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十八章 乔汐莞,你不需要改变

第七十八章 乔汐莞,你不需要改变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浩瀚之巅。》乐>文》小说 www.しwxs520.com

    姚贝迪走过嚼舌根的两个服务员,脚步停在走廊一个地方,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两声,接通,“贝迪。”

    “乔汐莞,我在告诉你一个秘密之前,先问你,你现在还喜欢齐凌枫吗?”姚贝迪认真的问道。

    乔汐莞似乎是愣怔了一下,扬眉问道,“你要说什么?”

    “你回答我。”姚贝迪固执的说着。

    乔汐莞一度都觉得姚贝迪有时候就是在小题大做,很多时候分明就是一丁点大的事情,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她其实不觉得姚贝迪口中可以说出什么惊人的秘密。

    “不喜欢。”乔汐莞很肯定的说着,“只有厌恶。”

    “真的只有厌恶了?”那边似乎还要再次确认。

    “嗯,真的只有厌恶。”乔汐莞耐烦的,再次说道。

    “正好,你厌恶的人,有人帮你……出气了。”

    “出气?”乔汐莞询问。

    “我现在在浩瀚之巅,然后现在人特别少,就有服务员偷懒的在嚼舌根,无意让我听到,齐凌枫前天晚上在这里喝醉酒后,听说被两个男人xxoo了。”姚贝迪说,嘴角还挂着很邪恶的笑容。

    乔汐莞那边愣怔了很久。

    好吧,她承认,这次的姚贝迪,真的给了她一个震撼的消息,她得思考一下,她听到的是不是真的。

    “乔汐莞?”姚贝迪没有听到乔汐莞的身影,忍不住叫她。“你不会是打击过度吧?!”

    “……”乔汐莞抿着唇,“打击个屁。我只是觉得,齐凌枫也会落得今天是活该。”

    她只是突然想起昨天去找齐凌枫的时候,她主动去碰他,他突然反应那么大,是不是就是因为,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话说,他怎么会和两个男人xxoo的?齐凌枫变成了同性恋,还是这个人本来就变态到,已经无法无天的地步了?!

    “我觉得齐凌枫应该是被人故意报复的。”姚贝迪说。

    乔汐莞眉头一扬,“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齐凌枫不是同性恋,突然又被两个人男人那啥,还是在酒醉的情况下,不是报复是什么?!”

    “你觉得齐凌枫不是同性恋?”乔汐莞问。

    “难道你觉得他是?!”姚贝迪反问。

    乔汐莞低垂着眼眸。

    说实在的,在处理齐凌枫的事情上,旁边人比她更看得清楚。

    “好吧,我觉得他也不会是。”乔汐莞回答道。

    “所以说,齐凌枫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坏事儿,被人这么报复。”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这么多年,总有些恨他的人。”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看来,齐凌枫得罪的人还真的不少。

    “是吗?!不说了,我马上去找潇夜了,就给你说这事儿。”姚贝迪说着,就准备挂断电话。

    “喂。贝迪。”

    “怎么了?”

    “齐凌枫的事情先别说出去。”

    “我还能给谁说?”

    “古源也先不要说。”乔汐莞叮嘱。

    “你变得怪怪的,莫非你也开始防备古源了?”姚贝迪有些不爽的口吻。

    “不是防备,我只是不希望把他牵扯进来。”乔汐莞说,“知道我的事情越少,就越不会被牵扯。”

    现在古源和顾子颜之间的事情,很容易就会把关系搞复杂,她实在不想要古源因为她而影响到了他自己的生活,重生一世,很多事情她看得很明白了,明白的知道,那些是她真正的朋友不能伤害,而哪些人,该要,赶尽杀绝!

    “哦,好吧,我不给他说就是。”姚贝迪点头。

    “嗯,你去找潇夜吧,记得在雷蕾出了这件事情后的这段时间把潇夜盯紧点。”乔汐莞说着。

    “知道了,啰嗦。”说着,姚贝迪就挂断了电话。

    她深呼吸。

    看着前面的包房大门。

    齐凌枫就真的成为了霍小溪的过去式了吗?

    爱一个人真的会这么容易改变吗?还是只是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她,只有她才会这么固执。

    她无奈的一笑。

    固执,就这么固执吧,只要自己觉得值得就行了。

    她走向包房大门,小弟给她推开大门。

    潇夜和阿彪坐在包房中,潇夜靠在沙发上,受伤的那条腿放在了茶几上,嘴上叼着烟,阿彪似乎在很认真的给他汇报事情,看着她出现时,连忙热情地招呼着,“大嫂。”

    姚贝迪微微一笑。

    潇夜看着姚贝迪,眼里闪过一丝的惊讶,转瞬即逝,淡淡的熄灭还剩下好长一段的烟蒂,没有说话。

    姚贝迪乖巧的走向潇夜,坐在他的旁边,柔声说道,“我刚刚和乔汐莞逛完街,觉得时间还早,就过来找你。有没有打扰到你们?”

    “没有,大嫂,我刚给大哥把工作汇报完毕。”阿彪连忙说着。

    她进来的时候,分明说得正是火热。

    姚贝迪也不去说破,必定阿彪很明显是在为她,所以她也顺势,就这么认为了。

    潇夜使了眼神给阿彪。

    阿彪心领神会,站起来恭敬的额说着,“大哥,大嫂,场子外面还有些事情,我先去处理一下。”

    “出去吧。”潇夜说,“把烟缸拿出去。”

    “是。”阿彪连忙拿走烟缸。

    姚贝迪有些诧异,问潇夜,“你不抽烟吗?”

    “你不是讨厌烟味吗?”潇夜皱眉。

    姚贝迪一怔,“也没有特别讨厌……”

    在还没有爱上潇夜之前,她真的很讨厌烟味,但是爱上他之后,很多事情渐渐的就都可以接受了。

    “那你咳嗽什么咳嗽?!”潇夜没好气的问道。

    她愣怔,恍然大悟。

    有一次潇夜抽烟,那天她有些小感冒不舒服,就被他的烟味给呛着了,其实那只是一次意外。

    她抿着唇,嘴角一笑,“潇夜,谢谢你。”

    潇夜看着姚贝迪有些害羞,脸又红彤彤的模样,嘴角似乎是没有意识的拉出了一道微微上扬的弧度,他对着姚贝迪,轻声吩咐,“坐过来一点。”

    姚贝迪看了看和潇夜的距离,他们之间其实已经很近了,应该就一个小拳头的距离而已。

    还要坐近,是有多近?!

    她挪动着屁股,紧挨着潇夜,正想问,这样行吗时,一个有些微凉带着烟草味道的唇就印在了她的唇瓣上,一直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似乎是在让彼此靠得更近。

    姚贝迪有些愣怔,小手捏在一起,有些紧张,有些拘谨的看着潇夜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近距离的眼底下,那么浓密而上翘。

    这几天,潇夜太忙,回来基本都是凌晨了,她也会等他,待两个人都躺在床上后,什么都没时间做,就会传来了彼此的呼吸声,是真的没有那份闲情逸致。

    而且潇夜的腿不方便,尽管很多次她鼓起勇气想要在主动,又总是退堂鼓的不敢,怕最后的结果不太好。

    所以潇夜突然这么亲她。

    她有些始料不及。

    “回应我。”潇夜低哑的磁性嗓音温柔的说道。

    姚贝迪舌头轻舔。

    潇夜身体似乎是怔了一下,他嘴唇轻咬着她的唇瓣,轻咬着她的小香舌。

    姚贝迪的身体似乎也在微微的变化,她主动的放开自己的小拳头,攀上他的脖子,搂着他,让自己的吻更加深入,两个人在彼此之间,忘我的送出彼此,毫不保留……

    “大哥!咳、咳……”房门突然被人推开,然后似乎又被突然的画面弄得有些不知道所措。

    两个人猛地放开彼此。

    姚贝迪低垂着头,害羞到不行。

    潇夜抬头看着阿彪,脸色不好。

    阿彪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粒尘埃,让他此刻消失吧,消失。

    “什么事儿?”潇夜冷声问道,顺势把姚贝迪搂在怀里,让姚贝迪的脸直接靠在她的胸膛上,不用想也知道,这么害羞的姚贝迪,被人突然撞倒这一幕,会有多想要钻地洞。

    “有警察到场子里面来查事情,说是有人举报说我们在卖药。我怕是张龙搞的鬼。警察现在在大厅等着,就问你要不要你亲自去看看?”

    “嗯。”潇夜点头。

    阿彪如果自己能够搞定的事情,肯定不可能来叫他。

    潇夜轻轻推了推姚贝迪,“你现在这里面待一会儿,等会儿一起吃午饭。”

    “嗯。”姚贝迪点头,头埋得更低。

    潇夜使眼色给阿彪。

    阿彪连忙上前把潇夜扶在轮椅上,推着潇夜出去时,突然转头对着姚贝迪说着,“那个大嫂,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就借大哥一会儿,回头就还你……”

    姚贝迪觉得自己整个脸都要爆炸了,一定红到不行。

    她没有那么,那么,欲求不满……

    “走了。废话这么多!”潇夜冷声说着,分明是护短得很。

    阿彪笑着,推着潇夜离开。

    这几天雷蕾倒真的是出奇的老实,那天身体检查结果出来后,一切正常,当天就把她送回了家,也没有缠着潇夜要陪他,而且这几天似乎也没有接到雷蕾的任何一通电话,也没见她到场子来,给人的感觉就真的是安分得多,就像她说的那样,她不会再缠着潇夜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加上这段时间大哥和大嫂的感情明显有了质的飞跃……嘴角忍不住拉出一抹欣慰的笑,是真的希望大哥和大嫂,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么多年,总觉得他们是错过了。

    但还好,没有彻底的,错过。

    ……

    顾家大院。

    乔汐莞刚刚回到大院,还未走进大厅,就接到了姚贝迪的电话。

    齐凌枫被xxoo,被男人xxoo。

    就真的如姚贝迪说的,齐凌枫不是同性恋。

    不可能会是。

    她看人不会真的看偏到这个程度。

    所以如果不是同性恋,那就真的是被人所报复?!

    这个世界上,这么会做人处事的齐凌枫,会得罪了谁,被这么的报复?!还用这种恶劣到,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方式?!她还真的不觉得,这个世界上谁还会比她更邪恶!

    眉头一紧。

    转眸无意看到顾子臣从后花园过来,他推着轮椅,看上去就是这么平平淡淡的模样,却总觉得这个男人,隐藏了很多让人无法去想象的事情。

    她咬着唇,狠狠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推着轮椅的脚步突然停在了她面前,“你傻站在这里做什么?!”

    乔汐莞皱眉,“你才傻!”

    然后,大步走进大厅。

    她觉得自己是挺傻的,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这么久,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隐藏了些什么,甚至连一点点蛛丝马迹也找不到。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嘴角拉出一抹淡笑,然后很快的,恢复冷漠,推着轮椅,走进大厅。

    大厅内。

    乔汐莞没有回房,而是直接做在了沙发边上,叶媚也坐在那里,眼眸微抬的看了一眼乔汐莞,又转眸看到了顾子臣从外面进来。

    顾子臣不太喜欢在大厅逗留,她就这么待了不到一天时间,也发现了顾子臣只喜欢温室花园和他的卧室,基本很少会在其他地方出没太久。

    乔汐莞眼眸一紧,很明显的能够看到叶媚的眼神放在了顾子臣的身上,明显到,想要让人忽视都不行。

    这个女人,倒是真的很喜欢窥视别人的男人?!

    以前窥视言欣瞳的男人,得到了倒是点都没有看到她半点的喜悦,现在又把视线放在了顾子臣的身上,丫的这女人的心里是有多扭曲。

    顾子臣很淡定自若的走过客厅,上二楼。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了很久,叶媚才回神,回神的一瞬间,就看着乔汐莞这么明显打量她的眼神。

    她内心一怔,很快的调整情绪,显得很漫不经心的说着,“我只是觉得,他和顾子寒长得太像了。”

    “但是不难分辨吧。”乔汐莞直直的看着他。

    “对于两个这么相像的人,我就是好奇而已。”叶媚说,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乔汐莞眼眸微动,嘴角拉出一抹笑,“叶媚,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就喜欢去窥视别人的东西,但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任何男人都行,但是顾子臣,你想都别想!”

    叶媚脸色一沉,手指捏紧。

    “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乔汐莞一字一句。

    叶媚嘴角突然一勾,笑得如往常般花枝招展,身体内仿若自然散发出来的娇媚之气油然而生,她对着乔汐莞,说着,“我说不呢?!”

    乔汐莞蹙眉,脸色微变,“怎么,你还真的看上了,残疾人!”

    “我只是喜欢别人的男人而已。尤其的喜欢乔汐莞,你的男人!”叶媚说,说得那么的不要脸。

    “是吗?”乔汐莞冷眸一紧,“那你试试。”

    “有何不可。”叶媚似乎并没有被乔汐莞的气势所吓倒,“人生在世,不做点自己觉得惊天动地的事情,不做点自己觉得舒坦的事情,怎么对得起,千百年的轮回?!乔汐莞,我嫁进来本对你满是感激,却又是因为你,让我痛恨无比。”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叶媚,这个女人有病吧,说话颠三倒四。

    “你不会知道?!我到了今天才会觉得自己是有多愚蠢!”叶媚对着乔汐莞,冷言,“而这份愚蠢,是你提醒了我。”

    丢下一句话,起身上楼。

    乔汐莞眉头一紧。

    这个女人是神经病吧。

    她从来都没觉得叶媚愚蠢过,隐忍了这么些年,算是卧薪尝胆,守得云开。

    突然这么否定自己,叶媚这女人就是一个神经病吧!

    她转眸看着叶媚那个女人妖娆的身躯,眼眸一冷。

    是男人都想要窥视?!

    她倒是要看看,叶媚有多大的能耐?!

    别说她的原因,她倒是可以看看,叶媚有什么能耐去感化顾子臣那千年老妖!

    眼眸一转,她也走向2楼,走进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似乎是洗完澡出来。

    一天不知道要洗多少次澡。

    这洁癖的程度,比姚贝迪还要夸张吧?!

    她看着顾子臣一身清凉的出来,因为头发不长,用毛巾,几下就擦拭了干净。

    他抬头看着乔汐莞,“晚上把明路带着,出去吃饭。”

    乔汐莞一怔,似乎在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没兴趣?”顾子臣扬眉。

    “不是,我在想今天到底是什么节日。”乔汐莞皱眉。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破天荒的事情发生。

    “没有什么节日。”顾子臣说,很冷漠的表情。

    乔汐莞皱着眉头。

    这个男人?!

    “去不去?”没有得到乔汐莞的正面回答,顾子臣有些不耐烦的继续问道。

    “为什么不去?!有人请吃饭,谁说了不去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转动着轮椅,“你去给明路说一声。”

    “嗯。”乔汐莞点头,一屁股坐在卧室沙发上,随手拿着杂志,无聊的翻阅,随口说道,“你对叶媚那女人的感觉如何?”

    “没感觉。”顾子臣直白到不行。

    “噗。”乔汐莞忍不住一笑。

    要是让叶媚知道了,不被气死。

    “那女人对你好像也有兴趣的样子。”

    “我和没关系。”顾子臣似乎不太耐烦这种话题。

    “顾子臣。”乔汐莞将视线从杂志上离开,对着不远处正在打开电脑的顾子臣,问道,“能说说,你到底觉得什么和你有关系吗?”

    顾子臣没有说话。

    乔汐莞翻白眼,“你这样,注定孤独终老!”

    顾子臣转头,声音很不好的说着,“不需要你提醒。”

    分明,口吻中还有点生气。

    是被刺激了?!

    孤独终老这个词对顾子臣而言,很敏感?!

    原来这个男人也怕,所谓的孤独终老!

    她还一直以为,顾子臣这厮,就盼着孤独终老。

    乔汐莞放下杂志,看了看时间,“快吃中午饭了,你早点下楼。”

    顾子臣微点头,没说话。

    乔汐莞出房门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什么的说道,“对了,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顾子臣眉头一紧,一个眼神杀过来。

    “我想,或许我能为你改变来着?!”乔汐莞耸肩,喃喃的说着。

    拉开房门离开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说着,“不需要改变。”

    乔汐莞的脚步顿了一下。

    她咬着唇。

    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抱着顾子臣的头问他,不需要改变是说,她怎么样他都不会喜欢,还是……他其实已经喜欢……

    她狠咬着唇。

    那一刻居然龟毛了。

    龟毛的离开。

    有些事情的有些答案,反而不想要这么确切的去知道,因为很明白,如果知道了,或许就真的再也没有了机会,不知道还能够让自己懵懵懂懂的,有点希望。

    她嘴角一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从哪一刻开始,对待顾子臣,也变得这么的小心翼翼。

    乔汐莞往楼下走去。

    路过顾子寒的房间。

    房门半掩。

    顾子寒和叶媚在里面说话,顾子寒似乎是有些冒火的,“我机票都订好了,你说你不去巴黎了?!”

    “我真的不想去。”叶媚声音柔柔的,但分明能够强烈的感觉到,她不耐烦的语调。

    “叶媚,你又在玩什么花样?!昨晚上也是,一动不动,现在突然又说不去巴黎,我给你的惊喜,你全部都当成屁了吗?!”顾子寒的怒气,显而易见。

    叶媚表现的有些无奈,“我一直以为你不会给我惊喜,所以没想过你会这样对我,也就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就不能改变你的计划?!”顾子寒冷冷的问道,“你什么计划,这么不能撼动!”

    “我没有什么计划,我只是没有计划出国旅游而已。”

    “叶媚,你够了!”顾子寒冷冷的说着,“别以为现在和我结婚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别以为和我结婚了就是和我稳定了一辈子,就开始耍你的小心眼脾气,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够死死的把我困住,你想太多了!结婚就是一张纸而已,我可以和言欣瞳离婚,也可以和你离婚,你少在这里自以为是。”

    叶媚沉默着,或许在暗自冷笑。

    曾经她是真的很怕离开顾子寒,因为她根深蒂固的,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她以为这个男人是他。

    但是现在,眼前的事实摆在面前,她没办法这么自欺欺人。

    所以对于顾子寒,她可以这么的无所谓。

    而男人。

    真的都是贱骨头。

    曾经自己如此的讨好换来的也只是他冷冷的一瞥,而现在。

    当她实在不想要和这个男人有什么时,不再像以前那么对他时,他却热情的像一条狗似的,摇着尾巴她对你做这样那样。

    “叶媚,说话!”没有得到叶媚的回答,顾子寒整个人暴怒无比。

    “要吃饭了,我们下楼吧。”叶媚起身。

    “叶媚,你故意和我作对是不是?!”顾子寒冷冷的说着。

    叶媚娇娇一笑,“子寒,我们之间还是适合,我来付出。”

    顾子寒气得咬牙切齿。

    “走吧,下楼。”说着,主动去挽着他的手臂。

    顾子寒狠狠的推开叶媚,冷声说着,“以后别想我再主动给你做一件事!”

    两张机票,扔在地上,大步往外走。

    走得有些急,或许因为太过生气,根本没有注意到一边的乔汐莞。

    反倒是叶媚,一脸漫不经心的出来,对比起顾子寒的愤怒,叶媚显得淡定得多,她转眸看着乔汐莞,冷笑着,“这么喜欢听别人说话?!”

    “声音太大,我也不想听到。”乔汐莞说得很直白,并没有因为自己刚刚听到而觉得有任何不好意思,她对着叶媚,“我本来以为你刚刚给我说的话是开玩笑,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对你而言,真的是得到了,就一无是处了。”

    叶媚冷笑,什么都没说。

    乔汐莞也不再多说的,大步下楼。

    周末。

    顾耀其也在。

    一大家子围在一起吃饭。

    大家都吃得特别安静。

    顾耀其突然开口说道,“子寒你是明天的飞机去巴黎?”

    “不去了。”顾子寒突然开口。

    “怎么?”顾耀其眉头一扬。

    本来他是不同意顾子寒现在带着叶媚出去玩一个星期的,他是想着早点让顾子寒来着手言举重的事情。不过顾子寒说了很久,说叶媚才嫁进顾家,而且也没有办酒席,对叶媚而言多少有些委屈,如果再不带她出去蜜月旅行,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对叶夫人也不好交代。

    顾耀其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了,却没想到,突然又变卦。

    叶媚连忙说着,“是这样的爸。是我不去的。”

    “子寒可真的是觉得亏待了你,在我这里说了很久,好带你出去玩。”顾耀其看着她。

    “爸,我知道子寒对我好,所以我也要对子寒好。我听子寒说爸你交给了他新的事情,我不想耽搁了你们的进程,印象了你们的大事情。我和子寒什么时候出去玩都行,以后日子还长。而且我一直在想,现在明月还不怎么接纳我,等过段时间明月对我放开了芥蒂,我带着明月一起,和子寒到美国去看看明理,顺便就旅游了,这样更好。”叶媚说得得体无比,是给顾子寒赚足了面子,话语间说出来也让顾耀其和齐慧芬听着舒坦得很。

    “那倒是。叶媚你嫁进了我们顾家,就是我们顾家的一员,什么时候都能够以大局考虑再好不过。我们就怕亏待了你,你能够这么想最好。”顾耀其说着,脸上满是欣慰之色。

    齐慧芬也忍不住说道,“就是,明月和明理从此以后也就是你的孩子了,你能够这么处处想到他们真是他们的福气。叶媚,子寒能够找到你,是他上辈子修道的福,不知道比之前那个自私的言欣瞳好到哪里去了……呸呸呸,我都说什么话,以后再也不提那个女人的名字了。以后叶媚,你就是我们家唯一的二儿媳妇了。”

    “谢谢妈。”叶媚乖巧的点头。

    然后转头看了一眼顾子寒。

    原本在房间内还气得发抖的顾子寒此刻心情似乎突然就舒畅了。

    似乎觉得叶媚处处还是为他着想的,这个女人不仅在工作上可以帮他,在家里面也这么给他争取面子,心里不禁就忘了刚刚的不愉快,主动给叶媚夹了一块肉,“你这么瘦,多吃点,等我忙完了,有时间就多陪陪你。”

    “嗯。”叶媚对着顾子寒甜甜一笑。

    顾家两老看着这个新媳妇这么听话,两口子感情不错,也都点了点头,心情看上去不错。

    乔汐莞看着他们。

    叶媚真是能演,演得,活灵活现。

    她估摸着,顾子寒有一天就会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如果还是这么执迷不悟的以为,叶媚还把他当天来看待。

    嘴角一勾。

    乔汐莞抿着唇低头吃饭。

    午饭之后。

    齐慧芬就拉着叶媚在沙发上看电视。

    叶媚乖巧的陪着她。

    乔汐莞回房间,免得影响了他们“婆媳”拉拢关系的好时机。

    睡了会儿午觉,然后带着小猴子,推着顾子臣出门。

    客厅中,叶媚似乎还一直陪着齐慧芬看电视,看一些齐慧芬最喜欢看的家庭伦理剧,齐慧芬还不停的和叶媚商讨着剧情,两个人之间说出来的亲密。

    “妈。”乔洗完走到齐慧芬面前,恭敬的说着,“我和子臣还有明路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

    “你们去哪里?”

    “子臣说想要出去透透气,正好周末,就带着明路一起出去走走,晚上就在外面随便吃点,你们不用等我们。”

    齐慧芬一听是顾子臣姚出门,二话不说,“那你们小心点,天气那么热,别让明路中暑了。”

    “放心吧妈,我知道。”转头,又对着叶媚说着,“弟妹你在家好好陪陪妈,我先走了。”

    叶媚转眸看了一眼顾子臣,回头对着乔汐莞,“嗯,你们去玩得开心点。”

    乔汐莞嘴角一笑,转身推着顾子臣离开。

    齐慧芬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的背影,忍不住说道,“以前这乔汐莞笨得很,懦懦弱弱的,什么都不会,有一次还失手把佣人从二楼上面给推了下来,坐了3年牢。不过倒是,这3年后出狱,整个人就变了很多,又能干又听话,和子臣的感情也好了很多。要知道前些年,两口子就像陌生人似的,平时看他们连话都不说,更别提子臣还会让乔汐莞推着他出去走走了。”

    “是吗?”叶媚嘴角笑着,似乎是有些苦涩的笑容,“不管怎么样,大嫂不是也给大哥生了一个孩子吗?”

    “这个……”齐慧芬犹豫了一下,“能够生孩子,还不是为了传宗接代。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情况了,现在子臣对莞莞倒是上心不少,两口感情不说有你和子寒这么好,至少也像一个家庭了,了了我这么多年的心愿。我看着子臣这么冷冷冰冰的性格,真怕他就这么一个人孤独下去。”

    “怎么会?大哥看上去虽然冷冷冰冰地,但是应该也有很多女人会喜欢吧。”

    “那是以前没有残疾的时候,现在残疾了,又有几个女人愿意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哪里像子寒和子俊那样,走出去就算他不招惹,女人也自己就贴了过来。”齐慧芬说起来,还是有些遗憾。

    叶媚只是笑笑,没有多说。

    齐慧芬看着叶媚的样子,以为自己刚刚说多了嘴连忙解释着,“我没说你是主动贴子寒,我们子寒对你很喜欢的,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你丢下工作陪你去巴黎玩了。”

    “嗯,我知道。”叶媚点头。

    她现在的重点,早就没有放在顾子寒的身上。

    “不说了,电视又开始了。”齐慧芬看电视打完广告,连忙说着,“哎,这个媳妇真是笨,明知道是自己婆婆陷害的,还这么不啃声,看着都着急,你说是不是,叶媚……”

    叶媚笑着,附和着齐慧芬。

    乔汐莞提醒得很对,想要在这个家立足,就应该先讨好了顾耀其和齐慧芬。

    不管怎样,不管现在什么局面,什么身份,她都必须留在顾家。

    必须!

    ……

    乔汐莞一家,坐着武大开的车去目的地。

    现在还早。

    乔汐莞说趁着今天有空,先去给小猴子买几件衣服。

    车子到达目的地。

    因为乔汐莞要牵着小猴子,所以让武大推着顾子臣到商场上去逛。

    几个人先走的儿童区。

    乔汐莞挑选了很多衣服给顾明路,原本觉得顾明路皮肤黑黝黝的,身材也有些偏瘦,肯定会特别的难挑衣服,却没想到,似乎每一件她看上的衣服,顾明路穿起来都还不错,这个小猴子,倒是人不可貌相,这么打扮一下,瞬间就贵族范出来了。

    心情有些好的拿着顾子臣的卡去付钱。

    “妈妈。”顾明路拉着乔汐莞。

    “怎么了?还看上那一件了,妈给你买。”反正刷的也是你爸的钱。

    “不是。我想要给明月妹妹买一件。”顾明路说。

    乔汐莞眼眸一紧,“为什么要给她买?”

    “她说她想要一条粉色的公主裙,但是她妈妈不在,她不知道找谁买?她说奶奶给她买的裙子都不漂亮。”顾明路说着。

    乔汐莞抿了抿唇。

    “妈妈不愿意给明月买吗?”顾明路扬着头问她。

    “不是不愿意,而是妈妈不是给你说过吗?不要对明月这么好。”

    “可是她是我妹妹,她妈妈也不在,如果我再不保护她……”顾明路有些委屈的说着。

    乔汐莞无奈,摸了摸顾明路的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谢谢妈妈。”顾明路瞬间拉出灿烂的笑容。

    小孩子的笑容,总是这么清澈干净。

    心情似乎也稍微好了些,牵着顾明路去给顾明月仔细的挑选,然后选了一条粉色的蓬松公主裙,应该很适合娇娇女顾明月。买完后,结完账,乔汐安牵着顾明路走在前面。

    武大推着顾子臣走在后面,看着前面活泼的两个身影,武大突然说道,“她好像回来了。”

    顾子臣脸色微动。

    武大继续说道,“今天上午匆匆看过一眼,应该是。”

    顾子臣抿着唇,没有说话。

    乔汐莞转头看着落后的两个人,有些不耐烦的说着,“你们快点行不?”

    武大加快了脚步,喃喃的说着,“其实觉得你们这么一家三口,挺好的。”

    顾子臣的眼神只是看着乔汐莞和顾明路,看着乔汐莞,似乎永远都是一副,打了鸡血的模样,就算偶尔会忧伤一秒,下一秒就忘得没心没肺的,活得很精彩。

    乔汐莞走在前面突然拐进一件店里面,然后看着打扮的那条淡绿色裙子,问着服务员,“这条裙子我的码被卖了吗?”

    “不好意思小姐,今天上午已经卖了。”服务员抱歉的说着,“因为是全球限量,所以没有了,小姐要不要看看其他裙子……”

    “不用了。”乔汐莞有些失落的喃喃道,“果然被那个女人买走了。”

    武大推着顾子臣停在她面前,问道,“是喜欢的东西被人先下手了?!”

    “是啊!”乔汐莞大声的说着,“这个世界上,还难得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先下手,怪不舒服的!”

    武大嘴角一笑,没有说话。

    因为她似乎看到这条裙被谁穿着,而且先下手的东西,好像不只是裙子……

    眼眸一转,看着顾子臣依然一副,冷冷然的脸色。

    武大只是,笑而不语。

    ------题外话------

    那啥那啥。

    百万字小宅爆照倒计时。

    嗯,来吧来吧,加群,看看小宅到底是“何方妖孽”!

    qq群:378414307</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