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四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六)

第五十四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六)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

    会议室。

    乔汐莞坐在会议室里面,静静的听着喻洛薇的方案,和昨天晚上的大同小异,几乎是没什么变动。

    喻洛薇越讲越嘘,声音越来越小。

    乔汐莞面不改色,也不打断喻洛薇,就听她一字一句,越说越没有底气。

    好久。

    喻洛薇似乎是讲完了。

    心里微微还有有些发颤,对于乔汐莞,她实在不知道这个女人下一秒又会做什么惊人的举动,比如突然的让她无地自容什么的。

    这次会议,原本她就叫了策划部主管和自己一起给乔汐莞过文案,完全没想到,乔汐莞通知了所有主管,在众目睽睽之下,喻洛薇也觉得自己,就跟小丑差不多,哗众取宠。

    她咬唇,让自己保持冷静。

    反正不管被乔汐莞如何打击,她都会有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所有人,表现自己的无辜和单纯。

    这么想着。

    乔汐莞似乎是动了一下眉头,问道,“完了吗?”

    “嗯。”喻洛薇地那头,看着乔汐莞如此淡定到甚至面无表情的脸上,她连忙说着,“昨天我们又加了班赶文案,里面很多细节也根据现在流行做了修改和设计,大家都很辛苦……”

    “从今天开始,这个方案由我主刀,喻洛薇,你负责协助我。”乔汐莞一字一句,似乎并没有听到喻洛薇的解释,声音坚定很直白。

    喻洛薇一怔。

    什么意思?!

    就是说,这个项目的负责任,从此以后不是自己了?!

    有一刻的惊讶,随即明白得很。

    果然如此,到了最后,乔汐莞果然会亲自出马,乔汐莞不会看着这个方案就这么扼杀在她的手上,只不过乔汐莞为什么要给她机会?真的就是为了让她难堪的吗?!

    这么一想,心里暗自咬牙,对乔汐莞的恨意越来越明显。

    表面上,却永远都是一副弱弱的乖巧而温顺的模样,她说,“姐,我全力的协助你的……”

    “在公司叫我乔经理。”乔汐莞一字一句,对着所有主管的面,毫不留情。

    喻洛薇看着她,满脸涨红。

    她咬着唇,觉得周围似乎都投来了些讥笑的目光。

    乔汐莞连眼神都没有放在她的身上,对着下面所有人一本一眼的说着,“虽然这个项目的时间从原来的一个星期已经得到了宽限,但具体多久,也没有人知道。所以,从现在开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们势必全力以赴!ok,我不多说废话,现在开始重新做一个分工和调整。策划室,方案现在的进度依然在百分之五十,我需要你在后天的专题会上,呈现给我的是百分之八十的方案,等会议结束后,milk会拿给你一份我近期梳理的一个重点,市场分析室提供方案的具体预算值和效益点……”

    相对于喻洛薇,乔汐莞的霸气和气势明显,且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在主导这个项目的所有。而喻洛薇,完全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不仅对方案的分工一片乱糟,所有人对她还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和不满,这个方案继续下去,明显的就会被喻洛薇给弄死。

    乔汐莞认真而严谨的做好分工和安排,转眸对着喻洛薇,“你负责每天通报项目的进度,发彩信日报给我。”

    喻洛薇看着她,“就这样吗?”

    这样,不就仅仅只是一个,秘书的工作吗?!

    她分明是项目经理!

    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也有些不爽快。

    但此刻乔汐莞的气势太强,有一种好像就没办法反驳她的感觉,一切似乎就应该按照她的安排来做。

    “会议到此结束,各自忙去。”乔汐莞根本就不搭理喻洛薇,话音落,自己先离开。

    整个过程,似乎对喻洛薇都进行了冷处理。

    喻洛薇咬着唇看着乔汐莞。

    身边的人三三两两的离开,看着喻洛薇的眼神自然都带了些嘲笑。

    乔汐莞不对喻洛薇的这个项目做评价,但字字句句的安排都表明了,喻洛薇你就是一个草包,毫无能力。到最后,还需要boss亲自出马,这样的讽刺,喻洛薇觉得浑身不自在。

    办公室的人都离开。

    她有些发气的把笔记本往会议室的桌子上一扔,各种不痛快。

    乔汐莞,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让我被这么多人笑话,故意给我难堪!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这么好心的让我来做项目经理,分明就是想要看我出丑!

    乔汐莞!

    乔汐莞,我和你势不两立!

    “怎么了,看上去很不高兴。”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顾子俊喝着咖啡,有些吊儿郎当的出现在她面前。

    喻洛薇看着顾子俊,连忙收敛好阴狠的表情,脸上立马浮现娇滴滴又有些委屈的模样,“子俊哥哥,我姐今天当着这么多主管,丝毫不给我一点面子。人家是新人,做事情难免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她把人家讽刺的得体无完肤,以后我还怎么在公司上班啊,倒不如辞职算了,反正我就这么孤家寡人,饿死了也没人心疼。”

    “谁说没人心疼了,子俊哥哥不是心疼得很吗?!”顾子俊放下咖啡,一点一点走近喻洛薇。

    喻洛薇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顾子俊坐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喻洛薇的旁边。

    他弯下身子,脸靠近喻洛薇。

    喻洛薇呆呆的看着他,在看着他越来越近的唇瓣时,自然的闭上眼睛,嘴唇微开。

    顾子俊嘴角邪恶一笑,他的唇划过她的唇,直接到达她的耳边,“晚上留出时间,子俊哥哥开导开导你。”

    “怎么开导?”喻洛薇睁开眼睛,看着顾子俊笑得异常好看的模样。

    “你说呢,小宝贝。”顾子俊亲吻了一下喻洛薇的脸颊,拿着咖啡离开。

    喻洛薇看着顾子俊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

    她也一定要,嫁入豪门!

    ……

    乔汐莞回到办公室。

    坐在办公椅上。

    milk跟着她。

    乔汐莞打开笔记本,双手放在键盘上,眼眸都没有抬的说道,“帮我泡杯咖啡。”

    “是。”

    milk退出去,泡好咖啡,轻轻地放在乔汐莞的旁边,又自觉地出去。

    总觉得乔经理每次在认真工作的时候都好有魅力,而且真的好霸气,和喻洛薇那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还只会装可怜的模样完全就是天壤之别的对比,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亲姐妹了。

    对了。

    异父异母的。

    怪不得。

    milk再次狠狠崇拜了一番乔汐莞,才埋头做自己的工作。

    从会议结束后,市场部所有人全部都投身在方案的设计之中,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乔汐莞亲自吩咐的事情,所有人都会全力以赴,这就是领导者的霸气所在。

    这么一直工作。

    到下午下班时间,也没有谁说提前要主动先走,乔汐莞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并没有出来一步,仿若大家都将目前手上的工作变成了唯一需要处理的事情,全身心投入,没有怨言。

    乔汐莞觉得肩膀有些酸软。

    她动了动手臂,看着自己的屏幕,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今天的第四杯。

    喝太多对身体其实不好。

    她把最后的喝完,转眸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时间,都已经9点了。

    她伸懒腰,把文件保存。然后关上笔记本,拿起包走出办公室。

    外面的大办公室明亮无比,所有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处理自己的事情。

    milk看乔汐莞出来,连忙站起来,“乔经理下班了吗?”

    “他们一直都在?”乔汐莞询问。

    milk点头,“嗯,一直都在。”

    乔汐莞抿了抿唇。

    算是已经联系加班3天了,她眼眸转了转,“吃饭了吗?”

    “好像都没有。”

    “叫对面餐厅的外卖,我请客。”

    “好。”milk连忙答应着,她走到大办公室中间,兴高采烈的说着,“大家吃什么,乔经理请客吃外卖。”

    “真的吗?”活跃点的同事一下子就附和着,“我要吃叉烧。”

    “我吃红烧牛肉。”

    “我要吃粉蒸排骨。”

    “……”

    “ok,你们一个一个慢慢说,我记好了,再给外卖公司打电话。”milk连忙说着,原本安静到连掉颗针都能够听到办公室,此刻热闹无比。

    “乔经理,你吃什么?”milk问完了一通后,回头问着乔汐莞。

    乔汐莞沉默了一下。

    本来是下班的,但是看着大家的模样,她嘴角一笑,“是肉都可以接受。”

    “典型的肉食动物啊,那我就随便帮你叫一份。”milk说着。

    “好。”乔汐莞点头。

    milk很积极的叫了外卖,等待外卖的过程中,乔汐莞突然开口,“喻洛薇啦?”

    “她啊,早就下班了。”milk说着。

    乔汐莞转了转眼眸,“顾子俊也下班了?”

    “难道你还对顾子俊有所期待。”milk笑着打趣。

    乔汐莞抿了抿唇。

    当然有期待,说不定,顾子俊今晚能够给她的,比其他人的价值量更高。

    半个小时后,所有外卖到齐。

    大家挤在会议室里面,三两下的解决完,又在加了一会儿班,在确保自己的工作处理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后,才陆陆续续的离开。

    乔汐莞基本是陪在了最后,也顺便再弄了弄自己手上的事情。

    前几天她做的所有都是故意的,故意让喻洛薇拉起仇恨而已。

    但是现在,她却需要的是,拉拢人心。

    不过上司想要拉拢下属的人心不难,做一个解释,再表现一下,基本下属就不会太多计较,必定太过计较,在职场而言,吃亏的也是下属不是?!

    这么一直到晚上正好凌晨时刻,乔汐莞才坐着武大的车回到顾家别墅。

    此刻别墅安静无比。

    她走得很小心翼翼,连呼吸也有所控制。

    她走进大厅,上楼时,突然和一个还未入睡的佣人相撞。

    佣人看着她,连忙道歉,“大少奶奶不好意思。”

    “没什么。”乔汐莞无所谓,正准备离开时,看着佣人手上那一束花。

    佣人顺着大少奶奶的视线,连忙说着,“是大少爷的,说让扔了。”

    乔汐莞眉头一紧。

    那一刻似乎才想起,今天早上顾子臣对她说的话。

    她捂着自己额头,整个人觉得有些崩溃。

    今天忙的,全忘了。

    莫非顾子臣还给她买了花?!

    这真的是破天荒的事情。

    心里莫名有些内疚。

    佣人看着大少奶奶沉默,连忙说着,“大少奶奶,这束花是大少爷送给你的吧,你要不要?”

    “不用了,既然大少爷说扔了,你就扔了。”

    “哦。”佣人不明白的,点头。

    乔汐莞再次看了那一束花。

    红色玫瑰。

    虽然俗气,不过是女人都会喜欢的品种的颜色。

    因为这个代表爱情,热情似火。

    她咬着唇,看着那束花被佣人抱出别墅外,转身上楼,走向顾子臣的房间。

    房间昏暗,依然留着那盏,浅黄色的灯光。

    房间很安静,顾子臣已经睡在床上,一动不动。

    乔汐莞轻轻关上房门,一步一步走到床边,停在那里。

    她看着顾子臣睡得很自然的模样,在如是暖色系柔和的灯光下,顾子臣的脸部轮廓被勾勒得尤其的好看,有型的剑眉,狭长的眼线,高挺的鼻梁,薄而完美的唇线弧度,拼凑着一张,惊为天人的相貌。

    她其实就一直纳闷了,一个男人,为什么就可以长得这么倾国倾城。

    嘴角突然拉出一抹淡淡的弧度,弯腰,闭上眼睛,唇印在顾子臣的唇上。

    唇瓣相贴。

    顾子臣眉头微皱,睁开眼睛看着近距离下的乔汐莞,看着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整个人难得的,如此安静。

    安静到,他此刻似乎就只能够感觉到,她小巧的舌头,调皮的在他唇上,来来回回。

    他微咽了咽喉咙,双手推开她的身子,迫使她的唇离开自己。

    乔汐莞嘴角带着笑,漆黑的眼眸在背光下,似乎闪闪发光。

    对于他推开她,对于他的排斥,她似乎并不在意,她扬着笑容,说着,“对不起,顾子臣。”

    她说的对不起,分明一点都不上心。

    认错的人,不会有谁会像她这样,笑得这么的没心没肺。

    顾子臣翻身,背对着她,没有说话。

    乔汐莞蹲坐在床下,趴在床上,看着顾子臣的后脑勺,总觉得这个男人,就算这么不起眼的地方,也让人觉得,帅得天翻地覆的。

    她就这么一直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安静的空间一秒一秒。

    顾子臣眉头紧皱,被人这么盯着,是人都会觉得不自在。

    他转身,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嘴角拉出大大的笑容。

    笑容,很灿烂,那一刻似乎还很有感染力。

    “去洗澡,睡觉。”顾子臣说,口吻有些冷。

    乔汐莞眨巴着眼睛,笑着说道,“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顾子臣沉默的看着她。

    “我今天事情太多,忘了。”乔汐莞解释,“但是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你过生。”顾子臣就冷冷的说着三个字。

    其实乔汐莞懂,他说你过生和他屁事。

    她笑得更开怀了。

    确实,乔汐莞过生日,管她也屁事。

    她从地上站起来,动了动身体,“刚刚进来的时候碰到佣人拿了一束玫瑰去扔,说是你的。”

    顾子臣脸色微有些变化,似乎在故意掩饰什么。

    “是你准备送给我的?”乔汐莞问道。

    顾子臣抿着唇,不说一个字。

    “可我并没有要,让佣人扔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眉头皱了一下,脸色似乎有些难看。

    乔汐莞不在乎的继续说道,“虽然有些遗憾,必定是你第一次送我鲜花……但因为,今天不是我生日,所以我不想要。”

    顾子臣狠狠的看着她,眉头锁得更厉害。

    “顾子臣你记住了,我的生日是12月25日,圣诞节那天。那一天,不管你在做什么,不管你在哪里,都要给我留出时间知道吗?”乔汐莞很霸道的要求,她一字一句说道,“因为突然就,很想要和你一起过生日。”

    说完。

    她弯腰,唇印在顾子臣的额头上,“晚安。”

    然后转身离开,走进浴室。

    顾子臣的眼眸一直看着乔汐莞离开的方向。

    12月25日。

    霍小溪的生日。

    他嘴角抿得很紧。

    乔汐莞和霍小溪……

    是吗?!

    ……

    翌日。

    乔汐莞洗漱完毕走向大门正准备坐进武大的小车离开时,小猴子突然气喘吁吁的从别墅里面跑出来,“妈妈。”

    乔汐莞转头看着他,“怎么了?”

    “妈妈,你等等。”小猴子跑到她面前,喘着粗气,然后把手上那份生日卡片送给她,“这是我做的卡片,妈妈生日快乐。”

    乔汐莞接过那张卡片。

    打开。

    里面画着三个扭曲的小人,看上去幼嫩到滑稽的画风,小人上面还写着,爸爸,妈妈,小猴子。

    小猴子。

    乔汐莞嘴角一笑。

    顾明路不是说,他不叫小猴子吗?!

    心里突然一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真的融入到了这个家庭一般,小猴子就真的是她儿子。

    她摸了摸小猴子的头,“谢谢。我很喜欢。”

    “妈妈昨天晚上很忙吗?我和爸爸等了你很久。”小猴子说。

    “等了很久吗?”

    “嗯,等到后面我肚子咕咕直叫了,爸爸就让我先把晚饭吃了。可是我吃完后,还一直有乖乖和爸爸在沙发上等妈妈。可后来不知道多久,我就睡着了。”小猴子抓了抓自己的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乔汐莞心里暖暖的,那一刻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情绪,她蹲下身子,和小猴子保持平行的高度,“抱歉,让你等久了。”

    “没什么的,妈妈。我知道你很忙,在加班。而且等最久的是爸爸。爸爸晚饭都没吃一直在等你。”小猴子继续说道。

    “没吃晚饭吗?”乔汐莞一怔。

    “嗯,我吃晚饭的时候,爸爸说不吃。我知道他在等你,所以我就没有劝哦。”小猴子说得跟一个小大人似的,“还有,爸爸给你准备了一束鲜花。那束花是爸爸温室里面种的,爸爸一朵一朵挑选后剪下来,然后让佣人用包装纸小心翼翼的包装起来的,我也有帮忙的。妈妈有没有收到?”

    没收到,被她给扔了。

    乔汐莞抿着唇。

    那一刻,莫名有些情绪波动。

    她其实并不觉得顾子臣这种男人会做什么浪漫的举动。他绝对不会像齐凌枫那样,订下一个包房,精心的装饰,浪漫的吃着牛排共进晚餐,耳边还会有,轻扬而优美的琴声演奏……

    她甚至昨晚上在想,就算是那束鲜花,也应该就是顾子臣能够做到的最大限度。那种程度,其实是任何一个男人都能够相做到的,对于顾子臣而言有点不可思议,但还不至于让她有太多杂念,所以昨晚上她仅仅只是有些诧异,还不至于惊讶。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束花是顾子臣自己栽培的,自己修剪的……

    她嘴角笑了笑,摸了摸小猴子的头,“下次,妈妈不会失约了。”

    “嗯。”小猴子重重的点头。

    “回去吃早饭,吃完之后,去上学,别迟到了。”

    “好。”小猴子蹦蹦跳跳的离开。

    乔汐莞看着小猴子的背影。

    小猴子明显的比她才回到顾家的时候,活泼多了。

    这也算是自己的一点安慰吧。

    她回头,坐进轿车内。

    随意的拿起那张小卡片。

    她看着里面的画面,一家人。

    嘴角扬起一道笑容,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有些无奈。

    武大透过后车镜看着她,眼眸回转,认真的开着车。

    总觉得乔汐莞确实掩饰了很多。

    老大说。

    查查霍小溪。

    一个死去的人,却莫名的和面前这个女人,雷同点太多。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吗?!

    她真的有些,拭目以待。

    车子一路稳定的到达顾是大厦。

    乔汐莞走进办公室,milk汇报了工作出去,顾子俊走了进来。

    顾子俊看上去有些怏怏的,明显的精神不济。

    乔汐莞看着他的样子,很随意的口吻说道,“昨晚纵欲过度?!”

    顾子俊脸色更不好了,“也不知道为了谁?!”

    “你的牺、牲,我会铭记在心的。”乔汐莞故意强调某些字眼。

    顾子俊一脸不屑。

    他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纸放在乔汐莞的面前,“你要的电话号码。”

    “你确定是这个电话号码?”乔汐莞问。

    “你别质疑我的能力。”顾子俊有些冒火。

    乔汐莞耸肩。

    “这个电话号码在喻洛薇的手机上没有名字。不过我看了一下,通话次数不少,而且是近段时间联系都比较紧密的。话说你真的觉得喻洛薇背后有人在指使她做事情?”顾子俊问道。

    “我的怀疑不是没有依据的,你不要质疑我的能力。”乔汐莞反呛顾子俊。

    顾子俊翻白眼,这个记仇的女人。

    “不过喻洛薇并没有对我说什么,我想如果是有人指使,那么那个人应该对她交代了很多。要不然昨晚上在那种情况下,她都可以紧咬着嘴不说,我也没办法。”顾子俊直白的开口。

    “你多和喻洛薇交往,慢慢就能够看到她的蛛丝马迹了。”乔汐莞倒是觉得,不需要这么激进。

    顾子俊点了点头,又突然问道,“如果真的查出了什么,你会对喻洛薇怎么样?”

    “你心疼?”

    “心疼个鬼,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顾子俊说着。

    乔汐莞转动着办公椅,无所谓的动了动说着,“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我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看出来了。”顾子俊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不在乎的一笑,“出去上班吧,我还有事儿忙。”

    顾子俊有些不爽的走出她的办公室。

    乔汐莞看着顾子俊。

    这个男人还没有被社会的染缸染黑,但终究,会是早晚的事情。

    她表示没什么特殊情绪的,转眸看着面前的手机号码,她抿着唇。

    这个号码肯定是临时号码,就算是实名登记,也应该不是本人。

    光是知道一个号码,其实做不了太多。

    只不过,再次确认了,喻洛薇确实跟人在暗中勾结而已。

    她拿着那个号码反复看了看,放在一边,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之中。

    刚接到市政通知,本项目的负责人已确定他人,而方案的招投标按照计划,延后一个星期,也就是说,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

    ……

    山顶别墅。

    姚贝迪掰手指,貌似在这里已经待了3天了。

    第一天晚上发生了事情后,她对潇夜就莫名的,尴尬到不行。

    而且在第二天早上,她让佣人送衣服来时,顺便买了事后药,偷偷吃药的时候,还被潇夜给逮了个正着,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特别是潇夜还冷冷的说着,下次用她买的那盒避孕套。

    避孕套……

    她只是突然神经短路买的……

    然后。

    后面两天,dotcor莫和阿彪看她的神情都变了,分明意味深长。

    不只是他们两个,今天潇老爷子都在饭桌上对她说,他说潇夜虽然还年轻,但也经不住太多折腾,让他们,控制点。

    她觉得那顿饭,吃得整个人都火辣辣的,分明就想要钻地洞。

    本来是这么私密的事情,反而被所有人都知道了……

    她到底还要不要活啊!

    她现在坐在房间里面,看着电视陪着潇夜。

    潇夜的恢复能力还是很惊人的,身上的伤口几乎都已经结疤,看上去状态好多了,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他打着石膏的那一只脚。

    dotcor莫说那只脚,要修养至少半年时间。

    这次,不能再出那些乱七八糟的情况。

    要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这么自由电视声音的房间,潇夜突然开口,“姚贝迪,我要上厕所。”

    姚贝迪放下遥控板,连忙去厕所拿来盆子,然后很自觉地放在他的身下,帮他上厕所。

    这几天都是这样。

    好像也就变得,没那么不好意思了。

    当每次听着耳边“哗啦啦”的声音,整个人还是害羞的把头扭向一边,脸蛋红彤彤,呼吸也刻意的在压抑。

    不管如何,总觉得这样的亲密,好暧昧。

    她咬着唇,控制着情绪。

    好半响,潇夜似乎解决完了,对姚贝迪酷酷的说了声,“好了。”

    一脸理所当然。

    姚贝迪去厕所洗洗刷刷,然后又回到房间。

    两个人又是这么沉默。

    潇夜除了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基本上不会怎么使唤她,两个人就安静的待在一个房间,话不多,但两个人的感觉,分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姚贝迪甚至于,开始渐渐的有了些莫名的期待。

    安静的空间,响起电话铃声。

    姚贝迪转头,看着潇夜床头上正在充电的手机,因为离潇夜较远,姚贝迪就自然的走过去,拿起准备递给他。

    屏幕上显示着“雷蕾”两个字。

    她咬着唇,缓缓,把充电器拔下,把号码递给潇夜。

    潇夜来着来电,皱了一下眉头,似乎也抬眸看了一眼姚贝迪,没什么特别表情的接起,“喂。”

    “夜,你在哪里?”那边传来雷蕾的声音,娇滴滴的,有些软绵绵的女性嗓音。

    姚贝迪不着痕迹的走出了房间,关上房门。

    她总是这么逃避。

    用一种自欺欺人的方式。

    她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奢华的别墅大厅。

    一片辉煌,黑道果然也是赚钱的行业。

    她皱着眉头,拿起手机。

    心里好烦躁。

    她随意的翻着电话通讯录,然后看到一个名字,拨打。

    “喂。”那边传来乔汐莞的声音。

    “就是无聊,想要找你聊聊天。”

    “可是我很忙。”那边直白无比。

    “那我挂了。”

    “姚贝迪,我很忙的意思是说,你有屁就放,别耽搁我时间,不是让你挂电话。”乔汐莞没好气的说着。

    “我其实也没什么……”姚贝迪欲言又止。

    “是不是潇夜?”乔汐莞也难得和姚贝迪兜圈子了,直接问道。

    “额……嗯。”

    “他怎么你了?”乔汐莞继续问道。

    “我其实和潇夜,又上床了。”姚贝迪说。

    那边沉默了半响,“你丫的是来炫耀的?”

    “你说什么啦!”姚贝迪有些无语。

    这个人的思维怎么这么扭曲啊!

    “要不然,他上了你,你还觉得委屈了?!”乔汐莞翻白眼。

    一天都一副恨不得别人来蹂躏的表情,现在被那啥了,不是炫耀是什么?!

    “我是觉得我和潇夜的关系好了很多,但是刚刚雷蕾又打了电话来找潇夜,我觉得有些烦躁,但是我也不知道该对潇夜说什么,总觉得在这段婚姻上,我总是没有主动权。”姚贝迪有些难受。

    “你这样就是在作死好不好!”乔汐莞没好气的说着,“要是我,早把手机给砸了,让他们两个狗男女通屁话!”

    “……”姚贝迪怔怔的。

    她也想啊,但是她就是做不出来!

    “话说,你现在给我鼓起勇气,大胆的去给潇夜说,就给他说,让他别和雷蕾来往了,以前的事情就算了,现在开始,你们之间就不能有第三者!知道吗?”乔汐莞很大声的说着。

    姚贝迪咬着唇。

    乔汐莞没有得到答案,也没纠结这个话题,继续说道,“我这段时间有点忙,等手上这个项目过了,我帮你好好弄弄雷蕾那厮,几年前不是我对手,几年后,她丫的也排不上号!”

    说得,那样的咬牙切齿。

    姚贝迪那一刻突然就笑了。

    几年前。

    几年前的乔汐莞和雷蕾就交集吗?!

    没有的。

    几年前的霍小溪才和雷蕾有交集。

    因为她,霍小溪揍过雷蕾。

    她抿着唇,叫着她,“小溪。”

    “嗯?”那边自然的答了一声,下一秒似乎回想过来,猛地说着,“你居然算计我?”

    姚贝迪咯咯的笑了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从小就被霍小溪欺负,难得能够这么扳回一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乔汐莞死活不承认,“不说了,我上班了,我给你说的你好好想想,别装什么圣母玛利亚,这种人就是,白痴!”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姚贝迪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果然是霍小溪。

    她抿着唇,转身,看着面前的房门。

    耳边响起刚刚乔汐莞的话语,她深呼吸,然后推开房门走进去。

    潇夜似乎已经打完了电话,手机扔在一边,整个人趴在床头,感觉到有人进来,他转眸看了一眼她,没有说话。

    姚贝迪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拿起他的手机屏幕,看着未满的电量,继续给他放在床头充电。

    潇夜也不开口说话,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姚贝迪想了想,“潇夜,要不,我们谈谈好吗?”

    潇夜转眸。

    “我是说,关于雷蕾,我们谈谈吧。”

    潇夜眼眸微动,“你想要谈什么?”

    姚贝迪默默的深呼吸,看着潇夜,鼓起勇气说道,“可以和雷蕾分手吗?”

    潇夜眉头一紧。

    “和雷蕾分手吧。”姚贝迪再次开口,从问句变成了陈述句,“我知道你和雷蕾以前很好,是我从中作梗,但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如果你没有离婚的打算,就和雷蕾分手,我们重新开始。”

    潇夜看着姚贝迪,半响都没有说一个字,眼神只是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有些紧张而拘谨的神色。

    姚贝迪等了半响都没有等到潇夜的答案。

    她有些落魄的一笑,缓缓说着,“或许我太得寸进尺了,不过,刚刚给乔汐莞打了电话,她说让我鼓起勇气说说,我想我们之间的沟通真的很少,我在想什么,你在想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我觉得或许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就算你不这么做,至少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对我们婚姻而言也是好的。”

    潇夜薄唇紧抿。就这么看着姚贝迪。

    看着她有些自嘲的模样。

    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说不出来的悸动。

    “我去那边看电视了。”姚贝迪微微一笑,转变走向一边。

    “姚贝迪。”潇夜突然叫住她。

    姚贝迪看着他。

    “我会和雷蕾分手。”潇夜说,一字一句。

    姚贝迪内心一怔。

    潇夜把头扭向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刚刚雷蕾打电话我就给她说了,让她别找我,我会给她账户里面打500万,作为补偿。”

    姚贝迪依然看着他,好半响说不出来一个字。

    潇夜似乎没有等到姚贝迪话语,有些冒火,他转头怒火的看着姚贝迪,“你都不说点什么吗?”

    姚贝迪怔怔的看着他。

    说什么。

    虽然现在,有些高兴。

    她咬着唇,只要一紧张,就会不自觉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她突然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的,整个脸上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突然弯下腰,一个吻印在潇夜的脸上。

    “潇夜,我喜欢你。”姚贝迪在他耳边,说道。

    说完后,整个脸都红透了。

    潇夜看着她。

    “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她说,清清楚楚的说。

    潇夜一直看着姚贝迪,看着她此刻羞涩模样,眼眸中却闪烁着无比幸福的光芒。

    很久后。

    到支离破碎,伤痕累累的那一天。

    他应该也不会忘记,此刻姚贝迪的,此刻触手可及的姚贝迪。

    ------题外话------

    小宅的读者qq交流群群:378414307,小宅期待亲的加入…weare伐木累!

    搞不好,一个不留神,就会有剧透哦!

    所以,赶快进来吧。

    小宅等你们!

    另外,祝各位亲,51快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