    “我也觉得奇怪,一个人的记忆怎么可能什么都记不到。”乔汐莞咬着唇,不爽。

    武大笑了笑。

    “你在幸灾乐祸?”乔汐莞看着她的笑容。

    “我只是觉得,可能那些记忆并不是你想要知道的,你就不要深究了。”

    “怎么可能不想要知道?!”乔汐莞皱眉。

    “也或许,对方不想要让你知道。”武大说。

    乔汐莞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别纠结了,或许慢慢你就会记起,人的大脑神经控制的东西太多,一不留神忘了点,也正常。”武大安慰。

    乔汐莞咬着唇,似乎觉得武大给她传递了些信息,又似乎觉得,这丫的就是在幸灾乐祸。

    两个人一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乔汐莞达到顾氏大厦。

    然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milk把跟着她进去,把昨天新人的初评结果拿给乔汐莞,说道,“初评结果出来了,市场部的4个人,有3个排在前面,有一个排在,倒数。”

    “倒数那个是顾子俊?”乔汐莞没有看结果,直接问道。

    “嗯。”milk答应着,又说道,“主要负责初评的王经理说,因为顾子俊的身份,要不要……修改结果。”

    “不用。”乔汐莞对着milk,严肃道,“结果不是说修改就能够修改的,你提醒一下王荣川,让他别走上了歪路,倒时候谁都帮不了他。”

    “是。”milk连忙点头。

    “你帮我把顾子俊叫进来。”

    “好。”

    milk离开。

    乔汐莞翻开文件夹看了看结果。

    张乔恩第一,喻洛薇第二。

    她抿了抿唇,抬眸就看着顾子俊已经走进了她的办公室,自若的坐在她对面。

    “你对这个在意吗?”乔汐莞问他。

    “不在意。”顾子俊说。

    “或许你爸在意。”

    顾子俊扬眉。

    “你现在的零花钱是不是越来越少?”乔汐莞问他。

    顾子俊蹙眉,“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继续下去,你的零花钱会更少。”乔汐莞说,“另外,就提醒你一下,顾氏是关绩效工资,表现得好绩效越高钱就越多,你这样的表现,这个月应该不超过3000块,好自为之。”

    顾子俊看着她。

    乔汐莞微微一笑,“你可以出去了。”

    顾子俊不爽的从办公室走出去。

    乔汐莞看着他,嘴角一笑。

    总会有医治顾子俊的方法。

    她总觉得,或许哪一天,顾子俊的作用,就比顾子寒更大了。

    转眸,她放下测评表,拿起电话,拨打。

    “乔汐莞。”那边传来姚贝迪熟悉的女性嗓音。

    “嗯,潇夜在吗?”

    “现在在,等会儿说是要去浩瀚之巅。”姚贝迪说,“你找他有事儿?”

    “嗯,有点事儿,你帮我转告一声,我下午去浩瀚之巅找他。”

    “好。”姚贝迪说。

    “另外,这几天你这么贴身照顾潇夜,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进展?”乔汐莞关心。

    “额……也就那样吧。”分明听上去,暧昧无比。

    乔汐莞嘴角笑了笑,“也就那样是哪样?”

    那边打死不说。

    乔汐莞只能揣测,“是不是,xxoo了?”

    “没有。”姚贝迪连忙否认,可以想象这个小脸蛋红成了什么样子,“还没有。”

    “这都还没有?!”乔汐莞夸张的说道,“你一天给他洗脸刷牙洗澡什么的,他都还坐怀不乱,是你魅力不够,还是他其实就是个柳下惠?”

    “什么啊!”姚贝迪似乎更加害羞了,她咬着唇说道,“他身体不方便。”

    “……”乔汐莞哑言。

    “有好几次都……但是他身体不能动。”姚贝迪说。

    乔汐莞嘴角邪恶一笑,“那你动啊。”

    “我,我还没学……”那边有些小声的说着。

    “需要学吗?”乔汐莞扬眉。

    应该是自然而然就会做了吧。

    她觉得至少自己可以,如果顾子臣愿意,她丫的绝对能强得了。

    “我怕自己太笨,然后大家都不愉快,然后也会不好意思。”姚贝迪说着。

    “那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乔汐莞问她。

    “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小心你的顺其自然,又成了别人见缝插针的机会。”

    “……”那边不说话了。

    乔汐莞翻白眼。

    “好了,我不说了,免得打击你。”

    “拜拜。”姚贝迪似乎是真的被打击了,听乔汐莞这么一说,连忙挂断了电话。

    她转眸,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潇夜。

    刚刚潇夜给阿彪打了电话,说下午要去浩瀚之巅,应该是要处理些事情。

    她抿着唇,从客厅外阳台上走过去。

    潇夜身上还缠着绷带打着石膏,但明显比前段时间好太多,自己拄着拐杖慢慢行动已经没什么问题。

    姚贝迪坐在潇夜旁边的沙发上,对着他说道,“乔汐莞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下午要去浩瀚之巅找你,应该是有事儿。”

    “嗯。”潇夜看着电视,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姚贝迪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你中午想吃什么,家里没什么菜了,我去买点。”

    “红烧肉。”潇夜说。

    “蔬菜呢?”

    “我不吃蔬菜。”

    “但是不吃蔬菜不好,你这段时间不是有点便秘吗?”姚贝迪说。

    潇夜的脸猛地一下就红了。

    他紧抿着唇,似乎在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把视线一直放在电视上,也没看姚贝迪的说道,“我没有便秘!”

    “……”姚贝迪看着他。

    分明早上起来,在厕所待了半点都不出来。

    “还不快出去买菜,饿死了!”潇夜被姚贝迪看得不爽,皱着眉头吩咐。

    姚贝迪看了看时间。

    不是半个小时前才吃过早饭吗?!

    这个男人的消化系统……也太强大了!

    “看什么看,快去!”潇夜更加不爽了。

    姚贝迪咬着唇,去楼上换了一套外出服,拿起手提包出门。

    潇夜看着姚贝迪离开的方向。

    所以说两个人太亲密了就是这么多麻烦事儿,什么事情都被知道得一清二楚。

    麻烦!

    姚贝迪走向楼下的超市。

    怎么都觉得自己是被撵出了家门。

    她又没做什么,潇夜这个男人变脸怎么这么快?!

    这几天的相处两个人分明好像好了很多,而且偶尔还会有些亲密的举动,比如每晚睡觉前都会亲亲,然后她帮他清洗身体的时候,也会亲亲,还会摸摸……

    她觉得整个脸都红透了。

    那些天天做的,就真的不会害羞吗?!

    为什么她只要是一想起,脸就会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连思维好像也有些混乱不清。

    她咬着唇,尽量控制情绪。

    潇夜喜欢吃红烧肉。

    她走向肉食专区,一点一点仔细的挑选。

    挑选肉质好的,挑选肥瘦适当的,选好好半响,拿了一份,又去买了些蔬菜,潇夜分明便秘还不承认,她必须得让他吃点富含纤维的蔬菜才行。

    这么想着,买了好些,看上去够他们至少2天的菜后,她走向收营台结账,她把自己买的东西放在柜台上,看着服务员扫码,她无所事事的等着付钱,眼眸突然看到一边架子上的避孕套。

    她抿着唇,那一刻觉得心跳有些快。

    耳边传来乔汐莞的声音,说什么她的顺其自然就会变成另外人见缝插针的机会。

    她呼吸。

    呼吸越来越重。

    “小姐,一共386。3元。”服务小姐突然开口。

    姚贝迪似乎被吓了一跳,她深呼吸,压惊,然后嘴角一咬,从架子上随手拿过一盒避孕套,“这个,这个一起。”

    服务小姐心领神会的点头,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姚贝迪,扫码,装进她的购物袋里。

    姚贝迪连忙付钱。

    总觉得好像有人看她,她的脸肯定都已经红透了。

    快速的离开超市,往自己楼层上走去,走进电梯,才深呼吸。

    她自己都是成年人了,还是已婚妇女,生过小孩的,买这种东西应该是正常吧,正常。

    她这么一直不停的安慰着自己,慢慢的调整情绪。

    电梯到达楼层,打开。

    姚贝迪脱掉鞋子,看着玄关处放了另外一双男式皮鞋,抬眸就看着阿彪在客厅坐着,在恭敬的对潇夜汇报着什么事情。

    阿彪看着姚贝迪,很规矩的叫着,“大嫂。”

    姚贝迪微微一笑,脱掉鞋子进来。

    潇夜似乎在阿彪耳边说了什么,阿彪连忙站起来,走向玄关处的姚贝迪,“大嫂,我来帮你提。”

    “不用了,不是很重。”

    “这么多东西怎么可能不重,我帮你提到厨房那边去。我力气大。”阿彪坚持说着。

    刚刚老大都招呼了,他可不想被老大的眼神折磨死。

    “真的不用了。”姚贝迪一直推脱。

    里面还有避孕套,要是被阿彪看到了……

    她还不如一头撞死。

    “大嫂你就不用客气了,我帮你提过去。”阿彪强烈坚持。

    姚贝迪死活不放。

    两个人这么僵持着,然后“嘶”的一声,塑料购物袋就被撕成了两半,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啊。”姚贝迪惊呼了一身。

    阿彪连忙蹲下来帮她捡起来。

    然后。

    就看到了那盒,避孕套。

    阿彪似乎是故意扬了扬。

    然后潇夜也看到了。

    潇夜一直看着他们拉拉扯扯,本来脸色就不太好,此刻……

    脸色反而,好了点。

    姚贝迪蹲坐在地上,脸都已经红透了。

    她就知道自己做什么都笨。

    好不容易偷偷摸摸做了件事情,就被人发现了。

    阿彪忍着笑,然后非常规矩的把避孕套放下,很识趣的说着,“大哥,大嫂,我还有事儿,先走了。那个,下午我再来接你。”

    潇夜点头。

    阿彪转身离开。

    房间里面就剩下潇夜和姚贝迪。

    潇夜依然坐在沙发上,姚贝迪依然坐在地上。

    姚贝迪咬着唇,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般,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

    潇夜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姚贝迪,很卖力的才让自己顺利的蹲下来,从地上捡起那一盒避孕套。

    姚贝迪看着潇夜拿着避孕套,看着他嘴角似乎有一抹笑,脸更红了。

    “你买的?”潇夜说。

    姚贝迪脸红得都能滴血了,她点头,“我就是,随便买的,觉得挺好看就买了……”

    觉得自己的借口好差。

    姚贝迪无地自容。

    “嗯。”潇夜淡淡的应了一声,拿着那盒避孕套就走了。

    就走了,往2楼上走去。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背影。

    他……

    什么意思?!

    会不会觉得她太自以为是?!

    感觉好烦躁。

    要是她有霍小溪的性格,应该就敢大声的问他,“你要不要用?!”

    她咬着唇。

    潇夜会不会拿去扔了呢?!

    她捂着自己的脸,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快速的捡起地上的东西,往开放式厨房走去。

    潇夜上楼,又下楼,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电视的时候,不适的敲了敲自己打着石膏的腿,似乎在感受腿上的知觉。

    他眉头皱了皱眉,看电视的过程中显得有些烦躁。

    姚贝迪做好饭菜。

    两个人对坐着,都没有说话。

    潇夜只吃红烧肉,筷子绝对不放在其他菜上。

    姚贝迪皱着眉头,忍不住夹了一夹青菜放在潇夜的餐盘里。

    潇夜看着那绿油油的叶子菜,整个脸色都不好了,“我说过我不吃这个。”

    “但是你在便秘啊……”姚贝迪小声说着。

    “我没有便秘。”潇夜一字一句,死活不承认。

    姚贝迪怔怔的看着他。

    人都会便秘的,他这么排斥做什么?!

    “我不吃这个。”说着,潇夜嫌弃的把那几根青菜扔在桌子上。

    姚贝迪看着那被抛弃的菜,心里有些恼火,筷子直接夹起桌子上那几根,再次放进潇夜的餐盘里,“你怎么这么浪费!”

    潇夜蹙眉。

    “笑笑都知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姚贝迪一脸严肃的教育。

    “你把我和笑笑作比较?!”潇夜狠狠的看着她。

    “有问题吗?”

    “她才几岁,智商才多点?!”潇夜怒吼。

    “她的智商如何,还不是你生的!”姚贝迪说,口吻有些重。

    潇夜咬牙切齿。

    这个从来都不会在她面前反抗的女人,此刻居然红着脸说他的不对!

    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

    姚贝迪看着潇夜,看着他脸上的愤怒。

    嘴唇突然咬在一起。

    她想,她不应该提到潇笑。

    不应该说潇笑死他生的。

    因为潇笑不是他期待的孩子,甚至于,他想到潇笑的出生,也会气得捶胸顿足吧。

    姚贝迪垂眸,说道,“你不爱吃就不吃吧。”

    她总是很容易妥协。

    在他面前,她都是如此。

    她抬眸,准备从潇夜的餐盘中夹出那几根青菜,就看着潇夜一脸不爽的把那几根青菜喂进了自己的嘴里,嚼的时候,表情异常扭曲。

    姚贝迪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不是让我吃吗?!你现在这是什么表情?!”潇夜不爽的皱眉。

    姚贝迪连忙低着头扒饭。

    潇夜一脸不爽的吞下去,然后又开始疯狂的大口吃红烧肉。

    吃着吃着,就看到自己餐盘里面多了两根青菜。

    他瞪着姚贝迪。

    那女人又一脸小媳妇样儿的低着头扒饭。

    他皱眉吃掉青菜。

    转眸的一个功夫,又多了几根。

    这个女人!

    真是得寸进尺!

    小心他真的发毛了,摔筷子走人!

    结果却是。

    一顿饭下来,他吃得一口嘴里全部都是青菜的味道,恶心死了。

    他回到卧室漱口。

    他一直觉得自己此刻的表情肯定很狰狞很恐怖很吓人,却没想到,镜子中的自己,眉目舒展,嘴角上扬……

    撞邪了都!

    他漱完口,走出卫生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理所当然的等着姚贝迪洗完碗筷后给他换衣服。

    他坐在床头,拉开床头柜。

    里面放着刚刚姚贝迪买的那盒避孕套,彩色糖果系……

    眼眸微转。

    看上去毫无情绪。

    姚贝迪洗完碗筷后出现在他的卧室,知道他下午要去浩瀚之巅,连忙给他挑选衣服,一般翻着他的衣服一边问道,“穿宽松的运动服怎么样?你身上还有些伤,穿衬衣容易勒到。”

    “嗯。”潇夜点头。

    姚贝迪取了一套白色的运动装,走向他。

    现在姚贝迪给潇夜换衣服已经很流利了,基本上不会太过尴尬。

    所以三两下功夫就给潇夜把衣服穿戴整齐,然后扶着他下楼。

    2点钟,阿彪出现在他们家门口。

    阿彪看着姚贝迪的时候笑得意味深长。

    姚贝迪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想钻地缝。

    “晚上如果回来晚了,你就不用等我了。”潇夜说。

    “哦。”姚贝迪点头。

    潇夜和阿彪离开。

    姚贝迪看着他们的背影。

    回来晚了……

    会不会,就不回来了。

    她咬着唇。

    让自己不要多想。

    ……

    潇夜坐在小车内,阿彪坐在副驾驶。

    “巨龙帮那边的场子已经被我们搞得差不多了,张龙现在已经狗急了跳墙。开始在我们堂子里面捣乱,前几天堂子里面都有米分在流传,不过我让兄弟们看紧了的,基本没有扩散开,对我们还造成不影响。另外,欧洲那边的单子我找了些人谈了谈,那边的老大指定让你和他面谈,约在了今天晚上。”一上车,阿彪就开始汇报这段情况的事情。

    “好。”潇夜点头。

    “老大,你现在这样去谈单子,方便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潇夜说,“地点在哪里?”

    “就在海港码头的一个船上。”

    “船上谈事情?”潇夜冷眸一笑。

    “是个谨慎的人,船上都是他的人,不准我们带武器进去。”

    “我倒是喜欢和谨慎的人谈事情,不容易出错。”潇夜冷冷的说着。

    “我想这个人应该也很对你胃口。”阿彪附和着。

    潇夜点了点头,微闭上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

    阿彪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说道,“对了,这几天雷小姐一直都在浩瀚之巅,每天都把自己喝得很醉才离开,我怕影响到你和大嫂的感情,就没有给你汇报,你今天去,应该能够见到她。”

    潇夜的眉头皱了皱,没有说话。

    “其实大哥,你和雷小姐都是过去式了,你现在如果不喜欢雷小姐就应该和她说清楚。你这样牵扯起,会影响你和大嫂的感情的。”阿彪实在忍不住,劝说道。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和雷蕾是过去式?”潇夜睁开眼睛,看着阿彪。

    阿彪一怔,说道,“很明显啊,你现在不喜欢雷小姐,喜欢大嫂。”

    潇夜内心一颤。

    他很少会心动。

    那种心跳和平时不一样的颤抖。

    他抿着唇,面不改色的说道,“我只是嫌麻烦。必定已经结婚,生子……”

    说道后面,潇夜就说不下去了。

    他从来不谈自己的私生活。

    阿彪笑了笑,“就当是嫌麻烦,也应该处理好雷小姐的事情。我觉得其实大嫂真的很好,爱了你这么多年。”

    爱了你这么多年。

    潇夜把眼眸往车窗外一转,看着上海,繁华的街头。

    突然安静的空间,两个人沉默着一路到达浩瀚之巅。

    门口处,乔汐莞已经在那里等他。

    看着他的时候,嘴角邪恶一笑,“看样子姚贝迪把你照顾得挺好的。”

    潇夜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乔汐莞也不多说,跟上潇夜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指定包房。

    包房中已经有了一个女人,雷蕾。

    雷蕾看着潇夜,嘴角突然就笑了,笑得很灿烂,她此刻眼神已经有些迷离,看着潇夜就跌跌撞撞的扑了过去,“夜,你终于来了。”

    潇夜皱了皱眉头,鼻息间传来很大的酒味。

    他似乎是有些厌烦,表现得却不明显,他推了推雷蕾,“你喝醉了,我让人先送你回去。”

    “我不要回去,我要陪着你,这么多天都没见着你了,我很想你。”雷蕾醉醺醺的说着。

    潇夜抿了抿唇。

    “夜,我就要这么靠着你。”雷蕾自顾自的说着,嘴角笑得尤其的开心。

    乔汐莞看着此刻的两个人,嘴角冷笑着,“家里一个,外面一个。潇夜,这样左拥右抱的感觉应该很好吧。”

    潇夜脸色微沉。

    “男人就是这么个惰性。真不知道要是哪一天女人也变成这样,你们会怎么想?”乔汐莞阴阳怪气的说着。

    潇夜推了推雷蕾,雷蕾却像一个八爪鱼似的,怎么都推不开。

    潇夜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乔汐莞拿出手机,“咔擦”一身,然后编辑着手机,“我发给姚贝迪看看。”

    “乔汐莞你敢!”潇夜突然怒吼。

    声音很大,底气十足。

    躺在潇夜身上的雷蕾都贝吓了一跳。

    到潇夜这种地位,几乎很少会这么动怒,更不可能怎么惊慌。

    “怎么,你也会怕?”乔汐莞问。

    潇夜狠狠的看着乔汐莞,咬牙切齿。

    “可是,我已经发了,怎么办?”乔汐莞一字一句。

    ------题外话------

    呼呼,亲爱滴亲爱滴亲爱滴亲们。

    不要弃我而去,我爱你们。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