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九章 强上的回忆(一)

第六十九章 强上的回忆(一)

作者:恩很宅
    浩瀚之巅,下午时分,依旧,纸醉金迷。

    包房中,水晶吊灯照耀着暗冷的房间透亮无比,雷蕾白皙的脸颊在如是的灯光照耀下,更显苍白。而此刻,苍白的脸上布满泪痕,身体有细微的抽泣,似乎是在压抑着和哭泣。

    她眼眶很红,抬眸一直紧紧的看着潇夜,看着那张她爱得撕心裂肺的脸颊。她眼眸一点一点描绘着他的五官,他的剑眉长得很好,很有英气,每次微微皱起的时候,会显得特别的凶。他眼眸深邃,内双,狭长的眼线下,漆黑的眸子如潭水一般,睫毛很长,是男人难得拥有的浓密和上翘。鼻子很挺,唇瓣很薄,不言苟笑。僵硬的面部轮廓勾勒出这么一张冷冷酷酷的脸颊,总是给人一种不易亲近的勿近。甚至偶尔待在他身边时,也会觉得他的气势太过强烈,不寒而栗。

    “我不要钱。”雷蕾望着他,“我用这500万,买你一夜,你觉得行吗?”

    僵硬的空间,只有水晶吊灯打在身上的光泽,静静的,泛起她突然忧伤到不行的声音。

    潇夜的眼眸微转,脸色一贯的冷漠。

    他唇瓣抿起,总是抿出一道僵硬的弧线,让人不由自主的不敢靠近,连远观也怕被他的气息所吓住。

    这么一个男人,到底为什么,就能够让人爱到这番地步?!

    雷蕾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原因。

    原本被潇夜抛弃那一年,她虽然表面上妥协,心里其实是反抗的,愤怒的,还暗自发誓不会再爱这个男人,很多年后,她会回到中国,带着自己的老公,给他致命一击,让她知道,错过了她,就是错过了一辈子。

    理想很好,现实很惨烈。

    她尝试过了。

    尝试过交了很多男朋友,走马观花的,但最后结果是,越是堕落下去,越会觉得不甘,越会让自己难受,她总是在一个不知道从哪个男人的身边醒来时,想起潇夜的一点一滴,甚至有时候在玩到时,叫的也是他的名字。但国外还算开放,有时候一夜情神马的,你叫着别人的名字越厉害,床上的男人,越觉得兴奋,床上的效果越好。

    追求了短暂的兴奋和狂欢之后,剩下的,就像死寂一般的难过,找不到任何一个让人兴奋的点,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支撑自己活下去的欲。望,那样的漫无目的,真的如行尸走肉。

    所以,在迷乱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她不再过那种生活,她开始好好的修养自己。

    她要回去。

    回到中国。

    她要夺回潇夜,这个她放不下的男人。

    她要报复姚贝迪,她要让姚贝迪知道,不是把自己脱光了爬上潇夜的床,就一定能够拥有潇夜,她发誓她要抢回来,不折手段。

    所以,她开始频繁的联系潇夜。

    她说她想回国,一个人在国外孤苦伶仃,她思念中国,思念上海这座城市。

    潇夜刚开始并没有松口。

    但她很乖的,不死搅蛮缠,只是提提而已,她不能让潇夜现在对她产生任何反感。

    在这么频繁的接触下,某一天潇夜松口了,说如果想回来,就回来吧。

    于是,她收拾行李,回来了。

    回来前,去医院做了一次处女膜修护手术。

    她想有一天她会用上。

    不管用什么手段,得到潇夜,才是她的全部目的。

    但是现在。

    她承认,她在潇夜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低到了尘埃。

    她所有的努力的付出,在潇夜的眼中,都变成了虚无,因为这个男人的心,已经放在了另外一个女人身上,对她就开始冷冷淡淡,对她就开始,驱赶。

    像苍蝇一样的,驱赶。

    她冷笑着,默默的冷笑,为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不甘。

    “雷蕾。”潇夜开口,声音不轻不重,就是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冷寂,“你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一个晚上都不可能了?”雷蕾问他。

    “不可能。”潇夜斩金截铁。

    “那你的弥补算什么?”雷蕾咬着唇,似乎在控制声音的哽咽,好半响,才又说着,“不是说让我提要求吗?我的要求,就那么的让你为难吗?”

    潇夜看着她,冷冷的眼神,依然拒人千里。

    雷蕾一直抽泣着,抱着自己的身体,眼泪就跟断线的珍珠似的,没完没了。

    “其他都行,我不行。”潇夜说,声音依然,冷漠。

    其他都行,我不行?!

    雷蕾笑着,有些自嘲的笑着。

    我不行?!

    我的身体不行?!

    这个时候,就开始为姚贝迪守身如玉了吗?!

    曾经玩了那么多女人,现在突然就收性了,是因为爱着那个女人,无法自拔吗?!

    真是讽刺。

    姚贝迪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可以让潇夜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她想不通。

    她苦心经营这这段感情,还是被这么无情的抛弃。

    为什么?!

    “那就算了。”雷蕾说,一字一句,深深切切的说着,“既然不是你,就不是其他任何东西。钱我也不要了,人我也不要了,我离开,彻底的离开就是。”

    潇夜眉头一皱,似乎有些惊讶雷蕾说的话。

    “不管如何,不管我现在有多难受有多爱你,但是我不想为难你,也不想让自己在你的心目中那么难堪,很多年后或许你还会想起,有一个爱你如生命的女人,为了你的幸福,放弃了自己所有的追求……”雷蕾的声音开始哽咽无比。

    潇夜眼眸微动,把视线转到一边。

    雷蕾看着他的模样,擦拭着眼泪,似乎是想要最后看清楚他的样子。

    她站起来,拿起面前茶几上的洋酒,倒了两杯,递给潇夜一杯,拿给自己一杯,“潇夜,我祝你和姚贝迪幸福。”

    潇夜脸色有些微变。

    似乎是没有想到雷蕾突然的妥协。

    他拿起酒杯。

    雷蕾主动碰杯,然后一干二净。

    这个房间里面的酒度数都不会太低。

    雷蕾贝呛了一下,猛咳了一下,还是很努力的咽了下去。

    潇夜喝干,放下杯子。

    一言不发。

    他不喜欢说话,不管心里面有些什么,都不喜欢开口。

    雷蕾看着他的模样,甜甜的笑了笑,“我走了。”

    潇夜转眸。

    “以后,都不会再见了吧。”雷蕾说。

    潇夜沉默,似乎在默认。

    雷蕾灿烂的一笑,真的是很努力很努力才让自己拉出这么一道好看的笑容,“潇夜再见。”

    潇夜微点头,“保重。”

    雷蕾踩着高跟鞋离开,脚步走得很稳,身体很挺。

    她一走出房间,整个人在那一刻似乎就崩溃了,崩溃到不行。

    她毫无顾虑的一直哭,身体不停的抽搐。

    走了两步,似乎是真的掩饰不下去了,她蹲坐在走廊上,压抑着声音,不停的哭泣。

    阿彪去外面交代了一番事情,走向包房时就看着雷蕾有些难受的蹲在那里,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应该是隐忍着在哭泣。

    这个女人……

    阿彪眉头微动。

    是真的情到深处吗?!看上去并不像是装的。

    所以。

    不管多坏多恶劣的女人,在面对爱情时,依然是如此脆弱不堪,伤心欲绝。

    今天潇夜来浩瀚之巅,一方面是来看看场子,了解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来打发雷蕾。

    潇夜对姚贝迪是真的认真的,所以才想要和雷蕾彻底断得一干二净。

    阿彪脚步走过去,对着雷蕾说道,“雷小姐,要不要送你回去?”

    雷蕾似乎是擦了擦眼泪,她抬眸看着阿彪,“不用了。我自己会走。”

    阿彪耸肩。

    雷蕾看着阿彪的背影。

    这些人,都是看她的笑话的是吗?!

    曾经她在这个夜场有多么的耀武扬威,现在就被多少所讽刺着!

    她咬着唇,努力让自己站起来。

    她很难过,心里的痛就跟被蚂蚁撕咬一般的,说不出来的滋味,一直蔓延。

    她突然冷冷一笑。

    她怎么可能走得这么潇洒,她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的被潇夜打发。

    她又不笨。

    她也不善良。

    她为什么不看着自己恨的人,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电话接通,“喂。”

    “齐凌枫,我按照你说的,没有为难潇夜。”雷蕾一字一句。

    是的。

    从一早潇夜联系她让她去浩瀚之巅等他,她就知道,潇夜是来当面对她说,关于分手的事情。

    不管过程如何,他们之间的感情,肯定就完了。

    怎么可能心甘,怎么可能?!

    她捂着自己的剧烈疼痛的心脏,没有让其他人跟她一样的痛,她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她给齐凌枫打电话。

    现在她反而觉得,和齐凌枫合作是好的,至少这个男人,够残忍,够恶毒。

    而她,就是要让这么魔鬼的男人,来对付自己恨之入骨的人!

    哪怕自己,付出相同的代价。

    “那就按照计划,往下。”齐凌枫说。

    “好。”雷蕾狠狠的开口。

    挂断电话,眼眸一紧。

    所谓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她其实一点都不在乎。

    ……

    包房中。

    潇夜坐在那里,随意的拿着洋酒杯子,一口一口浅酌。

    阿彪推开房门,看着潇夜,自然的坐在潇夜的旁边,自己也倒了一杯,喝了起来,并说道,“刚刚碰到雷蕾了,在走廊上哭得很猛。”

    潇夜微点头,没有说话。

    “本来说送她,她拒绝了。”阿彪说着,“大哥你是真的决定和大嫂过日子了?”

    “嗯。”潇夜点头。

    阿彪嘴角一笑,“其实早该如此了,外面花花绿绿的女人,哪里能够抵得过大嫂半分。”

    潇夜没有说话,喝着小酒的唇瓣,却有些微微上扬的弧度。

    男人不是不会动心,动心的时候,也会显得尤其的可爱。

    阿彪差点没有被酒给呛死。

    他居然想到可爱这个词语来形容潇夜,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对了阿彪,让你查齐凌枫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潇夜问道。

    阿彪放下酒杯,恭敬的说着,“查到一些,还不是特别完善。齐凌枫这个人的背景其实也不复杂,但是因为牵涉到他父母的事情,就比较花费时间。据说,他父母当年从黄浦江大桥上面翻车到江底,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为之。但现在想要找当时的民警考究这个事情需要攻克点时间,因为经办这起事故的交警已经退休了,而且这本来就是一起假公济私的案件,属于触犯法律的范畴,比较难从他嘴里面吐出真相。”

    “嗯,尽快想办法找到人,然后搞清楚来龙去脉,我不想要欠乔汐莞事情太长。”

    “是。”阿彪点头,说道,“大哥,总觉得你对乔汐莞的事情比较上心,是不是因为大嫂的关系?!”

    潇夜眼眸一转,“闭上你的八卦嘴!”

    阿彪耸肩笑着。

    他就知道,其实大哥很早之前应该就对大嫂产生了不一般的情愫,要不然和这么多女人玩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对谁真的真心过,甚至有时候连样貌都记不住。

    记得有一次有个小姐陪了潇夜一晚上,那小姐第二天就以为自己在夜场的地位不一样了,闹了些事情出来,跑来找潇夜的时候,潇夜连那小姐是谁都不知道,小姐的脸当场就绿了,别提多难堪。

    这事儿在这个圈子就传开了,所以那些但凡跟潇夜发生过关系的小姐都不敢对潇夜要求什么,灰溜溜的来,灰溜溜的走,所以潇夜对雷蕾说的他不需要用钱打发女人并不是在骗谁,这确实是事实。

    阿彪有时候觉得,雷蕾的回来,其实就是在加速大哥认清自己内心而已,雷蕾总就会成为潇夜生命中的炮灰,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雷蕾也没回来多久,就彻底的让大哥把心都放在了大嫂身上。

    听说当年被大嫂算计的时候,大哥是咬牙切齿,更是放下豪言,绝对不让大嫂好过。

    这么一来。

    那些豪言,瞬间就成了过往云烟。

    “说说巨龙帮这段时间的事情。”潇夜冷冷的声音,拉回了阿彪的意识,“阿信的仇,我报定了。”

    “是,大哥。”阿彪连忙点头,一五一十的说着现在巨龙帮的现状。

    大哥重义气,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受了委屈,特别还是替他承受,这个梗,大哥肯定咽不下去,所以阿彪根本不需要劝慰什么,尽心尽责的办理起潇夜交办的事情。

    ……

    从潇夜离开后,姚贝迪就躺在床上睡觉。

    她想自己是睡不怎么着的,觉得自己肯定会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比如。

    潇夜不让她去浩瀚之巅,是不是因为雷蕾在的原因。

    潇夜说会和雷蕾分手,其实……

    她并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不相信雷蕾,总觉得那个女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打发。隐忍了这么多年,回来后,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她翻身。

    其实很困了。

    因为一天照顾潇夜,睡眠时间并不长。

    但眼眸闭上后,脑袋里面却是一片混乱不清,怎么都没办法沉静下来。

    6年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她睁开眼睛,却仿若又发生在眼前。

    19岁的自己,看上去很青涩,实际上,她身体的所有发育都已经成熟。

    身高,三围,相貌。

    那一年,高中毕业。

    高考完了之后,和很多像是结束了惨烈战斗的学生一般,一起参加了毕业晚会,毕业晚会的地方一般都选择在酒吧。大家起哄着,就去了浩瀚之巅。

    浩瀚之巅的消费其实很贵。

    当时对于还是学生的他们并不怎么消费得起,不过大家为了玩一把,也是拼了,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和私房钱,又各种理由问着父母要,说是毕业季,成人礼,才凑够了钱,一个班上的同学都去了,开了二个很普通的包房,40几个学生分为两边,围在一起,吃得别提多开心。

    本以为只有他们班才会到这么高大上的地方,却没想到,潇夜他们班也在。

    而且包房明显比他们的更奢华,还听说,潇夜一个人把他们班的所有费用全包了。

    潇夜在学校上学的时间其实不多,但是大家对潇夜都有一个崇拜心里,似乎对他就是会莫名其妙的恭敬几分。说直白了,在学生时代,那种能够拿着刀肆无忌惮的人,并不多。而且潇夜的背景本来就是学生时代看得最多的少女少男漫画里最让人憧憬的生活方式,让好些觉得和潇夜是一个班的学生,沾沾自喜。

    很多时候,每每谁说起和潇夜是一个班的,都一脸骄傲,而且不得不说,潇夜班上的同学,不管走在哪里,都没人敢去欺负,所以也有那自傲的本钱。

    毕业季那晚上。

    姚贝迪他们班本来玩得挺好的,也不知道谁说在外面走廊上看到了潇夜班的学生,几个人就起了哄,说要去那边和潇夜喝酒。

    到毕业了,怎么也得和学校里面的大人物勾搭一下,要不然会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的高中生涯。

    姚贝迪就看着一波一波的人来来去去,津津乐道。

    她其实也想去。

    但是很紧张,很紧张。

    她喜欢潇夜,全校都知道。

    而且潇夜旁边还有雷蕾在,那个女人指不定又要怎么的为难和讽刺自己,没有霍小溪在旁边,她半点底气都没有。

    这么晚上有些晚了,班里的同学都去得差不多了。

    姚贝迪紧捏着衣角,如坐针毡。

    “嘿,姚贝迪。”一个男生突然围过来,“你要不要去潇夜那边?”

    姚贝迪脸猛地一下就红了,比喝了酒还要红润得多,她摇着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一起吧。听说潇夜来者不拒,也不是我们想的那么不近人情。”男人鼓吹着。

    “算了,我不去了。”姚贝迪拒绝。

    去了,太尴尬了。

    自己最好的朋友还和潇夜干过架,潇夜万一一生气,拿她出气怎么办?!

    如果潇夜要打她,她肯定不敢反抗一点点。

    “你怕什么啊,以前的事情都过了好几年了,那还是上初中那会儿的事情,大家都给忘了。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和潇夜解释清楚了,以后指不定还能够做朋友,见面了也不会尴尬。你看你现在这么躲着他也不是办法啊。走吧走吧。”男生继续鼓吹着。

    姚贝迪咬着唇,捏着衣角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别担心了,有我们在,我们班的男生都会保护你,必定你也是咱们班班花不是?!来,走走。”男生说着,就来拉扯姚贝迪。

    姚贝迪身体一缩。

    她对外人很排斥。

    其实全班都知道的。

    也就是为什么,姚贝迪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被谁追求过。

    而且在外人眼中,姚贝迪也是假清高,以前勾搭潇夜的事情,被传的很难堪。

    “抱歉,我都忘记了,你不能让任何人靠近来着。”男生说着,抱歉的一笑。

    姚贝迪咬着唇,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那走吧。”说着,男生就走在了前面。

    姚贝迪拿着红酒杯,有些畏畏缩缩的跟在他后面,其实没几步的距离,她却觉得,每一步都像是在雪地里面走一样,步履维艰。

    好半响,脚步终于到了那个奢华包房。

    包房中有些同学已经喝醉了,在旁边倒着趴着,有些还在喝,划拳唱歌,还有些趁着酒意,在卿卿我我,姚贝迪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男生和女生抱在一起,肆无忌惮的啃咬着彼此的嘴唇,她似乎看到男生的手已经伸进了女神的超短裤里面……

    她脸一下子爆红,眼睛再也不敢抬眸看,低垂着脸,跟着班上的男生走向潇夜。

    潇夜坐在饭桌上,旁边坐着雷蕾,在帮他一点一点的剥虾壳,很乖巧的模样。

    潇夜确实是来者不拒,他们去敬酒的时候,每人一杯。

    姚贝迪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就举着杯子,然后一干二净。

    红酒杯里面装的是啤酒,对于她本来就不好的酒量而言,满满一杯下肚,好半响才控制着自己没有当场吐出出来。

    微松了口气。

    姚贝迪喝完之后,就随着班上的男生准备离开。

    “等等。”雷蕾突然开口,对着姚贝迪,“是姚贝迪吧?!”

    姚贝迪咬着唇,点头。

    那样子,分明就像一个孩子似的,身体也有些微微的颤抖。

    她其实挺怕雷蕾和潇夜的,她真的没有霍小溪的胆识,她见着生人都怕,更别说潇夜这种,有着特殊背景的人。

    而且总觉得雷蕾也很厉害的模样,她其实很怕被揍。

    她怕痛。

    “你先别走,我和你喝一杯如何?”雷蕾问道。

    姚贝迪猛地抬头,诧异的看着她。

    眼眸不自觉得看到了坐在一边一脸冷酷的潇夜,连忙闪烁着眼眸,不敢直视。

    “以前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大家现在都毕业了,什么就都烟消云散了。”雷蕾很大气的说着。

    姚贝迪有些不相信,茫然的看着雷蕾,“你不生气吗?”

    “生什么气?因为你喜欢潇夜我就生气?怎么可能?!喜欢潇夜的人那么多,我全部都生气,那我还不气死!”雷蕾笑着。

    笑容很灿烂,也很开朗。

    姚贝迪其实一直都很羡慕很开朗又敢于表现自己很自信的女生,雷蕾的一举一动分明就是很有吸引力,包房中很多人的视线都吸引在了她的身上,她却一点都不会觉得自己是焦点而不好意思,反而更加的自若。

    而姚贝迪觉得自己怎么都做不到,每次老师提问让她回答问题时,她都是满脸通红。

    “不过我挺佩服你的勇气的。”雷蕾已经给自己倒了一杯,也给姚贝迪倒了一杯,“你看上去这么乖乖女的样子,居然会喜欢我家这么酷的潇夜。”

    我家?!

    姚贝迪咬着唇。

    其实没想过再和潇夜有过什么,但是听着“我家”这两个字,还是莫名的让人有点不舒服。

    她咬了咬唇,小声的说着,“我现在不喜欢了。”

    话一出。

    似乎感觉到旁边有一道强烈的视线。

    不过她胆子小,不敢去回视,所以也不知道那道视线是什么意思。

    “这么快就不喜欢了?”雷蕾好笑的说着,“那以前你姐帮你扇我两巴掌,还和潇夜干了一架,真是白费了!”

    “……”姚贝迪咬着唇,半天说不出来反驳的话。

    “我没责怪你,你看你还像一个孩子似的,都高中毕业了,还这么腼腆。以后要是真的交了男朋友,指不定会被怎么的欺负,你说是不是,潇夜?”雷蕾突然叫着潇夜的名字。

    潇夜没说话,在吃刚刚雷蕾给他刨好的虾子,吃得漫不经心。

    姚贝迪总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被很多人打量着,她真的不太能够接受这种视线,胆子太小,她鼓起勇气,“雷蕾,我敬你。”

    只想着,早点喝完这杯酒,早点离开。

    雷蕾似乎并不这么想,嘴角笑着,“别急,咱们还可以好好说说话,这毕业后,你又是高材生,肯定进的都是清华北大复旦什么的,我和潇夜最多就对一个不入流的大学混时间,肯定是难得见面了。”

    姚贝迪咬着唇。

    其实心里是有些失落的。

    这次之后,恐怕真的再也见不到潇夜了。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似乎并没有看她一眼。

    她咬着唇,点点头,“嗯,我报的复旦大学。”

    而且以她的成绩,肯定是准上的。

    “所以啊,我们的高材生,坐下来,我们好好聊聊。”雷蕾热情的过去拉她。

    姚贝迪一个不舒服,微微的后腿了几步。

    雷蕾眉头一紧。

    那一刻虽然笑着,但是明显的眼里闪烁着一些恶毒。

    姚贝迪咬着唇,没有说话。

    雷蕾看上去没什么异样,玩笑的说着,“听说你不喜欢别人触碰,看来是真的。真是有些担心你以后要是交了男朋友,怎么和你男朋友有愉快的玩耍。”

    说着,咯咯的笑了。

    其实大家都明白,她口中的“玩耍”是什么意思。

    19岁,能够知道的,其实都知道了。

    姚贝迪咬着唇,脸一阵红一阵白。

    “坐吧。”雷蕾指了指旁边的位置。

    姚贝迪坐在那里。

    “这杯酒咱们就一干二净。”雷蕾说着,很豪迈的喝了。

    姚贝迪看着满满一大杯,没有犹豫的,也跟着喝了下去。

    喝得有些反胃。

    强忍着自己,不直接吐出来。

    “酒量不错。”雷蕾说。

    姚贝迪低垂着眼眸,“我其实不太会喝,我都快吐了。”

    “不会啊,看不出来。”说着,雷蕾又倒了一杯。

    姚贝迪看着面前的酒,胃里面翻滚。

    “夜。”雷蕾亲昵的拉着潇夜的手臂,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你不和姚贝迪再喝一下吗?必定当年人家也那么努力的喜欢过你。”

    对于雷蕾软软的模样,潇夜看上去更加的冷酷了。

    他眼眸动了一下,拿起面前的杯子,喝光。

    姚贝迪咬着唇,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看着潇夜冷酷的样子,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是抱着杯子,又喝光。

    这次喝下去,胃里面真的已经受够了。

    她捂着嘴,“对不起,我出去一下。”

    然后转身,自己跑了出去,跑到公共卫生间,哗啦啦的全部都给吐了出来,撕心裂肺。

    她捂着自己的胃,真的很难受。

    眼眶在那一刻也被薰得红透,好想要放声的哭一下。

    她隐忍着,在微微抽泣。

    心里面有些难受,看着雷蕾和潇夜这么亲密的模样,还是觉得好难过。

    她咬着唇,狠命的咬着。

    明明告诉自己,不能再喜欢潇夜的,却就是这么不受控制的,喜欢着。

    她蹲在厕所很久,吐了很久,眼泪也留了很久。

    好半响,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舒服多了,才起身走出厕所,狠狠的洗了把脸,漱口,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狼狈。

    她深呼吸,走出厕所。

    脚步刚走到门口,突然被一个身体撞了过来,她的脸直接撞到了他的胸膛上,僵硬如铁,疼得她眼眸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那个痛不勘言。

    那个身体似乎被姚贝迪这么一撞,也有些控制不住了,在厕所门口就噼里啪啦的吐了出来,吐得满地都是……

    “不许说出去!”似乎是吐完了,一个冷酷的声音狠狠的威胁着。

    姚贝迪看着潇夜。

    看着这个男人弓着身体,分明已经难受到不行了,还这么死要面子。

    来者不拒。

    这么两个班90来号人,不喝死才奇怪了。

    “不许说出去!”潇夜抬起头,一字一句对着姚贝迪说着,生意冷得吓人。

    姚贝迪惊吓着,点头。

    潇夜擦了擦嘴,走向一边漱口。

    姚贝迪看着他的模样,整个脸色已经有些惨白了,此刻不停的用冷水在清理自己的脸,似乎是强迫性的让自己清醒。

    “帮我那一张纸。”潇夜说。

    姚贝迪一怔,下一秒,灰溜溜的去旁边抽出一张餐巾纸,递给他。

    他擦了擦脸颊,擦干了水渍。

    抬起脚准备往包房中走去。

    姚贝迪看着他有些不稳的样子,大步上前,“潇夜,你是不是不能喝了?”

    潇夜一个眼神杀过来。

    姚贝迪咬着唇,有些惧怕,忍不住还是嘀咕着,“喝不了就不要喝了,这又不丢人。”

    潇夜脚步停了停,转眸狠狠的看着姚贝迪,“谁说我喝不得了?!”

    “你身体都走的s型了……”

    “闭嘴!”潇夜狠狠的说着,“再说一个字,我马上把你丢出去!”

    姚贝迪看着他,不敢再开口。

    潇夜不屑的睨了一眼姚贝迪,转身准备大步离开。

    不知道是没有注意,还是本来就喝得头晕了,前面是一个转角,而他的脚步根本就没有转弯,整个人直接就给撞了上去,“嘣”的一声。

    姚贝迪惊吓着,不自觉的捂着自己的额头。

    就像是自己被撞了一般的,整个人闭着眼睛,有些不忍直视。

    潇夜被撞得不轻,整个人趴在墙上,半天反应不过来。

    姚贝迪就看着他,看着他在那里一动不动!

    姚贝迪想,下一秒潇夜肯定会威胁她,然后怒骂她,然后或许会真的把她扔出去。

    她有些心惊的准备开溜。

    “过来!”潇夜突然说。

    姚贝迪一怔。

    “我让你过来!”潇夜冷酷无比。

    姚贝迪咬着唇,默默地走过去,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她想顶多不过就是,被他打几下,她忍忍就行了!

    “扶我一下。”潇夜说。

    姚贝迪一怔。

    “扶我一下你听不到!”潇夜怒吼。

    姚贝迪被吼得,不由自主的上前抓着他的手臂。

    第一次。

    不排斥,一点都不会觉得反感。

    她看着自己白净的手,看着他露在外面的棕色皮肤。

    潇夜挪动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整个人直接靠在了她的身上。

    他眉头皱得很紧,嘴里嘀咕了一句,“该死的头晕!”

    被这么撞,不头晕才怪了。

    何况还喝了这么多酒。

    姚贝迪扶着他,呼吸在加重,却又不敢大口出气,整个人就这么心跳加速的扶着他走着,一步一步。

    “走电梯。”

    “嗯?”姚贝迪一怔。

    “我让你走电梯!”潇夜不爽,“不要老是让我重复第二次!”

    姚贝迪觉得自己很委屈。

    让别人办事情,脾气还这么大!

    她扶着他走向电梯,进去。

    “25楼。”

    姚贝迪按下数字。

    电梯往上,到达。

    25楼是住房区,而且看得出来,是豪华住房区。

    “第三个房间。”

    姚贝迪扶着他,走向第三个房间。

    “3328。”

    “嗯?”姚贝迪纳闷。

    “密码!”潇夜怒吼,“你没开过房吗?!”

    姚贝迪咬着唇,她本来就没有开过房。

    她按下密码,然后门锁弹开,姚贝迪打开房门,扶着潇夜进去。

    房间很大,楼中楼,后来姚贝迪才知道,这叫做总统套房,里面的装修奢华无比,眼花缭乱。

    姚贝迪把潇夜扶上楼,楼上没有任何墙壁,全部都是透明落地玻璃,偌大的空间,所有东西一目了然。奢华的大床,奢华的浴池,奢华的地毯,奢华的水晶吊灯,奢华的液晶电视,奢华的沙发,奢华的健身器材……

    姚贝迪其实并不是觉得这一切有多昂贵而显得目瞪口呆,她只是有些紧张,和潇夜单独在这样一个房间,这样一个,分明带着说不出来情。欲的房间……

    她咬着唇,努力的把潇夜放在床上。

    潇夜一躺在床上,就深呼吸了一下,似乎是在寻找新鲜的空气。

    然后身体不舒服的挪动着,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裤子,全身不自在。

    姚贝迪咬着唇,有些紧张的蹲下身体。

    “潇夜,我帮你脱鞋子和衣服……”姚贝迪说。

    潇夜没有说话,眉头不舒服的皱起。

    姚贝迪觉得自己的手都是发抖的,她狠狠的咬着唇,先脱掉他的鞋袜,然后开始一点一点的脱掉他的白色衬衣,露出他已经练出了肌肉的古铜色皮肤,她屏住呼吸,手指抖动得更加厉害了,她控制情绪,手往下,解开他的皮带,正准备拉扯他牛仔裤的拉链时,潇夜身体动了一下,“你出去,叫雷蕾进来!”

    姚贝迪手指一怔……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秘宠之霸爱成婚》铭希。

    简介:

    “做我的女人。”他霸道。

    “我不认为我要换金主。”她拒绝。

    可是两个月之后,她自己送上了门。

    倚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阴沉着脸的男人,撒娇道:“坏蛋叔叔,你英俊帅气,冷酷有型,我想了这么久,还是决定跟着你。”

    祈诺显然很不喜欢听这个称呼,眉头一蹙,“从今天起,你只能刷我的卡,住我的房,你的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但是……”

    他危险的眯起了眼,“不准叫我叔叔。”

    她露出天真无害的笑容,“好啊。坏蛋。”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