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八章 魔一尺道一丈(十)

第五十八章 魔一尺道一丈(十)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但就算是有这个视频,也不能说明顾子寒就是内奸。”顾耀其狠狠的说着,至少从目前来看,视频中的画面看不出来顾子寒泄露了公司机密,而且还不能肯定,经过处理后的顾子寒和喻洛薇的对话,就一定包含了他们这方面的说话内容。

    “当然,只要喻洛薇承认了就行。”乔汐莞很肯定。

    喻洛薇是一个重要指证人。

    话音刚落。

    乔汐莞电话响起,她看着来电,还未开口,耳边听到喻洛薇惊慌的尖叫声,“乔汐莞,救我!”

    “喻洛薇,你在哪里?”乔汐莞声音一下子变得急促。

    “我在青文山……啊……”那边再也没有了声音。

    乔汐莞忍不住对着话筒大声叫了几句,“喻洛薇,喂,喻洛薇……”

    电话里面没有任何回音。

    乔汐莞脸色猛地有些发白。

    顾耀其一致看着乔汐莞,连忙问着,“喻洛薇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电话里面一片吵闹,但是没有了喻洛薇的声音。”乔汐莞看着顾耀其,在尽量的让自己控制情绪。

    “不要在喻洛薇这个地方断了线索。”顾耀其狠狠的说着。

    “好,我马上出去看看。”乔汐莞连忙说着。

    然后也没有等顾耀其说接下来的话语,乔汐莞跑了出去,一走出去,就开始打电话。

    给之前保护顾子俊和喻洛薇的保镖打电话。

    顾子俊回到了别墅休息,乔汐莞把保镖撤离了,但并没有归还给潇夜,而是让他们几个人跟着喻洛薇,喻洛薇很有可能成为攻击的对象,所谓杀人灭口,对于喻洛薇这个关键人,在顾子寒一个想通的空隙,就有可能被了结。

    所以喻洛薇想要通过顾子寒上位嫁给顾子俊,她确实是在天方夜谭,不管她和顾子寒透露公司机密的这个事情会不会暴露,对于顾子寒而言,喻洛薇就有了他的犯罪证据,在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或许还算安全,一旦失去了价值,一旦不受控制,喻洛薇就只有死这一条路。

    她有些急拨打电话,那边却一直无人接听。

    她抿着唇,脸色显得有些慌张。

    她急匆匆的往电梯走去,迎面碰到叶媚。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神色,皱了皱眉眉头,“你看上去很着急?”

    乔汐莞转头看着叶媚,“顾子寒在哪里?”

    “办公室。”叶媚说。

    “帮我带给他一句话。”乔汐莞看着叶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叶媚嘴角轻扬。

    “我想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乔汐莞面无表情。

    正时,电梯到达。

    乔汐莞走进电梯,给武大打电话,让她在门口等她。

    她走到大门口,想了想,给尹翔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下楼。

    武大看着乔汐莞站在门口,打开窗户,“不上车?”

    乔汐莞转眸看着尹翔急急忙忙的从顾氏大厦走出来,直接说道,“你去开车,武大你坐在副驾驶台。”

    “哦。”武大从驾驶台出来,走进副驾驶台。

    乔汐莞坐在后座。

    “去哪里?”尹翔问。

    “青文山。”乔汐莞一字一句,“以最快的速度。”

    “是。”

    话音落,一跃而出。

    乔汐莞可以肯定,顾子寒现在要毁灭证据。

    要不是顾子俊聪明,根本就不可能查得出来顾子寒的蛛丝马迹。

    所以到了现在的地步,他必须对自己唯一的威胁喻洛薇进行清理。这么一来,在顾子寒看来,就解决掉了所有顾虑。

    眼眸陡然一紧。

    想起昨天晚上顾子俊找她的场景。

    那个时候她刚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接到了顾子俊的短信,让她去他房间。

    她想,顾子俊终于是想通了。

    她抿着唇,避过家里所有人的视线,走进了顾子俊的房间。

    顾子俊坐在沙发上,第一次看上去很严肃,半点都不吊儿郎当。

    他对着乔汐莞,说着,“我没有失忆。”

    “我猜想也是。”乔汐莞抿着唇,自然的坐在他的旁边。

    “乔汐莞你真的很聪明。”顾子俊说。

    乔汐莞点头,她从来不否认她的智商。

    “那晚上我见到的人是我二哥,顾子寒。”顾子俊低垂着眼眸,“他想要杀我。”

    “……”乔汐莞没有说话,似乎是意料之中。

    “我录了一个视频,我原本也不相信,当我看了那个视频后,才知道,原来我二哥这么心狠。”顾子俊转头看着乔汐莞,“那晚上,我假装喝醉酒缠着喻洛薇送我离开,然后在后街商业广场的时候看到喻洛薇急忙忙的下车,于是我跟了上去,在这之前,我准备了一个微型摄像头,挂在我牛仔裤的外兜上,这是有段时间我们那群朋友很喜欢玩的方式,那个东西可以在舞池里面,帮我们打望。我想或许我遇到什么危险,它能够帮我留下来些证据。”

    乔汐莞抿着唇。

    顾子俊做事情还算有规划,不只是一意孤行不顾后果。

    “而且在这之前,我还报警了,我说后街这边有人打架。我想如果真的是遇到危险,警察的出现或许可以挽救我的生命,我其实很怕死。”顾子俊说,嘴角似乎还笑了一下,有些讽刺,“没想到我还真的因为那警报声而活了下来。”

    乔汐莞整个过程一直很安静。

    顾子俊把那个视频拿给乔汐莞,对着乔汐莞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知道你很想要,最后你会怎么做随便你,我不想要再插手你们的事情了,我觉得,这和我原本生活的世界有些违背,而我是一个享乐主义者,是一个追求和平的人,我总是觉得这个社会非常美好,非常的和谐,我不喜欢这些事情影响了我原本的价值观。而这就是为什么,我很讨厌进公司,因为我很讨厌参与这些,尔虞我诈。”

    乔汐莞接过视频,对着顾子俊,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道,“犹豫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是给我了?”

    “不知道。或许从知道你派人来保护我开始,我就想过把这个给你了。我其实不知道你是不是察觉到我是在假装失忆,但最终给我的感觉就是,你是站在正义这边的,而我,应该支持正义。”顾子俊笑了笑。

    那一刻看上去,又似乎是那个阳光的男人。

    一个喜欢纸醉金迷生活,但心底却很干净的男人。

    乔汐莞把视频放在手心上,“我不会伤及无辜,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那喻洛薇呢?”顾子俊突然问道。

    “她不是无辜。”

    “但是她在我差点遇害的过程中,极力阻止过顾子寒。”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在医院那几天他愿意让喻洛薇留下来照顾他的原因。

    “但是她触犯了法律,触犯法律的人,就应该给予法律的制裁,否则这个社会,再也不会有你追求的和谐健康。”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俊抿了抿唇,想要说什么,最终似乎还是妥协。

    他耸肩,不想要再卷入这个事件之中。

    乔汐莞也不再多说,拿着视频离开。

    她从来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任何事情,因为,强扭的瓜不甜。

    她眼眸微抬,从回忆中清醒,淡定自若的看着车窗外,短短时间,已经从城区驶向了郊区。

    前往青文山的路本来很偏僻,她想不是被人故意引诱,喻洛薇不会走上这条路。

    车子开得很快,即使在乡间狭窄的公路上,尹翔也开得游刃有余。

    车内一片寂静。

    突然,前方不远处看到一辆出了车祸的黑色小车,乔汐莞整个人猛地一怔,说着,“尹翔停车。”

    尹翔一脚踩下刹车。

    乔汐莞赶紧推开车门,看着小车翻到在路边,里面并没有人。

    她左右看了看。

    忽然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快速驶离。

    “尹翔,追上前面那辆车。”乔汐莞大声说着,连忙坐回车上。

    尹翔驱动着小车,油门踩死。

    前面的轿车开得很快,在这个狭窄的路上疯狂飙车。

    尹翔似乎是很喜欢这样的追逐感,整个脸上露出的是兴奋之色。

    即使武大和乔汐莞的脸色都有些白了。

    车子迅速的往前开,距离越来越近。

    尹翔转动着方向盘,油门再度踩死,完全没有半点犹豫和徘徊,一个完美的漂移从前面那辆黑色轿车越过,狠狠的堵在了小车的前面。

    小车一个急刹。

    然后车门打开,下来3个人男人,脸上带着黑面罩。

    乔汐莞看着来人,“武大,能搞定不?”

    “试了才知道。”

    说着,就下了车,活动着筋骨那一秒,和前面的3个大男人,一触即发。

    乔汐莞看着激烈的打斗,整个人也从车上偷偷的下去,避开打斗人的视线,转向前面的小车内。

    她的脚步刚走到门口,突然1个男人从里面下来,依然是黑面罩,身材魁梧。

    她惊吓着咬着唇,往后退了一步。

    而就一秒,她似乎看到了里面有一个麻布口袋,麻布口袋的形状,似乎就是一个捆绑的人。

    她内心一窒,看着面前的男人,现在武大离自己有10步之远,而且武大现在正在和3个人打斗,根本就分不开身,她一个尖叫,或许还会让武大分散注意力,反而受伤。

    她咬着唇,尽快控制自己的声音,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扬起的拳头狠狠的往她的头部。

    她想这一拳下去,可能自己离死又不远了。

    心里冒出一阵冷汗。

    整个人杵在那里,仿若不会动弹了一般!

    她咬着唇,任命的闭上眼睛。

    面前的男人突然被另外一道身影狠狠的抓住,然后始料不及的,一个拳头先发制人的打在了那个男人的肚子上,男人猛地往后退了好几部,直接是靠在了车门上,那个拳头的力度,似乎有些惊人。

    乔汐莞猛地回头,看着尹翔一脸冷漠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顺势的把她护在身后。

    尹翔会打架吗?!

    看架势,好像是的。

    她咬着唇,现在没这么多疑问。

    只看着尹翔已经一拳一拳,精准而有力的和对方打了起来。

    乔汐莞控制呼吸,自己再次往小车内走去。

    她爬上小车,很用力的扯开麻布口袋。

    喻洛薇。

    全身上下都有伤,脸上已经肿得不成样子。

    她摸着她的呼吸,还好,她微微喘气。

    咬着唇,现在也顾不了太多,一把托起喻洛薇,往她的小车内走。

    喻洛薇处于完全昏迷状态,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

    她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喻洛薇从小车内拖出来,然后扶着她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小车内走去。

    她咬着牙,在这个时候不能松气一秒。

    乔汐莞走得很慢,拖着这么一个人,她没把发迈大脚步!她真恨不得自己的力气可以大一点,要是能够像武大那样!

    她的汗水顺着额头一直往下掉,不只是费劲儿,心跳频率也很快。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下,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把喻洛薇安全的拖到自己的车上……

    突然。

    乔汐莞似乎听到武大大叫了一声,“乔汐莞小心!”

    武大的话还在耳边徘徊,就感觉到自己后背猛烈的疼痛感,似乎是拳头的力量,力度大到,她拖着喻洛薇,直接就往前扑,扑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后背上还被一个男人狠狠的踩了一脚。

    痛!

    乔汐莞眉头紧锁,咬牙切齿。

    她甚至觉得,她骨头应该都被弄断了,那一刻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就飙了出来。

    她转头,看着一直穿着厚重皮靴的脚正往她头上时,那双脚突然被猛地脱开,她看着尹翔一把搂住那个人的脖子,把他往后拖了几步,甩了出去。

    尹翔连忙跑过来一把扶起乔汐莞,一把扶起喻洛薇,快速的往小车内走,很急促,所以用了极大的蛮力把他们两个人推进了后座,挂上车门,自己转身走进驾驶台,开着车直接离开!

    “尹翔,还有武大!”乔汐莞尖叫,看着武大还被2个人围困着,有两个人现在躺在地上,但明显的,那两个人并没有死,身体都在扭动,指不定下一秒就站起来,又围攻武大。

    “我先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尹翔冷漠的说着。

    车子完全没有停顿的,往前开。

    “尹翔,你给我停车!”乔汐莞狠狠的说着,即使现在全身痛得要命,但是武大一个人还在那里!

    1对4。

    明显那4个人,分明就不是省油的灯。

    尹翔脸眉头都没有动一下,那一刻的严肃,让乔汐莞觉得,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她怒吼,口吻中带着威胁,“尹翔,你是不听我的了是吗?!”

    “现在,不能听你的。”

    “你怕死?”

    “我怕没有保护好你!”尹翔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一怔,“我不需要你保护,我现在要求你马上去救武大!”

    “我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你!”尹翔一字一句,似乎也是在给自己说,脸上的表情更加的狰狞。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尹翔,看着和平时分明不太一样的尹翔。

    她咬着唇。

    看着他,狠狠的看着。

    “我要报警!”乔汐莞拿出电话。

    “不能报警!”尹翔突然大声说着。

    乔汐莞看着他,整个人发愣。

    “不要报警,现在不能报警!”尹翔一字一句,“相信我一次,不要报警。”

    “但是武大……”

    “你现在报警,以警察的速度赶去了也没用!反而会让事情变复杂,或许武大一个失手就杀人了,谁也解释不清楚是不是正当防卫。”尹翔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咬着唇。

    总觉得尹翔的逻辑,很有说服力。

    即使,找不到说服点。

    她咬着唇,心里担心得要命,她捏着手机,身子在微微发抖。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行驶,尹翔把乔汐莞和喻洛薇送进了城区,用车子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让乔汐莞坐进去,背着喻洛薇,甚至是直接扔在了后座,然后没有停留一秒的,回到车上离开,车子一路乱飙,速度快到惊人,仿若一瞬间的功夫,车子就不在了。

    乔汐莞看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眼眸一紧,对着出租车说道,“去市中心医院。”

    出租车很快到达目的地。

    市中心医院早就有医生和护士等在门口,一到,喻洛薇就被一行人推着走进了急救室。

    整个路上,乔汐莞一直都有摸着喻洛薇,呼吸一直都在,看样子应该没有伤到要害。

    她坐在走廊上,后背痛得要命,此刻也没心思搭理了,她还能够让后背自立,应该就没有伤到骨头。

    她靠在走廊上的座椅上,默默的看着手术中的字样。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眉头皱了一下,“你好,乔小姐。”

    那边传来保镖恭敬的声音。

    “不是让你们保护好喻洛薇吗?你们知不知道,喻洛薇差点就死了。”

    “对不起乔小姐,我们本来一直有跟在喻小姐的身边,看着她上了一辆轿车,我们也随即跟上,却突然被一辆黑色轿车堵住,发生了车祸,在城区引起了纠纷和混乱。然后被带到了警察局问话,现在才从警察出来并取回手机,跟丢了喻小姐,实在对不起。”那边道歉。

    乔汐莞不用想也知道,顾子寒既然敢下手,肯定就想好了方法避开这几个保镖。

    喻洛薇这个女人,太没有安全危机了!

    心里各种怒火,她压抑着声音说着,“行了,你们现在马上到市中心医院的外科手术室,我在这里等你们。”

    “是,我们马上赶到。”

    乔汐莞挂断电话。

    顾子寒,恶人终究会有恶果!

    她捏着手指,一个人待在那里,看着手术中的字样。脑海里面又浮现着他们离开时,武大一个人孤独的身影!

    她很咬着唇,默默的忍受着,各种似乎要崩溃的情绪。

    没多久,4个保镖齐齐赶到。

    乔汐莞看了他们一眼,他们连忙恭敬的低头。

    乔汐莞也没心思和他们说话,几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待在那里。

    好半响,手术中的灯光熄灭。

    医生出来,说着,“病人没有生命危险,身上都只是些皮外伤,似乎是惊吓过度,现在清醒后,整个人情绪还不稳定,家属要多进行开导。”

    “好。”乔汐莞连忙说着。

    还好,皮外伤。

    如果晚一步,或许喻洛薇就没了。

    她抿着唇,看着护士推着喻洛薇出来,喻洛薇看着乔汐莞,原本安静的人一下子就激动了,她一把抓住乔汐莞的手臂,狠狠的说着,“有人要杀我,要杀我……”

    “安静点。”乔汐莞连忙说着。

    护士也皱了皱眉头,“你不要乱动,点滴要掉了。”

    喻洛薇抓着乔汐莞的手,狠狠的用力,不敢放开一点点。

    “你冷静点,我现在已经派人保护你,你不会有事了。”

    “你不要离开我。”喻洛薇抓住乔汐莞,就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战战兢兢的望着她,身体似乎因为还处于惊恐状态,不停的颤抖。

    “我现在不会离开,你先放手。”乔汐莞皱眉。

    喻洛薇好半响才放开乔汐莞,然后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就怕她突然离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乔汐莞冷着脸,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惊恐的模样。

    她内心没什么起伏,对于喻洛薇如此也不会有任何怜惜,她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她现在只担心武大,担心她……

    她狠咬着唇。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乔汐莞似乎是吓了一跳,她连忙接通,“尹翔。”

    “武大没事儿,我现在带她去医院。”那边的声音似乎也有些虚弱。

    “好,谢谢你尹翔。”

    “嗯。”那边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重重的松了口气。

    还好,没事儿。

    她让自己这么默默的平静了一会儿。

    第一次有一种经历了生死的感觉,所以整个内心,还一直出亢奋的不能自拔的剧烈跳动。

    她深呼吸,呼吸,然后拿起电话。

    “爸。”

    “找到喻洛薇了吗?”那边传来有些急切的声音。

    “找到了,但是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不适合问话。”

    “你现在马上回家,我有事情说。”

    “是。”乔汐莞挂断电话。

    她想,或许,或许原本的计划,又有了变动。

    她转身欲走。

    “乔汐莞,你去哪里?!”喻洛薇看着乔汐莞的动静,尖叫不止。

    “我去哪里不需要对你交代。”

    “你不是说不离开吗?!”

    “给我个理由,我为什么不离开?!”乔汐莞讽刺的说着,“能够把你救下来,你就应该感到万幸了。”

    “乔汐莞,你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走,有人要害我……”

    “顾子寒要害你,那是你咎由自取。”乔汐莞直接说出了“有人”的名字,而且直白而肯定。

    喻洛薇咬唇,乔汐莞肯定知道了所有的来龙去脉,以及她暗中勾结顾子寒,出卖她。

    “外面有保镖,如果你不乱走,暂时不会有危险。”

    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

    喻洛薇张了张嘴,并没有发出声音。

    那一刻也觉得自己没任何理由叫住乔汐莞。

    乔汐莞走向门口,再次对保镖交代了一番,才离开医院。

    她坐着出租车,一路淡定的回到顾家大院。

    走进大厅,佣人看着她,连忙上前,“大少奶奶,老爷让你去他的书房。”

    乔汐莞微点了点头,走向顾耀其的书房,敲门。

    “进来。”

    乔汐莞推门而进。

    房间内除了顾耀其,还有顾子寒。

    顾子寒看了她一眼,乔汐莞眼眸顿了顿,对着顾耀其直接说道,“爸,喻洛薇没事儿,一些皮外伤。”

    对着顾耀其说,其实是说给顾子寒听的。

    顾子寒捏着手指,没有说话。

    “嗯,我知道了。”顾耀其点头,比之前在公司时,明显平静得多,“现在找你回来,是有其他的事情,你先坐。”

    “是。”乔汐莞坐在顾耀其的对面,顾子寒的旁边。

    “关于公司泄密的事情,子寒承认了,是他做的。”顾耀其开口。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

    这么快就承认了?!

    或许,在喻洛薇失手那一秒,他就料想到,就算自己不承认,也根本就无力回天了。

    “嗯,是我做的,我承担所有的后果。”顾子寒表现得很淡定。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甚至还要杀了你的亲弟弟?”乔汐莞问,明知故问。

    但是顾耀其需要这个答案。

    顾子寒低垂着眼眸,对着顾耀其说道,“因为我不甘心,我为顾家付出了这么多,为顾氏付出了这么多,不管是顾子臣在管理公司的时候,还是突然乔汐莞的出现,我都觉得自己就是一文不值,爸,这么多年,就算你把我扶到了现在的地位,但是在你内心深处,你承认过我吗?”

    顾耀其沉默着没有说话,但脸色并不太好。

    “爸,我透露公司机密给了鸿福地产,一方面是为了打压乔汐莞,让爸对乔汐莞失望,从而认定我的存在。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不让环宇接受这个项目,多一个人竞争,就多了一份竞争力度,我知道爸不喜欢齐凌枫,所以想要通过这样要遏制他的实力。我只是想要让自己在公司有所发展,而且我和洪福地产的周富川约法三章,如果项目他们谈成,会给予我们百分之五十的利润点,存利润,不需要成本,我觉得这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你想过没有,你这样的买卖,是在犯法,触犯商业犯罪!”顾耀其突然暴怒。

    “我知道,但是为了让爸承认我,我觉得就算是触犯法律,我也心甘情愿。”顾子寒一字一句。

    顾耀其强忍着怒气,“那子俊呢?就因为子俊发现了你的秘密,你就要杀人灭口。”

    “我承认在子俊的事情上是我做错了,我当时太冲动了,我只想到结果,没有想过其他会造成了的后果。不过那一秒子寒我就后悔了,现在想来也都心惊,还好当时没有太激进,否则我想我自己都没办法原谅我自己。”顾子寒说着,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那一刻似乎看上去,真的在后悔不已。

    顾耀其狠狠的看着他,整个吸气了呼气,似乎在努力的控制自己预约爆发的情绪。

    “你说你怎么承担后果?!”好半响,才一字一句的问顾子寒。

    “我知道现在乔汐莞手上已经有了我的所有犯罪事实,包括人证和物证,我除了自首以外,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顾子寒有些自嘲的笑着,“到现在,我果然还是不如乔汐莞,一切都被她设下圈套,一点一点被她算计了进去。只是乔汐莞,你明知道事情要发生,为什么不阻止?你应该也是和我一样,故意想要拉我下马是吗?!”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

    到这个时候了,顾子寒还把矛盾点抛向她。

    她冷笑,对着顾子寒,解释,“子寒,你太高估我了,当初如果我知道是你在暗中操作,早就提醒你了,我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你而已。”

    “是吗?”顾子寒讽刺的一笑。

    他倒是觉得,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知道。

    “是。”乔汐莞很肯定。

    顾子寒笑得更讽刺了,他转头对着顾耀其,“爸,我只是很后悔,到现在了,我做了那么多,还是得不到你的认可。等我自首后,面临的就是不知道多少年的牢狱之灾,或许那个时候我出来时,所有都已经变得天翻地覆,我没有自信能够像乔汐莞那样,一出来就可以完全适应并这么快的接手工作,我想等那个时候,应该就是乔汐莞你的天下了。”

    “我只是在为爸爸,为这个家做事而已。”乔汐莞解释。

    “我可不觉得。”顾子寒冷笑。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这个男人,故意就是在激起顾耀其和她的矛盾。而且隐晦的说得直白,他进了监狱后,顾氏企业就是乔汐莞的天下了,没有人可以再和她对恒!

    而顾耀其很排斥外姓人来接受顾氏企业。

    乔汐莞能够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

    乔汐莞内心一紧。

    果然,事情并不会如她想象的那么顺利。

    顾耀其看着他们,喝了一口浓茶,“话不能这么说,大家都是一家人。”

    乔汐莞扬眉。

    顾耀其这句话绝对不是帮她。

    她警惕的看着他,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

    顾耀其叹了口气,“说到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终究是我做得不对。”

    顾耀其开始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

    乔汐莞眉头皱紧。

    “这么多年是我忽视了你,以前你大哥的能力太强了,我习惯了拿他和你作对比,所以对你难免就有些怠慢。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虽然觉得很不应该,但既然你都已经知道错了,也明白势态的严重性,我想你应该也不敢再犯了!”顾耀其对着顾子寒。

    顾子寒看着他,点头,“经历了这次之后,我也吸取了很多教训,不会再让爸失望。”

    “既然如此。”顾耀其转头直接对着乔汐莞说,“这件事情,我们内部解决了就行,必定是一家人,没有谁愿意看到谁真的难过,而且子寒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后果,就不要再追究了。”

    乔汐莞暗自冷笑。

    她就知道,事情真的不会这么简单。

    她从走进这个门,看着顾耀其和顾子寒的样子就知道,这事情会变动,会有极大的变动。

    她真的很想放肆大笑。

    顾家两父子,狼狈为奸。

    有什么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她控制情绪,很努力的控制,此刻嘴角似乎还扬着笑意,“爸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包庇二弟的犯罪事实了?”

    她说的包庇。

    包庇就是共犯的意思,他们还要给顾子寒的犯罪,买单?!

    在自己花费了这么多精力,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还要一笑泯之。

    真是可笑无比。

    “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顾耀其一字一句,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法律在他们顾家而言,就跟屁吗?!

    说没有发生,就没有发生?!

    她用很平静的语气问他,“那现在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的商业犯罪,如果没有有效证据,我们公司是需要赔偿的,而我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爸的意思是,让我来给二弟承担这些吗?”

    “当然不是。”顾耀其打断,“喻洛薇承担即可。”

    喻洛薇承担。

    乔汐莞愣怔了一秒,看着他。

    “喻洛薇为了100万,将我们公司的方案卖给了洪福地产。”顾耀其说,“现在已经和鸿福地产达成了共识,喻洛薇才是公司泄露的那个人,你只要不插手,这个事情就这么了结了。”

    张冠李戴,嫁祸他人。

    不让她再插手?!

    顾氏父子果然让她再次,另眼相看。

    她咬着唇,那一刻说不出来一个字。

    所以喻洛薇,我是不是提醒过你,不管最后怎样,那个受伤的人,终究会落在你的头上。

    你现在就算再怎么说也百口难辩。

    顾氏父子有能力制造证据把矛头全部都指向你!

    她看着顾氏父子,看了好久,“爸,在让这件事情从我们家消失之前,我能不能说说我的想法。”

    “你说。”顾耀其看着她。

    知道乔汐莞妥协,顾耀其也显得亲切了些。

    “不管怎么当事情没有发生,至少我们内部人之间,就已经发生了。对于我而言,对于子俊而言,我们都因为子寒受到过伤害,如果真的想要一家人和谐共处,毫无芥蒂,爸,你不觉得应该适当给予子寒一点处罚吗?”乔汐莞说得很直白。

    直白到,根本没有理由去反驳。

    因为很有道理。

    顾耀其沉默了一秒,点头,“做错事情该罚就罚,即使家法也得罚。”

    顾子寒冷眸转动,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很淡定。

    “子寒在接手公司的时候,我将你大哥手上百分之五的股份移交到了你的名下,现在你转移到子俊的头上,算是对子俊的弥补。另外,你暂时不担任顾氏副总经理一职,先去沈阳分公司担任总经理,半年考察期,如果成绩出众,考虑调回来。而乔汐莞,对于你的弥补,我不再要求你拿到环宇百分之十的股份及市政项目的谈成,在子寒离开后,任命你为顾氏总公司总经理助理,暂时负责全公司的运营工作。”顾耀其一字一句。

    乔汐莞抿着唇。

    处罚,还算得到。

    至少不管经过如何,最后实现了她的目的。

    唯一遗憾就是,没有人让顾子寒沉底的落网!

    但,日子还长,指不定什么时候……机会就来了!

    她不会相信顾子寒会因为这次而真的吸取教训,反而会因为她的得到,而变本加厉!

    乔汐莞眼眸微转,看着顾子寒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行。

    虽然躲过了牢狱之灾,但最终失去的,却也是对顾子寒致命的打击。

    他捏着手指,看着乔汐莞,眼神越来越冷。

    乔汐莞!

    他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的让乔汐莞得逞!

    绝对不会让乔汐莞接手公司的所有运作!

    除非他死!

    没有弄死他,他就弄死她!

    ------题外话------

    顾子寒又耍什么阴谋。

    恩恩,往下看。

    明天继续精彩纷呈。

    话说,明天是不是也该有子臣的戏份了。

    小宅说,咱们臣臣也偶尔爆发一下!

    么么哒。

    呼呼,继续厚颜无耻的,要月票。

    另外,小宅的qq交流群:378414307,欢迎加入。

    等亲。</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