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二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四)

第五十二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四)

作者:恩很宅
    顾氏别墅。

    寂静的夜晚。

    乔汐莞躺在床上,入眠。

    辗转,却有些睡不着。

    旁边的人似乎也因为她而没办法好好入睡。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索性也不让自己睡觉了,她转头,在如是安静的业务,突然开口,“顾子臣。”

    “嗯。”果然,并没有睡。

    反而还很清醒的口吻。

    “今天无意听子俊提起你。”乔汐莞说道。

    顾子臣没什么面部表情,也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听说你以前在顾氏当总经理。”乔汐莞转身,看着他平躺在床上安静的模样,微抬起头,用手臂力量支撑着,看着他此刻完美的面部轮廓,“而且是空降。”

    顾子臣睁开眼睛,深邃的目光看不出来任何情感,他头微转,和乔汐莞的视线四目相对。

    他冷清的声音淡淡的说着,“你想说什么?”

    “你腿怎么会残疾的?”乔汐莞直截了当。

    腿怎么会残疾?为什么腿一残疾,就要离开顾氏?是自尊受损,还是故意掩饰了什么……等等,她其实很多疑惑,包裹他为什么会娶乔汐莞,为什么她不记得小猴子的出生,为什么总觉得全世界人好像都有些畏忌顾子臣,而她,却丝毫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惊人的来历。

    “车祸。”顾子臣冷冰冰的回答了2个字。

    “没有复原的可能?”乔汐莞扬眉。

    这么久以来,她自己的之前的佣人给他做过精油按摩,后来被辞退后,就再也没人帮他做了,他似乎也没要求,如果真的没有知觉了,也应该会肌肉萎缩吧,顾子臣就不在乎吗?!

    “没有。”顾子臣冷漠无比。

    “我其实以前认识一个美国的骨科医生,听说挺出名的,你要不要去美国试试。”乔汐莞问他。

    “不用了。”顾子臣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不是不愿意让腿康复,而是你在排斥让它康复。”乔汐莞很认真的看着顾子臣,很认真的问道,“你是不是藏了些什么,故意不想让我知道的?或者,不想让我们大家知道的?”

    顾子臣眉头一紧。

    乔汐莞的洞察能力让他……微讶。

    转念一想,相处久了,会有这样的疑惑应该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是,乔汐莞把经历多放了些在他的身上,以前的乔汐莞,不管是入狱前,还是出狱后不久的她,对他似乎也只是,浅浅淡淡感觉,而现在,他能够感觉到,乔汐莞对他整个人的兴趣,越来越大的兴趣……

    他抿着唇。

    “如果实在不愿意去尝试就算了。”乔汐莞又重新的躺了下来,躺在他的旁边,“你长得这么帅,如果哪天站起来了,搞不好就出轨了什么的……”

    “……”顾子臣整个人,汗颜。

    刚刚分明还在很严肃的问题上,现在此刻,就突然这么的不着边际。

    顾子臣真的觉得乔汐莞的思维跳跃得,让人根本就追不上她的速度。

    “比如顾子寒。”乔汐莞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言欣瞳在家里为他相夫教子,他却在外面彩旗飘飘,各路人马只要他觉得有用都可以收入囊中。”

    顾子臣对这些其实没兴趣听,所以眉头有些不耐烦的皱起。

    那一刻,却没有说什么阻止乔汐莞的话。

    乔汐莞翻身,把自己挪在顾子臣的旁边,头埋进他的颈脖之间。

    这般的亲密,似乎已经是他们两个人每晚都会做的平常动作,乔汐莞做得很自然,顾子臣也默许得很自然。

    “虽然有点想身边能有个人,但总觉得,如果是你,我肯定hold不住。所以……”乔汐莞把自己的头更加深入的埋在她的颈脖处,嘴唇几乎已经挨着他的皮肤,她开口说话,唇瓣在他颈脖间微动,似乎是在故意挑逗,也似乎,其实就是她很喜欢和他说话的一种方式,她说,“不管多久的以后,不要和我作对,我不会真正的害你们家。”

    当时的乔汐莞真的觉得,她只是靠在顾氏拿回自己的所有而已,她不会对所谓的“恩人”真的做太多十恶不赦的事情,顶多不过,在拿回自己所有这段时间,排出些自己的阻碍而已。

    她绝对不会真正的让顾氏怎么样?!

    她觉得自己没那么坏。

    尽管她以前在商场被称作“心狠手辣”!

    可那些所谓的“心狠手辣”基于在她的公平竞争上面,她只是一直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崩地裂”的态度而已。

    所以,当时她很肯定,她不会对顾氏怎么样,不仅不会怎样,还会让顾氏再创一次辉煌!

    可是。

    往往这个世界太多变动,或许越深入,就会有越多的未知在清楚明了,就会发现很多……惊人的秘密!

    顾子臣喉咙处不着痕迹的动了动。

    似乎是在隐忍某种情绪,也似乎,就是自然的吞咽。

    “晚安。”乔汐莞闭上眼睛,强迫的让自己进入梦乡。

    她其实很少会失眠,因为习惯了没心没肺,也习惯了这么肆无忌惮的过日子。

    重生一世,果然还是让自己少了以前的那份无拘无束,多愁善感这个词语,曾经的自己绝对会唾弃,但是现在,在夜深人静之时,在这段看上去有些错综复杂的非常时期,在搂着这个原本应该陌生的男人时,莫名有些忧伤。

    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般,被害,重生,然后……爱。

    好久,乔汐莞似乎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顾子臣的眼眸一直淡淡的看着窗外的夜色,看着皎洁的白夜光洒落在窗帘周围,透过缝隙,照耀在落地窗的地上,一道孤独的光线,静静的飘荡。

    不要和我作对?

    耳边,似乎一直想起这个女人幽幽淡淡的话语。

    她也会害怕吗?

    还是在今晚,突然的有些情绪崩溃。

    他转动眼眸。

    然后重新闭上眼睛,睡觉。

    对于乔汐莞。

    他不会和她作对。

    他想,他不会。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揉了揉有些乱糟糟的头发。

    昨晚上分明觉得自己情绪泛滥到极致,可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又睡着了,而且是一夜未眠的好睡。

    所以此刻起来,神清气爽。

    她打着哈欠,伸着懒腰。

    顾子臣已经不在了。

    这个男人的作息……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自己不上班那天,她就算是睡醒了,也会在床上辗转很久,要不然她会觉得对不起“被子君”!

    她翻身,起床,下地,走进浴室,上厕所,洗漱,然后换衣服,简单上妆。

    做完早上所有的规定动作,她往楼下走去,刚走出大厅,迎面碰上坐着轮椅的顾子臣,他似乎习惯了在早晨的时候去他的温室花园看看,这个老头子一般的生活习惯和兴趣爱好,她真的觉得有些崩溃。

    捉摸着哪一天要是把顾子臣的温室给毁了……

    哼哼。

    想想都觉得有些小激动。

    顾子臣抬眸就看着乔汐莞嘴角那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这个女人脑袋瓜里面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眼眸一转,越过她的身体,直接离开。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冷漠的背影。

    这个男人!

    分明每天都睡在一张床上,每晚都可以咬着彼此的耳朵说悄悄话,当然,她完全不敢想象顾子臣咬着她耳朵说悄悄话的场景,想想就起满鸡皮疙瘩,不过不管如何,他们也算是最亲密的两个人了,这个男人还能够这么闷骚的对她爱理不理,丫的上床的时候,这货会不会也是这么一个死鱼眼?!

    太没情趣!

    不爽的翻了翻白眼,往门口的小车内走去。

    武大开着车,载着她去顾氏大厦。

    乔汐莞靠在小车的椅子上,微眯着眼看着上海晴朗的天空,璀璨的街道,漫不经心的问道,“武大,你认识顾子臣吗?”

    武大没有说话。

    乔汐莞似乎也不在意,也似乎是料到会有这么个答案,自顾自的又说道,“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冷。”

    “或许是环境所致。”武大突然接嘴。

    乔汐莞皱眉看着武大。

    武大认真的开着车,然后透过后车镜看了一眼乔汐莞,说道,“我只是揣测。”

    “你说的揣测一般都是真的。”乔汐莞很笃定,“什么样的坏境让他可以这么冷?不过倒是,顾家的人都千奇百怪的!顾子臣永远都是一副,什么都不关我事儿,我做我自己的,你们别打扰我的表情。顾子寒就永远都是一副,什么都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抢的样子。顾子俊天生就是一匹种马,还舒适快乐到一副你们别让我改变我现在生活的模样。而顾家的两个千金,一个比较外向追求自我,一个看似比较内向其实很有主见。这么一家人,武大,你觉得奇怪吗?”

    “大千世界,什么都有。”武大很淡定。

    但是乔汐莞淡定不了。

    突然这么说起来,她还真的觉得,这家人都是一群异类。更别提顾家顾耀其和齐慧芬,以及顾家的媳妇言欣瞳了,完全就是一个奇葩俱乐部,能够这么和谐的生活在一起,还真的是让人不得不佩服的地步。

    这么乔汐莞一直想着顾家的奇葩人群,达到了顾是大厦。

    乔汐莞下车,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milk自然的跟上她的脚步,说道,“今天公司没有特殊安排,乔经理今天有其他计划吗?”

    “暂时没有。”乔汐莞打开电脑。

    milk点头,“还是为你泡一杯咖啡?”

    “谢谢。”

    milk准备离开。

    “对了。”乔汐莞看着milk,说道,“今天喻洛薇有什么变化没?”

    “好像没有。不过公司的人对她议论纷纷,似乎是有些意见。”milk说,“不过喻洛薇好像并不在乎,现在在做方案,听说半个小时后要组织项目组的人开会。”

    “嗯。”乔汐莞点头,“注意观察喻洛薇的一举一动。”

    “好的。”milk连忙点头。

    “出去吧。”乔汐莞说。

    “是。”

    乔汐莞看着milk的背影,转眸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然后开始做事。

    自从把这个项目交给喻洛薇之后,她就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她低垂着眼眸,让自己很快的投入工作之中。

    很多时候都觉得,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可以这么快的让自己忘记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乔汐莞一直敲打着键盘,milk为她泡好咖啡,放下,默默地离开,乔汐莞偶然蹙眉,似乎是在想事情,沉默一会儿,又开始敲打键盘,眼眸一直盯着屏幕,很认真。

    持续到上午11点,房门被人敲响。

    乔汐莞眼神都没有飘一下,开口说道,“进来。”

    milk急匆匆的走进来,“乔经理,刚刚接到董事长最新的消息,这个项目提前了10天,也就是说,项目的最终招标,就剩下5天了。”

    “怎么会突然改时间?”乔汐莞眉头一紧。

    “我也不知道,刚刚董事长的秘书下来亲自给我说的,说让我提醒你,必须加班加点把方案做出来。”milk说着。

    乔汐莞皱着眉头。

    从上一世自己在商场上纵横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特别是从市政通知出来的,突然的更改,让人确实觉得诧异。

    她可不觉得这个事情只是巧合而已。

    “乔经理,怎么办?我刚刚问了一下喻洛薇,项目方案现在才开始,很多细节都还没有完善。”

    “你让喻洛薇进来。”乔汐莞突然开口,看上去很冷静。

    “是。”

    milk急急忙忙的跑出去。

    喻洛薇推开房门走进去,嘴角依然挂着甜甜的笑容,“姐,听说项目时间缩紧了。”

    “嗯,所以这个项目得加快进度,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今天之内必须给我出初步方案。”

    “今天吗?”喻洛薇皱眉。

    “今天。”乔汐莞一字一句,“否则,你觉得你还有其他时间再去折腾?明天一早我们过方案,如果没问题我就去找董事长,接着销售方案和施工放的图纸要在2天后放在我面前,时间上,一秒钟都耽搁不了。”

    喻洛薇看着乔汐莞,好半响,“好。”

    乔汐莞看着她的模样。

    喻洛薇没有工作经验,她其实并不觉得她可以接下项目经理一职,但有时候为了引蛇出洞,但且,大胆一试。

    “出去吧。”

    “是。”喻洛薇点头。

    她走出去。

    今天出初步方案?

    她咬着唇,眼眸突然一转,嘴角邪恶一笑。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难住她。

    乔汐莞看着喻洛薇的背影,这个时候,喻洛薇不可能不会耍手段。

    她拿起电话,拨打。

    “喂。”

    “顾子俊。”乔汐莞一字一句,“昨天给你说的事情,你今天别忘了。”

    “知道了,啰嗦。”

    然后,那边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眼眸一深。

    嘴角,微抿。

    一个星期时间将这个方案完善,然后竞标。

    不只是她信心不足,她想除了顾氏之外的其他竞标公司,也绝对会如此。

    当然,并不排斥有些人,故意用这种方式,让原本竞争力不足的劣势,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变成了优势,比如说,方案原本没有竞争力,但在大家都是时间紧缺的情况下,方案都不够完善,也就在了一个线上。

    这么一想,她突然拿起电话,按着拨打键盘。

    那边想了两声,一个熟悉到有些调侃的声音,“很难得,你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乔汐莞眉头一皱,“齐凌枫,我和你谈正事儿。”

    “我也没说你是来我和谈情说爱的。”齐凌枫带着好笑的口吻。

    乔汐莞捏着手指,尽量让自己控制情绪,“你接到通知了吗?关于竞标提前10天的通知。”

    “当然,我并不觉得我的消息不比你灵通。”

    “所以我想你也并不会比我笨,我能够想到的,你应该也能够想到。”乔汐莞说。

    “比如?”齐凌枫扬眉。

    “比如,故意有人在从中作梗。”

    “然后呢?”齐凌枫似乎也有兴趣的在听她说话。

    “齐凌枫,我并不觉得这个从中作梗的人会是你,因为你的竞争优势很明显,不会耍这种对自己毫无好处的阴招。”乔汐莞控制怒火,尽量让自己说得平静。

    “第一次得到你的认可,我觉得很高兴。”那边,依然是有些吊儿郎当的声音。

    乔汐莞抿着唇,不说话。

    “你想要我做什么?”齐凌枫漫不经心的问道,“作为彼此的竞争者,你觉得我能够为你做什么?”

    “我们这次联合一起,对市政提出申请,关于时间宽限的事情。”乔汐莞直截了当。

    “我有什么好处?”齐凌枫说道。

    “齐凌枫,这是对我们大家的好处,我不觉得你现在已经有一个非常完美的方案了。”乔汐莞有些怒火。

    “你猜对了,我现在的方案确实还不够完善,而且我确实也是按照15天的进度在安排,不过乔汐莞,既然是你动作先快一步,当然我不得不承认,你对事物的掌控程度和敏感程度,但这次,既然你先找上我,是不是应该拿出你的诚意。”齐凌枫问她,一字一句。

    乔汐莞沉默了两秒,“你所谓的诚意?”

    “晚上一起吃饭,就我们两个。”齐凌枫说。

    乔汐莞冷笑了两声,“齐凌枫,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在商场上冷血无情的男人,什么时候这么喜欢风花雪夜了?”

    “从认识你开始。”那边毫不隐晦。

    “齐凌枫,你就不怕哪一天这么栽在我的手上吗?”乔汐莞狠狠的问道。

    “不怕。”齐凌枫直接回答,“你还不行。”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行!

    乔汐莞捏着手指,一股说不出来的怒气压抑在心口处,她对着手机话筒,“晚上7点,江皇大酒店。”

    “不见不散。”

    说完,彼此挂断电话。

    乔汐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着齐凌枫会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还在为上一世的自己叫冤?!

    还是说,对他一直存在于,根深蒂固的“感情”!

    她皱着眉头,转眸看着屏幕,看着文档里面的内容,在让自己冷静,缓缓冷静。

    “乔经理。”milk敲门,伴随着她有些局促的声音。

    “进来,怎么了?”乔汐莞扬眉。

    “喻洛薇在会议室里面哭。当着所有市场部主管的面,好像是受了什么委屈。”milk推开房门,急切的说着。

    乔汐莞眉头一紧。

    她关上电脑,起身,大步走出去。

    会议室里面很安静,除了那个哭哭啼啼的声音。

    所有人看着乔汐莞,均不自觉得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儿?”乔汐莞对着喻洛薇。

    “姐,都是我不好,因为这个项目时间紧迫,我着急就让大家今晚加班完成,但是……”喻洛薇哽咽得说不出来,越哭越委屈。

    乔汐莞对着下面坐着的人,脸色一沉,“怎么了?都不能加班?”

    下面的人鸦雀无声。

    “在公司遇到事情的时候,你们就是这样的态度,要是你们遇到事情,公司也是这个态度,你们怎么想?!”乔汐莞冷冷的说着,口吻中严厉无比,气势强烈!

    会议室依然安静无比,似乎只有喻洛薇哭哭啼啼的声音。

    这么沉默了至少2分钟。

    房间内的空气似乎都窒息到让人受不了。

    公关部经理似乎是忍不住了,突然开口,“乔经理,我到公司十几年时间,从来没有想过在公司有难的时候逃避并撒手不管,但是对于这么一个黄毛丫头,我实在是没办法和她共事。我们都是前辈,她对着我们指手画脚,从内心深处讲,我很排斥!”

    其他主管经理似乎也是忍不住的说着,“张乔恩就不说了,她虽然才进公司,但并不是职场新人,任何事情的安排有条有序,但是喻洛薇,我实在不知道她到底在安排什么东西,这样一下那样一下,我们都是给她耍着玩的吗?乔经理,如果你要提拔你妹妹,我想会有很多机会,不用这么激进!”

    说着,还有些讽刺。

    很好。

    这些人终于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乔汐莞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没开口说一个字。

    喻洛薇听着部门经理对她的评价,哭得更凄楚了,“我很努力的在做了,我知道我是新人很多地方处理事情没有乔恩姐姐的成熟,但是我真的不觉得安排你们加班有错,今天出方案,我也会陪着大家加班,我还想着等这个项目过后,申请经费让我们好好放松一下,我真的在很努力的做事情……”

    一个主管突然冷哼,“努力做事情和能力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不管你多努力,如果你能力不足,只会在耽搁大家时间。”

    喻洛薇看着面前主管,眼泪噼里啪啦掉个不停。

    乔汐莞抿着唇,“你们的建议是什么?”

    “更换项目经理。”异口同声。

    然后有人补充说道,“工作需要一个愉快的心情,这么一直不痛快下去,不仅影响这个项目的进度,更是影响到项目的质量。”

    “这个项目已经更换过经理了。而且我并不觉得喻洛薇不适合。”乔汐莞一字一句。

    所有人脸色都是难看到无比。

    还没有谁,就算是再独断,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口咬定,“今天的事情我想就到此结束,如果还有人有异议,或者不配合的,可以交辞职申请到我这里,我随时批准。”

    主管经理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乔汐莞这么强势。

    能够突然坐上市场部经理助理一职,所有人都知道乔汐莞是有背景,但从这么几次的能力展示而言,却也是让人折服,但现在,这么独断的个性,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却不知道为何,在她的气势下,没人再说一个字。

    “喻洛薇,你的会议结束了没有?”乔汐莞问此刻似乎也有些愣怔的喻洛薇。

    她一直以为乔汐莞会顺势的让她辞退这个职位。

    没想到乔汐莞想都没想的,直接否决。

    其实,她的目的就是想要辞退。

    她直接都清楚得很,她没这个能力,她就是故意的想要把乔汐莞搞得名声很坏,她就是想要让乔汐莞在顾氏,越来越没办法立足。

    不过。

    这么一意孤行,似乎也和她想要的结果相差无几。

    暗自邪恶一笑,表面上楚楚可怜的说着,“已经都交代了。”

    “那散会,你跟着我来办公室。”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喻洛薇连忙跟着她走进办公室。

    留下其他主管各种不愉快。

    尹翔也坐在这些人之间,他也知道乔汐莞这样只会失了人心,但不知道为何,好像就是觉得,乔汐莞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目的,绝对不会是这些人想的这么肤浅。

    他伸了伸懒腰,开口说道,“日子总是要过的,不要为了这么一个两个人就闹得不愉快了,大家赶紧去工作吧,早点做完早点下班!今晚注定,又是个奋斗到凌晨的节奏了。”

    主管些愤愤不平的,还是三三两两的离开。

    乔汐莞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喻洛薇哭红着眼,对着乔汐莞,还在不停的抽泣。

    “每次遇到事情都哭,你觉得可以解决什么问题吗?”乔汐莞问她。

    喻洛薇咬着唇,在尽量的控制自己。

    “我现在不教你怎么去对付那帮老头子,但是喻洛薇,你如果真的想要在顾氏留下来有好的发展,就得好好的把这个项目做妥当了。”

    “是。”喻洛薇抽泣了一下,回答道。

    “擦干你的眼泪,出去。”乔汐莞冷酷的说着。

    喻洛薇点着头,离开。

    看着喻洛薇的背影,乔汐莞深呼吸,随意的靠在座位上,整个人看着天花板。

    刚刚自己的独断,绝对又成了谁的一个把柄。

    可越是矛盾点越冲突,那个在暗中使诈的人,越能够露出把柄。

    她眼眸一转,想到刚刚在会议室内丢下的话。

    要说有人辞职,对于在顾氏工作了这么久,又好不容易升到主管职位的人而言,很少有这个勇气,所以她倒是不担心人心动乱,她担心的只是,这个项目在“无意”却“顺理成章”的遇到这么多内部矛盾后,一个星期时间,肯定拿不出来。

    所以,这一次,她需要和齐凌枫合作。

    在成为竞争对手前的,一次违心的合作。

    她坐正身体,打开笔记本,敲打着键盘。

    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她确实不能耽搁一分一秒。

    ……

    下午。

    下班时间。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打开办公室的房门。

    房门外,规规矩矩的坐着一屋子的人,没人下班,所有人都在赶方案。

    她出现在门口时,外面大办公室的人都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头做事情。

    milk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乔经理是下班吗?”

    “嗯。”

    “但是大家……”milk小声提醒。

    “我有事儿。而且。我只需要拿最终的方案结果就行。其他事情交给喻洛薇来处理。”分明是,放大权的节奏。

    milk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也什么都没说的看着乔经理大步离开。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乔汐莞这样做不妥,作为领导陪着加班似乎更能拉拢人心,但乔经理却走得这么理所当然。

    只是。

    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乔经理不可能不明白。

    所以,乔经理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目的。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陪着大家加班。

    乔汐莞坐进电梯。

    确实。

    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她不可能不明白。

    她现在只是在等待,等待有些人,自投罗网而已。

    而她自己还有很多,不应该耽搁在这个人身上的事情。

    她抿着唇。

    坐进武大开的小车内,“去江皇大酒店。”

    “好。”武大开车离开顾氏。

    高高的顾是大厦,透过落地双,一道深邃而狡诈的视线。

    顾子寒看着那辆轿车离开,转身回到座位上。

    嘴角突然邪恶一笑。

    乔汐莞,我就不相信,内外夹攻的情况下,你还能如此的,得心应手!

    ……

    江皇大酒店。

    乔汐莞直接推开指定包房。

    脚步突然顿了一下,看着满室的布置,嘴角抿了抿,她转眸看着坐在餐椅上面,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此刻正扬着好看的笑容,深情的看着自己。

    深情。

    曾经也因为这道视线被沦陷。

    现在反而觉得,讽刺无比。

    “怎么,不喜欢这样的格调。”白色西装的男人眉头轻扬,磁性的嗓音带着丝丝笑意。

    乔汐莞抿唇。

    如星辰一般的天花板,映衬着点点亮光,仿若银河系一般的梦幻和神秘,房间中悬挂着心型的粉色气球静静地漂浮,仔细一看,上面似乎还有一个“莞”字。而如此偌大浪漫情调下的包房中,正中间一个长方形的小型水晶餐桌,上面点着高脚红烛,餐桌中间放着一束红色玫瑰,一瓶82年的拉菲,两个高脚杯,座位上边规规矩矩的摆放着奢华的餐盘。整个色调,迷人到让人心醉。

    心醉,还是心碎。

    乔汐莞说,是心恨。

    她直白的看着齐凌枫,看着他拿着那束红色玫瑰出现在她的面前,整个房间的色彩衬托着他器宇轩昂的气质,看上去那么和谐,唯美是画。

    她突然想起了他们的求婚。

    那一次,就是这样。

    据说,是楚以薰一手安排。

    一手安排的浪漫之举。

    讽刺的笑,在乔汐莞的唇边一点一点扬起,冷冷的字语开口说道,“楚以薰还没死多久。”

    齐凌枫好看的唇瓣弧度似乎是僵硬了一下,漫不经心的说着,“是啊,尸骨未寒。”

    什么人,可以将这种残忍的话,说得这么的理所当然。

    这个世界上除了齐凌枫,不会有第二个男人。

    她踏起脚步,越过他的身体,离开,走向餐桌,坐下。

    乔凌枫似乎也并不觉得尴尬,他把那束玫瑰花随意的扔向一边的垃圾桶,很自然的坐在了乔汐莞的对面。

    他看着她,笑得很英俊,他说,“拆了。”

    话音落,包房中原本浪漫的色调瞬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水晶吊灯透亮的光线,天花板上漂浮的粉色气球在那一瞬间似乎也不规律的全部爆炸。

    一切,就仿若一瞬间,灰飞烟灭。

    “我想你也不会喜欢。”做着这些,齐凌枫依然显得理所当然的样子,器宇轩昂,他嘴角挂着笑,淡淡的说着,“还好,没花费心思,拿来主义而已。”

    乔汐莞只是看着他,看着他所有的自导自演。

    “上菜。”乔汐莞吩咐。

    然后,陆陆续续的,开始上菜。

    上好的牛排,醇香的红酒。

    耳边在此刻,似乎想起了小提琴悠扬的声音。

    乔汐莞微转眸,看着角落里面的小提琴演奏。

    “这不是为你准备的,我个人喜欢。”齐凌枫说,“我这个人一向对自己都不错。”

    乔汐莞冷笑。

    确实对自己不错。

    她低垂着眸,拿起刀叉,切着牛排,斯文而优雅。

    房间中似乎只有小提琴拉奏的声音,两个人吃着西餐,静默无言。

    半响。

    齐凌枫微微擦了擦嘴唇,看着对面依然低垂着脸,认真吃着牛排的乔汐莞,“你的忍耐力果然比谁都厉害,这么久了,你可以不开口说一个字,关于合作。”

    乔汐莞抬眸看了他一眼,有垂下眸,“我这个人一向对自己也不错,在没有填饱肚子之前,不想要考虑其他。”

    “你总是这么让我,惊讶。”齐凌枫拿着红酒杯,静静地品尝。

    “要不然,怎么能够勾起你的兴趣?”乔汐莞眉头一扬。

    齐凌枫淡笑。

    兴趣。

    确实是,兴趣。

    再次安静的彼此。

    乔汐莞似乎是吃完了,放下刀叉,她擦了擦嘴角,看着齐凌枫,“关于合作,如何?”

    乔凌枫放下酒杯,突然站起来,走向她,欠身,“跳一支舞如何?”

    “跳完了,就能谈了?”

    “我想是的。”齐凌枫优雅而高贵。

    乔汐莞看着他干净的手心。

    她很排斥这双手。

    这双,残忍的手。

    但是此刻,她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然后相拥,在小提琴动听的旋律下,跟着旋律,扭动。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近到,她能够闻到齐凌枫身上,淡淡古龙水的味道。

    齐凌枫故意喷了香水。

    她倒是对男人的香水不过敏,但是在那一刻,却突然觉得,顾大少身上洗浴水的味道,更让她着迷。

    她嘴角轻扬,在那一刻突然蓦然一笑。

    齐凌枫看着她唇瓣的笑容,“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乔汐莞抬眸看着他。

    “我想不会是因为我,你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齐凌枫很肯定,脸上却没有半点失望之色,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

    “我想,如果你再不谈,我要回家了。”乔汐莞停下脚步。

    她微退开,保持着生疏的距离。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感受着她突然离开自己的怀抱时,那一刻的,失落。

    失落感,转瞬即逝。

    他从来不会在意。

    他轻笑着,说,“好,我们谈谈。”

    ------题外话------

    有妹子说,写多了贝迪的剧情。

    其实呢。

    小宅想说,小宅原本设定的,贝迪就是这么多戏份的角色。

    如果不太喜欢,小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总之,小宅是个固执的人,不会因此改变小宅的文线。

    但是,还是要非常感谢亲们提出的宝贵意见。

    不管好与否,小宅都觉得,你能够冒泡,证明你是爱我的。

    另外,小宅因为工作关系有些忙,平时回复评论慢了点,但这并不代表我没看。

    小宅一有时间就会一个一个回复的,亲亲们谅解。

    最后,群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