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六章 阴谋迭起(七)自食其果

第六十六章 阴谋迭起(七)自食其果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

    乔汐莞从顾耀其的办公室走出去。

    她心情很好。

    这种有些痛快的心情是真的很难掩饰。

    她抿着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milk急忙跟上她的脚步,问道,“乔经理,合同的事情最后结果怎么样了?”

    “我们落标了。”

    “哦。”milk显得有些难受,“我们的方案不是这么完美吗?花了这么多精力,结果却还是被别人给抢走了。乔经理你心情应该很不好吧。”

    “你觉得我心情很不好?”乔汐莞扬眉,那一刻分明看上去,神清气爽。

    milk看着她。

    乔经理这是打击过度?!

    “乔经理的内心真是强大,以后我也会调整自己的心态,必定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失败似乎成功的妈妈……”milk这么念念叨叨。

    “我内心不是很强大,我只是得到了属于我自己的而已。说太多你也不懂。你先出去吧,5分钟后叫张乔恩进来找我。”乔汐莞吩咐。

    “是。”milk点头。

    乔经理的世界,果然很难懂。

    乔汐莞看着milk离开,拿起电话,拨打。

    “这么快就给我回电话,乔汐莞,你真的是一直在给我惊……吓。”那边传来齐凌枫冷冷凉凉的声音,似乎是带着讽刺。

    “我这个人做事情一向都是如此,快刀斩乱麻。”乔汐莞说着,很平静的口吻,“顾耀其刚刚说了,你什么时候把百分之十的股份划到我的名下,什么时候,我们将最完善的方案拿给你。”

    “顾耀其就这么答应了?”齐凌枫冷笑。

    “怎么了,到现在你反悔了?”

    “我从不反悔。”

    “既然如此,你就着手你的股份划分吧。提醒你最好是早点弄好,我能够等,但是市政的项目不一定能够耽搁得起。”乔汐莞冷冷然的说的漫不经心。

    “谢你的提醒。”

    “不客气。”说着,乔汐莞就准备挂电话。

    “乔汐莞。”那边突然叫住她。

    “有事儿?”

    “我怎么都觉得,我好想在你设定的圈套里面走?”

    “齐凌枫,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你在决定你在要求怎么样!现在却反过来质问我在设计你?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乔汐莞讽刺的无比。

    “得到环宇百分之十的股份,在其他任何人而言,这是意外,但对你而言,却是必然。”齐凌枫一字一句。

    乔汐莞抿着唇,扬眉,“不明白你的意思。”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比起顾耀其,你更喜欢环宇的股份。”齐凌枫说,“你是一直在等这一天的到来!是吗?”

    乔汐莞沉默着,好半响,“齐凌枫,没有人愿意将利益推出去,商人特别如此。所以能够让自己获利的东西,我没理由会拒绝。而环宇的股份,我是喜欢得很。因为我知道,值钱。”

    “是吗?”齐凌枫冷冷一笑。

    “不信就算了。”乔汐莞也不想和齐凌枫纠缠,“我挂了,弄好了之后来找我。”

    “晚上吃个饭庆祝一下吧。”

    “等咱们将这个合作谈成了交易后,再庆祝也不晚。”

    “你果然还是这么现实。”

    “今天才知道?”

    “我就是喜欢这么现实的你,让我很有欲。望去,征服。”

    话音落,那边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嘴角抿了又抿。

    征服?!

    乔汐莞冷笑。

    曾经被征服得死死的霍小溪,在你眼里一文不值。

    男人,果然都是些贱骨头。

    她眼眸一紧,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张乔恩推开房门,走到她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下,“乔经理,你找我什么事儿?”

    “方案你再梳理一下,东西准备齐全了,接下来我们和环宇有个合作。”乔汐莞吩咐。

    “什么意思?刚刚听milk说不是项目被其他公司拿下来了吗?还需要这个项目方案吗?”

    “milk那个大嘴巴。”乔汐莞笑了笑,“项目是被环宇拿下了,但是环宇只是执行而已,真正的方案由我们出,环宇花大价钱来买。”

    “齐凌枫会同意?”张乔恩诧异。

    “怎么,你觉得他应该不同意。”乔汐莞看着她。

    “总觉得齐凌枫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不太像是愿意吃这种亏的人。”张乔恩说。

    “你好像对齐凌枫很了解?”乔汐莞看似漫不经心的和她聊天。

    “不算了解吧,必定以前在环宇待过一段时间,总是有所耳闻,而且也接触过些,觉得这个男人真心不简单。在环宇霍小溪还没有去世的时候,齐凌枫是基本都在公司指手画脚的,当时公司里面的员工私底下都说齐凌枫是吃软饭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大一个男人就围着霍小溪转。”

    吃软饭?!

    这种传闻,在公司流传得很多吗?!

    她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

    当时一心都投身于工作,很少关心公司的八卦,闲言闲语那些,基本也没有人传到她的耳朵里。

    但是齐凌枫肯定知道。

    楚以薰一定会告诉他,而且齐凌枫这么聪明奸诈的人,私底下有几个亲信也说不一定。

    嘴角抿了抿。

    这么多年,齐凌枫可以这么看上去毫不在意的隐忍这么多年?!

    这叫做,“呕心沥血”!

    她冷笑着,抬眸对着张乔恩,“继续。”

    “后来霍小溪一家人都突然意外去世了,就是由齐凌枫接管了公司,那个时候,齐凌枫就突然爆发了惊人的能力,不管是对内管理上,还是对外的商业合同谈判上,几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游刃有余。当时让整个公司的人都刮目相看,有些人说是因为齐凌枫伤心过度,把悲伤化成了动力。有些人也说,齐凌枫是在忍耐,忍到霍小溪意外去世后,才能够发挥自己的作用,大展拳脚。”

    “你怎么看?”乔汐莞问。

    “我是觉得,齐凌枫和表面上看的不太一样,应该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爱霍小溪,否则,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接管了环宇,而且不得不说,他真的辞退了很多环宇曾经的老将,仔细一想,那些被辞退的人,大多是霍小溪的拥护者,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大家都明白,只是放在齐凌枫的立场上,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个男人曾经的一切,或许都是虚伪的。”

    “这样想法的人,应该不只是你一个吧。”乔汐莞扬眉。

    “当然了,大家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张乔恩很直白的说着。

    乔汐莞蓦然一笑。

    张乔恩实在不明白乔经理脸上怎么会突然挂上这种,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她对齐凌枫很有兴趣?!

    不过不得不说,齐凌枫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有让人喜欢的资本。而且听说乔经理嫁给的是一个残疾人,她总觉得那个“残疾大少”是怎么都配不上乔经理的。所以,乔经理自然而然,对齐凌枫有了本能的,男女吸引也正常得很。

    只不过齐凌枫那个男人确实不简单,到头来,指不定会利用算计?!

    转念一想,乔经理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个人之间,谁能说到底最后是谁输谁赢?!

    “乔恩。”乔汐莞开口。

    “啊?”张乔恩突然回神,看着她。

    “你好好整理方案,我随时都会要。”乔汐莞吩咐。

    “是。”张乔恩站起来,准备出去。

    “对了,这次项目结束后,我会把功劳记到你的头上,到时候给你安排一个对得起你能力的职位,好好干。”

    “谢谢乔经理,我会更加努力地。”张乔恩连忙说着。

    能够得到领导的认可,无非是对员工最大的鼓励。

    “恩,出去做事吧。”

    “是。”张乔恩愉快的离开。

    乔汐莞抿着唇,嘴角邪恶一笑。

    齐凌枫,从别人嘴里掏出来的肉,可并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

    转眸,看着办公桌上突然响起的电话,眉头皱了皱眉,“言欣瞳。”

    “乔汐莞,我们见见面。”

    “……”乔汐莞沉默。

    “我在顾氏对面的咖啡厅等你。”那边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抿着唇。

    言欣瞳找她?!

    她转动着眸子,想了想,走出了顾氏,直接走进咖啡厅。

    乔汐莞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一个包房。

    包房中言欣瞳静静的坐在那里,就这么两天没见而已,好像瘦了一大圈,不施粉黛的脸上,此刻血色极差,脸白得吓人,连嘴唇的颜色也是惨白的,她眼眶有些红肿,应该是哭太多的原因。

    言欣瞳应该不是一个不会保养自己的人,她在顾家这么多年,齐慧芬是出了名的会养身,言欣瞳怎么都学了些,但现在,还在做小月子的她,却这么不怜惜自己的身体,看上去糟糕到不行。

    这件事情,对她应该是产生了致命的打击。

    乔汐莞抿着唇,让自己看上去漫不经心,因为,她真的不觉得“弱者”就应该得到同情。

    言欣瞳看着乔汐莞坐在自己对面的位置,有些嘶哑的声音说着,“我以为你不会来。”

    “怎么会?不管如何,大家妯娌一场,我还没有冷血到,见面都不行。”

    “但是顾子寒就能够做到,我给他打了不亚于一百通电话,一百条短信,要么就是直接挂断,要么就是冷嘲热讽。”言欣瞳有些自嘲的笑着,笑容看上去,那样的惨淡无光。

    乔汐莞看着她,没有说话。

    顾子寒的冷酷无情,作为他老婆的言欣瞳,不会是现在才知道,只是这么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依然接受不了而已。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儿?”

    “我以前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善恶有报。现在突然觉得,算计了你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是我落得了如此下场,我这两天在家里想了很多,想当时我如果不是怀着目的让你去‘浩瀚之巅’喝酒,或许我现在也不会沦落到此。”言欣瞳惨烈的说着,“你知道吗乔汐莞,当时我是准备用你现在同样的方式来加害你把你赶出顾家的,而此刻,我却是,自食其果。”

    乔汐莞很冷漠,很冷漠的说着,“嗯,我知道,那晚上你对我下了药。所以,那晚上我让人强奸了你。”

    言欣瞳整个人一怔。

    她不相信的看着乔汐莞,“你让人强奸我?!”

    “我这个人不喜欢吃亏。当时从我身体的反应就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以牙还牙公平得很。言欣瞳,其实这么久了,我没想过把这种事情拿出来威胁你。但人不能逼急了,逼急了就会做一些极端的事情。”

    “原来。”言欣瞳笑着,笑得有些凄凉,“我所有的一举一动,你其实都清楚得很,甚至于,一直在看着我像一个小丑一样的表演着滑稽的戏份。”

    乔汐莞冷眸看着言欣瞳。

    看着她现在的自嘲和无地自容。

    她其实没必要对这个人产生任何怜惜和同情,自食其果,活该得到的下场,她的心一直都是这么狠。

    言欣瞳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就是白痴,白痴一样的被人玩弄于手心之中,自己还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的能耐多大,她甚至在想,乔汐莞这么冷眼看着自己不停的表扬,心里是带着有多鄙夷的笑的。

    她咽了咽喉咙,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不是顾子寒的对手,她以为她可以对乔汐莞耍手段?!

    她笑着,冷冷的笑着,眼泪顺着眼眶,往下掉。

    那样,无可奈何的泪水,就这么噼里啪啦的掉个不停。

    技不如人,羞愧难当。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言欣瞳的情绪变化,看着她的眼泪不停往外飙。

    这几天应该哭得不少了,眼眶里面都有着红血丝,显得有些狰狞。

    “如果你就是来告诉我,你后悔了,明白了自食其果的道理,我想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你知道的,我不可能为了你去求顾子寒来见你,也不可能为了你让顾家人来接纳你,我没这么善良。”乔汐莞说得很冷血。

    这个女人,应该得到她的教训。

    而且这个时候,言欣瞳就算是以死相逼也不可能回到顾家,她也没这么大的能耐可以扭转乾坤,当然,如果言欣瞳回到顾家,那才真是作死的节奏。

    顾家人上上下下现在对她恨之入骨,她回去,就是真的在,自取其辱!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言欣瞳问她,“变得这么让人觉得,不可攀比的?”

    “对你而言,这些还重要?”

    “至少,让我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变得这么优秀?”

    “我没什么可以对你解释的。”乔汐莞说,冷淡的语调,“你对我而言不算什么,我没必要把我自己的秘密告诉你,也没必要为了让你明白心中的好奇来说一些真的假的话,我不喜欢这么耽搁我的时间。因为你的心情对我而言,一点都不重要。言欣瞳,能够来见你,也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大极限。最后劝你一句,带着顾明月离开顾家,去国外或者任何不在顾家人眼皮子地下的地方,或许你还能够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是该谢谢你对我的好心提醒?”言欣瞳冷笑。

    “谢倒不必。要不要这么做看你自己。”说着,乔汐莞起身。

    “我不会这么做。”言欣瞳一字一句。

    乔汐莞眼眸一紧,那就等死吧!

    抿着唇,准备离开。

    “乔汐莞,我今天来找你,最大的目的就是,希望你看在我们都在顾家相处这么久的份上,帮我照顾一下明理和明月。”言欣瞳大声的说着。

    乔汐莞抿着唇。

    “我知道我走后,就是叶媚那个女人进门。但是明理和明月不是她的孩子,女人的嫉妒心我比谁都清楚,叶媚那个女人不会好好对明理和明月。”

    “你是明理和明月的母亲,你应该选择自己来带。”

    “我带不走他们。”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乔汐莞转头,问她。

    现在带不走,总有一天能够带走。

    她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难的事情,必定叶媚进门了,组建了另外一个家庭,明理和明月就不重要了!

    “我不会带走他们。他们是顾家的孩子,理所应该的享受顾家的一切荣华富贵。而且……”言欣瞳眼眸一深,狠毒的说着,“叶媚那个女人进门,我就应该腾出所有的路让她嫁进来,取缔我的位置?!我就是要让她眼睁睁看着顾子寒和其他女人生的孩子在她眼皮子底下蹦跶,让她添堵也好。”

    乔汐莞看着言欣瞳,看着她的惨恨和不甘。

    如此的咬牙切齿。

    乔汐莞觉得有些好笑,所以那一刻真的是笑了一下,“言欣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你更扭曲的人了。”

    言欣瞳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今天早上明月在大厅里面哭闹着要妈妈,我作为一个局外人都觉得明月那个小不点看上去很可怜,你作为她的母亲却能够这么的无动于衷,我除了能够用扭曲来形容你,你觉得我还能够找到更好的词语吗?”

    言欣瞳捏着手指,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此刻眼眶陡然又红了。

    “言欣瞳,你好自为之吧。”

    乔洗莞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和言欣瞳愉快的交流一个字。

    她大步离开。

    离开的时候,身后似乎听到言欣瞳的声音,毫无生气的声音说着,“我没办法再照顾明理和明月了。”

    没办法照顾,还是没想过照顾?!

    乔汐莞冷笑着,离开。

    她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不作不死了。

    言欣瞳现在的下场真的是,咎由自取。

    她深呼吸,不想再因为这个女人有半点的情绪波动,她觉得这完全是在糟蹋她的心情。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暂时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她也就没想过处理工作。

    她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一直到下午下班。

    乔汐莞坐进姚贝坤开的小车内。

    “回去吗?”

    “我去看看武大。”

    “好勒。”说着,姚贝坤已经开着车子走向目的地。

    姚贝坤现在学乖了,基本在乔汐莞不开口的情况下,姚贝坤不再主动说一个字。

    两个人到达市私立医院。

    乔汐莞走进武大的病房。

    武大躺在床上,看上去很无聊。

    尹翔依然陪着她,在沙发上看一些车内杂志,看着乔汐莞到来,放下杂志说着,“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她。今天如何?”乔汐莞自然的走向武大。

    “我一直都挺好的。”武大随意的说着。

    乔汐莞笑了笑,没再多说。

    “师父。”姚贝坤突然很乖巧的叫着武大。

    武大一看这姚贝坤,整个人都不好了,白眼猛翻。

    “师父,你是不是眼皮抽筋?!”

    “我看着你全身都抽筋!”武大没好气。

    “师父你可千万别死,死了我找谁教我功夫。”姚贝坤口无遮拦。

    武大觉得自己要是真收了姚贝坤,终究有一天自己会被气死。

    “师父你要不要喝水?”姚贝坤完全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一脸讨好的问道。

    “不用。”武大没好气。

    “师父你要不要吃水果?”

    “不用。”

    “师父你要不要按摩?”

    “不用。”

    “师父你想不想上厕所……”

    “姚贝坤,你到底有完没完!”武大咆哮。

    估计,估计。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能够让武大气得身体发抖,又无力发泄的地步。

    “师父,我就是想要对你好。别人都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把你当我父亲一样的对待。”姚贝坤看上去可怜兮兮。

    “我没这么老,还有我是女的。谁要做你的父亲!”武大翻白眼。

    “原来你还知道你是女的啊!”尹翔突然插嘴。

    武大一记白眼。

    尹翔忍不住笑。

    乔汐莞在旁边看着也觉得欢快得很。

    “不做父亲可以做母亲。”姚贝坤继续说着。

    “姚贝坤……”武大咬牙切齿。

    “我只是比喻而已。我师父这么年轻貌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姚贝坤你别说了,让我去吐一会儿。”说着,尹翔还真的捂着嘴跑进了厕所。

    姚贝坤看着尹翔,转头对着武大,“他没欣赏水平,师父不用搭理他。”

    “……”武大觉得,那一刻没有欣赏水平的是面前这个“睁眼瞎”吧!

    她都听不下去了。

    “话说,我一直都很好奇,姚贝坤是怎么找到你的?”乔汐莞开口,打断了看上去还会持续“恶心”的交谈。

    “我也不知道,问他自己吧。”武大瞄了一眼姚贝坤。

    “我是通过阿彪找到师父的,听说师父受伤了,就马不停蹄的来看望师父了。”姚贝坤说着。

    “阿彪?”乔汐莞疑惑。

    “阿彪前几天找我打拳,我说受伤了,然后他来看过我。”武大解释。

    “哦。”乔汐莞点头。

    “时间不早了,你不回去吃饭?”武大提醒。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师父你一定要早点康复,需要什么给我打电话,我一定立刻送到……”

    武大已经捂着耳朵了。

    姚贝坤还不自知的边离开边说……

    这个臭小子,难道就不知道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受欢迎吗?!

    两个人坐在车上。

    车内一直安静。

    很快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下车,姚贝坤对她恭敬得很,“女神,慢走。”

    “姚贝坤,你还是好好的在家待着做你的大少爷吧。”

    “女神你嫌弃我吗?”姚贝坤有些受伤。

    乔汐莞抿了抿唇,“嗯,嫌弃。”

    “你嫌弃我哪点,我改行吗?你不要撵我走。”

    “……”乔汐莞哑口无言。

    “女神,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乔汐莞已经转身离开了。

    姚贝坤这货,脑水都是浆糊吗?!

    放着自己大少爷不做,非要干些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这么想着,乔汐莞走进大厅。

    大厅内顾子寒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乔汐莞回来,眼眸抬了一下,没说话,继续看电视。

    这段时间为了解决和言欣瞳离婚的事情,顾子寒留在了上海,暂时不去沈阳。

    乔汐莞也不多想,准备上楼,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转身走向顾子寒,坐在他的旁边。

    顾子寒眼眸动了动。

    “今天言欣瞳找我了。”乔汐莞直接开口。

    “和我有关系吗?”顾子寒冷漠无比。

    乔汐莞冷笑。

    这个男人,果然是冷酷无情。

    她抿着唇,“她说让我帮她照顾明理和明月。”

    “自己做了那种事情,还好意思让别人来帮她照顾?!”顾子寒笑得讽刺无比。

    “那种事情?哪种事情?别人强奸的事情?!”乔汐莞看着顾子寒,“那你这么和叶媚勾搭起,你不觉得,可耻吗?”

    “乔汐莞,你是故意来找茬的是不是?!把我搞成现在的地步,来看我笑话的?!”顾子寒有些反怒,脸色阴沉到不行!

    “顾子寒,我只是在提醒你,大人犯的错,不要强加在小孩子的身上。”

    “我并不觉得你有这么好心,还来关心我孩子。明理是怎么被你撵出顾家的?!”顾子寒冷笑,对于乔汐莞的好心提醒,就当放屁。

    乔汐莞也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在多管闲事,她站起来,冷着脸说着,“顾子寒,你自己好自为之,娶了叶媚进家门,你的太平日子就差不多了。”

    “我的日子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乔汐莞。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吧,真以为自己在顾家现在能够只手遮天,你还嫩了点。告诉你乔汐莞,我绝对不会离开上海,绝对不会!等着瞧!”顾子寒丢下一句话,扔下遥控板就走了。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的背影。

    嘴角冷冷一笑。

    不离开上海,又能怎样?!

    从来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她眼眸一紧,转身走向2楼,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不在。

    乔汐莞找了家居服洗澡,然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今天心情本来还算好,被言欣瞳这么搅和后,倒是有些烦躁。

    她抿着唇,尽量让自己不去多想。

    然后,和她以往一样,做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的事情,无聊的打发时间。

    顾子臣推开房门,就看着乔汐莞把自己滚得如此欢腾。

    他眼眸紧了紧。

    乔汐莞似乎也感觉到房门被人推开,停下翻滚,趴着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面无表情,连声音也很淡,“后背伤好了?”

    “嗯。”乔汐莞点头。

    今天下午开始,就不怎么痛了。

    顾子臣抿了抿唇,没再多说。

    “顾子臣。”乔汐莞趴着叫他。

    顾子臣没有说话,但表情再说,有屁快放!

    “我会得到环宇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乔汐莞说。

    顾子臣点头,依然沉默。

    “你不好奇吗?百分之十!”乔汐莞家中后面的字眼。

    “我为什么要好奇?”顾子臣扬眉。

    “对一件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应该好奇!你不是人吗?!没有人的基本情绪吗?!”乔汐莞有些冒火。

    顾子臣紧抿着唇,唇瓣都抿成了一条僵硬的弧度,“我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

    “我爸给我说了。”顾子臣淡淡的说着。

    “你爸为什么要给你说?”

    “你是猪吗?!他是我爸,为什么不能给我说!”顾子臣觉得这一刻,被乔汐莞搞得有些疯!

    乔汐莞被顾子臣吼得一怔一怔的。

    顾子臣瞬间恢复平常,声音也变淡了些,“还问过我这样做行不行?”

    “你怎么回答的?”乔汐莞很好奇。

    “如果不行,你现在不应该接到通知了?!”顾子臣压抑着情绪,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咬唇。

    这个坏脾气男人。

    不过。

    “你不怕我卷款潜逃。”乔汐莞扬眉。

    顾子臣似乎是冷笑了一下,“你想要的不是还有更多?”

    “你怎么知道?”乔汐莞又激动了。

    顾子臣没再多说一个字,去了衣帽间找了一套衣服,进了浴室。

    这个男人!

    麻痹的,有第三只眼睛吗?!

    乔汐莞不爽的咒骂。

    正时,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来电显示,接通,“齐凌枫。”

    “晚上出来,我们把合同签了。”

    “齐凌枫,现在几点了,签合同?”

    “你不是提醒我吗?市政的项目等不起,所以我加班加点的赶了出来。”齐凌枫说着。

    “明天到公司来找我吧,我现在不想出门。”

    “明天,或许我就不来了呢!”

    “你在威胁我?!”乔汐莞咬牙。

    “我只是喜欢和你晚上,做、事、情。”

    乔汐莞紧捏着手指。

    “浩瀚之巅如何?我喜欢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齐凌枫说道。

    “好。”乔汐莞咬牙切齿。

    “8点半,不见不散。”

    说完,那边挂断电话。

    乔汐莞有些怒气,她顺了又顺,拿起电话拨打,“张乔恩。”

    “是,乔经理。”

    “半个小时后,把市政的项目方案拿到浩瀚之巅等我。”乔汐莞说。

    “半个小时后?”

    “有意见?”

    “不是,只是晚上……”

    “有人喜欢晚上和我,做、事、情!”乔汐莞一字一句,恨得牙痒痒的。

    话音刚落,就看着顾子臣打开浴室门,坐着轮椅,一身清凉的出来。

    乔汐莞抿着唇,回眸,“不用问那么多,你准时送到就行了。”

    “是。”

    乔汐莞挂断电话,起身。

    顾子臣看着她走进衣帽间。

    乔汐莞找了一套衣服,黑色的连衣裙,紧身的,性感而妖娆。

    随后,乔汐莞化了一个稍微浓艳的面妆,更贴近那种“纸醉金迷”的地方。

    她穿上一双超高跟超细跟的水晶凉鞋,整个人瞬间看上去更加高挑,白嫩而笔直的双腿也显得更加的修长,一走一步,显得如是的,风情万种。

    顾子臣眉头微皱了一下,没有说话。

    乔汐莞拿着一个香奈儿的手包,走出卧室房门时,突然转头,对着顾子臣,“我这样出门,你不说点什么吗?”

    顾子臣抿着唇,直接转身,不搭理。

    乔汐莞捏着手指。

    她突然大步走到顾子臣的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是对你自己太自信,还是对我太自信?”

    顾子臣依然淡定无比,满脸冷漠。

    乔汐莞红颜的唇瓣忍不住轻咬着,“顾子臣,看我今晚不给你长绿毛!”

    说着,就怒气冲冲的准备离开。

    这个臭男人,真是半点风情都没有!

    本来穿这一身也是故意,故意准备在齐凌枫面前演戏,但现在看着顾子臣这厮这么一脸对她毫不关心,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她在这个男人心目中,就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她真是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被顾子臣这要死不活的个性个气死!

    咬着唇,脚步刚往外走。

    整个身体猛地一下往后仰,被人拉着手臂一用力,重心不稳的往后倒去。

    “啊!”她惊呼。

    下一秒,自己坐在了顾子臣的身上。

    顾子臣近距离的脸看着她,眼眶里面似乎散发着有些狰狞的光芒,有时候离得太近,反而看不真切,她只感觉到他热热的气息暧昧的扑打在她的脸上……

    “乔、汐、莞。”顾子臣咬牙切齿。

    乔汐莞瞪着眼睛看着他。

    “挑战我的底线很好玩?”他嘴角邪恶的扬起。

    乔汐莞的眼眸瞪得更圆了。

    因为她似乎,从来没有见到过,顾子臣这样的表情……

    他不总是死鱼眼,一脸扑克牌吗?!

    “说话!”顾子臣压抑着怒气,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咬着唇,看着他,那一刻被顾子臣的戾气,搞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只觉得心跳有些快,莫名的很快。

    “很好。”顾子臣眼眸一紧。

    “嘶”的一声。

    她听到了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乔汐莞一怔,随即感觉到身体一阵凉意,那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一紧被这个男人粗鲁的撕在了地上……

    “顾子臣你有病啊!”乔汐莞那一刻似乎反应过来,拳打脚踢。

    “有病的到底是我们谁?!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顾子臣捏紧手指。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他。

    “激怒我了,现在舒服了?”顾子臣的怒气,毫不掩饰。

    “不舒服。”乔汐莞咬着唇。

    有些委屈。

    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顾子臣冷笑。

    乔汐莞扭动着身体,“我要出去了,你放开我。”

    “出去做什么?”

    “谈事情。”

    “谈事情,还是做事情?!”顾子臣冷冷的问道。

    “……”

    “怎么,不是出门给我头上长绿毛?!”顾子臣逼近,强烈的气息。

    乔汐莞咬着唇。

    她能说她现在后悔了吗?!

    她能说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就是在放屁吗?!

    她看着顾子臣,“我出门和齐凌枫签合同,关于那百分之十的股份。”

    顾子臣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似乎,而已。

    她真的觉得两个人距离太近了,她看不真切。

    她现在也不知道突然如此暴戾的顾子臣,该怎么去应付?!

    “放我起来,顾子臣。”乔汐莞受不了的,咆哮。

    顾子臣抿了抿唇,半响,推开乔汐莞。

    乔汐莞觉得自己是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就摔地上了。

    她不爽的揉着自己被顾子臣刚刚禁锢的身体,“力气大了不起啊!”

    说着,就冲进衣帽间,又去换了一套衣服。

    这套一副,明显就比刚开始那件老实规矩多了,依然黑色裙子,点缀着一些亮片,比较宽松的样式,裙摆都已经到了膝盖下方,看上去显得清纯得多。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打扮,抿着唇,转身走向一边。

    乔汐莞翻白眼。

    这个龟毛男。

    刚刚那眼神是在审她的衣服?!

    她干嘛要听他的?!

    毛病。

    她不爽的出门。

    分明那一刻,她故意找了一件保守的衣服……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乎顾子臣的,感受!

    她咬唇,表示自己,很不爽!

    ------题外话------

    顾子臣吃醋了!

    哈哈!

    这个龟毛男开窍了?!

    咱们莞莞吃掉龟毛男的日子,指日可待!

    所以。

    亲们赶紧月票神马的~给小宅点动力。

    指不定一个不轻易的瞬间就……

    小宅邪恶的飘过。

    那啥。

    小宅的qq交流群,378414307。进来,说不定就有惊喜哦!

    等你,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