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九章 阴谋迭起(一)

第五十九章 阴谋迭起(一)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顾氏别墅。

    顾耀其的书房。

    乔汐莞和顾子寒从顾耀其的书房离开。

    走廊上。

    顾子寒突然冷冷对着乔汐莞说着,“这次,你满足了?”

    乔汐莞停了停脚步,转头看着他,“挺满足的。”

    顾子寒脸色很沉。

    “我其实没有想到,爸会这么包庇你。”乔汐莞一字一句。

    “包庇?!”顾子寒冷笑,“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你算计了?!乔汐莞,你别小看我。”

    “从来没有小看你。必定你们家都是……”乔汐莞看上去漫不经心,嘴角淡淡的拉出一抹弧度,一字一句对着顾子寒说道,“蛇鼠一窝。”

    说完,踏着脚步离开,走得理所当然。

    顾子寒看着乔汐莞的背影,脸色冷了又冷。

    必定。

    他姓顾,而她姓乔。

    这就是在这个家的差距。

    乔汐莞走进顾子臣的房间。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却也发现了她觉得很心寒的事实。

    其实也不心寒,只是为自己做了这么多感觉到有些不值而已,总觉得自己用自己的生命在做的事情,换来的却是别人一两句漫不经心的托词。

    她有些累的回到房间。

    顾子臣在房间看书,坐在外阳台上,脸上的表情永远都是那么淡淡然。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自然的往沙发上一靠。

    痛。

    火辣辣的疼痛从后背传来。

    那一刻才似乎突然想起,自己去救喻洛薇的时候,受了点伤。

    她让自己坐正了身体,也不知道自己后背到底怎么了。

    她咬着唇,直接趴在沙发上,转头看着顾子臣,“你过来一下。”

    顾子臣眉头皱了一下。

    “你过来一下。”乔汐莞继续说着。

    “什么事儿?”顾子臣口吻不冷不热。

    “你过来就知道了。”乔汐莞说。

    顾子臣抿了抿唇,推着轮椅走向乔汐莞。

    “帮我看看后背,好像挺痛的。”乔汐莞说得漫不经心。

    顾子臣眉头皱了一下。

    “嗯,刚刚发生了点事故,受了伤。”乔汐莞闭上眼睛,静静的说着。

    顾子臣放下书本,修长的手指掀开她的衣服。

    刚开始只是掀开了一点点,她白皙的腰间有些淡红色,看上去并不是太严重。

    “往上面点。”乔汐莞继续说着。

    顾子臣把衣服再掀开了些,乔汐莞为了方便顾子臣,身体微微抬了起来,让他从后掀开时,把前面也一并的掀了上去,这样她的衣服就完全掀开到了她的脖子处,后背上触目的红肿就这么直直的映入了顾子臣的眼眸。

    顾子臣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变得很彻底。

    因为乔汐莞这么躺着,她根本就看不到此刻顾子臣和平时都不太一样的表情。

    她只是淡淡的问着,“有点疼,严重吗?”

    “嗯。”顾子臣应了一声。

    后背处,红肿青紫得几乎已经不成样子了,那一块看上去似乎都不再像她的皮肤,还有些破皮的痕迹,看上去狰狞无比。

    “家里好像有药箱,你帮我擦一下跌打损伤的药什么的……”乔汐莞说。

    身后似乎已经没有了声音,连气息也没有了。

    她眉头皱了皱眉,转头。

    这么躺着,转身,拉扯着后背上的伤口其实很痛。

    她咬牙,看着身后空荡荡的人。

    麻痹!

    顾子臣那厮死哪里去了?!

    她回头,继续让自己趴在沙发上,然后感受着后背传来的疼痛,一阵一阵的。

    她这么迷迷糊糊的躺在沙发上,今天一天也经历了很多,她突然就想要这么休息一下,睡一下,醒了之后,再想想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或者说,面临些什么。

    她正昏昏欲睡的时候,背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乔汐莞整个人一下子就醒了,伴随着她不由自主的声音,“啊,痛!”

    转头,看着顾子臣冷着脸,在帮他擦药。

    而此刻,她身上的文胸扣也不知道何时被顾子臣给解开了,后背上空空如也。

    乔汐莞咬着唇,痛的汗水直流。

    感觉这会儿,比刚开始承受的时候还要折磨。

    刚开始承受那个男人的一拳一脚的时候,至少是始料不及的,不会有心理负担,此刻知道顾子臣在帮她上药,而且手脚明显的很重,痛的她呲牙咧嘴。

    “你轻点可以吗?轻点,我要痛死了!”乔汐莞终于是忍受不了了,大声怒吼。

    顾子臣没有说话,手上的力度还是如此。

    甚至于,她还感觉顾子臣修长的手指用力的压了压她的后背,一阵疼痛感觉穿透了骨头似的,痛得她眼泪一下子就飙了出来,完全是不受控制。

    乔汐莞捏着手指,整个人已经痛得抽气。

    她咬着牙,狠狠的咬着。

    这个要命的男人,就是在故意报复她吗?!

    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一点都不会心疼她。

    这么想着,眼泪似乎流的更猛了。

    刚开始是因为疼痛,眼泪条件反射无法控制的往下掉,现在似乎不仅仅只是疼痛了,总觉有些心伤,心里莫名泛着一些孤独的情绪。

    不知道忍受了多久,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痛才稍微消失了,顾子臣的手离开乔汐莞的后背。

    乔汐莞也不说话,也不闹,就趴在那里,眼泪就跟疯了一样流个不停,她也难得去擦拭,反正擦干净了还不是要流,她才不想要去多此一举。

    她就这么躺着,一直躺着。

    顾子臣似乎是又不在了,乔汐莞也不觉得顾子臣会对她做什么惊人的举动。

    她闭上眼睛,决定再次让自己入睡。

    她想让自己睡着了,总不会感觉到痛了,也不会觉得心里那么空了。

    她强迫自己入睡。

    或许人都是如此,越是强迫自己做一件事情,越是事倍功半。

    她终究还是睡不着。

    房间内似乎又传来了轮椅走动的声音,顾子臣停在乔汐莞的身边,手指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乔汐莞的身体上。

    乔汐莞一个激动,怒吼着,“顾子臣,你丫的再碰我,劳资和你拼了!”

    顾子臣的手指明显的愣怔了一下,分明是被乔汐莞突然的声音惊吓道。

    乔汐莞什么都不管的大声吼着,“后背痛都要痛死了,你还使那么大的力气,你不会怜香惜玉我还不会保护我自己吗?!我告诉你顾子臣,你再碰我,我就和你拼命!”

    顾子臣冷着脸,听着乔汐莞愤怒的声音。

    他看着她,似乎没有生气,语气也没有冷漠到吓人,他只说,“我抱你到床上去睡觉。”

    乔汐莞一怔。

    顾大少说什么?!

    抱她去床上睡觉?!

    这货是神经短路了吧,还是有人格分裂症!

    刚开始给她擦药时的那股狠劲儿了!

    她闭上眼睛,狠狠的说着,“不用了,我就睡这里,我喜欢睡沙发。”

    顾子臣沉默着看着她。

    乔汐莞也不搭理,看上去自己睡的很理所当然。

    顾子臣转身推着轮椅直接就走了。

    感受着顾子臣离开的脚步,乔汐莞整个人又不爽了。

    这个半点都不懂情趣的男人。

    她扭动着身体,依然痛得要命。

    而且她不得不承认,沙发确实不太适合睡觉,垫子太软和了,她的身体有些扭曲。

    她趴在那里,房间很安静,陡然觉得自己好像很孤独。

    她其实从小就很调皮,受伤的时间很多。小的时候就一直被她爸妈给保护着,每次受了伤回去,爸妈都心疼得跟什么似的,对她好得要命,她可以在自己受伤的那段时间无限矫情,耀武扬威。

    而现在。

    她望着这已经不算是陌生的环境。

    现在,只有靠自己。

    她动了动身体,努力的让自己从沙发上爬起来。

    她其实还很庆幸,虽然后背痛得要命,但感觉应该还没有伤到骨头,要不然此刻,应该连自立都不行了。

    她忍着痛,从沙发上一步一步走到床上,她直接把文胸给脱了,面上那件衣服也被她扔了,她脱掉裤子,就穿了一条小内在躺在床上睡觉,被子也没有盖,因为总觉得被子摩擦着她的后背会痛。

    她就这么光溜溜的让自己睡在床上,然后努力的让自己睡着。

    睡着了,什么都不用去想,身体不会痛,心也不会痛。

    这么闭着眼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就真的睡着了。

    ……

    顾子臣从外面进来。

    眼眸自然的往沙发上一看,空无一人。

    他眼眸一紧,眼神往房间其他地方扫视,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此刻似乎是睡着了,身体一动不动。

    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下半身只穿了一条小内在。

    虽然是夏天,但家里一直开着冷气,这么睡下去……

    他推着轮椅走过去,掀起被单盖在她的身上。

    那个熟睡的人儿突然动了动,嘴里呢喃着,“别碰我,痛……”

    顾子臣的看着她的小脸,脸蛋上的眉头皱得很紧,小嘴轻咬着,看上去睡得并不舒服。

    他修长的手指似乎是不自觉得摸了摸她的眉头,轻轻的舒展开她皱在一起的痕迹,手指划过她的脸颊,落在她粉嫩而柔软的唇瓣上。

    唇瓣间传来暖暖的气息,在他的指腹间升腾。

    指腹在她唇瓣上轻轻的摩擦……

    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喉咙,手指离开,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还显得那么的自然。

    他的手伸进自己衣服口袋里,拿着刚刚振动了一秒的手机,点开短信。

    短信上简单的写了三个字,“已处理。”

    他面无表情的把短信内容删除,然后将手机自然的放回衣服口袋里,转身拿起沙发上的那本书,坐在离床不远的地方,这样的举动似乎是在陪伴,也似乎是在做自己一贯在家做的事情。

    ……

    乔汐莞觉得自己睡的很不舒服。

    这么一直趴着睡觉,她觉得她呼吸都呼吸不过来了。

    所以最多睡着了半个小时,她就动着眼眸睁开了眼睛。

    她有些不舒服的想要扭动僵硬的身体,刚扭动了两下,就似乎因为拉扯到后背而有些痛的皱了一下眉头,不敢再有举动。

    她就转了转头,眼珠子到处转。

    感觉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上了被子,然后转头也看到了坐在房间那边的顾子臣。

    看着这个男人就是一肚子气。

    乔汐莞没什么好脸色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起来。

    “你做什么?”顾子臣拿着书本,眉头微扬。

    “你管我做什么!反正我死了你也不在乎。”乔汐莞没好气的说着,身体继续扭动。

    她要起床上厕所,憋不住了。

    顾子臣放下书,推着轮椅走过去,“你做什么?”

    还是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语调。

    乔汐莞干脆不搭理,似乎是好半响适应了后背的疼痛,她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

    然后,面对面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顾子臣。

    看着顾子臣的脸色似乎有些变化。

    她眉头一紧,低头,发现自己此刻光溜溜的模样。

    她本能的抓着一边的被子往身上遮挡,不知道是不是动作太大,后背一阵疼痛,她忍不住“啊”了一声,汗水都痛了出来。

    顾子臣看着她的样子,眼眸微转,准备转身时。

    “看吧看吧,又不是没有看过。”乔汐莞突然很大脾气的把被子放下。

    反正也没人疼,反正顾大少看着她的身体就跟看着猪肉差不多的表情,她遮挡个毛!

    顾子臣眼眸顿了顿。

    乔汐莞有些气愤的从床上下地,脸上很气,身体还是很小心,她才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起。

    她从床上下地,就这么穿着一条小内在大摇大摆的走进浴室。

    浴室里面刚开始很安静,后面突然响起了洒水的声音。

    顾子臣眉头一紧,推着轮椅直接打开浴室的门,然后看着乔汐莞一身光溜溜的,这次连小内在都没有的出现在他面前,此刻浴室的莲蓬还放着水,起了一些水雾,若隐若现。

    “你有病啊!”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

    顾子臣脸色似乎也不太好,“谁让你洗澡了!”

    “我连洗澡的权利都没有了?!”乔汐莞怒吼。

    “出来!”顾子臣的口吻很冷。

    乔汐莞看着他。

    “我让你出来!”顾子臣口气更大了。

    乔汐莞咬着唇。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凶!

    “乔汐莞,我让你出来!”一字一句,似乎是在威胁。

    乔汐莞却一动不动。

    虽然没有往莲蓬下去,但也没有想过往外走。

    反正对于她而言,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顾大少再凶,她也可以这么视若无睹,也可以这么移动不定的看着他,让他气死吧!

    气死了,免得她心烦。

    “md!”顾子臣似乎是爆了一句粗口。

    因为很压抑的语调,乔汐莞甚至有一刻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

    她一直都觉得顾大少不食人间烟火,绝对不会做常人会做的事情,喜欢的东西也都是些她认为正常人都不会干的事情,更加不可能说这么接地气的粗话。

    所以那一刻,她还在很努力的回想,回想刚刚她是不是真的听到了顾子臣有些咬牙切齿的粗语。

    所以下一刻,她完全是一个不防备的,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给拉扯着,一个不稳,整个人就这么直直的扑了过去,扑进了坐在轮椅上的顾子臣的身体内,脸直接撞到他的胸膛上,后背被这么一阵蛮力,有一阵锥心的痛。

    还未来得及反抗,顾子臣一手推着轮椅,另外一只手禁锢着她的腰间,把她带出了浴室。

    “顾子臣,你做什么?!”乔汐莞不爽的吼着。

    顾子臣推着轮椅直接把乔汐莞带到床边。

    乔汐莞身上什么都没穿,在顾子臣的身上扭动,却也不敢弧度太大,她后背还受伤呢!

    嘴里不停的吼着,“你个王八蛋,你一天不和我作对你就要死啊!劳资以前不洗澡你要摆脸色,劳资现在要洗澡了,你还这么不痛快,你要我怎么来伺候你?!”

    顾子臣推着的轮椅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满脸涨红,似乎是因为太过愤怒的原因。

    乔汐莞感觉到顾子臣的沉默,想要离开的身体站起来,却被腰间那双大双给桎梏住,动弹不得。

    两个人突然就这么安静的对视着彼此。

    房间安静了,全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乔汐莞很自然的抿了抿唇角,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嘴角太干,还用舌头轻轻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无意的举动,却让面前的男人微动了动喉咙。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开口,纤细而白净的手指划到他的左胸口处,那里振动得很厉害,她只是靠在他的胸口上,也能够感觉到,他有力而急促的心跳频率,“你的心跳,很快。”

    顾子臣的脸上依然如此,连眉头也没有动一下。

    仿若他剧烈的心跳声,和他面瘫的一样的表情,分明就不是一个身体上。

    乔汐莞的小手在他身上游走,从他剧烈的心跳上离开,一点一点往上,摸着他露在外面的脖子,耳朵,然后将手指放在他完美到性感的薄唇上,她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想亲我吗?”

    顾子臣看着她,眼眸都没有动一下。

    乔汐莞的指腹在他的唇瓣上移动,一点一点勾勒,原本很排斥的身体,也不知道何时,自然的靠在他的身上,修长的腿甚至是跪在顾子臣的轮椅上,蹲坐在他的大腿上,这么撩人到喷鼻血的姿势,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我睡觉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有谁的手指在我的唇上游动,我以为自己在做梦,现在想来……是你对不对?”乔汐莞笑着,此刻的姿势本来就火热,嘴里吐出来的气息,说着暧昧的话语,煽动着房间的温度,似乎也渐渐的升了起来。

    顾子臣的眼眸微动,将视线从她脸上转移。

    却在垂眸的一瞬间,看到她紧贴的身体,压在他身上……

    他抿了抿唇,淡薄的开口说道,“你后背上有些破皮,这两天不适合洗澡,容易感染……”

    唇瓣突然被封住。

    一个柔软的唇瓣紧紧的压在他的唇上。

    顾子臣的眼眸自然的看着近距离下那张漂亮的脸蛋,在如是的环境下,似乎还带着暧昧的红润,和之前气愤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同,此刻的红润,分明诱人而羞涩。

    他感受着唇瓣间她的气息,一点一点深入。

    热气,在彼此的唇边,滋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

    彼此似乎都在调整气息的,喘气。

    乔汐莞依然跪坐在他的身上,看着他习惯了那么一张不动声色的脸,却在耳朵轮廓上有着明显的一圈红润。

    她嘴角拉出一抹笑容,“顾子臣,其实你不排斥我的是不是?”

    顾子臣没有说话。

    乔汐莞搂着他的脖子,再次亲了亲他的脸颊。

    不知道为什么,分明在刚开始的很气愤,气愤她对自己的不闻不问,上药还那么痛,现在却莫名的又觉得心里暖暖的,她其实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么不记顾子臣的仇!

    想不明白,就不想去想明白了。

    反正对自己而言,她怎么开心就行。

    乔汐莞搂抱着顾子臣,得不到他的答案她也不会追究,只是搂着他说着,“既然你说不能洗澡我就不洗澡了,反正脏的也不是我一个人。把我抱到床上去吧,我要去趴着。”

    顾子臣推着轮椅,把乔汐莞放在床上。

    乔汐莞趴在床上,“帮我盖一下被子。”

    顾子臣帮她盖上。

    乔汐莞正准备说什么时,就感觉到顾子臣已经走进了浴室。

    她转头看了看,想着浴室还放着水,估摸着这个男人去关水去了。

    意外的,水并没有关,浴室的房门倒是关上了。

    过了好半响,顾子臣才出来,似乎是自己洗了个澡。

    这个男人!

    乔汐莞咒骂,嘴角却拉出一抹邪恶的弧度,说不定某些人就是去自己解决了……

    想着。

    脸有些微红。

    她甚至在情不自禁的想着顾子臣那一秒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比如也会呻吟,或者性感……

    越想,脸越红。

    却莫名的越开心。

    正这么自个儿乐乎着,面前突然多了一条小内在和一件宽松睡衣,顾子臣凉凉的声音说着,“穿上。”

    乔汐莞不自觉得感受了一下自己被窝里面的空档。

    拿着小内在和睡衣就准备换上时,嘴角邪恶一笑,眉头皱得说着,“顾子臣,你明知道我全身都痛,你帮我穿一下吧。”

    顾子臣整个人分明的是怔了一下。

    乔汐莞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还那么纯洁的样子,“不愿意帮忙吗?”

    顾子臣捏了捏手指,拿起床上的内裤,甚至没有掀开被子就开始摸索着给乔汐莞穿。

    “嗯。”乔汐莞突然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顾子臣胡乱给她穿小内在的手停了一下。

    乔汐莞忍不住大笑,“只是碰到了我的腿而已,没有碰到那……”

    顾子臣脸色一黑。

    耳朵又红了。

    他三两下穿上她的内裤,也不管穿得好不好,拿起睡衣就给她套上,明显的,在把睡衣放下来盖住她的后背时,他的动作温柔了些。

    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感觉,让乔汐莞觉得有些……悸动。

    她看着面前的顾子臣,看着帮她穿完衣服后,顾子臣似乎还不着痕迹的喘了口气。

    她嘴角抿着笑,看着顾子臣穿好衣服后,就推着轮椅离开了。

    露在外面的耳朵轮廓,分明很红很红……

    房门被带过来,她转移视线。

    那一刻,自己的心跳反而剧烈了些,不知道为什么,在房间就剩下自己时,反而会心跳加快,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里游荡……不停游荡。

    她咬唇,顺手拿起床头上的手机。

    她也睡不着了,也不想要起床,就只能用手机来打发时间。

    她点开新闻客户端,看一些实时新闻。

    眼眸突然一顿。

    她看着一则要闻,“上海青文山附近,发现4具尸体,被证实为,越南籍雇佣兵。”

    她连忙点开新闻内容,看着屏幕上那一张照片,4个人,虽然取掉了黑色的面罩,但从体型来看,分明就是今天上午绑架喻洛薇的4个人。

    她心里一怔。

    尹翔和武大,把对方还是杀了吗?!

    她咬着唇,连忙退出客户端,拨打尹翔的电话。

    “喂。”那边传来尹翔的声音,似乎是被吵醒,现在带着些不清晰的语调。

    “尹翔,你和武大,把人杀了吗?”

    那边沉默了一秒,“没有。”

    “但是那4个人死了,我看到新闻了!”

    “不知道,不是我和武大,我们离开的时候,那4个人都没有死。”尹翔一字一句。

    乔汐莞皱着眉头,“确定不是你们。”

    “不是。”尹翔说,很肯定的语气。

    乔汐莞微微松了口气,“不是你们就好,我不想要你们出事。”

    “我们没事儿。”

    “武大啊?”

    “现在在医院躺着,就断了几个肋骨,问题不大。现在在睡觉,需要她接电话吗?”

    “不用了,我就是问问,你给我转达一声,明天我过来看她。”

    “好。”尹翔点头。

    “休息吧。”

    说着,乔汐莞就挂断了电话。

    不是尹翔和武大,那又会是谁?!

    难道是,杀人灭口,或者自杀?!

    不是传说中油那种,没有完成使命就用自己的命来陪葬的吗?!

    不过倒是!

    乔汐莞眉头一紧。

    雇佣兵!

    武大和尹翔能够从雇佣兵手上顺利逃脱……

    武大就不说了,她身手一直都在,为什么有这种身手她不知道,但至少她一早就知道她是一个能打的人!但是尹翔呢?!

    这个男人似乎总是出乎她的意料。

    一个上班族而已,会飙车,飙车彪得比职业选手还好,在关键时刻,还莫名的会功夫,而且看样子,他的身手好像也并不比武大弱……

    这么两个人。

    她揉着自己的头,越来越觉得身边的人,越来越不简单!

    ……

    市私立医院。

    尹翔挂断电话,从沙发上坐起来。

    武大现在躺在病床上,他这么陪着,就睡了一会儿。

    乔汐莞的电话把他给吵醒了,他现在也睡不着了。

    他站起来随意的倒了一杯开水,看着病床上的武大也睁开了眼睛,看着他时,问了句,“刚刚乔汐莞打的电话?”

    “嗯。”尹翔喝了一口水,回答。

    “她问什么了?”武大问着。

    “问人是不是我们杀的。”尹翔说得云淡风轻,随口还问道,“你要不要喝点水?”

    “谢谢。”武大点头。

    尹翔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她。

    武大喝了两口,对着尹翔,“乔汐莞问的话,你怎么回答的?”

    “当然是否认,老大交代了的。”尹翔说着。

    武大想想也是,笑着说,“你有没有发现老大变了些。”

    “这么多年,大家都会变的。”

    “我是说,对待感情变了些。你不觉得老大一直都在保护她吗?”

    “好像是。”尹翔笑着附和。

    武大也笑了笑,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尹翔,我觉得我们的安宁日子不长了。”

    “怎么说?”尹翔看着她。

    “杀了那4个雇佣兵,总会打草惊蛇。”武大开口。

    “放心吧。”尹翔拍了拍武大的肩膀,“老大知道怎么做,任何时候,我们都要绝对的相信他,他也不是一个,为了感情毫无理智的人。而且。”

    尹翔突然停顿了一下,“从离开那个地方开始,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们还是会回去!”

    “回去什么?”武大问他。

    “你还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尹翔翻白眼,“当然是,彻底毁灭!”

    “老大不是让我们都隐居了吗?”

    “我们不会这么一直藏下去。总有一天会被找到,总有一天会……”尹翔眼眸一深,嘴角似乎拉出了一抹兴奋的笑容,“想想,其实还有些小激动。”

    武大眼眸转了转。

    确实。

    总有一天,会爆发!

    ……

    乔汐莞靠在床上,再看了看那则新闻。

    越南籍雇佣兵。

    顾子寒怎么会找到这样的人为他做事情?!

    她抿着唇,有些想不明白。

    她想不明白,顾子寒哪里这么大的能耐!

    眼眸一动,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抿着唇接起,“喂。”

    “乔小姐,现在有几个警察要进入喻小姐的病房,需要阻止吗?”

    “不用了。”乔汐莞说着,“你们也可以走了。”

    “是不用再保护喻小姐了吗?”

    “嗯。”

    “是。”那边恭敬的答应着。

    乔汐莞挂断电话。

    喻洛薇,你的日子,也就是这样了。

    她放下电话。

    乔于辉,喻静,喻洛薇,你们一家三口,终于可以在监狱里面团聚了。

    也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但总觉得,这是他们该得到的报应。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再多睡会儿。

    ……

    隔壁房间。

    顾子寒靠在床上,脸色一直很难看。

    刚刚看到新闻,那4个人死了。

    他眉头紧皱。

    越南籍雇佣兵?!

    他一直以为,就是普通的黑道而已。

    可怎么会突然死的?!

    他眉头锁得更加厉害,整个人脸色变得很不好,特别是想到顾耀其对他的惩罚,不仅把他遣走,还把他手上的股份划给顾子俊!

    越想,心里越气!

    言欣瞳从外面进去,就看着顾子寒半靠在那里,脸色很不好。

    “子寒?”言欣瞳叫着他。

    顾子寒眼眸一转,看了一眼言欣瞳,甚至是一闪而过。

    他对于言欣瞳的不屑越来越明显。

    以前没有乔汐莞的时候,他觉得反正都是为了传宗接代,言欣瞳也还算乖巧,什么都听他的,不会给他惹来麻烦,他觉得就够了。现在因为乔汐莞的咄咄逼人,反而觉得这个女人一无是处,半点都不能够给他分担。

    他冷着脸,没有说话。

    言欣瞳很乖巧的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听说爸爸把你和乔汐莞叫进了房间,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顾子寒口气非常不好,完全不想要搭理言欣瞳。

    言欣瞳咬着唇。

    她不笨,特别是对于自己这么在乎的男人,她其实也越来越感觉到顾子寒对自己不耐烦和疏远,甚至很多时候应该是不想要她出现在他的面前。

    “子寒,是不是乔汐莞又耍了什么阴谋,让你这么不开心?”言欣瞳依然口气温和的问道。

    顾子寒本来就心烦,言欣瞳这么一直在他旁边,他火气更重,“你够了!我现在就想要一个人静静,你出去!”

    言欣瞳看着他,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顾子寒平时冷漠归冷漠,却很少这么对着她大发脾气。

    顾子寒看着言欣瞳没有走,看着她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更加不痛快了,“言欣瞳,我让你出去你听不到?!别这么一副模样,滚出去!”

    言欣瞳咬着唇,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子寒,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顾子寒冷着脸看着她。

    “我知道你平时上班累,我也只是想要来为你分担,我想你或许说出来心情就会好点,我只是关心你,你却这么排斥我……”

    “关心我?!为我分担?!言欣瞳,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你能为我分担什么?!”顾子寒冷冷的说着,“以前还说你能够讨好我妈,现在我看我妈也不怎么喜欢你,你就没想过自己哪里失败吗?!”

    “可是我现在怀孕了,妈也很高兴……”

    “够了!除了会生孩子,你还会什么!我现在要的都不是这些!算了,给你说了也没用!你出去!”顾子寒冷冷的说着,满脸不耐烦。

    言欣瞳咬着唇,眼泪就顺着眼眶往下掉。

    她以前也想过上班的,可是嫁给他后,他家里面的人都说不用上班,在家好好相夫教子就行了,外面的事业让男人去打拼,但是现在,为什么所有都成了她的错了?!

    她越想,越难受。

    看着乔汐莞在公司发展得这么好,看着乔汐莞在家里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她也很气,她也很急,她也难受,可是没有人安慰她,反而是她还要来安慰他。

    她越想着,越是想不通。

    凭什么自己一个高材生,就变成了这样。

    凭什么?!

    “言欣瞳,你还不出去?!”顾子寒冷冷的说着。整个人也似乎暴躁无比。

    “子寒,你不是就想要让乔汐莞不好过吗?我有办法。”言欣瞳突然说着,脸上还有眼泪,声音里却无比的冷静。

    顾子寒皱了皱眉,有些不相信,也带着些不屑的口吻说着,“你能有什么办法?”

    “不是只有叶媚才可以帮你,我也可以。”言欣瞳一字一句。

    顾子寒看着她。

    言欣瞳知道叶媚的存在,刚开始顾子寒还极力掩饰,到了后来,他就不掩饰了,因为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价值的言欣瞳,已经完全的不能放在他的眼里,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在乎言欣瞳的感受!

    反而是叶媚,他现在更多的还想要待在她那边,至少她还能够帮他出谋划策。

    “你不是说我只会生孩子吗?现在我不生这个孩子了……”言欣瞳说,眼眸里面闪过一丝阴鸷,那么残忍到憎恨的视线!

    ------题外话------

    哇哇,言欣瞳又开始使坏了!

    真讨厌。

    呼呼。

    往后看,更精彩哦!</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