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五章 狠逼齐凌枫,渔翁得利

第六十五章 狠逼齐凌枫,渔翁得利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

    到了下班的点,乔汐莞加了会儿班。

    对于明天去市政,乔汐莞抿了抿唇,其实也不需要准备什么,只是每每这么面对面和齐凌枫时,都不自觉得会有些紧张,总怕这个男人突然的出其不意。

    她关上电脑,下班。

    顾氏大多数员工现在都已经下班,乔汐莞走出顾氏大厦。

    夏天的日落没有那么快,城市还没黑。

    乔汐莞走向停在门口自己专用的那辆黑色轿车,打开车门进去。

    “女神是回家吗?”姚贝坤看上去精力十足。

    乔汐莞转眸看了他一眼,“不是说了叫乔小姐的?”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乔小姐这个称呼太生疏了,我不喜欢。”姚贝坤很直白的说着。

    “……”乔汐莞抿唇,谁让这个臭小子喜欢了!

    “女神,你平时都会加班吗?我看你们公司的人好多都已经下班了。”姚贝坤问道。

    乔汐莞把头转向一边,没空搭理这个小男人。

    “我最不喜欢这种生活了。觉得太死板太无趣了。”姚贝坤说,“人这一辈子也不长,不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我怕自己有一天会死不瞑目。”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

    “话说女神,你觉得我像不像做黑帮老大的料……”姚贝坤的话题似乎没完没了,上一秒在东,下一秒绝对就在南北边上的,跳跃性思维,让人根本就接不上他的话。

    而他却似乎也习惯了自己这么不着边际的和别人谈话,对于别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异样都不会有,自顾自的说自己的就行。

    “姚贝坤。”乔汐莞受不了了,一口叫着他。

    “有。”姚贝坤一本正经。

    “你再多说一个字,停车,滚蛋。”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姚贝坤有些愣怔,然后变得很安静。

    乔汐莞揉着有些痛的太阳穴,靠在后座椅上面,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即将消失的夕阳。

    车子一路到达顾家别墅。

    乔汐莞下车。

    姚贝坤看着她,“女神,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乔汐莞转眸,一记眼神杀过来。

    姚贝坤猛地捂住自己的嘴,然后不说一个字。

    乔汐莞走进顾家大院。

    但愿姚贝坤今天回去后就被锁在了家里,这个男人果然是,很欠揍。

    大厅中。

    顾子寒和齐慧芬坐在那里,两个人在谈事情,不用猜也知道,关于顾子寒和言欣瞳离婚的事情。

    顾家人太现实太冷漠了。

    从言欣瞳发生事情后到现在,表现出来的完全是惊人的冷血,不带任何感情,斩立决!

    她实在不知道言欣瞳还在留恋什么,早就应该心灰意冷。

    她恭敬的叫了一下齐慧芬,然后对顾子寒看上去友好的笑了笑,走二楼回房间。

    顾子臣在房间里面百~万\小!说。

    顾子臣的生活看上去平淡无奇。

    看上去平淡无奇。

    实际上呢?!

    她其实不知道,但总是带着各种猜疑和各种自己理不清的思绪,到最后,就会变成这种,不闻不问,任其自然,反正对于她而言,她原本就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管不了这么多。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回来,也仅仅只是抬了抬眼眸,没说话,看着她拿着睡衣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顾子臣眼眸微转,把书放在书架上,推着轮椅出门。

    ……

    第二天。

    一早。

    乔汐莞按照平时的时间起床,洗漱,换了一套比较正式的职业装,出门。

    刚下楼,就听到顾明月哭哭啼啼的声音。

    乔汐莞眉头皱了一下。

    顾明月站在大厅哭,哭得很伤心,身上还穿着睡衣,赤脚,头发乱糟糟的,嘴里面喃喃着,“我要妈妈,呜呜,我要妈妈送我去上学……”

    乔汐莞抿了抿唇,走下楼。

    佣人在安慰顾明月,但是顾明月任性的不停任何人的话,哭得越来越大声。

    佣人看着乔汐莞,恭敬的叫着她,“大少奶奶。”

    “她怎么了?”乔汐莞问。

    “三小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早上很早就起来了,然后衣服也不换鞋子也不穿的就直接出了门,然后在大厅里面哭,怎么劝都没用,就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嘴里一直吼着要妈妈。”佣人有些无奈。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明月,看着她小脸蛋满是的委屈。

    “顾明月。”乔汐莞叫她的名字。

    顾明月当没有听到的,依然站在那里哭得伤心无比。

    乔汐莞声音严厉些,“顾明月!”

    顾明月一怔,那一秒猛地一下收拾了哭泣,睁着大大的眼睛,挂着眼泪看着她。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梦?”

    “嗯。”顾明月点头,咬着小嘴巴,似乎在控制哭泣。

    但小孩子的哭闹根本就不可能一下子就收住,身体不由自主的还在抽泣,看上去可怜得很。

    “我梦到妈妈不要我了。”顾明月说,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乔汐莞看着她,那一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婶婶,为什么我妈妈这两天都不在家?”顾明月挂着眼泪,问道。

    “……”乔汐莞抿着唇。

    “是妈妈真的不要我了吗?”顾明月继续问道。

    乔汐莞沉默着,好久,突然蹲下身体,“明月,你现在还小,不太懂大人的事情。但是你妈妈的突然离开不是因为她不要你了,而是她发生了一些事情,那些事情不应该让小孩子知道,因为那是大人需要自己独立去解决的事情,等她解决好了,就会回来找你。所以这段时间,你在家里乖乖的,知道吗?”

    顾明月似懂非懂的望着她。

    “而终究有一天,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乔汐莞继续说道,摸了摸顾明月的头,“听话的和佣人一起回房间把衣服换了,洗洗自己哭花的脸,然后去上学。”

    顾明月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大婶婶说话很有说服力。

    她其实并不像以前哥哥那样那么排斥大叔大婶以及顾明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总觉得他们很坏,不过听妈妈说哥哥是被大婶婶撵到美国去的,她也有些耿耿于怀,但她不太会记仇,很多时候分明上一秒讨厌得很,下一秒就忘了,在幼儿园也是,不管和谁闹了小矛盾,两分钟就又成了好朋友。

    她跟着佣人上了楼。

    乔汐莞看着顾明月小小的身体。

    最受伤害的应该就是顾明理和顾明月。

    顾家人考虑过他们的感受的吗?!

    她似乎从来没看到顾子寒对顾明月或者顾明理真的,关心过。

    抿着唇,走出大厅。

    门口处,那辆专用黑色轿车停在那里。

    驾驶台的车门打开,依然一脸讨好。

    乔汐莞皱了皱眉眉头,这个男人是真的没有自尊的吗?!

    她看着他脸上乱七八糟的淤青,眉头微皱。

    “女神不用担心我,这都是小伤。男人嘛,总是要磕磕碰碰才行。”姚贝坤说。

    “被你老爸揍的?”乔汐莞扬眉。

    姚贝坤脸上怔了怔,“还不是姚贝迪那女人,打我的小报告。不过我不和女人以及老头子一般计较,他们不懂我的丰功伟业我不怪他们,都是肤浅的人,没什么好见识的。”

    乔汐莞翻白眼。

    姚贝坤给乔汐莞打开车门,护着她上车。

    自己屁颠屁颠的跑回驾驶台,开车。

    车内很安静。

    乔汐莞看着璀璨的阳光,幽幽的开口问道,“姚贝坤,为什么不按照你们家给你的设定的轨迹走?何必做些异于常人的举动。”

    “我说过了啊,人这一辈子不长,不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我会死不瞑目。”

    “但你给我过,人是群居动物,所以我们要去适应周围的人,顺应他们才能够真的融入在一起,你这么一意孤行,你想过你终极有一天会被孤立的吗?”乔汐莞抬眸问道。

    “女神,我给你说吧。我以前特佩服一个人,名字叫霍小溪,不知道你认识不?!我从小就喜欢她,我爱死了她的无拘无束,做任何事情只要自己想就行。就算是毫无征兆的突然揍我,我也觉得她帅到不行,所以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决定了,我要像霍小溪一样,活出自己的精彩。”姚贝坤说得意气风发。

    乔汐莞听着,越来越汗颜。

    她都不知道自己曾经,还能够这么的带坏小孩子!

    她皱了皱眉眉头,“但是霍小溪死了,死得那么年轻,这说明,她的生活方式有问题。”

    “天灾,这很正常。我并不觉得她的生活方式有问题。而且就是因为霍小溪的死,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人指不定哪天就莫名其妙的呜呼了,如果我到死的那一刻还没有迈出自己人生的脚步,我一定会悔死。”姚贝坤理所当然的言辞,说得那么的无怨无悔。

    乔汐莞觉得有些头痛。

    她想,姚贝坤算是真的没救了。

    陡然心里有些内疚感,就好像自己把姚贝坤带偏儿了似的。

    车子很快到达市政。

    乔汐莞下车,走进大厅。

    刚走进电梯。

    一个男人走进来,西装革履,透亮的皮靴,整齐的头发,俊美的脸庞,整个人看上去器宇轩昂。

    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他。

    电梯里面已经拥挤了好多市政公务人员。

    有几个年轻点的女青年看着那个男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脸红心跳。

    而那个男人,非但没有觉得有什么,反而斯文的笑了起来,那个笑容让那几个女青年微微有些,当那个男人已经走出电梯时,耳边似乎听到有人抱怨的声音,“讨厌,电梯做过了。”

    男人笑得更加明显,毫无掩饰。

    乔汐莞抿着唇,冷冷的一笑走进指定会议室。

    现在还早,他们提前了20分钟到,会议室里面没人,他们坐在里面等候。

    齐凌枫一直看着乔汐莞,看着由始至终都是这么一副和他看上去不熟的表情,他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茶水,对着乔汐莞说着,“何必表现得这么排斥我?”

    “有吗?”乔汐莞看着他,自己也捧着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表情很淡漠。

    “乔汐莞,你知道你越是这样,越让我心痒痒的。”

    “或许这就是我的目的,也说不一定。”乔汐莞眼眸一勾,嘴角的笑容,妩媚而妖娆。

    齐凌枫邪恶一笑。

    这个女人,嘴里面说出来的话,没几句是真的。

    两个人这么各怀心思的面对面坐着,偶尔说些无关紧要又互相猜疑的一些话,很快杨主任带着他的秘书出现在办公室,坐定,寒暄了几句,开口道,“考虑到你们两家公司都存在自己绝对的优势,所以今天来做最有一次的竞争性谈判,希望没有耽搁你们太多时间。”

    “当然不会,杨主任客气了。”乔汐莞嘴角一笑。

    齐凌枫的嘴角也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说着,“杨主任为工作尽职尽责,我们当然全力配合。”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废话了。”杨主任点头,直截了当,“经过第一次投标,到商务谈判再到我们的第一次决策,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考虑,我们最终将目光所动你们顾氏和环宇上,你们两家公司各有千秋,确实让我们难以取舍。原本顾氏的方案让我们眼前一亮,却因为近段时间出现的一些不好的新闻让决策层有些犹豫,而环宇虽然在方案上稍微略低了一些,但各个方面的资质和配合方式却是我们很看重点地方,必定我们管辖内主导的项目建设,一丁点工期或者不利建设都不能出现,否则现在媒体曝光了,我们谁都不能保证在这个位置上能够坐得长久。”

    杨主任把话说明。

    乔汐莞和齐凌枫都有些沉默,亦或者说,在静观其变。

    有时候不是说得多优势就越大,反而需要观察脸色,见机行事。

    这点,乔汐莞和齐凌枫都清楚得很。

    “杨主任。”好半响,乔汐莞开口。

    “你说。”

    “我知道我们近段时间顾氏出现了些不好的新闻,但我们确实这个项目无比的重视,几乎是全公司上下一心的,一直在完善和努力,而且所有的后期工程都已经准备了最充沛的人员。如果失去这个项目,我想我们公司会非常遗憾,而且我自认为,我们的项目方案非常有水准,如果这次不能派上用场,不仅是我们的遗憾,也将会是市政的遗憾。”乔汐莞说的,那样的惋惜。

    杨主任似乎也是很认同的点头。

    “顾氏的方案我虽然没有见过,但也有所听闻,乔小姐在写方案上面很有自己的水平。不过我认为,市政的项目不只是简单的一个项目,是整个老百姓都在看的一个项目。项目的本身决定了百姓心目中的口碑。对于企业竞争而言,我想我也会遗憾不能让贵公司的项目公诸于世,必定好的项目也可以成为我们借鉴的一种方式,加强企业的发展能力,但我总觉得,很多事情不应该急于一时,机遇总是不定期的出现,只要好好等待即可。所以我个人觉得,顾氏企业的项目可以保留并等候,并不是单纯的遗弃。听说市政不只是规划了这么一个城市改造,等顾氏走过了这段特殊时期,再重新开始。这样,就可两全。”齐凌枫一字一句,说得大气凛然。

    在保证自己的利益时,也不忘给予市政一个解决意见。

    其他不说,齐凌枫处事能力,确实不逊于任何一个人。

    看不出来半点争锋相对,反而还有着企业之间良性的竞争氛围,以及“人才之间”的惺惺相惜。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

    齐凌枫抿着唇,淡笑。

    杨主任似乎是在深思,好半响说着,“我做项目,从来都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没有看到过顾氏的方案就算了,但现在看到了,就不太甘心留在下一次使用,当着你们的面,我也不保留的说直白了,下一个项目或许就不是我在负责了,所以心里自然就有了一个疙瘩放不开,这个放不开疙瘩最终会影响到我对这个项目的期待值,就算是环宇你们中标,但建设开发过程中,多多少少会增加些矛盾。这对我们大家都不利。”

    齐凌枫抿了抿唇,那一刻有一瞬间的无力反驳。

    技不如人?!

    他其实也很好奇,顾氏的方案到底有多优秀,会让市政的人这么的放不开。

    而自己那个方案,他确信并不逊色,在乔汐莞的面前,就变的那么的一文不值了吗?!

    眼眸有些冷。

    以前的霍小溪也很会做项目,规划设计,数据精确完善,细节掌控,他和霍小溪这么多年,除了自己本身的想法外,也吸取了一些霍小溪考虑事情的方式,而在乔汐莞面前,依然是,以卵击石?!

    他确实有些不甘心,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乔汐莞这个时候也不多说,她只是表现出来有些遗憾。

    突然有些安静的会议室,杨主任突然开口说道,“我想,真正两全的方法是,用顾氏的方案,环宇来执行。”

    话一出,齐凌枫似乎是微怔了一下,他转头看着乔汐莞,看着她面不改色,嘴角却似乎有那么点上扬的弧度,很淡很淡,让人以为是错觉。

    这就是乔汐莞你给我的惊喜?惊吓?!

    很好!

    故意为难他,故意让市政来让他去买他们的方案?!

    这一招,果然是用的妙,妙不可言。

    让他都有些佩服,佩服乔汐莞会想到这个地步。

    现在这么一来,不管中标结果如何,顾氏反而成了那个有主动权的企业。

    “其实这个念头已经在我脑海里面想了很久了,但总觉得不够现实。不过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是努力后实现不了的事情。齐总,你不是也说过,很想要看看顾氏的方案吗?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学习一番,如何?”杨主任再次开口说着。

    齐凌枫看着他,说着,“这要看,顾氏怎么说了。”

    “企业的项目方案,都是企业呕心沥血的结果,当然不能给其他企业。但既然是市政的项目,我们公司一向都很支持政府的,所以我会回去和董事长申请,如果他愿意,我们顾氏可以考虑将这个项目方案卖给环宇集团。”乔汐莞说得不绝对,但是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

    顾氏可以考虑卖。

    但得看环宇的诚意。

    “既然如此。”杨主任高兴的一笑,“这次的商务谈判就这么定了。齐总你这么什么时候拿下了顾氏的方案,什么时候回话,我们就对外确定你们的中标项目,可千万别让我失望。环宇近两年的发展速度虽然惊人,但市政这边的地皮审批也非常紧张,如果这次做好了,上面也能够看到你们的付出,以后在城市规划方面,多多少少会考虑你们。加油。”

    齐凌枫点头一笑,“谢谢杨主任的提点,我会的。”

    “乔经理,对于你们,我是真的非常遗憾。但就像齐总说的那样,咱们以后机会多的是,指不定下次就有合作的机会。所以这次别太为难的咱们环宇集团。”

    “放心吧杨主任。我们一向支持市政建设,不会从中故意为难。但必定方案不是我一个人的,关系到那么多日夜加班的公司同事,总得给他们一个合理的交代。”乔汐莞说着。

    “那是自然。接下来你们就私底下好好商量,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杨主任点头。

    然后带着秘书出门。

    会议室里面,就剩下齐凌枫和乔汐莞。

    乔汐莞嘴角带笑。

    齐凌枫看着她,看着她时,也笑了笑,“你果然再次让我刮目相看,让我本来都已经吃在了嘴边的鸭子,差点就给飞了。”

    乔汐莞慢悠悠的喝着茶水,慢悠悠的说着,“这个项目,对于你而言,本身就是投机取巧,运气成分而已。何必计较这么多。”

    “运气?”齐凌枫冷笑,“就算是运气,那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你见其他投标的公司有这份运气吗?”

    “现在说这些又能有什么用,还是好好想想,怎么从我手上拿到方案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齐凌枫眼眸一冷,脸色陡变。

    就是这样吧。

    原本的齐凌枫就是这样,整个人散发着慑人的阴鸷。

    乔汐莞很淡定的伸懒腰,一笑,“不能威胁你?”

    “你开个价。”齐凌枫微捏着手指。

    很容易被这个女人激怒,但很清楚这个时候,不能意气用事。

    他一向都习惯了隐忍,隐忍着,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

    “价钱我就不开了,我要你们环宇百分之十的原始股。”乔汐莞一字一句。

    齐凌枫看着她,狠狠的看着,似乎想要看到她脸上不一般的神色,嘴角拉出一抹讽刺道不行的笑容,“你说,百分之十的原始股?”

    仿若就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笑得那么的残忍。

    对于齐凌枫的讽刺,乔汐莞显得很淡定,“百分之十的原始股,否则一切免谈。”

    “乔汐莞,你能够再狮子大张口点吗?!”

    “我觉得我的要求不过分。”

    “这个项目我的利润值都达不到环宇百分之十的股份值,你不会算数?!还是你觉得我愚蠢到,愿意做这份亏本生意?!”

    “我当然知道这个项目的利润点不高,但有句话叫做,官高权重,得罪了市政,我想你齐凌枫就算多大的能耐,想要在上海翻浪,还是难了点吧。大家明理人也不说暗话了,得到这个项目,无非就是想要和政府把关系给拉拢了。现在上海的发展已经几乎国际化,成为了上海的主流企业,推向国外的门槛自然就低了些。咱们的国情就是如此,企业需要得到政府的认可及扶持才能够真正的得到发展,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了!”乔汐莞说得那么的漫不经心。

    越是这样,越是让齐凌枫捏紧了手指,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总是表现出这么一副什么都知道,胸有成竹的样子,让人恨得发抖。

    “我也不逼你,你好好想想。”说着,乔汐莞就准备起身。

    齐凌枫眼眸一紧,手抓着她的手臂,一个用力。

    乔汐莞猛的一下坐在原位上。

    乔汐莞有些冒火的看着他,“齐凌枫,君子动口不动手。”

    “对你,我真是又想动口又想动手!”齐凌枫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皱眉。

    “百分之十的原始股?!”齐凌枫冷笑,冷冷的笑着,似乎还在为这个条件耿耿于怀。

    “你放开我。”乔汐莞压抑着声音,怒吼。

    齐凌枫一动不动。

    乔汐莞觉得自己的收碗都被齐凌枫给拉扯断了。

    她咬牙,狠狠的看着齐凌枫,“给你说吧,这个条件是顾耀其让开的,他说这是他应该得到的。齐凌枫,百分之十的原始股不多,对于你拥有环宇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而言,这哪里算多?!我可真是觉得好笑,一个和环宇毫无关系的人,居然可以得到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你的能耐,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我一直都在困惑,霍小溪一家人的死亡怎么就没有人怀疑你,怀疑你谋财害命呢?!”

    齐凌枫脸色猛地巨变。

    他冷着脸狠狠的看着乔汐莞,拉着她手臂的力度在用力。

    乔汐莞咬牙,没有哼一声。

    齐凌枫冷着脸,“你不要信口雌黄。”

    “当然,我只是按照平常人的思维揣测而已。”乔汐莞说,“没有证据,我也不能说什么。所以,麻烦请你放手,失去了这个项目,我还得回去给顾耀其汇报,你知道的,或许又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幸灾乐祸的样子。

    他猛地一下甩开乔汐莞的手,整个人压抑的怒气已经明显的额表露在脸上。

    第一次被人逼到这个地步。

    乔汐莞似乎抓住了他所有的把柄,说的每一个字,谈的每一个条件都让他恨得咬牙切齿,他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看着这个处处和他作对,他却处处想要靠近,紧紧靠近的女人。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他整个人就像被撕咬一般,说不出来的愤怒。

    相对于齐凌枫的压抑,乔汐莞倒是淡定无比的,她揉着自己有些发痛的手腕,似乎在等待齐凌枫的答案。

    两个人这么在市政的会议室僵持着。

    “乔汐莞,我是不是说过,我想要和你合作。”齐凌枫开口。

    乔汐莞扬眉。

    这个男人,又在耍什么花样。

    “所以,百分之十的股份,我给。”齐凌枫压抑着某种怒气,一字一句。

    乔汐莞嘴角一笑。

    这么快就想通,分清了利益得失,做得这么干净利索果断。

    有那一瞬间,她觉得有一种男人的气魄。

    “然后呢?”乔汐莞扬眉,看着齐凌枫。

    “百分之十的股份我给你,而不是给顾耀其。”齐凌枫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眼眸微转。

    齐凌枫眉头一紧,“怎么,不敢接?”

    乔汐莞抿着唇。

    齐凌枫在打算什么?!

    防备顾耀其,怕把这个股份给了那个老头子,暗地里做什么勾当,对于齐凌枫而言,她更加值得信任?!

    还是说,齐凌枫和顾耀其一样,都是恨不得对方不好过,所以怎么能够允许自己拿好处出来,让对方得意?!

    那一刻,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浮现着齐凌枫阴险狡诈的脸庞,浮想着怎么对顾耀其交代,一个不留神,或许就会被顾耀其认定为和齐凌枫私下勾结。

    这个男人,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到你嘴边的肥肉,你都不敢要。乔汐莞,你胆子不是这么小。”齐凌枫冷嘲着。

    “怎么不敢要?”乔汐莞眼眸一抬,对视着齐凌枫,“送到自己面前的东西不要,我又不是傻子。齐凌枫,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我要定了!你准备好,我们随时过户。”

    齐凌枫薄唇一抿,微点了点头。

    乔汐莞站起来,“既然协议达成,我想我们没有太多话题可以继续,再见。”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他倒是真的很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的能耐在哪里?!

    百分之十的股份,让他拿得很不甘心。

    不过之前他可以强势的不给顾耀其,现在他也绝对不会如顾耀其所愿。

    他就是要让顾耀其眼睁睁的看着这块肥肉在他面前晃荡,却怎么都吃不到自己嘴里的感觉!

    只不过,是真的便宜了乔汐莞。

    这个女人,这次如果事成,确实得了极大的便宜。

    可也不得不说,便宜,也终究是落在,有准备的人身上,乔汐莞或许早就准备着,这一天的到来!

    ……

    乔汐莞坐在小车内。

    齐凌枫突然给她百分之十的股份。

    她嘴角蓦然一笑,这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果然是很好的一句谚语,她很喜欢。

    她转眸看着窗外。

    现在就要想,怎么去对付顾老头子,让他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份合约。

    车一直安静的到达顾氏大厦。

    姚贝坤这一路上还算安静,估计也会怕她真的把他撵走。

    乔汐莞走进大厦电梯,直接走向顾耀其的办公室。

    敲门。

    “进来。”

    乔汐莞推开房门,看着顾耀其。

    顾耀其的脸色还行,应该是收到了这次会议的好消息。

    他招呼乔汐莞坐下,心情很好的说着,“听杨主任说了,你很聪明,想到了让环宇来买我们方案的建议,他给领导汇报,领导均表示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这样不仅巧妙的完成了我们对市政的一个完美交代,也确实给了齐凌枫致命一击,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昨天顾耀其给她说了时间已定后,她就主动给杨主任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那边自然是满口答应,也就有了今天这一出戏。

    没错。

    今天的竞争性谈判,就是她导演的一场戏,让齐凌枫自己跳进来参与而已。

    不过。

    她有些为难的看着顾耀其,“我想,我还是让你失望了。”

    “怎么说?”顾耀其扬眉,有些紧张。

    事情有变动?!

    齐凌枫不受威胁,放弃市政项目!

    就算是放弃也行。

    他之前就说过,不是他们顾氏,也绝对不能是环宇。

    乔汐莞抿了抿唇,表情看上去很认真,“我知道爸想拿回环宇百分之十的股份,所以就让齐凌枫拿股份来买我的方案。我想市政其实是希望我们把方案卖给环宇的,如果我们太过苛刻不卖,倒时候齐凌枫去市政控告,反而说我们的不是。”

    “然后呢?”顾耀其蹙眉,“他不同意?”

    百分之十的股份来买方案!

    不得不说,乔汐莞这一招做得有些绝!

    他完全可以想象,齐凌枫被乔汐莞气到了怎么样的地步。

    “他同意了。”乔汐莞说。

    “同意了?!”顾耀其一怔,然后放肆的笑了。

    笑容那样的没有掩饰。

    这样的答案,无非就是大快人心最好的结果。

    顾耀其对着乔汐莞,“你果然是一匹黑马。”

    “爸。”对于顾耀其的欣喜,乔汐莞脸色很是为难,“齐凌枫他虽然答应拿百分之十的股份出来,但他有条件,他说,他只会把股份过户到我的名义下,不愿意拿给爸……”

    乔汐莞说完。

    顾耀其的脸色陡然就变了。

    顾耀其狠狠的看着她,前后的变化,那么的彻底。

    “我也不知道齐凌枫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当时就是一口拒绝的,我从没想过我自己要任何东西。但是齐凌枫却执意的让我回来给你汇报,他说大家都得罪不起市政,要不要这么做,看我们的态度。”乔汐莞说得有些小心翼翼。

    顾耀其整个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冷着脸,不说一个字。

    但是表情看得出来,不爽透顶。

    “爸,我还是给齐凌枫打电话吧,这个条件我们接受不了。”乔汐莞说着,“反正市政的项目也不是只为难我们,我就不相信齐凌枫会破坛子破摔!”

    乔汐莞这么说着,就拿出电话准备拨打。

    “等等。”顾耀其突然叫住她。

    “爸?”乔汐莞有些疑惑。

    “齐凌枫这么做就是为了故意针对我,我知道他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不就是怕我不敢接吗?!我们反正都是一家人,在谁的手上不一样?!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是要定了,齐凌枫损失这么大一笔,他心里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要是不接,倒是上了他的道。乔汐莞,你给齐凌枫回电话,什么时候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挂在了你的名下,什么时候把方案全盘交给他。”

    “可是爸,我觉得这样……会不会落人话柄,我也没什么功劳,突然得到这么大一笔……”乔汐莞似乎是有些为难。

    “这全是你的功劳。你受之无愧。”顾耀其直白的说着,“我原本就想着等你把这个项目搞定后给你奖励,从我手上划拨顾氏的股份给你,现在正好有人送上门来,我就讲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奖励给你,你只要记住你是我们顾家的人就行了。”

    “谢谢爸,为了大局着想,我就不推脱了。反正我现在和子臣也是婚姻关系,退一万步就算以后我和子臣有什么,这也是夫妻财产,子臣还有一半。”乔汐莞说着,表明自己绝对没有窥视任何利益的心。

    顾耀其笑了一下,“知道你是个谨慎的人,不会让自己陷入两难之中。”

    “嗯。”乔汐莞点头。

    “出去做事儿吧。”

    “是。”乔汐莞起身,离开。

    转身的一瞬间,嘴角微微一笑。

    一切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顺利。

    所以接下来,她可以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题外话------

    莞莞拿回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份环宇股份。

    撒花,欢迎。

    推荐小宅好友当往事不如烟的新文《妖孽老公赖上门》

    本文一对一,男女干净,双处,宠文+爽文+爆笑!

    帝都的司徒三少,有着最显赫的家世,最美艳的外表,最惑人的眸子,最晶莹饱满的唇,最好比例的修长身材!

    可唯独脑子不好,天生国色本该游戏花丛,可他却专等一人独享!

    他说:一辈子太长,睡的女人太多长疮真心不好,爷洁身自好,只睡一只便好!

    可结果却是……

    花海舒夏无父无母,有个继父还被她手刃了,从此了无牵挂在杀手界大放异彩,可有一天,她莫名其妙的怜惜了个男人,从此她的人生颠覆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