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二章 阴谋迭起(四)揭穿虐渣

第六十二章 阴谋迭起(四)揭穿虐渣

作者:恩很宅
    顾家别墅。

    大厅沙发上,言举重和张小群以及虚弱而苍白的言欣瞳坐在一边沙发上,顾耀其和齐慧芬以及乔汐莞坐在另外一个沙发上,乔汐莞和两人之间似乎又隔了些距离,顾子臣面无表情的坐在轮椅上,离乔汐莞很近。而顾子寒坐在另外一个单人沙发,脸色也没什么异样。

    顾氏奢华的大厅内,言家人显得咄咄逼人。

    上次似乎也是这样,为了言欣妍讨伐顾家人。

    这次,又是如此。

    上次吃瘪,言家人回去之后怎么都想不明白,对言欣妍发了一通脾气,弄整了那个贱女人,却始终无法彻底的发泄怒气,但又确实找不到任何理由再到顾家来取闹,所以言家人认定了,这次不让顾家两亲自赔礼道歉,不给乔汐莞那女人狠狠一通教训,绝对不善罢甘休。

    安静的大厅。

    张小群趾高气昂,尽管脸上的伤痕看上去滑稽得很,整个人也显得气势强烈,她狠狠的再次说着,“亲家,咱们都是为人父母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哪个父母不会心疼,这件事情,你怎么都得给我们家一个交代!否则,我真的不怕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闹上法庭什么的……家丑不可外扬,我现在都在为你考虑!”

    顾耀其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整个脸色难看到不行。

    言举重带着自己老婆这么气势逼人,他心里面冒火得很,却因为自己这边理亏,不能反驳。

    齐慧芬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眼神看着张小群,又转头看着乔汐莞。

    “我没有推言欣瞳。”乔汐莞开口,一字一句。

    “这个时候允许你说话了吗?!长辈说话小辈插嘴,有半点教养吗?!果然是从低等社会走出来的小杂碎,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变凤凰,也永远脱不了俗……”张小群讽刺无比的说着,表情那个生动,显得对乔汐莞的如此不屑。

    “我作为当事人,为自己辩解都不行?!”乔汐莞扬眉,问她。“阿姨你这么一副咄咄逼人不给别人喘气高高在上的姿态,用你的观点来强迫别人还用这么恶俗的词语来骂人,这就是所谓的上等社会该有的,风范?!”

    “我不需要你来质疑。”张小群恶狠狠的说着。

    “孔子说,不要倚老卖老为老不尊。”乔汐莞直接反驳。

    张小群气得发抖。

    这个女人每次都能够很快的激起她全身的愤怒。

    她狠狠地看着乔汐莞,尖锐的声音说着,“辩解,好啊,我让你辩解。你说你没有推言欣瞳,你有证据吗?你有证据说,你没有推她吗?!嗯?!”

    “那你有证据说,我推她了吗?”

    “大嫂,你昨晚上分明就是推我了,为什么你都不承认……”虚弱到不行的言欣瞳突然开口说话了。

    言欣瞳发生昨天的流产时间后,看得出来,身体上的虚弱并不是装的,流产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很大,言欣瞳这个女人,恨起来,果然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乔汐莞转眸看着言欣瞳,看着她此刻有些为博同情显得楚楚可怜的模样,不冷不热的语气,问道,“我昨晚上怎么推你了?”

    “我昨晚上有些口渴,就到楼下去倒杯水喝,正好碰到才回来的你。你当时喝醉了,脚步都不稳,身上的酒气很重。我这段时间本来就在孕吐,被你的酒气薰得实在受不了,在你走过我身边故意对着我出气的时候轻轻推了推你,你却反手一下,把我给推下了楼。昨晚上佣人都可以作证的。”言欣瞳说得不缓不急,声音中也是虚弱到不行的。她对着一家人说着,“你可以问问家里的佣人,那个时候佣人都在大厅做清洁,都看到的。”

    说完,就招呼了一个佣人过来,言欣瞳轻言细语的问道,“张嫂,昨天晚上我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在大厅做清洁。”

    “是的,二少奶奶。”张嫂连忙点头。

    “那你说说昨晚上你看到的,你不要怕,就说你看到的实话就行,没有人会怪你什么。”言欣瞳看上去温和无比,对着佣人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意。

    张嫂对着所有人说着,“昨晚上大少奶奶有些晚了才从外面回来,回来的时候我们在打扫清洁,大少奶奶当时喝了酒,她走路都有些不稳,她走上楼的时候我正好在做楼梯对面落地钟摆的清洁,刚好可以看到二少奶奶从楼梯上下来,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二少奶奶轻轻推了推大少奶奶,似乎是不想让大少奶奶靠自己那么近,而大少奶奶却突然猛地一下很用力的把二少奶奶给推下了楼,整个别墅里面惊天动地的响起翻滚声,二少奶奶躺在地上,满身都是血。”

    人证据在。

    乔汐莞似乎是有口难辩。

    “你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齐慧芬脸色一沉,“要是发现你有半点撒谎,马上给我收拾东西走人!”

    “夫人,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当时不只是我在场看到,家里其他佣人都看到的,你可以问问他们。”张嫂有些激动的解释着。“我不敢撒谎的夫人,我在这里都工作了将近8年了。”

    听张嫂这么说着,齐慧芬脸色又似乎难看了些,狠狠的看着身边的乔汐莞。

    乔汐莞面不改色,只是突然变得有些沉默。

    沉默的没有开口解释,没有开口反驳。

    张小群听佣人这么一说,整个人更加的在理了,显得那样的不留余地,“听到了吗?亲家!你们自己的佣人都说是乔汐莞把欣瞳给推下去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到底想要怎样?!”齐慧芬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直白的问道。

    “杀人偿命。乔汐莞对那未出生的孩子做了这么恶劣的事情,我当然是要把她送进监狱!”张小群狠狠的说着,还似乎有些语重心长的提醒道,“亲家,我劝你也不要再这么护短下去,乔汐莞能够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指不定以后会给你捅多少篓子。你们家顾子臣虽然是个残疾,但以你们家的条件,还不至于让顾子臣毁在了乔汐莞这个女人身上,那是你们自己糟蹋自己。”

    齐慧芬咬牙切齿,这个张小群就是故意找茬,拿着鸡毛当令牌。而且这么直白的说自己儿子的生理缺陷,齐慧芬的不舒服油然而生,她冷冷的语气说着,“那是我们家的家务事,还不需要你来管。”

    “亲家,我也知道家丑不能外扬,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不开心也是正常,但可千万不要因为怕被外人说三道四就姑息养奸,违背连心,这天打雷劈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张小群,你够了吗?!”齐慧芬实在受不了张小群的冷嘲热讽,也不管自己上流社会端庄贤淑的豪门夫人身份,声音极大的说着,“不就是让言欣瞳流产而已,你需要这么对我们家进行人身攻击吗?!你这么咄咄逼人,你到底有何居心!我告诉你张小群,说直白了,言欣瞳现在嫁给了顾子寒就是我们顾家的人,她的事情,现在也轮不到你来插手!”

    “齐慧芬,言欣瞳是我女儿,我怎么不能插手了!你还以为现在是古代,你作为婆婆就可以一手遮天?!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欣瞳在你们家受了什么委屈,我都不可能善罢甘休!今天这事儿不给我解决好了,我们就法庭上见,我倒是要看看你齐慧芬,看看们顾家有多大的能耐,可以让这事情这么不了了之!”

    “张小群,我总算看出来了,你就不是来解决事情的,你就是来闹事的,你这么做到无非就是看不得我们家过得比你们家好,你从年轻那个时候就处处想要和我作对,处处攀比,现在抓住机会就对我死咬着不放是不是……”

    “够了!”顾耀其突然厉声一吼,冷得发寒的声音,“现在是让你们来吵架的吗?!”

    顾耀其的声音还是很有震慑力,两个吵闹的女人瞬间就闭了嘴。

    “顾亲家,你这么大声,是不想要处理这件事情了?”言举重本来还暗自在享受顾家人被逼到这种地步,他心里是舒坦得很,看着顾耀其受不了的发脾气,自己也该拿出一家之主的架势出来。

    顾耀其眼神一转,看着言举重。

    言举重看上去脸色也不太好,冷哼着,“你们这么大个家庭,想要包庇谁不容易?!”

    “我说过要包庇谁了吗?”顾耀其对着言举重。

    “你听听你夫人的口气……”

    “那你听听你夫人的口气,是来好好把这件事情解决的吗?!简直跟泼妇差不多!”顾耀其不示弱。

    “你说谁泼妇了?!”张小群听顾耀其这么一说,声音何其尖锐的对着他,“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要护短,不想要把事情解决了!没关系举重,他们顾家不给一个说法出来我们家也不要了,明天我们告上法庭时,我们让法庭来判决。现在我们走,免得在这里受一肚子气!”

    言举重听着自己老婆这么一说,也气呼呼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顾亲家你别后悔,我之所以今天都主动上门来就是为了不把事情闹大了,现在你们既然这个态度我也不说了。顾子寒,你如果还护着你老婆,就把欣瞳一起带着跟我们走,要不然,我们带走了欣瞳,你也别想要这个媳妇了!”

    “爸,你冷静点。”顾子寒现在已经起身,充当和事佬的角色,“我爸妈没有说不解决,只是大家都心平气和点,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欣瞳受了委屈,但是现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的,非要闹上法庭让别人笑话,你们消消气,坐下来喝杯茶,我们慢慢说。我爸妈是个公平的人,不会让你们两老,也不会让欣瞳委屈了。”

    言举瞳听自己女婿这么一说,欲走的身体停了停,但没有坐下来,脸色还是不太好。

    顾子寒连忙又使了个眼色给言欣瞳。

    言欣瞳似乎是很小心翼翼的从沙发上准备站起来,整个身体还没起来,张小群连忙过去,“欣瞳你起来做什么,妈不是交代你了吗?虽然是小月子,但是也不能怠慢了,让你别下地,以后腿脚不好使,你看看你,这些你婆婆都没有给你说过吗?以后落下了什么病根子,这月子里面的病,最不好医治了!”

    说的阴阳怪气,气得一边的齐慧芬咬牙切齿,控制了又控制的才没有发脾气。

    “妈,你劝劝爸,不要这么生气了。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们了。你看现在,让爸爸妈妈们都不开心了,我真的觉得我作为女儿,作为媳妇的很不孝。”言欣瞳有些难受的说着。

    “谁说你不孝了,不孝的是某些人。”张小群含沙射影的说着,又连忙安慰着,“你快别难过了,月子里面也是不能伤心了的,哎,看着你的份上,我就再给顾家一次机会。”

    说得,那样的慷慨。

    顾耀其和齐慧芬的脸色都是变了又变,忍着没有说话。

    张小群转头对着自己老公,“举重,女儿和女婿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不管怎样,也不能为难了他们。”

    言举重狠狠的哼了一声,在顾子寒的劝慰下,又和张小群坐在了沙发上,等着顾耀其和齐慧芬给的答案。

    顾耀其现在心里面压抑着一口怒气。

    这么大把岁数了,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这种程度,让他的老脸真是没地方搁。

    齐慧芬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知道言欣瞳的事情出了之后,张小群心痛自己的女儿是一回事儿,另外就是故意给她难堪,故意处处和她作对,让她下不了台。

    这个女人,从年轻那个时候就不安好心。

    “怎么了,都你不说话了?”张小群扬着眉头问道。

    齐慧芬深呼吸一口气,不想要再把事情弄成这样,她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用最冷静的声音准备开口。

    “你们的戏演完了吗?”乔汐莞突然很淡定的开口。

    所有人一怔,对于乔汐莞莫名其妙的话语。

    “我说,你们的戏演完了吗?”乔汐莞依然淡定自若,说着分明就激起更大矛盾,让自己瞬间处于众矢之的的话语,她看上去很冷漠,很淡定,很无所谓,“你们就算没有演够,我也看烦了。”

    “乔汐莞,你说的什么狗屁话!”张小群怒吼。

    “我说的什么狗屁话,接下来不就知道了。”乔汐莞冷笑,冷着笑一字一句开口,“先不论我到底有没有推言欣瞳,因为这个话题我似乎觉得没有什么可纠结的,因为你们全部把矛头都指向了我,我想要辩解也无能为力……”

    “你不是无能为力,而是你自己做了亏心事人证物证俱在,根本就没办法辩解!”张小群一口咬定。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么突然打断别人说话,你觉得你这样很懂礼貌?!还是说,阿姨你本来就不是想要来解决问题的,就是想要来闹腾我们顾家一番,让我们顾家不得安宁?!”乔汐莞冷讽着。

    张小群被乔汐莞这么一说,整个人气得发抖的,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如果不是,你就闭嘴。否则,我其实也觉得,这件事情就算是闹上法庭也行,我们顾家不理亏。”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张小群被乔汐莞说得哑口无言。

    如果现在她说什么话了,就是验证了乔汐莞说的,今儿个不是来解决事情,而是故意来找茬的!对于闹上法庭,原本的计划,就没想过这么一出……

    她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狠狠的看着,身体都气得发抖。

    言欣瞳连忙拉着自己母亲的手,就怕她冲动了。她温柔的笑了笑,对着乔汐莞说,“我妈妈当然是来解决事情的,她也是心疼我,所以语句重了些。大嫂你有什么话你就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无论如何,最终我失去了一个孩子,我们都是做母亲的,都知道这种痛,所以,我也真的很想要听到你的解释,哪怕是你觉得知错了,也好……”

    知错?!

    乔汐莞冷笑。

    又这么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背地里尽做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是啊,弟妹这么深明大义,果然和你爸妈不一样,或许就是被顾家同化了,少了些野蛮。”乔汐莞自然的说着。

    说得这么直白,言举重和张小群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顾耀其和齐慧芬冷笑了一下,怎么也算是出了一点恶气。

    但是这件事情,再这么说也是乔汐莞有错在先,而且言家人都逼到了这个份上,想要包庇乔汐莞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这个时候,让乔汐莞自己解决,也怨不得别人。

    “大嫂,你有什么话,你还是先说吧。”言欣瞳充当好人角色,说道。

    乔汐莞点头,嘴角一笑,“欣瞳,你那个孩子多大了?上次b超上面说,3个月吗?”

    言欣瞳不知道乔汐莞又在闹哪出,想了想点头,“嗯,将近3个月。”

    “但是我怎么都觉得,那个孩子又4个多月。”

    “那是因为在家里营养好,孩子长得快。”言欣瞳解释。

    “我有一个单子。”乔汐莞说,从放在身后的牛皮纸袋里面抽出一张,递给言欣瞳,“医生说,你的孩子有4个多月了……”

    言欣瞳整个人一怔,看着上面的b超单子。

    当时她去医院的时候,故意不让齐慧芬陪着去,就是为了私底下改b超里面孩子的胎龄,这张单子,怎么又会出现在乔汐莞的手上。

    她脸上一下子有些白,表面上还很平静的说着,“大嫂,你这是在哪里拿得单子,是不是被人骗了?”

    张小群有些激动的一把拿过那个b超单,看了一下,站起来把那个单子扔给乔汐莞,扔在乔汐莞的脸上,虽然薄薄的一张纸打在脸上并不会有什么疼痛,但这样的方式,分明就是极度的不尊重人。

    坐在乔汐莞的身边的顾子臣脸色陡然一沉,阴森的话语冷得发寒,“言夫人,你的教训还不够?!”

    张小群整个人一怔,转头看着一道阴鸷的目光狠狠的看着自己。

    心里一阵毛骨悚然。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以及那道长长的破口,那一刻的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一般,惊恐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的视线已经转移,依然冷到发寒的一张脸。

    张小群原本在嘴边的话,那一刻突然就什么都没说出来,似乎是不由自主的,被突然慑人的气息,给咽了回去。

    乔汐莞淡定自若的捡起那张被张小群扔在地上的b超,对着言欣瞳说,“你觉得我是被人骗了?”

    “不是被人骗了,你故意栽赃陷害。分明就是别有居心,不过就是想趁机掩盖自己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恶事!”张小群在沉寂了半分钟后,终于还是把刚刚的话说了出来。

    她想着,顾子臣一个残疾,不就是嘴巴子硬了点,也做不出来什么事情。

    她根本就不需要对这个她连看都不想要看一眼的残疾人,有任何忌惮。

    “我就说弟妹的b超单子是4个月而已,我能够栽赃陷害什么?!莫非是你们真的,故意隐藏了什么?”乔汐莞扬眉。

    “乔汐莞,你别在这里恶人先告状!就算是4个月又能怎么样?!你不还是把欣瞳从楼上给推了下去吗?!你能洗脱什么嫌疑!”张小群气急攻心,被乔汐莞这么挑拨得,口无遮拦。

    “妈,你别乱说,那个孩子自由3个月,怎么可能有4个月。”言欣瞳连忙解释着。

    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顾子寒,看着那个男人,半点变化都没有。

    乔汐莞冷笑着,有显得那么云淡风轻的说着,“是啊,我拿着这张单子的时候也觉得奇怪,我记得弟妹是说过的,说这个孩子来的很突然,因为就和子寒一次,当时子颜还笑着说子寒一击即中来着,如果是4个月了,这孩子……是不是就可以说,不是子寒的?”

    “乔汐莞,你乱说什么!你这个女人,天生就是搬弄是非的吗?!”张小群一下子激动无比。

    言欣瞳也激动了,“大嫂,你这么对我我都已经忍到这个地步了,你现在还故意说些有的没的,你怎么这么恶毒?!我的忍让不是说我半点脾气都没有,我只是觉得我们是一家人,就算是做了什么,大家也可以好好的解决了,现在却被你说成这样,你到底还想不想要这个家庭安宁了!”

    “我当然想要这个家安宁,不想要这个安宁的人是你言欣瞳。”乔汐莞说,冷冷的说。

    “乔汐莞!”

    “这个b超单子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这个呢?!”乔汐莞拿出另外一张dna鉴定单,放在茶几面前,“这是你那流产的孩子和顾子寒dna鉴定,鉴定结果是,没有父子关系。”

    “乔汐莞,你到底还要说什么?!你这些东西,都是从什么鬼地方弄虚作假而来!”言欣瞳似乎也受不了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在做月子,声音吼得撕心裂肺的。

    张小群也附和着自己的女儿,“乔汐莞,你这些东西到哪里去做的假?!这个b超,这个dna鉴定,我们所有都不知道,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你这样的手段,也太肤浅了!你真的以为我们所有人都是傻子吗?弄这么一个假东西来给我看,我们就觉信了?!”

    “我当然知道这些你们不会相信。”乔汐莞笑着说,显得那样的从容不迫,“所以。”

    乔汐莞低头。

    拿起手机,看着短信内容,简单的几个字,“已爆发。”

    乔汐莞嘴角一笑,“所以,你们看看手机新闻,或许就知道了。”

    “你在搞什么花样?!”

    “搞什么花样,看了不就知道!”乔汐莞说。

    那一刻似乎很有说服力一般,所有人拿出手,点开新闻。

    一看,完全就是瞬间让顾家炸翻了锅。

    标题很醒目,“豪门媳妇夜店泡吧,和牛郎缠绵悱恻。”

    新闻里面的相片很清楚。

    言欣瞳的样子,言欣瞳上床时,迭起的神情,越是不堪的一幕,越是被这么曝光了出来……

    “不。”言欣瞳拿着的手机似乎都在发抖,发抖到掉在地上,那晚上的事情,她脑海里面还能够清楚的浮现,甚至于,她还能够想起,当时被那个陌生的男人,弄得娇喘连连,从来未有过的滋味让她好多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彻夜难眠。

    但是现在。

    她哭得梨花带雨,解释着说道,“这些不是真的,不是的,这些照片上是合成的,这不是我……我不会做这些,我从来都不会做对不起子寒的事情……”

    乔汐莞冷眼看着言欣瞳。

    所有人的视线似乎在那一刻都看着言欣瞳。

    言欣瞳不停的解释,不停解释,“是乔汐莞在陷害我,是她在陷害我,她故意不让我过,这些都不是我……”

    张小群似乎也从震撼中反应了过来,“这个就是乔汐莞陷害我们欣瞳的,我们欣瞳从小到大都乖巧,很少出入这种场合,就算去也是为了应酬应酬,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绝对不会!乔汐莞,你怎么这么狠毒,你怎么能够把这么。淫。秽的照片放在我们家欣瞳身上……”

    “妈。”乔汐莞根本就没有搭理张小群,转头对着齐慧芬说着,“还记得4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弟妹彻夜未归吗?那天的时间,刚好和照片上的时间是一天。你看看右下角的拍摄时间记录。而且b超显示,孩子真的有4个月了,这个结果是我之前就找到给言欣瞳做产检的医生拿到的,拿到结果后我就更加的怀疑了,为什么弟妹要把时间改成3个月?恰好昨天晚上,弟妹做流产手术的时候,我顺便让那个医生做了dna鉴定,当时医生做手术的时候就拿了胎儿的绒毛组织,我在给二弟送开水的时候找到了一根二弟的头发拿给医生,今天下午才出的结果。”

    “其实,当时弟妹说怀孕的时候,我就有些怀疑了,那晚上弟妹在浩瀚之巅一夜未归……因为浩瀚之巅是我朋友开的,我那朋友有给我说那晚上弟妹玩得很开,还给我照片了,我想着弟妹可能也就是一次,也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没想到弟妹就怀孕了,而且……”

    乔汐莞看着言欣瞳,又对着齐慧芬深深切切的说着,“弟妹流产应该是故意,却把这个‘故意’强加在了我的身上。所以我承认,我把这个照片拿给媒体我确实就是为了让弟妹吸取教训,当然爸妈你们也可以责怪我做得太过了,不应该把家里丑死外扬出去,可人逼急了,总是会做一些极端的举动,我想这样,才是深刻的给彼此最大的教训。”

    听着乔汐莞的话,言欣瞳再也淡定不了了,狠狠的吼着,“乔汐莞,你不要乱说,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根本没有做什么,所有都是你杜撰的,这些相片,这些什么检查报告,所有都不是真的!”

    “不只是有相片,我还有视频。”乔汐莞说,“如果你不介意像你妹妹上次那样被所有人看,我可以拿出来。”

    “不……”言欣瞳恐惧的看着乔汐莞。

    看着乔汐莞如此淡然的模样,言欣瞳几乎崩溃。

    “至于这些检验单,说直白了,我可以告诉你们是哪个医生在做这个事情,而且你流产的胎儿还在,我让医院先暂时保留着,如果不放心,可以再做一次……”

    “不,不!”言欣瞳崩溃的抱着自己的头,“你都在乱说,你都在乱说……”

    “弟妹,路不能走偏,走偏了就容易崴脚。你不是知道这个道理吗?”乔汐莞说得语重心长。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没有做。”言欣瞳痛哭,她转头看着顾子寒,看着顾子寒阴森无比的脸颊,“子寒,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都是乔汐莞故意陷害我的,故意的……”

    顾子寒冷着脸,看着言欣瞳,整个人看上去,寒得发人。

    “意思是,我们要让乔汐莞拿出视频,再次做dna鉴定吗?”顾子寒冷冷的问言欣瞳……

    “不是的,不,我……”言欣瞳语无伦次,这样的神情,分明就是摆明了事实。

    乔汐莞好心的开口,“如果需要,我马上去楼上那视频,然后联系医院准备dna鉴定……”

    “不要!”言欣瞳站起来一把抓住欲走的乔汐莞,“不要去拿!”

    那晚上的疯狂,她怎么可能有脸让人看,她自己都不相信那晚上她可以疯狂到那个地步,简直是什么都和那个陌生的男人做了,甚至是自己像个狗一样的,不停的和男人纠缠,肆无忌惮的。

    乔汐莞冷笑。

    “言欣瞳!”顾子寒终于也忍不下去了。

    这样的事实,还不够明显吗?!

    “你居然给我戴绿帽子!很好,很好!”顾子寒气得整个人都怒了!

    “子寒,就一次,就那么一次,我真的不是主动地,那晚上我喝醉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真的很爱你,我一直很爱你,这么多年,我对你都是如此,你不是知道吗?就算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你和叶媚……”

    “啪!”顾子寒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言欣瞳的脸上。

    那个重重的一个巴掌,几乎把言欣瞳给打翻了过去。

    “这个时候,你还有脸说我!也不看看你什么贱样!”顾子寒恶狠狠地说着,声音一字一句。

    “子寒……”言欣瞳捂着自己的脸。

    言举重和张小群看自己女儿被打,连忙换短的上前,“顾子寒,你怎么打女人!”

    “哼,也不看看你们都教了些什么女人出来!”顾子寒冷着脸说着。

    心里的那个怒气不言而喻。

    每次自以为天衣无缝的阴谋,每次都要被乔汐莞这么轻而易举的击败,反而,还会让自己难看到无不自容,被乔汐莞反咬一口的滋味,他受够了!

    所以现在的怒气,完全不是因为言欣瞳给他待了绿帽子,他对言欣瞳这个女人早就失望透顶了,趁着这次,还可以名正言顺得踢了!

    他现在最气的就是,乔汐莞这么冷眼旁看的看着他的怒气,一副看着别人撕咬,坐享其成的样子,他恨不得掐死乔汐莞,狠狠的掐死!

    “谁不会犯错?!人无完人知错就改!我们欣瞳嫁给你顾子寒这么多年,你不能就因为她做错了一次,就这么对她,你是不是个男人!”张小群怒骂。

    “亲家。你确实说得对。”齐慧芬说着,口吻很轻,却已经是底气十足,现在的局面完全是360度的大转变,齐慧芬又恢复了她端庄自信又贤淑的模样,“这人哪有不犯错的。改了就行。但是,你们家两个女儿,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事情,我真的有些怀疑,你们家的家教有问题,还是……大家都说,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也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对的……”

    “齐慧芬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骂我了,骂我不知检点?!”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必定脑袋长在你的头上。”齐慧芬说得讽刺无比。

    “你,你……”张小群气得说不出来一个字。

    身边自己的女儿还哭哭啼啼个不停,老公也在旁边气得吹胡子瞪眼眼睛,没办法反驳一句。

    张小群现在也被奚落得,无地自容。

    齐慧芬显得很大方,“亲家,你刚刚也在说,家丑不能外扬。现在你们家的事情,就回去好好消化一下,回头,我们再谈谈,子寒和欣瞳的事情,关于离婚的事情……”

    “离婚?!”言欣瞳一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不离婚,我不离婚,我爱子寒,我说什么都不离婚我不要……”

    “齐慧芬,你不要做得太绝!”张小群怒吼。

    “媒体都曝光到这个程度了,你觉得我还做得绝吗?全上海人都知道你们家言欣瞳给我儿子带了绿帽子,我们现在子寒可是被全上海人笑话着,我可不觉得,我做得不对!”齐慧芬说着,心里也有些不爽透顶。

    必定家门出了这种事情,虽然压住言家人的气焰,终究而言对顾家还是不利的!

    也不知道言欣瞳这个女人,平时看上去乖巧老实得很,居然会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出来,反而是乔汐莞,她一直怀疑乔汐莞在外面会捅娄子,还刻意的找人调查过她,调查出来的结果乔汐莞还算规矩,没有和谁特别的接触过,而且每晚都回家,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越轨的举动……

    这么想着。

    就越是讨厌言欣瞳。

    这个婚,说什么都离定了!

    ------题外话------

    呼呼,明天继续虐渣母女。

    小宅爱你们。

    推荐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娱乐圈的好文,不容错过哦!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