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八章 500万换你一夜,行吗?

第六十八章 500万换你一夜,行吗?

作者:恩很宅
    顾家大院。

    一晚上睡得还算舒坦。

    乔汐莞伸懒腰起床,然后走进浴室,上厕所。

    和以往一样,蹲马桶的时候,习惯拿出手机看看最新的新闻头条。

    她点开新闻客户端,打着哈欠随意的动作。

    眼眸陡然一紧。

    手一怔,指腹在某一个新闻头条上,停了停,半天没有反应。

    好久,她咬着唇,点开。

    一则触目惊心的新闻。

    “顾氏二少奶奶,丑闻缠身自杀身亡。”

    新闻上有一张言欣瞳的照片,一张她笑颜如花清纯美丽的照片。照片下的内容阐述了言欣瞳自杀的原因,当然,很多事媒体杜撰的,但分析的确实不错。

    因为丑闻,所以自杀。

    言欣瞳是被逼急了。

    叶媚在这种做了些什么手脚?!

    她其实不用想也知道。

    女人之间的斗阵,有时候真的是超乎想象的残忍。

    乔汐莞狠抿着唇,就这么坐在马桶上,脑海里面有些混乱,也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起身,洗脸,漱口。

    她拿着牙刷刷牙,看着镜子中自己嘴边的白色泡沫。

    脑海里面似乎浮现了言欣瞳昨天给她说的话,她说她不能照顾明理和明月了,是不是那个时候就已经下定了决心,是爱得太深,还是抵不住外界的攻击?!

    她眼眸微转,加快速度刷牙。

    言欣瞳会落到这样的下场,是她咎由自取。

    如果她不这么自私,能够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孩子,绝对不会走上了这样一条路,所以,她的下场结果,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同情。

    乔汐莞洗漱完毕,换了一套得体的工作服,然后走出卧室。

    大厅中,齐慧芬和顾子寒坐在沙发上。

    两个人变得也很沉默,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

    言欣瞳的死他们应该都收到了消息。

    乔汐莞觉得,人或许都是如此,不管在任何时候多么仇恨一个人,但是在面对那个人的死亡时,也会有片刻的隐忍。

    她抿着唇,正准备去上班。

    “莞莞。”齐慧芬突然看到她,叫她。

    “妈。”

    “今天别去上班了,陪我一起去言家看看。”齐慧芬说着,口吻中也有些无奈。

    乔汐莞抿了抿唇,点头,“好,那我给爸说一声。”

    齐慧芬点头。

    乔汐莞给顾耀其发了一个短信,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在了齐慧芬的旁边。

    齐慧芬叹了口气,“你说言欣瞳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好好的把婚离了,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非要选择这样的路,也真是的,这都故意做给谁看啊?!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顾家如何逼了她?!”

    齐慧芬说着,同情的同时,似乎又有些怒气。

    人总就自私,凡是都看着自己的利益。

    顾子寒没有开口说话,眉头自私皱得有些紧。

    “子寒你等会儿跟着我们一起去吗?”齐慧芬说。

    “还是要去看看。”顾子寒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管她以前如何,人都去了,还是要去看看的。”

    “嗯,那半个小时后我们去。言家人看着我们指不定又会做什么,你们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反正这次事情过了,就算是一个了结。”齐慧芬说着。

    抱着一种,最后做一个面子功夫的心态去,参加言欣瞳的葬礼。

    乔汐莞微动了动眼眸。

    在豪门贵族里面,是不是早就习惯了这种冷漠的生活态度。

    齐慧芬起身,是准备回房间换一套衣服。

    刚走到楼梯口,顾明月又从楼上给跑了下来,赤着双脚,哭哭啼啼的吼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齐慧芬看着顾明月,看着她如此没有教养的样子,脸色有些微沉的。

    顾家人把顾明月当公主一样的养育,平时的气质修养什么的,都是找的最好的老师教导,而且家里面的氛围也不错,顾明月自然看上去比同龄孩子更加的有涵养。

    不过这几天一直吵吵闹闹的要妈妈,任性无比,还特别的没有规矩。

    齐慧芬是隐忍了一下,按照以前的脾气,肯定也会说上顾明月两句,尽管顾明月其实还深得齐慧芬的欢心,小女孩嘴甜,又爱撒娇,家里又只有这么一个小女孩,长得又乖,自然是宠溺着的。

    “明月,怎么没穿鞋子没换衣服就出门了,你看你哭泣的样子,一点都不漂亮了,快,跟着佣人去房间把衣服穿好了再出门。”齐慧芬说着,有些严肃。

    顾明月摇头,抱着齐慧芬的大腿,“奶奶,我要妈妈,我要妈妈给我穿衣服,我要妈妈给我洗脸刷牙,我好多天没见着妈妈了,我想她,呜呜……”

    齐慧芬眉头紧皱,“你多大了,还一天叫妈妈。以后都没有妈妈了,只有奶奶和爸爸。”

    “不要。”顾明月哭得更凶了,“我就是要妈妈。”

    “顾明月。”齐慧芬有些烦躁,声音自然又严厉了些,“大孩子说话,小孩子就要听知道吗?!”

    “可是我真的好想妈妈。”顾明月泛着眼泪,看着齐慧芬,小脸蛋委屈到不行。

    齐慧芬还是心软的,她蹲下身体,擦了擦顾明月的泪水,“明月乖,你是咱们家的小公主,有这么多人宠你就好了,不需要妈妈是不是?”

    “不是的……”顾明月摇头。

    她要妈妈。

    她很想妈妈。

    “明月,听话!”齐慧芬看用软的行不通,整个人也就严肃了起来,“现在奶奶让你马上回房间洗脸刷牙穿衣服,然后去幼儿园!”

    “不要……”顾明月哭得稀里吧啦。

    齐慧芬似乎也没心情和顾明月多说,加上言欣瞳死的事情确实让她从心里有些烦躁,这么突然感觉还在自己身边的人说走就走了,谁都不是铁石心肠,谁都会有一片刻的不安……

    深呼吸了一下,齐慧芬给佣人使了一个眼色。

    佣人赶紧蹲下身体抱着顾明月上楼。

    顾明月哭嚷着,越听越觉得难受。

    因为,她口中那个妈妈,她再也见不到了。

    乔汐莞看着顾明月被佣人抱了上去,对着上楼的齐慧芬问道,“妈,不让明月去言家看看言欣瞳最后一眼吗?”

    齐慧芬转头,“人都去了,有什么好看的,别吓着孩子了。”

    “但终究明月是言欣瞳的女儿啊。而且明理在美国,是不是也应该回来?”

    “乔汐莞。”齐慧芬脸色有些难看,“不管你在这个家现在如何,言欣瞳走了之后,顾明理和顾明月始终都是我们顾家的孩子,你别打他们的主意!”

    乔汐莞眼眸一紧。

    心里一阵冷笑。

    在齐慧芬的心目中,她打他们什么主意了?!

    她还真的不屑做这种事情。

    齐慧芬可能也觉得自己说的过了些,缓和了语气说着,“知道你是为了明理和明月好,但他们还小,先暂时不告诉他们这些,以后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说着,就离开了。

    乔汐莞抿着唇。

    真是,狗咬吕洞宾。

    她坐在沙发上,顾子寒也坐在那里,冷眼看着她,冷冷的笑。

    这个时候还能够笑得出来。

    也只有顾子寒这个男人做的出来。

    “言欣瞳的死对你倒是一点影响都没有。”乔汐莞说。

    “对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我没那份心去同情,这是她自己选择路,怨不得任何人。”顾子寒冷冷的说着,话语如此的绝情。

    乔汐莞只觉得有些讽刺。

    言欣瞳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有想过,自己最爱的男人,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去看她的?!

    “乔汐莞你也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言欣瞳死了,不也是顺了你的意?”顾子寒冷冷的说着。

    “我没你这么残忍,可以这么毫无情绪的看着别人的死亡。”乔汐莞一字一句。

    她要做的就是,让招惹她的人得到相应的下场而已,但绝对没有“死”这种下场。她是人,人都不会有这么残忍,而顾子寒不是,顾子寒是魔!

    大厅中,顾子寒和乔汐莞都没再多说。

    半个小时后齐慧芬下楼,换了一套黑色的套装,看上去很素净。

    三个人坐着一辆车去了言家大院。

    言家大院挂着白色的葬花,门口处放着一排排花圈,别墅里面更是弥漫着说不出来的悲伤情绪,门口停了一些车,来的人不少。

    必定言老头子在商场上也纵横了很多年,老交情还是有很多。

    齐慧芬带着乔汐莞和顾子寒出现时,大厅中来来往往的宾客也有10几个,言举重在接待,尽管脸上凝重的情绪一直都没办法散去。张小群就更不用说了,整个人坐在一边,一直不停的擦眼泪,也顾不得任何人,就不停的哭,也没有出声儿,自个儿在那里悲伤得很,有些跟着丈夫来的富太太上前去安慰了她几句,她也当没听到似的,默不作声,应该是真的伤心过度。

    “你们怎么来了?!”言举重抬头,就看着齐慧芬一行人。

    齐慧芬无奈的说着,“不管如何,欣瞳在我们家这么多年,始终是要过来看看的。”

    “顾夫人,你就不要这么假惺惺了,我们家欣瞳是怎么死的,你心知肚明。”言举重冷哼,脸上说不出来的难看。

    “不是欣瞳干出那事儿,哪里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在我女儿的奠堂上,你居然还说得出这样的话,你是让我女儿死不瞑目,永不安息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言举重突然怒吼。

    再压抑的脾气,在那一刻也一发不可收拾。

    想着所有一切根源都是因为顾家人,现在是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几个人!

    言举重的声音让原本安静无比的大厅人全部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所有人对着齐慧芬他们都是指指点点的,乔汐莞站在那里,和顾子寒一样,冷眼,面不改色。

    张小群似乎也反应过来的看着他们,二话不说的突然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冷不丁的,一个重重的巴掌狠狠的打在齐慧芬的脸上,“你现在还有脸到这里来,你给我滚!”

    齐慧芬摸着自己的脸。

    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当众扇过耳光,而且这个耳光来得突然,她怔住了,倒是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

    “妈,你做什么!”顾子寒挡在齐慧芬的面前,对着张小群有些冒火。

    “妈,你闭嘴!我不是你妈!你现在把我女儿害死了,你还好意思叫我妈?!你还好意思出现在这里,你给我滚,你们都给我滚!”张小群吼得撕心裂肺。

    乔汐莞此刻也站在了齐慧芬的旁边,扶着她,看她明显5个手指印的,红肿的脸。

    “欣瞳为什么会自杀,我想你也清楚得很,为什么就怪在我们顾家头上!”顾子寒脸色一沉,“我们现在过来看她也是看在她在我们顾家这么多年的份上,你不要这么蛮不讲理!”

    “我蛮不讲理!?!”张小群声音都已经嘶哑,“我至少不会把人给逼死了!”

    “那是她咎由自取!”顾子寒脸色也难看了。

    “顾子寒,你到现在了还说这种风凉话!说咎由自取?!顾子寒,我女儿不就是喝醉了被人强奸而已,需要被你说得这么不堪吗?你在外面三个四个女人的,我女儿一直隐忍,隐忍到现在,别以为我们大家不知道,你跟你那秘书早就勾搭上了,装什么圣贤,装什么委屈!”

    “你在说什么!不要因为你女儿的死,就满口胡言!我今天出现在这里,就是想要最后送言欣瞳一程,你们不欢迎,我们马上就走!”顾子寒被张小群说得这么咄咄逼人,脸色自然不好看,他转身对着齐慧芬说着,“妈,这里不欢迎我们,把我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们还是走吧。”

    齐慧芬看着张小群的样子,虽然想起刚刚被张小群那一巴掌抽得有些不痛快,但此刻在别人的奠堂上,确实也不可能一巴掌扇回去,脸色不好的点了点头,“你们好自为之。”

    “滚!”张小群怒吼。

    齐慧芬带着顾子寒和乔汐莞离开。

    整个过程,就像是一通闹剧似的。

    所有人回到小车内,又往顾家大院去。

    车内齐慧芬和顾子寒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但因为来之前其实就做好了准备,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家也算是做足了面子,忍一忍,就算了。

    安静的车内。

    乔汐莞的关上静音的手机闪了一下信号灯。

    乔汐莞点开短信,“我看到你们一家人来了,能够把张小群气成如此模样,真是让我说不出来的痛快。言欣瞳自杀了,家里面现在一团糟,乔汐莞,我得感谢你。”

    乔汐莞抿着唇。

    她去言家的时候就看到言欣妍了,言欣妍在一边,看上去忧伤的小身板,实际上在看着齐慧芬和张小群吵架的时候,笑得尤其的邪恶。

    乔汐莞低垂着眼眸,编辑短信,“言欣瞳的死对你而言,一点都难过吗?”

    “难过?!我只是觉得讽刺而已。当然,心里无比痛快!可能没有什么事情,比言欣瞳这么死了,会更让张小群伤心的。”言欣妍的短信,满是讽刺和仇恨。

    乔汐莞捏着手机,“那你好自为之。”

    “乔汐莞,是不是就是说明,我们之间的交易到此结束了。”

    “嗯。”

    乔汐莞回复。

    然后删除了言欣妍的短信内容,删除了她的电话号码。

    她不可能和言欣妍这种人做朋友,当然也不会再和她有任何人生的交集,所以,删除这个人的通讯录,删除这个人!

    乔汐莞抬眸看着上海的天空。

    永远都是这么灿烂的阳光,即使没有那么灿烂的蓝天。

    她回眸,沉默着和齐慧芬以及顾子寒一起到了顾家大院。

    被言家人这么闹腾了一番之后,齐慧芬也有些累了,而且被扇了一巴掌,心情也不是太好,回到别墅就直接上了楼。

    顾子寒也跟着上了楼,满脸冷漠。

    乔汐莞反而此刻不想要回房间,就这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然后打开了电视。

    眼眸微转,看着顾子俊从楼梯上下来。

    顾子俊在家里面休养了一段时间,其实身体应该早就没多大问题了,但顾子俊懒惰,没人叫他上班,他就死赖在家里,过他少爷般的生活。

    顾子俊自然的走向沙发,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看的电视节目。

    顾子俊很少这么安静的,不过自从出了上次顾子寒想要杀他的事情后,整个人就变得稍微沉默了些,其实不管是谁,遇到被自己亲哥哥追杀,心里绝对也有了阴影!

    “言欣瞳死了?”顾子俊开口,问她。

    乔汐莞点头。

    顾子俊低垂着眸,“所以我真的很讨厌,尔虞我诈。”

    “我知道。”乔汐莞说,转眸看着他,“但是你们家就是如此。”

    “言欣瞳是不是被我二哥逼死的?”顾子俊回视着她的视线,一字一句的问道。

    “谁知道。”乔汐莞耸肩。

    “为什么你们都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些,残忍的事实。”顾子俊问。

    那些他一直觉得,只有电视上才会出现的呕心斗角。

    他每每看着这种狗血的电视剧时,总是不屑一顾,嗤之以鼻。

    但是现在。

    他觉得很讽刺。

    一幕一幕,就上演在自己的身边,上演在自己的周围。

    乔汐莞看着顾子俊的模样,抿了抿唇,说道,“子俊,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的知足。当人心不能知足的时候,就是会出现这些,你现在看到的所有种种。”

    “你也是这样的,不知足?”顾子俊问道。

    乔汐莞耸肩,“或许吧。”

    然后放下遥控板,起身离开,离开的时候又停了停脚步,“其实如果你不喜欢可以选择离开,这个家或许还有更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

    顾子俊整个人一顿。

    “不是我引起,也不是谁引起,但很多时候就是会随着时间,这么发展下去,改变不了。”乔汐莞说完,就大步的往楼上走去。

    这个家,就是如此。

    弥漫着各种隐形的定时炸弹,或许有一天就“嘣”的一声,爆炸了!

    乔汐莞保持着平静的心情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在房间内,看着乔汐莞此刻出现在这里,眼眸有些顿了顿。

    “今天陪你妈去了言家,送言欣瞳最后一程。”乔汐莞说,一屁股坐靠在沙发上,看上去有些累。

    顾子臣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着自己手上的书本。

    乔汐莞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你说言欣瞳的死和我有关系吗?”

    “你是在内疚?”

    “我只是觉得,有太多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乔汐莞说。

    “因为,你不是神。”

    因为,我不是神!

    乔汐莞淡淡一笑,笑容在嘴角,越来越讽刺。

    ……

    原本计划昨天就离开半山腰别墅的姚贝迪和潇夜,今天才离开。

    潇老爷子刚开始是不同意的,后来也不知道潇夜对潇老爷子单独说了什么,潇老爷子今天一早就松口了,然后派车送他们离开。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也都没有说话,小车内显得很是安静。

    到目的,潇夜坐着轮椅,姚贝迪一路伺候的回到家。

    回家后,姚贝迪就开始清扫房间,整理他们的东西,其实拿走的东西不多,那个地方必定是潇夜的家,留在那里,以后也还能够用上。

    姚贝迪这么收拾了一阵子,将房价打扫干净。

    然后看了看冰箱里面的食物,对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像蹲佛一动不动的潇夜说着,“我出去买点菜回来做饭。”

    “嗯。”潇夜点头。

    姚贝迪拿着钱包和购物袋就出了门。

    潇夜转眸看了她一眼,又把视线放在了电视屏幕上。

    姚贝迪刚走出大门,就看着门口处站了两个黑色西装,记不得叫什么名字了,但明显的是熟悉的面孔,所以自然知道,是潇夜的手下。

    姚贝迪抿了抿唇,走进电梯。

    两个黑色西装跟上,走进去。

    姚贝迪皱眉。

    黑色西装恭敬的低着头,“我们是老大交代来保护大嫂的,请当我们不存在。”

    姚贝迪觉得自己真的有些汗颜。

    这么大两坨人,她真的很难当他们不存在。

    电梯到达,姚贝迪无奈的走出去,直接走进小区内的超级市场,然后开始挑选食品。

    两个黑色西装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周围传来了些异样的光芒看着她,让她整个人觉得浑身的不自在。

    姚贝迪很快的挑选了些自己要的食物,快速的走向收营台结账,她实在不太喜欢这么多人诧异的目光,她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怕生的人。

    她一边装着营业员扫码的食材,一边准备结账。

    营业员看着姚贝迪,似乎是认得她,笑着说道,“小姐,我们现在避孕套又多到了些品种,你上次都买那么长时间了,要不要挑选一盒?”

    姚贝迪整个脸猛地一下爆红。

    黑色西装离她很近,这样的话自然听得很清楚。

    姚贝迪悄悄的看了看那两个人,看那两个人面无表情的,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她身边。

    “不用了不用了。”姚贝迪连忙拒绝,脸都红透了。

    话说现在前台收营员,也需要这么卖力的推销吗?!

    营业员看着她,“是已经重新买过了吗?”

    “不是,我还没用……”姚贝迪小声的说着。

    “还没用完?!不是4盒装的吗?这都好久了,你老公是不是不太行啊……”营业员八卦的说着。

    姚贝迪觉得自己已经想要钻地洞了。

    有这么说人家的老公的营业员吗?!

    姚贝迪咬着唇,“结账,我要走了。”

    “哦,是是。”营业员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口无遮拦了点,连忙看了看电脑,“一共是428。38元。”

    姚贝迪找了找零钱,又觉得现在脸火辣辣的,好像被人都盯着似的,索性就拿了5百块,“不用找了。”

    “喂,小姐,我们不能收小费的……”

    姚贝迪提着东西,已经火速的离开了。

    两个黑色西装依然跟着她的脚步,在她不远不近的距离。

    姚贝迪脸红透了,在电梯内头低着,一直看着自己的脚。

    两个黑色西装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半点异样都没有。

    姚贝迪按下密码锁,然后走进去。

    黑色西装跟着走进去,姚贝迪把东西提到厨房那边,两个黑色西装直接走向潇夜,汇报工作,“一路上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出现。”

    潇夜微点头,“嗯,出去吧,保证这个地方24小时有人值守。”

    “是。”两个黑色西装恭敬的点头,准备离开时,一个黑色西装突然停了一下,“老大。”

    “有事儿?”

    “今天大嫂去超级市场的时候,有人质疑了大哥的能力。”

    “嗯?”潇夜扬眉。

    黑色西装一五一十的交代。

    潇夜脸色微沉。

    黑色西装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些距离。

    一个黑色西装嘀咕,“干嘛给老大说这些……”

    “老大在我心目中无所不能,绝对不允许被人这么践踏……”那个黑色西装一脸坚定和崇拜。

    践踏?!

    潇夜转眸,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姚贝迪,嘴角抿了抿,“你们出去。”

    “是。”

    姚贝迪一直在厨房里面忙碌,所以不知道那边都说些什么。这么一个上午,好不容易赶到中午12点前把饭菜弄好了,她跑过来对着潇夜说道,“吃饭了。”

    潇夜点头,示意姚贝迪扶着他坐上轮椅,然后去客厅吃饭。

    一桌子饭菜,荤素相宜。

    潇夜依然挑选自己喜欢的饭菜,然后一个不留神的空隙,姚贝迪又悄悄的在他饭碗里面放了些蔬菜,潇夜抬眸的时候,姚贝迪已经低垂着头,很努力的扒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不敢看大人的眼睛。

    潇夜抿着唇,吃掉。

    一口一口吃掉姚贝迪一次 一次 给他夹的蔬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会觉得蔬菜,不是想象的那么难吃。

    吃过午饭之后,姚贝迪清洗碗筷,把所有整理规矩之后,走向潇夜说着,“要午睡一会儿吗?”

    “不了,我等会儿去一下浩瀚之巅。”潇夜说。

    姚贝迪眼眸动了动,“可是医生说你的腿不能下地。”

    “我坐着轮椅去。”

    “有很急的事情吗?”姚贝迪问道。

    “嗯。”潇夜点头。

    姚贝迪咬着唇,好半响似乎是鼓起勇气说着,“我陪你去,行吗?”

    “不行!”根本就是,毫不犹豫的,直接拒绝。

    姚贝迪低垂着眼眸。

    潇夜看着她的模样,喉咙动了动,“你如果觉得无聊了,等笑笑放学了,你可以把笑笑接到家里面来。”

    姚贝迪点头。

    “晚上我会回来吃饭。”潇夜说。

    姚贝迪看着他。

    她以为,有潇笑在,潇夜不会出现……

    而且。总觉得潇夜很排斥潇笑。

    潇夜似乎也不愿意做解释,他转动着眼眸,“我有点渴了,去帮我拿点冰水。”

    “冰水喝了不好……”在潇夜的眼神下,姚贝迪的声音,越来越小。

    姚贝迪转身,去冰箱那边拿冰水。

    潇夜的视线看着姚贝迪的背影,嘴角似乎上扬着,一个很浅很浅的弧度。

    姚贝迪拿着冰水走向潇夜,递给他。

    正时,大门外响起门铃的声音。

    姚贝迪开门,看着阿彪站在门口。

    “大嫂。”阿彪看着她,恭敬的叫着。

    “嗯。”姚贝迪点头,一笑。

    阿彪准备进去时,姚贝迪突然堵在门口,“阿彪,潇夜等会儿是要跟着你去浩瀚之巅?”

    “是的。大嫂有什么吩咐吗?”

    “潇夜的腿不好,医生说一定不能下地,你帮我看着他,别因为嫌做轮椅麻烦就让他下地了。”姚贝迪说着。

    “好的大嫂,我一定帮你提醒着大哥。”阿彪笑着说道。

    姚贝迪感激的一笑,然后让阿彪走了进去。

    潇夜脸色其实有些不太好,看着两个人走进来,姚贝迪脸上似乎还挂着笑容。

    眉头皱了一下。

    姚贝迪一向很听话,知道潇夜和阿彪有事情谈,自然的就往楼上走去。

    潇夜看着姚贝迪离开,转眸对着阿彪,“姚贝迪给你说什么了?”

    “什么?”阿彪纳闷。

    “我说姚贝迪给你说什么了,在门口。”潇夜一字一句。

    “大哥不会是吃醋了吧!”阿彪打趣。

    潇夜脸色一沉。

    阿彪清了清喉咙,保持严肃,“大嫂就是让我提醒你,不管多嫌弃做轮椅,都不能下地。”

    潇夜的眼眸一动,脸色有些微微的变化。

    阿彪看着潇夜的模样,忍不住想笑,在潇夜的眼神下,控制得有些辛苦。

    好半响。

    潇夜说,“出门。”

    “是。”阿彪推着潇夜。

    两个人一起走进小车内,一上车,阿彪就开始汇报着,“这段时间场子还算安静,张龙也没有来捣乱,前段时间被我们搞得有些猛,现在还没恢复元气,也没敢来招惹我们。另外。老爷子又吩咐,不准备去动巨龙帮,我不甘违背老爷子,所以这段时间没有做什么。”

    潇夜点头。

    他当然知道潇老爷子的顾虑。

    但是他没有那些老夫子那么一本一眼,他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对了。”阿彪想到什么说道,“昨天齐凌枫和乔汐莞到会所去吃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姚贝坤把我们的包房门给踢坏了,然后有服务员说,看到姚贝坤拿花瓶砸了齐凌枫的头……我其实有些不相信,因为我觉得姚贝坤那小子应该胆子没这么大……”

    潇夜只是抿着唇,笑了一下。

    谁知道姚贝坤那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一路到达浩瀚之巅。

    还是下午,浩瀚之巅大厅里面已经依稀有些人喝酒了。

    不过因为是下午,没有开音响,里面倒是安静得很。

    阿彪推着潇夜一直到达他们固定的包房中。

    他转眸看着站在门口的阿信,“阿信,你怎么样?”

    “大哥我没事儿!”阿信连忙说着。

    潇夜眼眸一紧,点了点,应了一声,走进了包房中。

    包房中没有开音响,灯光很亮。

    潇夜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雷蕾,抿着唇让其他人都出去了,就剩下他们两个。

    雷蕾看着潇夜,也没有像前几次那样,一看着他就涌上去,很自然很规矩的坐在沙发上,脸上是精心打扮过得,看得出来。

    潇夜走过去,撑着手臂坐在她的旁边,“雷蕾。叫你来是和你说,我们分手的事情。”

    话一出,雷蕾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

    潇夜从来都不会铺垫,也不会说好听的话,直白的让人,心都痛木。

    她看着他,“我做得不够好吗?要这么来抛弃我?潇夜!我那么爱你,一心一意,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哪里错了吗?我改好不好?”

    “和你没关系。”潇夜说。

    和我没关系?!

    意思就是,我对你而言,什么都不算了吗?!

    不管我做得好做得差,都只是,简单的你身边的女人而已,不能影响你的任何决定?!

    真实好笑。

    笑得,她眼泪流得更加的欢快。

    她咬着唇,狠命的咬着,因为在控制自己极尽崩溃的情绪,她说,“潇夜,这么多年,爱你了这么多年,等了你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这么一句撕心裂肺的话,我真的很难受。”

    “对不起。”潇夜即使说着着三个字,也显得冷漠无比,“之前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应该怎么过,所以谁在身边都无所谓,但是现在……”

    潇夜突然不说了。

    因为很多事情,他觉得是没有必要让其他人知道的。

    谁在身边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只会允许姚贝迪在身边了是吗?!

    真是讽刺!

    那个曾经耍尽手段得到你的女人,现在你却愿意去爱她?!

    而那个曾经因为你受尽委屈的女人,此刻去只能被你无情的抛弃?!

    心酸吗?!

    感觉就快心死了!

    雷蕾望着潇夜,看着他冷峻的模样,看着他,她爱死了的,冷峻模样。

    她一字一句问他,“潇夜,你准备怎么弥补我?”

    “我给你500万,如果不够,你可以自己提要求,我尽量满足。”潇夜冷漠的说着。

    “500万?!这都是你打发女人的方式?”

    “我不需要给任何钱打发女人。”潇夜狠狠的说着。

    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这是他对女人的态度。

    但是雷蕾。

    他承认,他对这个女人有亏欠。

    “是吗?那我是不是该荣幸?”雷蕾自嘲的一笑,“我和你就上过一次 床而已,你却可以给我500万。”

    潇夜的脸色一,似乎不想要再多说其他。

    他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潇夜,如果我说我不要钱呢?我一分钱都不要!你会怎样?”雷蕾问他。

    潇夜转眸看着雷蕾,闪过一丝阴鸷。

    “我不要钱。”雷蕾说,眼眶通红,但是声音很清楚,“我用这500万,买一夜,你觉得行吗?”

    ------题外话------

    不要让我剧透!

    我不会说的!

    哼哼,就是这么任性!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