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十一章 这次,听你的如何?

第八十一章 这次,听你的如何?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顾家大院。

    顾子臣的房间。

    房间突然变得很安静。

    刚刚乔汐莞说的话,似乎一直不停的在谁的耳边萦绕。

    “顾子臣,我承认,我喜欢你。”

    声音很清脆,毫无杂质。

    顾子臣躺在床上,眼眸一直看着她的脸,看着她莫名有些红润的眼眶。

    乔汐莞咬着唇,在顾子臣的眼神下,并没有退缩一秒。

    她只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有些不受控制的情绪。

    她很少会隐藏心事儿,很多事情都习惯性地给指定的人说,她始终觉得把心事儿憋在心里的人,短命。所以她总是没心没肺的,把自己的烦恼全部都说出来,给古源说,给姚贝迪说,给齐凌枫说,给自己的父母说……

    她现在给顾子臣说了。

    不知道这份感情憋了多久,脱口而出的时候,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也没有想过得到顾子臣的回答,也并不觉得他会回答她什么。

    她敛眸,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自己有些红润的眼眶,低笑着,“就是告诉你一声,你知道就行了。”

    顾子臣抿着唇,看着她第一次强颜欢笑的脸。

    这个女人不是没有感情,只是很多时候,比别人活得更实在而已。

    他盖在被子里面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似乎在隐忍,也似乎是他在不能处理某些事情时,一贯的动作。

    乔汐莞没再看顾子臣一眼,转身,“我上班去了,你记得把药吃了。”

    “乔汐莞。”顾子臣冷冷的声音叫着她。

    乔汐莞离开的脚步停下来,“说了这么一堆胡话后,撒手就走了吗?”

    胡话?!

    她有些讽刺的一笑。

    当她说的胡话吧,反正也得不到谁的认可。

    反正对于顾子臣这个古怪,任性,固执,龟毛的千年老妖而言,她也不能改变他任何一点点,她甚至很多时候,在顾子臣身上,找不到着力点,所以很多时候顾子臣给她的感觉就是,有心无力。

    “乔汐莞,你回来!”顾子臣再次开口,在乔汐莞踏着脚步准备离开的时候。

    乔汐莞咬着唇,紧捏着手指,有些怒火的回头咆哮道,“什么都是你说了算,你让我回来就回来,你说我说的是胡话就是胡话,你有什么了不起!什么时候你听过我的?!”

    顾子臣抿着唇,脸色有些难看。

    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刚开始看上去就是一副要哭的模样,现在这一刻,似乎又恢复了生气一般的,有些雄赳赳气昂昂。

    “这次,听你的如何?”顾子臣磁性的嗓音,在她吵闹的声音下,显得如此的醇厚优雅。

    乔汐莞还处于非常暴怒的状态下,顾子臣突然的一句话让她整个人懵了,她突然很安静的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帅得天翻地覆的一张脸,好半响才不确定的开口,“是我理解的意思吗?”

    “就当是吧。”顾子臣抿唇,那一刻不是幻觉般,她看到顾子臣好看的唇角,微微的上扬。

    乔汐莞咬着唇,心跳在那一刻有些快。

    顾子臣这厮不会是在逗她玩吧?!

    她有些患得患失的看着顾子臣,居然开始有些不敢靠近的退缩。

    要是再次被骗了,她会如何?!

    她真的觉得,顾子臣不会这么好心的,就接纳了她!

    这让她觉得不太真实。

    她有些忧心的想着,显得那么的优柔寡断,脸上的表情也纠结到不行。

    顾子臣皱眉,看着乔汐莞的脸色变化,心里有些不爽的发毛。

    在他确定后,这个女人居然露出这种表情!

    这种分明就是,在退缩的表情。

    她刚刚的气势,她刚刚的勇敢,到哪里去了?!

    他承认,他很不爽这样的乔汐莞。

    他还是习惯这个女人在他身上的固执。

    固执的说着,顾子臣,我承认,我喜欢你。

    固执的说着,顾子臣,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我,否则不准爱别人。

    固执的说着,如果我知道你和谁发生了什么,我觉得我可能会杀了你,再杀了那个女人!

    他薄唇微抿,似乎也在让自己的情绪这么静静的平复,他抬眸看着面前站在房间正中间的女人,看着她不停变化的脸色,微叹了口气,说道,“乔汐莞,你过来。”

    乔汐莞一怔,似乎才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出来。

    “你过来。”顾子臣重复。

    乔汐莞咬唇看着他。

    缓缓,她抬起脚步,走向他,停在大床边上。

    顾子臣支撑着自己从穿上坐起来。他修长的大手突然拉着她垂放着的小手。

    乔汐莞大大的眼睛,看着顾子臣的举动。

    顾子臣微微用力,抓着她的手,似乎在示意让她坐在床边。

    乔汐莞轻咬着唇,温顺的坐了下去。

    这样,两个人就不会显得距离太远。

    顾子臣抿唇一笑,笑容很轻很淡。

    乔汐莞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顾子臣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用另一只没有拉着她手的大手伸向她的脸颊,然后指腹在她的脸上轻抚,停留在她有些紧张的唇瓣上,微微有些用力般的,强势的放开了她紧咬的唇瓣。

    有些失血的唇瓣在这一刻,突然就变得透红无比,如玫瑰花瓣一般,娇艳欲滴。

    顾子臣的脸颊靠近她的脸,唇瓣直接覆在了她的唇瓣上,唇齿相贴。

    顾子臣很温柔的舔舐在她的嘴角。

    乔汐莞也只是木讷的看着近距离下,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颊,看着那微微闪动的长睫毛,在她眼底下,不停的跳动,跳动跳动……

    她有些紧张,那一刻紧张到,忘记了呼吸。

    顾子臣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情绪,他微离开她的唇瓣,似乎只离开了1厘米的距离,他微闭的眼眸睁开,狭长的眼线,深邃的眸子里似乎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他说,“小心憋死了。”

    乔汐莞一怔。

    仿若是条件反射般的,猛地张嘴出气。

    刚张开嘴,一道温热的唇霸道的覆珊,甚至是始料不及,唇舌纠缠。

    乔汐莞有一瞬间觉得,顾子臣这厮,太腹黑了!

    下一瞬间,就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种“腹黑”的情。欲。

    两个人拥吻,彼此抱着彼此的身体,大手小手都开始不规矩起来……

    热火朝天的房间。

    两个人忘情的将彼此奉献,分明是一触即发……

    “子臣,怎么能不吃药呢?!”房门打开,突然传来齐慧芬有些责备的嗓音。

    话音刚落,下一秒,就似乎愣怔了一般,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两个拥吻的人,猛地放开了彼此,有些尴尬的看着房门的方向。

    齐慧芬似乎也有些尴尬,她看了一眼房间,把视线锁定在一个点上,看上去很淡定的说着,“听佣人说你不吃药,你身体才好点,还是要吃点药巩固。”

    顾子臣“嗯”的一声,没有再说话。

    乔汐莞也觉得自己脸色有些红,被自己的婆婆看到这种亲密的事情,怎么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尴尬吧。

    她深呼吸,从床边站起来,对着齐慧芬微微一笑的说着,“我听说感冒什么的可以传染,子臣把感冒传染给我了,然后他就好了。”

    齐慧芬笑了一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真的。”乔汐莞一本正经,拉了拉一边的顾子臣,“是不是,子臣?”

    顾子臣根本就不买账的,不说话,此刻的脸色分明还有些不太好。

    乔汐莞没好气的睨了一眼顾子臣,对着齐慧芬笑着,“想要打破谣言,不尝试怎么能行!”

    齐慧芬点头,“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们老年人现在不懂。莞莞你让子臣把药吃了。”

    说着,就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还好心的是把门都关了过来,很温柔的。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一脸冷漠的靠在床头上。

    乔汐莞忍不住一笑,“你这是在欲求不满?!”

    顾子臣没有说话。

    “先把药吃了吧,你身体这么虚,我真怕你在床上遭不住。”乔汐莞转身拿起床头上的水杯和药,递给顾子臣。

    顾子臣这次也没有耍脾气的不吃,他将药一口全部放在嘴里,然后喝了一大口水,咽下。

    “你吃药这么轻松,干嘛还要耍大少爷脾气?!”乔汐莞翻白眼。

    顾子臣把水杯递给乔汐莞,然后躺下,睡觉。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模样,“你这是冲谁发脾气呢?顾大少?!”

    顾子臣不说话。

    乔汐莞觉得这个男人的心,也这么难以捉摸。

    她放下水杯,准备离开时。

    顾子臣突然说道,“不要随便诽谤我。”

    诽谤?!

    她什么时候诽谤他了?!

    顾子臣背对着她,不说话。

    乔汐莞抓着头皮,嘴角突然一勾,顾子臣在说,她嫌他身体虚,在床上不着折腾?!

    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顾子臣发毛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笑得花枝招展的模样,脸色更难看了,“乔汐莞!”

    乔汐莞收住笑容,“我没有质疑你,不过没有试过,我真的不知道。很显然今天时间时机不对,咱们,改日再说!”

    改日再说?!

    乔汐莞都觉得自己,怎么这么邪恶。

    她转身走进衣帽间,边走边说,“顾子臣,这个感冒药吃了犯困,我换件衣服陪你一起睡觉。”

    索性,今天就人性的,不去上班了。

    反正顾氏少了她,也一样的运作。

    顾子臣背对着乔汐莞。

    嘴角突然拉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次分明,很明显,明显到,毫不掩饰。

    ……

    齐慧芬从顾子臣的房间走出来。

    心里其实是有些欣慰了。

    这么多年,顾子臣一直在家里这么多年,因为他从来不说自己的事情,所以他们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总觉得,没有人能够走进他的世界,他把自己锁得太严实。

    可自从乔汐莞从监狱回来之后,乔汐莞好动的性格就和顾子臣这么死板的性格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却也让人觉得,完全是在互补。乔汐莞的一点一点似乎真的在改变顾子臣,让顾子臣对外面的世界,开始有了一定的接触。

    以前不知道他们的感情到什么程度。

    今天。

    她突然这么恰巧的碰到。

    虽然到了一定岁数,男女之间的情事儿还是看得非常明白的。

    明白的看到,两个人之间,不像是在逢床做戏。

    想到这里,心里又不自觉得松了口气。你

    她走下楼,直接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叶媚这几天都老实的在家里面待着,看着她出现,连忙乖巧的叫着,“妈。”

    齐慧芬现在心情好,自然对叶媚也好了些,“怎么一个人在客厅,子寒啦?”

    “他在房间睡午觉,我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怕打扰了她。”叶媚乖巧的说着。

    齐慧芬点头。

    “妈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叶媚真的很会察言观色,这么一丁点功夫,丝毫就察觉到了齐慧芬明显和平时不一样的情绪变化。

    齐慧芬也不掩饰,“哎,还不是看着儿子儿媳关系好,自然就松了口气。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了,还不就盼着,家和万事兴吗?!”

    叶媚有些诧异,娇媚的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妈还年轻得很,我们走出去,你看上去绝对就跟我姐姐似的。”

    “你看你就是嘴甜。”齐慧芬笑眯了眼,“妈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年轻。”

    “真的有的。”叶媚很认真的说着。

    齐慧芬忍不住笑了又笑,说道,“现在看你们这样,我真的是安慰。以前这个家,看上去和和睦睦,实际上大家都冷漠得很。特别是子臣,从来不把自己融入家之中。现在因为莞莞,倒是变了很多。”

    “是吗?大哥变化很大?因为大嫂。”叶媚不着痕迹的,顺着齐慧芬的话题,转移到了顾子臣的身上。

    “嗯,变化很大。以前哪里会亲近任何一个人,也不要去外面走动。而且当时出车祸的时候,医生就通告我们,说子臣双腿残疾,下身可能又受到了影响。子臣出院后,我就让乔汐莞去试过,乔汐莞说子臣不让她碰,可想也知道是出了问题,这么多年,可谓我心头的一块大病。”

    “现在呢?”叶媚问道,有些急切的想要知道。

    齐慧芬也没有注意到叶媚的心思,理所当然的觉得她就是出于对一家人的关心而已,所以没有防备的说着,“现在肯定是好了,我刚刚不是去子臣的房间催促他吃药,结果不小心就给撞见了。”

    说着,齐慧芬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年轻人的兴致,我们老年人是怎么都跟不上了。不过妈不是这种死板的人,妈也年轻过,你们先怎么折腾都行,只要两口子感情好,就好。”

    叶媚娇艳的脸上,微微有些变动。

    她轻咬着唇,突然不发一语。

    齐慧芬又说着,“莞莞年龄还小,才25岁,捉摸着,他们可以再生一个。”

    叶媚不着痕迹的紧捏着手指,忽然问道,“妈,你不是说大哥不行吗?为什么会有顾明路的出生?”

    齐慧芬顿了一下,那一刻似乎没有想到叶媚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叶媚看着齐慧芬突然变化的脸色,有些诧异,小心翼翼的问道,“孩子不是大哥的?”

    “怎么可能不是!”齐慧芬脸色一沉,声音严厉。

    叶媚咬唇,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妈,我就是有些好奇随便问问,我当然没有怀疑过明路的身份,我就是突然想到就有些口无遮拦。”

    齐慧芬深呼吸,似乎是不想要计较,“关于顾明路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打听了,你记得那孩子绝对是子臣的亲生骨肉就行。你也不要在乔汐莞面前说这些事情,知道吗?”

    “是。”叶媚忙的点头,“妈你还不放心我,你交代我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了。”

    心里却已经在猜想,齐慧芬突然反应这么大,这件事情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这样就最好。”齐慧芬有些严厉的说着,转眸又想到什么,对着叶媚开口道,“子寒虽然也有了一儿一女,但是我们顾家一向都喜欢家里人多热闹,你现在也抓紧和子寒再怀一个。别耽搁生育的最佳时期。”

    “好的,回头我和子寒商量一下。”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生孩子自己决定了就行。你们年轻人,就是怕身材走样不愿意多生,你看我生了5个孩子,身材哪里又变了多少,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好好保养就行了。”齐慧芬又教育着。

    叶媚一直很乖巧,“都听妈的,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齐慧芬看着自己儿媳妇这么听话懂事,也忘了刚刚的不愉快,拉着叶媚说着,“我们平常看的电视剧现在这个点该有了。”

    “我马上帮妈换台。本来我不喜欢看电视剧的,都被妈惹出了兴趣。”两个人这么一唱一和的说着,看上去气氛很好。

    叶媚眼眸微转,看着2楼的方向。

    顾子臣和乔汐莞关系越来越好……

    嘴角邪恶一笑。

    顾子臣和乔汐莞关系越来越好,那另外那个人怎么办?!

    正时。

    电话突然响起。

    叶媚看着来电显示,然后拿着电话走向一边,“妈。”

    “今晚上约一下你们顾家人,到家里来吃个饭,你们结婚了,我们怎么也要招待一下。”

    “今晚上吗?”叶媚诧异。

    “有问题?”

    “我问问吧,主要是时间太急,我怕他们有事儿。”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一般不是什么大事儿,顾耀其还是会卖我这个面子。晚上7点开饭,你看着点时间。”

    “好。”叶媚点头。

    挂断电话,叶媚走过去,恭敬的说着,“妈,我妈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是邀请您和爸,还有家里面的弟弟妹妹们一起到我家里吃个饭,我妈说我们都是两亲家了,你们都还没到我们家里去过,怎么也要邀请你们去坐坐。”

    齐慧芬点头,“我先给你爸说一声,看有时间没?”

    “好。”叶媚点头。

    齐慧芬给顾耀其打了个电话,顾耀其一口答应。

    齐慧芬也就没有了顾虑,给叶媚回复了。

    然后开始挨个的通知家里面的人。

    到了下午。

    乔汐莞和顾子臣从睡梦中醒来。

    下楼就被齐慧芬叫住,说晚上去叶家吃饭。

    去叶家吃饭。

    她转眸,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叶媚。

    叶媚很识趣的开口,“我妈说想要请你们吃饭,大嫂,你叫上大哥一起吧。”

    “谁知道他会不会去!”乔汐莞嘀咕着。

    那个老妖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不过自己倒是有些想去,毕竟,她有很多事情有求于叶夫人,这么多见两次面,或许以后也会更好的谈事情。

    这么正想着,顾子臣坐着电梯从楼上下来。

    乔汐莞还未开口说话,叶媚就直接的走过去说道,“大哥,今晚上我妈请吃饭,邀请了你和大嫂一起去我们家。”

    乔汐莞看着叶媚的模样,眼眸紧了紧。

    “嗯。”顾子臣点了点头。

    “嗯是同意去吗?”叶媚不死心的问道。

    顾子臣抬眸看了一眼叶媚,转头对着乔汐莞,“你去不?”

    “去。”乔汐莞毫不犹豫。

    顾子臣抿唇,“我陪你去。”

    乔汐莞差点没有惊掉下巴。

    顾子臣说去,她就觉得非常非常的惊奇了,他居然会说“我陪你去”!这完全是让她没办法好好说话的节奏。

    她看着顾子臣冷漠的身影离开大厅,然后转眸看着叶媚娇媚的脸上,表露出来那么不悦的神情,甚至是咬牙切齿。

    乔汐莞突然觉得心情很好。

    她很热情的对着叶媚说着,“弟妹面子多大啊,你大哥可是基本都不出门的。”

    声音里,分明就有些阴阳怪气的味道。

    叶媚脸色很难看的转头看着乔汐莞。

    因为齐慧芬在场,所以她很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真是感谢大哥,大嫂这么捧场。”

    齐慧芬一听顾子臣要去,整个人心情也好了很多,嘴里不停地说着,“好,好,子臣终于愿意出门了。莞莞,你今晚上多照顾着子臣,他腿脚不方便。”

    “放心吧妈,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说着,甜甜一笑。

    叶媚在旁边看着,脸色越渐的难看。

    嘴角突然恶毒的一笑。

    乔汐莞你可别真的,得意得太早。

    ……

    到了下午5点钟。

    顾家一大家之人就浩浩荡荡的去了叶家。

    叶家坐落在在上海市郊区的一块比较平坦的绿草地上,偌大的地方,就耸立着一栋独立别墅,方圆几乎荒芜,不过交通便利,听说是叶家自己出资修建的公路。

    顾家人走进叶家。

    叶家是典型的仿古建筑,到处都弥漫着古代大宅子里面的风情,还有一个小型的四合院子。里面装修得很是豪华,看得出来,叶夫人是个会享受,也很讲究的人。

    说来叶氏家族现在的掌舵人叶夫人叶之岚,38岁丧偶,从此就孤家寡人,再无他嫁!在古代估摸着就应该有了贞节牌坊。这么多年一个人守住这么大的一个家族产业,在新闻圈绝对是领军人物,而且因为消息来源众多,很多不知道的秘密似乎在叶氏就成了透明体,所以很多企业都不敢得罪了,对叶氏更是避而远之,就怕自己一个疏忽,惹到了这尊大佛。

    不过叶氏也从来不喜欢挑是非,这么多年也没见着特别针对过哪个企业或者哪个人,所以整个上海商业圈,还算安稳。

    叶氏家族历史悠久,从一般的市井流言而论,已经是清朝中后期就出现的家族,家族一直还秉承祖宗训导,产业一向传女不传男,而且家族所有人只能跟着母亲姓,所以叶媚才跟着叶之岚姓叶。

    乔汐莞不明白的只是,既然叶媚是叶家唯一的女儿,为什么叶夫人还会把叶媚嫁给了顾子寒,即使是结婚,按照常理,也应该是顾子寒入赘才是。

    她皱着眉头,推着顾子臣一步一步随着人群走进叶家大厅。

    金碧辉煌的大厅,水晶吊灯闪烁无比,奢华而厚重的实木家具,仿若突然就置身在了民国时期,很有电视剧中,独霸一方的大军阀之家。

    叶夫人热情的招呼着顾家一大家之人。

    来的时间还早,所有人就坐在了沙发上聊天。

    叶夫人很得体的说着,“小媚和子寒成了一家人,我们也就成了一家人。这么一家人都没有到家里串门,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就让小媚叫你们来家里吃饭,因为时间上可能有些仓促,不知道影响到你们没有?”

    “哪里的话,这段时间本来就不忙,就算忙,这亲家请吃饭,怎么也得来的。”顾耀其开着玩笑说道。

    叶夫人也附和着端庄的笑了笑,“顾老还是这么的豁达。”

    “一家人,我就不喜欢拘束了。”

    “那是当然。”叶夫人连忙说着,又转头看了看2楼,口里呢喃着,“这孩子,让马上下来的,怎么到现在都不下来。”

    “叶夫人是说的你的小儿子吗?”顾耀其问道。

    “我小儿子现在在英国留学,等过几年才会回来。哎,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我也不瞒你们了,我还有一个女儿,比叶媚还年长一些,不过因为从小身体不太好,就没有对外公布。外人都只知道我只有一个女儿叶媚,其实啊,我们叶家真正的大小姐是另外一个,这不,说曹操,曹操就来了。”叶夫人转头看着2楼楼梯的方向。

    楼梯上。

    一个穿着浅绿色裙子的女孩子,看上去年龄很小,头发长长的很柔顺,温温柔柔的自然披在两肩,脸红齿白,嘴角微微笑着,漂亮而婉转,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浅绿色的裙子让她显得更加的清新脱俗,有那一瞬间似乎有种错觉,错觉的认为那个女人就是误入人间的仙女,飘逸而梦幻。

    女人咬着唇,提着裙摆,笑得很腼腆的一步一步走过来,声音娇娇弱弱的,甚是好听,“叔叔阿姨好,哥哥弟弟妹妹们好。”

    得体的笑容,完美的外貌条件。

    顾家所有人似乎都一刻的愣怔。

    好半响。

    顾耀其似乎才回神说道,“没想到,叶夫人还有一个女儿,这般的出尘绝艳。”

    “顾老夸奖了。”叶夫人笑着说道,“她平时身体不太好,在家里时间多,几乎没让她出过门,很少这么见到生人,就怕出丑让你们笑话了。”

    “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们都是一家人,哪里有出丑不出丑的。不过你这大女儿,看上去比叶媚年龄还小。”

    “就是长得小,实际上比叶媚还大了2岁。”叶夫人解释道。

    “真是看不出来。看不出来。”顾耀其说着,“那,结婚了吗?”

    “这不,就是盼着顾老你人际关系那么广,介绍一个。”叶夫人热络的说着。

    站在她身边的大女人,似乎听到这样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垂着头。

    分明应该是很羞涩的模样,乔汐莞在那一刻,似乎看到那个女人调皮的笑,笑容和她给人的感觉,分明格格不入。

    小妩。

    原来,叫叶妩。

    叶氏真正的大小姐,叶媚的姐姐。

    所以现在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叶媚可以出嫁。

    这个家的继承权应该在叶妩的手上。

    而这个女人,在叶夫人口中说起来体弱多病,叶夫人怎么可能放心把这个产业交给叶妩来打理?!

    她微皱了皱眉头。

    想起叶媚曾经说过的话,说她自己在家,没多大能耐。似乎也在验证,叶家的继承权,和她无关。

    她抿唇,很多事情似乎在明了,但却不敢贸然断定,所以还得静观其变。

    “叶夫人你说笑了,你女儿走出去,那不是排上长龙的人追吗?”齐慧芬连忙说着。

    “就是害羞,认生得很。”叶夫人说着。

    “那好办,回头我帮你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有配得上叶家大小姐的。”齐慧芬对于相亲这种事情,还是非常热衷的。

    “那就麻烦了。”叶夫人连忙说着,又转头对着叶妩说着,“小妩,还不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叶妩看上去娇娇弱弱的,乖巧无比。

    乔汐莞抿着唇,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叶妩的模样。

    “不早了,我们开饭吧。尝尝我们家厨子的手艺。”叶夫人招呼着。

    所有人又都去了饭桌。

    一大家之人坐在一起吃饭。

    饭桌上相对而言很安静。

    乔汐莞很自然的给顾子臣夹菜,照顾有加。

    叶妩似乎是转头看了他们几眼,然后嘴角笑笑的,一直表现的很乖巧。

    一顿饭吃完。

    叶夫人招呼着顾家人到楼顶!的花园房喝茶。

    全部人坐在后花园,顾耀其和叶夫人坐在一起,其他小一辈的坐在一边的桌子上。

    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向落地玻璃前,看着叶家别墅楼下后花园的路灯,璀璨无比,嘴角突然笑了笑,看着顾耀其、齐慧芬和叶夫人聊得正欢,抿唇说道,“我们去楼下的后花园走走?”

    “不用了,要去你自己去吧。”顾子臣说。

    乔汐莞想了想,刚刚顾子臣上来的时候,都是佣人把他抬上来的,现在下去又得这么折腾一番,也就没有强求,她弯腰在他耳边低语道,“那我去转转就回来陪你。”

    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转身走出花园房,走下楼。

    后花园没有了暖气,夏天显得燥热了些,但还好,后花园树木较多,微风吹过,还不算太难以接受。

    她的脚步突然停在游泳池旁边,看着站在游泳池旁的那个浅绿色身影,夏风轻拂,如果不是之前见过这个女人,乔汐莞真的会以为,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的,出尘绝艳。

    “小妩。”乔汐莞叫背对着她站立的女人。

    想要到后花园转转,也是因为看到了这么一抹身影。

    叶妩转身,看着乔汐莞,嘴角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你?”

    笑容,恢复了她调皮灿烂的模样,少了刚刚的婉约。

    “我猜的。”乔汐莞说。“你是知道,你妹妹嫁给了顾子寒?所以也知道,我的身份?”

    “你在生气?”叶妩笑着问她。

    “怎么会?!”乔汐莞耸肩。

    “经常听小媚提起你,就想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漂亮,大气,爽朗,聪明,睿智……”叶妩眨巴着眼睛看着她,“还有什么好的词语?”

    乔汐莞陡然一笑,没有说话。

    “很和我胃口。”叶妩总结。

    “你也挺和我胃口。”乔汐莞说。

    总觉得和这个人这么在一起,不会显得太累。

    “刚刚那个,是你老公?就是给你种草莓的男人。”叶妩问道。

    乔汐莞点头。

    “看你们感情似乎很好。”

    “还算好吧。”乔汐莞说。

    “其实我也有喜欢的人。”叶妩开口,有些惆怅的望着若隐若现的月牙。

    “是吗?愿闻其详。”

    “不过因为追求不同,信念不一样,就分道扬镳了。”叶妩嘴角笑着,那一刻却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悲伤。

    “你现在还在想他?”

    “嗯。要不然,你还真的以为,我都满30岁的人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叶妩有些好笑的说着。

    “我可没觉得。”乔汐莞说。

    她一直认为,叶妩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叶妩任性的和家族抗议,是在故意的招惹叶夫人不开心的。总觉得这个女人看上去乖巧温顺的面容下,实际上有一颗腹黑无比的小心脏。

    “其实有些感情,过了就过了,没有什么是一直都放不下的。”乔汐莞幽幽的说着,脚步走到泳池边上,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倒影在水波逐流的灯光下,晃动。

    当经历过时间的摧残,很多就可以,放下了。

    比如,对待齐凌枫。

    她重生那一刻就告诉自己,不能对这个男人再有任何期待和感情,除了恨。

    但她爱了那么多年,她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这么的放得下,她只是在自己劝自己,自己强迫自己而已!然后时间告诉她,可以的,不过半年时间,她对齐凌枫,已经少了那份由心的颤动。

    她深呼吸,似乎也在为自己的感情,出了一口大气。

    还好。

    有了顾子臣。

    她想起今天下午相拥而眠的画面。

    还好,顾子臣出现了。

    她嘴角微微一笑。

    叶妩站在乔汐莞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似乎能够感觉到,她释然的情绪,她嘴角拉出一抹看不出任何情感的弧度,她依然轻容的声音夹杂着微风的力度,说着,“我不会放下,这辈子,下辈子,都不会。所以……”

    叶妩纤细的手渐渐的靠近乔汐莞。

    她只需要微微一用力,乔汐莞就会被她推进泳池里面。

    泳池水不深,如果不会游泳……

    她眼眸一紧。

    “乔汐莞。”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声音冷冷冰冰。

    叫着乔汐莞的名字,却似乎夹杂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寒颤和威胁。

    叶妩手指一紧,转眸。

    顾子臣坐在那里,脸色冷然。

    ------题外话------

    明天小宅爆照。

    那啥那啥。

    赶紧的,进群来。

    不要怪小宅没有提醒。

    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啊哈哈。

    小宅邪恶的飘过。

    qq群:378414307</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