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十章 强上的回忆(二)

第七十章 强上的回忆(二)

作者:恩很宅
    浩瀚之巅,奢华的房间。

    豪华的大床上,潇夜不舒服的挪动着身体,“你出去,叫雷蕾进来!”

    姚贝迪手指一怔,猛地一下从他牛仔裤的拉链上缩回。

    她咬着唇,站直身体,看着潇夜潮红到不行的脸颊。

    心里划过一点失落。

    是很失落。

    其实她知道,对于潇夜和雷蕾这么多年的关系而言,两个人在一起,身体在一起其实是理所当然的。

    那一刻,脑海里面似乎自然就浮现了,潇夜和雷蕾在这张大床上,赤身相见的模样。

    她转身,走下楼。

    一步一步离开。

    潇夜说,你出去,叫雷蕾进来!

    叫雷蕾进来……

    她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她不想要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的不想要离开。

    她的脚步突然停在楼梯半中间,抬眸看着楼上的水晶玻璃,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玻璃里面的那张奢华大床。

    19岁。

    送自己一个成人礼……行吗?!

    心跳,突然猛地加速。

    她从来没有过这么大胆的想法!

    她猛地一怔心惊。

    忍不住紧捏的手指,手心都在冒汗。

    这样做,好吗?!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唇,那一刻差点把唇瓣咬破,好半响似乎才下了很大的决心,大步的跑上去,一口气跑到潇夜的床边,看着他依然潮红的脸颊,紧皱的眉头。

    潇夜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人,没有睁开眼睛,喃喃的声音说着,“雷蕾,帮我脱一下衣服。”

    雷蕾?!

    他把自己当成雷蕾了吗?

    姚贝迪看着他,整个人似乎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弯腰,蹲下身体,她颤抖的手再次伸向他的牛仔裤,感受着心跳频率的加快加快,再加快,她很努力的终于脱掉了他的牛仔裤,放在一边。

    潇夜身上现在就穿了一条黑色的内裤,身体挪动着,翻身背对着她。

    她看着他线条分明的背部轮廓,圆润的臀部,还有看上去很有利的双腿。

    心跳在加速。

    刚刚下定的决定其实也在慢慢的退缩。

    退缩。

    “帮我倒一杯水。”潇夜吩咐。

    姚贝迪被潇夜突然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整个人真的是紧张到不行。

    她左右看了看,然后跑下楼从饮水机里面倒了一杯温开水,又快速的跑上去,“水倒好了。”

    潇夜起身,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房间的异样,大口大口的喝完,又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睡觉。

    姚贝迪的心跳一直很快,整个人一直很紧张,呼吸似乎都变得急促不安。

    她深呼吸深呼吸,走向一边的浴缸,放水。

    洗澡。

    先洗澡。

    她一点一点脱掉自己的衣服,转眸看着床上那个睡着的人……

    她坐进浴缸里面,清洗自己的身体。

    她在默默的给自己打气。

    其实就是一个成人礼而已。

    潇夜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是他的第一次,而当时的她,也没有想过要他负责。

    她清洗自己的身体,洗得有些慢,仿若连呼吸都不敢太过大声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她真的不适合做坏事,每次一做坏事,就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已经不能负载心跳的频率,觉得自己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溃,所以,其实从小到大,她基本没有做过坏事,唯一觉得做过的坏事,就是喜欢潇夜,喜欢一个,别人的男朋友。

    她眼眸看着落地窗外,上海璀璨的夜景。

    浴缸离落地窗很近,开阔的视野,浪漫的格局。

    雷蕾是不是也和潇夜,在这个房间里面,欣赏着上海的夜色,然后……

    她身体突然一抖。

    因为此刻,她似乎感觉到一个强硬而赤身的身体靠在她的身后,他的大手自然的搂着她的身体,头埋在她的颈脖处,两具身体挨得很近。

    “帮我洗澡。”暧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姚贝迪咬着唇,心跳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仿若此刻只能够感受着,那不一般的身体触碰。

    “不是说,要把第一次给我吗?今晚。”潇夜咬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着。

    “你要吗?”姚贝迪问他。

    “废话。”潇夜的手已经不规矩起来。

    鼻息间,还有他重重的酒味。

    他是清醒的,还是迷糊的?!

    姚贝迪微闭上眼睛。

    两具年轻的身体,在那个不受控制的年龄,一触即发……

    其实整个过程,姚贝迪并不觉得舒服。

    而且她知道,潇夜其实是醉的。

    他由始至终不知道,躺在他身下的女人,不是雷蕾,而是姚贝迪。

    他由始至终叫着雷蕾的名字,轻声细语。

    而她,由始至终的不吭声,默默的承受。

    然后,在疼痛的那一瞬间,搂抱着他的身体,眼泪迸发。

    夜晚。

    渐渐深邃。

    凌晨时分。

    姚贝迪挪动着身体,从潇夜的怀抱里面挣扎着起来。

    分明早就该走的,却一直挨到了现在。

    她修长的双腿交叉,还能够清晰的感觉,那里的疼痛。

    “嗯……”潇夜闷哼了一声,似乎是感觉到怀抱里面的人在动,又抱紧了些。

    每每她想要离开时,潇夜总是这样把她紧紧的搂抱着,她不敢用力的推他,似乎也沉溺在他的温暖之中,然后总是告诉自己,再待10分钟,再待10分钟……

    但是现在。

    应该不能再待了。

    再待下去,或许就会发现,她是个冒牌货了。

    她努力的挣开潇夜,潇夜或许是真的太困了,被姚贝迪挣扎开后,手胡乱的摸了摸,没有摸到人,也没有再寻找,而是翻身,又睡了过去。

    姚贝迪深呼吸,搂着被子,勾地上的衣服。

    她勾啊勾,很认真的勾着,整个身体都差点摔下床,好不容易拿到,正准备换上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尖叫的声音。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手上拿着文胸,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雷蕾。

    雷蕾似乎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满地的衣服,赤。裸。的双人。

    怎么会这样?!

    雷蕾看着他们,怎么会这样?!

    她不过就是被人缠着多喝了会儿酒而已,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这么不堪的不一幕。

    不!

    今晚上是她的!

    今晚上是她和潇夜的第一次,为什么现在这个床上,多了这么一个女人?!

    为什么!

    为什么?!

    她尖叫的声音,再次响起。

    姚贝迪抱着被子,惊吓的缩在床头。

    她不知道,原来,原来雷蕾有这个房间的密码,要是知道,她肯定什么都不敢做,肯定走就溜走了……

    潇夜似乎被突然尖叫的女声吵醒,他揉着有些痛的头,从床上坐起来,有些迷糊不清的看着面前站着的女人,又随意的看了看身边瑟瑟发抖的女人,愣怔了两分钟,整个人猛地一下似乎清醒过来,再次看看了面前的人,看了看床上的人!

    “潇夜,你做了什么?!”雷蕾眼泪已经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了。

    潇夜看着姚贝迪,看着她搂着被子,低垂着眼眸的模样……

    刚刚经历的一幕一幕……

    潇夜咬牙!

    都是和这个女人做的吗?!

    该死!

    潇夜猛地从床上起来,胃里面一阵汹涌,直接走向一边的洗漱盆,随手拿起一件浴袍披在身上,然后突然就呕吐了起来……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背影。

    他应该很恶心吧。

    发现自己上了她。

    心里有些难过,应该是很难过,所以无法掩饰。

    “姚贝迪,你怎么这么贱!”雷蕾再也控制不住了,上去拉扯她的被子。

    姚贝迪狠狠的护卫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两个人拉扯起来。

    潇夜依然在洗漱盆边上呕吐,对于两个人女人的大战,他毫无所动。

    “贱人,贱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这么贱的婊。子,主动上别人的床,勾引别人的男人,你能够在恶劣些不,你个三八!”雷蕾把拉扯边骂,心里的怒火,完全是不受控制,恨不得把面前这个女人狠狠的撕了,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的嘴脸。

    想起刚刚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情……

    整个人更加崩溃的不受控制,力气一猛。

    姚贝迪的被单被雷蕾猛地扯开,她白皙的身体突然就曝光在水晶灯下,姚贝迪搂抱着自己身体,尽量让自己不要曝光。

    雷蕾的眼眸顿了一下,看着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那么明显的额吻痕,还有床上,那明显的血红色印记……

    “姚贝迪,姚贝迪!”雷蕾崩溃的大叫,“不是不喜欢被人触摸吗?!你什么都是装的是不是?装的这么清高,实际上就是不要脸的婊。子,居然主动爬上男人的床,做这种龌蹉的事情,你这个贱人!”

    姚贝迪抱着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在瑟瑟发抖。

    脸色也变得无比的苍白。

    抓奸在床……

    她说不出一个字。

    潇夜似乎是吐完了,漱了漱口,从那边过来,看着姚贝迪的模样,转头又看着雷蕾,脸色并不太好的对着姚贝迪说着,“你穿上衣服马上滚。”

    “夜!”雷蕾跺脚,“今晚分明是我们的夜晚,分明是我们的,却被这个女人……”

    潇夜抿着唇,“大家都喝醉了。”

    “她就是故意的,她没有喝醉!”雷蕾指着姚贝迪的鼻子,“你现在看清楚了吧,这个女人就是这么恶心,看上去乖乖的,却对你做着这么龌龊的事情!我想着就……说不出来的气和难受……呜呜……”

    然后,雷蕾就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可能也觉得自己委屈够了。

    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滚了床单,现在的难受,真的是不言而喻。

    潇夜看了一眼姚贝迪,看着她抱着身体,一直不停抖动,整个人脸垂得很低,有些无地自容。

    其实刚刚发生的一幕一幕……

    他不是没有感觉到异样,但做都做了。

    他转头,搂着雷蕾,“我先送你回去。”

    “我不要回去!”雷蕾说。

    潇夜眼眸一紧。

    “夜,我不要回去,我不要!”雷蕾抱着他的身体,“我想起这个女人在你身上猥琐,我就我就……”

    “行了,别闹了。”潇夜并不太会安慰人,不管哪个年龄阶段,似乎都并不太会说话,他也很讨厌麻烦,雷蕾一般不太会无理取闹,所以两个人才这么多年,一直牵牵扯扯。

    雷蕾哭得很伤心,“我不是闹,我只是难受……”

    “嗯。”潇夜点了点头。

    嗯?

    雷蕾看着潇夜。

    “嗯”是什么意思?!

    仅仅就是知道了吗?

    没有下文了?!

    “夜……”雷蕾是接受不了的。

    自己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潇夜抿着唇,拉着雷蕾,“我送你回去。”

    “夜,不,你应该给姚贝迪一点教训的……”雷蕾不甘的说着。

    “以后我的世界里面都不会有那个女人。”潇夜一字一句的说着。

    雷蕾看着他。

    “都只有你。”潇夜说。

    雷蕾咬着唇。

    这是潇夜在对她告白吗?!

    亦或者,是承诺。

    她转眸看了一眼姚贝迪,看着姚贝迪似乎也因为潇夜的那句话,身体颤抖了一下。

    她跟着潇夜这么久,要说男女朋友,也算是男女朋友,但是并不是外人想象的那种,以结婚为前提的男女朋友,她总觉得潇夜有太多的不定因素,总是在自己一个不留神的时候,或许就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潇夜对她,从来没有过承诺和责任。

    而这件事情,就是潇夜对她的弥补吗?!

    说是,以后,只有她一个女人。

    是代表,以后他会娶她?!

    这么一想,虽然还是很痛恨自己的夜晚被姚贝迪给霸占了,但转眸又觉得,因为潇夜的内疚,让她能够拥有这个男人一辈子,也算,值了!

    她狠狠的瞪着姚贝迪,转头对着潇夜,温柔了些,“夜。”

    “回去吧,我送你。”

    “嗯。”

    两个人离开,彼此搂着身体。

    潇夜的衣服还丢弃在房间里面,仅仅穿着浴袍就离开了。

    姚贝迪抬眸。

    那个时候的自己,其实早就默声的在哭泣了。

    她擦了擦眼泪,下床,穿上衣服。

    身体还是有些痛的,那样的疼痛,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滋味。

    她换上衣服,下楼。

    打开房门。

    潇夜突然出现在门口。

    他不是送雷蕾了吗?!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看着他,然后又畏畏缩缩的靠在一边的门上,低着头。

    仿若就是自己做错了事情,等待被批评被教育一样。

    潇夜看着她的样子,冷漠的声音说着,“你要钱吗?”

    姚贝迪抬头,看着他,有些诧异。

    “我知道你家不穷。所以一般的钱你应该也看不上。”潇夜直接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她。

    “我不要钱。”姚贝迪说。

    潇夜冷笑了一下。

    “是我主动的,你不需要对我有补偿。”姚贝迪小声的说着。

    “补偿?”潇夜讽刺的笑着,“我只是打发你而已,别试图想要缠着我。”

    姚贝迪咬着唇,心里有些难受。

    总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一点一点被割一般。

    “我不会来缠着你。”姚贝迪说,虽然小声,但是坚决。

    当时,她真的没想过缠着他。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她也没资格来缠着他。

    潇夜没什么表情,只是冷冷一哼,显得很是不屑。

    “我走了。”姚贝迪说。

    潇夜一言不发。

    姚贝迪转身离开,然后规矩的给他关上大门。

    大门关过来那一秒,她想,他们之间,就到此结束了。

    以后,再也不会有,以后!

    ……

    那晚上的事情,在学校后来传来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故意传开的。

    姚贝迪主动爬上潇夜的床,成了大家在等待高考成绩的那段灰暗时间,最喜欢津津乐道的话题。

    姚贝迪成了全校羞耻的笑话。

    甚至有时候,她还能收到一些辱骂她的短信,那些内容,太过恶毒,恶毒到,姚贝迪一听到短信的声音,就会惊吓着,不知所措。

    后来她就换了一张电话卡,自欺欺人的让自己清静了下来。

    高考成绩下来。

    她如愿的考上了复旦大学。

    准备入学的前一周。

    姚贝迪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会怀孕,还是在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一个狗血的桥段,然后回想起自己,似乎从和潇夜那晚上后,已经两个月没有来月事了,当时一想到,立马就被自己吓住了,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去药房买了试纸,结果就是,她真的怀孕了。

    她整个人有些崩溃。

    那个时候,她才19岁。

    身体已经成熟,但是心智却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而已。

    她躲在厕所里面,不知所措。

    她没想过怀孕的,她那个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上床后需要吃事后药,要不然,她不会如此……

    当天晚上。

    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

    她的父母还在饶有兴趣的说着她的学业,说明儿个和古源的父母吃吃饭,因为古渊的父母在复旦教书,或许还能够照顾着。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她的父母对她很满意,从小到大,不管任何时候从来不给他们招惹麻烦,成绩也一直拔尖,比起她弟弟姚贝坤,不知道省了多少心。

    所以。

    当她说出“爸,我不准备上学了”时,她爸妈是有多震惊。

    “你说什么?”姚父脸色一沉,明显严肃了起来。

    姚贝迪咬着唇,不敢看他们,不敢看到他们眼里的失望。

    从小,他们不管走到哪里,表扬的都是她,说她多乖,多听话,多懂事……

    而现在。

    她低着头,再次说着,“我不想上学了。”

    “姚贝迪,你在说什么混话!”姚父突然就暴怒了。

    姚贝坤当年14岁,依然是最调皮的年龄,本来一副毫不在意夹着红烧肉的筷子都被他爸突然的声音惊吓住,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们,茫然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小到大,挨打挨骂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吗?!

    怎么成了姚贝迪?!

    “我不想上学了,我……”姚贝迪咬着唇。

    姚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姚母连忙说着,“贝迪,你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说不上学了?!傻孩子,你现在还小,等读完大学再出生社会知道吗?”

    “妈,我……”姚贝迪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每次一紧张,每次不知所措的时候,就是这个小动作。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姚贝迪,天大的事情,都不能耽搁你的学习!”姚父狠狠的说着。

    “我怀孕了!”姚贝迪突然大声开口。

    姚父和姚母完全是惊呆了。

    姚贝坤手上的筷子猛地滑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那个,从小到大都乖得要命的姐姐!

    他没有听错吧。

    她姐说她怀孕了,19岁,未婚,先孕?!

    他挠着自己的耳朵,“姐,你不会是撞邪了吧!”

    “你给我闭嘴!”姚父怒吼姚贝坤。

    姚贝坤翻白眼。

    反正不管什么情况,他都是被骂的那个!

    卧槽!

    “你给我说,怎么回事?!”姚父狠狠的说着。

    “我怀孕了,但是我不想打掉……”姚贝迪说,“我想生下来。”

    “孩子的爸爸是谁?!”姚父忍着怒气。

    姚贝迪不说。

    “我说,孩子的爸爸是谁?!”姚父的怒气冲天。

    姚贝迪依然不说。

    “姚贝迪!你是准备家法斥候吗?!”姚父气得站了起来。

    “老头子,你冷静点,你把孩子都吓到了?!”姚母连忙劝着。

    “到底是谁吓谁?!我这把老骨头都要被她给气死了!”姚父整个人完全没办法平静,仿若此刻无处发泄一般的,跺脚。

    姚贝迪眼眶通红,她从来没有被自己爸爸这么骂过,也从来没有把他们气成这样。

    总觉得自己很不孝。

    “不说孩子的爸爸,明天就去把孩子打掉。”姚父突然开口,一字一句。

    姚贝迪一阵惊吓,“不,我不打她!”

    “姚贝迪,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未婚先孕,我们家还丢不起这个人!”姚父狠狠的说着。

    “可是,我不想打她,我……”姚贝迪咬着唇。

    “没什么好商量的,明天你跟着你妈去医院!”丢下一句话,姚父愤怒的离开了。

    姚贝迪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姚母看着姚贝迪,也只是叹了口气,“我去劝劝你爸爸,但是贝迪,你还小,这个孩子真的不能要!”

    说完,就转身上了楼。

    姚贝迪趴在桌子上,哭得撕心裂肺。

    她真的不想打掉……

    姚贝坤一向没心没肺惯了,看着姚贝迪的样子,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了胃口,他放下筷子,“不就是一个孩子嘛?!以后不多的是。”

    “你懂什么啊!”姚贝迪哭嚷着。

    “我看电视上都这样,打胎的这么多。”

    姚贝迪不想和姚贝坤说话。

    “不过话说,姐,你胆子怎么这么大?我都不敢做这种事情,你居然就做了!你没看到爸刚刚那样子,真是大快人心……”姚贝坤笑眯眯的说着。

    姚贝迪抬头看着姚贝坤,泪眼婆娑。

    姚贝坤抿了抿唇,不说了,埋头吃饭。

    ……

    第二天。

    姚贝迪被姚母强制的带着去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全身检查,到最后走进手术室的时候,姚贝迪崩溃了,说什么也不做,撕心裂肺。

    姚母心软,把姚贝迪带了回来。

    姚父气得跺脚,不停的骂着姚母慈母多败儿,又骂着姚贝迪侮辱了家里的门声。

    姚贝迪一直不停地哭。

    在姚父和姚母的逼迫下,用孩子威逼下,终于说出了潇夜的名字。

    潇夜。

    姚父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隔日。

    姚父就带着姚母和姚贝迪,直接去了潇老爷子的半山腰别墅。

    那是第一次去。

    去的时候,潇老爷子在客厅等他们,潇夜似乎才起床,整个人还有些乱糟糟的,仿若是被莫名其妙的叫下楼,看着姚贝迪时,眼眸顿了顿,脾气不是很好的坐过去。

    “潇老爷子,咱们年轻的时候有过交情,这么多年因为各自的事业联系得少了些,所以我也就拐外抹角的套近乎了。”姚父开口。

    潇老爷子点头,“你说。”

    “我女儿怀孕了,这个孩子是你儿子的。”姚父直截了当。

    潇老爷子顿了一下,转头看着潇夜。

    潇夜似乎也有些惊讶,看着姚贝迪苍白的脸颊,眼眸一深。

    “潇夜,怎么回事?”潇老爷子口吻有些严肃。

    潇夜狠狠的看着姚贝迪,没有说话!

    “说话!”潇老爷子声音无比洪亮。

    姚贝迪和姚母都被突然的声音惊吓着,怔怔的看着潇老爷子。

    “我是和她上过床,但是……”潇夜准备解释。

    “好。”潇老爷子直接打断潇夜的话,转头对着姚父,“你们想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我本来想,我女儿还小,犯不着这么早就嫁人,但我女儿质疑要把孩子生下来我也无可奈何!但生下这个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我铁定不能接受我女儿单身母亲的身份。既然你儿子承认和我女儿的关系,早点把婚结了。”姚父直接说道。

    姚贝迪一怔。

    她其实没想过他父亲会这样!

    她没想过要让潇夜负责。

    她看着潇夜。

    看着潇夜捏紧的拳头,眼眶都应在泛红了,明显在隐忍着怒气。

    潇老爷子捋了捋胡子,沉默了半响。

    “我年轻的事情欠你一个人情。这么多年,本来一直找机会还你,看来现在是时候了。而且既然孩子是潇夜的,他就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结婚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就是。”潇老爷子一字一句,没有询问潇夜的意见,直接给予了回复。

    姚贝迪真的有些受宠若惊,她没想到,会这样,会变成这样……

    她望着潇夜,看着他怒气的脸,缓缓又低下头,不敢回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赶紧把时间定了,现在才2个多月,到时候出怀再举行婚礼,我们姚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你们定了就是,我们全力配合。”潇老爷子开口。

    两个人讨论的,仿若就是,今晚吃什么晚餐一样。

    姚贝迪一直默默地。

    潇夜也是默默地。

    这桩婚姻,就这么稀奇古怪的,成了。

    而婚礼也来得特别的快。

    在婚礼前面一天,她和潇夜去扯结婚证。

    因为要给孩子办准生证。

    姚贝迪重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名字,会写在潇夜的旁边,而那张结婚证上的合影,她虽然笑颜如花,他虽然冷若冰霜,他们看上去虽然很不和谐,但是她看到那张合影时,还是忍不住的,眼眶一红。

    一切来得真的很突然,突然到有些不知所措。

    两个人走出市政大厅。

    潇夜坐进驾驶台,姚贝迪自然的走向副驾驶台。

    但是车门打不开。

    姚贝迪诧异的看着潇夜。

    潇夜带着墨镜,嘴角冷冷的一笑,“姚贝迪,嫁给我,就做好守活寡一辈子的准备吧!”

    心里陡然一痛。

    姚贝迪咬着唇,“你不想和我结婚吗?”

    “你觉得呢?!”潇夜冷冷的问她。

    “可那天说婚姻的事情时,你没有反抗……”

    “你以为我反抗得了?!”潇夜冷得吓人,在如是骄阳似火的夏天,他的身体周围也似乎散发着阵阵寒气,“我老头子决定的事情,没人反抗得了!就算是尸体,我也会被送到你的婚礼上!”

    潇夜说得,咬牙切齿。

    姚贝迪低垂着眼眸,一言不发。

    潇夜冷哼着,加大油门离开。

    市政那个地方其实不太好打车,因为不是特别当道,当时太阳很大,室外的温度至少有38、9度,她就站在太阳底下,默默的看着那辆红色跑车消失在她的面前……

    婚礼当天。

    她换上了婚纱,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她没想过逼潇夜,但是现在……

    潇夜恨她吗?!

    她一直以为,潇夜没有反抗,或许跟她一样是舍不得这个孩子,就算不爱,但为了孩子也好。

    却从没有想过,是因为不能反抗。

    婚礼那天,霍小溪和古源早早的来到她家别墅。

    霍小溪打趣她,说她不声不响的,就出嫁了。

    她只是笑笑,笑容显得有些牵强。

    霍小溪仔细打量着她,“口口声声爱着潇夜的姚贝迪,怎么在嫁给潇夜后,这么的不开心?”

    因为这段婚姻,是她,耍了手段!

    婚礼和其他婚礼没有什么特别,现场布置得很浪漫,很温馨。

    潇夜穿着黑色的西装,看上去真的很帅。

    即使五官并不是特别出众,但当她一步一步走向他时,她真的觉得面前的男人帅得天翻地覆……

    而那个男人,却只是紧抿着唇,冷冷的看着自己,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他。

    神父说,“姚贝迪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神父说,“潇夜先生,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神父的话刚起,潇夜似乎就不耐烦的答应着。

    神父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姚贝迪和潇夜面对面。

    潇夜冷峻着脸,低头靠向她。

    姚贝迪微闭上眼睛。

    潇夜的唇瓣划过她的嘴唇,并没有挨到一点点,他薄唇在她耳边说,“做梦。”

    姚贝迪眼眶一红。

    潇夜已经离开的脸颊。

    后面的流程,交换戒指,在众人的掌声下,退场。

    接着,去了酒店,换上敬酒服。

    一直忙碌到深夜。

    他们回到他们的新房。

    新房是确定结婚后,她的父母买的,说是嫁妆。

    新房布置得很温馨,到处都是红彤彤的,“喜”的字样,贴满了都是。

    潇夜回到这里时,脸色并不好。

    其实整个过程,脸色一直不好。

    她其实也很累,怀孕的身体本来就容易疲劳,还穿着高跟鞋,晚礼服,身体已经吃不消。她强打着精神,“潇夜,你要不要洗澡,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潇夜转头看了一眼姚贝迪,脸色有些冷,“我是不是说过,结婚了,就准备守活寡一辈子?”

    姚贝迪看着他。

    “我们分房睡!”肯定的口气,坚决无比。

    姚贝迪抿着唇。

    正时。

    潇夜的电话突然响起,潇夜看着来电,接通,“雷蕾,我半个小时后到。”

    潇夜挂断电话,转身就走了出去。

    房门被带过来,响起“哐”的声音,很大声。

    姚贝迪深呼吸,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狼狈,她坐在沙发上,身体真的已经很累,却一点都不想要去休息。

    只是,新婚之夜。

    潇夜去了雷蕾那里。

    她靠在沙发垫子上,眼泪无声的往下。

    身体有些抽搐。

    她捂着肚子,有些发疼。

    她调整情绪,从沙发上起来,一步一步走向2楼,推进主卧室时,又犹豫了一下,去了隔壁的客房。

    她很卖力的脱掉累赘的晚礼服,衣服太复杂了,她自己脱着有些难受,好不容易才脱下来,她拿着睡衣去厕所洗澡,脱掉内裤那一秒,整个人完全懵了。

    内裤上有红色血渍。

    一丝不好的预感突然涌入脑海,她惊吓着眼眶一下就红了,不知所措的抱着睡衣又跑出了卧室,本能的给她母亲打电话,刚拨通,她又猛地挂断了。

    潇夜现在不在家,被他们知道了……

    她咬着唇,换上外出服。

    她是想要自己去医院的,可是才搬到这个地方,她连车子都没有开过来,而现在又是深更半夜,她在小区门口,一直没有打到车。

    肚子一直隐隐作疼,她真的很怕。

    她拿出手机,给潇夜打电话。

    好久,那边接通。

    “姚贝迪。”接通的,是雷蕾的声音。

    姚贝迪咬着唇。

    “说话啊,姚贝迪,做了这种恶心事儿,你怎么不说话了?!”雷蕾讽刺无比的声音。

    “潇夜呢?”

    “潇夜在我床上!是不是觉得很讽刺,在自己新婚之夜,自己的男人在别的女人那里!”雷蕾怒吼。

    潇夜不在雷蕾的床上。

    因为她听到广播的声音,似乎是在说哪次哪次航班?

    他们是准备去旅游吗?!

    由雷蕾代替她,去度蜜月!

    姚贝迪咬着唇,“我挂了。”

    “姚贝迪!”雷蕾怒吼,“告诉你,别以为你和潇夜结婚了你就能够拥有他,你做梦吧!总有一天你会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你等着!”

    那边猛地把电话挂断。

    姚贝迪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现在她的下场还不够惨吗?!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好久终于招到一辆出租车。

    车子到达医院,姚贝迪做了全身检查,还好,只是因为太过劳累,动了胎气而已。

    不过因为还没有3个月,医生建议在医院养胎一周,看看情况。

    姚贝迪答应了。

    所以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的,一个人在医院待了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后,她出院。

    回到新房。

    她推开房门,潇夜坐在客厅看电视,看着姚贝迪的时候,眼眸抬了一下,又把视线放在电视上。

    姚贝迪抿着唇,蹲下身体将潇夜的鞋子规规矩矩的放在鞋柜里,换上拖鞋走进去。

    “回家诉苦诉够了?”潇夜冷笑,讽刺无比。

    姚贝迪愣怔的看着他。

    “就算是你回去对你父母怎么说我,我也不在乎!”潇夜一字一句,“和你结婚,我就没想过得到你们家任何人的认可,你也最好别以为可以靠我家老头子来威胁我什么,他不会帮你!”

    姚贝迪看着他,感受着心脏处一点一点的割痛,让自己用很平静的声音说着,“我没有回家。”

    “没有回家?”潇夜看着她。

    “我动了点胎气,医生让我住院一个星期。”姚贝迪解释。

    潇夜依然冷笑着,无动于衷。

    姚贝迪看了看时间,“潇夜,你中午想要吃什么?”

    “你会?”潇夜有些不屑。

    “嗯。”姚贝迪点头。

    她其实挺喜欢烹饪的,在家里做得很少,但是跟着佣人学过一些,慧根还不错,家点家常菜根本不成问题。

    “但是我不想吃你做的。”潇夜一字一句。

    “那叫外卖吗?”姚贝迪问他。

    “姚贝迪,你用这种方式来对我,我最讨厌你这样的女人,做了些什么,又表现些什么!”潇夜冷漠无比,“如果想要这段婚姻相安无事,我劝你,闭上你的嘴,我们互不相干!”

    姚贝迪只是看着他。

    眼眶红了又红,却没有真的哭出来。

    潇夜似乎也没什么耐心在她的身上,他从沙发上起来,直接往2楼上走去。

    姚贝迪看着他冷漠的背影。

    她一直以为,他也不在。

    她以为他和雷蕾去哪里旅游了。

    现在,反倒觉得,或许他不在也挺好的。

    她回到自己的客房,躺在床上。

    医生说,胎儿现在尽管没事儿了,还是尽量的卧床休息,她体质并不太好,不要太过劳累!

    她一直都很听医生的话。

    一直都很听话。

    却在听话了这么多年,做了最不听话的一件事情。

    她看着天花板。

    发呆。

    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后来。

    她和潇夜的关系就变成了这样,不闻不问。

    他几乎不会和她说一个字,两个人见面的时间也不多。

    潇夜挺忙的。边读大学,一边做事情。

    其实上学的时间不多,最多时间就是去浩瀚之巅,管理他的场子。

    据说潇老爷子已经开始隐退,潇夜开始接手。

    而她,安心的在家里面养胎,她父母已经给她打点好了,晚一年入学,她还是会去上大学。

    而这一年中,她几乎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去医院检查,一个人吃饭睡觉。

    很多次产检回来,她都很想很想和他分享她肚子里面的宝宝,很想在打过4维彩超后,把第一次看到宝宝的样子拿给他看,但最后,她都是默默的收了起来,放在一边。

    10个月后,孩子顺利的临盆。

    其实生孩子的时候,痛了很久,几乎一天一夜。

    潇夜没有出现过,帮她接产的医生在她痛了几乎一夜后,都有些发怒了,说孩子的父亲在哪里,进来陪产。

    其实医院有时候也挺邪乎的,医生说孩子可能会想要见到父亲,所以会早点出来!

    潇夜最后都没有来,连电话都打不通!

    姚父姚母气得不行,却也无可奈何。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儿,刚好6斤。

    小家伙一生下来就扯着嗓子哭,憋着小嘴,委屈到不行。

    姚贝迪抱着小家伙那一瞬间,眼眶就红了。

    第一次有了一种满足感……

    这一年的坚持,都因为有了这个小家伙,值了。

    ------题外话------

    今日加群,明日有惊喜。

    么么哒。

    小宅qq群号:378414307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