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三章 阴谋迭起(五)惊人爆发

第六十三章 阴谋迭起(五)惊人爆发

作者:恩很宅
    顾家别墅。

    大厅中,局面逆转。

    气氛一度的有些僵持。

    言家逼人的气息渐渐消弱,顾家人的气焰高涨。

    齐慧芬看着张小群,说着,“张小群,咱们亲家这么多年,我可真的没你绝。我不想亲家变仇家,和平解决为好。今天就到此结束,你们回去好好商量,这个婚,说什么都离定了!”

    “不要。”言欣瞳在这一刻整个人都崩溃了。“妈,你不要赶我走。我不离婚,我求你了,我真的很爱子寒,很爱他。你看我还给子寒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你不也对我说过,你说我有功劳吗?一来顾家,就生了一个‘好’字,我现在都不要这些功劳了,我只要和子寒在一起就行,我求你了妈。”

    言欣瞳说得声泪俱下,痛哭流涕,整个人处于惊恐到不行的地步,上一秒似乎还理直气壮到有些趾高气扬的神情,现在已经把自己放在了尘埃之中,毫无尊严。

    乔汐莞看着言欣瞳,淡淡然的看着这个女人。

    不只是爱顾子寒,在顾家这么多年,在齐慧芬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下,言欣瞳的传统女人思想也在这么一点一点根深蒂固,对于被离婚的女人,言欣瞳也应该觉得自己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以后没办法让自己在阳光下生活,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此就再也抬不起头,

    “言欣瞳。”齐慧芬冷冷的看着她,“如果我是你,做了这种事情就会自觉地收拾东西,一分钱都不要的就离开,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意思说你是爱着我们子寒的,你不嫌丢人,我都为你难堪。”

    “妈……”言欣瞳哭得更加汹涌了。

    “别叫我妈,从此以后,我就不是你的妈了。你好好的跟着你的亲妈回去,我们顾家再也没有你这样的媳妇,再也没有!”齐慧芬狠狠的说着。

    言欣瞳哭得撕心裂肺,“可是,明理和明月怎么办?他们还需要我这个母亲的,不完整的家庭对他们都不好……”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当初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就应该会想到,你对孩子的亏欠。我告诉你言欣瞳,离婚的时候孩子的主义你不要打,明理和明月都是我们顾家的孩子,你门都没有!”齐慧芬说得斩钉截铁,在这个孩子的份上,是点都没有任何余地。

    “我也是孩子的母亲……”

    “从你做了这种事情后,就再也不是了!以后明理和明月也会因为有你这个母亲而抬不起头。还好明理现在在美国,不知道你在家里面的荒唐事儿,要不然,明理的前程也被你全部毁了。”齐慧芬越说似乎越气。

    刚开始还有那么一刻的爽快,至少把言家人那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气焰给一盆冷水狠狠的泼灭了,但转念一想,也明白这事儿出了,终究也是他们顾家的丑闻。

    总觉得近段时间,顾家的新闻越来越多?!

    言欣瞳被齐慧芬说得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她撕心裂肺的哭着,如此的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对于言欣瞳的哭泣,齐慧芬冷眼旁观。

    张小群在旁边抱着自己的女儿,但此刻却再也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去反驳。

    言举重气得要命,整个人的脸色完全是吓人到不行,这么一副又吃瘪的样子,倒是让顾耀其心理舒坦得很,顾耀其坐在那里,脸色自然就和对面言家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想要鸡毛当令牌,挟天子以令诸侯?!

    真是,自取其辱。

    言举重当然也注意到顾耀其的脸色。

    这么多年,顾耀其在他面前沾沾自喜惯了,什么事情好像都比他略好一些,不管是事业,还是家庭,社会地位,仿若处处都在欺压他,他是受够了这种感觉,而且自己的女婿顾子寒在他们言家面前也目中无人,言欣瞳在言家的地位也越来越轻,甚至被人所瞧不起,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想要逆反,想要让他们言家人真正的站起来,现在一切,全部都没了!

    甚至于,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冷着脸,转头对着身边的那俩母女说着,“走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我不走。”言欣瞳已经哭得快要断气,但却丝毫不要走。“我不走,爸你别逼我,妈,我不走……”

    “欣瞳,你何必这么委屈自己,就算是离婚了,你也能找到其他好男人的,这个世界上又男人不是只有顾子寒,多得很……”张小群实在看不得自己女儿这么般难受,连忙安慰着。

    齐慧芬听着她们的对话,讽刺无比的说着,“好男人当然不是只有顾子寒,但是以你言欣瞳现在的身份,现在的丑态,就算再多的好男人放在你面前,别人也是对你不屑一顾,你还以为你是香饽饽?!离婚的女人本来就掉价了,还因为偷情,呵呵,张小群,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多大的能耐,能给你女儿再找个好归宿……”

    “齐慧芬,你闭嘴!”张小群哪里忍得住被齐慧芬这么说,又开始吵了起来,“其他人没有你们家这么肤浅这么顽固这么死板。现在这个社会开放得很,谁会在意你的曾经!你根本就不懂年轻人的世界。”

    “我是不懂,你懂?你经常和年轻人一起玩?!”齐慧芬说得更加的讽刺了,笑得也是那么的夸张,让张小群恨不得撕了他那一张假脸,“不过倒是张小群,你保养得这么好,就算是混在年轻人之中,也应该不唐突的……”

    “齐慧芬!”张小群尖叫,“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只是说你很年轻而已,你看你又想多了,莫非是被我说准了。”

    “齐慧芬,我要和你拼了!”张小群起身就想往齐慧芬那边过去,此刻已经被齐慧芬气得毫无理智。

    “够了。”言举重一把拉住张小群,“回去!”

    这个样子,还不嫌丢人吗?!

    张小群此刻就像泼妇似的,半点豪门太太的模样都没有,越待下去,越会没有面子。

    “不回去,我不回去。”言欣瞳一口咬定,就是不走。

    她不走。

    她走出了这个家门,以后就再也进不来了。

    她爱子寒,很爱他,爱到不能失去,不管这个男人做了什么,她都舍不得放手。何况,她离婚了,以后在朋友面前,在亲戚面前,她怎么抬得起?!,她在外面把自己标榜惯了,她那一群姊妹中都羡慕她,羡慕她嫁给了这么一个豪门顾家,羡慕她的老公长得帅,又那么的爱自己,羡慕她有一儿一女,羡慕她养尊处优,典型的富家太太。尽管很多是她故意表现,但是现在,所有的瞬间崩塌了,她受不了被人这么指指点点的过日子,她受不了……

    “这个时候了,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言欣瞳,你就没点自己的自尊。”言举重狠狠的说着,为女儿这么不争气,气得发抖。

    “爸,离开了这个家我就彻底没有自尊了,我怎么能够允许我的人生,出现离婚两个字眼?!我绝对不允许!”言欣瞳慌忙的说着,怎么都不愿意离开!

    大厅里面,都是言欣瞳哭哭啼啼的声音。

    顾家人冷漠无比,顾子寒的脸上更是毫无表情。

    这个男人,真的太心狠了。

    言欣瞳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了这个男人,却招来这个男人如此的抛弃。

    乔汐莞抿着唇,觉得戏到这个地步,至少她的作用已经完成了,后面会引发些什么效应,那都是其他人的事情了,她没心思再去搭理。

    她抿着唇,很淡定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爸,妈,我和子臣今晚出去吃饭,就不打扰你们商量事情了。”

    明显,让自己全身撤退的意思。

    在把所有事情激怒到最高峰,然后以最坦然的姿势,离开。

    乔汐莞总是这么的让人,恨之入骨。

    言欣瞳在自己伤心过度中,似乎才注意到这个“罪魁祸首”,她狠狠的尖叫着,声音都叫破了,“乔汐莞,你把我弄到现在的地步,你满意了?!从监狱出来后,你就见不得我好,处处的为难我,处处的和我作对,现在看到我的下场,你满意了?!你怎么这么恶毒,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遭报应的现在不是你吗?”对于言欣瞳激怒的话语,乔汐莞看上去心平气和,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别人的难受而受到半分的影响。

    越是这么漫不经心的态度,越是让言欣瞳气得要命,她眼眶里面似乎都冒出了血丝,喷发着惨恨的目光,那样的狰狞!身体气得一抖一抖的,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如果不是你设计流产来陷害我,你会到今天的地步。言欣瞳,该反省的是你自己。反省自己这么多年,为什么还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我都为你感到,汗颜!不过倒是,没关系的,你妈说得很对,好男人多的是,也不是只有子寒。而且以你的条件,再嫁一个男人不难,那些有精神缺陷或者身体缺陷的,说不定还是一婚,搞不好你还能赚。”乔汐莞说的一本正经。

    越是如此,越是讽刺得言家人难堪到不行。

    齐慧芬冷笑着附和,“莞莞说得对,搞不好你们还能赚。”

    “你够了,你够了!”言欣瞳尖叫,捂着自己的头,已经完全崩溃。

    张小群一边安抚着自己的女儿,一边对着乔汐莞,“你以为你嫁了个残疾不好过了,就想要让我们欣瞳也跟你一样,我告诉你,欣瞳就算是二婚,也比你嫁得好!”

    “我叫你一声阿姨实在尊重你,你不要为老不尊!故意来讽刺了晚辈。顾子臣身体有缺陷但我并不觉得我不好过,我给欣瞳提的建议也是我发自肺腑的想要欣瞳好,必定我们也相处了这么久,但是现在,你们家还这样蛮不讲理自以为是,我想我们说再多都没用。”乔汐莞狠狠的说着,“妈,我觉得我待在这里也确实是费力不讨好,我和子臣就先出去了,免得让某些人看不惯受了刺激,我这个人一向都爱好和平的,而且对长辈绝对是尊重的,不想因为我偶尔无意的话语让某些长辈,成了泼妇,那是我的罪过。”

    “乔汐莞!”张小群被乔汐莞讽刺到不行。

    乔汐莞当听不到。

    齐慧芬现在心里是爽透了,看着张小群这么一副模样,那个舒坦!

    她点了点头,“你出去透透气,别因为家里面这些事情影响到了你和子臣的感情,那就得不尝失了。”

    说着,齐慧芬还亲昵的拉了拉乔汐莞的手,两个人显得那么的亲密、和谐。

    这幅画面,在言欣瞳的眼中无限的放大。

    仿若自己突然被遗弃了一般,在顾家这么多年,突然就被真的遗弃了。

    她整个人软软的坐在沙发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像是抽空了一般的,蹲坐在沙发上,那一刻看上去,仿若就是心死了一般,再也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乔汐莞轻轻笑着,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顾子臣往大厅外走。

    她实在不喜欢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这里,她觉得这会影响到她的价值观。

    这一家人,两家人的思想,都极尽扭曲,她还不想也被这么扭曲着。

    张小群看着乔汐莞趾高气昂离开的模样,想着所有一切都是乔汐莞在从中作梗,才让自己弄到现在的地步,心里一个冒火,大声吼着,“乔汐莞,你这个贱女人,把我女儿害到这个地步,我要杀了你!”

    说着,放开自己的女儿,大步的走过去,对着乔汐莞就想要一巴掌甩过去,甚至是指甲都竖着往乔汐莞的脸上划去。

    乔汐莞一个紧张,忍不住往后退一步。

    而在她退步的一瞬间,顾子臣的轮椅自动的左边一转,直直的挡在了乔汐莞的前面,然后……

    “哐”的一声,有人和地面强烈接触时,发出来剧烈声响!

    张小群猛地一下倒在了地上,那一刻仿若是弹出了好长一段距离。

    因为张小群躺在的地上,离顾子臣的轮椅至少有1米多的距离,这部分距离……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冷峻到不行的脸颊。

    这个男人的力气?!

    张小群被顾子臣这么一下子推到在地上,整个人四脚朝天,狼狈无比,而且必定都是满了50岁的人,这么躺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也不知道身体哪里收到伤,痛得在地上打转,毫无形象。

    顾子臣冷冷的看着地上的人。

    其他人也都傻了一般的看着躺在地上叫得天翻地覆的张小群,目瞪口呆。

    “还需要我提醒你几次?!”顾子臣冷漠的开口,声音仿若可以穿透版,一股寒意直接入骨。

    张小群在地上分明痛得不行,那一秒似乎也突然安静了一下,身体还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明显是惊吓过度!

    顾子臣转眸,很淡定说着,“走。”

    乔汐莞看了看张小群,又看了看顾子臣。

    那一刻就是迈不出脚步。

    “不走?!”顾子臣眉头一紧。

    乔汐莞似乎才反应过来,推着顾子臣就往门外走去。

    而此刻,大厅内除了张小群的痛苦呻吟声,其他人都没有说一个字,仿若突然被顾子臣所震慑住,没有人在此刻敢出来说一个字,连言举重看着自己老婆被这么欺负那一刻都是大气都不敢出!

    刚刚那一秒,恍惚弥漫着一种杀人的死亡气息。

    尽管看上去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客厅中一度沉默了一秒两秒三秒。

    顾耀其似乎从震撼中反应过来。

    这么多年,不只是其他人,他都没有见过顾子臣如此!

    顾子臣从美国回来后就开始接手公司,能力不言而喻,公司在他短短2、3年的带领下就已经超越他之前辛辛苦苦创下来的所有业绩,当时他自然是高兴无比,欣慰自己这么多年的对他的栽培没有白费,本以为自己再过2、3年时间就可以真的把公司全部交给他,却没想到突然发生车祸,导致双腿残疾后,无论他怎么劝说,顾子臣都一口拒绝,再也不踏进公司一步,性格也变得无比的孤僻。

    顾耀其劝了顾子臣多次无效,加上自己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儿子,也就实在没有再去为难他。栽培他双胞胎弟弟顾子寒接手公司的事情。虽然处处不满意,但这么多年也就得过且过。后考虑到顾子臣终究要成一个家庭,就开始着手给他找老婆,至少先成一个家也好,自然就有了乔汐莞的进门。虽然乔汐莞对于他们顾家而言一点都不门当户对,但顾耀其也有自己的考虑,找个温顺的,如果太要强的,以顾子臣的情况,怕过得不愉快!

    现在看来,乔汐莞一点都不弱,而他们的日子过得,反而越来越好。

    心里不禁有些欣慰,却又陡然想到刚刚顾子臣的怒气。

    那样的怒气方式他没见过,但似乎又找到了顾子臣刚从美国回来那时的意气风发和王者风范。

    他其实一直都在等顾子臣,等顾子臣能够回到当初的样子!

    顾子寒冷着眸看着地上的张小群,脑子里面似乎也不由自主的想起刚刚顾子臣那一秒的残忍以及突然爆发出来的惊人力量,显得那样的有气魄,心里不禁划过一些胆颤,想起自己好不容易从他手上接过公司,乔汐莞现在突然爆发的实力已经让他有些招架不住,如果顾子臣真的再重新开始……

    他转头,看着一边的顾耀其,看着他脸上的变化,整个人眼眸陡然一紧,狠狠的一道视线,一闪而过。

    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辛辛苦苦创下来的一切,灰飞烟灭,哪怕是同归于尽,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所享有的一切,在自己面前消失。

    “咳、咳。”齐慧芬突然故意的咳嗽了两声。

    那一刻大厅的所有人似乎才从震撼中反应过来。

    齐慧芬看着地上痛得抽筋的张小群,“有时候人被逼急了,总是会做些极端的事情。”

    明显的护短得很。

    而此刻,依然没有谁上前去关心张小群。

    言举重觉得自己没得面子,气得不行,根本就没心思去搭理这个女人。

    言欣瞳还处于自己极尽崩溃的地步,完全就不顾其他所有人。

    “耀其,今天的事情也差不多了,这么坐下去也谈不成来个什么结果,还是让我们两家都彼此缓冲一下,过几天再好好谈他们两个人的事情。”齐慧芬对着顾耀其说着。

    “嗯。”顾耀其点头。

    “张嫂,送客。”齐慧芬得到顾耀其的同意,也不管其他人的感受,直接下达逐客令。

    张嫂有些颤颤惊惊的走过去,“言老爷,二少奶奶,还有言夫人,麻烦往这边……”

    言举重狠狠的看着顾耀其,看着他这么一副看上去就得意无比的表情,心里怒气冲冲的一把拉起哭哭啼啼的言欣瞳,“回家了。”

    言欣瞳几乎被言举重拖着走的。

    走到张小群跟前,用脚还踢了一下那个地上躺着的人,“还不嫌丢人吗?你还准备在地上滚多久?!”

    张小群忍着痛,知道实在没有任何回天之力,而且刚刚确实被顾子臣吓住了,也就老实得多的自己站起来,忍着全身的痛,跟着出去。

    “对了。”齐慧芬突然开口,对着前面的一家三口,“张嫂,家里还有些阿胶,上次朋友去云南带回来的,你打包些给言夫人,让她补补身体。”

    “是的,夫人。”张嫂连忙答应着,转身去拿阿胶。

    言举重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把他们当叫花子打发吗?!

    他拖着言欣瞳,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得那么的狼狈。

    齐慧芬看着那三个人离开,忍不住笑了,笑得很明显,“现在终于知道我们顾家真的不是好招惹的了!”

    顾耀其也是冷冷一笑。

    齐慧芬转头对着顾子寒,“子寒,这个婚你必须给我离定了,我们家不需要言欣瞳这种不知检点的女人,知道吗?以后妈给你相更好的。”

    “都听妈的安排。”顾子寒表现得无比的尊重,又有些为难的说着,“但是妈,爸昨天给我说让我去沈阳历练一下,下周一就走,我怕时间上……”

    齐慧芬皱了皱眉头,转头对着顾耀其,“需要这么赶吗?等儿子把离婚这件事情解决了再说,何况了,这段时间的新闻又都缠着我们顾家,让子寒先把这段时间的新闻平复了再去行不行?沈阳的事情,就先暂时不考虑好不好?”

    顾耀其也没犹豫,“等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了再去沈阳也行。这几天子寒你就也先不要去公司,不管如何我对乔汐莞有承诺,过段时间你去了沈阳后,再回来。”

    “好。”顾子寒点头,很干脆。

    心里却是极恨。

    不过没关系,能够先留到上海,就算是不去上班,也有机会。

    他眼眸一紧。

    乔汐莞可以用任何置之死地的事情而后生,他为什么不可以?!虽然今天的事情确实让他颜面尽失,而且所有的计划再次功亏一篑,可静心一想,也不是没有文章可以做?!

    他就不相信,乔汐莞真的可以对他,处处防备。

    ……

    黑色轿车内。

    车子平坦的在上海宽广的街头行驶。

    顾子臣和乔汐莞坐在小车内,两个人突然都静默无言。

    乔汐莞觉得自己脑海里面其实很乱的,在被顾子臣震撼得,有些理不清思维。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冷酷俊美的脸上,依然淡定自若,仿若刚刚突然爆发出来惊人的举动也似乎是平常的事情,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影响。

    她抿着唇,狠狠的看着顾子臣,就想要在他脸上看到些不一样的神色。

    一些,蛛丝马迹也好。

    “你想要问什么?”顾子臣没有转眸看着他,眼眸一直看着前方,清冷的问道。

    乔汐莞一怔,因为顾子臣突然的声音,有些被吓到。

    她调整呼吸,眼神还是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问道,“顾子臣,你刚刚的力气为什么这么大?”

    “人在生气的时候,自然而然爆发出来的力量。”

    “为什么我生气的时候,怎么爆发,也爆发不出来?!”

    “因为你是女人。”

    “我爸也不行。”

    “因为他老了。”

    “齐凌枫也不行。”乔汐莞说。

    顾子臣脸色一沉,转头看着她,冷冷的说着,“和他什么关系?!”

    “他也是男人,年轻的男人,和你年龄相当的男人!”

    “我问你,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牵扯到他?!”顾子臣一字一句,脸色并不太好。

    乔汐莞咬着唇。

    这个男人的思维,真的是异于常人吗?!

    “我只是随便找的一个人对比而言,没什么关系。”乔汐莞说,然后眼神微微有些闪烁。

    那一刻她就是随口一说。

    但随口一说,却说出来齐凌枫的名字。

    她咬着唇。

    这样的习惯,要改!

    以后自己的嘴里,再也不会脱口而出这个男人的名字。

    顾子臣似乎是不怎么接受乔汐莞的答案,一言不发,脸色更是寒得要命。

    但是乔汐莞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即使现在顾子臣的模样恐怖到不行,她还是死缠着他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顾子臣不说话。

    “顾子臣,你不要装哑巴行不行?!”乔汐莞有些冒火。

    总觉得自己那一刻,很想要很想要知道顾子臣到底是个什么人,很想要很想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异于常人!

    “我说我以前练过,你信吗?”顾子臣冷冷的回答着。

    “我为什么不信?!你说什么我都信!”乔汐莞有些激动,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不受控制,仿若是第一次这么实实在在的接触到了顾子臣的另一面而显得无比恐慌一般,她看着顾子臣,狠狠的看着他,“但是顾子臣,你不要骗我!我这辈子,最讨厌被人欺骗,真的。如果你骗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对你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顾子臣蹙眉,看着她。

    很难看到,她此刻这么慌乱的模样。

    今天在家里面,在被言家人咄咄相逼的时候,她也永远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仿若一切都在自己的眼下,她可以不动声色,无动于衷!

    但是此刻。

    心里莫名的紧了紧,他抿着唇,“我不会骗你。”

    五个字,不轻不重的语气,却似承诺一般。

    乔汐莞眼眶陡然有些红。

    她这么看着顾子臣,看了好久,猛地一下扑进了顾子臣的怀里,似乎是在寻找依靠一般的搂着他,狠狠的搂着,“顾子臣你知道吗?我曾经被人骗得很惨,下场让我比死还难受。所以我很怕再次被自己觉得重要的人欺骗,那样的感觉就好像在我心口上,不停的穿插刀子一般,割得难受,又却要这么,无声的去忍受……这样的感觉,我想你是不会懂的,但……我突然真的很恐慌,因为你似乎已经超出了,我能够理解你的所有想象……”

    呢呢喃喃的声音,在他怀里面,静静的说着。

    顾子臣没有反手抱她,眼眸还冷酷的看着车窗外。

    他只是感觉到他胸口上有些湿润。

    乔汐莞不是不会哭,她只是不喜欢随时随地的哭而已。

    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这个女人坚强得吓人,不管是内心还在外在,说直白一点就是没心没肺的活着,但却又莫名其妙的,会因为一些分明在外人看来很细微的事情,恐慌得不知所措。

    他喉咙微动。

    重要的人?

    她成了她口上说的重要的人吗?!

    他其实一直觉得,乔汐莞是会离开的,终究一天会走。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女人从监狱回来后,是带着目的回来的,而她的目的实现后,就会离开。

    她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这个家庭。

    他眼眸微转,低垂着看着扑在她怀里面的女人,感受着她传递在他身上的温度。

    不只是她会离开,他也会离开。

    静静的小车内。

    车子一直在上海的街头行走。

    怀里人的哭泣声小了些,取而代之的,似乎是浅浅的呼吸声。

    这样也可以睡着吗?

    他嘴角一笑,很难得的,拉出了一抹很好看的弧度。

    前面开车的司机无意识的透过后车镜看了一眼后面,也似乎被刚刚顾子臣那突然的一抹笑容吓了一跳,从来没见过大少爷这么笑过,从来没有见过。

    “去海边,开慢点。”顾子臣突然开口。

    司机一怔,忙点头答应着,“好。”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大少爷还能够这么体贴。

    当然,他见着大少爷的时间本来就少,只是偶尔听说过而已,听说大少爷冷漠无比,分明就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感觉。

    而此刻。

    他不禁又看了一眼大少爷,看着他就这么靠在后座椅上,眼眸淡淡的看着窗外。大少奶奶躺在他的怀抱里,他的双手依然自然的垂下,并没有反手搂抱着她,两个人这么静静的靠在一起,大少奶奶睡得很熟。

    乔汐莞昨晚上的睡眠确实太少,今天又被言家人折腾了一番,能够这么就睡了,其实也并不奇怪。

    车子一路平稳到达海角,一个比较偏僻的海湾,因为还未开发,人烟很少,沙滩上也有些杂草重生,但这似乎并不会影响到了大海的壮阔之美,反而更添原始的自然之色!

    乔汐莞动了动眼眸。

    全身好酸痛。

    她不舒服的准备伸腰,胳膊刚一抬起,就因为拉扯到后背痛的低叫了一声,那一刻也彻底的清醒,她忍受着疼痛,看了看周围。

    天色已经黑了。

    透过车窗玻璃,能够看到海平面上,那只剩下淡淡一圈红润的天空。

    车内此刻很安静,原本她躺在顾子臣身上的,此刻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司机倒是静静的站在车外,似乎在默默的等待她的清醒。

    她抿着唇,缓缓的让自己起来,拿起身边的手机,看着闪烁的信号点。

    她点开。

    “乔汐莞,你果然很能干,我从没有看到言欣瞳哭得这么难受,仿若天都塌了下来一般,张小群也是,一边叫着身体痛,还一边被言举重给发脾气,家里面现在乌烟瘴气,说不出来的大快人心,尽管,我刚刚才被张小群狠狠的抽了几巴掌,似乎想要在我身上发泄怒气,可是我能够给她发泄什么,我一个失败者,她就算是打了我,也没有半点成就感。所以接下来,你还准备怎么做?”

    乔汐莞眉头皱了皱。

    短信内容有些长,是言欣妍发出来的。

    她编辑短信,“接下来,我不需要出手,你慢慢的坐等结果就行。”

    “好。”那边很快的回复,似乎一直在等待她的短信一般。

    乔汐莞放下手机。

    莫名觉得心里有些压抑。

    她推开车门,司机看着她连忙恭敬的招呼着,“大少奶奶您醒了。”

    “大少爷走了吗?”乔汐莞问,显得很平静。

    对于顾子臣这个男人,她并不觉得自己可以对他有任何期待。

    “大少爷在那边。”司机指了指沙滩的方向。

    乔汐莞一怔。

    她承认她有那么一秒的心动。

    她微点头,走向沙滩。

    高跟鞋一踩在沙滩上,跟就陷了下去,她走得很难受,索性,就脱了鞋子,提着高跟鞋,赤脚的走在沙滩上。

    远远的,顾子臣坐在那里,海浪起伏,偶尔能够打在他的脚步,又缓缓地退下。

    此刻他背对着她。

    海浪和天际似乎连成了一条线,看上去无比的壮观,让人觉得内心世界都宽广了起来!

    而顾子臣这么一个人在这么一片自然之色下,毫无违和感,仿若天际间都是他的世界,显得那么的高俊那样的不可一世,在刚染上夜色的天空衬托下,仿若雕塑一般的精美绝伦。

    她似乎是不自觉的屏住呼吸,一步一步走向他,站在他的身边。

    海浪打在她的脚下,有些微凉。

    “很美是吗?”乔汐莞看着海平面上那点点红晕,问道。

    顾子臣面无表情。

    脸部轮廓在此刻更加的清晰明了,也帅得惊天动地。

    人都是喜欢美好的事物。

    乔汐莞觉得自己也免不了俗。

    她蹲下身体,保持和顾子臣一样的高度,脸贴得很近,和他大眼瞪小眼。

    “我想亲你。”乔汐莞说。

    被这么一个男人勾引,她觉得很正常。

    任何一个女人,在这样安静而唯美的环境下,都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只是,她习惯了表达而已。

    顾子臣眼眸垂下,看着她微张的嘴唇,粉嫩的色泽,带着迷人的光彩。

    她闭上眼睛,唇瓣靠近他的唇瓣。

    夜色很淡。

    海浪很轻。

    世界很静。

    乔汐莞的手攀着他的脖子,将自己唇舌更深入的送上去。

    她想,她终究会在这个男人身上沦陷……

    即使有一天或许就,万劫不复!

    ------题外话------

    一波未平一波为起。

    那啥,言家人的事情还没完呢!

    精彩继续。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