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四章 阴谋迭起(六)未平又起

第六十四章 阴谋迭起(六)未平又起

作者:恩很宅
    夜色静谧,月牙高挂,潮汐的海浪摇摇曳曳的扑打在沙滩上,湿了谁的脚。夏日的晚风轻拂,带着海水独有的腥味,黏黏润润的打在脸上,天空与海平面孤高的形成一条宽阔的视觉线,唯美如画。

    如此广阔的美景下,两具身体紧贴,唇舌纠缠,鼻息间传来重重呼吸的声音,仿若接吻鱼一般的,分开了,又紧紧的贴在一起。

    夜色更深。

    周围变得越来越静。

    好久好久。

    不知道是谁突然就放开了谁,在淡淡白月光下,两个人潮红的脸颊,醉人的眼眸中,浮现着毫不掩饰的欲.望,但在那一刻,似乎都在回避什么的,彼此只是静静的喘气。

    顾子臣坐在轮椅上,眼眸看着天际之间。

    乔汐莞蹲坐在沙滩上,抱着自己的双腿看着自己白净的脚,海浪有时候会淹过她的脚趾头,湿湿的,有些痒。

    呼吸在海浪中慢慢的恢复平稳。

    乔汐莞抬眸,转头,看着坐在她身边高高在上的顾子臣。

    总觉得,顾子臣就适合这样的高度,不适合坐在轮椅上,让人俯视。

    她说,“饿了没?”

    顾子臣看着她,“嗯。”

    “吃晚饭吧。”乔汐莞建议。

    顾子臣微点头。

    乔汐莞站起来拿起自己的高跟鞋,自然的递给顾子臣,“帮我拿一下,我推你。”

    顾子臣接过来,提着她的高跟鞋。

    两个人走在沙滩上,往岸边的公路走去。

    越来越和谐的相处,或许在某一天,就变成了历史。

    顾子臣抿着唇,两个人都变得无比的安静。

    仿若都害怕触碰到了彼此最深的地方,回避着,这样就不会容易受伤。

    回到小车上,乔汐莞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沙子,坐在顾子臣的旁边。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一间乔汐莞很喜欢吃的上等西餐厅。

    两个人选定在一个比较幽静的角落,点餐,然后彼此静静的吃着牛排。

    “顾子臣。”乔汐莞在填饱了自己肚子之后,擦了擦嘴唇,抬眸看着他。

    顾子臣依然优雅的吃着牛排,好看的眉头轻轻的抬了一下,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你觉得我这么对言欣瞳,会不会太过分?”

    “不会。”言简意赅。

    乔汐莞转头看着窗外,看着上海街头灯光璀璨的夜景,幽幽的说着,“总觉得自己的心太狠了。”

    顾子臣切着牛排的手顿了一下,缓缓,依然有些凉的口吻说着,“我觉得还好。”

    乔汐莞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似乎感觉到乔汐莞的视线,抬头,四目相对,顾子臣用很平静的语气,“我觉得还好。”

    乔汐莞蓦然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继续?”

    顾子臣低垂着头吃牛排。

    他的意思是,可以变本加厉。

    两个人原本有些尴尬亦或者流淌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气氛在此刻似乎就慢慢的缓解了,吃过晚饭后,两个人回到顾家别墅。

    走进大厅,齐慧芬还在,看样子在专程等他们。

    乔汐莞抿了抿唇,恭敬的叫着齐慧芬,“妈。”

    “莞莞,我有事情和你说,子臣,你先回房。”齐慧芬吩咐。

    顾子臣抿着唇,推着轮椅就走了。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背影,丫的男人果然神马的不可靠!她控制情绪,嘴角划过一丝好看的笑容,亲昵的坐在齐慧芬的旁边,说着,“妈,你找我什么事儿?”

    “从监狱回来后,你就变了很多,你老实告诉妈,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大的转变?”齐慧芬突然很严肃的问道。

    她其实一直都有这个疑惑,但是一直都没有表达出来,总觉得乔汐莞的能耐也不过就是在家里面小小翻浪而已,还不至于能够折腾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从今天的事故发生到现在,她越来越觉得,乔汐莞这个女人不简单,不简单到甚至有了些威胁。

    一种自己无法掌控的威胁,在顾家绝对不能出现!

    乔汐莞看着齐慧芬严厉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笑,“我告诉过妈的啊,我觉得我自己前些年太不懂事了,而且也给爸妈子臣丢了很多面子,所以在监狱那段时间就特别的刻苦。回家后就想要自己努力点,多为家里分担一些,我做了这么多,真的都只是想要和子臣好好的过日子,想要让我们家更好而已。”

    齐慧芬看着乔汐莞一脸的诚恳,心里却还是泛着嘀咕和质疑。

    一个人这么大的转变……不是遭受了什么打击,就绝对隐藏了什么阴谋。

    她眼眸紧紧的看着乔汐莞,似乎想要从这一刻看到乔汐莞的秘密,而此刻的乔汐莞,只是带着微笑,那么无害的看着自己,表现得乖巧无比。

    “从你出监狱后到现在,我们顾家的新闻一直不停的增加,而这些新闻,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仔细一想似乎都和你有关系。乔汐莞,你最好安分守己的在家里面过你的太平日子,别抽筋的搞得家里不得安宁,否则,言欣瞳就会是你的前车之鉴。”齐慧芬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嘴角挂着笑,心里却讽刺无比。

    过河拆桥,可能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齐慧芬转换得这么快。

    今天下午才让齐慧芬出了一口恶气,现在却反过来质问她的不是。

    这是豪门太太些都有的秉性吗?一种让人觉得真心很倒胃口的秉性。

    乔汐莞嘴角的笑容一直很甜美,“妈,这段时间我和子臣的关系越来越好,不就是说明我现在在家里面做的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吗?我不知道妈在担心我什么,但是我这么一个人,你也知道我父亲以及我的继母都入狱了,我继妹现在也面临着牢狱之灾,我也没什么朋友,这么孤家寡人,我做的什么不都是想要好好的在家里发展吗?我不知道妈在担心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妈,你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我从嫁进顾家开始,就认定了这个家。”

    乔汐莞看上去很真诚,说的也很让人有说服力。

    齐慧芬看着她,似乎并不是尽信她的一面之词,而且似乎是认定了,从她出狱之后,就怀有异心。

    不过想想齐慧芬确实也不笨。

    她做到现在,总是有自己的目的。

    但她真的没想过要对顾家人如何,当然,前提是那些人不针对她。

    无论怎么样,最终的结果就是,她不会动顾氏,一毛钱都不会要!

    她对着这个企业,其实并不太放在眼里,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她只需要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然后她可以靠自己的双手获取她需要的利益,不用依靠任何人!

    “莞莞,我一直在怀疑,你是在耿耿于怀关于误杀佣人的入狱的事情。”齐慧芬把话突然说直白了。

    乔汐莞看着齐慧芬。

    误杀佣人入狱?!

    她为什么要耿耿于怀。

    杀人偿命,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按照法律的轻重来判定她的刑期,她能够有什么怨言?!这具身体的主人都没有怨言,她能多说什么?!

    她暗自一笑。

    那一刻似乎从齐慧芬的口吻中发现了些什么她不太清楚的秘密。

    她承认,从重生到现在,她对这具身体的记忆存在很多不清楚明了的地方,仿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故意掩饰了什么,让她即使是努力去回忆,也是模糊不清。她重生那一刻想,或许是因为才适应这具身体,有些记忆不清楚也理所当然,后来慢慢就会好,可已经快半年时间,所有一切,不能够记起的一切,终究记不起。

    她本身就是一个无法用科学解释的载体,自然这一切,她想她也没办法用科学来诠释。

    她看着齐慧芬,表面上看上去毫无心机,很是单纯的说着,“妈,既然我是心甘情愿入狱的,我就不会有任何怨言,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是将来。”

    齐慧芬眉头一紧。

    乔汐莞亲昵的拉着她的手,“妈,我不知道你还在怀疑我什么,我现在解释太多可能妈都会觉得我不安好心。但是时间可以证明,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全心全意在为这个家付出。”

    齐慧芬脸色微微变了变,此刻也觉得自己这么对待乔汐莞显得有些太唐突了,在没有抓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来质疑她,质问她。

    她只是心里有些打鼓,在这个女人突然就像是焕然一新的变化下,让人有些心慌而已。

    她缓了缓,叹了口气,“莞莞,妈也是为这个家好,你既然这么说,妈就这么信了。今天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现在言欣瞳也回娘家了,出了这种事情,她和子寒的婚肯定是离定了,现在妈就你这么一个媳妇,也是想要对你好,怕失去你,所以妈今天说的话重了些,但都是为你好。”

    “我知道的。”乔汐莞看上去依然无害的模样,笑得很乖。

    “不早了,你早点回房休息。”

    “是。”乔汐莞点头,“妈你也早点休息。”

    “嗯。”

    乔汐莞乖乖一笑,转身走向2楼。

    脸色在那一刻微微变了些,能够把顾家这么大一个复杂的家庭管理得井然有序,齐慧芬果然也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而这个角色,开始对自己充满防备。

    她在这个家待得越久,或许越难前行。

    所以。

    她咬着唇,眼眸一紧。

    她得再加快脚步,再加快脚步……

    ……

    翌日。一早。

    天色很好。

    乔汐莞伸懒腰,起床,然后洗漱。

    今天得去上班了。

    不能这么待在家里面,没完没了。

    洗漱完毕,小心翼翼的换了一套衣服,背上的那点瘀伤似乎是好多了,身体动起来也不是太难受。

    她抿着唇下楼,特别提前了10分钟,想着去别墅区外面打车,武大是要休养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她需要自己打车上下班。

    正这么想着。

    门口处豁然停着她专用的黑色轿车。

    车内人似乎看到她出来,连忙打开驾驶台的车门下地,一脸讨好的走向她。

    乔汐莞觉得自己当时是有些愣怔的。

    她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几乎是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姚贝坤这厮,怎么会开着这个车,出现在这个地方。

    而且他身上的绷带呢?他腿不是应该一瘸一拐的吗?现在这么神龙活佛,果然是妖孽,祸害万年。

    “是被这么英俊潇洒的我给迷住了吗?我的女神。”姚贝坤挤眉弄眼的笑着。

    乔汐莞抿着唇,好久,问道,“为什么是你?”

    “你不开心吗?”姚贝坤有些诧异。

    “我为什么要开心?”乔汐莞扬眉。

    “这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花美男给你开车,你不应该开心吗?”姚贝坤一脸理所当然。

    乔汐莞保持淡定的情绪。

    她说,她不和这个小男人见识,那完全是拉低了她的水平,她只是一字一句问他,“我问你为什么会是你来开这辆车?”

    “我给我师傅带班。我师傅说了,她这一个月因为身体不适不能给你开车,让我来给你做一个月司机,你放心吧,我的车技很好,绝对不亚于我的师傅。”姚贝坤解释道。

    “武大是你师傅?”

    “我师傅说,如果我好好的帮她带班一个月,她就是我师傅了。”姚贝坤说着,“所以女神,你一定要给我机会,我这个月绝对做牛做马的伺候你。”

    乔汐莞翻白眼。

    姚贝坤的路,怎么走得这么偏?!

    他姐知道吗?他妈知道吗?他爸知道吗?!

    “女神,现在上车吗?”姚贝坤看上去非常恭敬的样子,就跟真正的司机差不多,哪里像是富家少爷,高高在上的姿势。

    这个臭小子,是真的想要气死他的家人吗?!

    “女神?”

    “以后叫我乔小姐。”乔汐莞丢下一句话,走进小车内。

    姚贝迪为乔汐莞关上车门,回头又走向驾驶台,启动车子,开口说道,“乔小姐不会太生疏了吗?而且怎么能够体现你在我世界里特殊的地位?”

    “我觉得生疏点好。”乔汐莞直言,压根就不想和这臭小子有半点关系。”

    “我觉得不好。人都是群居动物,大家熟悉了才能够更加开心的生活,才能够提升咱们生活的质量,才能够……”姚贝坤话多的叽叽咋咋。

    乔汐莞眼眸一紧,“马上把车子靠在旁边。”

    “做什么?你不是要上班吗?你们上班不打考勤的吗?你不怕扣工资?你们没有全勤奖什么的……”姚贝坤纳闷。

    “放你下车!”乔汐莞怒吼。

    姚贝坤一怔一怔的。

    好半响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嫌弃了,然后打死不在多说的,一本正经的开车。

    乔汐莞有些头疼。

    这个男人给自己开一个月车,简直就是精神折磨。

    她抿着唇,拿出手机,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直接说道,“给你找的司机不满意吗?”

    “你觉得呢?”

    “我觉得他就是话多了点,欠揍了点,其他都还好。”

    乔汐莞笑了笑。

    确实。

    就是欠揍。

    “你尽快早点康复。”乔汐莞提醒。

    “嗯。”

    乔汐莞挂断电话,想了想又拨打了另外一通,那边有些懒洋洋的接起,声音似乎都还带着些瞌睡没有睡醒的慵懒,“喂,乔汐莞。”

    “你现在倒是越来越懒惰了,还没起床?”

    “嗯,晚上事情太多了,太累了。”姚贝迪脱口而出。

    乔汐莞忍不住一笑,“潇夜是怎么折磨你了,让你这么的疲倦。”

    “就是晚上不消停啊。”姚贝迪说着,还满口无奈。

    “你现在说这些事情都能够这么的理所当然了?!”乔汐莞打趣。

    “什么事情?”那边似乎有些清醒的,莫名其妙的问道。

    “你说呢?”

    那边反应了一会儿,“没有,你想哪里去了,就是晚上潇夜睡觉不老实,不对,是身体不老实,不对不对,就是睡姿不好,睡相不好,我被他弄得老是没有被子,要么就差点睡到床下,而且他睡觉晚上还要起夜,我捉摸着是不是他肾不好……”

    “谁说我肾不好了!”那边突然传来一阵低吼声。

    姚贝迪一怔,似乎是和对方吱吱唔唔了一会儿,半响才又对着电话说着,“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你知道你弟现在在干嘛吗?”乔汐莞问。

    “不知道,她来招惹你了?”

    “他来当我司机了。”乔汐莞说。

    “什么?!”那边突然大声吼着,“他当你司机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问问他吧。”

    “好,我马上给她打电话。”

    “半个小时打。”

    “为什么?”那边有些诧异。

    “我怕出车祸。”

    说完,乔汐莞就挂断了电话。

    姚贝坤听到乔汐莞的电话内容,脸上有些不好看,“你为什么打我小报告。”

    “你再说话,马上停车。”

    姚贝坤憋着嘴。

    孔子都说了,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果然如此。

    ……

    姚贝迪握着手机,有些冒火。

    姚贝坤那个臭小子,真是越大越没有自觉性,自己到底都在折腾些什么,让他好好读书,好好上班什么的他死活不干,非要去做些让人想不通的事情,他是不是真的智商有问题,脑袋有病啊!

    “你弟弟?”潇夜看着姚贝迪气呼呼的模样,问道。

    姚贝迪转头看着潇夜,点了点头,“我都不知道我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完全是差根玄似的。”

    “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如此吗?”潇夜扬眉。

    姚贝迪愣住。

    潇夜说话,好打击人。

    她咬着唇,虽然自己也觉得姚贝坤就是欠骂欠揍,但是护短的还是不想要别人来这么说他。她有些不开心。

    潇夜这种男人当然完全注意不到,他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突然开口说道,“今天我们就回去了。”

    “回哪里?”姚贝迪纳闷。

    “回家。不想待在这里了。”

    “但是你爸爸会让我们走吗?”姚贝迪问道。

    你尽管“回家”两个人,让她莫名有些心跳紊乱。

    “不用管那个老头子。”潇夜满不在乎。

    “哦。”姚贝迪点头,“那我等会儿就收拾一下东西。”

    她总是如此,潇夜说什么都好。

    不太会去质疑他任何事情。

    姚贝迪掀开被子起床,掀开的得有些多,所以潇夜那边也被她掀开了些,她准备再给潇夜盖上时,眼眸突然看到他裤裆中的那点……

    脸微微有些泛红。

    潇夜顺着她的眼光,冷冷的声音说着,“刚刚还说我肾虚!”

    姚贝迪咬着唇,连忙给他盖上被子,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有些灰溜溜的,准备跑去洗手间。

    “对了姚贝迪。”潇夜很舒坦的靠在床头。

    他后背的伤口几乎已经结疤,不使劲不会太痛,不过腿上doctor莫还是有交代,不能下地,半点都不能用力,所以这么多天,潇夜要么就躺在床上,要么就坐着轮椅,其他事情姚贝迪会妥协,但是在他的腿上面,就执拗得跟一小狗似的,说什么都不让他动一点点。

    他也就,渐渐妥协。

    “乔汐莞真的是你朋友?”潇夜问道。

    姚贝迪点头。

    “你朋友不是只有霍小溪吗?”潇夜有些诧异。

    他不会太去关心姚贝迪的事情,但姚贝迪的生活太简单了,他根本就不用费劲就似乎能够知道她的一切。

    “那个……”姚贝迪看着他,“你相信人死复生吗?”

    潇夜表情很傲慢。

    废话,当然不相信。

    姚贝迪抿了抿唇,“但是霍小溪就是。”

    潇夜皱眉。

    “我其实也不相信这些,但是我愿意相信霍小溪。”姚贝迪一字一句,很肯定的说着。

    潇夜抿着唇。

    姚贝迪灿烂的一笑,“所以,乔汐莞是我的朋友。”

    潇夜看着姚贝迪转身离开,走进浴室。

    乔汐莞是霍小溪?!

    他当然不能相信,但也似乎解释了他对乔汐莞的疑惑。

    如果不是以前熟知的人,乔汐莞不可能会神通广大到,什么都一目了然。

    ……

    乔汐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milk看着她,连忙跟着走了进去。

    “乔经理,今天没什么什么特别的安排,市政那么的项目到目前还没有收到回话,听说是近两天会回复。”milk一本一眼的说着。

    “嗯。”乔汐莞点头。

    “还是要咖啡吗?”

    “谢谢。”乔汐莞打开电脑,准备处理一点自己手上的事情。

    milk退出去,一会儿进来放下咖啡,却没有离开。

    乔汐莞抬眸,“还有事儿?”

    “那个,八卦一下行吗?”milk问道。

    谁让她,就算是收敛了自己的秉性,但是女人天生八卦心,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的好奇。

    乔汐莞眼眸离开电脑屏幕,嘴角一勾,“你想要问什么?”

    “喻洛薇是被拘留了吗?”

    “一个月内应该会出审判结果。”

    “她真的盗取了公司机密?”

    “这个是公安机关要去处理的事情。”乔汐莞一本一眼。

    milk抿着唇,“好吧。那……你们家顾副总的老婆言欣瞳……”

    “媒体上曝光得还不够详细?”

    “那意思是都是真的?”milk惊呼,“拜托,这个女人也太不知检点了吧,怎么说咱们顾副总这么英俊潇洒高大威猛完全是秒杀了我们公司一片的少女心,她居然要红杏出墙,太过分了!这不是让我们这些吃不葡萄的人酸死吗?!”

    乔汐莞眉头微微一动,“这不是给你们机会?”

    “得了吧,就算是离婚了,我也挤不上队伍。”milk说得酸溜溜的。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

    “不过倒是,顾副总没有来上班,是因为被这个事情打击了吗?”milk询问。

    乔汐莞看着她。

    该怎么形容呢?!

    索性,也就不说了,她可没有这么八卦,“或许吧。”

    “想想顾副总这么意气风发,在公司带领这么多号人,在家庭上这么憋屈……”

    “你是很清闲吗?”乔汐莞问,“是我工作给你安排少了吗?”

    milk连忙站立身体,“乔经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现在就出去了。”

    乔汐莞看着milk的背影,嘴角一勾。

    在外人的心目中,顾子寒又处在了那个被人同情的位置上。

    嘴角一抿,没空去想那么多,转眸投入工作中。

    上午10点过,milk敲门进来,“乔经理,董事长让你去办公室。”

    “说什么事情了吗?”乔汐莞扬眉。

    “好像是市政的项目结果出来了,我们好像并不利。”milk说着。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好,我知道了。”

    关上笔记本,她没什么情绪的直接走出办公室,走进电梯,看着电梯的数字,心里却是若有所思。

    电梯打开。

    门口处碰到从一边走过来的叶媚。

    乔汐莞看着她。

    叶媚嘴角一笑,“这么快就来上班了?”

    “对我而言没什么打击。”乔汐莞很直白。

    “那倒是。”叶媚抿着唇,“乔汐莞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欠我的是,一个结果。”乔汐莞说。

    “我就喜欢和你这么直白的人合作。”

    乔汐莞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我还有事儿。”

    “乔汐莞。”叶媚叫住她欲走的身体。

    “嗯?”

    “我要尽快的嫁进顾家。”叶媚说。

    “那是你的事情。”

    “你不准备帮我了?”

    “你这么聪明,你有这个能耐。不需要我帮忙也行。”乔汐莞一字一句。

    现在媒体上怎么咒骂言欣瞳,把言欣瞳说得这么的不堪,把顾子寒说的怎么的委屈,怎么的让人同情,所有的一切后台操作,和这个女人绝对脱不了半点关系!

    叶媚嘴角一笑,“借你吉言。”

    乔汐莞不再多说,直接走向顾耀其的办公室。

    她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敲门。

    “进来。”

    乔汐莞推开房门。

    顾耀其的脸色不好,很明显。

    所以市政的项目肯定不只是不利这么简单。

    她坐在顾耀其的对面,“董事长,你找我?”

    “你知道市政项目现在的进展情况吗?”

    “不知道。”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落在齐凌枫的手上!我是不是给你说过,就算不是我们,也不能是环宇,而现在,不是我们,就是环宇!”顾耀其狠狠的说着,怒气显而易见。

    乔汐莞抿着唇,“爸怎么会知道消息。”

    “我给你说过负责这个项目的杨主任和有些私交,给我透露了些信息,但因为涉及到更高层面的决策,并不能改变任何决定。”顾耀其越说越气。

    乔汐莞咬着唇。

    她不知道齐凌枫的最终能耐,但是她的这个项目计划确实花费了比其他项目更多的精力,能够想到的,能够做到的,能够给予的最大利润化全部都已经精算了一次又一次,齐凌枫的方案会比他们更好,她确实有些……震撼!

    以前的齐凌枫是有多隐忍?!

    她暗自捏着手指,心里的怒气,不停的压抑。

    “我自认为我的方案已经写到了最完善的地步。”乔汐莞说。

    “不是方案的原因!”顾耀其说。

    乔汐莞扬眉。

    不是方案,就是齐凌枫又在暗地里做了手脚?!

    但是不太可能啊,这个项目顾耀其盯得这么紧,连最主要负责人都和他有私交,如果齐凌枫有什么手脚动作,顾耀其肯定是早就知道的,不可能还能够到达现在的地步。

    她抿着唇,“爸,是因为这次言欣瞳的事情吗?”

    顾耀其点头,那个生气。

    原来。

    她眼眸一紧。

    市政的项目,断然是不会和这种负面新闻缠身的企业签订。

    她确实也是被顾子寒和言欣瞳逼急了。

    但就算如此,她也觉得,失去一个项目和给言欣瞳一个深刻的教训,从长远而言,这是划算的。

    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会这么做。

    她看着顾耀其,“爸,现在市政的项目进度到哪个地方?”

    “最后的决策。不是明天,最迟后天就能够出结果。”顾耀其说,“但八九不离十,就是齐凌枫的了!我气的就是,本来我们的方案已经取得了绝对性的优势,就因为这么一个丑闻让我们失之交臂。乔汐莞,我本来并不责怪你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给自己一个清白,但是现在我确实有些生气,对于你完全不顾后果处理言欣瞳的方式。”

    乔汐莞咬着唇。

    昨天那份得意,现在全部变成了责备。

    顾耀其应该是很痛快的,昨天把言家人弄成那个模样,现在媒体也都是对言家的讽刺和不屑,他原本应该是舒坦的,但是现在。

    当遇到事情的时候,这些人就会把所有的错归结在她的身上!

    好久,她放开嘴唇,看着顾耀其,“爸,我有一个方法可以试试,虽然最后不一定能够拿下合同,但至少可以给齐凌枫致命一击。”

    “你说什么?”顾耀其有些不相信。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能够有什么回天之力?!

    “我需要爸给杨主任打电话,今天或者明天,再次召开最后一次的竞争性谈判。”

    “这怎么行?”顾耀其问。

    合同的流程不符合。

    “爸,这是市政项目,谨慎肯定是理所当然。现在优势性比较高的不是我们和环宇吗?市政以不能最终确定,再次择选最优的项目方案进行两个企业的当面谈判工作,只针对我们和环宇而已,我可以保证,这个谈判工作后,杨主任可以给市政一个最完善的项目方案,他反而会感谢你。”乔汐莞沉着的一字一句,很有说服力。

    顾耀其扬眉,“乔汐莞,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市政不是一般的企业,对于企业而言,多做点什么就是麻烦点,顶多也是落人口舌而已,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后果。但市政就不一样,做得不对,就会被安上假公济私的名头,这可是犯法的。”

    “爸,我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我能够做得很好。”乔汐莞说,“我想不管是企业,还是职务人员,想要发展都是需要面临挑战的。这次,如果想要给齐凌枫点打击,就需要这么做,否则,我们就是眼睁睁看着齐凌枫得便宜。”

    顾耀其沉默着,似乎是在考虑。

    他确实忍受不了齐凌枫得到这个项目后洋洋得意的样子。

    但确实也存在很多考虑。

    他想了很久,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乔汐莞我就相信你一次,要是这次搞砸了,你知道的,别说总经理助理的位置,自己收拾东西离开公司!”

    “好。”乔汐莞一口答应,半点都犹豫。

    “你先出去,有结果了我给你打电话。”

    “是。”

    乔汐莞走出办公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抿着唇,齐凌枫这次倒是真的捡了个大便宜。

    可想要捡她乔汐莞的便宜,绝对不是这么轻松的事情。

    她冷着脸,回到办公室。

    整个人靠在办公椅上面,刚开始给顾耀其说的方法,她承认她其实也没有自己说的那么有信心,所以她此刻得好好的想想,会不会出现在什么特殊的情况。

    她皱着眉头,深思。

    房门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张乔恩走进来。

    乔汐莞看着他。

    “乔经理,是市政的项目……”

    “和你的方案没有关系,你的方案很完善,是其他原因造就的。”乔汐莞直白的说着。

    张乔恩微微松了口气,“那就好。”

    乔汐莞笑了一下,“你这是在幸灾乐祸。”

    “当然不是,我只是……”

    好吧,人都是自私的,当然都希望出事儿了,和自己没关系。

    “好了,你出去吧。”乔汐莞淡淡的说着。

    张乔恩点头,离开的那一秒,“乔经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

    “嗯,放心吧,你既然是我的人了,我就会无止境的压榨,我是商人。”乔汐莞说得理所当然。

    张乔恩嘴角一笑,“请尽情压榨。”

    乔汐莞点头,一笑,摆手让她出去。

    房门关上那一秒,电话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恭敬的语气,“董事长。”

    “明天上午9点,市政厅1号楼8楼会议室,你和环宇集团负责人准时参加。”

    “谢谢董事长。”

    “乔汐莞别让我失望。”

    “我不会让爸失望。”乔汐莞很肯定。

    “嗯。”

    那边挂断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若有所思的时候,电话突然又响起,乔汐莞抿着唇,“齐凌枫。”

    “乔汐莞,你又耍什么花样。”

    “耍什么花样,明天不就知道了吗?”乔汐莞冷笑。

    “你是决定给我惊喜到底了?”齐凌枫冷冷的问道。

    “是惊吓。”乔汐莞纠正。

    “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明天怎么的,运筹帷幄!”

    “那就明天见。”乔汐莞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她冷着眸。

    冷冷的笑了一下,那就拭目以待吧!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晚点。

    么么哒,明天9点20继续。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