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十七章 说你爱我试试?!

第七十七章 说你爱我试试?!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深邃的夜晚。www.lwxs520.com

    顾家别墅安静无比。

    房间内。

    叶媚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身上的男人,却在不停的撕咬着她的身体,仿若在发泄般,从来没有过的疯狂,眼中的疯狂让她有些害怕。

    以前,什么都是她。

    床上的一切,她承包了,而他只需要好好被满足就行。

    她都是这么不停的委屈求全,总是让自己不停去讨好他,仿若自己也找不到理由一般的,只要他在自己身边就好,只要他喜欢,什么都行。她可以为他疯狂。

    但是今晚。

    她第一次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了他的身下。

    他的动作有些粗鲁,吻过的地方有些疼,甚至于没有多少前戏,让她完全适应不了他的剧烈,整个过程,她都是那么的委屈与求全。

    真是有些好笑。

    今晚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却搞成了这个模样。

    她说她想要早点休息。而他却不让,甚至让她住口,以前都是他说累了够了,当她这么说的时候,他却怒了。

    他怒了。

    他粗鲁无比的搬过她的身体,二话不说的,直接脱掉她的衣服,眼中冰冷,没有一丝的怜惜。

    整个过程有点久。

    以前的顾子寒,不说一会儿工夫就能够结束,但绝对不会持续到现在。

    而整个过程,她没有感觉到一点点舒适,但却没有半点推脱和阻止。

    她只是默默的承受。

    承受到,他发泄完了为止。

    她想,终于是完了。

    动了动身体准备去厕所洗漱,却在自己翻身离开的那一秒,顾子寒一把拉过她,再次把她压在了身下,继续没完没了……

    她是一具敏感的身体,很敏感。

    天生娇媚。

    她第一次感觉到,床上之事,如此的难熬。

    一夜,疯狂未眠。

    ……

    翌日,一早。

    乔汐莞翻动着身体,半眯着眼睛,有些慵懒的模样。

    今天周末。

    她不需要起床太早,所以她在床上眠了一会儿,滚了一会儿,好半响才从空荡荡的大床上盘坐起来,头发凌乱无比,她木讷的看着一个方向,似乎还在睡梦中挣扎。

    昨晚上分明可以睡个好觉,却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面老是会浮现顾子臣在她耳边说的话,说什么要走随便她,又说什么要拔掉她所有的绿毛。

    这个男人,到底对她是怎样?!

    和她一样的性格,不允许自己的东西,就算不要了也不准别人碰?!

    啧啧。

    真是讨厌的男人,她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从床上下地,走进浴室,住在马桶上,然后无所事事的拿出手机,看新闻客户端,点开新闻要闻,眼眸看到了喻洛薇的判刑,第一次上庭,判刑3年。

    3年,也够喻洛薇好好反省了。

    她表示很淡定的往下看内容,看到洪福地产对顾氏的赔偿费,而这笔费用,说直白了,顾氏不仅不会要,反而还会给洪福地产更多。顾氏就做了个面子,私底下指不定给了多少好处给别人,才能够抱住顾子寒,才能够让这场官司平息了下去。

    眼眸微转。

    她起身,洗脸刷牙。

    她是真的觉得顾子寒很讨厌,让人从心底里面厌恶。

    整理好自己一切,换了一套好看的衣服,深呼吸出门。

    走廊上,不远处顾子寒似乎也才从房间里面出来。

    这段时间顾子寒真是阴魂不散。

    乔汐莞睨了一眼顾子寒,脸色淡漠的走过去。

    顾子寒看着乔汐莞,嘴角冷冷一笑,“看到喻洛薇的判刑了吗?”

    “我一直很好奇,你给了洪福地产多少好处,人家愿意为你背黑锅?”乔汐莞直接了当的问道。

    顾子寒脸色微沉,“这和你没关系,你只要清楚,我不是你想的那么弱。”

    乔汐莞眼眸一转,“但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强。”

    顾子寒冷冷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嘴角一勾,“对了,昨晚新婚之夜,叶媚是还在睡觉?”

    顾子寒脸色似乎更不好了。

    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叶媚就不在了。

    昨晚上两个人持续的时间有点长,因为他吃药的关系,做了也不只是一两次,而且昨晚上叶媚就像是中邪了似的,对他突然冷淡得很,他不管怎么在她身上蹂躏,她都只是躺在身下,一动不动,虽然身体得到发泄,但却找不到平时的感觉,那种由内而外的舒服。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总觉得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过她不是神,看不出来顾子寒的奇怪在什么地方。

    她迈动脚步往楼下走。

    反正也没打算和顾子寒有什么话题可以说,现在他们的关系,也用不着装友好,本来,也友好不了。

    她往楼下走,去饭厅吃饭。

    顾子寒却是直接往大厅外走,乔汐莞也难得搭理的,自己吃饭,吃得慢条斯理。

    不多久。

    小猴子和顾明月从楼上蹦蹦跳跳的下来,看着她的时候,小猴子很乖巧的喊着,“妈妈,我带妹妹下楼吃饭。”

    乔汐莞点头。

    顾明路挺照顾顾明月的,尽管顾明月这个小女孩脾气不太好,偶尔任性就会那顾明路出气,有时候她其实是看不下去的,但又总觉得,顾明路都不在乎她有什么资格去质疑他的生活方式。

    顾明路和顾明月两个人爬到饭厅上,佣人给他们拿早餐,顾明月这么大了,还是习惯了被喂饭,要不然就不吃,小女孩任性得很。

    乔汐莞看了看,也没说什么,反正看习惯了。

    而且不喜欢,她就看她儿子,她儿子吃饭的时候尤其的乖,从来不会让人喂,自己要吃的东西也很少会剩下,是有着非常好生活习惯的小孩子。

    这么安静的饭桌上,偶尔传来顾明路和顾明月嬉笑的声音。

    昨天发生的不愉快,顾明月似乎很快就已经忘记了。

    三个人吃着饭,突然顾子寒和叶媚出现。

    顾子寒刚刚是去找叶媚了?!

    乔汐莞纳闷,叶媚不应该等着顾子寒一起起床,两个人卿卿我我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想不明白,也觉得没什么可以想明白的。

    只淡淡的看着顾子寒和叶媚一起出现在饭桌边,两个人刚刚坐下,顾明月的小脸蛋就崩溃了,“我不要这个女人和我一起吃饭!”

    声音很大,喂着她饭的佣人手都忍不住抖动了一下。

    叶媚媚眼一转,看着顾明月,嘴角笑了一下,似乎是有些冷的笑。

    顾明月有些惧怕的缩了缩脖子,“我就是不要和这个女人一起吃饭!”

    “顾明月!”顾子寒冷得吓人的声音。

    顾明月似乎是被吓到了,小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望着自己的爸爸。

    “在这么没有礼貌,我就把你也送出国!”顾子寒狠狠的说着,“送到你哥哥那边去,别回来了!”

    “我不……”顾明月一听,瘪着小嘴又要哭了。

    “吃完了给我一边玩去,别在这里不懂礼貌。下次我再听到你说什么这个女人那个女人的,我就真的把你送走。”顾子寒说得很严厉。

    顾明月从小就被娇宠惯了,尽管顾子寒很少几乎没有放精力在顾明月的身上,但顾明月被之前言欣瞳宠得厉害,小女孩又会说话,讨得顾耀其和齐慧芬也是开心得很,完全是一个公主般的长大,哪里受得了现在的委屈,“哇”的一声,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顾明月!”一听到顾明月的哭声,顾子寒脸色更冷了。

    顾明月继续嚎哭。

    顾明路在旁边都被吓到不行,连忙拉扯着顾明月的衣服,“我们吃完了,我们去儿童房间玩。”

    顾明月不依不饶。

    为什么她要被自己的爸爸这么说,为什么她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大人们都是坏蛋坏蛋坏蛋!

    “顾明月,你再哭!”顾子寒丝毫没有半点耐心,对着顾明月声音又大了些。

    “算了子寒,要接受后妈,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我和顾明月好好谈谈。”叶媚突然从饭桌上起来,走向顾明月,直接抱起顾明月。

    顾明月一怔,有一刻的发呆。

    然后大叫,“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抱!”

    叶媚已经把顾明月抱上了2楼。

    乔汐莞看着她们的背影,看着顾子寒半点反应都没有冷漠吃早餐的模样,乔汐莞放下筷子,对着小猴子说道,“吃完了没?”

    小猴子似乎才从惊吓中回神,忙的点头。

    “妈妈带你回房间。”

    “嗯。”

    小猴子下地,乔汐莞拉着小猴子上楼。

    小猴子仰着头问乔汐莞,“妈妈,明月会不会被那个阿姨打屁股?”

    “谁知道。”乔汐莞耸肩。

    “那要是明月被打了怎么办?”小猴子有些紧张的说着。

    “管好你自己吧。以后别对顾明月这么好知道吗?”乔汐莞说。

    “为什么?明月是我妹妹。”小猴子不理解。

    “听妈妈的就是了。”乔汐莞也也不想对顾明路解释那么多,带着顾明路回到他的房间,“自己在房间好好玩。”

    说着,就转身离开。

    顾明路拉着她的衣角,望着她,“妈妈,我想要保护明月。”

    乔汐莞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妹妹,哥哥不应该保护妹妹吗?”

    “等你长大了,再来保护吧。”乔汐莞说着。

    顾明路看着她。

    “明月终究有一天会离开这里。”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顾明路实在不明白,明月为什么要离开?!

    乔汐莞走出顾明路的房间。

    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她的脚步停在顾明月的房门前,房门紧锁,这栋别墅的隔音效果很好,她根本听不到叶媚在里面会对顾明月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站了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她走下楼,正好看到顾子臣从客厅回来,似乎是准备回房。

    顾子臣是有洁癖吧。

    每次从温室出来,因为染上了一点点泥土或者灰尘都会洗个澡,这个人的生活习惯,有时候龟毛得让人受不了。

    她直接走向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顾子臣走向电梯,然后到达二楼。

    他推着轮椅,轮椅突然停了一下。

    叶媚站在他的面前,直直的看着他。

    两个人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顾子臣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开口说道,“麻烦请让一下。”

    叶媚整个人一愣,好半响,微微往边走了些。

    顾子臣冷峻着脸,往前走。

    “顾子臣。”叶媚突然叫住他的名字。

    顾子臣眉头微皱。

    “你记得我吗?”叶媚问他,分明带着期待的声音。

    “不记得。”顾子臣一字一句,冷漠无比。

    叶媚怔住了,好久,嘴角落寞的一笑,“我想你也不会记得我。”

    对于叶媚的感情变化,顾子臣丝毫不为所动,推着轮椅往前。

    “顾子臣,为什么你会把自己藏在这个地方?”叶媚看着他的背影,喃喃的声音,似乎在问自己。

    她调整情绪,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什么异样的往楼下走去。

    顾家大院比起叶家而言,是要随便得多,叶家无论是吃早饭午饭晚饭或者宵夜,只要人在别墅里面,必须一起吃饭,作息也规律得很,不过还好,她从认识了顾子寒之后,就搬出了那个地方,她实在有些受够了那个地方的拘谨。

    如果不是为了顾子寒,她也绝对不会再次让自己搬进这么一座大院里面……

    嘴角,讽刺一笑。

    为了顾子寒?

    她的笑容似乎更冷了。

    刚刚她把顾明月带到房间,她早知道顾子寒有一儿一女,而且最后一次和言欣瞳见面的时候,言欣瞳也说起了顾明理和顾明月,希望她能够照顾,她当时当着齐慧芬的面满口答应,但心里其实是多少有些排斥,她讨厌小孩,特别是哭哭啼啼的,看着就脏。

    不过当时,她也没想过怎么去为难顾明月,但刚刚,她带着顾明月去房间后,却是用冷冰冰的口吻对顾明月说着,让顾明月识趣的别惹她,否则她真的会打人,还会把顾明月撵出别墅。

    很显然,顾明月被她吓住了。

    当然,她还威胁了她,不准说出去,说出去后,就马上撵走她。

    顾明月必定才5岁,根本就经不住这么吓,瞬间就老实多了。

    她从房间出来,就碰到了顾子臣。

    其实,她昨晚上一夜未眠,因为整个身体一直不停的承受着顾子寒的侵犯,完事之后,却怎么都睡不着,睁着眼睛,看着天色越来越亮,轻轻的起床,披上衣服走出房间。

    她随意在顾家大院走动,走向后花园,脚步突然停在了温室花园,看着里面的男人。

    她一直在想,或许能够巧遇,因为顾家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也能见,但真的没想到,就这么看到了他的身影。看着他冷峻着脸,一直埋头在修剪他的花朵。

    她就坐在了离他不远的座椅上,默默的看着里面的男人。

    身边的露水在阳光下越来越灿烂,剔透无比。

    她觉得那一刻,是自己最美的时光……

    而这份恬静,却被顾子寒无情的破灭,他冷着脸走过来,“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她眼眸转动,看着这个男人,淡淡一笑,“换了一个地方睡觉,有点睡不着。”

    顾子寒动了动眼眸,似乎对她的话也没有什么怀疑,只说着,“吃早饭。”

    然后就率先走了。

    以前顾子寒怎么冷漠对她都行,她都会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但是现在这一刻,她却只是有些麻木而已。麻木的觉得,这个男人什么样的反应,她都没有了任何波动。

    她有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太现实了。

    她再次看了一眼温室里面的男人,跟随着顾子寒的脚步走进大厅。

    她嘴角拉出一抹苦笑。

    原来。

    他叫顾子臣。

    原来,顾子寒的相貌,真的和他几乎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这么的同时出现,她真的很难相信,双胞胎可以像到如此程度。

    但却就是因为这个对比,让她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

    感觉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她曾经就诧异过。

    可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以为长得一模一样,就是了,尽管很多时候都会觉得不对,不对,却又觉得,没道理不对。而在看到顾子臣那一刻,她知道,是真的不对了!

    很容易辨别,甚至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够清楚明了。

    她觉得这个世界其实是真的有些讽刺的,当自己以为自己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一刻却突然一盆冷水下来,一个声音冷冷的告诉你,那只是个冒牌货而已,就像你花了大价钱从别人手上买了一个奢侈品,拿到手里后才发现是a货的那份,说不出来却无处发泄的压抑,你不能扔了那个a货,因为你花了很多钱,但你又不能很喜欢,必定,假的,就是假的。

    她的脚步下楼走向客厅,转眸看到乔汐莞。

    看着她优哉游哉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漫不经心的模样,似乎感觉到来人,抬眸看了看她,没什么特殊表情的,又将视线放在了电视频幕上。

    她坐在乔汐莞的旁边。

    乔汐莞看着电视,淡淡的说着,“劝你不要对顾明月出手。”

    “为什么?”叶媚看着她,好笑的问道。

    “想要讨好顾氏两老,就应该先学会怎么做一个好的后妈。”乔汐莞一字一句说道。

    “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叶媚说,“但有时候又觉得,你的没心没肺,似乎又带着些感情。色彩,比如明月和你什么关系,你需要来为她说话?!”

    乔汐莞冷笑,“好心提醒而已,听不听随便你。”

    叶媚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当然不觉得乔汐莞是在提醒她。

    两个人这么沉默着,看着电视节目,看一些无聊的综艺节目。

    不知道多久,叶媚突然开口说道,“你什么时候和顾子臣结婚的?”

    乔汐莞眉头一扬,“你有兴趣?”

    叶媚看着她。

    乔汐莞看上去云淡风轻,“家族婚姻,没有你想要知道的任何精彩内容。”

    “家族婚姻?你们家何德何能可以攀上顾氏?!”

    “因为顾子臣是残疾人,有几个人愿意嫁给一个残疾人?!”乔汐莞对着叶媚,“你愿意吗?”

    叶媚眼眸一紧。

    “反正我不愿意。”乔汐莞自顾自的说着。

    “意思就是,你和顾子臣的感情并不好了?”叶媚询问,看上去平淡无奇的口吻,分明表现得有些紧张。

    乔汐莞眼眸深了深,“你对顾子臣很感兴趣?”

    叶媚怔了一下,突然有些夸张的笑了笑,“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心甘情愿的留在了顾家。你看上去和这个家,格格不入。”

    “不要试图揣测我,叶媚。”乔汐莞说,淡淡的口吻,转眸看着她,“而且你知道的,我对齐凌枫有兴趣,不过到了现在,你都如愿以偿了,却没有拿给我任何有用的价值。”

    叶媚眼眸一紧,“我曾经说过,我没你想的那么大能耐。”

    “我猜想也是。因为我问过你叶夫人了,叶夫人说她手上有齐凌枫的整套东西,但要看我的表现给我。作为叶夫人唯一的女儿,叶媚,你母亲所说的表现,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我不知道。”叶媚说,“我和我妈不亲。”

    “我听说你们叶氏家规,家族产业传女不传男的,我知道叶夫人还有一个儿子,你还有一个弟弟。你母亲这么把你嫁给顾子寒,是准备打破传统,让你弟弟来接手?!”乔汐莞询问。

    “你知道的会不会太多了点。”

    “我反而觉得,我知道的太少,否则也不会这么的被你们家牵着鼻子走。”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叶媚冷眼看着乔汐莞,“有时候知道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乔汐莞看着叶媚。

    “比如,我现在的处境。”叶媚一字一句,似乎是有些咬牙切齿,她狠狠地看着乔汐莞,狠狠的说着,“你说你对齐凌枫有兴趣,你所谓的兴趣,是什么意思?!”

    “你对我的关心会不会太多了点?”

    “现在我们在一个屋檐下。”叶媚说得理所当然。

    “恕我无可奉告。”乔汐莞直接拒绝。

    叶媚眼眸一紧,脸色有些难看。

    “你自己慢慢看电视吧,我回房了。”乔汐莞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叶媚,停了停脚步,“不过倒是,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不到,你嫁给顾子寒的欣喜之色,你表现出来的反而有些失落,莫非,你们床上不和了?”

    叶媚脸色很难看,柳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乔汐莞嘴角笑着,往楼上走去。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背影,整个人有些怒火的,无处发泄。

    自己用尽手段得到的东西,却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要是被乔汐莞知道了,她可以想象乔汐莞会用怎么样的方式来讽刺她!

    她眼眸一紧,咬牙。

    她从小就知道,东西是要靠抢才行。

    没有人要的东西,拿到手上也无味。

    她嘴角冷冷一笑,看着乔汐莞消失在楼梯间的背影。

    现在抢过来的没用,再抢下一个,抢到自己喜欢为止。

    ……

    乔汐莞回到房间,顾子臣在阳台上看书,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脸冷漠无比的模样。

    乔汐莞咬着唇,走向他。

    顾子臣眉头抬了抬,转头看着乔汐莞,“有事儿?”

    “没事儿,就是看看你,怎么长的这么帅。”乔汐莞坐在他的对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神经病。”顾子臣似乎被乔汐莞看得有些发毛,推着轮椅走向一边。

    乔汐莞看着他离开,又大步的走过去,他停在那里,她就蹲在那里,他动一下,她动一下,分明就是故意的找茬。脸上还挂着那么明星的花痴笑容,看得人心里发毛。

    顾子臣摔下手上的书,有些不爽的皱着眉头,“你够了不?!”

    “怎么了,看自己老公也有错。”

    “你到底想做什么!”顾子臣没好气的说着。

    “顾子臣,要不你说句爱我试试。我突然有点想听这句话。”乔汐莞缠着顾子臣,死不要脸。

    顾子臣脸色变得那个天翻地覆,看上去完全是压抑着无法发泄的表情,有一种错觉似乎是很想要掐死她。

    乔汐莞却是满脸淡定,还一脸好笑的看着顾子臣脸上的各种表情。

    觉得挺好玩的。

    她一直都以为顾子臣是一个扑克脸,现在才发现,顾子臣脸上的表情千奇百怪,但多半都是,不友好的神色,可就算如此,她也觉得挺好的,日子才不会这么的无聊。

    “让开!”顾子臣厉声吼道。

    “不说就不说,那么凶做什么。”乔汐莞没让开,依然死不要脸的蹲在他面前,“要不我说如何?”

    顾子臣眼眸一紧。

    “我说我爱你,你觉得如何?”乔汐莞望着他。

    顾子臣面无表情,手指却微捏紧。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从地上站起来,似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真的觉得我可能会爱上你,怎么办?”

    顾子臣薄唇紧抿。

    “越来越有这种,错觉了。”乔汐莞说着,转身扑到床上,无聊的翻滚。

    顾子臣转眸看着她的样子,抿着唇走出了卧室。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背影。

    这个冷漠的男人,爱上他,或许就是自己找死!

    她深呼吸,让自己慢慢的调节情绪。

    她才不要爱这个男人,除非这个男人,爱上了她!

    爱上她?还是爱上任何一个人?!对于顾子臣而言,分明就是天方夜谭。

    这个男人的从来不知道何为,情爱吧。

    她翻了翻身体,有些无聊的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手机,拨打,“贝迪,有空没,出来走走。”

    “去哪里?”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乔汐莞说,“难得的周末,在家里面压抑得慌。”

    “哦。”那边答了一声。

    “我们去逛街吧。女人不是都应该喜欢逛街的吗?”

    “霍小溪不喜欢,姚贝迪也不喜欢。”姚贝迪一字一句泼冷水。

    “现在乔汐莞喜欢了。我在茂森国际商场等你。”乔洗莞说。

    姚贝迪无奈的口吻,“嗯,半个小时后到。”

    乔汐莞挂断电话,换了一套衣服,简单打扮了一下自己出门。

    叶媚还在客厅看电视,看着她的模样,眼眸顿了顿。

    乔汐莞没搭理的直接走出了顾家大院。

    等了一会儿,车子到达。

    她以为是姚贝坤,驾驶室下来的,却是武大。

    乔汐莞有些愣怔,“这才几天,就下地了?”

    “打不死的小强就这样。”武大笑着说道。

    乔汐莞皱眉,“你真的没事儿了?其实姚贝坤也还好,就是话多了点。”

    “放心吧,我好得很。”武大说着,“还不上车。”

    乔汐莞抿着唇,也不多说的,坐在小车内。

    “武大你真的没事儿了?”

    “不会出车祸。”武大直白到不行。

    乔汐莞翻白眼。

    两个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说了些话,武大把车子停到目的地,“我在车上等你。”

    “嗯。”乔汐莞点头。

    然后自己走进茂森。

    她等了一会儿,姚贝迪才匆匆的赶了过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

    “你这么急做什么?”乔汐莞看着她脸蛋红扑扑的模样,问道。

    “还不是怕你等久了。”

    “话说你这两天挺闲的,潇夜没在家?”乔汐莞和姚贝迪并肩走进商厦,随口问道。

    “嗯,潇夜挺忙的。”

    “又开始忙了?不会又和雷蕾勾搭上了吧。”乔汐莞说着。

    姚贝迪抿了抿唇,“应该不会吧,潇夜不管多晚,每晚都回来了的。”

    “你觉得上床的时间只能是晚上吗?不能是下午,不能是上午?”乔汐莞直白的说着。

    “……”姚贝迪无语,“雷蕾才经历过那种事情,你想太多了吧。”

    “那个女人就是一副饥不择食的样子。”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姚贝迪继续无语。

    两个人这么一路说说笑笑的去逛商场。

    其实她们真的都不太喜欢逛街,很多时候买衣服都是到自己喜欢的那家去买,不超过半个小时,买完就回去,这么慢悠悠的逛街,还真的是头一次。

    姚贝迪看着乔汐莞,“你怎么突然这么闲?”

    “因为突然没什么可做的。”乔汐莞说的很淡定,因为很多事情,还等待。

    等待爆发。

    现在,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也叫做空窗期。

    空窗期,就让自己放松一下。

    姚贝迪也实在不知道乔汐莞一天在忙什么,两个人一起随便又走进了一间服装店,然后随意的看着衣服。

    “莞莞,你要不要买一条这样的裙子,我觉得挺适合你的。”姚贝迪看了看面前模特穿的淡绿色裙子,总觉得这样淡淡的色彩,很适合长得有些妖艳的乔汐莞。

    乔汐莞蹙眉,也觉得挺好看的,索性出都出来了,试试也好。

    她转头对着服务员,“这件有我的码吗?”

    “小姐您等会儿,我们这里的衣服每一个号都只有一件的,而且是全球限量。刚刚有位小姐去试穿了,您稍等一会儿,等她试穿完了,您在试怎么样?”服务员温柔的说着。

    乔汐莞蹙眉。

    随便看上一件衣服,也被人捷足先登。

    正时。

    衣帽间走出来一个女人,垂直的长头发,五官精致,给人柔柔弱弱的感觉,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和乔汐莞的身材倒是差不多,估计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服务员说的,另外一位小姐。

    服务员跟在她的旁边,不停的吹嘘着,这件衣服有多适合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似乎也只是淡淡的听着,看着镜子,没有听服务员在说什么。

    “是不是挺好看的。”姚贝迪看着面前的女人,有些得意的说着。

    “她穿着好看,又不代表我穿着好看。算了,看这个女人的模样就是要定了,我们走吧。”乔汐莞带着姚贝迪,转身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那个女人的眼眸似乎是往这边看了一眼,转瞬即逝。

    姚贝迪看着那件衣服,有些可惜。

    乔汐莞穿上去,或许更好看呢。

    两个人又逛了会儿街,有些累了,就找了一个地方喝饮料。

    “接着你准备做什么?”姚贝迪问道。

    “还能做什么,回家啊,去面对顾子寒新娶进来的媳妇儿。”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

    “顾子寒真的又娶了,言欣瞳还没死多久吧……”

    “顾家人的世界你是不会懂的。”乔汐莞说着。

    姚贝迪看着她,“那你还待在那里做什么?”

    “我的世界你也不懂。”乔汐莞继续说着。

    姚贝迪瘪嘴,“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当我是白痴呢!”

    “你不是白痴,干嘛一次次的放任雷蕾在你和潇夜之间为所欲为。”

    “我……”姚贝迪哑然。

    “行了行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霍小溪总是这样,想怎样就怎样,反正一会儿一个模样。

    姚贝迪也没再多说什么,和乔汐莞两个人一起走出商厦,什么都没有买,喝了一杯饮料,离开。

    姚贝迪开着车,本来准备回家,忽然又想到了乔汐莞说的话,说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放任!

    她咬着唇,方向盘一转,去浩瀚之巅。

    这几天潇夜去浩瀚之巅的时间很多,似乎是因为雷蕾的事情。

    潇夜的性格就是如此,不会让自己去欠任何人。

    她抿着唇,但愿这次之后,就会是最有一次。

    车子停在浩瀚之巅门口。

    现在才是中午时刻,人很少,几乎都是服务人员,稀稀拉拉的有几桌客人。

    服务员看着她,连忙打着招呼,“大嫂。”

    姚贝迪点头,走过大厅,往走廊走去。

    现在确实没什么人,服务员也都有些偷懒的,躲在角落聊天,抽烟。

    姚贝迪其实也不是很苛刻的人,觉得很多时候没必要太过死板,没事儿做的时候,这么偷偷懒也似乎觉得理所当然,而她突然停下脚步,是因为她听到那个嚼舌根的服务员嘴里说出了一个熟悉人的名字。

    齐凌枫。

    她有些诧异。

    脚步停在他们不远处,而那两个服务员在安全出口抽烟,看不到里面。

    一个服务员说,“齐凌枫你知道吗?就是环宇的总经理,前天,还是上前天约了几个市政的人在这里吃饭。”

    “然后呢?”另外一个服务员问道,分明是知道有八卦题材。

    “我当时服务的那个房间。那天晚上齐凌枫喝得有点多,市政那几个货色太凶了,齐凌枫瞬间就被喝翻了。”

    “然后呢?!你说重点行不?!”另一个服务员有些着急的说着。

    被人喝翻酒,在这个地方不正常得很吗?!

    “你听我说,这么着急!”服务员继续说道,“晚宴结束后,齐凌枫因为喝醉了,我就去送他,正扶着他走在走廊上,就被另外一个男人拦着说不用送他了,他是齐凌枫的朋友,让我去楼上给他开一间房,他送他上去。”

    “我一看是他朋友,就照做的开了,而且人家拿钱了,我也不能不这么做。我开完房间后,陪着那个男人把齐凌枫送到房间,然后我就走了。结果到了凌晨,我不是替小赵的班吗?就去了楼上客房,然后路过齐凌枫的房间时,看着房门是半掩,我好心去关门,听到里面的声音忍不住看了一眼,我的个乖乖……”服务员突然停顿。

    另外一个服务员似乎是勾起了兴趣,有些狂躁的吼了句,“你个乖乖什么?!你丫的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两个男人骑在齐凌枫的身上,然后在xxoo。”服务员说,“我从来都不知道,齐凌枫看上去这么斯文这么风度翩翩,居然是个gay!而且看他的样子,还挺激。情的,被两个人男人那么蹂躏……第二天早上我收班的时候看到他,看到他脸色惨白,走路都是不稳的,一瘸一拐……”

    后面更加。淫。秽的玩笑之词,姚贝迪就没有再往下听了。

    她抿着唇,往走廊走去。

    她觉得,她是不是应该把听到的,告诉乔汐莞一声?!

    总觉得,好像发现了什么惊人的秘密!

    嘴角邪恶一笑,拿起电话,拨打。</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