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十九章 欲求不满的夜晚

第七十九章 欲求不满的夜晚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简简单单逛完街。

    乔汐莞牵着顾明路,武大推着顾子臣,走到商厦的顶层奢华西餐厅。

    乔汐莞让武大一起吃饭,武大说怕影响他们一家人的聚餐,就走了。走的时候,分明看上去意味深长,总觉得好像隐藏了什么,让人看不明白的地方。

    话说。

    武大也变坏了。

    乔汐莞皱着眉头,也不想过多的去搭理武大,和小猴子以及顾明路坐在一张餐桌上,点完餐,等候。

    餐厅很高,能够鸟瞰整个上海的景色。上海是国际都市,夜色是出了名的漂亮,到处都是霓虹灯光闪烁其中,妖娆多姿的释放着它的光彩,如钻石一般的光泽,让城市都变得璀璨起来,给人一种醉生梦死的幻境。

    乔汐莞托腮,这么静静的看着落地窗外唯美如画,这么开阔的视野,似乎让人的心境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所以人需要多出去走走,走的地方多了,看的东西多了,自然想的东西,就多了。

    她转头,有些突然奇想的对着正在不亦乐乎玩弄着餐具的小猴子说道,“等妈妈忙完了,带你出去旅游怎么样?”

    “旅游?!”小猴子有些兴奋的望着自己的妈妈,黝黑的眼睛璀璨璀璨的,“去哪里旅游?”

    “哪里都可以。”乔汐莞说,“前提是我得忙完手上的事情。”

    “你什么时候忙完?”小猴子问道。

    “这个,不好定论。不过妈妈答应你带你出去玩,就一定说到做到,绝不食言而肥!”乔汐莞很认真的说着。

    “耶。”小猴子欢呼,很高兴的模样,“妈妈,我好爱你。”

    乔汐莞一怔。

    今天还逗弄顾子臣,让他说一句爱我试试。

    没想到,还是他儿子给说了出来,说得那么自然,让人心暖暖的。

    她摸着小猴子幼嫩的脸颊,“妈妈也爱你。”

    小猴子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有些害羞,看上去可爱到不行。

    乔汐莞嘴角一直挂着笑,她怎么就有这么乖一个儿子,第一次觉得这具身体,还给了她一个意外的礼物,让她从心底觉得温暖。

    她轻轻的摸着小猴子的头,满脸宠溺。

    “不能出去旅游。”顾子臣突然开口。

    乔汐莞眼眸一横。

    这个男人,就看不得他们的母子时光吗?!

    分明现在的感觉很好,总是被这么无情的扑灭。

    真是讨厌讨厌。

    “为什么不能去旅游?”乔汐莞和小猴子突然同时开口。

    小猴子看着乔汐莞,乔汐莞看着小猴子,两个人似乎用眼神沟通,似乎是下定决定捍卫自己的权利到底。

    “我说不能去就不能去!”顾子臣一字一句,独断的口吻。

    “顾子臣,你任性也要有个度。”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顾子臣脸色一黑。

    任性这个词,不是应该形容小孩的?!

    “我的儿子,我愿意带哪里玩就带哪里。”乔汐莞说得理所当然。

    小猴子似乎是非常赞同的,猛点头。

    顾子臣眉头一紧。

    乔汐莞还一脸厌恶的说着,“顾子臣,我告诉你,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你不需要插嘴!”

    顾子臣狠狠的看着乔汐莞,似乎是咬牙切齿。

    “所以,小猴子,我们拉钩钩,说定了。”乔汐莞笑眯眯的对小猴子说着,和对顾子臣完全是两个极端的态度,“而且,我们不带你爸爸去。”

    “为什么不带爸爸去?”小猴子有些诧异的问道。

    虽然很想去,但是更想他们一家人都能去。

    “因为你爸爸腿脚不方便,他会拖我们后腿。”乔汐莞一字一句的说着,小眼神还不停的往顾子臣身上抛去,就是故意在和他作对。

    顾子臣面无表情。

    小猴子有些忧伤,“那爸爸好可怜。”

    “你爸才不可怜,你爸是可恨。”乔汐莞总结。

    小猴子讪讪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对爸爸是不是,太直接了点?!

    他才5岁,他都觉得这样说,爸爸应该会生气。

    爸爸生气其实很恐怖的。

    小猴子垂着头,不敢去看爸爸的眼神。

    乔汐莞才不在乎,还调皮的对顾子臣做了一个鬼脸,意思就是,看你能把我怎样。

    顾子臣的手指微动,紧捏的骨节都在泛白。

    乔汐莞就喜欢看到顾子臣被他惹怒,然后又无处发泄的模样,她觉得成就感很强。

    这么故意气了顾子臣好一会儿,服务员开始恭敬的给他们上餐。

    乔汐莞一边吃着,一边照顾小猴子。

    小猴子不时的仰头对着乔汐莞咧嘴笑着,分明是喜欢乔汐莞到不行。

    顾子臣在他们对面,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们之间,默默的互动。

    眼眸微转,低垂着头切牛排,然后优雅的吃下去。

    总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快也会是个头了。

    不管是他,还是她。

    饭席间,一家三口吃得很和谐。

    正时。

    一个服务员走过来,“不好意思,打扰您们一下。”

    “怎么了?”乔汐莞看着服务员。

    “今天是我们老板和老板娘结婚十年纪念日,所有来这里吃饭的情侣,都可以免费享受我们老板和老板娘送的情侣格调套房一晚,地点就在玫瑰主题大酒店,南滨路边上,临江温馨主题酒店,也是我们老板的另外一个产业。这是套房的门卡。”服务员恭敬的送上。

    顾子臣睨了一眼,“我们不需要了,我们不是情侣。”

    “夫妻也可以。”服务员直接说道,“两个人结婚太久,也需要偶尔的浪漫和情调。”

    顾子臣眼眸一紧,脸色有些不好。

    乔汐莞觉得很好笑,抬眸对着服务员说道,“你听谁说的,结婚了需要浪漫和情调?”

    “我们老板和老板娘就是如此,他们的感情,十年如一日。”

    乔汐莞笑得很开心,“把房卡留下吧。”

    “好的。”服务员点头,又说道,“先生和小姐去的时候,只需要到前台登记就行,所有费用都是我们餐厅免费资助,只限今晚,明日就失效。套房内,还有惊喜哦!”

    “嗯。”乔汐莞点头。

    服务员离开。

    顾子臣看着那张房卡,冷着脸说着,“我不会去。”

    “我说过让你陪我去了吗?”乔汐莞看了看门卡,很是漫不经心的说着。

    顾子臣脸色一冷。

    乔汐莞顺手将门卡放进包里面,又转头热情的照顾小猴子。

    小猴子不太明白是在做什么,只是闷着头很努力的吃晚餐,吃得有点多,撑得小肚子鼓鼓胀胀的。

    晚餐结束。

    乔汐莞牵着小猴子又走在前面,顾子臣推着轮椅,似乎每次跟他们的脚步都有些吃力。

    他们坐在武大的小车内。

    乔汐莞拿着那张房卡,看了又看,突然转头对着顾子臣,“你怎么不去?”

    顾子臣不说话,满脸冷漠。

    “说是有什么惊喜?”乔汐莞自顾自的说着,“什么惊喜啊?”

    顾子臣依然表现得没半点兴趣。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头,“要不你陪妈妈去……”

    “乔汐莞!”顾子臣脸色陡变。

    大家都知道,所谓的“惊喜”肯定是成人之间的东西,怎么能够让小猴子去。

    乔汐莞皱着自己的耳膜。

    小猴子本来趴在车玻璃上在看外面璀璨的夜景,也突然被顾子臣的声音吓得一怔一怔的。

    “开个玩笑而已,你这么认真做什么,我还没有不知道分寸到这个地步。”乔汐莞翻白眼。

    顾子臣又不说话了。

    车内陷入沉默。

    车子一路平稳的到达目的地,车门打开,武大去后备箱帮顾子臣把轮椅搬下来,正准备扶着顾子臣下车时,顾子臣突然转头对坐在里面一动不动的乔汐莞说道,“你不下车?”

    “不下车,你带着小猴子先回去。”

    顾子臣眉头紧皱。

    乔汐莞笑得没心没肺的说着,“我就是去看看,所谓的惊喜。”

    顾子臣突然就不下车了,“明路,自己回去。”

    顾明路站在车门前,有些不明所以,“你们还有事儿吗?”

    “我们有大事儿。”乔汐莞伸着头,对小猴子意味深长的说着,仿若就是料到了,顾子臣会跟着她出去一样!

    “哦。”顾明路不明白,只是点点头,然后蹦蹦跳跳的走进了别墅。

    武大又把轮椅搬进后备箱,手劲儿真是不一般的大。

    武大坐在驾驶台,“现在去哪里?”

    “去玫瑰主题酒店,在滨江路。”乔汐莞说。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嘴角突然一笑,什么都没问的,直接往目的地开去。

    到达后,武大问道,“需要我等吗?”

    “不用了,明早8点来接我。”乔汐莞说。

    “那,你们玩好。”武大嘴角一笑。

    乔汐莞看着武大的笑容,这妞真的,变坏了。

    她推着顾子臣走进主题酒店。

    酒店大厅看上去就是情侣会喜欢的格调,暖暖的。

    他们在前台登记完毕,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进电梯,到达指定的房间。

    她刷开门卡,将卡插在墙壁上,灯光点亮。

    蓝紫色灯带将房间笼罩在一片浪漫之中,头上天花板看上去就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星闪烁,唯美到不行。天花板下,一张圆形的大红色床上,铺满了都是玫瑰花瓣,分明看上去有一种想要狠狠躺上去,蹂躏一番。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进去,她赤着双脚,走在柔软而舒适的地摊上,她将顾子臣停留在房间中间,自己走向落地窗,拉开粉色的窗帘,眼眸倒映着黄浦江上的点点灯光。

    她嘴角一笑,转头对着顾子臣,“挺漂亮吧。”

    顾子臣左右看了看,没有说话。

    “话说,惊喜在什么地方?”乔汐莞从落地窗边上过来,开始在房间折腾。

    顾子臣皱着眉头,看着乔汐莞精力充沛的模样,不发一语。

    乔汐莞翻找着,跑去浴室。

    然后,贼兮兮的从浴室出来,从身后拿出一件黑色透明睡衣,一条黑色丁字内裤,那布料少到不行,分明就是跟没穿差不多。

    “这就是惊喜!”乔汐莞说。

    顾子臣眼眸微转。

    “你想不想看我穿上去什么样子?”

    顾子臣没有说话,喉咙微动。

    “想不想?”乔汐莞不屈不饶,走过去将性感内衣放在他眼前摇晃。

    顾子臣不想搭理乔汐莞,推着轮椅往落地窗走。

    乔汐莞却很想搭理顾子臣,一直尾随在他的身后,就在他耳边叽叽喳喳。

    顾子臣一把将那件睡衣夺过来,声音有些发怒,“你有完没完,要穿你不会穿啊!”

    “也对。反正穿了,你总不能一直都闭着眼睛吧。”乔汐莞从顾子臣手上拿过睡衣,就往浴室走了。

    顾子臣抿着唇,微微的在调整自己的呼吸。

    他眼眸一直看着外面的黄浦江,看着那璀璨的灯光随着清风随波逐流……

    很少有这么不平静过。

    从发生事故双腿残疾到现在,已经过了很多年。

    很多年以来,习惯了这么冷漠的对待一切。

    但此刻。

    他不得不承认,他心跳的频率有些不一样,不一样的,急促。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似乎听到了浴室被打开的声音。

    他透过落地窗,隐约能够看到一个苗条的女性身影一步一步往他这边走过来。

    原本已经平静的心跳,此刻似乎又在默默的,跳动,默默地,有些急促的跳动。

    而他的脸上,依然面无表情。

    “顾子臣你转身。”那个苗条的女性嗓音突然开口说道。

    顾子臣抿着唇,无言的咽了咽喉咙,然后转身。

    眼眸一顿,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脸上有些微红,在如此暗色调的灯光下并不能看出来。

    他由上而下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面前的女人笑得花枝招展,还有些说不出来的,邪恶。

    他紧捏着手指,眼眸紧紧的缩在她的身上。

    “失望吗?”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突然发现,原来我大姨妈来了。”乔汐莞说完,分明没心没肺的样子,然后转身,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滚。

    顾子臣控制情绪。

    是的。他真的觉得,他被面前这个女人玩了!

    他刚刚的脸红是因为愤怒,血压升高到,脸色红润。

    面前的女人,分明就没有穿什么黑色性感内衣,而是穿了一件保守的白色浴袍,这么长时间不是因为羞涩而不敢出来,就是在洗澡而已。

    他抿着唇,狠狠的看着床上翻滚的女人。

    大姨妈来了,还动得这么欢快。

    乔汐莞似乎注意到顾子臣的表情,她从床上爬起来,蹲坐在床上,白色浴袍和红色床单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却莫名的觉得和谐唯美,而她因为刚刚翻滚,白色浴袍有些松松垮垮,露出她小巧而性感的香肩,以及明显的锁骨,甚至随着她的呼吸,露出了一道,若隐若现的沟……长而卷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滑落在两肩,因为刚刚洗完澡,此刻脸蛋红唇,嘴唇似乎也让人觉得柔软而性感……

    “你在失望?”乔汐莞红嫩的唇瓣微微上扬,似乎是在笑。

    看上去,是挺失望的吧。

    顾子臣也会有期待?!

    她直直的看着顾子臣,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顾子臣面无表情,推着轮椅一步一步往前,一步一步停在大床边上。

    “乔汐莞,你过来。”顾子臣突然开口,声音莫名的有些暗哑。

    乔汐莞纳闷,犹豫了一下,往前爬了些,爬到床边,正对着顾子臣。

    两个人四目相对。

    乔汐莞皱着眉头看着顾子臣,这个男人的眼神中,是不是在变化,是情。欲吗?是情。欲吗?总觉得是情。欲……唔。

    身体突然被一双大手禁锢,还未来得及高呼,唇瓣就被一道温暖的嘴唇堵住,四瓣嘴唇紧贴,一触即发。

    她甚至感觉到,一双大手已经在拉扯着她的衣服,让她原本就松松垮垮的睡衣滑落在了床上,她没有穿文胸,只有一条小内裤,小内裤上还有她的大姨妈巾,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重口味。

    她推了推他。

    怎么都推不开。

    力气大得跟牛似的,身体也似铁一般的,捍卫不动。

    有没有搞错!

    她可不想要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给糟蹋了。

    她也想要唯美的,浪漫的,温馨的,温柔的……

    不是现在这种,粗鲁的对待。

    卧槽!

    乔汐莞突然身体一怔。

    那双大手在她身体上抚摸,不放过任何一点肌肤……

    她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今晚分明就是她心血来潮故意逗顾子臣好玩,她其实不是现在才来大姨妈,昨天就来了,从没想过会和顾子臣发生什么!她就是很喜欢看顾子臣很生气的样子,然后又对她无可奈何的模样,这种感觉,分明就是爽得很……

    但是现在。

    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不作不死!

    她要是今晚被顾子臣奸了,她真的肠子都要悔青。

    不管这具身体多少次,但是她是第一次啊,她霍小溪是第一次,第一次,要不要这么,重口……

    心里正在无止境的哭泣时,突然感觉到脖子一疼。

    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啊!好痛。”

    顾子臣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面,狠狠的把她抱得很紧,她甚至都能够感觉到,他剧烈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很有力的在捶打着胸膛。

    “顾子臣,你……”

    “不要说话。”他声音低沉,似乎比刚刚更加暗哑。

    乔汐莞纳闷,只能这么靠在他的怀抱里。

    但是他这样,她真的觉得自己会被他一用力给勒死了。

    浪漫的房间,伴随着谁剧烈的呼吸,一点点平静下来,一点点的平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仿若什么都冷了,顾子臣放开她,眼眸看着她白净的脖子处,那明显的牙齿印,甚至因为破皮,而有些红色的血渍,已经结茧。

    乔汐莞顺着他的眼神。

    没有了情。欲。

    眼神中冷冷淡淡的,和平时一模一样。

    就需要这么一会儿工夫,可以让自己这么快的修复。

    她木讷的看着他,看着他拿起床上的白色浴袍,披在她的身上,然后替她拉拢,系上腰带。他说,“你在这里睡,我回去了。”

    “喂。”乔汐莞看着他。

    顾子臣头也不回的推着轮椅出去了,然后打开房门,关上。

    房间中突然就剩下乔汐莞一个人。

    麻痹!

    乔汐莞有些愤怒。

    “你丫的就不怕我再找个男人来睡!”没好气的吼着。

    吼完又觉得自己有些白痴,顾子臣明知道她大姨妈来了,想找男人也不行。

    但是这个男人真的很讨厌好不好?!

    不行就不能陪睡觉吗?!

    这么大一张床,她一个人怎么折腾!

    讨厌讨厌讨厌!

    她躺在床上,静静的躺着。

    脑海里面突然浮现了顾子臣刚刚的模样,刚刚有些粗鲁有些急切的模样……

    脸蛋陡然有些红,有些烫。

    如果今晚没有来大姨妈,顾子臣会不会就真的,奸了她?!

    她翻身,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感觉到顾子臣,反而有了一点点害怕和退缩……

    28年。

    28年的处子之身……

    怎么也会有些,说不出来的惆怅吧!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全身酸痛。

    好吧。

    房间是很舒服,但是却因为换了一个地方,睡得并不太安稳。

    而且昨晚上顾子臣的热情点火,还莫名的让她回味了大半个晚上……

    这么有些头疼有些虚弱的走出酒店,退房,然后坐进武大的小车内。

    武大开着车,一脸好笑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不问我顾子臣呢?”

    武大一怔。

    她干嘛要问,因为昨晚上是她送顾子臣回去的。

    送回去的时候,还特意的问了问,为什么不留下来?

    顾子臣的回答是,“不想。”

    陡然觉得,乔汐莞在顾子臣这条路上,有点难折腾。

    所以,她还好心的为了乔汐莞又问了问顾子臣,“是因为她吗?”

    顾子臣沉脸,什么都没再说。

    武大觉得她确实不太适合做情报员。

    这方面,还是尹翔比较厉害。

    “喂,你在想什么?”乔汐莞看着武大若有所思的样子,有些不爽。

    “没想什么。”武大认真的开车。

    乔汐莞似乎也忘记了自己刚刚的问题,有些酸痛的揉着自己的胳膊,随口说着,“你说男人会不会憋久了就不行了。”

    武大觉得乔汐莞的话题有点色。色的。

    而对于她这种从来没有感受过色。色事情的女人而言,尺度有些大。

    所以,她当做没听到的,没有回话。

    乔汐莞似乎也没想过武大会附和她,自顾自的又说道,“昨晚上顾子臣那么欲求不满的离开,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其实昨晚上还想了一个晚上。

    听说,男人憋久了,容易那啥……

    “欲求不满?顾子臣对你,欲求不满?!”武大诧异。

    “怎么了?难道你就觉得是我欲求不满吗?!我告诉你,顾子臣之所以昨晚上离开了,是因为我大姨妈来了,你丫的小脑袋别老是一股筋的觉得,我和顾子臣,就是我不停的在猥琐他,现在的顾子臣,比你想象的还要邪恶。”乔汐莞没好气的说着。

    在外人眼中,她有那么的饥渴吗?!

    武大眼眸一顿。

    所以昨晚上某个男人就是在,口是心非了!

    怪不得出来的时候,分明感觉到,脸色很是不好。

    那么。

    对于顾子臣而言……现在的心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坐着,还一脸愤愤不平的乔汐莞。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一副仿若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天不怕地不怕,总觉得什么事情在自己的掌控下都可以随遇而安……却似乎没有感觉到,或许,她的世界就要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抿着唇,没有多说。

    因为总觉得,这些事情,需要她自己去面对。

    车子一路到达顾家别墅。

    今天周日,不用上班,加上大姨妈来了全身不自在,她觉得她得回去,好好补眠。

    走进大厅。

    迎面对上叶媚。

    叶媚似乎是准备出门的样子,穿得很得体,看着乔汐莞的模样,眼眸抬了抬,“一夜未归。”

    “和顾子臣在外面缠绵。”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可是很早就在家里。”

    “你这么注意他?”乔汐莞扬眉。

    叶媚眉头紧皱。

    “他提前回来了,不行?!”乔汐莞大步走进去。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娇艳的脸色非常不好,恨得牙痒痒的。

    她回头大步走出别墅。

    今天回叶家。

    因为家里回来了重要的人,还因为,顾子寒让她到她母亲那里拿他想要的东西,不管她对顾子寒还是什么态度,但她现在必须在顾家站稳了脚步。

    乔汐莞走上2楼,回房。

    顾子臣不在房间,就知道那厮不可能在卧室等她。

    她有些不爽的爬上那张大床,然后又闭着眼睛睡觉。

    困得要死。

    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觉睡到中午。

    乔汐莞睁开眼睛,突然觉得一身轻松。

    她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去浴室洗漱。

    脖子上那被顾子臣狠咬的痕迹还在,分明显得暧昧得很。

    乔汐莞快速的洗漱完毕,换了一件家居服下楼。

    楼下正准备吃午餐。

    所有人在客厅,叶媚不在。

    顾子臣倒是在客厅看报纸,看着乔汐莞下楼,眼眸顿了顿,似乎是发现了她脖子处的那点咬痕,脸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又埋头看报纸,等待开饭。

    乔汐莞自然的坐在顾子臣的旁边,听着他们聊天。

    “对了,乔汐莞,今晚上有个慈善宴会,你收拾一下,陪我一起参加。”顾耀其突然开口。

    乔汐莞一怔,“今晚上吗?”

    “你有事情?”

    “没有,我就是问问时间。”乔汐莞连忙说着。

    顾耀其微点了点头,转头又对着顾子寒,“晚上8点,记得别迟到了,下午早点去接叶媚。”

    “好。”顾子寒点头。

    乔汐莞其实不太喜欢这种所谓的慈善宴会。

    但有时候的社交,也不得不去这么的参与。

    她转头看了一眼顾子臣。

    如果这个男人能够站起来……

    她抿着唇。

    算了。

    她也从来没有指望过,这个男人可以陪着自己去参加这些无聊的宴会。

    正时。

    佣人过来说可以开饭了。

    所有人去饭厅吃饭。

    下午4点钟,乔汐莞让武大接她去外面挑选礼服,然后化妆打扮,一直折腾到了晚上7点半。

    她急匆匆的坐着武大的车赶到宴会门口。

    她等了2分钟,顾耀其从车上下来,看着乔汐莞已经穿着晚礼服打扮得体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微点了点头,走过去。

    “爸。”乔汐莞恭敬的叫着。

    顾耀其点头,往里面走。

    乔汐莞自然的挽着顾耀其的手臂,走进去。

    一到宴会大厅,两个人就带上了完美的面具,嘴角一直挂着,友好的笑容,不时的和来来往往的人,聊天,打招呼。

    “今晚上支持这次慈善宴会的是傅氏总经理傅博文。傅氏绝对是上海的龙头企业,目前我们顾氏和他们还没有深入合作过,以后有机会,可以和他们谈谈。如果能够攀上这层关系,以后我们顾氏的发展又会上升一大步。”顾耀其边带着乔汐莞在大厅溜达,边说着今晚的目的。

    目的就是,要和傅氏拉拢关系。

    只不过。

    傅博文。

    她嘴角一笑。

    她对这个男人,还不算太过陌生。

    顾耀其带着乔汐莞走向傅博文。

    傅博文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领带,原本的寸头长了些,看上去依然很帅很优雅很有魅力。

    当时在监狱的时候,傅博文可是风云人物。

    连她们女监狱的老大,都对这个男人流口水。

    “博文。”顾耀其很是热络的叫着傅博文。

    不管如何,顾耀其作为长辈,这么称呼傅博文,一点也不为过。

    傅博文转头,看着顾耀其,好看的唇角笑了笑,“顾董,你好。”

    “今晚你爸爸不在?”

    “他身体不太好,所以没来。”傅博文解释。

    “前些年他也累了一阵子,你出来后,是该他享享清福了。”顾耀其套近乎的说着。

    “嗯。”傅博文点头。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大儿媳妇,乔汐莞。”顾耀其介绍道。

    “你好。”傅博文点头,口吻不冷热。

    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你好,傅总,我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

    傅博文眉头一紧。

    “出监狱的时候,我们一起。”乔汐莞比划。

    傅博文抿着唇,似乎有些印象,但却没有多说。

    正时,似乎又有另外的人过来和傅博文打招呼,傅博文又开始应付其他人。

    顾耀其也很识趣的,说到那边走走,就带着乔汐莞离开了。

    “傅博文能力很强,顾氏前些年发生了些事情,现在却能够毅力不倒,确实有他的能耐,有机会,一定得和傅氏合作。”顾耀其再次强调。

    “好的。”乔汐莞笑着点头。

    “那边有几个老朋友,我去那边走走。你自己先吃点点心。”顾耀其似乎是看到了几个熟人,对着乔汐莞说道。

    “是。”乔汐莞放开顾耀其。

    顾耀其走开。

    乔汐莞也微松了口气。

    她走向糕点区域。

    晚上没吃饭,她确实有些饿了。

    拿起餐盘夹糕点,转眸看着一个女人,和她一样,却比她拿得猛多了。

    参加宴会,穿着紧身的晚礼服,很多女人为了保持身材,也怕突然把晚礼服撑破,硬是会饿着肚子一晚上,但面前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太不顾虑了吧,拿了一盘,两盘,满满的两盘。

    她看着面前的女人。

    看着她分明娇弱的模样,穿着长摆的白色晚礼服,看上去淑女到不行。

    “我拿太多了吗?”女人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问她。

    乔汐莞回神,“没,只是吃了不长胖,就是嫉妒。”

    “是吗?”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在吃了。

    乔汐莞笑了笑,礼节的欠身,然后端着糕点走出了大厅,往后花园走去。

    后花园安静得多,她把糕点放在一个小桌子上,自己坐在旁边的藤椅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

    吃着吃着,身边似乎多了一个人。

    她抬头,看着那个女人,怎么觉得阴魂不散。

    “你认识我?”乔汐莞扬眉。

    女人大大咧咧的坐在乔汐莞的对面,笑着说道,“我记得你,昨天你是不是看上了那条浅绿色的裙子?”

    乔汐莞抿唇。

    原来这个女人还认得她。

    她以为,只有她会记得,必定那女人当时分明在试衣服。

    “你穿上挺漂亮的。”乔汐莞说。

    “我也觉得,所以就买了,不好意思,让你失落了。”

    “这有什么,先到先得,正常。”乔汐莞很直白的说着,也觉得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先到先得。”女人微微笑了笑,喃喃重复。

    乔汐莞也没太注意,低头看着自己的餐盘,“你还要吃吗?”

    “可以吗?”

    “当然。”

    “那我就不客气了。”女人非常活泼,已经开始拿着她的糕点,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性格挺爽朗的。

    和她长相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第一眼见着这个女人,一定会觉得是娇娇弱弱,需要人保护的类型,看上去小鸟依人,一接触就会发现,这个女人挺活泼的,性格很开朗,还很健谈。

    所以,人不可貌相。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么巧遇了第二次了。”女人咽下一个糕点,问道。

    “我叫乔汐莞。”乔汐莞说。

    “乔汐莞。”女人重复,又说道,“我叫小妩。”

    “小妩?”乔汐莞纳闷,“没有姓吗?”

    “我喜欢别人叫我小妩,我喜欢别人亲切的称呼我。”小妩有些固执。

    “好吧,小妩你好。”乔汐莞无奈耸肩,总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应该是年龄很小的那种,她也不想要去计较。

    而且萍水相逢,谁知道下次还能不能见面。

    “你应该觉得我很小吧。”小妩看着乔汐莞的神情,突然开口。

    乔汐莞一怔。

    她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很多人都这么觉得,其实我不小了,我满30岁了。”小妩说道。

    乔汐莞差点没有被蛋糕噎死。

    这个女人,有30岁了吗?!

    这么近距离下,皮肤还是很好,看上去水嫩水嫩的!身材也好,长相看上去,分明就像20出头的小女孩。

    “很多人都很诧异,不过我妈把我生得年轻,我也没办法。”小妩说着,笑眯眯的样子,恍惚还觉得,就跟大学生似的。

    “哦。”乔汐莞突然觉得不知道怎么接话。

    小妩似乎很健谈,半点都不觉得尴尬。

    她转眸看着乔汐莞,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你脖子上的痕迹……”

    乔汐莞摸了摸,刚刚化妆的时候,已经很努力的让化妆师修复了,却还是有些明显,她无奈的说着,“被某个男人咬的。”

    “你老公?”小妩似乎很有兴趣。

    “嗯。”乔汐莞点头。

    小妩脸上划过一丝惨白的笑容,似乎有些异样,又似乎只是幻觉。

    “你和你老公感情很好吧?”

    “怎么说呢?”乔汐莞锁眉,深思。好半响说了句,“或许吧。”

    就当,感情很好吧。

    至少现在,往好的方向在发展。

    ------题外话------

    推荐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之悍气养成》

    简介:娱乐圈很乱。

    真的很乱。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她总说,晚晚,你姿色这么好,要是搞什么潜规则,早就红黄紫绿了,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你还当什么小助理,被人吆喝。

    每次,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然后,总会无限忧伤。

    她到底,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

    ……

    喜欢娱乐圈文的亲们,不要错过哦!</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