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六章 惹我的女人试试(三)

第四十六章 惹我的女人试试(三)

作者:恩很宅
    破旧的仓库。

    一片狼藉。

    面前躺着4个人,张龙被桎梏在角落。

    阿彪的眼神看着仓库中间的位置。

    潇夜躺在那里。

    姚贝迪躺在他的下面。

    张龙冷笑着,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潇夜。

    姚贝迪惊慌的推着潇夜,心里的恐惧在无限的扩大,扩大。

    “潇夜。”姚贝迪叫他,她甚至很怕用太过大声的语调。“潇夜,你怎么样?”

    躺在她身上的人毫无动静。

    姚贝迪轻轻的摇晃着他,“潇夜,你不要死。”

    说着,说着,眼泪顺着眼眶,噼里啪啦往下掉。

    姚贝坤站在他们旁边,一向很会调节气氛的人,现在却只能静静的看着他们。

    他一直觉得潇夜这种男人,怎么都不可能会死。

    仓库里面弥漫着无限的忧伤。

    那一刻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要去做什么,甚至忘记了,现在最应该的就是送去医院。

    姚贝迪泪眼模糊的看着面前脸色很差的男人,这一刻她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连声音也变得沙哑,说不出来话,她怕一开口,就是撕心裂肺的哭泣,而她不想哭泣,因为潇夜不会死,潇夜不会死……

    可是不会死,为什么不睁开眼睛,为什么躺在这里,一动不动。

    她狠狠的咬着唇,她在努力的让自己控制哽咽。

    “嗯……”身上的人,突然有些不舒服的动了一下。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

    她猛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

    真的,皱了一下眉头。

    那个冷冰到毫无血色的脸上,有了那么一丝的面部表情。

    不只是姚贝迪,其他人也都很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那细微到不行的动静。

    屏住呼吸,静静等待。

    时间一秒一秒,滴答滴答,让人恐慌不已。

    “我没死。”似乎是调整了一下情绪,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脆弱了,才用很平静的声音开口说道。

    我没死!

    姚贝迪觉得那一刻,她听到了世界上最最动听的声音。

    虽然是冷冷的语调,虽然是面无表情的话语,那一刻,她却很想要感谢上帝,感谢耶稣,感谢玉皇大帝,感谢观世音菩萨……

    她眼里的眼泪仿若突然涌现了更多,顺着眼眶不停的往下掉。

    没死。

    真好,没死。

    她想要擦干眼泪,因为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应该笑,不能这么矫情的不停哭。

    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揉着自己眼眶周围都红透了,还是控制不住这不断往下掉,甚至越来越崩溃的眼泪。

    她咬着唇,望着潇夜,望着他,不发一语。

    潇夜缓缓的睁开双眼,棕色的眼眸带着些迷离的深邃,似乎在努力让自己保持最原始的清醒,他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哭得稀里吧啦的脸上,嘴角却在努力的让自己笑,笑着望着自己。

    他修长的手指微动。

    有一刻甚至是不受控制的去擦拭她的眼泪,手刚抬起,却面色尴尬。

    他抿着唇,眼眸微转,“扶我起来。”

    潇夜对手下吩咐。

    没有预想中的,死后重生的惊喜,也没有想过给对方任何温存的时间,他冷冷然的,让人觉得有一段生疏的距离。

    潇夜的一个小弟阿信连忙跑过去,小心翼翼扶起潇夜,关心的问道,“大哥,你伤到哪里了?”

    潇夜指了指自己的腿。

    阿信连忙蹲下来检查,“腿上有枪伤。”

    潇夜微点头。

    “还有背上。”姚贝迪大声的说着。

    潇夜看了姚贝迪一眼,那一刻脸色微变。

    姚贝迪这一声叫,让所有人的视线也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刚开始她是被潇夜压在地上,娇小的她被潇夜压着,身体根本就被覆盖完全,看不到她此刻,这么“劲爆”的模样。

    而此刻,她自己也似乎不太自知,整个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潇夜的身上。

    很显然,潇夜的脸色不太好。

    不只是惨白,情绪好像,还有些暴怒。

    他眼神狠狠一转。

    周围的小弟连忙收回视线,然后扭向一边,打死都不敢回头再看姚贝迪一眼。

    潇夜脱下自己的外衣,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的把衣服扔给姚贝迪,“穿上。”

    姚贝迪有些傻乎乎的愣了一下。

    也在那一刻,看到了潇夜身上的防弹背心。

    刚刚那颗子弹,刚好打在了他的防弹背心身上。

    怪不得。

    可是既然是打在防弹背心身上,潇夜为什么还在地上躺了这么久?!

    “还不穿上!”潇夜冷眸。

    姚贝迪回神,低头,然后看到自己现在此刻的模样……

    原本没有血色的脸上,“哗”的一下,红透,连脖子根都红到不行。

    她连忙拿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穿在身上,狠狠的把自己包裹着,然后蹲坐在那里,把头埋得很低很低,一副恨不得钻地缝的表情。

    潇夜喉结处上下波动,似乎在控制什么,很快的平复,他转身,看着离自己两步之遥的张龙。

    张龙原本得意的脸上,此刻愤怒无比。

    他冷冷的看着潇夜,狠狠的说着,“堂堂虎门的老大潇夜,居然穿防弹衣,传出去,岂不是笑话?!”

    “你也要有那个能耐传出去!”潇夜冷然,抬起脚步,往前。

    腿上有枪伤,还打着石膏,潇夜的脚步却稳稳当当,半点漂浮都没有。

    他停在张龙的面前,阴森的问道,“你说,我该怎么弄死你!”

    “潇夜,你弄死我没好下场!我们签了君子协议的,协议里面清清楚楚明文规定,不能伤害各帮派二手以上主事者的性命,你要是现在杀了我,就是在和上海滩整个黑帮作对,你就能耐再大,也绝对不好过!”张龙一字一句威胁。

    潇夜冷笑,倨傲的神情显得那么的不羁,眼底还带着轻蔑的讽刺,“这段时间闲得慌,很久没有动手动脚我不习惯,我倒是要看看,和全上海滩的黑道势力死拼,是什么滋味。想来,还很热血!”

    冷血的话语,冰冰凉凉的传入张龙的耳膜里。

    张龙整个人脸色一黑,“潇夜,你就不怕连累了这么多的兄弟!”

    “我的兄弟,他们只怕连累了我!”

    “你……”张龙狠狠的看着他。

    潇夜伸手。

    阿信连忙递上一把黑色手枪。

    张龙看着潇夜的样子,脸色急剧变化。

    再处事不惊在不怕死的人,在这个时候,眼神中也夹杂着恐慌。

    潇夜的手枪对准他的头,嘴角狠毒的笑容一扬,冷血无情的语调不缓不急说着,“张龙,惹我的女人,试试!”

    “潇夜,你不要杀我!你杀了我,对你没好处!”张龙还在无力的辩解。

    此刻脸上的惊慌显而易见。

    完全和刚开始一副不怕死,甚有老大风范的表情天壤之别,他恐慌的看着面前黑色枪口的地方,整个人开始往后缩,在真正面对死亡面前,有了他本能的恐惧,这样的恐惧,会在这样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无线的扩大,不停的扩大……

    “不要杀我!我下次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潇夜,你没什么损失,你没多大损失,这次就放过我!”张龙开始求饶。

    从最开始的威胁,到现在的妥协。

    潇夜冷笑,无动于衷。

    扳机微动。

    “大哥。”阿彪突然走上去,手一把捂住枪口,“别杀他。”

    潇夜脸色巨黑的看着阿彪。

    “杀了他对我们都没好处,老爷子那边也说不过去。大哥,别意气用事,给点教训就行了。”阿彪劝慰道。

    就算是潇夜愿意和其他帮派作对,但是老爷子那关呢?!

    老爷子最守江湖道义。

    指不定,会让潇夜自己去张大龙的面前认错,一命换一命!

    “让开,阿彪!”潇夜狠狠的说着,不只是威胁。

    阿彪捏着枪口,不松手,“大哥,我不是怕兄弟们陪你出生入死,我阿彪的性命都是大哥你给我的,你要我什么时候死阿彪绝对不会吭一声,但是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大哥不能意气用事!”

    “你觉得,我被张龙搞得这个地步,然后再把他放了?!”潇夜眉头一紧,凌厉的眼神扫视着他。

    “巨龙帮的场子已经被我们搞得乌烟瘴气,损失至少也是上千万,这段时间他们要把自己的场子重新弄起来也会花一段时间,而且经过这一出,道上的人也自然知道巨龙帮是我们虎门的手下败将,他们在道上的地位又降了些,巨龙帮的面子挂不住了,也算是给了教训。”阿彪解释。

    “不够。”潇夜狠狠的说着。

    想着张龙这种脸,想着他做这种事情来威胁他。

    想着……

    他眼眸一转,看着那个蹲坐在地上,此刻似乎因为他们的对话而扬着头呆呆望着他们的女人……

    他咬牙切齿,手指紧捏。

    “阿彪,我数三声,让开!”潇夜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

    “大哥!”

    “一!”

    “二!”

    “三!”话音一落,潇夜手腕一转,往阿彪的脸上用力。

    阿彪被潇夜的蛮力往后退了一步,手腕刚好撞到他鼻子处,鼻血直流。

    姚贝迪“啊”了一声,看着阿彪,捂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潇夜狠狠的瞪了一眼阿彪,手枪正准备对着张龙的时候,阿彪这次整个人挡在了潇夜的面前,“大哥,不要杀他。”

    潇夜脸色巨黑。

    阿彪面对着潇夜的脸色,却是雷打不动。

    其他小弟不敢多嘴,只能站在远处,紧张的看着他们。

    “阿彪,别让我对你出手!”潇夜狠狠的说着。

    阿彪看着他,“大哥,你可以先杀了我!”

    “……”潇夜捏紧手指。

    阿彪纹丝不动。

    潇夜又是一拳,又快又准的往阿彪的脸上打去,阿彪整个人差点被打翻,这次似乎是预料之中,阿彪只是往后推了推,依然屹立不倒的站在张龙的前面,潇夜的对面。

    潇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捏着手枪,扣动扳机对着阿彪。

    “潇夜。”姚贝迪突然站起来,跑向他,一把拉着他的手臂。

    “哐”的一声巨响,子弹打在头上的天花板上,洒落下一室的灰尘。

    潇夜转头,狠狠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姚贝迪抓着他手臂的手指。

    姚贝迪咬牙,本能想要放开他的时候,又抓得更紧,说道,“我不知道你们道上的事情,我知道阿彪肯定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要杀了张龙,更不要杀了阿彪,阿彪是你的得力助手。”

    “道上的规矩,你不懂!”

    “我知道我不懂,但是我看得到,阿彪都是为了你,你不要为好不得好!”姚贝迪突然开口,话语间全是责备。

    潇夜脸色异常的冰冷。

    其他几个小弟也都是倒抽了口气。

    好像,还没有人说过老大,为好不得好吧!

    连在旁边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姚贝坤此刻都觉得他姐有些……过了。

    但是,难得的让他有那么丁点的欣赏。

    必定到了这个时候,他都没胆子说一句话,她姐居然这么的一鸣惊人。

    潇夜狠狠的看着姚贝迪,脸上的恐怖,姚贝迪觉得,潇笑这么大的小孩子看到,肯定就被吓哭。

    她咬着唇,眼眸垂下,似乎也不敢再看潇夜的脸色,手却死活都不放开,“潇夜,你听听我们的劝好吗?”

    潇夜捏着手指,身体微动,在控制怒火。

    “当一个人说你做的不对的时候,可能是那个人误会了你,但是当所有人都觉得你做得不对的时候,你就应该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知错就改,孔子告诉我们,这是一种好的品德……”

    “姚贝迪,你把我当潇笑在教训了是吗?”潇夜冷冷的气息逼近。

    姚贝迪把头垂得更低了,“我没有,我在说道理……”

    “你意思就是在说,我不讲道理了?!”潇夜扬眉。

    姚贝迪咬着唇,不说话。

    沉默就是默认。

    潇夜气得身体发抖,整个人更加狂怒了。

    姚贝迪似乎感觉到潇夜的怒气,抬眸看着他阴森到不行的脸色,忍不住大声吼着,“你这么大一个人,明知道自己不讲道理,你还凶什么凶!”

    潇夜一怔。

    似乎被姚贝迪突然爆发出来的情绪怔住。

    当然,不只是潇夜。

    一个仓库里面的人,都怔住了。

    这才是,大嫂该有的威武!

    大嫂才是女中豪杰!

    “不要再说了!阿彪,带着你们老大,去医院。一身都是伤,不知道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姚贝迪狠狠的吼着。

    其实,心里面已经怕得要命,眼神一直闪烁着,根本就不敢看潇夜。

    她这样说话的语调,完全是跟着霍小溪学的。

    她一直觉得霍小溪很霸气,她每每都是羡慕到不行,可自己却怎么都做不到。

    反而,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居然脱口而出。

    说出来后,当然不会有霍小溪的理直气壮,如果稍微留心一点的人就会看到,她不停颤抖的手掌,完全是不受控制。

    仓库里面,一片寂静。

    仿若都被眼前的一切都怔住。

    一阵乌鸦在头上“嘎嘎”而响,掀起一阵冷风,呼啸而过。

    1秒、2秒、3秒……

    姚贝迪觉得自己那一刻脸红到都无地自容得想要钻地缝了。

    阿彪连忙上前,扶着潇夜,“大哥,大嫂都说话了,我们走吧。”

    阿彪还挺会见风使舵。

    姚贝迪投射出一道感激的视线。

    “等等。”潇夜抿唇。

    姚贝迪看着潇夜。

    阿彪也紧张的看着潇夜。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顽固不化!

    “不杀他也行。”潇夜眼神冷冰无比,嘴角残忍的弧度再次高扬。

    所有人看着他,看着他对着张龙。

    “我不杀你,我就让你们巨龙帮,断子绝孙。”潇夜狠狠的说着。

    张龙的脸色猛地巨变,比刚开始变化还要疯狂,完全是毫无掩饰。

    对于张龙的情绪,潇夜却是勾唇一笑,“阿信,切了他的命根子,给你的狗开开荤。”

    “是,大哥。”阿信连忙点头,“我家狗崽子很久没有吃过肉了。”

    潇夜冷笑着,转身大步离开。

    阿彪和其他小弟,包括姚贝迪和姚贝坤都惊呆了。

    大哥什么时候,也这么腹黑了!

    这比杀了张龙,更让张龙难以接受吧!

    不过倒是,君子协议只说了不伤性命,可没有说过,不伤肉的!

    阿彪连忙跟上潇夜。

    心里一个劲儿的佩服大哥果然是高,高明!

    “潇夜你个王八蛋,你敢弄我的,滚你妈的,潇夜,劳资杀你全家,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在仓库里面,此起彼伏。

    潇夜面无表情的坐在小车内。

    一坐上去,整个腿部肌肉就开始在不受控制的颤抖了。

    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有了疼痛的感知。

    潇夜的脸色也微微泛着苍白。

    姚贝迪看着他的腿,转眸对着阿彪,“先去医院。”

    “是。”阿彪连忙点头,命令司机开车。

    姚贝坤也坐在车上。

    阿彪突然看着姚贝坤,想到什么,“对了姚贝坤,你不是想要断交断手断器官的吗?我该让阿信把张龙的那玩意给你……”

    “得了吧,你别恶心我了!男人那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姚贝坤只要一想起,就完全受不了的,全身起满鸡皮疙瘩。

    阿彪笑得很爽朗。

    姚贝坤没好脸色的睨了一眼阿彪。

    幸灾乐祸。

    心里暗想着,等爷那天真的厉害了,非弄死丫的不可!

    只是。

    他眼眸微转。

    没想到阿彪这么衷心,为了潇夜,真的连死都可以。

    他不禁有些钦佩阿彪的衷心。

    转念又想,潇夜这么一个冷血男人,怎么能够有这么好一帮兄弟,而他到时候要怎么样才能够收到这些小弟啊?!

    忍不住,看了一眼潇夜。

    看到他,又突然想到刚刚到仓库的时候,潇夜的神情。

    他甚至差点就这么闯了进去。

    根本就不顾任何后果。

    还是阿彪想到周到,从车内备用箱里面拿了一件防弹背心给潇夜穿上。

    要不然,后果就真的是他们刚进去时看到的那样。

    潇夜为了姚贝迪,真的连命都不顾了吗?!

    还是说,一向习惯了独大的潇夜,受不了被人这么威胁?!

    姚贝坤若有所思的看着潇夜。

    潇夜似乎感觉到一道视线,眉头一皱,“你看我做什么?!”

    姚贝坤回神,“我看你长得没我帅!”

    “……”潇夜瞪着他。

    姚贝坤很自豪,“我长得本来就比你帅!你嫉妒也没用。”

    潇夜难得搭理姚贝坤。

    那种小白脸的长相,他嫉妒个毛!

    姚贝坤自顾自的开心。

    姚贝迪真的觉得他弟弟,根本就不应该生活在地球,这个时候了,还能够把话题拉扯到那么远?!她真的很想说,姚贝坤,地球不欢迎你,你还是回火星吧!

    车子一路开到市中心私人医院。

    门口已经有专门的医护人员等候。

    潇夜一到,医护人员就推着移动床将潇夜抬进了手术室。

    潇夜在这个医院有自己专用的手术室,手术医生,手术病房,准确说,这个医院明理上是对外的正规私人医院,实际上,却是虎门的一个疗伤地,专门有一栋楼,属于虎门的地盘。

    但有时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没有遭受枪伤等一些比较不能暴露的外伤时,一般还是选择其他大医院进行治疗。

    姚贝迪是第一次到这个医院。

    她看着潇夜不同的待遇,心里也大概清楚这个医院和潇夜不同的关系。

    其实这个医院在上海很出名,一般有钱的人都走私立医院,因为环境和配备的服务和公立医院完全是不能比拟的,当然,价钱也是不能比拟的,她只是不知道,这么个大医院,也是潇夜的地盘。

    她抿着唇。

    和其他潇夜的手下一样,坐在走廊上等潇夜手术结束。

    阿彪让护士小姐给姚贝迪倒了一杯温开水,自己亲手递给姚贝迪说道,“大嫂,今晚谢谢你。”

    姚贝迪一怔,随即想到阿彪说的是今晚劝下潇夜的事情。

    她嘴角微微一笑,“都是为了潇夜,我其实才应该谢你。”

    “为大哥,我是天经地义。”阿彪连忙表明自己的立场。

    姚贝迪看着阿彪的表情,整个人笑得更明朗了,“好吧,我知道了。但作为我的立场,也不会让潇夜受伤。”

    “嗯。”阿彪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说道,“不过,大哥真的很在乎你。”

    姚贝迪顿了一下。

    在乎?!

    是她想的那样吗?

    “我想你应该会是这个世界上,被绑架时间最短的人吧,还没有超过8个小时。”阿彪说。

    姚贝迪点头,是这样吗?

    “大哥对你真的很上心,大嫂,你要好好把握。”阿彪很认真的提醒。

    姚贝迪咬着唇。

    怎么把握?!

    她脸莫名有些微红。

    此时,姚贝坤拄着个拐杖,似乎是去买了些方便面解饿,吃完了才大摇大摆的过来,一屁股坐在他们旁边,靠在椅子上伸懒腰,“阿彪你怎么这么愚忠?”

    姚贝坤的出现,通常会破坏所有气氛。

    他就这么一个“无敌破坏体”,走到哪里,影响到哪里!

    阿彪转头看着他,“这不是愚忠。”

    “这是什么?”

    “给你说了你也不懂。”阿彪似乎不愿意和姚贝坤废话。

    姚贝坤骂骂咧咧,“我还不想听!”

    姚贝迪看着姚贝坤,“你还不回去做什么,深更半夜,你就不怕爸妈担心吗?”

    “我都准备离家出走了,我还怕他们担心个屁。”

    “姚贝坤!”姚贝迪大吼!

    “你突然这么大声做什么,想吓死我!”姚贝坤不爽,“我反正都决定跟着潇夜做事情了,你怎么劝我都没用!”

    “姚贝坤,你怎么就觉得你可以混黑道?你这么个样子,你怎么混黑道!”姚贝迪受不了。

    她实在是想不通,她弟弟大好的前程不做,姚氏这么大的家族产业他不接,他非要去打打杀杀?!

    “我现在在锻炼,很快就不是这样了!而且我都找了一个师父,厉害无比!”一说起“师父”,姚贝坤就满脸崇拜。

    姚贝迪蹙着眉头看着他一脸恶心的表情。

    “哦对了,你应该会认识吧。好像是乔汐莞的朋友。”姚贝坤突然说道。

    “乔汐莞的朋友?”很厉害?

    姚贝迪蹙眉。

    她不认识!

    “武大。是不是?”阿彪开口。

    “原来她武大。连名字也这么威武!”姚贝坤崇拜无比。

    “……”

    姚贝迪和阿彪,忍不住冒黑线。

    正时。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

    姚贝迪和其他人连忙上前。

    潇夜醒着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但也不算太差。

    几个人一起推着他往病房走去。

    在护士的帮忙下,潇夜安顿妥当。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外面走进来,对着潇夜自然的开口道,“怎么样,再次骨折的感觉如何?”

    潇夜睨了一眼白大褂医生,没有说话。

    “建议你卧床休息6个月,你做得到吗?”

    “做不到。”潇夜直白。

    医生翻了翻白眼,没有多说,拿着小本子写了些什么,挂在潇夜的床头。

    转身的时候,似乎是突然看到了姚贝迪,脚步停了一下,“你是他老婆?”

    姚贝迪一顿。

    医生大概35岁左右,长得很高,属于微壮肌肉型,不过穿着衣服看不太出来,且现在带着斯文的框架眼镜,看上去还显得有些文质彬彬。

    姚贝迪看着她,总觉得这个医生分明和潇夜的关系匪浅。

    阿彪连忙在姚贝迪的耳边说和,“他是大哥的御用医生,我们都叫他doctor。莫。”

    “你好,我叫姚贝迪。”姚贝迪乖巧的招呼着。

    “你老公情况并不好。特别是腿,不好好养,会落下残疾。”

    “……”姚贝迪目瞪口呆。

    “不过放心,我医术高明,还不至于让他瘸着腿走。”doctor。莫很直白。

    姚贝迪看着他。

    自卖自夸?!

    doctor。莫似乎半点不会脸红般,继续说道,“但后期保养很重要,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不能让他下地知道吗?坚持半年。”

    “哦。”姚贝迪连忙点头。

    “那我先走了,有事儿可以到办公室来找我,我一般上午坐班,下午和晚上不在。这么深更半夜把我叫到医院来,我最不喜欢,我一般不喜欢的时候,手脚就会比较重。”doctor。莫说。

    话音落,姚贝迪似乎都看到潇夜咬牙切齿的表情。

    可以想象刚刚在手术室里面……

    姚贝迪回眸,看着doctor。莫已经离开。

    “他就是这样,连大哥都不放在眼里。不过医术真的很高强,特别是治疗外伤。所以脾气是古怪了点,你不要介意。”阿彪在姚贝迪耳边说道。

    姚贝迪似乎也觉得理所当然,很多牛逼的人都这样。

    她转头看了看病房中的人,开口道,“阿彪,你们回去吧,这里我来照顾就行了,今天晚上大家都累了,而且还有其他兄弟受伤,你们也都去看看吧。”

    “大嫂你不休息吗?”

    “我没事儿。”姚贝迪说。

    阿彪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闭目养神的大哥,又看了看确实有些疲倦的小弟,“那大嫂麻烦你了,我先带着兄弟们去休息,明天一早就过来。”

    “好。”

    阿彪拧着一群人小心翼翼的离开。

    姚贝坤也让阿彪强硬着被抓走了,整个病房里面就剩下她和潇夜。

    潇夜现在脸色并不太好,一直打着点滴。

    嘴唇似乎都有些干涸到发白。

    姚贝迪走过去,“潇夜,你要不要喝点水?”

    潇夜睁开眼眸,看了看四周。

    “我让他们先回去了,他们也累了。”

    潇夜没有说话,算是默许。

    “喝点水吗?”姚贝迪重复。

    “嗯。”潇夜点头。

    姚贝迪到了一杯温开水,拿了一个勺子,轻轻把潇夜扶起了点,弯腰一口一口问他喝水。

    两个人现在的举动似乎是很平常,不会觉得尴尬。

    只不过。

    潇夜整个人突然愣了一下,眼眸看着姚贝迪因为弯腰,衣服里面肌肤上那点青紫。

    姚贝迪看潇夜不张嘴,以为他喝够了,准备起身离开时。

    潇夜一把拉住她。

    姚贝迪惊呼,手上水杯里面的温开水差点倒了出来。

    潇夜眼眸一紧,拉开姚贝迪身上他那件外套,里面破烂的衣服,完全可以看到一道一道青紫色痕迹,是被麻绳重重捆绑后的痕迹,还有手臂上,被人用手禁锢后的用力的手指印。

    姚贝迪顺着他的目光,因为不能遮掩的衣服,脸上有些红,此刻却没有反抗,小声地说着,“现在不痛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对我做什么。”

    潇夜看着她。

    如此透亮的灯光下,右脸和右嘴角,似乎还有些红肿。

    姚贝迪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说道,“我都忘记了,没什么的。”

    潇夜捏着手指,似乎在隐忍。

    他狠狠的看着姚贝迪,情绪在波动。

    姚贝迪似乎感觉到潇夜突然爆升的怒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自己很笨,说什么好像都不对,都不能让潇夜心情平复下来。

    她突然松开唇瓣,低着头,嘴唇靠近潇夜,吻在他有些薄凉的唇瓣上。

    潇夜整个人一怔。

    姚贝迪轻轻的吻着他的唇瓣,小舌头舔了舔……

    潇夜突然压下姚贝迪的头,唇齿之间,不停深入,纠缠……

    “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门口处,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嗓音。

    两个亲吻的人都顿了一下。

    尴尬的,火速分开。

    doctor。莫站在门口,优雅的靠在门上,很淡定很自若的说着,“潇太太,我说的卧床休息半年不能下地,并不包括可以在床上做剧烈运动。”

    姚贝迪脸爆红。

    她搂着潇夜那件大衣服,把自己的身体裹了起来。

    脸一直低垂着,根本就不敢看doctor。莫一眼。

    “你有什么快说!”潇夜脸色一沉。

    “我就是回来告诉你们一声,这段时间忌房事!”doctor。莫无奈耸肩,“我就是忘了交代这么一点,你们就犯了,真让人不省心。”

    潇夜冷着脸。

    “这次真走了,你们……注意点。”说完,打开大门离开。

    姚贝迪一直低着头。

    也不敢抬头看潇夜。

    潇夜也觉得有些尴尬,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

    姚贝迪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的手杯,连忙拿着手杯往一边走去,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潇夜看着她。

    那是他喝的杯子!

    他不喜欢被别人用。

    但是……

    好吧。

    他现在觉得自己突然不想和这个女人说话。

    于是非常傲娇的躺下去,睡觉。

    姚贝迪看潇夜已经睡了,自己稍微把病房的灯调暗了些,也靠在一边的床上休息。

    房间里面很安静,甚至觉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分明今天经历了这么多,分明现在都已经凌晨了,她却半点睡意都没有。

    她望着天花板上,发呆。

    耳边,恍惚想起了一句话,“惹我的女人,试试。”

    我的女人?!

    心微动。

    手指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觉得整个脸都烧了起来。

    需要忌半年吗?!

    想到这里,脸更红了,她把自己捂着被子里面,逼迫自己赶快睡觉,睡觉!

    ……

    翌日一早。

    顾家大院。

    乔汐莞如往常一样,起床,上班。

    她打着哈欠坐在武大的小车后座。

    武大开着视听新闻。

    “昨日,上海多个娱乐场所被砸,其中白金会所被人火速,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损失严重。且通过记者前先了解,昨天被砸的会所均属于一个集团名下,或是因仇杀所致。目前警方正在对此次事件做进一步调查……”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

    白金会所。

    张龙的地盘。

    张龙和潇夜不好,应该是道上都知道的事情。

    她当年也是因为和潇夜接触过几次,听人说起过,现在张龙被这么报复,是不是是潇夜在弄?!

    安分了这么多年的潇夜,又开始重操旧业了?!

    黑道果然还是,水生火热,她觉得她得劝劝姚贝迪,别把自己毁在了潇夜的身上。

    这么想着,拿起电话拨打。

    “乔汐莞。”那边传来有些疲倦的声音,似乎没有睡醒。

    “你还在睡觉?”

    “额,嗯。”姚贝迪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转头看着病床上的潇夜,似乎也在睡觉。

    她故意降低了些声音。

    “昨晚上潇夜回家了吗?”

    “这个……他没回去,不过在我旁边。”

    “你们在外面。”

    “说来话长,昨晚上经历了很多。”

    “什么意思?”乔汐莞蹙眉。

    姚贝迪抿了抿唇,其实心里认定了乔汐莞是霍小溪,所以对她就不存在防备,她组织了一下语言,简单阐述,“昨天我被人绑架了,潇夜来救我,然后受了点伤,我们现在在医院的。”

    “你被人绑架了?”乔汐莞有些紧张。

    “现在没事儿了,是潇夜的仇家。”

    “张龙。”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天才。”乔汐莞直白的说着,“然后呢?”

    “然后潇夜就把我救了出来,不过因为潇夜受了点伤,现在在医院疗养。”

    “……”乔汐莞沉默了一会儿。

    意思就是,潇夜所有的举动,都是因为姚贝迪了?!

    毁了人家这么多个场子!

    还做得这么的肆无忌惮!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儿?”姚贝迪问道。

    “本来有事儿的,现在没事儿了。”乔汐莞说,这个时候了,她没道理劝姚贝迪踢掉潇夜,想了想又说道,“你赶紧的把潇夜给强了。”

    “……不行。”那边声音更小了,“医生说要半年才能行房事。”

    “……”乔汐莞觉得这医生,太毒了。

    “那个,先不说了,我挂了哦。”姚贝迪说道。

    “嗯。”

    挂断电话,姚贝迪放下电话,转头,看着潇夜似乎已经睁开了眼睛。

    她连忙从被窝里面起床,“要上厕所吗?”

    潇夜看着她,不说话。

    姚贝迪很乖的等着。

    她觉得,潇夜可能也有起床气。

    潇夜沉默了至少5分钟,冷不丁的说着,“不需要半年。”

    “啊?”姚贝迪莫名其妙。

    什么东西?!

    “我说,上床不需要等半年。”潇夜一字一句。

    姚贝迪脸爆红。

    “我要上厕所,给我拿个盆过来。”潇夜冷着脸吩咐。

    姚贝迪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

    她脸皮真的很薄的好不好?!

    ……

    乔汐莞坐着武大的车,往顾氏大厦。

    武大看着乔汐莞挂断电话,若有所思的样子。

    乔汐莞抬眸,“你相信日久生情吗?”

    “相信。”武大说。

    “好吧,我也相信。”乔汐莞嘴角一笑。

    武大实在不知道乔汐莞在说什么,总觉得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出其不意,却总是有她的目的。

    车子很快达到目的地。

    乔汐莞下车,直接走进办公室。

    milk跟随其后,将一份文件放在乔汐莞的面前,恭敬的说着,“今天上午10点有个会,副总经理主持,董事长出席,关于有个小区建设投标项目,秦经理指定让你一起参加。”

    “好。”乔汐莞点了点头。

    “还是咖啡吗?”

    “嗯,谢谢。”

    milk恭敬的走出去。

    乔汐莞看着文件夹,家庭式小区开发案。

    嘴角突然一勾。

    看来张乔恩的idea被公司所接纳了。

    今天的会议,差不多就是跟他们市场部有关系了。

    她随意的看了看内容,到了上午10点,走向顶级会议室,开会。

    其他几个部门经理及助理均在,顾子寒开口,说道,“目前接到市政的规划,现在对上海临近郊区的一个楼盘进行规划修建,邀请我们顾氏参与竞标。我们通过前几天市场部对新员工的考核,觉得上海缺乏家庭式公寓的开发,想借由这个项目去竞标。我看了看张乔恩以及喻洛薇的开发案,个人觉得很有卖点,给董事长过目后,也觉得很有噱头,所以这个case就交给市场部来更近,其他部门配合。”

    “是。”部门经理点头。

    乔汐莞抿了抿唇,“顾总,既然是我们市场部接下这个case,我能不能提几个问题?”

    “你说。”顾子寒冷峻着脸。

    前几天市政局邀请顾耀其吃饭,说起这个项目,必定市政主动相邀,顾耀其怎么也会有不一样的心情,自然对这个项目的要求更好,不仅可以打响顾氏的招牌,还真好可以对市政公关一把,一举两得,顾耀其感兴趣得很,一回来就让他去谈这个事情,指定要让乔汐莞来做,而且就用上次新人的那个测试idea。

    顾子寒心里是不爽透顶,但既然是顾耀其指定的事情,他也没能力反抗,说到了,反而会让顾耀其反感。

    “这个case的竞争者有多少,是哪些?”

    “据我们了解到的就有5家在竞标,都是上海的中上层企业,且除了我们,有2家都是市政主动邀请竞标企业,竞争力都很强。”顾子寒回答。

    “在这个竞争环境下,且是政府的招标项目,我们的最低利润点,可以降到多少?”乔汐莞继续问道。

    没一个问题,都是一针见血,抓住要害。

    顾子寒沉默了一下,这个问题,他都没有考虑。

    眼神看向顾耀其。

    “不亏本。”顾耀其一字一句。

    “好。”乔汐莞连忙点头,又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我能否启用我最新的员工,也是这个case的创造者张乔恩来主要操刀?”

    “那是你的自由。”顾耀其回答。

    “我的意思是,我会给与她项目的分成,按照此次项目的经理一职来提成。”乔汐莞说。

    顾耀其抿了抿唇,拒绝,“这对一个新人来说,太过了。”

    “董事长,我觉得这是对新人的一个鼓励,让新人知道,只要有能力,有自信,没有什么在顾氏是不可以实现的,包括人生价值及金钱荣誉。”乔汐莞反驳。

    顾耀其沉默了一下,“乔汐莞,你的想法一向大胆,我均不作任何评价,你可以按照你的想法做,但如果出了什么纰漏和后果,你自己负责。”

    “是。”乔汐莞点头,嘴角一笑。

    为员工争取最大的福利,是让员工对自己的衷心。

    提升员工满意度和积极性,是领导对自己的认可。

    “还有其他问题吗?”顾耀其问道。

    “暂时没有了。”乔汐莞恭敬的回答。

    “这个项目牵扯到的东西很广,必须要拿出我们顾氏百分之百的诚意。想方设法都要拿下这个项目,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直接向我提出来。”顾耀其叮嘱。

    “好的董事长,我们市场部会尽全力。”市场部秦经理连忙回答着。

    顾耀其点了点头,“其他没什么事情就散会,市场部下去后好好规划。”

    丢下一句话,就先大步的离开了。

    顾子寒随即离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

    乔汐莞跟着秦经理走出办公室,秦经理边走边说,“这个项目就交给你了,你知道我年龄也不小了,马上就到了退休的年龄,该你们年轻人奋斗了。”

    “放心吧。”乔汐莞点头,很沉着的样子。

    秦经理笑了笑,先离开。

    对于秦经理而言,不仅岁数到了,更重要的是,乔汐莞在顾氏的地位,他也没办法有任何发言权,倒不如,甩手让自己轻松点,等着退休。

    这个糟老头子,倒是想的很明白。

    乔汐莞抿着唇,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milk跟随其后。

    “通知市场部各室主管,半个小时开一个紧急会议,叫上这次的新员工,有新的case。”乔汐莞说。

    milk连忙点头。

    乔汐莞打开电脑,快速的整理了一个简单的方案及分配计划。

    电话突然响起,她看了看来电,接通,“顾总。”

    “乔汐莞,我忘了提醒你一句,环宇集团也市政邀请的竞标者之一。”

    “……”乔汐莞抿唇。

    “爸说,务必不能让他们得了任何便宜。”

    “好,我知道了。”乔汐莞挂断电话。

    顾子寒!

    眼眸突然一深。

    这个项目,非奸即盗。

    ------题外话------

    下一章《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咱们莞莞遇魔斩魔!

    另外,推荐好友暮阳初春的新文《豪门钻石婚约》

    简介:

    藤瑟御,生性凉薄寡情,冰冷高贵,富可敌国,坐拥滨海江山的狠厉角色,也是众女子心中望未莫及的那道白月光!

    四年前,盛大订婚典礼轰动滨江城,却收到一个精美盒子——

    一个六磅重的女婴,旁则附带一束紫色的蔓陀罗花!

    紫色蔓陀罗花代表——绝望的爱!

    谁敢拔老虎须?滨江全城哗然——

    27岁的大龄剩女白随心开着电动车,奔赴相亲现场,却被价值千万豪车撞飞~

    向对方索赔100万,女助理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扬言如果御少来,她可能一分都得不到!

    靠~撞人不用赔,这世道没王法了?

    绝不屈居于强权之下!坚持一分不让!

    大人物亲自上阵,阴森森的眸光如一匹孤傲野狼。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