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七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

第四十七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

    市场部会议室。

    主管及新员工围坐在一起,乔汐莞坐在最醒目的位置。

    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把那份早就弄好的文档让milk发了下去,一字一句说道,“刚刚开了一个会,很荣幸我们市场部的新员工张乔恩的设计方案得到了顾董事长及所有中层干部的肯定,据说这是顾氏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新员工如此的信任,我们应该先恭喜张乔恩。”

    话音落,所有人怔了一下,随即响起把掌声。

    张乔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笑了笑。

    “ok,其他废话我不多说。召开这次会议主要内容为,市场部现在接洽了一个关于市政主动邀请的小区开发项目,在上海临郊区的地方,是市政现在非常看重的一片开发区,地皮市政帮忙出面在农民处购买,避免了开发商和农民的冲突,也少了我们很大一部分的麻烦,加上市政出面,只要投标成功,所有的审批文件自然就轻松得多。而且本次项目顾懂事长非常重视,所以大家要拿出12分的热情投入其中。”

    “是。”所有人一直点头。

    “好,按照老规矩,我们现在分工。”乔汐莞抿了抿唇,说道,“本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张乔恩,享有项目经理的的权利。有问题吗?”

    张乔恩怔住。

    说实在的,这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实习期都还没过,就被委派这么重要的职位。

    她木讷的看着乔汐莞,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有问题?”乔汐莞扬眉。

    “不是,但……”张乔恩准备说点什么。

    “没问题就这么定了。”乔汐莞说,根本就不容置疑。

    张乔恩张了张嘴,最后选择了默许。

    乔汐莞眼眸一转。

    张乔恩有这个实力,在顾氏而言她是新人,在环宇的时候,却早就能够独当一面,因为上一世的自己对张乔恩很信任,很多项目直接由张乔恩操刀,她主要审核就行,在关键环节再出面几乎就不成问题,所以对于张乔恩的顾虑她完全不放在眼里,不过就是,让人眼红而已。

    实力说话,她觉得她有那个自信给张乔恩护航。

    “策划部,你们负责配合张乔恩把她的方案进行完善,有些细节方面你们需要进行修改和确认,必定张乔恩才进顾氏,有些可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要加以提点。”乔汐莞说。

    “是的,乔经理。”策划部经理王荣川连忙点头。

    “尹翔,你作为张乔恩的主管,在这个时候你就要发挥你的作用,因为张乔恩是新人,很多需要资源的地方你要给她绝对的支持。另外,你之前是客情关系室,对于公关那一块,你主要和集客部衔接。”乔汐莞继续说道。

    “好。”运营室尹翔点头。

    “其他各室,销售室按照常理是在项目谈成之后才会有运行,但这次我要求在项目递交竞标书时就根据张乔恩的项目做一个简单的销售方案,市政的工程最在乎的就是后期效应和百姓口碑,所以销售这一块必不可少。至于公关室,随时待命全力配合运营室的此次项目谈成。”乔汐莞沉着稳定的分配工作。

    “是。”两个室的主管连忙点头。

    “市场部其他三位新员工,全程参与此次项目,增加实践学习的机会,或许下一次的项目经理就落在了你们的身上。”乔汐莞对着新员工说道。

    新员工点头。

    乔汐莞扫了一眼喻洛薇。

    喻洛薇脸上一直带着乖乖的笑容,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乔汐莞暗自冷笑,喻洛薇倒是在喻静事故之后,学会了生存之道。

    “对于这个项目,大家有问题没有?”乔汐莞说。

    所有人摇头,不发言。

    “会议到此结束,张乔恩,你跟我进办公室,其他人散会。”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张乔恩连忙跟上乔汐莞的脚步,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

    离开的时候也忍不住碎碎念。

    顾氏还真的从来没有过,实习期都没过新员工,委以重任的!

    ……

    市场部经理助理办公室。

    办公室的装潢有些偏旧了,而且是乔汐莞不太喜欢的古板棕色实木系,她坐在办公椅上,抬眸看着坐在她对面明显有些惴惴不安的张乔恩。

    “我看过你在环宇的资历,不应该畏缩。”乔汐莞直接开口。

    张乔恩看着她,直白的回答道,“不太熟悉的环境,自信心不足。”

    “经过这个项目后,你就会熟悉了顾氏的所有运作,对你是一个跳跃性发展。”乔汐安很自然的说着,也突然没有了刚刚开会的架势,少了那锋芒的气焰,随和得多,“我第一次到顾氏,也是接了一个case,一个棘手的case,当时我的想法只有一个,我如果拿下了这个case,我才能够对我空降的职位负责,也能够让我更进一步在公司发展。所以那个项目后,我就坐到了现在的位置。”

    “我和你不一样,你必定是顾氏大少奶奶。”

    “你错了。就因为我是顾氏大少奶奶,我所面对的比你更加复杂,压力更大,做起事情来更加的不顺。而你现在,至少有我在帮你。”乔汐莞说着,这是在张乔恩有些徘徊的时候,给她自信。

    张乔恩看着她,很久,“其实,我并不觉得我的能力不够。”

    “我一直都知道。”

    “但是乔经理,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是我。常理而言,我和你妹妹喻洛薇一样的设计方案,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应该是你来提拔她,突然让我,我确实是,受宠若惊。”张乔恩说出自己的疑惑。

    “我只会告诉你,我是一个公平的人。”乔汐莞说,“张乔恩,你不要让自己走进一个死胡同里面,至少在你目前还是孤立无援的时候,想要往前发展,讨好你的直属领导,这是职场上的人都应该明白的事情。”

    张乔恩咬了咬唇。

    “而你的直属领导现在在等着你出成绩。”乔汐莞一字一句。

    张乔恩看着乔汐莞,还是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但最后,她咧嘴一笑,“是的乔经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乔汐莞点头,“没其他事情了,出去忙自己的吧。”

    “好。”张乔恩点头。

    确实,什么都不重要。

    至少在机会面前,不能够放弃。

    不管领导的打算是什么,领导的规划是什么,作为下属,迎合领导,发挥自己的潜力,这才是职场的生存之道,而且以前她一直佩服的领导霍小溪,总觉得和面前的乔经理有着莫名相似的地方,让她好感倍增。

    乔汐莞看着张乔恩离开的背影,嘴角一笑。

    在她看来,会被环宇辞退的人,都是忠心耿耿对她的人。

    很显然,张乔恩就是。

    所以她急切的想要把她培养出来,给予她能力范围内,该有的报酬。

    抿着唇,打开电脑正准备做事儿。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眉头微皱。

    “齐凌枫。”她接通,口吻很淡。

    “听说你们顾氏也要竞标市政的开发项目。”

    “难道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乔汐莞冷讽。

    “你怎么这么敌意我。”齐凌枫说。

    “竞争对手,不应该?”

    “好,我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只是告诉你,这个项目我要定了。”那边一字一句。

    “那是你的能耐,你犯不着给我下战书。”乔汐莞很淡薄。

    齐凌枫似乎是愣怔了一下,“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能者居上,我没你这么幼稚。”乔汐莞眉头一扬,“没事儿我挂断话了。”

    “等等。”

    “在公言公,私底下,一起吃个饭如何?”

    “我很忙,就这样。”乔汐莞挂断电话。

    这个项目你要定了?!

    我会告诉你,我势在必得!

    ……

    环宇大厦。

    齐凌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乔汐莞这个女人让他越来越揣摩不透,而且这次的市政竞标,大家都知道是讨好市政的一个手段,本来政府的项目,想要盈利几乎不太可能,大部分的营业额都会充当市政的招商资金,冠冕堂皇的理由,无法反驳。但很多企业,就算是在亏本的情况下也要接下来,就是因为,有时候营销关系,比营销产品,后期效应更大。

    齐凌枫放下手机,坐在办公椅上,转动。

    奢华的花园式办公室,在上海璀璨的阳光下,照耀得异常的唯美。

    霍小溪是一个享乐主义者,就算是有时候拼起命来比谁都厉害,但更多时候,她却比大多数人更懂得享受。

    他眼眸一紧。

    嘴角邪恶一笑。

    现在,他却能够理所当然的享受霍小溪曾经留下来的一切。

    这样的感觉,越想越兴奋。

    特别是想到,顾家有一天也有着如此的下场时,那样的兴奋感,会更加的明显!

    他转身,坐在电脑前。

    乔汐莞,我们就面对面的公平竞争一次,到底看看,谁更胜一筹!

    ……

    市中心私立医院。

    一个奢华的包房。

    姚贝迪喂潇夜吃粥,一口一口,两个人很安静。

    自从早上乔汐莞打电话把她吵醒后,就一直没有再睡觉,不停的为潇夜做着这样那样,根本就停不下来。

    好不容易让护工去买了一碗粥,现在才安静下来的喂他吃饭。

    安静无比的空间,两个人话都不多。

    正时。

    病房门被人推开,阿彪进来。

    阿彪看着他们,顿了顿,“大哥在吃饭。”

    “嗯。”姚贝迪点头。

    阿彪神色有些异样,好半响说着,“那我等大哥先吃完饭。”

    “有什么事情,你先说。”潇夜一字一句。

    阿彪转头看了一眼姚贝迪,似乎是欲言又止。

    潇夜抿唇,对着姚贝迪,“你先出去。”

    姚贝迪看了看碗里的稀饭几乎已经吃干净了,也知道阿彪找潇夜肯定是谈重要的事情,很识趣的走了出去。

    阿彪看着姚贝迪,努力拉扯出一抹笑,“麻烦大嫂了。”

    姚贝迪只是淡淡一笑,走出了房间。

    “什么事?”潇夜眉头一紧。

    “老爷子让你现在马上回去。”阿彪说。

    潇夜似乎是早有预料,沉思了一会儿。

    “要回去吗?现在。”阿彪继续问道。

    潇夜没有说话。

    阿彪安静的等了好一会儿,“要不,我给老爷子回话,说你伤得很严重,不能下地,过一段时间再回去。”

    “不用了,我们马上走。”

    “可是……”阿彪看着他的身体。

    “没什么可是,过来帮我换上衣服。”潇夜说。

    “是。”阿彪恭敬的点头。

    潇夜拔掉了监护仪,阿彪扶着潇夜坐在了房间里面的轮椅上。

    推着潇夜往外走。

    姚贝迪在门口等他们,看着他们的举动,有些诧异。

    “潇夜,你去哪里?”她忍不住问道,“doctor。莫不是说了,不能下地的吗?”

    “我有事。”潇夜冷然的说着,“你自己回去,不用管我。”

    “潇夜。”姚贝迪站在他的前面,“你都这个样子,有什么事情不能过了这段时间再解决吗?”

    “不能。”潇夜一字一句,散发着寒气,“你让开。”

    “我不让。”姚贝迪倔强的说着,“你不说清楚,我不让。”

    “大嫂,是老……”

    “阿彪。”潇夜打断他的话,“让人送她回去。”

    说着,强硬的让阿彪推着轮椅往前。

    姚贝迪看着他的背影,犹豫了两秒钟,又大步的跑上前,挡在潇夜的面前,“你到底要做什么?!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任性吗?!”

    潇夜皱紧眉头,阴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姚贝迪,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

    姚贝迪看着他。

    “别以为你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你还不够!”潇夜狠狠的说着,不带任何感情。

    姚贝迪木讷的看着他。

    他从来没有想过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她只是在关心他而已。

    关心都不行吗?

    “让开!”潇夜冷哼。

    姚贝迪咬着唇,一动不动。

    “阿彪。”潇夜吩咐。

    阿彪无奈,推着潇夜越过姚贝迪的身体,直接往电梯走去。

    姚贝迪就感觉到点滴开门关门的声音,整个人站在远处,眼眶有些红,却伪装得很好。

    她或许真的是,得意忘形了!

    他们之间,分明还没有好到,她可以插手他的事情?!

    电梯内。

    阿彪透过光亮的镜面的看着潇夜,“大哥,其实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大嫂的,她只是在关心你。”

    潇夜抿唇不说,脸色凛然。

    “我知道你是不想要大嫂担心,但是你这样,会更加的让大嫂伤心。”阿彪继续说道。

    潇夜依然面不改色。

    阿彪叹了口气,“我觉得大嫂现在应该在哭。”

    潇夜眉头皱了一下。

    “要不给大嫂打个电话吧。”阿彪推着潇夜走出电梯,门口处已经听好了轿车,阿彪扶着他上车,说道。

    潇夜冷峻着脸,看着阿彪递过来的手机。

    “不用了,回来再说。”

    如果,还能够活着回来。

    阿彪有些无奈,把手机放在衣服兜里面。

    这样的大哥,到底何时才能够真的明白,婚姻真的不是,你说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需要互相理解互相倾诉的。他觉得他这么死板的一个男人都知道婚姻之道,大哥这么聪明,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阿彪也不多说,这个节骨眼上,也确实没心思去多说。

    等会儿会面对什么,大家都不清楚。

    亦或者,就是生死离别!

    他们的车子一路开到一栋离市区深远的一座山上,山顶别墅,富丽堂皇,辉煌庄严。

    在山下其实是看不到这上面的别有洞天的,而且这座山是被私人购买,不对外开放,游客都无法进去,山内到处都是保安,严格把守。

    潇夜的小轿车一路开进山内别墅大门。

    车子停下来,保安连忙上前打开大门,恭敬的对着潇夜。

    阿彪先下车,准备去搬动轮椅。

    潇夜招了招手,“不用了,我走进去。”

    阿彪一怔,随即点头,扶着潇夜。

    潇夜抿着唇,适应身体的力度,以及腿部传来的锥心之痛。

    他看上去面不改色的下车后稳定了一会儿,然后踏着脚步进去。

    偌大的大厅,一排排黑色西装站立,看着他们,整齐的低头迎接,“大少爷。”

    潇夜抿着唇,带着一行人进去。

    最里面一个会客厅。

    面前的黑色西装恭敬地打开。

    比大厅给人的感觉更加壮丽辉煌,入目的就是正对面挂着的那一幅价值连城纯手工黄金打造的虎头,虎头下面一把厚重的座椅,桌椅下两步台阶,周围摆放着8个椅子,一边4个。大厅很宽,偏西式古老建筑,墙壁上挂着西方名画,四周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古董装饰品,整个感觉,有一种误入西方皇家宫廷,高贵而奢靡。

    这是一个黑帮世家之家,让人不得不惊叹。

    阿彪第一次走进这个地方的时候也是震撼到不行,不只是觉得这个地方价值连城,更重要的是,这完全颠覆了他心目中黑道世家的感觉,他觉得黑道会所就应该像港剧里面的那样,摆几个破桌子,房间的色调要暗,几个破风扇,吹啊吹……

    总之,这里完全和他想象的大相径庭,老爷子的欣赏水品,果然和一般的黑道不一样。

    而且听说,老爷子也出个国留洋,完完全全是高材生。

    据说作为老爷子唯一的儿子,对大哥的培养也不仅仅只是黑道而已,还有着很多上流社会的贵族礼仪,行为内涵等,反正在阿彪心目中,潇夜和其他黑道世家子弟不一样,少了些流氓痞子之气,总觉得大哥就是黑道帝王,天生高贵,不可一世。

    “你回来了!”老爷子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声音不冷不热,让人听不出来半点情绪。

    潇夜点头,站在正中间。

    此刻,四周已经坐了些其他人。

    都是现在在上海比较能够排得上名号的黑帮老大,有几个是退居后的,年岁比较大的前任。

    比如,就有张大龙。

    张大龙坐在左边第一个位置,旁边站着自己的儿子张龙,张龙脸色很白,此刻看着潇夜,不知道是不是气急攻心,脸色一下子就红了,甚至眼眶都红了。

    “龙大,我儿子回来了,你想要讨个说法,当着这么多老大面前,你开口就是。”潇老头子直接说道。

    “既然潇老大如此说,我也就不客气了。”张大龙从座位上站起来,似乎是安抚了一下他儿子的情绪,一字一句说道,“我儿子被潇夜……断了命根子,大家都知道我就张龙一个儿子,而张龙还没结婚,自然没有下一代,我们巨龙帮相当于就毁在了潇夜的手上。这个仇,潇老大你作为潇夜的父亲,我们上海黑道协会的主席,你说应该怎么做?!”“

    “以牙还牙,谁弄断了你儿子的命根子,我就断了他的命根子。”潇老头子一字一句。

    潇夜的脸色微变。

    阿彪在旁边已经惊出了一声冷汗。

    “潇老大言出必行!不要食言而肥!”张大龙听潇老头子这么一说,心里诧异,口上却连忙附和着。

    “当然。”潇老爷子冷着脸,一吼,“来人!”

    身边的黑色西装恭敬的对着潇老爷子。

    “把人带进来!”

    “是。”

    黑色西装连忙点头。

    转身大步走向大厅外,一会儿,带着潇夜手下的阿信走了进来。

    所有人正在诧异时,潇老爷子冷着脸问道,“张龙的命根子是不是你弄没的?”

    “是。”阿信点头。

    “张世侄,你的命根子是不是被他弄断的。”潇老爷子问道。

    “是他,但是潇叔,是潇夜指使的!”张龙连忙说着。

    潇老爷子点头,直接忽视了下半句,说道,“既然我说过,谁弄断你的命根子,我就弄断他的命根子,来人,当着这么多大哥的面,把他给做了。”

    “等等!”潇夜一步上前,对着潇老爷子说道,“你不能动他!”

    潇老爷子对着潇夜,眼神一冷。

    潇夜看着他,不为所动。

    “大哥,是我弄断了张龙的东西,我该赔给他!”阿信连忙说着。

    张大龙看局势不对,立马上前说道,“潇老爷子,你让一个小弟来背黑锅,这样的处理方式,没办法让我服气!也似乎有失你的身份,偏袒得太过度了!”

    “龙大,既然你让我来处理,等我处理完了,如果你不满意,你再发言!”潇老爷子一字一句说道。

    张大龙沉默了一下,当着这么多老大的面,不好发作,而且潇老头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偏袒了去。

    这么想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还不快动手!”潇老爷子命令。

    “我说不准动他!”潇夜一字一句!

    “给我动手!”

    “潇老头,你别让我对你出手!”潇夜捏着手指。

    潇老爷子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直接命令人就往前阿信走去。

    潇夜从腰间拿出手枪,对准靠近阿信的男人。

    “滚!”潇夜一字一句。

    潇老爷子脸色一冷,眼神一转。

    旁边突然出来10个黑衣人,迅速的围住潇夜一行人,手枪指着潇夜的头。

    “动手!”潇老爷子一字一句。

    潇夜的手指微动,扣动扳机。

    阿彪一把打开潇夜的手。

    潇夜一个不留意,手枪被阿彪弄掉。

    潇夜看着阿彪。

    阿彪恭敬的低着头,不发一语。

    正时,耳边传来阿信撕心裂肺的声音。

    潇夜咬牙,狠狠的看着潇老爷子。

    潇老爷子让人全部退下。

    地上留下一滩血,阿信被拖了出去。

    潇夜看着阿信,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

    “阿信是你的手下,对手下管教不当。该罚!”潇老爷子冷着脸气势犹在,“那皮鞭来!”

    说着,一个黑衣人恭敬的送上皮鞭。

    潇老头子一步一步走在潇夜的面前,“跪下!”

    潇夜无动于衷。

    潇老爷子脸色一沉,穿着军用皮靴的脚一下踹在潇夜的腿上。

    本来就骨折,这一刻似乎清楚的听到了骨头碎掉的声音。

    让人忍不住冒冷汗。

    潇夜腿上无力,猛地一下跪在地上,脸上却没有半点痛苦之色,而是满脸怒气,狰狞无比!

    “啪”!

    突然,重重的一个皮鞭打在潇夜的身上,潇夜的衣服瞬间被皮鞭打破,露出肌肤上呈现出来的一道狰狞的痕迹,冒着血珠。

    接着,“啪”、“啪”、“啪”!

    一道一道,重重的打在潇夜的身上,力度又狠又猛,完全不留任何情面。

    整个大厅很安静,安静的只听到皮鞭打在身上的声音,阴森狰狞!

    整整108下。

    没有听到一丁点哼叫声!

    潇夜的身上几乎没有了一块完整的皮肤,血肉模糊,脸色白得吓人。

    潇老爷子将皮鞭一扔,一步一步依然稳健的走向正中间的位置,连大气都没有踹一下,对着张大龙说道,“龙大你还有什么不满,尽管说。”

    张大龙恨得咬牙。

    潇老头做到这个地步。

    第一,还了他一个命根子,不管是谁的,他还了!

    第二,当着这么多老大的面,他抽了潇夜,力度狠烈,毫不留情,潇夜此刻跪在大厅一动不动,却是丢了半条命!

    这种诚意,他张大龙再说什么,反而显得自己小家子气!

    这么多年和潇老头过招,处处失利!

    眼神一冷,他对着潇老爷子一字一句,“潇老大已经做到这个地步,我再不满就显得我张大龙不识抬举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张龙我们走!”

    说着,就转身。

    张龙肯定不服气,他被弄得这么惨,凭什么潇夜就是被抽打几下就行!

    “爸,这不公平……”

    “张龙,走!”张大龙脸色一沉。

    张龙不服气的跟上了张大龙的脚步,心里的仇恨,不言而喻。

    其他几个老大看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也都三三两两的离开。

    整个大厅,目前就剩下潇老爷子和潇夜的人。

    潇老爷子走向潇夜,对着身边的人说着,“扶大少爷回房间。”

    “是。”几个保镖架起潇夜。

    潇夜这个时候已经没任何反抗之力,任由几个人架着。

    潇老爷子看着潇夜,“这件事情我不说你对错,但是保护自己的女人,这是天经地义!”

    这是对潇夜的认可。

    然后丢下一句话,率先离开。

    潇夜抬头看了一眼潇老爷子离开,似乎是很用力才说出几个字,显得很是虚弱,“去看看阿信。”

    “我知道,大哥你好好养伤,阿信那边我会办理妥当。”

    “告诉他,这个仇,做大哥的肯定给他报。”潇夜一字一句。

    “大哥,你先养伤,后面的事情,阿彪知道怎么处理。”

    潇夜点头,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顾氏大厦。

    乔汐莞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做设计规划。

    电话响起。

    她皱着眉头。

    今天的电话会不会太多了点。

    抿唇拿起,看着来电显示,“不是和潇夜在一起吗?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有时间没,想要和你喝茶。”

    “现在?”乔汐莞看着时间。

    “嗯。”那边的声音,很是低落。

    “你在哪里?”

    “我现在坐着出租车,漫无目的。”姚贝迪说。

    “你到顾氏大厦来,对面有个咖啡厅,我们去那里坐坐。”

    “好。”那边挂断电话。

    乔汐莞放下电话,把设计规划的文档进行保存,关上电脑,起身走出办公室,对着门外的milk说道,“我先出去有事儿,你帮我问问董事长的秘书他今天什么时候有空,问到了给我发短信。”

    “是。”milk恭敬的答应着。

    乔汐莞离开办公室,直接走向咖啡厅。

    5分钟,姚贝迪出现。

    脸色似乎是真的不太好,她坐在乔汐莞的面前,有些怏怏的搅拌着咖啡。

    “有事儿说事儿,别耽搁我时间。”乔汐莞直截了当。

    姚贝迪似乎也习惯了乔汐莞直白,放下勺子,“我一直以为我和潇夜的关系好了很多,但是今天他突然又对我很冷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就知道你找我,肯定是因为潇夜的事情。”乔汐莞一脸了然,“话说这么多年了在潇夜的身上,你怎么还这么没出息?!”

    姚贝迪咬着唇,看上去很难过的表情。

    “行了行了,我不说你了。不过既然潇夜愿意为了你这么拼命,就知道他对你肯定有感情了。不过男人呢就是这样,越是觉得好得到的,就越是不好好珍惜,你就是太容易到手了,所以潇夜才可以对你这么,呼来换取。”乔汐莞一字一句。

    “是这样吗?”姚贝迪看着她,“我果然是很笨。”

    “你才知道吗?!”乔汐莞翻白眼,“潇夜现在是不是又和雷蕾鬼混了?”

    “不知道。”姚贝迪摇头,她也不知道潇夜去了哪里。

    反正脑海里面,冒出来了很多,不好的想法。

    “雷蕾这个女人不简单,潇夜不喜欢雷蕾了,还能够被雷蕾这么吃得死死的,肯定有她的能耐,我们得想办法让雷蕾滚蛋才行!”乔汐莞深思。

    让雷蕾毫无价值的滚蛋!

    姚贝迪看着乔汐莞,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说潇夜不喜欢雷蕾?”

    “你果然很笨。”乔汐莞实在是有些无可奈何的说着。

    姚贝迪唇。

    “而且,和我完全没在一个思考的水平线上!”乔汐莞翻白眼,“我现在的重点在怎么赶走雷蕾的身上,你的重点永远都在潇夜身上,你就不能open点吗?放开,放开……”乔汐莞还用动作,指手画脚。

    姚贝迪垂着头,“我喜欢潇夜,喜欢了很久……”

    乔汐莞实在有些受不了的呼气。

    姚贝迪这辈子,是注定毁在潇夜那厮身上了吧!

    乔汐莞咬了咬唇,“行了行,知道你喜欢了。姐想办法,帮你赶走雷蕾。”

    姚贝迪看着她,半响,“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行侠仗义呗!”乔汐莞说。

    姚贝迪有些打击过度。

    这个女人。

    乔汐莞狠狠的笑着,“因为我是,霍小溪……”

    “小溪。”姚贝迪望着她。

    “最好的朋友。”乔汐莞说完。

    “你就承认你是霍小溪吧,就算你是鬼,我也不怕你。”

    “真的不怕?”乔汐莞嘴角开心的一笑。

    “不怕,因为你是霍小溪。”姚贝迪一字一句。

    乔汐莞抿着唇,也不承认也不否认,话锋一转,“不是说半年不能同房吗?半年时间够你学会床上技巧了,半年时间也够我弄死雷蕾那妞了,所以半年后,你丫的再没有把潇夜给我吃得死死地,看我不收拾你!”

    姚贝迪低着头,脸蛋红透了,不说话。

    乔汐莞也不在调戏姚贝迪,看了看时间,“我今天有点忙,有事儿再打电话。”

    “哦。”姚贝迪看着乔汐莞风风火火的样子。

    是小溪。

    真好。

    她嘴角扬起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乔汐莞大步离开咖啡厅。

    她有事情找顾耀其,所以得立刻离开,刚刚收到milk的短信,今天只有这个点有空。

    她抿着唇大步走着。

    不过倒是,想要让雷蕾离开潇夜的方法……

    她眼眸一紧。

    嘴角邪恶一笑,有时候,该出手时就出手!

    这么想着,一路回到顾是大厦,直接走向顾耀其的办公室。

    “进来。”顾耀其开口说道。

    乔汐莞推开房门,坐在顾耀其的对面。

    “找我什么事儿?”

    “董事长,我有个不情之请。”乔汐莞直接说道。

    “你说。”

    “我虽然在顾氏的时间不长,但希望董事长能够给我机会提拔我。”

    顾耀其本来在用包金钢笔记着什么东西,听乔汐莞一说,放下笔抬头看着她,“什么机会?”

    “我想在这次项目谈成之后,给我升职。”乔汐莞一字一句,直白到不行。

    顾耀其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你这个职位,不够?”

    “我觉得不够,不能够完全体现我的价值。”乔汐莞说。

    “你的职位升得已经不慢了。”顾耀其说。

    “但是,比我预想的,差了一点。”

    “你预想是怎么样?”顾耀其皱眉。

    “总经理助理。”乔汐莞开口。

    顾耀其双手插在一起,眼神看着乔汐莞,在审视。

    面前这个女人,沉重冷静,即使提出这样有些天方夜谭的要求时,也显得这么的理直气壮,胸有成竹。

    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顾耀其突然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来开落地窗帘。

    窗帘外投射着刺目的阳光,乔汐莞微眯着眼,看着顾耀其的身影。

    “想要坐到那个职位可以。”顾耀其说。

    乔汐莞看着他。

    知道顾耀其说的可以,肯定包含了很多内容。

    果不其然,顾耀其开口说道,“这次这个项目不仅谈成,利润率需要达到成本的5%以上。另外,我要环宇10%的股份。”

    商人。

    真是不折不扣,任何事情都可以谈利润点的商人!

    乔汐莞看着顾耀其,看着他。

    “在我是否答应之前,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你这么刻意的针对环宇?妈一天在我耳边念叨,说环宇是亲戚,不需要做的这么铁面无私,虽然我一直都知道商场上大家靠本事,但终究还是觉得,爸,你的针对性很明显。”乔汐莞问他,有些不怕死的问道。

    顾耀其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下,开口道,“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那一份。”

    “属于你自己?”乔汐莞皱眉。

    “其他你就不要问了,你只要记住,你做的,就是我们顾是应得到的。至于你妈那些话你可以完全不听,她一个妇人之仁,看的东西永远都那么片面!”顾耀其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咬着唇,憋在喉咙里面的话,怎么都没有问出来。

    环宇是她一手发展起来的,她可以肯定,顾耀其绝对不可能能够掌有环宇的股份,他怎么可以说环宇有10%是属于他的?!还是说,顾耀其本身就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和齐凌枫有关的,秘密?!

    她眼眸一深,调整呼吸,一笑,“既然爸说是我们应得的,那么我肯定会义不容辞的去拿回来!爸,那么就说定了,我谈下项目,利润点达到5%。环宇股份拿到10%,顾氏总经理助理一职,就是我的了!”

    “一言为定!”顾耀其点头。

    乔汐莞点头,一笑,离开顾耀其的办公室。

    一出门,心里不禁暗骂。

    这个不折不扣,贪得无厌的老头子!倒是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咬牙。

    准备离开时,正巧蹦到顾子寒。

    顾子寒看着乔汐莞从顾耀其的办公室出来,脸色微变,“这么快就遇到问题,要爸解决?”

    话语间,那个阴阳怪气。

    乔汐莞没什么面部表情,淡定的说着,“是啊,爸给予了权利,当然得使用。”

    顾子寒脸色微沉。

    “谁让,爸指定让我来负责呢!”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顾子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大步的走回自己办公室。

    叶媚看着顾子寒,连忙跟上去。

    顾子寒一回到办公室,脸上愤怒的表情明显无比。

    “子寒,怎么了?”

    “乔汐莞,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顾子寒说。

    叶媚看着她。

    每每乔汐莞这个女人都可以气得顾子寒咬牙切齿。

    自己跟在顾子寒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见顾子寒对任何一个人这么狂怒过,而乔汐莞已经激发了好几次顾子寒这么肆无忌惮的怒气了!

    “现在需要怎么做?”叶媚问道。

    “怎么做?!”顾子寒冷哼,“我就是要看到乔汐莞和齐凌枫两个人鱼死网破,我坐收渔翁之利!”

    叶媚皱着眉头。

    “我们,走着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顾子寒一字一句。

    ……

    乔汐莞回到自己办公室。

    要不了多久,顾子寒也要爆发了吧!

    她深呼吸,觉得自己真的是,前有狼后有虎,或许有一天自己一个不济,啃得或许连骨头都不剩了!

    揉着自己有些疼的太阳穴。

    身边有一个帮自己的人,也好……

    她嘴角无奈一笑,因为那一刻突然想起了顾子臣。

    顾子臣。

    这个龟毛到不行的男人!

    她能对他有所期待吗?!

    她表示,很不安。

    ------题外话------

    推荐好友竹玉儿的文文《豪门第一长媳》

    简介: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的男女,与其为了爱情伤脑筋,反不如找一个适合的对象结婚,”陆少臣简单的一句话,关系到两个家族的利益,

    于是,叶画“高效高速”的嫁了陆少臣,叶画认为,无爱联姻,他高调的养小三包小四,她理应心有芥蒂,坚持无性婚姻。

    推荐好友蝶乱飞的文文《绔少宠妻上瘾》

    简介:安少第一次和女人接吻后他躲在洗手间一遍遍刷牙。

    安少第一次和女人牵手后他差点把手给洗脱皮了。

    安少第一次和女人上床前他亲自拿着刷子把女人刷了个遍。

    安少是一个痞子,有很严重的洁癖,讨厌女人,却偏偏栽在晏晨的手里。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