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章缠绵悱恻(一)

第五十章缠绵悱恻(一)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

    乔汐莞走进顾耀其的办公室,敲门。

    “进来。”

    乔汐莞推开房门,进去。

    顾耀其看着她,很淡定的使眼色让她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

    “找我有事儿?”顾耀其问。

    “公司里面有内奸。”乔汐莞说,一字一句。

    顾耀其怔了一下,随即表现得很自然,“你怎么知道?”

    “凭直觉。”

    顾耀其眉头一抬。

    “可以验证。”

    “不用拐弯抹角,说说你的想法。”顾耀其直白的看着她。

    “市政规划的这个项目,张乔恩自动申请不再做项目经理。”乔汐莞说道。

    顾耀其似乎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所以新人,永远都挑不起大梁,你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张乔恩的申请不是自愿而是被迫,我了解了一下情况,请董事长先暂时不要问我是什么情况,但我知道,我们公司肯定有内奸。”

    顾耀其就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接下来的话语。

    乔汐莞也不陈述其他,开门见山的说着,“我的安排是,我允许张乔恩不做项目经理,而改用和张乔恩有着同样idea的喻洛薇来担任一职,而我将会依然全权负责并协助他们完成这个项目。”

    顾耀其苍劲的眼眸微动,嘴角突然拉出一抹好笑的弧度,“乔汐莞,你做了这么多,别说都是为了喻洛薇。不管怎么样,喻洛薇也是你妹妹,你这么偏袒她,似乎人心不稳。”

    “董事长是在怀疑我的人品?”乔汐莞挑眉,脸露不悦。

    顾耀其笑了笑,“我不是怀疑你的人品,而是乔汐莞,你进公司短短几个月时间,表现出来的睿智让我都刮目相看,所以能够变着花样的做些事情达到你的目的,我觉得不难。”

    “是不难,但是我没必要这么做。喻洛薇是我妹妹没错,可我没那么多的心思去提拔她。我们之间的关系,外人不了解,你不应该不知道。”乔汐莞解释,口吻有些重。

    “乔汐莞。”顾耀其突然叫着她的名字,“我可以很直白的告诉你,现阶段我很欣赏你,而且很信任你,你做的任何事情,只要不是太违背我的原则我都可以说好。所以,你不要哪一天真的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那样彼此都不好过,你最好记住。”

    乔汐莞看着他。

    “这一次,我再次默许你的行为。希望这个项目后,你可以给我一个完美的答卷。”顾耀其已经点头。

    乔汐莞咬着唇。

    这个老头子,说信任她,其实也就是因为她现在的利用价值很大。暗地里早就应该对她展开了怀疑和调查,不过也没关系,就算是怎么调查,也调查不出个什么玩意儿。

    她抿着唇。

    顾耀其这个顾氏当家,能够从这么多兄弟手中彻底的抢过顾氏,有的手腕和能力,绝对不容小窥。

    还好。

    她的所有目的和顾耀其利益并不相冲,她并不需要花费脑力和这个老头子真正的斗智斗勇。

    暗自呼了一口气,嘴上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顾耀其点头,看上去有些云淡风轻。

    乔汐莞也不多话费,从座位上站起来,“不打扰董事长了,我先出去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

    “不到半个月时间就第一次竞标,时间抓紧点。”

    “我知道。”

    乔汐莞走出顾耀其的办公室。

    半个月时间,完全够了。

    她抿着唇回到办公室。

    milk跟着她的脚步走进来。

    “乔经理,这是张乔恩的申请,说是不做项目经理一职了。”milk递给他一张申请书。

    乔汐莞顺手接过,“嗯,我知道了。10分钟后,叫牵扯到这个项目的所有成员开会。”

    “是。”milk连忙点头。

    乔汐莞拿过申请书,无聊的拆开看了看,然后放下。

    喻洛薇的背后指使者是谁?

    齐凌枫?顾子寒?

    她冷冷一笑。

    找喻洛薇来做棋子,说实在的,她并不觉得这两个人有多聪明。

    眼眸一转。

    她起身走向会议室。

    陆陆续续的,其他主管及项目重要人员依次的出现在会议室里,规矩的坐下。

    乔汐莞看着满屋子的人,很镇定的说着,“这个项目从现在开始,项目经理一职由原来的张乔恩更改为现在的喻洛薇。”

    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室突然鸦雀无声。

    全部人都惊讶了,怎么才这么两天时间,突然就变了。

    “张乔恩主动申请不做项目经理一职。考虑到她是新人,对未知的挑战比较胆怯,并经过董事长的同意,接受了她的申请。而喻洛薇作为和张乔恩一样有着相同idea的人来接洽这个项目,再适合不过,请各位从现在开始,全力配合喻洛薇完成这个项目。”

    “是。”下面坐着的人,三三两两的答应着。

    “张乔恩,你把你手上的东西全部给喻洛薇做一个交接。另外,你现在辞退了项目经理一职,就暂时不再负责这个项目的所有事情,尹翔会给你的工作进行重新安排和调整。”

    “是。”张乔恩点头。

    很明显能够看出来,她脸上的难过。

    会议室的所有人看着张乔恩,都有些莫名其妙。

    是因为新人?是因为对位置挑战的胆怯?!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分明觉得张乔恩很有激。情在做这个项目?!

    突然公司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而且昨天才传出喻洛薇和张乔恩的不和,今天张乔恩就被取代了位置,加上喻洛薇本来是乔汐莞的妹妹,这么一看,果然是隐藏了各种猫腻。

    大概是,最开始其实就想要定喻洛薇,但为了避免说不公平,所以故意转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吧?!

    可怜了,张乔恩完全成了一个牺牲品。

    无数人这么想着,同情的看着张乔恩。

    乔汐莞嘴角淡笑,这些人都在想什么她其实清楚得很,她要的,就是这种想过,这种,喻洛薇站在不公平的天平山的效果,她抿着唇,很冷漠的说着,“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请各位抓紧手上的项目进度,一个星期后,我需要一个完整的初稿。”

    “是。”会议室的人忙的点头。

    然后陆陆续续离开。

    “喻洛薇,你跟我来。”乔汐莞叫住喻洛薇。

    喻洛薇整个人正洋溢在幸福中,听着乔汐莞在叫自己,连忙点头跟上了乔汐莞的脚步。

    两个人坐在乔汐莞的办公室。

    乔汐莞一本一眼的说着,“这个机会来之不易,你自己好好把握。我不说我们俩的感情如何,但是你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发展我为你高兴。”

    “我会把握的,谢谢姐。”

    “嗯,别让我失望。”

    “我一定会努力。”喻洛薇很肯定的说道。

    乔汐莞点了点头,微笑着,“出去做事吧。”

    “好。”喻洛薇点头,离开。

    离开的时候,嘴角邪恶的一笑。

    不要以为突然对我这么好就可以拉拢我,乔汐莞,我们的账可是要好好的算!

    乔汐莞看着喻洛薇的背影,眼眸突然一紧。

    她其实还真的没有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

    不过顾大少说得没错。

    将计就计。

    喻洛薇不是什么角色,但是她背后的人,绝对不简单。

    眼眸一转,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顾子俊推开门,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乔汐莞的对面。

    乔汐莞看着他,眉头轻扬,“找我有事儿?”

    “你这段时间在搞什么啊,一会儿张乔恩,一会儿喻洛薇,现在所有人都在说你假公济私,让张乔恩背了黑锅,成了那个牺牲品。”顾子俊可能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后,跑出来抱怨,亦或者,打抱不平。

    乔汐莞看上去很淡定,笑了笑说道,“你是在担心喻洛薇,还是在为张乔恩打抱不平,或者说,你是在提醒我?”

    “你别给我扯远了,我告诉你,我才到公司来上班,每天耳边都是些叽叽喳喳的闲言碎语,我头都大了!丫的我是公司的公子爷,我他妈的在这个里面待着,怎么都觉得自己的身份低微到不行。我是菜市场的大妈吗?一天都是些八卦!”顾子俊有些恼火。

    乔汐莞还是很淡定,还是笑着说着,“大人物都是从基层爬上去的。”

    “你听谁说的?!”顾子俊脸色更不好了。

    “我说的。”

    “放屁,我大哥可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直接就担当的顾氏总经理一职!”顾子俊一字一句,怒吼。

    “你说顾子臣?”

    “你不知道吗?!”顾子俊扬眉。

    她还真的不太知道。

    因为也没有怎么去刻意留意过。

    “你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老公。”顾子俊皱了皱眉头,“我哥不是因为双腿残疾,他现在早就在上海的街头独领风骚,耀武扬威了。”

    “是吗?顾子臣还有这本事儿!”乔汐莞笑了笑。

    “太冷漠了你!”顾子俊看着乔汐莞脸上的表情,不爽的继续说道,“我现在就是问你,你怎么把这事儿给处理好了,别让我一天觉得莫名的烦躁不安。”

    “你为什么要烦躁不安?!”乔汐莞皱眉。

    “我……”顾子俊皱眉。

    他自己也不清楚。

    反正就是听到耳边这些胡言乱语,他心情就是不好。

    特别是听到有人说乔汐莞假公济私的时候,心里莫名就很抓狂。

    “子俊,你才进公司,很多都不太清楚,等你慢慢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就会觉得正常了。”乔汐莞说得漫不经心,“总之不管如何,谢谢你来专程的提醒我,我在做什么,我其实清楚得很。”

    顾子俊看着她。

    “我很聪明,真的。”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俊翻白眼,“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乔汐莞表示无所谓。

    顾子俊从座位上准备起身离开。

    “子俊。”乔汐莞突然叫住他。

    “什么事儿?”

    “你对喻洛薇……怎么样?”乔汐莞问道。

    “你不是知道吗?我对她没感觉,玩玩而已。”

    “还能继续玩玩吗?”乔汐莞问。

    顾子俊狠狠的看着她,“你到底是在帮喻洛薇吗?!”

    “帮不帮她,看她自己的造化。我现在有点事情想要你帮我。”乔汐莞说,是突发奇想。

    如果顾子俊不来找她,她应该也想不到这个男人。

    因为不觉得这个男人有多可靠。

    但刚刚那一秒,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不是想象的那种无所事事。

    至少他还关心这个公司。

    “什么事?”顾子俊问,“无偿的我可半点兴趣都没有。”

    “你想要什么有偿?”

    “比如,你。”顾子俊邪恶一笑。

    “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乔汐莞说,口吻中却带着开玩笑的韵味。

    “我天不怕地不怕。”顾子俊一副很自以为是的表情。

    “可是我怕啊。”乔汐莞笑着看着他。

    顾子俊翻白眼,“你别给我拐弯抹角了,有什么事情你说。我这个人有时候也闲得慌。”

    “既然如此,那你听好了。”乔汐莞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交代。

    顾子俊的脸色并不太好,他看着乔汐莞,好久才说出几个字,“喻洛薇果然不是你亲妹妹。”

    “你今天才知道,我们异父异母的。”

    “……”顾子俊哑然。

    “出去吧,祝你玩的开心。”

    顾子俊起身离开。

    最毒妇人心。

    女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一种生物!

    乔汐莞嘴角一笑。

    顾子俊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她表示,她拭目以待!

    ……

    山顶别墅。

    奢华到富丽堂皇。

    姚贝迪出现在这里。

    这是第二次。

    印象中已经有些陌生了。

    因为第一次是在她和潇夜刚领了结婚证,到这里来拜会潇夜的父亲,走一个形式而已!想想,已经过了6年。

    6年期间,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到这里过。

    潇夜从来不开口说让她来。

    刚结婚那段时间她其实想过来的,有好几次都觉得,既然结婚了,潇夜的父亲就是她的父亲,她应该来尽尽孝心,她知道潇夜不会让她去,她就凭着记忆自己来,可,她被阻止在山脚。

    理由是,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她被排到了闲杂人等的范畴。

    她咬着唇,让曾经那些不好的回忆消逝,她咬着唇,走进这栋别墅区。

    里面和印象中变了很多,又似乎不知道哪里变化了,因为太久远了。

    久远到很多细节是注意不到的。

    面前一排排黑色西装,站得规规矩矩,她走过,齐声喊着,“大少奶奶。”

    那样的架势。

    姚贝迪抿着唇,心里其实是有些颤颤的。

    她一路走过,正准备走上2楼时,看到大厅中的潇老爷子。

    老爷子穿着中山服,布鞋,气色看上去很好,他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看着里面的内容。

    姚贝迪规矩的走过去,“爸。”

    潇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姚贝迪,眼神又放在手上的报纸上,淡淡的“嗯”了一声。

    姚贝迪有些无措,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对待这个老人,她这么站了一会儿,说道,“我上去看看潇夜。”

    潇老爷子轻点了一下头。

    姚贝迪连忙转身离开。

    姚贝迪不太会和不熟悉的人交流,因为性格所致,偶尔还会因为这些交流而变得拘束不安。

    她走向2楼,走到一个房门前。

    她其实也不知道那个房间是不是潇夜的,不过看到门口站着的几个有些面熟的人,猜想或许就是了。

    那几个人看着她,连忙弯腰,“大嫂。”

    “潇夜在里面?”

    “是。”

    “那我进去看看。”

    “现在吗?”门口站着的几个人有些为难。

    “不行吗?”姚贝迪看着他们。

    他们作为小弟的,怎么可能说不行。

    一个人连忙说着,“大嫂请进。”

    姚贝迪走过去,对着他们礼貌的一笑,然后推开房门。

    下一秒,整个人突然就怔住了。

    此刻的画面。

    她觉得她脑袋有一秒是不能思考的。

    偌大的房间里面,一张奢华的大床上,潇夜全身赤果果的躺在上面,此刻是趴在床上的,而他身上,有一个男人骑在他的臀部,当时那一瞬间姚贝迪没有注意,要不然就会发现,那个男人其实只是这么跪坐着,并没有真的坐上去。

    但突然这样的画面……

    姚贝迪承认,信息量太大,画面太劲爆,她有好长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好长一段时间就这么目瞪口呆的,一眼不眨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直到,床上的一个男人发现了她的存在。

    那个骑在潇夜身上的男人翻身,从床上下来,似乎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很淡定自若的说着,“总算弄好了。”

    姚贝迪瞪着眼睛看着他。

    “潇太太,来得这么早。”男人动了动手脚,似乎在为自己活动筋骨。

    潇太太?

    一听到这个名字,躺在床上那个一动不动的男人突然就怔了一下,翻身,然后一声“闷哼”。

    “你淡定点。”旁边的男人看着他的样子,“我好不容易给你上好药,你再这么翻滚,又开裂了,血蹦出来了怎么办?!”

    潇夜咬牙切齿,“给我盖上被子。”

    “还没缠绷带,你急什么啊!”男人说着,“你老婆,又不是没见过你这么光秃秃的样子了。”

    “……”潇夜脸色巨黑。

    “话说潇太太,你这是准备在门口站多久,过来帮帮我。”那个男人拿着白色的绷带,示意她。

    姚贝迪回神。

    她咬着唇把房门带过去,走向他们。

    潇夜身上的伤。

    惨不忍睹。

    她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doctor莫,这是,怎么了?”姚贝迪问面前在弄绷带的男人。

    “我也不知道,被阿彪给弄过来后,就是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doctor莫耸肩说着。

    姚贝迪咬着唇,“伤严重吗?”

    “反正死不了。”doctor莫把绷带地给她,然后让她帮着一起给潇夜包扎了起来,有时候不小心挨到了潇夜的皮肤,潇夜的身体就会本能的颤动一下。

    应该很痛吧。

    她咬着唇。

    两个人花了至少半个小时,才把他身上巴扎完全,这么一看,就跟一木乃伊才不多了。

    doctor莫再次擦了擦汗水,从医药包里面拿出点滴药水瓶,给潇夜挂上,说着,“消炎的,如果感染了就等死吧。”

    潇夜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不说一句话,脸上看上去还很难看。

    doctor莫弄完了所有之后,有些累的耸了耸肩,“我出去了,你照顾他。”

    “等等。”姚贝迪对着doctor莫,“你现在走了,他要是哪里不舒服准备办?”

    “我不会走,我就去隔壁。”说起来,还咬牙切齿。

    姚贝迪看着他。

    “一群土匪。”doctor莫咬牙切齿。

    深更半夜回家被阿彪带着一伙人劫持到了这里,然后美其名是作为潇夜的专职医生贴身照顾他,实际上就是他就是被软禁了。

    所以黑道上的人,最没素质,最野蛮!

    姚贝迪看着doctor离开,眼眸看向潇夜,看着他只能这么趴在床上,全身也绷得严严实实的,肯定难受得很,只是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口的,看上去应该是鞭打的痕迹。

    她抿了抿唇,轻轻的拿过一边的被子给他盖上。

    然后突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坐在她的床边,不发一语。

    “是阿彪让你来的?”潇夜扬眉,突然开口。口吻听上去,底气十足,和身体上反馈出来的虚弱,大相径庭。

    “不是,是爸让我来,看看你。”姚贝迪回答道。

    潇夜眉头皱了一下。

    那个老头子。

    姚贝迪看着他,“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潇夜不说。

    姚贝迪抿了抿唇,她也知道潇夜肯定不会告诉她。

    她低垂着眼眸,就这么安静的坐在他的旁边,也不知道能够帮他什么。

    总觉得潇夜这次的伤,比任何一次都要严重。

    但明显的,潇夜对她还是很排斥。

    房间一度安静到不行。

    潇夜这么躺着躺着,慢慢就睡着了。

    姚贝迪就一直帮他看着点滴,等点滴完了,为他打开另外一瓶。

    这么陪着他睡了一个上午。

    中午的时候,佣人送来午餐,都是些清单的稀饭。

    “大少奶奶,你的那一份,我马上给你送上来。”佣人把潇夜的午餐放在一边的茶几上后,连忙说着。

    “嗯。”姚贝迪点头。

    佣人离开。

    姚贝迪看着潇夜还在熟睡,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叫醒他。

    她想了想,还是走过去靠近他的耳边,轻轻的说着,“潇夜,吃饭了。”

    躺着的那个人一动不动。

    “潇夜。”她再次叫他,声音依然很轻。

    还是一动不动。

    “潇夜。”姚贝迪声音稍微大了些。

    那个躺着的男人不舒服的周了一下眉头,脸扭向一边。

    “吃午饭了,吃完了再睡吧。”姚贝迪说。

    “不吃了,要吃你自己吃!”口气中,有些冒火,似乎还带着小孩子的倔强。

    姚贝迪看着他。

    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的起床气。

    她有些惊讶。

    潇夜说完之后,又沉睡了过去。

    昨天一个晚上没睡,因为全身痛得根本就睡不着,今天又被doctor莫折腾了一个上午,现实是已经困到不行,半点都不想要睁开眼睛。

    姚贝迪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最后只得妥协的,等着他。

    正时,佣人轻敲着房门,推开说道,“大少奶奶,老爷说这里让我来先看着大少爷,你下去陪老爷吃饭。”

    姚贝迪皱了皱眉头。

    潇老爷子让她陪吃饭?!

    她抿着唇,看了一眼潇夜,回头对着佣人说着,“那麻烦你了。”

    “大少奶奶不要这么说,这是我该做的。”

    姚贝迪微点了点头,走出房间。

    偌大的饭厅,偌大的饭桌,满满一大桌子饭菜。

    潇老爷子一个人坐在主席位,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菜。

    看着姚贝迪出现时,只是使了一个眼神,让她坐在他的旁边。

    两个人,面对这么大一个桌子,这么多菜。

    她能说,再有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吧。

    至少他们家就不会,有时候家里人少,她母亲一个人在的时候,都是吃些粗茶淡饭,哪里像潇老爷子这么会享受。

    她拿起筷子,一点一点慢慢的吃着。

    饭席间一度很安静。

    他们吃饭的时候,周围还站了好些黑色西装。

    她其实不太习惯被这么多人盯着吃饭。

    很显然,潇老爷子习以为常,甚至是很享受的,他只要放下筷子,就会有人来帮他盛汤,摆明了就是皇帝的待遇。

    姚贝迪小心翼翼的吃着,胃口不是很好,但不敢轻易的放下筷子。

    潇老爷子喝了一口燕窝熬的鸡汤,擦了擦嘴,“这段时间在这里多住几天。”

    姚贝迪突然被潇老爷子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压惊,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的说着,“好的。”

    “潇夜伤得不轻,这段时间我不会让他出门了。你就陪着他。”

    “嗯。”姚贝迪连忙乖巧的点头。

    “我吃完了,你慢慢吃。”潇老爷子起身准备离开。

    潇夜的性格就像他家老头子吧。

    够冷漠。

    姚贝迪看着潇老爷子,突然鼓起勇气说道,“爸,潇夜为什么伤得这么严重?”

    潇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她。

    姚贝迪放下碗筷,恭敬的说道,“潇夜不说,我想或许您知道。”

    “被我抽的。”潇老爷子一字一句。

    姚贝迪瞠目结舌。

    这是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够下得了如此重手?!

    潇老爷子看上去很淡定,“潇夜把巨龙帮的太子爷命根子弄没了,我得给别人一个交代。”

    “可是潇夜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张龙绑架我在先。”姚贝迪反驳。

    “道上从来都不讲这些规矩,只会看最后的结果。结果就是,潇夜把让巨龙帮断子绝孙了。你应该庆幸,潇夜的命根子还在。”潇老爷子一字一句。

    姚贝迪咬着唇,眼眸垂下,“所以其实,潇夜会这样,都是因为我了。”

    “差不多。”潇老爷子很直白的回答道。

    姚贝迪觉得很自责。

    “不过男人保护女人,天经地义。”潇老爷子说,“你不用感觉到内疚,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气魄和担当。”

    姚贝迪看着潇老爷子。

    她一直觉得潇老爷子不喜欢她。

    应该是很不喜欢。

    当年自己怎么缠上潇夜的,潇老爷子看在眼里,而且……

    当年潇老爷子欠她爸一份情,在他们还是年轻的事情,当年为了让她能够顺利的嫁给潇夜,她老爸出面,让潇老爷子也给潇夜施加了压力,算是了解了那份人情。

    所以。

    不管如何,当年那个婚,潇老爷子应该也觉得,憋屈。

    饭桌在上,只剩下姚贝迪一个人。

    她重新拿起筷子,吃饭。

    心里思绪很多,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

    她今天莫名其妙接到潇老爷子的电话,内容就是,“到别墅来一趟,看看潇夜。”

    她当时本想问潇夜怎么了,话还未出口,潇老爷子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么多年来,不只是对她。

    对潇笑也从来没有问候过一句。

    她深呼吸,让自己尽量不多想。

    吃完饭,放下碗筷,起身往2楼上走去。

    路过大厅的时候,看着潇老爷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功夫茶,一个人,脸上看不出来任何异样,却觉得莫名的有些孤独……

    转眸。

    她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脚步走向潇夜的房间,推开。

    潇夜似乎已经醒了。

    佣人规规矩矩的站在潇夜的旁边,看上去脸色有些委屈。

    佣人看着姚贝迪出现,连忙说着,“大少爷不吃饭,我怎么劝都没用。”

    姚贝迪看着旁边放着的稀饭,转眸对着佣人说道,“你先出去吧。”

    “是,大少奶奶。”佣人连忙吐了一口大气,快速的离开。

    姚贝迪走过去,自然的坐在潇夜的床边,问道,“不饿吗?”

    潇夜没有说话。

    姚贝迪看着他的模样,“不饿就不吃了吧。”

    潇夜的脸色更难看了。

    姚贝迪看着大大的落地窗外,幽幽的说着,“你身上的伤,都是因为我是吗?”

    “和你没关系。”

    “刚刚爸说了,因为你断了张龙的……所以才会被他抽,为了给别人一个交代。”姚贝迪直直的说着,“而你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张龙绑架了我……”

    “姚贝迪,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只是受不了别人威胁!”潇夜突然怒吼。

    姚贝迪嘴角只是笑了笑。

    潇夜咬牙,也没心思和这个女人纠结,转眸没好气的说着,“我饿了。”

    姚贝迪看着他。

    上一秒不是还在说不想要吃吗?!

    “我现在饿了。”潇夜一字一句重复。

    姚贝迪无奈的去旁边拿起饭碗和勺子,“你就这么趴着吃吗?”

    “帮我拿一个垫子过来。”

    “哦。”

    姚贝迪拿来一个,放在他的胸口处,稍微让他没那么用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开始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喂他吃饭。

    这段时间,仿若都是姚贝迪不停的在喂他吃饭。

    这样的亲密程度似乎也已经变得理所当然。

    刚吃完饭,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阿彪站在门口,看着他们,顿了顿,“大嫂什么时候过来的?”

    “上午。”

    “哦。”阿彪看着潇夜,“大哥不是说不让大嫂过来吗?”

    潇夜脸色一沉。

    阿彪连忙闭嘴。

    本来他是一早就想要去接大嫂来的,但是大哥一口拒绝,说不准叫姚贝迪来。

    现在来了……

    也没见大哥脸色不好了,反而,总觉得大哥的心情,明显好很多。

    大哥这么闷骚,到底好吗?!

    阿彪无奈的耸肩,直奔主题,“大哥,我有事情和你说。”

    “姚贝迪你先出去。”姚贝迪放下餐具,往外面走去。

    走到阿彪旁边,突然停顿了一下,小声地说道,“这次别把他带走了。”

    阿彪怔住,连忙点头道,“这次,我也不敢。”

    在潇老爷子的地盘,他还不想死。

    姚贝迪点了点头,然后走出去。

    走廊上,正好碰到doctor莫。

    doctor似乎是睡醒了,吃饱了,精神也好了很多,看着姚贝迪,“你被撵出来了?”

    姚贝迪皱眉。

    “潇夜今天上午不让阿彪接你来。我捉摸着,潇夜怕让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被你看到。”doctor莫随口说着。

    姚贝迪内心一震。

    潇夜是怕自己被看到,还是,分明就排斥她……

    她觉得,思维有些乱。

    “我去看看他情况。”

    “阿彪在里面说事情。”姚贝迪连忙说着。

    “又是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我只想说他身体都快废了,身上的鞭伤就不说了,没有伤到筋骨和内脏,过段时间就好了。我只想说他还不要他那条腿了,在这么折腾下去,就注定在轮椅上过一辈子吧!”doctor莫皱着眉头说道。

    姚贝迪有些紧张,“腿很严重吗?”

    “骨头都已经扭曲了,我捉摸着等他稍微好点了,打碎了,重新来。”

    “那不是很痛?!”姚贝迪瞪大眼睛。

    “自作孽不可活。”doctor一脸淡定。

    姚贝迪觉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一定得这样吗?”

    “再折腾,就得这样。”

    姚贝迪咬着唇,心里一个劲儿的想着,说什么也不能让潇夜再下地了,再用腿了。

    两个人这么在走廊上聊天,阿彪走了出来。

    “点滴快完了,今天还有吗?”阿彪说。

    “没了,明天才会有。”说着,doctor莫走进去,很规矩动作的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

    阿彪和姚贝迪就站在旁边,看着doctor莫认真的样子。

    检查完毕,doctor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暂时没什么异样,我可以先走了吗?这里虽然很奢华,但是我确实是适应不了。”

    “不行。”阿彪一口说着,“潇老爷子交代了,进了这个门的人,谁都别想走。”

    “……”doctor莫一副上了贼船的表情。

    姚贝迪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你老是关机不接电话,昨晚上我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找打你!”阿彪说起来,就是一肚子气,差点没有把这个上海给翻了过来。

    “大不了我不关机了。”

    “我不相信你。”阿彪说着,“或者说,你自己去给潇老爷子说,潇老爷子没什么特别癖好,就是爱断人手脚。”

    “……”doctor莫看着他,半响,“我还是回房间休息了,你们有事儿找我。”

    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阿彪得意的一笑,“这种人,就是不能姑息。”

    姚贝迪怎么都觉得,阿彪还在为自己喝彩。

    难道点都不觉得,这么逼迫人家,会不好意思吗?!

    “大嫂,我先出去了。”说着,阿彪离开。

    姚贝迪就看着阿彪拉过房门,离开。

    房间内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姚贝迪看着潇夜,好半响,“这么久了,你要不要上厕所。”

    “嗯。”

    “我帮你拿个盆子来吧。”

    “嗯。”

    姚贝迪去拿了一个盆子,然后很努力的放在潇夜的身下。

    潇夜想要动动自己的手,一拉扯,全身都痛。

    他闷哼了一声,忍了半响,“你帮我一下。”

    “嗯?”姚贝迪纳闷。

    “帮我,上厕所。”潇夜说。

    “怎么帮?”姚贝迪纳闷。

    潇夜全身赤果果的,缠着绷带,又不用脱裤子。

    “手过来。”潇夜指使。

    姚贝迪不明所以,还是乖巧的照做。

    “往下。”

    姚贝迪莫名其妙。

    “拿着它。”潇夜说。

    姚贝迪脸猛地一下爆红。

    它?

    什么,它?

    “不这样,我上不出来。”潇夜说得理所当然。

    然后,姚贝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题外话------

    此剧情为穿插。

    么么哒,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还未完结。

    接下来,或许会有好事情发生哦!

    么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