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五章 惹我的女人试试(二)

第四十五章 惹我的女人试试(二)

作者:恩很宅
    白金会所。

    所有人厮打在一起。

    现场混乱无比。

    到了现在,至少在白金会所的服务员看来,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种打群架的事情,更何况是找上门来这么的肆无忌惮,现在提倡的人文社会,其实黑道也遵守,只不过黑道遵守的方式,通常都是暗地里解决,明理上,大家都是做生意,混口饭吃。

    整整的持续了至少半个小时。

    白金会所的服务员只能躲在角落,也没有谁这个时候敢报警,甚至于不知道谁早吧会所的大门关闭上锁,没人出得去,也没有人进来得了。

    群架结束,潇夜占上风。

    会所的大厅几乎已经惨不忍睹,地上躺了些人在痛苦呻吟,两边的人都有。

    潇夜狠狠的把脚踩在张龙的脸上,阴鸷到无比的脸色说道,“我再问你一次,姚贝迪在哪里?!”

    张龙被潇夜这么踩着,整个人的表情更加扭曲。

    他冷冷一哼,口气依然霸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潇夜脚上的力度更大。

    张龙却哼都没有哼一声。

    作为巨龙帮的老大,当着这么多小弟面前,就算是惨白也不可能会输了气质。

    潇夜冷峻着脸,眉头一扬,脚突然离开张龙的脸。

    转眸,使了个眼色个阿彪。

    阿彪心领神会。

    连忙从一边找了一张完好的椅子放在潇夜的面前。

    潇夜坐上去,翘着二郎腿。

    此刻,潇夜手下的其他小弟把张龙从地上给夹了起来。

    “张龙,巨龙帮存在的时间不短,从你老头子交给你到现在,你也打理得风生水起,小日子过得不错。平时你在我眼皮子地下做点什么小手脚我也睁眼闭眼,但今天这事儿,你就真的惹、到、我了!”潇夜一字一句,修长的大手一伸。

    阿彪连忙拿出一把黑色手脚,装好消音设备。

    张龙看着潇夜手上的东西,眼眸紧了紧,脸上却保持着半点不动声色。

    潇夜拿着手枪,甚至没有任何预兆的,猛地一枪,直接打在了张龙的腿上,张龙一个脚软,不是因为有小弟驾着他,早就倒在地上了。

    张龙忍着痛,脸色一下就变得惨白。

    他狠狠的看着潇夜,“潇夜,你把我弄死了,你也没好日子过。我不说巨龙帮现在可以和你们对恒,但是你想要在顷刻间削平我的势力,你想都别想。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你自己也清楚。上海滩的黑道,你们家是独大,却不是真正的一手遮天,我们之前是达成了君子协议的,你现在违背了原则,其他帮派联合起来你也没好日子过!”

    “哐。”又是一枪,另一条腿上。

    潇夜面不改色。

    对于张龙说的话,他充耳不闻。

    他现在的目的就是很简单,找到姚贝迪的下落。

    张龙现在是彻底的被两个人架在一起,腿上已经没有了半点支撑力度。

    他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虚汗从额头上不停的往下掉,他忍着痛,狠狠的看着潇夜。

    “张龙,我这个人做事情心狠手辣不留余地。”潇夜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张龙,即使打着石膏,此刻也是脚步稳健。

    他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掐着张龙的脖子,一字一句威胁道,“别说和上海滩的黑道势力做多,就算是和全球的黑道势力作对,我也不放在眼里!我最后问你一次,姚贝迪的下落在哪里?!我告诉你,你这次在回答我之前,想清楚了,枪口对着你的心脏,那里还要不要继续跳动,你自己好好考虑!”

    阴森的话语,带着地狱般寒颤的声音。

    张龙头上的虚汗往下掉个不停。

    脸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血色了,他狠狠的看着潇夜,一副恨不得杀了潇夜的表情。

    “不说是不是?”潇夜扣动扳机,对准他的心脏。

    “我叫人藏了起来!”张龙说。

    潇夜眼眸一深,一道嗜血的视线,一闪而过。

    “藏哪里了?!”潇夜说,咬牙切齿。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了,我只让他们把你老婆绑架起来,你给我电话。”张龙狠狠的说着。

    潇夜眼眸一转,示意阿彪。

    阿彪拿出手机,递给张龙。

    张龙动了动手臂,示意旁边架着他的人放手。

    潇夜点头。

    其他两个小弟稍微放开,然后站在一步之遥。

    张龙两条腿都有枪伤,努力的让自己站稳了,然后拿起阿彪的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一会儿,似乎是接通了。

    张龙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们到哪里了?”

    “……”那边似乎说了什么。

    “现在把人带到场子上来……”张龙边说边看着潇夜。

    眼眸突然一深,冷不丁的一脚突然踢向潇夜。

    潇夜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张龙的电话身上,一个不留神,被张龙这么一脚直接踢翻在地上。

    正时,张龙一个转身,往后退了两步,原本紧闭的白金会所突然在张龙的蛮力下开了一道小门,张龙快速的跑了出去,外面响起车子引擎的声音。

    阿彪跑到那扇门口,看着一辆黑色小车扬长而去。

    阿彪咬牙。

    这个老奸巨猾的人,居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

    他看着那扇门,平时不会有人注意得到,小门就只有一个人可以自由出入的大小,和里面的装修融为了一体,仿若就是为了逃生而专门隐藏的,让人防不胜防!

    潇夜忍着痛,走到门口,恐怖到吓人的表情狠狠的说着,“给我把整个上海滩翻出来,也要把人找出来,碎尸万段!”

    阿彪连忙点头,转眸看了看会所的狼藉,“这个地方呢?!”

    “一把火给我烧了!”说着,潇夜大步走了出去。

    “是。”阿彪恭敬的答应着,使了个眼神给一个小弟。

    然后带着其他人跟在潇夜的身后大步离开。

    张龙已经逃之夭夭,现在肯定不可能会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下。

    潇夜此刻冷着一张脸,手指已经捏在一起,整个人散发着强烈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靠近,车内一片窒息到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

    车子到达浩瀚之巅。

    潇夜大步走进自己的包房。

    姚贝坤早就候在那里了,看着潇夜出现,整个人就蹦了起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姐被人绑架了。”

    “闭嘴!”潇夜怒吼。

    姚贝坤突然被潇夜的模样吓到。

    这个男人,表情也忒恐怖了。

    以至于一向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姚贝坤,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阿彪在旁边拍了拍姚贝坤的肩膀,“老大刚刚已经找了绑架你姐的人,不过被那个人跑了。现在我们出动了所有的势力,在全上海的找他。”

    “就这么找吗?坐以待毙?!万一我姐在这段时间被人撕票了怎么办?”姚贝坤紧张的说着。

    潇夜的脸色更难看了,他对着姚贝坤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你姐不会被撕票!”

    “你怎么能够肯定?!”

    “我说不会就不会!”潇夜冷冷的说着。

    “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这么霸道!你说怎样就怎样?!万一不是你想的这样,你负担得起后果吗?!”姚贝坤怒吼!

    潇夜咬牙,捏紧的手指咯咯作响,“我负担得起!我会让伤害姚贝迪的所有人都陪葬!”

    “人都没了,陪葬有毛用!”姚贝坤受不了。

    潇夜的思维他完全不能苟同!

    “姚贝坤,你姐不会死,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潇夜似乎是被气毛了,从沙发上一下子站起来,对着姚贝坤咬牙切齿的狠狠地说着,“你他妈再给我说一个死字,我现在就把你给解决了!”

    姚贝坤被潇夜突然的举动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他狠狠的看着潇夜,脸色有些微白。

    潇夜此刻的模样太过恐怖,就像是从地狱深渊里面出来的一般,散发着让人刺骨的寒气。

    而他的眉目之间,即使习惯了冷血到无其他的表情,也似乎在此刻,夹杂着一种不能掩饰的担忧和急躁。潇夜从来不轻易发怒的人,整个人现在完全是彻底狂怒了,甚至暴躁不安!

    姚贝坤咽了咽口水,有些心惊的不再多说。

    整个人却还是担心无比。

    姚贝迪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他完全不敢去想象!

    潇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狠狠的喝了一口酒。

    现在找了所有的关系去找姚贝迪和张龙,结果会怎样……

    他眉头一紧,对着阿彪,“不能等下去!你找人去砸张龙的场子,20分钟一个,砸到张龙自己出来为止!”

    “是。”阿彪点头,然后连忙走出包房,吩咐手下。

    阿彪从来没有看到过老大如此。

    他想,这次真的是惹到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不管这次的事情结果如何,巨龙帮毁定了!

    转身准备回到包房,潇夜已经走了出来,“去找张老爷子!”

    “张大龙?!”阿彪问。

    张龙的父亲。

    现在已经退居,将巨龙帮交给了自己儿子张龙后,就几乎很少在黑道上活动,有时候张龙惹了些事情,张大龙才会出面帮忙解决一下,必定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不是一天两天,很多人还是会卖他个面子。

    而且。

    江湖估计,一辈了一辈。

    潇夜以晚辈的身份去冒犯长辈,怎么都会有理说不清,倒时候真的处理下来……

    阿彪沉默了一下,“大哥,要不要再等一会儿,我现在已经安排了人手,我想张龙应该不会不管自己的场子!”

    “张龙敢丢下自己的场子跑了,就明摆着不会轻易妥协。我没空和他这么兜圈子!”潇夜一字一句冷冷的说着。

    阿彪犹豫了一下,不在多说的跟着潇夜出门。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阿彪转头,看着姚贝坤。

    姚贝坤看着阿彪的神情,连忙说着,“这次关系到我姐的事情,我怎么都不可能妥协!”

    阿彪转动着眼眸,看潇夜面无表情,默许了姚贝坤。

    姚贝坤连忙跟着阿彪上车。

    车子迅速的到达一块郊区独栋古别墅。

    此刻已经是晚上8点,到处一片漆黑。

    古别墅内打着透亮的灯光,门口处站着好些保镖。

    阿彪对着潇夜,“我让人去通报一声。”

    “不用通报了,冲进去。”潇夜说。

    阿彪看着潇夜。

    “冲进去!”潇夜一字一句,冷冷的说着。

    阿彪转头,“兄弟们,冲进去!”

    “是。”

    所有人,直接冲向大门口。

    门口几个保镖看着来人,全部拿出了武器,对准来人,还未开枪,已经被潇夜的人捷足先登的给开了枪,倒地。

    别墅里面立马拉响警报。

    潇夜看着阿彪带着一队人马进去,对着身边的几个人说,“走后山。”

    “是。”

    潇夜坐在车上,姚贝坤连忙跟着进去。

    额头上有些出汗。

    这种架势,完全就是黑帮干架的场面吧。

    刚刚那个是真枪吗?!

    应该是真枪吧!

    呼呼。

    他得调整一下情绪。

    车子火速的开往后山。

    潇夜站在小车前面,一行小弟警惕的拿着武器四处张望。

    半个小时后。

    突然感觉到不远处有一行人的脚步声。

    潇夜的人全部将武器对准了脚步声的地方,没多久,就看到几个人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范围内,一个有些年迈的男人摆了摆手,让所有人停下了脚步,脸色阴鸷,凌厉的眼神狠狠的看着潇夜,“世侄,你这是什么意思?”

    “请张叔跟着我走一趟而已。”潇夜一字一句的说道。

    “走一趟?!”张大龙冷哼,“毁了我的别墅,打伤了我这么多人,就仅仅只是为了让我走一趟?!”

    “晚辈是鲁莽了点。”

    张大龙脸色极度不好。

    这么大把岁数,能够到现在的地步,被一个黄毛小子这么威胁,面子上也过不去。

    他狠狠的说着,“我要是不跟着你走啦?!”

    “别为难了晚辈,我不想伤着张叔。”

    “潇夜!你老爸和我都是平起平坐,你还没只给这么对我!别以为这些年你稍微有点能耐了,就目中无人了?!你爸就是这么教你的!”张大龙怒气冲天。

    “我爸没这么教过我,倒是你儿子张龙,你是不是这么教他的,耍阴招来谈生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大龙死不承认。

    潇夜冷笑,“张叔,不知道就算了,我也不多做解释。现在晚辈只是麻烦请张叔跟我走一趟,我不会对你怎样!”

    “潇夜!”张大龙满脸怒气。

    “我不想用强,麻烦张叔请上车!”潇夜说。

    口上说不用强,但这么多人拿着抢包围他的架势……张大龙冷着脸,大步的坐进了潇夜的小车。

    潇夜也跟着坐了进去!

    ……

    有些黑暗的空间。

    高高的窗户外投射着白月光。

    现在几点了?!

    姚贝迪望着窗户。

    自己莫名其妙被绑架,被扔在了这么一个荒郊野岭。

    她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感觉像是一个废旧的仓库,她蹲坐的地上到处都是灰尘,似乎连鼻息间也是灰尘的味道,让人全身都不自在。

    而更让她恐慌的是,她不知道自己被什么人绑架了,因为从下午被绑架扔到这里后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出现过,她完全不明所以。

    正时。

    一闪铁大门打开。

    一道光线照耀进来。

    突然的灯光让她整个人忍不住的微眯了一下眼睛,好半响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

    光亮越来越近。

    她感觉到应该不是一个人。

    她咬着唇,尽量让自己冷静的看着走来的一行人。

    渐渐,她看清楚了,一共5个人,其中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走进来。

    她不认识这些人,心里一阵恐慌。身体被狠狠的捆绑着,她想要挪动,也只是屁股往后退,她没办法站起来逃跑。

    “怕吗?”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狰狞的问她。

    姚贝迪只是望着他,不知所措。

    “你老公可是全世界都在找你。”男人说,脸上的表情更加的狰狞。

    姚贝迪心跳加速,脸色苍白,一脸警惕的狠狠看着他。

    “这么一个小兔乖乖的表情,怪不得潇夜会这么在乎你。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你这样,都会忍不住想要保护的吧。”男人说着,整个人的表情更加恐怖,说的话,和他的语气分明就是大相径庭。

    姚贝迪把自己缩在一个墙角。

    这个人是和潇夜有仇吗?!

    听语气,应该是潇夜的仇人。

    她控制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崩溃的情绪,默默地深呼吸,深呼吸。

    “你说,我应该怎么待你呢?姚贝迪。”男人突然被人从轮椅上扶起来,然后一步一步靠近缩在角落的姚贝迪。

    姚贝迪惊恐的看着男人逼近的脸。

    “看看我的双腿,被你老公刚刚弄伤的,这边一枪这边一枪,为的就是想要把你救出去。”张龙说,咬牙切齿的说着,“我原本就只是想要把你绑架了,然后阻止潇夜去谈那笔小小的合同而已,潇夜的反应让我真的是始料不及,他是不是很爱你?嗯?我还以为,他一直在乎的是那个他身边的女人,雷蕾。”

    “他是爱雷蕾的,不爱我。”姚贝迪连忙说着,“所以你报复我没用,潇夜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我也以为是这样,但事实不是。”张龙狠狠的说着,“潇夜带着几个人到我的场子差点没把我搞死,你没看到那画面,我想起都心惊。”

    张龙阴阳怪气的说着。

    姚贝迪咬着唇。

    反正她现在说什么,面前这个男人也不会相信自己。

    她看着他,只是满脸防备的看着他。

    “兄弟。”张龙突然对身边的一个小弟说。

    “是,大哥。”

    “你说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对他的女人最大的报复是什么?”张龙问。

    “小弟觉得,应该是糟蹋他的女人,狠狠糟蹋。”那个自称小弟的男人,脸上瞬间就露出了男人最恶心的贪婪之色。

    “不愧是我的心腹,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张龙邪恶的一笑,“怎么糟蹋最好?”

    “小弟认为,可以先把这个女人的衣服拔掉,让大哥先享受了,然后分给小弟们玩玩,对于小弟们而言,能够有这种绝色尤物是千载难逢的事情,何况还是潇夜的女人,这么一个一天都躺在潇夜身下的女人,现在躺在了小弟们的身下,想象那画面都让人喷鼻血,小弟们定会更加感激大哥的!”那个小弟边说,舌头不停的打转,一脸yin荡,让人作呕。

    姚贝迪听着他们的对话,整个人身体开始发抖,止不住的发抖。

    心里的恐慌不言而言,眼神连眨都不敢眨的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不停的想要逃开,逃开……

    “那还站着做什么,赶快给我拔了她的衣服!”张龙嘴角的笑容更加邪恶,眼神中也暴露出明显的贪婪之欲。

    “是。”小弟点头,脸上的笑容恶心无比。

    他转头,对着姚贝迪。

    姚贝迪整个人猛地一惊,似乎是不受控制的不停颤抖,“你别过来,你别靠近我!”

    “小兔子乖乖,别动。”男人蹲下来,用手摸着她的脸蛋。

    姚贝迪猛地甩开。

    觉得从脸恶心到了脚,全身都在不舒服,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强烈的排斥。

    “别靠近我!”姚贝迪大叫。

    男人却像是在看笑话一般,半点其他表情都没有,脸上浮现的,依然是男人最恶心的yin荡之色,对于姚贝迪的恐慌和怒吼,在他们身上,就变成了一种乐趣,一种折磨人的乐趣。

    身上捆绑着的麻绳被面前的男人解开,姚贝迪一得到自由,猛地一巴掌狠狠的甩在面前男人的脸上,“你给我住手!”

    男人摸着自己的脸,脸色巨变,本来就恐怖的脸上出现了愤怒的神色,在若隐若现的灯光下狰狞无比,男人一个巴掌狠狠的一巴掌还了过去,男人的力度和姚贝迪的力度简直是天壤之别,姚贝迪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差点被打晕了过去,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只感觉到脸上红辣辣的疼,以及嘴里突然涌现的血腥。

    “你轻点,弄坏了,怎么玩!”张龙皱着眉头。

    “大哥,我是给她点教训,免得等会儿弄伤了您。”小弟连忙解释着。

    “行了行了,脱个衣服都这么磨磨蹭蹭的,你快点!”张龙不耐烦的说着。

    小弟听着老大的指挥,拉扯着姚贝迪的衣服就是一个用力。

    “嘶”的一身,上身的衣服被扯成了两半。

    姚贝迪身上剩下一脸黑色的文胸。

    “大哥,这女人身上穿的是黑色的,够劲爆。”小弟说着,眼神中的欲。望清晰明了。

    “你没见过女人吗?这么点就让你兴奋成这个样子。”张龙狠狠的说着,“你给我搞快点。”

    “好。”小弟点头,嘴角邪恶一笑,猛地开始脱姚贝迪的裤子。

    “别碰我,别碰我!”姚贝迪抱着自己的裤子,怎么都不让这个男人得手。

    小弟拉扯了一会儿,因为是牛仔裤,不想上身体恤那么容易撕烂,男人费了些功夫都没有脱下来。

    “操!”男人骂了一句,转头对着身边其他两个小弟说道,“你们过来把她手给我禁锢住!”

    其他两个男人连忙蹲下去,一人用蛮力拉开姚贝迪的手。

    姚贝迪惊恐的看着他们,口里不停地说着,“你们给我住手,住手,欺负一个女人,你们有什么能耐?!”

    “我们也不想欺负你,谁让你是潇夜的女人。”给她脱衣服的男人说着,“要怪就怪你自己,谁不嫁,非要嫁给潇夜!”

    “我说过了,潇夜不爱我,他根本就不爱我,他连碰都不碰我!我没有骗你们!”姚贝迪尖叫。

    现在她整个人被几个男人禁锢着,身体根本就没有半点能够反抗的力气,接下来会怎样……

    她心里一阵恐慌无比,脸色极具惨白!

    “你撒谎还是找点好的借口行不行?据我说知,潇夜有个女儿,你别告诉我,那女儿是你和别野男人生的,这个消息倒是很劲爆,我喜欢。”男人阴阳怪气的说着,手上的动作却半点都没有停下来,心里自然也是不相信的。

    “我只和潇夜做过一次!”姚贝迪说,又急又快的说着,“都是我设计让他和我上床的,真的,他从来都没有自愿和我做过,女儿也是因为那一次生下来的。潇夜真的不喜欢我,你们报复我,他一点都不会在意,真的,你们你放过我吧……”

    说道最后,姚贝迪觉得自己都已经无力了。

    她现在身上已经被脱得,只剩下黑色文胸和黑色小裤。

    她白皙的身体直白的暴露在这些男人面前,所有人看着她的身体,眼神都极具的变化着,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狠狠的蹂躏。

    姚贝迪甚至不敢看这些男人的眼神,只感觉到很多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想要反抗,却被人狠狠的禁锢,眼泪顺着眼眶,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大哥,这女人的身材果然是好,生了孩子还能够这么精致这么细腻……”

    “你们闭嘴!”姚贝迪怒吼,“别动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敢动我,我一定杀你全家!”

    “哼!”张龙扒开脱衣服那个小弟,蹲在姚贝迪的面前,狠狠的说着,“这才是潇夜的女人该有的霸气!但是,想要动我全家,你还嫩了点!你知道现在潇夜在外面对我做什么吗?!在砸我的场子,砸了我20多个场子了,损失了上千万,我动一下他的女人,他是划算得很。”

    话音一落。

    嘴就靠近了姚贝迪的嘴。

    姚贝迪扭头。

    张龙亲在了她的脸上。

    他嘴角邪恶一笑,伸出舌头,在姚贝迪的脸上舔舐着。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一股恶心从胃里面不停地翻涌。

    “你滚开,给我滚开!”姚贝迪怒吼!

    张龙冷冷一笑,“上了你再说!”

    然后,突然离开他的脸,粗厚的大手往她身上摸去……

    “滚!”姚贝迪扭动着身体。

    两只手两条腿被人狠狠禁锢着,她拼了命的反抗除了让自己的身体更痛以外,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她有些绝望。

    眼泪就顺着眼眶,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她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她咬着唇,身体不停的扭动。

    后背摩擦在墙壁上,一阵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大哥。”一个小弟突然走过来。

    张龙眉头一紧,离开姚贝迪的身体,“什么事儿?!”

    “潇夜的电话。”小弟突然开口。

    张龙脸色巨变,“用谁的电话打过来的?”

    “你父亲。”

    张龙猛地一下拿过电话,“喂。”

    “张龙,我不想动张老爷子,必定在道上这么多年,一直和我家老头子的交情匪浅。”潇夜一字一句。

    张龙咬牙切齿,“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你不是清楚吧,把姚贝迪给我送回来,我保证你不动你父亲一丝一毫!”

    “潇夜,你够狠!”张龙说。

    潇夜冷着脸,血腥的冷笑。

    “但是潇夜,我的场子被你毁了20多个,我腿上还有被你弄伤的两个枪伤,这笔账,你觉得我可能就这么一笔勾销?!”张龙狠狠的说着。

    “我丢了一笔生意,那笔生意够你几个场子的费用了!至于你腿上的伤,你想要怎样?!”

    “很简单。你想要你的女人可以,你到城西凤凰郊区外的一个破旧废仓库来,你有本事你就自己来把你女人接回去!”张龙拉出一抹狠毒的笑容,眼神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

    “好!”

    那边说完,猛地挂断了电话。

    张龙把电话扔在地上,转头对着姚贝迪,狠狠的看着这个瑟瑟发抖的女人,捏着手指,咬牙切齿。

    “大哥?还做吗?”一个小弟忍不住问道!

    “给她把衣服穿上,潇夜马上就来了!”张龙说,“绑好了,别给我出纰漏!”

    “是。”小弟连忙点头。

    煮熟的鸭子,都给飞了。

    姚贝迪听着他们的对话,猛地松了一口大气,忽然又听到说潇夜要来,整个人又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她不知道潇夜来了会不会有危险,她分明看到这些人身上都有枪……

    整个人有些不知道所措。

    她搂着自己身体,即使现在被穿上了衣服,因为上身衣服被撕烂,身体肌肤暴露在空气之外。

    身上再次被麻绳捆绑,嘴里被强势的塞了一个东西,让她没办法开口说话。

    她只能看着面前的人,然后不停的感受着自己心跳不一样的频率。

    时间一分一分滴滴答答的过着。

    不只是她,似乎连面前这几个男人也紧张着,整个气氛无比的僵硬。

    10分钟,也或许不到。

    仓库外面响起了车子引擎的声音,然后煞车,有些脚步声。

    “张龙!”外面是阿彪的声音。

    姚贝迪突然有些激动。

    真的是潇夜他们来了。

    张龙整个人似乎是愣了一下,很快的恢复平静。

    他脸色一沉,“潇夜,想要救自己的女人,就一个人进来!”

    外面有些沉默。

    姚贝迪一直摇头。

    里面有5个人,而且这5个人身上都有手枪。

    “好,你开门!”外面传来潇夜的声音,半点都没有犹豫。

    “哼。”张龙冷冷一笑,“你别给我耍花招,你敢耍花招,你女人分分钟死到你面前!”

    “你开门就知道了!”潇夜说,冷漠的声音,熟悉无比。

    姚贝迪整个人心跳,不停的加快。

    张龙指使其中一个小弟去门边,打开厚重的铁大门。

    大门口处只站着潇夜一个人。

    夜色下,一道修长的人影透过白月光站在那里,强烈的气息带着慑人的味道,即使看不清楚脸色,也似乎让人不寒而栗。

    一道灯光猛地一下打在潇夜身上。

    突然的光亮并没有让潇夜皱一下眉头,他冷峻着脸,狠狠的看着光线的始源处,按照平常人的视角在那一瞬间是根本就看不清楚灯光源点的场景,而潇夜那一刻,仿若能够看透一般的,眼里泛着冷血的光芒!

    “什么都没带。”潇夜说,然后转身。

    “让他进来!”张龙说。

    小弟稍微拉开了些门,潇夜大步的走了进来。

    灯光扩散。

    潇夜看清楚了仓库里面的所有人。

    一个人跟在了自己身后,拿着枪对着他。

    张龙坐在轮椅上,腿上缠着绷带,身后站了两个人,手上拿着枪对着他。

    姚贝迪蹲坐在张龙不远的一个角落,一个男人拿着手枪对着她的头,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

    潇夜的眼眸一紧,转眸对着张龙,“我来了,你放开她。”

    “那怎么行?!”张龙狠毒的眼神一紧,“放了他,你又耍什么花招怎么办?!”

    “张龙,你父亲还在我手上!”潇夜一字一句。

    “我当然知道,不过那个老头子,早晚也是死,这么多年我也孝敬他够了,你想要弄死他你就弄。何况了,你弄死了他,你也没好日子过吧!”张龙狠狠的说着。

    潇夜捏紧手指。

    张龙狠狠一笑,拿起手枪,扣动扳机,对着潇夜的腿猛地一枪。

    潇夜右腿受伤,脚往下一软。

    强硬着让自己没有突然跪下去。

    他狠狠的看着张龙,脸上的阴鸷暴露无遗。

    姚贝迪看着潇夜受伤,很想要大叫,奈何嘴被捂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整个人身体不停的扭动着。

    张龙大笑,疯狂的大笑,“感觉如何?”

    潇夜看着张龙,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样就够了吗?”

    “当然不够!”张龙吹了吹枪口处冒着的白烟,漫不经心的说着,“这才一枪而已,我怎么也会变本加厉的换回来!”

    张龙邪恶的看着他,又说道,“不过我知道潇夜你不怕痛,这点伤对你而言不算什么,我这么做反而是浪费时间。”

    潇夜蹙眉。

    张龙把抢递给小弟,自己推着轮椅,突然往姚贝迪这边走过去。

    潇夜狠狠的看着他。

    张龙蹲下来,摸了摸姚贝迪的脸。

    姚贝迪惊恐的往一边缩。

    潇夜脸色猛地巨变,大步往前。

    “你再过来一步,我就杀了她!”张龙狠狠的说着。

    潇夜咬牙切齿,“张龙,你别逼我真的杀了你!”

    “我倒不怕你杀了我,你杀了我,你自己也不好过。我就不相信,你潇夜可以一手遮天,上海滩这么大,这么多黑道势力,你都可以摆平!”张龙狠狠的说着。

    “你知道我潇夜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后果,摆不摆得平,做了再说!”潇夜紧捏着手指,一字一句威胁。

    张龙冷笑,“是吗?既然早晚都是死,倒不如,尝尝你女人的味道,让你痛苦一下也好。”

    “你敢!”

    “你都敢不顾所有,我有什么不敢的!”张龙说,“从小到大,我都是被你比较着长大,我总结了一下,我到现在都没你的成就不仅是因为我家老头子留下来的没你家老头子留下来的多,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没你这么肆无忌惮!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学学你的做事风格,尝试一下,肆无忌惮到底是什么滋味!”

    话音刚落。

    张龙就伸着舌头,舔姚贝迪的脸。

    姚贝迪恶心的往旁边不停闪躲。

    眼眸一直看着潇夜。

    嘴上被堵着,说不出一个字。

    “哦,对了。”张龙突然停了一下,“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没有点声音怎么能行?来,别憋着自己了。”

    说着,就突然扯掉了姚贝迪口里的东西。

    “你给我滚!”姚贝迪怒吼。

    “哈哈。我就喜欢这么有性格的。”张龙说,然后低头,猛地吻住姚贝迪的嘴。

    姚贝迪一阵恶心。

    紧咬着嘴唇怎么都不让张龙得成。

    潇夜看着这一幕,脸色寒到低谷,他隐忍着的青筋暴露。

    站在潇夜旁边的张龙的一个小弟,似乎都贝潇夜此刻的模样手怔住,捏着手枪的手,在微微颤抖。

    潇夜眼眸一转,猛地一下,转身一把拿过身后人的手枪,扣动扳机,开枪。

    枪口对准另外一个拿枪指着姚贝迪的男人。

    男人手被打中,手一松,枪猛地落下。

    张龙忙的一把掐着姚贝迪的脖子,整个人扑到姚贝迪的身后,“潇夜,你敢再动一下试试!”

    潇夜捏着手枪!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模样,看着其他人,突然说道,“潇夜,你先走吧。”

    潇夜蹙眉。

    “别管我了。”姚贝迪说。

    潇夜冷冷的看着她,“闭嘴。”

    姚贝迪咬唇。

    “你敢让我走,试试!”

    姚贝迪看着他。

    “张龙,你现在放了姚贝迪,我答应不杀你!”潇夜一字一句。

    “你当我是傻蛋吗?到这个地步了你不杀我!”张龙狠狠的说着。

    潇夜冷眸。

    “我也没想过活了,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张龙脸色狰狞无比。

    潇夜捏着手枪,对准张龙。

    姚贝迪看着周围的人,突然猛地一下,高跟鞋往后一勾,重重的力度猛地一下往张龙的胯。下,张龙一个吃疼,本能的放开姚贝迪。

    姚贝迪一得到自由,就往潇夜那边跑去。

    张龙的手下扣动扳机,往姚贝迪身上。

    “姚贝迪趴下!”潇夜大叫。

    那个时候的姚贝迪根本就听不到那么多,一心只想往前跑。

    潇夜猛地向前扑了过去,一下把姚贝迪扑在地上。

    强烈的响声,子弹重重的穿过了潇夜的身体。

    “潇夜。”姚贝迪惊呼。

    张龙的手下拿起手枪正准备往姚贝迪头上开枪时,仓库大门突然被弄开,阿彪一枪猛地解决了那个男人,其他几个也被火速的解决掉,只剩下张龙一个人,被阿彪所制裁住!

    潇夜躺在姚贝迪的身上。

    姚贝迪不知所措的看着他,“潇夜,你别吓我,你没死是不是?”

    躺在姚贝迪身上的潇夜一动不动。

    姚贝坤此刻也跟着跑了进来,看着潇夜和姚贝迪躺在地上,听着姚贝迪的话语,整个人猛地看着潇夜,看着潇夜惨白的脸色,越来越吓人……

    不会吧!

    他一直觉得,潇夜这种男人,不可能会死!

    ------题外话------

    呼呼,潇夜会死吗?

    小宅觉得,不会死!

    啊哈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