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四章 惹我的女人试试(一)

第四十四章 惹我的女人试试(一)

作者:恩很宅
    浩瀚之巅包房。

    乔汐莞捏着手机,一字一句对潇夜狠狠说道,“可是我已经发了,怎么办?”

    潇夜的脸色巨变。

    他猛地一下推开粘在她身上就跟八爪鱼一般的雷蕾,一把夺过乔汐莞的手机,动作一气呵成。

    雷蕾被突然的蛮力扔到沙发上,本来人因为喝醉就觉得天旋地转,此刻更是觉得周围都在摇晃,一种根本就没办法停下来的感觉,胃里面一直汹涌,哗啦啦的就吐了出来,吐得满地都是。

    潇夜此刻的眼神连一眼都没有放在雷蕾身上,他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的手机,翻阅聊天记录。

    乔汐莞就跟旁观人似的看着这么一幕,嘴角挂着看好戏的笑容,就这么淡定自若的看着潇夜皱着眉头被耍得团团转的样子,就看着雷蕾此刻撕心裂肺的呕吐。

    潇夜似乎是找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手机上的任何聊天痕迹,脸色一黑,“乔汐莞,你胆子真的不小!”

    乔汐莞漫不经心的拿过潇夜手上的手机,云淡风轻的说着,“今天才知道?”

    潇夜狠狠的瞪着乔汐莞,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他就不明白,姚贝迪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朋友,乔汐莞和姚贝迪的性格完全是大相径庭,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成为朋友?!

    “话说,你不觉得旁边有个人这么恶心着,会让人受不了吗?”乔汐莞眼眸微转,示意潇夜。

    潇夜紧抿着唇,看着一边吐得难受的雷蕾,对着房间里面的小弟说着,“先送她回去,买点醒酒药。”

    “夜,我不回去,我不要……呕……”又是一阵呕吐声。

    乔汐莞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鼻子,添油加醋的说着,“恶心死了。”

    “你才恶心,你才恶心……”雷蕾一阵嚎叫。

    乔汐莞看着她因为呕吐弓起的身子,以及红润到渗出眼泪的眼眶,心情很好的说着,“男人都不喜欢嗜酒的女人,会觉得,脏。”

    雷蕾尖叫,“你乱说!”

    “不信你问潇夜。”乔汐莞把矛头指向站在一边的男人。

    “夜,不是的,对不对,不是的……”雷蕾泪眼婆娑。

    潇夜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先送你回去,有什么事情等你酒醒后再说。”

    说着,就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小弟,强势的拉着雷蕾离开。

    雷蕾反抗了一下。

    但因为酒醉整个人根本就软趴趴的,半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只是嘴里一直嘀咕着,“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耳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乔汐莞看着雷蕾离开的背影,转眸对着潇夜,“换个房间吧,我真受不了这个房间里面的恶心,就算是清晰了也觉得有个味,骚、味。”

    潇夜整个人冷到不行,捏着手指看着她,似乎随时都有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走吧。”乔汐莞自若的先离开了包房。

    潇夜转眸看了看地上的脏东西,脸色似乎也有些微变,他拄着拐杖,“把这里清理干净了。”

    “是,老大。”小弟连忙答应着。

    潇夜走出包房,开了旁边那个。

    乔汐莞坐在潇夜的对面。

    潇夜坐定,让阿彪给他倒了一杯酒。

    出车祸以来,一直没有喝酒,总觉得人生都少了点什么。

    他猛的喝了一大口,缓解了这几天的饥渴,才慢慢的放慢速度。

    乔汐莞也倒了一杯,喝得很慢,她抿了抿酒,放在茶几上,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想要你帮我调查一个人。”

    “谁?”潇夜说。

    “齐凌枫。”

    “有什么好调查的?”潇夜蹙眉。

    “调查他的身世。”乔汐莞说,“他是顾氏夫人齐慧芬的侄儿。我想知道他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他为什么变成了孤儿,以及他是怎么长大的?”

    “有什么作用?”潇夜一针见血的问道。

    “当然是为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乔汐莞眼眸一深,“这个男人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在弄死他之前,总得搞清楚,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如此的心狠手辣。”

    潇夜对于乔汐莞的情绪表现的很淡定,“男人心狠手辣还需要原因吗?”

    “你不需要,不代表别人不需要。”乔汐莞一字一句。

    “是吗?”潇夜冷笑着,再次喝光杯里的洋酒,说道,“我说过欠你一个人情,就会帮你把这个事情搞定,但是齐凌枫这个人并不简单,甚至有些老奸巨猾,想要调查他应该不会特别轻松,需要点时间。”

    “你不是和叶氏家族很熟悉吗?”乔汐莞问。

    “我可以帮你问问。但是那边并不一定买我的账。”潇夜说。

    乔汐莞抿着唇,“她有什么能耐,都可以不买你的账?”

    “叶氏家族有他自己的势力,我没必要为了你,让自己去做一些无谓的损失。”潇夜说。

    乔汐莞皱眉,“我一直以为上海滩,不管黑道白道,你都能够一网打尽。”

    “你犯不着用这种话来激我。我并不是怕叶氏,我只是觉得我没必要为了你,做一些无谓的损失。”潇夜一字一句重复。

    乔汐莞翻白眼,心里暗骂。

    这个男人!

    转眸暗想,既然叶氏家族在黑道上的势力不可小窥,那叶媚为什么就这么一股劲儿的栽在了顾子寒的手上,还成为顾子寒的秘书,她要是待在叶氏,继承个什么家族企业,顾子寒这么现实的男人,早晚会摇着尾巴爬过去。

    而且据她以前知道的一些细微事情,叶氏家族全部都是女人掌舵,男人反而没有继承权,这是祖宗那一辈就传了下来!

    有些想不明白,也觉得自己没有到需要彻底想明白的地步,她只是对着潇夜说道,“齐凌枫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潇夜扬眉,看上去很冷漠。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起身准备离开时,“对了,和你聊点私事。”

    “我不喜欢聊私事。”潇夜冷冷的说着。

    “你不喜欢不代表我就不说。”乔汐莞一字一句,“姚贝迪和雷蕾你只能选择一个,其实我倒是希望你选择雷蕾。”

    潇夜皱眉。

    “你并不是一个好男人,但是姚贝迪是个好女人。我实在不想姚贝迪这朵娇艳的鲜花插在了你这坨牛粪上。也实在想不明白,姚贝迪怎么会在你身上耗这么多年,你到底是哪点让她爱得这么撕心裂肺。”乔汐莞说。

    潇夜的脸色越来越黑。

    “都说女人离婚只能找八十的,男人离婚可以找十八的,我想就算让姚贝迪找个八十的,也比你强。”乔汐莞继续说着。

    潇夜的脸色难看无比。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希望我说的这些,不会影响到你对齐凌枫的调查,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人。”乔汐莞一字一句,说得没心没肺。

    说完,丢下一个灿烂的笑容,自若的离开。

    潇夜看着乔汐莞的身影,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和姚贝迪的性格分明大相径庭,到底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乔汐莞毫不在意身后阴鸷的目光,淡漠的走出包房。

    她是真的不希望潇夜玷污了姚贝迪,但换一个角度而言,如果潇夜真的认识到自己喜欢的是姚贝迪,或许这段婚姻还能够维持下去,而且总觉得,如果潇夜真的认清了自己的心,看姚贝迪这么懦懦弱弱乖巧无比的样子,被吃的死死的或许会是潇夜那个男人。

    一想到那个画面,她就莫名的想要笑。

    她真的很想要看看,潇夜被姚贝迪弄成一副小媳妇的样子,画面一定,千载难逢!

    这么心情还算好的走出浩瀚之巅,在门口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姚贝坤。

    姚贝坤一身还缠着绷带,整个脸上却是兴高采烈到不行的表情,他拄着拐着围着武大,满脸崇拜。

    乔汐莞皱眉,心情突然有些不痛快。

    这个臭小子,从小到大不是只崇拜霍小溪吗?!喜新厌旧的男人,果然最讨厌神马的!

    她蹙着眉头,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大姐,大姐,你还记得我吗?”姚贝坤支吾着自己的样子,很兴奋的说着。

    武大靠在浩瀚之巅的一个柱子边,看了一眼姚贝坤,垂眸,“不记得。”

    “怎么就不记得了呢?几天前我们不是才见过,你开着车,从我身边嗖的一下就扬长而去了。”姚贝坤说得手舞足蹈,兴奋劲儿无可言语。

    武大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

    姚贝坤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一个劲儿的和武大拉近乎,“不记得就算了,那现在认识一下吧,我叫姚贝坤。”

    武大看着他,一副我为什么要认识你的表情。

    姚贝坤被武大盯得有些手足无措,半响突然说道,“你收我为徒吧。”

    然后“哐”的一身,下跪,磕响头。

    不只是武大被怔住了,乔汐莞被怔住了,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被怔住了。

    此刻仿若一阵寒风飘过,头顶上划过一道乌鸦的惨叫声。

    武大本来是真的记不得这个突然缠着她不放的小男人是谁的,此刻突然好像有了一点印象,那天那个马路上的神经病!

    她左右看了看,突然看到站在不远处似乎是在看笑话的乔汐莞,连忙大步走向她,说着,“遇到神经病了,做完了事情我们就赶紧走吧。”

    姚贝坤跪在地上,有些茫然的看着武大。

    似乎是不明白他都拜师了,她怎么还要走开。

    姚贝坤看着她们的眼眸突然一顿。

    那不是女神吗?!

    总觉得今天的运气超好。

    突然就见到了自己最崇拜的两个女人。

    乔汐莞转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姚贝坤,姚贝坤看女神在看自己,连忙挤眉弄眼的,一脸讨好。

    乔汐莞忍不住摇了摇头。

    从小到大就觉得这个臭小子没一个点正常,现在看来,路似乎越走越偏了。

    要是姚老头子知道这小子在外面这么的乱来,估摸着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一命呜呼了耶。

    乔汐莞抿着唇,带着武大离开。

    姚贝坤跪在地上,就眼睁睁的看着“师傅”和女神扬长而去。

    开车还是那么潇洒。

    他眼巴巴的看着她们离开了好久,才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地上的拐杖,一步一步往浩瀚之巅里面走去。

    走向最里面的包房。

    保镖看着姚贝坤,脸上冒黑线。

    这个男人小胳膊小腿的,死缠烂打的功夫无与伦比。

    姚贝坤看着面前的几个保镖脸色也忍不住黑了又黑,每次都是这几个人,各种不爽透顶!想爷哪天要是威武了,非狠狠揍这几个人不可!以排解爷这么多年受得怨气!

    姚贝坤站在几个保镖面前,几个人就这么不动声色的,各种矛盾心理的对视了至少5分钟。

    其中一个黑西装保镖说着,“大哥在里面。”

    然后,让出了一条道。

    姚贝坤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那个男人。

    “隔壁包房。”黑色西装言简意赅。

    姚贝坤眨巴着眼睛,似乎不相信此刻听到的。

    黑色西装已经恢复了自若,站在旁边。

    姚贝坤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这些人最不值得信任,搞不好就是故意的让他不防备,然后杀他个片甲不留。越这么想走得越小心,小眼神一直左右防备着。

    一个保镖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就你这样的,我们不需要偷袭。”

    卧槽!

    姚贝坤气得发抖,他站直了身体,然后在一阵唧唧歪歪的诅咒中,大步的走了进去。

    隔壁包房。

    他推开房门。

    潇夜坐在里面喝酒。

    阿彪陪在旁边。

    姚贝坤出现的时候,潇夜的眉头猛地一下皱在一起,对于这个小男人,实在不感冒。

    “你来做什么?”潇夜冷冷的问道。

    “听说晚上你们有笔大买卖,我想要参加。”姚贝坤直截了当。

    “你上次的教训还没够?!”潇夜看着他身上的绷带,脸色一黑。

    “你不是也一样的教训,你为什么还要去?!”姚贝坤不爽。

    潇夜脸色巨黑,“姚贝坤,别让我对你用蛮力。”

    “反正你也不是没用过。”姚贝坤一脸无所畏惧。

    潇夜气得牙痒痒的。

    姚贝坤倒是半点都不在意的,自顾自的坐在了潇夜的旁边,“我就是去看看而已,也不耽搁你们什么。”

    “不行。”潇夜一字一句。

    “为什么不行?”姚贝坤问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

    “你怎么这么霸道?!”姚贝坤皱眉,“对我姐是不是也是如此?你说什么就什么,怪不得我姐姐那么怕你都不敢和你离婚,你肯定也这么威胁她了是不是?!你就仗着你人高马大的欺负我姐,你算什么男人?!”

    潇夜气得手指紧捏,“我什么时候欺负你姐了!”

    “要不然你这么渣,我姐为什么还不和你离婚!”姚贝坤比潇夜还要理直气壮。

    潇夜狠狠的瞪着姚贝坤,看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紧捏的手指,骨节都在泛白。

    阿彪在旁边看着,忍住笑,怕自己遭殃,不停的用喝酒的方式阻止自己爆笑出来。

    或许让姚贝坤这个臭小子气气潇夜,潇夜也能够了解自己的真心。

    姚贝坤看潇夜说不出来一个字,就认定他是默认了,整个人更加不爽的大吼着,“告诉你潇夜,总有一天劳资会比你更厉害,总有一天我会救我姐于水深火热之中!”

    “你敢!”潇夜威胁。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姚贝坤就没有不敢做的事情……哐!”话未落音,一个拳头猛地一下揍了过去。

    姚贝坤贝打得两眼冒金星。

    “潇夜,你偷袭我!”姚贝坤捂着自己被揍的一个眼睛,怒吼。

    痛死了痛死了,他觉得他眼睛肯定都爆炸了。

    “阿彪,撵出去。”潇夜沉着脸吩咐。

    阿彪慢条斯理的把最后一口酒喝光,放下杯子,一把拧起还在哇哇大叫的姚贝坤,“走了。”

    “我说了我不走了,卧槽,你放开我,我告诉你阿彪,等爷哪天能耐了,爷第一个弄死的就是你……啊,卧槽,你就不能轻点啊,屁股开花了,麻痹的你别走,卧槽……”

    房门隔壁了姚贝坤吵闹个不停的声音。

    阿彪揉了揉耳膜,走向潇夜说着,“我估摸着,就算是把他扔出浩瀚之巅,他也会在门口死守的。要不让姚贝迪来把他接走吧。”

    潇夜抿着唇,拿出手机,拨打。

    “潇夜?”姚贝迪无所事事的在家里看电视。

    为了照顾潇夜,她一直都请假没有去上班。

    潇夜突然离开,她也突然没心思去上班,就在家里窝着看电视,看一些无聊的电视剧,看得自己都打瞌睡了。

    突然接到潇夜的电话,她真的有些,诧异。

    她咬着唇。

    心跳在微微的,不规律的,跳动。

    “姚贝坤现在在浩瀚之巅,你想办法把他弄走。”

    “他又去找你了?”姚贝迪整个脸冒黑线。

    她弟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都差点缺胳膊少腿了,还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嗯。”潇夜冷冷的应了声。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来。”姚贝迪连忙说着。

    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姚贝迪从沙发上爬起来。

    姚贝坤这小子,真是不让人省心,要是让爸妈知道姚贝坤现在想要做的什么……她简直不敢想象,家里会爆发怎样的世界大战。

    不行,她一定得劝姚贝坤去读书。

    这么想着,姚贝迪火速的换了一套外出服,然后拿着包和车钥匙一路往浩瀚之巅开去。

    她很久没有来这个地方了。

    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不是已经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地盘。

    她咬着唇走进去。

    身边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依然礼貌的叫着她,面前的4个黑西装保镖依然恭敬的给她让出了一条道路。她刚穿过保镖,就听到姚贝坤骂骂咧咧的声音,“潇夜,你丫的有种开门我们单挑,你躲在里面算什么好汉,你出来,出来……”

    整个人是坐在地上敲门的,要多没形象就躲没形象。

    姚贝迪看着自己的弟弟此刻的样子,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走过去,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后背上,“给我起来!”

    姚贝坤被踢得暴跳,他转头不爽的看着姚贝迪,“你踢我做什么?!”

    “我让你起来,你还能再难看点不?!”姚贝迪狠狠的看着他。

    “起来就起来,这么凶做什么,怪不得潇夜不喜欢你!”姚贝坤不爽的说着,声音还很大。

    正时,面前的包房门突然打开,潇夜出现在门口。

    姚贝坤的话似乎也飘进了潇夜的耳里。

    整个脸上却是面不改色。

    姚贝坤一看着潇夜出来,就跟发怒的小公鸡似的,“你出来和我单挑了是不是?”

    潇夜睨了一眼姚贝坤,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的表情,拄着拐杖大步离开。

    “喂,你别走啊,你走什么走!”姚贝坤说着就想要冲上去。

    阿彪一把拉住他,拦了下来,“我们有事情做,小孩子就不要闹腾了。”

    “你才是小孩子!麻痹的,劳资20岁了!”姚贝坤怒吼。

    20岁!

    阿彪嘴角一笑。

    20岁他们也在道上混了,但是……

    总觉得这个小男人不行。

    其实就算瘦弱了点,但气魄还是有的。

    大哥这么排斥姚贝坤……

    阿彪笑得意味深长。

    他转头对着姚贝迪说道,“今晚上会陪着大哥去谈一个大单子,你先把你弟弟带回去,晚点我送大哥回来。”

    “哦,那危险吗?”姚贝迪连忙问道。

    “没什么大危险。”阿彪说得云淡风轻。

    姚贝迪看着他,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阿彪对着姚贝迪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时看了一眼还在叽歪个不停的姚贝坤,说道,“给你弟买颗糖安慰一下。”

    说完,笑得很爽朗的大步离开。

    “谁要糖安慰,该死的,劳资又不是小孩子!麻痹,看爷以后不弄死你!卧槽,老贱人!”姚贝坤怒吼。

    姚贝迪看着姚贝坤如此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狠狠的敲着他的头,“别吵了,回去了。”

    “痛死了,你打我做什么!”姚贝坤捂着自己的头。

    “怕你自己骂的太痛快,听不到我在说什么。”

    “……”姚贝坤瞪着眼睛。

    “回去了。”姚贝迪温柔了些。

    “不回去!”姚贝坤倔强的说着。

    姚贝迪微睨着眼眸,“真的要我买颗糖来哄你?”

    “姚贝迪!”姚贝坤气得发抖。

    “要不然,给爸打电话请你回去。”姚贝迪眉头一扬。

    姚贝坤气呼呼的看着姚贝迪,“你除了对自己弟弟厉害,有什么能耐?!自己男人都管不住……啊,你又打我做什么?!”

    “我就是只会对我弟弟厉害。”姚贝迪一字一句。

    “……”姚贝坤咬牙切齿。

    “走不走?”姚贝迪问他。

    姚贝坤不爽的拄着拐杖,每走一步都用拐杖敲着地板,响起“哐哐”的声音,似乎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

    姚贝迪只是抿着唇笑,笑得幸灾乐祸。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姚贝迪开车。

    现在是下午4点多,上海的街头阳光灿烂,也没有到下班高峰期,所以交通还算流畅。

    姚贝迪开车的技术不太好,所以开得有些慢。

    姚贝坤又不爽了,“你开快点要死啊,前面连个车都没有,你这么磨磨唧唧的,要开到猴年马月才能够到家?!”

    “你管我,要不然你自己打出租车去,我也难得送你回去。”

    “我也没让你来接,我要跟着潇夜做大事情的。”姚贝坤似乎还憋着一股怒气。

    “大事情?我倒是觉得老爸把你双腿打瘸了,才是大事情。”姚贝迪说得漫不经心。

    “你别拿老头子来威胁我,大不了我就离家出走。”姚贝坤说。

    “呵呵,那你试试,咱们家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个离家出走,你也算是开创先例了。”

    “你少给我阴阳怪气的,试试就试试。”姚贝坤狠狠的说着。

    姚贝迪一笑,完全不把姚贝坤说的话当回事儿。

    两姐弟这么一路吵吵闹闹的开着车往姚家别墅驶去。

    因为别墅区在离城区很近的郊区外,会经过一段比较稀少车辆的郊区大道,两个人还在斗嘴时,猛地出现一辆黑色轿车,从后面一个打转,直冲冲的往他们撞了过去。

    撞得不是太严重,车子被推到了一边的护栏上。

    姚贝迪和姚贝坤两个人都没有受什么伤,倒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似乎是反应了2分钟的两个人,姚贝坤看着姚贝迪的模样,“开车开这么慢还出车祸,真是笨死了。”

    “不是我的原因,是后面那辆车莫名其妙就撞了过来……哎,算了,我们下车看看对方情况吧。”姚贝迪抽调安全带,下车。

    姚贝坤骂骂咧咧,因为手脚不方便,下车有些慢。

    他看着姚贝迪走到右后方敲黑色轿车的车门,似乎是准备询问对方情况,要不要报警什么的?

    小车的车门突然打开,然后冷不丁的,一个男人的手臂猛地一下把姚贝迪强硬着拖了进去,关上车门,车子重新启动,扬长而去。

    姚贝坤被自己面前这一幕惊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卧槽,我姐被绑架了!”姚贝坤突然大叫。

    麻痹!

    我姐被绑架了!

    他连忙下车,看着黑色轿车已经消失在尽头。

    他连拐杖都没要,跑进驾驶台,点火。

    车子却在这个时候抛锚!

    靠!靠!

    姚贝坤猛地打着方向盘,整个人已经急出了一身大汗。

    对了。

    他连忙拿出手机,手指都有些在发抖的拨打,电话响起嘟嘟的声音,却没人接通。

    他又拨打,拨打了几次。

    依然无法接通。

    姚贝坤急得暴跳,又突然想到什么,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

    那边响了两声,压低着声音接通,“姚贝坤,我现在陪着大哥在做事情,你不要来捣乱……”

    “我姐被绑架了,卧槽!你以为我真的闲得慌吗?!”姚贝坤怒吼。

    那边似乎是沉默了两秒,“你说什么?仔细点。”

    姚贝坤似乎是在深呼吸,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又快又急的说道,“你们前脚刚走,我姐就开车送我回去,我们刚走到郊区这段路,突然就被一辆黑色轿车给撞了,我和我姐都没受伤,我姐说下车去看看对方的情况,那边打开车门就把我姐给拉进去,然后就消失了!我现在车子也抛锚了,想追也追不到……”

    “好,我知道了。”那边猛地挂断的电话。

    阿彪转头,看着不远处潇夜正在和主要负责人谈事情。

    阿彪看了看时间,沉默了好一会儿,一咬牙,大步走过去,在潇夜耳边嘀咕道,“姚贝迪被绑架了。”

    潇夜的脸色猛地一下剧变。

    阿彪继续说道,“送姚贝坤回去的路途中,被一辆车劫持,刚刚姚贝坤打来的电话。”

    潇夜突然站起来。

    对面坐着的白人突然眉头不爽的皱了一下,用不太标准的中国话问道,“怎么了?潇老大。”

    “我有事儿先走了。”潇夜直接说道,然后没有半点解释。

    “潇夜!”白人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白人的发怒,让周围他身边的保镖全部警惕起来,每个保镖手上都拿着武器,直直的对着潇夜和阿彪。

    潇夜的眼眸一紧。

    “你什么意思,事情谈到一半你说要走,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诚意?!”白人狠狠的问道。

    潇夜转眸看着身边那些保镖,恶狠狠的说着,“我老婆被人绑架了。”

    “绑架了?”白人蓝色眼眸一紧,“就算老婆被人绑架了,你也应该和我把事情谈完了再走,这是道上的规矩!”

    潇夜脸色变得无比狰狞。

    这个时候,他没心思和这些人拉扯。

    眼眸一转,对阿彪示意,

    阿彪猛地点头,一个前踢,猛地一下对着离自己最近的男人一脚踢了过去。

    男人一个吃疼,手上的抢猛地掉落。

    潇夜一个翻身滚在地上,捡起地上那把黑色手枪,一跃而起,黑色手枪直接对准了白人老大。

    其他保镖此刻也对准了潇夜和阿彪。

    几个人突然这么僵持着。

    “我不介意,同归于尽。”潇夜扣动着扳机,脸上的狰狞有些嗜血的恐怖无比。

    白人冷睨着眼,“潇夜你别后悔,这笔单子,你们中国人想要接的多的是!”

    “我没兴趣!”潇夜狠狠的说着。

    白人似乎是气得不行,但也无可奈何的使了使眼神给旁边的保镖。

    保镖自动的收好武器,让出了一条通道。

    潇夜紧握着黑手手枪,一步一步带着阿彪谨慎的走出去,下船。

    船下面听着几辆黑色轿车。

    潇夜手下的人看着潇夜这么走出来,连忙警惕的拿出枪支保护着。

    潇夜走到黑色小车旁边,将手枪流利的一转,猛地一下扔向了船上,然后回到小车内,吩咐着离开。

    一行黑色小车,迅速的行驶在公路上,扬长而去。

    潇夜坐在小车内,整个脸色无比的难看。

    其他小弟完全不明白什么原因,不知道是不是这笔生意突然黄了,所以只能看着阿彪。

    阿彪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奇怪,车内气氛很是凝重。

    “你打电话给姚贝坤,让他到浩瀚之巅等我。”潇夜突然开口。

    “是。”阿彪连忙点头。

    潇夜紧抿着唇,等阿彪打完了电话,开口说道,“你觉得姚贝迪被绑架,最大的可能是什么?”

    “张龙。”阿彪说,“张龙这段时间被我们搞得乌烟瘴气,而且今天刚好是我们谈事情的时候发生这种情况,为的就是这笔生意,我觉得很有可能大嫂在张龙的手上。”

    “去巨龙帮的地盘。”潇夜冷冷的说着。

    “是。”阿彪点头,对着开车的小弟吩咐道,“去城西白金俱乐部。”

    小弟连忙转动方向盘,快速的驶去。

    车内一度很安静。

    阿彪看着潇夜的腿,问道,“大哥,你腿怎么样?”

    刚刚从船上为了离开,就已经开始做极限运动了,而且一路走向来,根本就没有再用拐杖。

    “没什么。”潇夜说,脸色冷然。

    阿彪抿着唇,想要再说点什么,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个时候,估摸着就算大哥的腿断了,应该也听不了什么劝阻。

    这么想着,车子一路到达白金俱乐部大门口。

    此刻是下午5点多,大门口上面的大型led灯光就已经打亮,照耀得红黄紫绿。

    潇夜带着一群人直接走进去。

    还早,暗黑的场子里面几乎只有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看着来时匆匆的一群人,有些胆怯的问道,“是要开包房吗?”

    “张龙在哪里?!”阿彪逮着那个工作人员,狠狠的问道。

    “你说我们老板吗?老板今天不在……”工作人员弱弱的说着。

    “你再说一句。”阿彪威胁。

    阿彪长得本来就恐怖,此刻的模样,更是让人吓魂了胆。

    酒吧里面的服务员都是找的一般人,虽然接触黑道,但不牵涉进去,服务员看这架势,已经吓得说不清一个字。

    阿彪猛地把服务员推向一边。

    “给我砸!”阿彪狠狠的说着。

    手下的小弟开始肆无忌惮的拿起桌子,板凳,酒瓶往地上砸去,到处一片狼藉不堪。

    服务员贝吓得尖叫,蹲在一边不敢有动静,其中有一个服务员准备偷偷报警。

    阿彪一脚狠狠踢过去,“给张龙打电话!”

    服务员被踢翻在地上,痛叫着,“我没有老板的电话。”

    “你们之中谁有老板的电话!”阿彪狠狠的说着。

    没人敢说话。

    阿彪脸色一沉,随手捡起地上一根凳子,就准备往一个服务员身上砸的时候,门口处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么早,潇老大看来不是过来找我喝酒的。”

    阿彪把凳子狠狠的扔在地上。

    潇夜转头,看着张龙带着一些人出现在门口。

    张龙脸上笑着,却隐藏着无比残忍的狰狞。

    潇夜一步一步走向张龙。

    张龙旁边的手下连忙出现在张龙面前,挡着潇夜。

    潇夜眼眸一紧,

    张龙摆了摆手,“你们退下去。”

    几个人纷纷退在张龙之后。

    “姚贝迪在哪里?”潇夜一字一句问道。

    张龙皱着眉头,掏了掏耳朵,“我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姚贝迪在哪里?!”潇夜重复,脸上表情狰狞无比。

    张龙突然就笑了,大笑着,“潇老大,你是吃错药了吧,你口里面说的人是谁我都不知道,你找我要人?!我说你今天不是应该在谈生意的吗?跑我这里来你撒野,你要是有病就去医院,别没事儿到处咬人……”

    “哐。”潇夜一个拳头,猛地一下打了过去。

    力道很猛。

    张龙一个不注意,硬生生的被潇夜打倒在地上。

    张龙还没回神,潇夜的手下已经冲了上来,和他的手下打在了一起。

    现场一片混乱,嘶打声此起彼伏……

    ------题外话------

    看看,我们潇大爷的怒气!

    干巴爹!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