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一章 阴谋迭起(三)

第六十一章 阴谋迭起(三)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谁允许你打她的?”一个幽冷的声音,仿若从地狱深处散发出来,带着刺骨的冰寒,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放在这个这个声音的主人顾子臣身上。

    他阴冷着脸,狠狠的看着张小群。

    此刻的他是坐着的,明显的比他们都要矮了很多,但一刻的气场却莫名觉得慑人无比,这样的高度反而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似乎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走廊上安静了至少2分钟。

    所有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张小群觉得自己面子挂不住,被一个晚辈这么吼,在一直心悸之后,忍不住又大声说着,“她做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我不应该教训她吗?!顾子臣,你作为一个晚辈,就是这么给长辈说话的?!我还一直以为你们顾家出生大家族,家教怎么都是好的,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张小群的这一句话,明显的把整个顾家都搭了进去,所以自然也让齐慧芬脸色难看了些。

    对于张小群而已,其实是讨厌顾家人的,平时在耳边听自己女儿言欣瞳念叨惯了顾家那些不适,加上对齐慧芬这种比自己看上去似乎更优越的生活质量也是有些羡慕和嫉妒,所以潜意识里面对顾家人就不感冒。

    这次,趁着自己女儿出事,她打算着就是要打闹一次顾家,以解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压抑的恶气。

    顾子臣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动,依然寒得刺骨,他看着张小群,一字一句冷冷的说着,“乔汐莞轮不到你教训,我再次重复一次!至于你所谓的家教问题,我也没觉得你们言家好到哪里去,否则也不会出言欣妍这样的女儿。”

    张小群一听到言欣妍,脸色猛地一下就变了,变得那个彻底。

    “那个贱人和我们言家……”

    “我还没说完,言夫人!”顾子臣直接打断张小群的话,冷冰的说着,“也不见得,言欣瞳就真的很好!”

    “顾子臣,你什么意思?!你护短也护得太明显了!你老婆把我女儿推下楼迫使她流产,你现在还来说我女儿的不适……”

    “流产?”顾子臣揪着这两个字,“言夫人你这是在诅咒谁?”

    张小群一怔。

    顾子臣这厮,是不是太腹黑了点!

    “言欣瞳确定流产了吗?!”顾子臣冷漠无比。

    张小群顿时哑然,被顾子臣说得突然哑口无言。

    “还是说,言夫人你巴不得言欣瞳流产!”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巴不得欣瞳流产。顾子臣,平时见你不说话不说话,真正咬人的时候,是半点都会嘴软!”齐慧芬急得发抖,说出来的话更是讽刺无比。

    “言夫人,注意你的用词!”顾子臣一冷,眼神一紧。

    是错觉吗?!

    总觉得那一道眼神,让人莫名的有些不寒而栗。

    张小群这种厉害惯了的人,在对着顾子臣的那一个脸色的时候,也不自觉得眼神闪烁,仿若似乎很自然的,退缩。

    她有些不服气的,正欲反驳什么,以逞口舌之快。

    却话还没开口,就看着顾子臣拉着乔汐莞往走廊外走去。

    张小群气得要命,她狠狠的对着顾子臣和乔汐莞的背影,怒火朝天,“这个时候了,你们还要走!有没有良心!”

    顾子臣推动着轮椅的步伐停了一下,他转头,阴鸷的眼眸一冷,“我离开需要给你申请?”

    “顾子臣,你别这么一副威胁我的样子,我张小群活了大半辈子了,我还没有怕过谁!”

    “那从今天开始,就让你怕我!”顾子臣一字一句,绝非简单的威胁而已。

    张小群怔在那里。

    今天顾子臣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越来越毛骨悚然。

    走廊上的人,似乎也都忍不住的屏住呼吸。

    连顾子寒那一刻,似乎也不敢轻易地插嘴一句。

    但是。

    张小群狠狠的看着他,不爽透顶的继续说着,“你还不够格!”

    “够不够格,接下来就知道了!”顾子臣眼眸一转,一手推动着轮椅,一手拉着乔汐莞离开。

    走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张小群气得跺脚,狠狠的对着离开那两个人说着,“我会把乔汐莞告上法庭,你们等着瞧!”

    顾子臣只是冷冷抿了一下唇,那样不屑到嗜血的模样。

    乔汐莞甚至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走了眼。

    她怎么可能在顾子臣的脸上看到嗜血的模样?!

    这样的神情,不是应该只出现在顾子寒的脸上吗?!

    她咬着唇,被顾子臣拉着,走进了电梯。

    电梯很安静,此刻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如是幽暗的环境下,似乎连呼吸也能够听到声音。

    “痛不痛?”顾子臣突然开口,对着电梯门,并没有转头。

    乔汐莞不自觉得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刚刚有点痛,现在其实不痛了,只是觉得被人这么扇了耳光,有些不服气而已,不过刚刚要是顾子臣不出面,自己一巴掌给扇了回去,以张小群的性格,不闹成什么样子,她估计此刻,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了。

    不自觉的抿了抿唇,“不痛了,就是有些不爽而已,不过刚刚你气了张小群,我也就舒坦多了。”

    “气?!”顾子臣冷笑。

    他做的从来都不这么肤浅。

    乔汐莞看着电梯打开,说道,“我们就真的这么走了吗?都不等着言欣瞳出来?!”

    “结果还需要等吗?”顾子臣推着轮椅出去。

    乔汐莞一怔。

    总觉得顾子臣好像什么都知道。

    而那些知道的,远比她知道的,更多。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停在电梯口。

    顾子臣推着轮椅走了几步,感觉到身后人的视线,回头,“不走?”

    “你相信是我推言欣瞳下去的吗?”

    “我不相信。”

    “为什么?”

    “我没有那么多为什么!”顾子臣回头,冷漠的说着,“回家!”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背影。

    这个男人,总觉得这一刻莫名的,man得很!

    顾子臣到底为什么,就让人这么的,捉摸不透?!

    她甚至找不到他一点点关于他的蛛丝马迹,而她所做的一些,却仿若全部都在他的眼下,一目了然。

    她咬了咬牙,大步的追赶上去。

    家里的轿车停在大门口,乔汐莞扶着顾子臣上车,自己坐在他的旁边。

    车子离开医院。

    两个人静默无言。

    反正两个人的相处,乔汐莞不开口说话,顾子臣很少会开口,而此刻的乔汐莞似乎又在想一些事情,想一些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所以一路沉默。

    乔汐莞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说道,“我去旁边的医院看看武大。她受伤了在住院。”

    顾子臣眼眸微动。

    这个时候,这个女人的思维确实和一般人都不一样。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说一定要哭诉着自己的委屈,至少也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摆脱嫌疑,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而她此刻,却还有心思关心别人。

    是内心很强大,还是习惯了这么没心没肺的生活。

    顾子臣淡定的对着司机,“旁边,市中心私立医院。”

    乔汐莞转头,“你怎么知道是私立医院?”

    “这个医院的旁边,就只有这一个医院。”

    “你不是足不出户吗?你怎么这么熟悉这里的地形?”乔汐莞很认真的问道,狠狠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面不改色,冷冷的音调,“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只是想要了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乔汐莞看着他,一眨不眨的眼神,仿若真的很想从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些不一样,看到些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可是面前的男人,太深了,深不可测。

    不管他的任何一举一动,仿若都隐藏着天大的秘密,却怎么都猜不透,看不明白。

    和这样的人生活,她有很多个瞬间,都极尽崩溃。

    顾子臣靠在后座椅上自,头直接转向一边,看着上海街头灯光璀璨,凉凉的声音淡淡的说着,“我不需要你了解。”

    “你是不需要我了解,还是不需要我靠近?”乔汐莞问他,深深切切的语句,在如是安静的夜色下,如是安静的车空间内,静静回荡。

    市中心医院和市私立医院离得很近,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达。

    车子停在门口,好久。

    顾子臣依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她咬着唇,深呼吸,尽量的控制情绪。

    总觉得今晚上自己放太多感情在这个男人身上了,他不过就是为她出面反击了一下张小群而已,作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理所当然,不管他们到底发展成了什么关系,至少婚姻证上面有他们彼此的名字,所以顾子臣的那个举动,她犯不着有任何感动感激,她应该觉得,理所当然。

    她很会调整情绪,因为她觉得她很爱自己,不喜欢和自己较劲儿。

    她打开车门,下车,“你可以先回去,我晚点自己打车回来……”就行。

    话还未说完。

    就看着司机从后备箱拿出了轮椅,然后扶着顾子臣下车,坐上去。

    乔汐莞看着他,“你要去?”

    “陪你去看看。”顾子臣说。

    乔汐莞抿了抿唇,是真的很诧异。

    但。

    对于顾子臣的举动,诧异的事情也不是这么一件两件,所以她很淡定的率先走在前面,然后拿出电话,“尹翔,武大在哪个房间……”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已经在无形中,打破了他很多,原则。

    两个人坐在电梯上楼。

    走进私立医院普通病房。

    推开病房。

    私立医院的病房比较温馨,粉红色的格调,总觉得和武大不符。

    她走进去,武大半靠在床头,身上缠着绷带,表情一脸淡定,看着乔汐莞来,也没有过多的情绪。

    尹翔还在病房中陪着,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看着一些车类杂志。

    “你一直陪着她?”乔汐莞问尹翔。

    “听说她孤家寡人,挺可怜的,就当行善好了。”尹翔倒是无所谓的对着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坐着轮椅的顾子臣,眼眸动了动,脸色自然。

    “让你回去,没让你行善,我这个人也习惯了一个人。”武大翻白眼。

    “长得粗就行了,脾气还这么大。估计是没人敢要的节奏。”对于武大的话,尹翔也不生气,反而是有些好笑的故意打趣。

    武大翻白眼翻得更猛了,“你今天才知道我没人要?!”

    脱口而出的话,让乔汐莞皱了皱眉头。

    这样说话的方式,这样的语句,这样语句的内容,不像是才有交集,反而觉得,是多年的老友!

    “我是今天才知道。”尹翔回答。

    武大干脆不想搭理了。

    乔汐莞抿着唇,不着痕迹的收拾好自己突然接收到的,似乎信息量有些大信息,她走向武大,自然的坐在她的病床边,问道,“你什么时候可以下地?”

    “据说是要躺一个月。但我觉得,最多也就一个星期,我没这么娇弱。”武大直白的说着。

    “还是听医生的,伤筋痛骨一百天,一个月应该是最短的极限。”

    “我才不听莫……那什么狗屁医生的。”武大一副完全不屑的样子。

    “远远似乎就听到有人骂我‘狗屁医生’来着?”门口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穿着白大褂,带着细边黑框的眼眶,身材却很魁梧,和印象中那种瘦弱、白净莫名又觉得有些猥琐的医生不一样,这个男人的脸虽然看上去挺斯文的,但总觉得整个人的气质给人是高大阳光。

    这样的人,不适合待在医院在这么阴暗阴森的地方。

    男人似乎是注意到乔汐莞打量的眼神,嘴角一笑,“你对我的身材很感兴趣?”

    乔汐莞一怔。

    赤果果的眼神连忙收住。

    她有兴趣个鬼!

    她没好气的说着,“我对我的男人比较有兴趣。”

    “她?”白大褂男人转眸,对着身边坐着轮椅的男人,表情看上去,有些好笑,但绝对不是讥讽。

    “有意见?!”乔汐莞其实是很讨厌别人对顾子臣用有色眼镜看待。

    “我只是觉得,你的眼光不错。”

    说完,白大褂男人很自然的走进去,对着武大就是一阵检查。

    武大咬牙切齿。

    很明显这个男人的手脚有些重。

    检查完了之后,一本正经的吩咐着,“家属要注意,一个星期不能下地,绝对不能!一个星期后可以出院,但需要卧床休息,走路的时间不能超过半个小时。”

    “哦,好。”尹翔自然的回答着,半响又觉得似乎不对,忙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了家属了?”

    “不是吗?”白大褂男人放下手上的病历表,看着他。

    “当然不是,你觉得像我这么英俊潇洒高大威猛人见人爱的青春美男子,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五大三粗不言苟笑打架比男人还厉害的女人?”尹翔说得很是不屑。

    “或许你口味独特啊!”白大褂男人说得很自然。

    “你才口味独特。”你丫的全家都口味独特。

    “30几岁的人了,你说你是青春美男子?”武大突然开口,反驳。

    作为当事人被这么讽刺,就算再冷漠的人,此刻也应该有所脸色变动吧。

    乔汐莞转头看着武大。

    武大其实不爱说话,但明显的,对着尹翔,亦或者房间里面的这个白大褂医生都要随意得多,随意到,仿若超过了她对她的理解。

    尹翔连忙接嘴,“现在男人30正直青春,你懂不懂!”

    武大翻白眼,绝对不想和这个男人再一般见识。

    她眼眸微转,看着一脸盯着自己的乔汐莞,她不太喜欢把事情考虑得太复杂,所以当看着乔汐莞这么一脸深究的看着自己时也没有半点多余的情绪,也不去想乔汐莞到底在想什么,而是很自然的问着其他事情,“你后背怎么样?”

    “有些肿,没什么大碍。”乔汐莞回神,然后回答。

    今天被其中的一个雇佣兵打了一拳踩了一脚,她是真的很庆幸自己的肋骨居然没有断掉。

    “他对治疗骨头和外伤什么的很在行,你让他帮你检查一下,主要是看看有没有细微的骨折,有些骨折不明显,但久了会对身体有伤害。”武大说。

    “真的吗?”乔汐莞忍不住动了动后背。

    还真的很痛。

    万一就是真的伤到了骨头呢!

    这么一想,转头对着白大褂医生,“要不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不用了。”坐在一边,一直处于沉默,沉默到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就被忽略了的顾子臣突然开口说道,“她后背没问题,没有骨折。”

    所有人的视线都那一刻似乎都放在了顾子臣的身上。

    乔汐莞有些纳闷,说道,“你怎么知道?看我这么生龙活虎的,万一藏了什么病患呢?!来都来医院了,还是检查检查吧!”

    “我说不用了!”顾子臣声音有些冷。

    乔汐莞皱眉。

    这个男人,有时候固执起来,真是要不要人活!

    “顾子臣,我的身体对你而言就一点都不重要是吗?!”乔汐莞也突然有些怒了。

    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仿若都莫名其妙。

    偶尔觉得对自己挺好的,偶尔觉得,这个男人就是完全按照他的心情,想怎么就怎么不考虑别人一点情绪!

    越想越觉得不爽,乔汐莞脸色很不好的说着,“你不关心我,我还关心我自己呢!”

    然后,背对着白大褂医生,直接就掀开后面的衣服……

    “乔汐莞!”顾子臣推着轮椅,一个上前,直接抓着她扬起的衣服,放下,脸色暴怒。

    乔汐莞火气也很多,此刻的情绪也是完全不受控制,“顾子臣你给我放手,你神经病啊!”

    顾子臣的怒气越来越明显,毫不掩饰,“乔汐莞!”

    “顾子臣!”乔汐莞不甘示弱,“我叫你放手,我要检查我的身体!”

    “我说了你没有骨折,就没有骨折!”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医生又不是我!”

    “我给你检查了!”顾子臣气得真的很想掐死这个女人。

    “怎么检查了?”乔汐莞一怔。

    “你当我给你上药的时候在玩吗?!”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上药?!

    乔汐莞眼眸转动。

    那个时候这么痛,是顾子臣在帮她检查吗?!

    这个闷骚的男人也不说一声,害她还抱怨了好久。

    但是。

    她看了看周围目瞪口呆盯着他们的三个人,那三个人似乎明显的怔住,眼睛都不带眨的看着他们,一脸诧异,一脸好奇,一脸幸灾乐祸。

    现在这个点,她也拉不下面子神马的,嘀咕着继续反驳道,“你又不是医生,你检查了也没用,一点都不权威。”

    “……”顾子臣气得咬牙切齿。

    被人这么的怀疑!

    很好。

    他深呼吸,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白大褂医生似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得有些夸张,“他挺权威的。”

    乔汐莞转头看着他。

    “既然你男人不让我检查,怕我偷窥了你的美色和春光,我也就不多此一举了。那个现在时间点也不早了,对于我这种只上上午班的人而言,深更半夜的还和你们纠缠我都佩服我自己的太过敬业。你们早点休息,拜拜。”然后白大褂男人就这么离开了。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

    转头看着顾子臣依然一脸难看到不行的表情。

    她咬了咬唇,她也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顾子臣非得摆这个脸色吗?!

    她受伤了让医生看病,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她都没这么发火,他火气这么大做什么?!

    神经病。

    “对了,乔汐莞。”武大突然开口,对着乔汐莞说道,“这几天我住院,你的司机怎么办?”

    “你别管我了,自己安顿好你自己就行,等身体好了再说。”

    武大也不拒绝,她也说不出来什么官方的话语,点了点头。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也不晚了,“你们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嗯。”武大点头。

    乔汐莞又对着尹翔,“这几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帮我照顾武大。”

    “好。”

    交待好了一切,乔汐莞对着顾子臣,“回去吧。”

    顾子臣冷峻着脸,似乎还处于生气的状态,也没有给乔汐莞一个好看的脸色,推着轮椅就出去,冷酷到不行。

    乔汐莞不爽的吐了吐舌头。

    有什么了不起嘛!

    两个人这么各自都有不爽的回到小车内,然后一路坐着车回到顾家大院。

    刚下车。

    一辆黑色轿车也开了回来,齐慧芬下车,看着门口的两个人,脸上有些不悦,“怎么现在才回来?”

    “刚刚有点事情,出去了一会儿。”乔汐莞解释。

    “欣瞳流产了。”齐慧芬说。

    乔汐莞抿了抿唇。

    这确实是料到的结果。

    她转眸,“妈,你是不是也相信,言欣瞳是我从楼上推下去的?”

    “欣瞳不会这么无理取闹。”齐慧芬说。

    乔汐莞抿着唇,“妈的意思是,我在无理取闹了?”

    “我不喜欢冤枉了谁。明天言欣瞳出院回来后,再好好谈谈这次的事故。”齐慧芬说着,“还有,你们走了之后张小群哭了很久,说自己被晚辈这么恐吓委屈到不行。我也没安慰,因为那个女人从年轻的时候就爱表演了,但是子臣,以后你还是多注意,别让人留下话柄,必定我们是上流社会。”

    “我不需要注意。”顾子臣脸色冷然。

    齐慧芬眼眸皱了皱。

    顾子臣什么都没再多说推着轮椅转身就往别墅里面去。

    乔汐莞怔了一下,三两步跟上了顾子臣的脚步。

    齐慧芬看着一前一后走进别墅大厅的两个人,眼眸顿了顿。

    子臣什么时候,这么在乎乔汐莞了?!

    乔汐莞这个女人自从出狱后,好像真的变得,越来越不简单!

    ……

    翌日一早。

    乔汐莞昨晚上睡得并不太舒服。

    因为后背摩擦着还是有些痛,趴着睡又怎么都不习惯,这么不知道折腾到多久才睡着,睡着后似乎又做了些狰狞的梦,梦里面出现了一些血腥的画面,让她整个人都不得安宁。

    她皱了皱眉头,从床上起来,然后洗漱。

    整理完了自己一切,她打开房门出去。

    刚走到大厅准备去饭厅吃饭。

    项目基本就等结果了,这两天她也没心思去上班,索性就不去了。

    而且今天指不定,去了还是会被叫回来。

    她何必多次一举。

    她刚走进饭厅,就听到大厅门口的声音,似乎是言欣瞳回来了。

    乔汐莞很淡定的坐在饭桌前吃早餐,很冷漠的看着言欣瞳被人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回来,整个脸色惨白到不行,仿若经历了从身体到心里的打击,那么脆弱不堪。

    眼眸回转,乔汐莞低头吃自己的东西。

    言欣瞳似乎是上楼了,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乔汐莞吃完早饭,无所事事的走向后花园。

    来到顾家时间也不短了,但是这个后花园她确信她没有多留意过。

    这么一看,顾家的后花园还真的设计得很漂亮。

    她抿着唇一个人走在后花园的小径上,感受着上海清晨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有些暖暖的味道。

    她拿出手机,按下一组电话号码,问道,“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我马上给你送过来。”那边连忙说着。

    “不用了,我让人过来取。”

    “好。”那边点头,有些欲言又止,“钱的话……”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好的好的。”那边连忙说着。

    乔汐莞把电话挂断,抿着唇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milk。”

    “是,乔经理。”

    “你现在去市中心医院检验科,找到一个叫做肖主任的男人,在他手上拿一份我的检查报告,不要开封了,直接给我送到顾家别墅来。”乔汐莞吩咐。

    “好的。”milk连忙答应着。

    乔汐莞放下电话,一个人往顾家后院深处走去。

    她嘴角抿了抿,有些事情,很快就会浮出水面,她真的很讨要拖沓,她觉得累得慌。

    原本觉得一切得过且过,她其实也并不觉得言欣瞳对她而言起了什么威胁,不过很多时候她都是这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诛地灭!

    她眉头微扬,脚步停在温室花园,看着里面的男人,抿着唇唇走进去。

    上班后她几乎很少来过这个地方,温室里面的花朵似乎更加娇艳了。

    顾子臣蹲坐在地上,修剪花枝。

    乔汐莞蹲在他的旁边,看着他手上的红色玫瑰,问道,“上次,你就是这样帮我修建的吗?”

    顾子臣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不这么冷漠你会死吗?”乔汐莞皱鼻子,抱怨。

    顾子臣依然一脸沉默。

    “刚刚我看到言欣瞳回来了,看上去虚弱到不行的样子。”乔汐莞对着顾子臣,“如果妈一生气就把我给撵出去了,你会帮我吗?”

    “你不会被撵出去。”顾子臣说。

    “你怎么会知道?”乔汐莞好笑的问道。

    顾子臣似乎不太喜欢回答她的问题,直接忽视的,不发一语。

    乔汐莞也觉得自己和顾子臣说话,就是自己碰灰。

    她抿了抿唇,慢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你慢慢自己折腾吧,我出去了。”

    说着,就转身离开。

    顾子臣转眸看了一眼乔汐莞,眼眸微紧。

    乔汐莞回到别墅大厅,在沙发上坐着。

    那晚上出现事故的时候,佣人些好多都看到,而且言欣瞳的一口指定,佣人看乔汐莞的眼色都变了,似乎就认定她是那个让言欣瞳流产的罪魁祸首,而这个罪魁祸首还这么一脸淡定无所事事,分明就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节奏。

    刚看了一会儿娱乐节目,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milk。”

    “乔经理,我已经将您的体检报告送到了门口,您出来还是我给您送进来。”

    “你等着,我出来拿。”

    “是。”

    乔汐莞放下遥控器,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走到门口。

    milk把那份棕色牛皮纸文件袋给她。

    文件袋上面豁然的写着“体检报告”四个字。

    果然也是很会做假。

    想来也不只是帮她做了而已。

    她打开文件袋,看了看封面,封面上也依然是“体验报告”,甚至于里面还有好些体检报告的参数,仅仅只是在里面的一张体检报告里面放着一张dna鉴定书以及几张孕检报告。

    她看了一眼结果,嘴角邪恶一笑。

    milk看着乔汐莞的样子,忍不住的问道,“看乔经理的样子,身体已经是无恙吧。”

    乔汐莞扬眉。

    “吓我一跳我,我以为你身体有什么异样才去做的检查。”milk松了一口大气。

    “放心吧,一年两年的,我死不了。”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不过久了就不能肯定了。”

    “……”milk目瞪口呆。

    乔经理说话,要不要这么有艺术。

    乔汐莞也不再搭理milk心情,从衣服里面拿了一份密封的文件,“拿到公司,交给叶媚。”

    “什么?”milk纳闷。

    “给她就行了,老规矩,你不要拆封。”

    “哦。”milk点头。

    乔汐莞也不多说,转身走进别墅。

    她直接回到顾子臣的房间,拨打电话,“叶媚。”

    “乔汐莞,你好久没有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我们之间还有约定。”

    “当然没有忘记。”乔汐莞冷笑着,“不就是说想要顾家二少奶奶的位置吗?不就是想要名正言顺吗?我现在给你名正言顺的机会。”

    “真的?”叶媚扬眉。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但是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用你们家里面人的关系,帮我彻查齐凌枫,从小打大的事情,一五一十。”

    这段时间,她真的怀疑潇夜已经沉浸在了姚贝迪的温柔之乡。

    而她现在,也真的不想要去打扰了他们!

    总觉得,姚贝迪能够等到现在,能够有这么好的结果,真的很难的。

    “我只能试试。”叶媚很平静地说着。

    乔汐莞皱眉。

    “我们家,我说了不算。”

    “我相信你有办法。”

    “我说过,我试试。”叶媚肯定道。

    “我也说过,我相信你。”乔汐莞眼眸一转,回到正题,“我给你几张东西,你自然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做,不过,我有个要求,曝光的时间要在今天下午2点到3点之间,这个时间段我有用。”

    “好。”那边一口答应。

    “半个小时内,milk会给你。”说完,乔汐莞挂断电话。

    她原本就不是一个好人。

    原本可以私底下解决的事情,但这次,她绝对不让自己再步入上次顾子寒的后尘。

    她这次,她绝对不会轻易妥协!

    运用外界的力量也行!

    乔汐莞眼眸狠狠一紧。

    下午时刻。

    1点半。

    顾家人刚吃完午饭不就,言欣瞳的父母来到了别墅。

    乔汐莞想,该来的总要来。

    言家人不趁着这个机会讨点便宜,怎么对得上张小群的个性。

    不过倒是。

    乔汐莞看着张小群,看着她一边红肿到不行的脸颊,甚至还有明显的5指印,一边脸颊又似乎被猫抓了似的,破了好长一道抓痕,看上去有些狰狞。

    不只是乔汐莞,其他人看着张小群,都一脸的诧异。

    张小群被看的有些难受。

    昨天晚上在医院陪了言欣瞳一个晚上,早上回去的时候,一出医院门口就莫名其妙被一个人扇了几耳光,另外一边脸还被狠狠的抓了一把,当场就痛得她眼泪直流,但当自己反应过来时,面前根本连人都没有,如果不是脸上的痛,她觉得自己完全是产生了错觉,白日里见鬼了!

    她今天本来不想来的,自己这个样子也够丢人,但是乘热打铁,现在不好好的弄整了乔汐莞,指不定乔汐莞三言两语的讨好了顾家老两口,而且时间越久,矛盾就会越淡,计划好的所有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张小群心情很不好的,还是出现在了顾家别墅。

    齐慧芬看着张小群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口上还是很温和的说着,“亲家你这是?”

    张小群看着齐慧芬,哪壶不开提哪壶,分明就是故意的。

    张小群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撞鬼了。”

    “撞鬼?”齐慧芬笑了笑,“是亲家平时里得罪的人多了吧。”

    “你别乱说!”张小群气得发抖。

    “要不然,谁平白无故的把你弄成个大花猫。话说亲家,你这张脸当年怎么也是校花级别的,现在这么毁了容……听说韩国现在技术还不错,你可以去试试……”

    “这个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我没空和你纠缠其他!今天是来要公道的,你们顾家不给我一个好的解释,我女儿流产的事情就没完没了,我告诉你齐慧芬,我们两亲家也这么多年了,不要怪我不顾情面!想想我们欣瞳从大学毕业后就嫁给你家老二,这么多年对你们家的付出你别说你当不知道。这么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放弃了所有追求在家里相夫教子,也算是对得住你们顾家,现在我女儿受得委屈,不给我一个好的解释,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算亲家变仇家,我也在所不惜!”

    张小群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说得那么的在理,那么趾高气昂!

    ------题外话------

    想要看看乔汐莞怎么奚落张小群吗?!

    想姚看看言欣瞳怎么的无地自容到羞愧难当吗?!

    想要看看顾子寒变幻多彩的脸色吗?!

    呵呵,明天精彩呈现。

    话说。

    小宅的qq交流群378414307,你们快快进来!

    iloveu!</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