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十章 顾子臣,我喜欢你

第八十章 顾子臣,我喜欢你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顾家大院。

    乔汐莞看着温度计上面的温度,忍不住吼着,“顾子臣,你知道你现在烧到40。2度了吗?!你丫的居然还没翻白眼,还没抽筋?!”

    顾子臣半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乔汐莞。

    “走吧,我送你去医院。”乔汐莞说着,就准备把顾子臣从床上弄起来。

    “我不去。”顾子臣一口回绝。

    乔汐莞眉头一紧,“顾子臣,你药也不吃,医院也不去,你是准备把自己烧成白痴?!”

    顾子臣闭着眼睛,不说话。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固执?!”乔汐莞不爽,嘀咕着又说道,“我去叫你妈进来收拾你。”

    “乔汐莞!”顾子臣叫她。

    分明虚弱到不行的模样,此刻却依然底气十足的感觉。

    “做什么?”乔汐莞说。

    “我把药吃了,你别叫其他人进来了。”顾子臣似乎是在下矮桩。整个脸蛋红彤彤,也不知道是不是高烧所致。

    乔汐莞犹豫了一秒,爬上床扶起顾子臣,拿起降烧药和温开水,伺候着顾子臣把药吃完。

    吃完之后。

    乔汐莞下床,又给顾子臣捏了捏被子,出门。

    顾子臣觉得自己头重脚轻,也没空搭理乔汐莞,迷迷糊糊的睡着觉。

    乔汐莞走出房间,下楼,连忙问着佣人,“夫人呢?”

    “夫人在后花园。”

    “你赶紧去叫夫人,让她到顾子臣的房间来,说顾子臣发烧得厉害。”乔汐莞吩咐。

    佣人连忙点头。

    乔汐莞交代完之后,又快速的回到房间。

    顾子臣脸红到不行,呼吸也有些急促,红透的嘴唇微长着,看上去很不舒服。

    没多久。

    齐慧芬有些着急的就走进了卧室,看着顾子臣连忙问道,“佣人说子臣病的很严重。”

    “烧到了40度了,我刚刚给他吃了退烧药,等会儿我再帮他测体温看看。不过烧到这么严重,光吃药肯定不行,还是得送医院,子臣有些排斥医院,怎么都不去,所以就让你来了。”乔汐莞说着,似乎也有些着急的样子。

    “这孩子,病成这样了还不去医院!”齐慧芬有些心疼又无奈,立刻下了决定说着,“你马上给子臣把衣服换上,我去叫救护车。”

    “好。”乔汐莞连忙点头。

    齐慧芬出去。

    乔汐莞爬上床,摸索着给顾子臣换衣服。

    顾子臣一身还是烫得吓人。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感冒药的原因,她给他捣腾着穿衣服,顾子臣也没有动一下,呼吸急促着,眉头皱得很紧。

    好不容易乔汐莞帮顾子臣把衣服换好,没过多久救护车就到了家里来,医护人员抬着移动床将顾子臣送到救护车上,乔汐莞和齐慧芬一路跟随着去,到了医院,医生测了体温,降了点,但也有39度,又打了退烧针,输液,说是今晚就在医院住一晚上看看情况。

    顾子臣一直在昏睡中,偶尔醒了看着自己在医院,瞪了一眼乔汐莞。

    乔汐莞当没有看到。

    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叫食言而肥,这叫做运筹帷幄。

    她总得先把顾子臣骗着把药吃了,再做接下来的事情。

    她看着点滴,转头对着齐慧芬说着,“妈,今晚我在医院陪子臣就行了,医院这么医生护士,你早点回去吧,别把你的身体累坏了。”

    齐慧芬不放心的看着顾子臣,“我再待一会儿,现在也还早。”

    乔汐莞只是笑笑。

    顾子臣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此刻到底是睡着没有睡着,脸上的红润也散了些,显然是烧退了不少。

    齐慧芬和乔汐莞坐在病房的沙发上,齐慧芬不禁感叹,“从子臣发生车祸到现在,还是第一次陪他到医院,他从小就不怎么容易生病。”

    “是吗?”乔汐莞随口说着,又似乎想起什么的问道,“子臣到底为什么会出车祸的?”

    “那都是7、8年前的事情了。”齐慧芬说,似乎是有些感概,“当时子臣还在公司接手顾氏的事情,子臣从小聪明,你爸就把他送去美国深造,就和现在明理一般的年龄就送出了国,几乎没有怎么回来过。到了20岁就学成归来了,拿到了哈弗的双学位毕业证,意气风发。在上海的商业圈很快的就闯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

    乔汐莞紧紧的听着齐慧芬往下说着。

    “这么突然有一天,子臣去公司上班,早上才出门没多久,就接到消息说他发生了车祸,和一辆大卡车相撞,生死未卜。我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就看着子臣满身是血的被推到了手术室,手术完了之后,医生就告知我们,子臣的双腿保不住了,而且下身也有可能受到影响。”齐慧芬说着,显得有些难过,“当年子臣才23岁,还没到24岁,这么年轻就变成这样……子臣从来都不是一个很会表露自己情绪的人,就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对我们说一个字。出院后,他就把自己锁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你爸怎么劝,他都再也不去公司上班。”

    乔汐莞抿了抿唇。

    顾子臣当年应该也打击很大。

    对于任何一个人正常人,就算千年老妖的顾子臣,也应该会承受不过来。

    所以顾子臣的性格变成这样,变成这么古怪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我和你爸觉得子臣这么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也不是办法,就商量着找一门亲事,然后就有了你。这么多年过去,不说你突然去坐牢那三年,你和子臣之间我看也是越来越好。莞莞,我们家不说在上海能够只手遮天,但也绝对亏待不了你,你和子臣好好过,妈记在心里面的。”齐慧芬语重心长的说着,仿若第一次这么的拉着乔汐莞谈心。

    乔汐莞抿唇一笑。

    不管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于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无私的。

    她也不知道她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人,坏人,但她知道,不管她父母对别人如何,对她,永远都是最好的。

    心里有些微涩,想起自己和父母的那场车祸……

    咬牙,手指微紧。

    “我现在和子臣越来越好,也是因为我们有了感情,妈不需要记在心里,能够找到子臣我也觉得是一大幸福。我的追求其实不多,就是有一个一心一意对自己的老公就好。子臣这样,虽然身体上很多不方便,但却是真心实意的只对我一个人,我觉得这样就够了。”乔汐莞回答着,尽管有些口是心非。

    不过为了讨好婆婆,有些“口是心非”的话,也能够说得这么的理所当然。

    齐慧芬听乔汐莞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安慰,“以前没觉得你有多好,监狱出来后,就真的越来越懂事了。”

    “人都要为自己的过去买单,我也是在学着成熟而已。”乔汐莞笑着说道。

    齐慧芬点头,笑了笑,和蔼可亲的说着,“能这样,就真的是最好。子臣现在应该是退烧了,时间不早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说着,齐慧芬从沙发上站起来。

    乔汐莞也跟着站起来,送她出门,“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子臣的。”

    “嗯。”齐慧芬欣慰的点头,离开。

    乔汐莞看着齐慧芬的身影。

    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嘴角拉出一抹有些苦涩的笑容,转身回到病房。

    病房中。

    顾子臣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感觉到她的进入,转眸看了一眼她,却没有说话。

    乔汐莞其实知道,她在和齐慧芬聊天的时候,顾子臣分明就是清醒的。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坐在顾子臣的旁边,有些微凉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是真的已经退烧了。

    她松了口气,问道,“你昨晚上是因为被我撵出了房间,才发烧的?”

    顾子臣一脸“废话”的表情。

    乔汐莞也没有因为顾子臣的脸色而有些什么不爽的情绪,她突然轻笑着说道,“刚刚你妈和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那个……你真的因为你的腿,打击过度吗?”

    顾子臣睨着她,“你就这么喜欢打听我的事情?”

    “不应该吗?我们现在是夫妻。”

    “我们没有夫妻之实,你也用不着这么标榜自己。”顾子臣说,口吻分明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

    这厮,又在发什么神经?!

    还是说,她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无意的又把他给惹到了?!

    乔汐莞翻白眼,“你觉得谁能够和你有夫妻之实?!”

    顾子臣脸色一黑。

    “你不给别人机会,没人能够靠近你。”乔汐莞说,一字一句,没有半点婉转。

    顾子臣抿着唇,唇瓣似乎都抿成了一道僵硬的弧度。

    “我之所以现在还想要来了解你是因为你现在的名字还在我的名字旁边,哪一天,或许我就真的对你半点兴趣都没有了,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我告诉你顾子臣,我乔汐莞不是没人要!不是非要缠着你这颗歪瓜裂枣不可?!”

    顾子臣拳头微捏。

    “喜欢我的人,排上了长龙。等哪一天,你就去悔死吧。”丢下一句话,乔汐莞就打开了病房门出去。

    每次都被顾子臣这货气得想要吐血!

    麻痹的,能不能让她好好的和他愉快的交流一次。

    她走出房间,坐在走廊上。

    现在也不能回去,回去的后果的就是,全家人估计都会喷她,因为把顾子臣一个人留在了医院,她情商还没有低到这个程度,但这么一个人待在这里,她真的觉得,有些发毛,想起刚刚顾子臣的态度,更加的发毛。

    不爽的拿出手机,看了看通讯录,按下一个号码,那边响了两声,“乔汐莞。”

    “武大你有事儿吗?”

    “怎么了?”

    “到市中心医院来陪我。”

    “你生病了?”

    “不是我,是顾子臣那厮发烧。”乔汐莞说着,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还没有烧死!”

    然后挂断电话。

    她真是觉得顾子臣那货,天生和她相克。

    她抿着唇,坐在走廊上一脸不爽。

    20多分钟,武大出现在医院,看着乔汐莞坐在走廊上,有些纳闷,“你怎么没在病房。”

    “我不想见着顾子臣不行?!”乔汐莞抬眸。

    武大耸肩,坐在乔汐莞的旁边。

    反正,乔汐莞就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两个人坐在走廊上,乔汐莞不说话,武大也没设呢么好说的,就这么陪在她旁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人群,发呆。

    乔汐莞似乎是憋不住了,突然开口说道,“你说顾子臣那货,怎么就这么不好相处。”

    “习惯就好。”武大随口说着。

    口吻分明是和顾子臣很熟悉的模样。

    乔汐莞眼眸一紧。

    武大也没有故意的掩饰或者解释,只说着,“每个人的生活环境不一样,就会造就两个人的生活方式有异,这很正常。”

    “生活环境?”乔汐莞喃喃道,“能够有什么洋的生活环境,让顾子臣这厮变成了千年老妖,这么的古怪!”

    千年老妖。

    武大突然笑了一下,因为这个称呼。

    “你叫我来,就是听你抱怨的?”武大问道。

    “要不然呢?”乔汐莞很直白的说着。

    武大一笑,她对这个女人,也不会有太多的期待。

    不过倒是,“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比较特别的事情?”

    “比如?”乔汐莞皱眉。

    “比如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武大问。

    “什么意思?”乔汐莞诧异,“你是在调查我,还是调查谁?”

    “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作为你的保镖,不应该随时关注到你的动态吗?”

    “你以前不关注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发生上次的事情。上次去营救喻洛薇的事情。”武大找了一个非常冠冕堂皇的借口。

    “是吗?”乔汐莞不相信的看着武大。

    武大从来都不会羞涩般的,很大方的让乔汐莞这么直白的打量。

    乔汐莞转动着眼眸,“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人,也没有什么奇特的事情发生。”

    “那就好。”武大说,脸上没有任何异样。

    乔汐莞总觉得武大这个人高深莫测,看上去分明就是一个单纯到不行的女人,却又觉得,她隐藏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转眸看了看顾子臣。

    武大和顾子臣给她的神秘感,总觉得越来越吻合……

    她突然从走廊的椅子上站起来,伸懒腰,“你回去吧,我进去陪顾子臣了。”

    武大转头看了一眼病房,“确定不要我陪了?”

    “嗯。”

    武大点头,然后离开。

    乔汐莞看着武大走得非常潇洒的身影。

    如果是有关联,无论如何,武大也应该去看看顾子臣吧,反而走得这么的干净利索……

    她又开始茫然了。

    她转身走进病房,推开房门。

    顾子臣半坐在床上,撑着身体,似乎是想要勾床头上的温水瓶倒开水喝,转眸看着乔汐莞的时候,突然就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抿着唇冷声说着,“我要喝水。”

    乔汐莞看着他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又想起刚刚把自己气得差点吐血的样子,眼眸一横,“你瘸了腿又没有瘸胳膊,要喝水自己倒!”

    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是一脸看顾子臣笑话的表情。

    顾子臣脸色黑了又黑。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够吓到我?!梦吧你。”乔汐莞拿起沙发旁边茶几上的遥控板,开电视。

    顾子臣的脸色瞬间黑透,看着面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恨得牙痒痒的。

    他再次撑着身体,因为角度问题,身体也不太方便,倒水倒得很吃力,差点就把滚烫的开水倒在了自己身体上,好不容易把水倒好,硬是弄出了一身汗。

    他有些气的猛喝了一口。

    有点烫,整个脸色都变了,一口喷出来,呛得一脸通红。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样子,终究还是从沙发上起来,走过去,“你几十岁的人了,喝水都不会喝吗?!”

    分明就是老人教训小孩的口吻。

    顾子臣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一把拿过他手上的水杯,又拿了另外一个水杯,给他反复凉水。

    好一会儿,乔汐莞拿起水杯小喝了一口,感觉温度刚刚好,递给顾子臣,“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以后也别指望你会照顾我了!”

    顾子臣拿着水杯的脸色又变了。

    “你又会说什么,我们都没有夫妻之实,你没有那个义务照顾我神马的是不是?!”乔汐莞看着他。

    顾子臣喝水,一脸不悦。

    “你这幅模样,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估计也没有谁要你了!”乔汐莞狠狠的说着,又回到沙发上。

    也不管顾子臣的心情,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顾子臣冷冷的看着乔汐莞,喝完水后把水杯放在床头,躺在床上睡觉,脸色一直不好。

    很少会被气到现在的地步。

    却在遇到这个女人后,屡屡如此。

    ……

    在医院陪着顾子臣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医生来检查了顾子臣的身体,一切指标正常,烧已经完全退了,表示可以出院。

    乔汐莞忙碌了半上午,办理好出院手续后,推着顾子臣出院。

    两个人都没有过多的交流,彼此似乎还在为昨晚上的斗嘴而不愉快。

    武大来接他们,似乎是看了一眼顾子臣,又似乎只是错觉。

    车子一路无言的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进别墅大厅。

    齐慧芬早就在大厅等候了,看着顾子臣恢复元气的出现,松了一口气的说着,“在医院肯定都没有好好吃饭,中午我让厨房都做些汤给子臣你养养身体。”

    “嗯。”顾子臣点头。

    “莞莞昨晚上真是辛苦你了。”齐慧芬拉着乔汐莞,很是和蔼的说道。

    “没什么,子臣挺好伺候的,不辛苦。”乔汐莞说着。

    齐慧芬也笑了笑。

    第一次听人说,子臣好伺候。

    好些佣人都不敢伺候子臣,除了以前那个小玲愿意忍受子臣的黑脸,其他人都不怎么敢靠近他,现在看着乔汐莞和子臣之间的感情,不禁欣慰的点了点头。

    “你们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很快就开饭了。”

    “好。”乔汐莞推着顾子臣去沙发。

    叶媚和顾子寒在。

    顾子寒这段时间和叶媚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多,叶媚的眼眸放在顾子臣的脸上,又转头看着乔汐莞。

    而顾子臣却一动不动的,在看着电视。

    “大哥没事吧,听妈说烧得很严重。”叶媚友好的笑着问道。

    “挺好的,小感冒而已。”乔汐莞回答,面子功夫,谁都会做。

    “那就好。”叶媚笑了笑。

    乔汐莞也不多说。

    总觉得他们四个人坐在一起,就是各怀鬼胎。

    吃过中午饭,乔汐莞和顾子臣回房间。

    因为下午要上班,乔汐莞换上衣服,就准备出门。

    她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准备睡午觉的顾子臣,“我刚刚给佣人说了,半个小时后会拿药上来给你吃,你别为难了佣人。”

    顾子臣没说话,眼眸也没有看她。

    乔汐莞咬了咬唇,这个男人!

    她气呼呼的走出房间,很用力的把门给带了过来。

    顾子臣看着房门关闭,脸色也不太好。

    乔汐莞大步往楼下走去。

    边走心里边说不出来的恶气。

    顾子臣这货,到底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了不起,可以拽得跟一二五八万似的!

    她怒气冲天,和在大厅中准备上楼的叶媚正面相对。

    叶媚看着乔汐莞脸上毫不掩饰的愤怒,嘴角邪恶一笑,“怎么了,和顾子臣吵架了?!”

    乔汐莞抬头看着叶媚,本来就一肚子火,现在似乎火气更大了,“关你屁事!”

    “乔汐莞。”叶媚眼眸一紧,恶毒的眼神闪逝。

    “叶媚。”乔汐莞看着叶媚,脸色很不好的,一字一句说道,“你是不是不知道,顾子臣下身不遂的!这么一个下身不遂的人,你用尽手段得到了,你确定可以满足你?!你这么喜欢床上运动,你和顾子寒这么合拍,你何必非这么多心思,去得到一个没办法让你使用的男人?!”

    叶媚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乔汐莞冷冷的丢下一句话,“想要当婊。子,也要找好猎物!”

    “乔汐莞!”叶媚咬牙切齿,大步追上乔汐莞的脚步,直接挡在了乔汐莞的面前。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叶媚,“好狗不挡道,让开!”

    “乔汐莞,你到底有什么资本这么耀武扬威的!你真的以为顾子臣很爱你吗?!我告诉你,我已经把你和齐凌枫神情接吻的相片给顾子臣看了,他半点反应都没有!你别以为自己真的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你和顾子臣也不过就是政治婚姻,不是因为他双腿残疾,你连给他提鞋都不够!”叶媚恶狠狠地,一字一句。

    乔汐莞整个人有些怒气。

    什么叫做,把她和齐凌枫深情结婚的相片给顾子臣看了?!

    什么叫做,顾子臣半点反应都没有?!

    什么叫做,她连给她提鞋都不够?!

    乔汐莞眉头一扬,“你觉得你就有那个资本,给他提鞋了?!”

    叶媚娇媚的脸色本来就不好,此刻更不好了,“乔汐莞,你闭嘴!”

    “如果你愿意给顾子臣提鞋,我也不会介意。”乔汐莞说,一本正经,“毕竟,顾子臣真的差一个人来提鞋,你知道他双脚不方便。”

    “乔汐莞!”叶媚哪里受得了被乔汐莞这么侮辱。

    乔汐莞冷笑着,准备离开时。

    顾子寒从大厅走进来,看着两个人的争锋相对,顾子寒护短的走过去,站在叶媚的面前,“发生了什么事儿?!”

    叶媚转头看着顾子寒,看着那个男人那一秒,分明是有些厌恶的。

    作为旁观人的乔汐莞看得很明白。

    但随即下一秒,叶媚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有些哭哭啼啼的说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嫂就这么的反感我,指着鼻子骂我,婊。子……”

    顾子寒脸色一沉,“乔汐莞,你在公司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你在家里还这么霸道,你处处都见不得我好是吧?!”

    乔汐莞冷笑,冷笑着看着顾子寒,“我一直以为顾子寒你就算不聪明,但也不蠢,但是现在,我却觉得比起顾子臣,你就是蠢货一枚。别说顾子臣,就连顾子俊也比你会看透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上,身边的某些人……”

    “乔汐莞!”顾子寒脸色巨变,狠狠的对着乔汐莞怒吼着,“你够了,我现在被你算计被你弄到现在的地步,你可以嘲笑我!但是我告诉你,要不了多久,你的下场会和我一样。”

    “怎么可能?!”乔汐莞讽刺的说着,“我没你这么蠢。”

    顾子寒捏紧着拳头,骨节处似乎都在“吱吱”的作响,似乎隐忍着,很想要揍人的模样。

    乔汐莞满脸不在乎,认定了顾子寒没那份魄力,揍她。

    这么僵持了一分钟。

    “你们在做什么?!”身后,突然响起齐慧芬严厉的声音。

    所有人立马换上了另外一个表情。

    “刚刚听佣人说你们在吵架。多大岁数的人了,还这么吵架,都不觉得丢人吗?!”齐慧芬端出长辈的架子,很有气势的说着。

    “妈,你别生气了,我们就是和大嫂在争论些工作上的事情而已。没什么的,是佣人小题大做了。”叶媚连忙笑眯眯的说着。

    齐慧芬脸色依然未变。

    顾子寒冷着脸说道,“叶媚你不用委屈了自己给乔汐莞说好话,她就是骂你,你给妈说也没错。”

    齐慧芬脸色难看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咬牙。

    这两口子狼狈为奸。

    “没有的,没有的,大嫂可能是有些接受不了,言欣瞳才死我就嫁了进来,说我两句,我听着就行了。妈你可千万不要责怪大嫂。”叶媚说得那个好听。

    齐慧芬的脸色却越渐的难看,“莞莞,你是大嫂,入门也比叶媚早,什么事情,不能体谅点吗?!这么吵架,还有没有点家里规矩了?!”

    乔汐莞抿着唇,深呼吸,她一个人,这一群人。

    很好。

    她呼吸,调整情绪,微微一笑,“妈,我也没说什么,我就说二弟对弟妹很好,言欣瞳在家这么多年,也没见二弟对她这么好过,是真心觉得二弟和弟妹感情让人羡慕。我也不知道弟妹是理解成了什么意思那么生气?!我可从来都没有过,说什么是弟妹逼走言欣瞳的,弟妹是不是太敏感了?”

    “大嫂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叶媚连忙解释。

    “意思就是,你觉得言欣瞳的离开,就是自愿的了?”

    “我……”叶媚的脸色陡变。

    乔汐莞微微笑着,“其实弟妹和二弟的关系好就行了,真的不用顾虑其他的。你就是太敏感了。妈你说是不是?”

    说着,还非常乖巧的转头吻着齐慧芬。

    说道言欣瞳的事情了,齐慧芬自己也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很快就把话题接了过去,“莞莞说得多,两个人关系好就行了,叶媚你以后也别这么敏感。你和子寒幸福就行,知道吗?”

    叶媚咬牙,狠狠的看了一眼乔汐莞。

    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对着齐慧芬乖巧的点头说着,“妈,我知道的。”

    “好了,都散了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齐慧芬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乔汐莞看着齐慧芬的背影,看着面前脸色都很难的两口子,“亏心事做多了,就心虚了。”

    冷冷一笑,踏着脚步离开。

    顾子寒看着乔汐莞的背影,脸色冷的发寒。

    叶媚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人分明也是愤怒到不行。

    “乔汐莞这个女人,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顾子寒一字一句,斩金截铁。

    叶媚转头看着顾子寒。

    至少这一点上,他们在一条统一线上!

    ……

    乔汐莞走出别墅,站在别墅大门口。

    武大开着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乔汐莞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武大皱眉,打开玻璃,天这么热,乔汐莞这幅模样,是中暑,把脑袋都中得不好用了。

    她声音有些大的问着,“不上车吗?!”

    乔汐莞转头看着武大,咬牙说着,“我不去上班了,你回去吧。”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别墅。

    武大觉得乔汐莞这个人真的有些,莫名其妙。

    本来她以为下午没事儿,就答应了姚贝坤,叫他一些简单的干架姿势。她刚刚说下午不行了时,乔汐莞又说不用她了?!这个女人真是太多变了。

    她抿着唇,拿起电话,还未开口,那边就传来打鸡血一般的声音,“师父,你找我?”

    武大皱眉。

    每次都觉得姚贝坤这小子叫她师父的模样,就像是孙悟空叫唐僧。

    “浩瀚之巅,老地方。”

    “现在?”那边询问,“不是说有事儿吗?”

    “你没空?”

    “有空。”姚贝坤连忙说着,尽管耳边似乎还听到一个女性娇弱的声音说着,“哎呀,不是说了下午陪人家的吗?这么久了都不陪人家玩,现在又说要走,我不要我不要……”

    声音那个娇媚,听着武大鸡皮疙瘩都起了。

    “一边去,小爷我有事儿。”姚贝坤似乎是推开了那个女人,回头又恭敬的对着武大说着,“师父你放心,我绝对马上赶到。”

    “姚贝坤。”武大很认真的说道,“我们练武的人,至少在修炼这段时间,是需要心无旁骛的,保持身体最好的状态。”

    “师父你是在传授我什么吗?恕弟子愚昧,不懂师父的意思。”姚贝坤一脸诚恳。

    武大翻白眼,“你就不能说人话吗?我的意思就是,这段时间,禁欲!”

    “……”那边瞬间石化。

    武大挂断电话,嘴角一笑。

    有时候觉得,收收小弟,找点乐子,也不错。

    只不过这种看似“不错”的日子,不久了而已。

    ……

    乔汐莞转身回到大厅。

    直接走向2楼,走进顾子臣的房间。

    佣人站在顾子臣的床边,似乎是苦口婆心的劝顾子臣吃药。

    顾子臣面无表情,脸色还很难看。

    佣人看着乔汐莞突然出现,整个人松了一口大气,连忙说着,“大少奶奶,大少爷不吃药,我也没办法……”

    “行了,你去忙你自己的吧。”

    佣人连忙退出房间,走得那个迅速。

    乔汐莞转眸看着顾子臣,“你为什么不吃药?”

    顾子臣不说话。

    “你是不是看到了我和齐凌枫接吻的照片了?!”乔汐莞直截了当。

    转移话题的尺度有些大。

    顾子臣似乎都愣怔了两秒,直直的看着乔汐莞。

    然后下一秒,又面无表情。

    “没反应?”乔汐莞扬眉。

    顾子臣眉头一抬,“你想我有怎么的反应?”

    “我觉得只要是个男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应该生气!不管喜欢不喜欢,至少不会任由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换做我,如果我知道你和谁发生了什么,我觉得我可能会杀了你,再杀了那个女人!”乔汐莞一字一句,半点都没有开玩笑。

    顾子臣皱眉,对于乔汐莞的理论,似乎是有些不能理解。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顾子臣冷眸问她,“看上去,你并不是被迫。”

    乔汐莞一怔,看着顾子臣。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某个目的。

    “是你自己根深蒂固都觉得,其实你不是我的东西,不是吗?!”顾子臣狠狠的问道。

    “我不是你的。”乔汐莞一字一句,冷冷的说着。

    顾子臣冷笑。

    “那你觉得,你是我的吗?”乔汐莞问。

    顾子臣抿唇。

    “你也不觉得你是属于我的,但是我可以觉得,你就是我的,而你却不会这么认为我就是你的。顾子臣,我其实很暴躁,此刻有些说不出来的烦躁和不爽。我不知道我现在对你什么态度,更不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态度,很多时候我会用我的固执来诠释我的人生,我自认为我是个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我从来没有管过这所谓的因果关系,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就只需要按照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活着就行,但是现在……”乔汐莞捏着手指,狠狠的看着顾子臣,“我觉得我很不安。”

    顾子臣看着她。

    “我很不安,莫名的不知道,该把自己的心放在什么地方,怕受伤又怕不甘。”乔汐莞狠狠的看着顾子臣,“我一直以为这么多年后,经历了那么多残忍的事情后,我不会对任何男人再表露自己的感情,也不会再让任何人走进我的心里,更不会再让任何人来伤害到我!”

    乔汐莞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说了一堆,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的话语。她就是这么紧紧的看着顾子臣,看着他依然没什么变动的脸色。

    她眼眶突然有些红,红着对着顾子臣说,“顾子臣,我承认,我喜欢你。”

    ------题外话------

    莞莞表白了。

    顾大少会怎么样呢?!

    话说。

    明天咱们9点20,不见不散。</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