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六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八)

第五十六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八)

作者:恩很宅
    上海。

    纸醉金迷,灯光璀璨的夜晚。

    “醉爱”酒吧,人潮拥挤,到处一片疯狂,吵闹而激荡的声音此起彼伏,酒吧正中间的舞池推挤的人群,射光灯不停闪烁,在钢管舞女郎性感而妖娆的诱导下,激。情四射。

    顾子俊和一群男的女的坐在离舞池最近的高脚桌边,喝着洋酒,随着劲爆的音乐不停的扭动身体。

    “今晚这个钢管舞女的好像是新的,子俊,要不要去试试?”一个年轻男人开口,看上去和顾子俊差不多大,穿得很时尚很朋克,带着鸭舌帽,身体扭得很疯狂。

    “我对这种女的没兴趣,要玩你自己玩去。”顾子俊喝着洋酒,没搭理。

    “这段时间我发现你对我们薇薇妹妹倒是兴致高得很。”那个男的看着两个人扭抱在一起的画面,忍不住打趣。

    “哥这段时间就喜欢这妞,你有意见?”说着,顾子俊转头就对着喻洛薇一个热火朝天的kiss,毫不忌讳。

    其他人似乎也是见怪不怪的起哄,看着两个人当着大家的面肆无忌惮的吻得忘乎所以。

    酒吧内高涨的气氛一直在动感的音乐中升温。

    好半响,顾子俊才放开喻洛薇,然后又和朋友喝酒。

    喻洛薇也混在他们之中,但明显的,今晚和其他每个晚上都不太一样,她的神色看上去稍微拘谨了些,而且不时的看着手机,似乎在等人,也似乎是在看时间。

    顾子俊和朋友喝着酒,眼眸有意无意的看着喻洛薇。

    几个哥们开始离开对钢管舞女郎展开行动。

    他们其实一般都会自己带女人,所以那男的离开后,被带来的女人忍不住娇嗔,“怎么还是这样,不是说了今晚就陪我们玩的吗?”

    一个女的忍不住抱怨。

    “就是,太坏了他们,以后再也不停他们的了!简直是大骗子。”另外一个女的也抱怨道。

    这些能够带出来玩的女的,也有真正豪门的千金,但这种一般较少,因为千金习惯了娇生惯养,看不惯他们吃着嘴里望着锅里的样子,他们解释起来也麻烦,所以更多的都是那种家庭不算太好,但又特别拜金,亦或者豪门里面不太待见的私生女,这种女人,很多时候用钱就可以打发,省事儿。

    “子俊哥哥,为什么你不去?”几个女的抱怨了一番之后,一个女的似乎是看到顾子俊还坐在那里,奇怪的问道。

    平时玩得最厉害的就是顾子俊了,今天真是破天荒的,一动不动。

    “我今天觉得身边这个就挺好,对其他人暂时没兴趣。”顾子俊一字一句的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喻洛薇。

    喻洛薇看似羞涩的笑了笑。

    其他几个女的看着喻洛薇,也都投来了羡慕的眼神。

    在这种情况下顾子俊还一直陪着喻洛薇,分明地位都不一样了。

    羡慕中还有嫉妒,毫不掩饰。

    所以喻洛薇能够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身边投来的目光,心里也止不住的有些得意,想着她本来就和这些随便玩玩的女人一样,那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顾子俊拿起洋酒,亲自给喻洛薇倒了一杯。

    平时他们出来玩,基本都是女的伺候他们,这几个公子爷,习惯了被人伺候。

    “咱们喝酒,让他们羡慕去。”顾子俊很自然的搂着喻洛薇,亲热的说道。

    喻洛薇顺势的躺在顾子俊的身上,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

    夜越来越深。

    酒吧里面的热潮似乎还在不停的高涨,此起彼伏。

    一起玩的几个哥们去逗弄了一番钢管舞女郎,摸摸吃吃之后回来继续玩。

    喻洛薇现在因为酒精的原因头有些晕,但还不至于醉。

    她忍不住又看了看电话。

    已经凌晨了,怎么还没有打电话过来。

    她咬着唇,正准备拿起手机自己拨通过去时,电话突然响起,喻洛薇一怔,连忙拿着手机往一边走去,走出酒吧,吵闹的环境一下子就变得清净无比,她接通电话,有些抱怨道,“我以为你不要了。”

    “别质疑我做事情的方式,10分钟后,你到后街广场喷泉对面的巷子来,别让任何人知道了。”那边说。

    “好,我马上就到。”说着,喻洛薇挂断了电话。

    她拿着手提包,看了看时间,去去回回也就不超过半个小时,顾子俊玩得这么嗨,应该注意不到她的离开。

    这么想着,就准备直接坐上了酒吧外面的出租车离开。

    “薇薇,你去哪里?”身后,突然响起顾子俊的声音。

    喻洛薇一怔,脸上立马浮现笑容,“我有点事情先离开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这么晚了,你还会回来?”顾子俊有些不相信的说着,整个人直接走过去搂着她的身体,“今晚不是说了陪我玩的吗?你看我都喝醉了,你走了,我指不定又被哪个女人给送去了什么酒店,你不吃醋啊……”

    “我才不吃醋,你女人那么多,我每个都吃醋,我不被酸死。”喻洛薇故意娇嗔的说着,声音软绵绵的,分明就是在故意撒娇。

    顾子俊笑了笑,整个人的力度几乎都放在喻洛薇的身上,“不管了,反正今晚我就要跟着你一起。我喝醉了,你送我吧,咱们去哪里都行!”

    说着,故意的吻了吻她露在外面的脖子。

    顾子俊真的很会调情,就这么三两下功夫,就可以让女人热情似火。

    喻洛薇和顾子俊也不是一次两次,所以对于顾子俊的小动作,全身敏感到不行。

    “子俊,不要这样……”喻洛薇推了推他,分明力气小到不行,典型的欲擒故纵。

    顾子俊不放开的,轻咬着她的脖子。

    喻洛薇想着时间不多了,暗自咬牙,“那你跟我一起吧。”

    “嗯。”顾子俊低吟着点头,埋在她脖子处,得逞的一笑。

    两个人坐在出租车上,一上去顾子俊就躺在喻洛薇的腿上,嘴里呢喃着,“我喝醉了,你要负责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

    喻洛薇点头,“嗯,那你睡一会儿吧,等会儿到了我叫你。”

    顾子俊闭上眼睛,看上去醉意很明显。

    心里却在暗想,8点多钟喻洛薇就给那边打了电话,却一直挨到现在才离开,可想而知对方肯定是个谨慎的人。

    耳边突然想起乔汐莞的话语。

    乔汐莞知道是谁吗?口吻听上去,就像是已经知道是谁了!

    他皱着眉头,总觉得乔汐莞的聪明和睿智,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没多久。

    出租车突然停了下来,停靠在了后街的商业广场。

    喻洛薇小声的出租车司机说在这里等她几分钟,她会加倍付钱后,就匆匆忙忙的下车。

    出租车停在那里。

    喻洛薇走得很快。

    顾子俊从出租车上坐起来,看着喻洛薇的背影。

    顾子俊从皮夹里面拿了一张百元大钞,“你先走。”

    然后自己也下了车。

    司机对于这些夜生活的男女方式见怪不怪,拿着钱就离开了。

    顾子俊顺着喻洛薇的脚步,往广场走去。

    不能走得太快,太近,因为容易被发现,所以到了广场,就把喻洛薇给跟丢了。

    他保持冷静的四处张望,然后看到喷泉对面有一个黑色的巷口。

    眉头一紧,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他似乎是看到了黑暗处有两个人影,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声音很小,他几乎是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他犹豫着,考虑要不要再走近点。

    因为他想要确切的看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正准备抬起脚步,“哐”的一声,后脑勺突然一痛。

    该死,他被人偷袭了,他甚至听到了耳边喻洛薇尖叫的声音。

    他分明就差一点点!

    他努力的看清楚前面的人,整个人在他面前晃动,晃动,天翻地覆……

    后脑勺再遭一棍。

    眼前猛地一黑,终于晕死了过去。

    ……

    顾家别墅。

    安静的别墅突然灯火通明,所有人都被惊醒了起来。

    听说是顾子俊被人打伤了后脑勺,晕死在街头,现在被人送去了医院。

    顾家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赶着去医院。

    齐慧芬更是吓得不行,据说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生死未卜。

    一路急促的,顾家人全部都等候在了手术室。

    顾耀其、齐慧芬、顾子臣、顾子寒、顾子颜、乔汐莞以及孕妇言欣瞳。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手术中的字眼。

    乔汐莞捏着手指。

    晚上8点多顾子俊才给她打了电话,下奶突然就被遇袭?!她可不觉得一切都是巧合。

    她眼眸微紧,看着走廊上站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喻洛薇,喻洛薇似乎是很怕的站在角落,眼神不停的看着“手术中”的字样。

    “喻洛薇?”乔汐莞突然叫她。

    顾家其他人似乎才反应过来,这里多了一个人。

    齐慧芬突然就像是想到什么,连忙走过去,咄咄逼人的架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儿子出世和你有关系没?”

    “阿姨。”喻洛薇楚楚可怜极了。

    “快说,你别给我哭。”齐慧芬有些急的,声音大了些。

    喻洛薇吸鼻子,似乎是在努力的控制情绪,“今天晚上子俊哥哥让我陪着他去酒吧喝酒,我下班后就陪着他去了醉爱酒吧,和他的那些朋友一起的。后来我觉得时间太晚了就说要先离开,子俊哥哥一直不让我走,抵不过我再三要求他就让我送他先回去,他说他喝醉了,我没办法只要和他一起坐着出租车离开,我到后街的商业广场去买点东西,把子俊哥哥留在了车上,然后当我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子俊哥哥满身是血的躺在那里,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急急忙忙打了120送子俊哥哥到医院,听医生说,后脑勺伤得很严重,流了很多血……”

    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

    齐慧芬气得跺脚,吼着,“这么晚了,你一个女人不早点回去,在外面闲逛什么闲逛,现在让子俊变成这样,你这个扫把星!”

    喻洛薇被齐慧芬吼得,眼泪掉的更猛了,整个人忍不住抽泣的说着,“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的阿姨,我真的不知道,我就下车一会儿功夫,我看着子俊哥哥难受,想给他买点水喝……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劝劝子俊哥哥的,让他不要再这么晚了回家。”喻洛薇说得可怜无比,整个人不停的抽泣,看上去委屈到不行。

    齐慧芬又气又急,看到面前挂着眼泪的女人就烦躁,想起自己的儿子还躺在里面不知道什么情况,整个人都没办法安静下来一秒。

    “不用你劝,你还没资格劝他!你现在马上给我滚,以后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齐慧芬狠狠的说着。

    喻洛薇望着齐慧芬,眼泪顺着眼眶不停的往下掉,嘴里嘀咕着说道,“对不起阿姨,但这次请你让我等着子俊哥哥的手术结束好吗?求求你了……”

    “他怎么样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你给我马上滚……”

    “妈。”顾子寒突然开口,“你别吵了,这个地方需要安静。而且子俊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哪里是喻洛薇能够控制得了的,今晚上的事情说不定就是子俊的责任在先。”

    齐慧芬被儿子这么一说,也不说话了。

    其实大家都明白得很,顾子俊的性格会惹是生非也理所当然,和喻洛薇倒是关系不大,只是找不到发泄的突破口而已。

    走廊上又安静了下来,偶尔传来喻洛薇的抽泣声,很小声很压抑。

    乔汐莞的眼眸看着喻洛薇,又转眸看了一眼顾子寒。

    顾子寒从来不多管闲事的人。

    她抿了抿唇,尽量控制情绪的等着手术。

    今天这起事故……

    如果顾子俊真的有什么?!

    她咬唇,脸色微微有些变动。

    顾子臣坐在乔汐莞的旁边,看着乔汐莞的神情,眉头微紧。

    走廊上安静无比。

    整整2个小时,手术结束。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有些疲倦。

    所有人一拥而上,齐慧芬激动的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还好送来及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因为伤到头部,患者还处于昏迷状态,但基本已确定无生命危险,5个小时内就会清醒。”医生说着。

    “谢谢,谢谢医生。”齐慧芬激动无比,整个人松了一口大气。

    其他人也都微微的放松了些。

    乔汐莞放心的一瞬间,转眸看了一眼顾子寒。

    顾子寒似乎是感受到了目光,眼眸一转,和乔汐莞四目相对。

    两个人很快的离开,各怀心思。

    没多久。

    顾子俊被护士推了出来,因为还在昏迷,直接推到了重症病房,进行24小时监护。

    顾家人也跟着过去,看着顾子俊有些惨白的模样,齐慧芬已经哭得不行了,口上不停地说着,“这孩子,从来就不会这么消停,这么看着他躺在那里,心里难受啊……”

    乔汐莞和言欣瞳安慰着她,平复她的情绪。

    这么一直陪着顾子俊,等他所有都安顿妥当后,已经是早上5点了,年轻人身体还行,老年人就有些遭不住了,大家就劝着顾耀其和齐慧芬回去,其他人就都守在医院里面,等着顾子俊清醒。

    乔汐莞去医院的茶水间倒开水,递给顾子寒的时候,压抑着声音,漫不经心的说着,“子俊的命还真大。”

    顾子寒眉头皱了一下。

    乔汐莞看着他,“你说是吗?”

    顾子寒冷冷的看了一眼乔汐莞,没有说话。

    乔汐莞冷漠一笑。

    这个男人。

    真的残忍到,什么都可以下手吗?!

    她咬着唇,坐在顾子臣的旁边。

    对面就是重症病房,他们都坐在病房外的走廊上。

    顾子臣没什么特殊的表情,整个人一直都是那样,不管是顾子俊什么情况,他似乎都情绪不大。

    不知道是在真的没什么情绪波动,还是习惯了这么面不改色。

    乔汐莞突然把头靠在顾子臣的肩膀上。

    顾子臣怔了一下,并没有推开她。

    乔汐莞微闭上眼睛,总觉得这个男人,莫名的有些时候,离自己很远。

    就算是在自己身边,也觉得,遥不可及。

    她静静的这么靠着顾子臣,等着顾子俊清醒。

    早上8点。

    护士突然打开重症病房,说道,“患者醒了。”

    所有都处在精神迷糊边缘的人,一下子就似乎清醒了,从走廊上站起来,“醒了吗?”

    “嗯。醒了,不过醒了后说头很痛,我现在已经让医生过来看情况了。”护士连忙说着。

    没多久,医生就走进了病房,似乎在对伤口进行检查。

    这么折腾了好久,医生似乎是问了问情况,松了口气的从重症病房里面出来,“没什么大碍,身体各项指标都是正常范围内。另外,他说他记不太清楚昨天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了,这属于这种情况,家属不用着急,因为刚好伤到头部,里面还有淤血考虑到患者的安全并没有彻底清楚,过段时间或许就会想起。”

    “记不起昨晚的事情了吗?”喻洛薇突然紧张的问道。

    分明有一种,很急切想要知道答案的感觉。

    乔汐莞看了她一眼。

    喻洛薇似乎也觉得自己表现得太明显,连忙又换上楚楚可怜的表情,抽泣的说着,“我只是觉得子俊哥哥好可怜……”

    “也许过段时间就会想起,他的伤口不是特别严重。现在我就马上安排他到病房休息,一个星期后就可以出院。”医生继续说道。

    “谢谢医生。”其他人连忙说着。

    护士把顾子俊转移到了vip病房,顾子俊人是醒了,但似乎是不舒服的,眉头皱得很紧,看上去虚弱到不行。他突然对着一个屋里面的人说着,“你们先回去吧,这么守着我,我不舒服。”

    “三哥,你也太没心没肺了吧,我们可是紧张了你一个晚上,你一醒了就一句好话都没有就撵我们走,也太过分了!”顾子颜不爽的说着。

    顾子俊翻白眼。

    刚做完手术的顾子俊半点都不想要和顾子颜斗嘴,干脆闭上眼睛,不说话。

    “大家都先回去!既然他醒了,医生说也没什么了,回去吧。”顾子臣突然开口。

    声音不冷不热,却仿若很有威信。

    顾子颜也似乎是有些怕顾子臣的,瘪嘴,率先走出去。

    其他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乔汐莞看了看还站在房间里面的喻洛薇,想了想,“你这几天就在这里陪着他,不管谁让你走,都不能走知道吗?”

    喻洛薇一怔,看着乔汐莞。

    “听我的就是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喻洛薇虽然很不喜欢乔汐莞,但这样的安排她倒是高兴得很。

    她也想要好好在顾家人面前表现一下,她是怎么尽心尽责的照顾受伤的顾子俊,就算被骂也不离不弃,她就不相信,感动不了顾子俊。

    这么想着,嘴里甜甜的一笑,“姐,我会好好照顾好子俊的。”

    乔汐莞微点了点头。

    不是照顾,而是唯有这个地方安全而已!

    她抿着唇,和顾子臣坐在一个小车内。

    这么折腾了一个晚上,谁都累。

    乔汐莞和顾子臣两个人一起都坐在后座,因为疲倦,一路无言。

    回到顾家大院,回到房间。

    顾子臣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

    乔汐莞有些累的坐在沙发上,趁着顾子臣洗澡的时候,拿起电话,拨打,“潇夜。”

    “嗯,你等会儿。”那边传来姚贝迪有些朦胧的声音。

    乔汐莞忍不住拿起手机,看着屏幕,她分明是打的潇夜的电话。

    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彼此交换手机了吗?!

    正这么想着,那边传来一个口吻不太好的声音,似乎是还未睡醒,“做什么?”

    “我的保镖啦?”

    “现在?”潇夜皱眉。

    “我以为你效率很高。”乔汐莞皱眉。

    效率很高。

    昨晚上深更半夜才说,现在清早八早就要。

    潇夜似乎是挪动了一下身体,“半个小时。”

    然后,猛地挂断。

    乔汐莞捏着手指,这个男人,半点礼貌都不会懂吗?!

    心情不爽的把电话放在一边。

    没多久顾子臣就洗完澡出来,头发都已经吹干。

    总有种错觉,顾子臣似乎是做任何事情都很严谨,绝对不会懒懒散散,她甚至很多时候都觉得,这个男人有强迫症,不把所有事情弄规矩,他会睡不着。

    顾子臣没心思搭理乔汐莞的情绪,他面无表情的上床,然后睡觉。

    乔汐莞也其实困了,她拿起睡衣也去了浴室,对比起顾子臣,分明要风风火火得多,出来的时候,全身都在滴水,湿哒哒的。

    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等电话。

    5分钟。

    一个陌生电话。

    乔汐莞接起,“你好,我是老大叫来保护你的,请问你在哪里?”

    乔汐莞接着电话,就已经自然的走出外阳台,顺手把落地玻璃窗关了过来,隔壁了她说话的声音,“你们现在去市中心医院vip区域,666的房间,保护里面的两个人,一个叫做顾子俊一个叫做喻洛薇。你们注意隐蔽点,不要太刻意。”

    “是。”那边连忙点头。

    “有什么异动,给我打电话。”

    “好的。”

    乔汐莞挂断电话,眼眸突然一紧。

    没有把顾子俊弄死,是你这次最大的败笔!

    乔汐莞回到房间,随意的擦了擦头发,蜷着身体爬上床,她也困得要命。

    她自然的缩在顾子臣的身边,很快就睡了过去。

    总觉得一切,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

    ……

    另外一个房间。

    顾子寒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却并没有睡着。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言欣瞳睡得很熟。

    顾子寒缓缓的睁开眼睛,眼框里面都有血丝了,整个人却还是面无表情的,看上去并没有半点困意。

    电话振动的声音突然响起,他拿起电话,走向一边接通,“喂。”

    “东西好久给我?”那边传来一个粗狂的男性嗓音。

    “我司机已经给你送过来了。”顾子寒一字一句。

    “好。”

    “没事别再给我打电话,这个号码我会停用了。”顾子寒说。

    “知道你做事情谨慎,放心吧。”那边挂断了电话。

    顾子寒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正准备关机取掉电话卡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什么,拨打了一串数字,“想办法把他们弄了。”

    “怎么弄?”那边询问。

    “眼不见为净。”

    “是。”

    顾子寒挂断电话,眼眸深了又深。

    回到床上刚躺下最多半个小时,振动铃声再次响起,他眼眸一紧,动了动,爬起来,拿起电话又走向一边,“有人在做手脚,动不了,走廊上面多了4个人,怎么办?”

    “多了4个人?”顾子寒皱眉。

    “现在下不了手,可能对方已经引起了警觉。”

    顾子寒捏着手机的手在用力,“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这样,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儿我会主动联系你。”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毫不犹豫的把手机上面的电话卡取下来,扔进了马桶里面,按下按钮,电话卡随着马桶里的水被排泄了下去。

    他抿着唇,狠狠的看着马桶。

    他就不相信,能够找到他的蛛丝马迹。

    ……

    乔汐莞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她饿得不行。

    到楼下去吃了饭,家里很安静,有些在睡觉,有些已经去了医院。

    她吃了很多东西,她满足的伸懒腰,动了动身体,又往2楼上走去。

    上楼。

    和顾子寒下楼,相遇。

    两个人脸色似乎都不太好。

    顾子寒越过她的身体,直接下楼。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抬眸,准备继续上楼时,正好看到言欣瞳也挺着肚子往楼下走。

    看着乔汐莞的时候,故意的挺了挺自己的肚子,说道,“大嫂,不去上班?”

    “当然没有二弟勤快。”乔汐莞说得无所谓,“倒是弟妹,你都怀孕了,二弟也不多陪陪你。”

    “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

    “所以二弟娶到你这样的好老婆,真是三生有幸。”乔汐莞由衷的说着。

    言欣瞳皱着眉头,总觉得乔汐莞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讽刺。

    即使这次,乔汐莞真的觉得言欣瞳作为一个老婆,至少是真的称职的。

    乔汐莞也不和言欣瞳废话,直接走上楼。

    言欣瞳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她绝对不让这个女人,这么耀武扬威!

    乔汐莞当然没空去搭理言欣瞳的想法。

    对于她而言,至少这段时间,她的终点根本就不放在言欣瞳的身上,这个女人能够规矩最好不过,不规矩,她的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么一直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她吃撑了,躺在床上。

    反正项目的事情已经已经差不多了,她也不会像顾子寒那样,这个点了还去公司。

    她翻来覆去的滚着。

    这是她无聊了最喜欢在床上玩的一种方式。

    顾子臣推开房门,就看着乔汐莞像个球一样的不停翻滚。

    眼眸微微深了一下,推着轮椅走向一边。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出现,翻身趴在床上看着他,“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吗?”

    顾子臣丢给他一个明知故问的表情。

    乔汐莞从床上爬下来,然后走向顾子臣,很自然的弯腰从后面搂着他的脖子,亲昵的在他耳边说着,“顾子臣,你说如果我把顾家弄得乌烟瘴气了,你会不会生气。”

    顾子臣转头看着她。

    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然后站直了身体,动了动筋骨,“总觉得,要大展拳脚了!”

    顾子臣面无表情。

    “你的沉默我就当默认了。”乔汐莞死不要脸的说着。

    说完,就又在床上翻滚了。

    顾子臣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乔汐莞,眼眸陡然一深。

    所谓的,大展拳脚。

    他拭目以待。

    ------题外话------

    今天更新有点少。

    晚上二更伺候。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