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十一章 我并不是一个长情的人

第八十一章 我并不是一个长情的人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叶家后花园。乐+文+小说 www.しwxs520.com

    冷清的后花园,夏风佛面。

    乔汐莞转身,看着顾子臣坐在她不远的地方,脸色冷然。

    叶妩似乎也看着顾子臣,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

    “顾子臣,你怎么下来的?”乔汐莞有些诧异的问道。

    顾子臣眼眸一紧,“过来。”

    乔汐莞抿唇,看着突然有些严肃的模样。

    她又是哪里惹到了这尊千年老妖了?!

    不爽的皱着走过去,走到顾子臣的旁边,有些抱怨的说道,“你不是说不下来吗?怎么还是下来了。”

    顾子臣睨了一眼乔汐莞,二话不说,拉着乔汐莞的手往里面走去。

    乔汐莞诧异,还是很温顺的跟着顾子臣走进了大厅。

    转头看了一眼叶妩,看着叶妩浅绿色的裙子在后花园静静的飘动,她嘴角微笑着,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她的笑意,反而又那一瞬间的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孤独,一个人孤苦伶仃。

    叶妩不应该是这样性格的人。

    她一直觉得,叶妩有一大部分性格和她相似。

    都是看上去逆来顺受,实际上没有人能够在她们的身上,改变得了什么。

    她抿着唇,觉得和叶妩只是萍水相逢,而自认为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在自己三言两语下帮自己,所以暂时不需要对这个女人,有任何期待,也就不需要,特别关注。

    她收回视线,感受着顾子臣手心传来的温度。

    顾子臣第一次这么带着她离开,一手推着轮椅,一手狠狠的抓着她的手,她偷偷的看了顾子臣两眼,看着他冷峻的脸上依然一脸冷酷毫无温度,手心却是,莫名的温暖无比。这么手牵着手的方式,让她觉得顾子臣有那么一会儿,是怕失去她一般的,力度很坚定。

    她抿着唇,带着一丝笑意。

    一丝自己都没有擦觉到的笑意,也似乎感受到了,心里久违的温度。

    就好像。

    冷冷冰冰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太阳一般。

    太阳?!

    她笑。

    顾子臣就是一座千年寒冰。

    ……

    叶妩就这么一直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离开。

    两个人的背影在她的眼眸下,变大,变小,消失。

    她嘴角一直挂着笑容,浅浅的弧度。

    她眼眸微转,心那一刻,也在微转。

    她转身,看着静静的泳池水在夏风下随波逐浪。

    子臣。

    她看着泳池里面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你真的以为我会杀了乔汐莞吗?!

    我只是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而已?!

    她苦涩一笑,望着天空一丝月牙。

    这么多年,真的已经,分道扬镳了。

    她抿唇,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有些模糊,模糊不清。

    ……

    晚上9点过。

    顾耀其看了看时间,觉得不早了,就拧着顾家所有人离开。

    叶夫人也不多做强留,送他们离开。

    乔汐莞四处找了找叶妩,在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叶妩的身影。

    总觉得这个女人在这个家其实有很特殊的权利,比起叶媚的地位,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

    她和顾子臣坐在一个小车内,顾子臣一晚上基本不怎么说话,大家似乎也习惯了他的冷漠,而且因为今天顾子臣愿意和他们一起出行,齐慧芬和顾耀其一晚上明显都高兴得多。

    车子到达顾家大院。

    不早不晚。

    所有人陆陆续续的回房间。

    乔汐莞也推着顾子臣回到房间,“先洗澡吗?”

    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把顾子臣放开,自己坐在沙发上,准备等顾子臣洗完澡再自己进去洗。

    她抿着唇随手拿了一本杂志翻阅。

    其实是有些看不进去的。

    今天突然告白,突然告白成功,总觉得应该发生点什么,让人兴奋的事情吧。

    她笑了笑,脸蛋陡然有些发红。

    乔汐莞转眸,看着开着震动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看着短信,拿起,点开,“我在后花园等你。”

    叶媚。

    乔汐莞皱眉。

    这个女人深更半夜叫她做什么?!

    乔汐莞放下杂志,也没有半点犹豫的,去了后花园。

    叶媚在后花园的一个椅子上等她,看着她出来,嘴角笑了一下,那个笑容,绝对不是友好的招呼。

    乔汐莞没什么表情的走过去,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你今天见到我姐了吗?”叶媚问道。

    “我眼睛没瞎。”乔汐莞真的觉得叶媚问的,明显的智商不好。

    “我姐可不是表面上看起那么温顺。”

    “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乔汐莞,你就真的不觉得我姐对你而言会存在威胁吗?”叶媚冷冷一笑

    乔汐莞眉头紧皱,“你姐对我存在什么威胁?!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叶媚嘴角一勾,“果然,你什么都不知道。”

    “叶媚,你有话就说,没话就不要找话,我没空和你一直打太极,我这个人耐心不够好。”乔洗完声音有些冷,对于叶媚这种故作神秘的姿态,她一向都有些不屑。

    叶媚冷笑着,冷冷的说着,“乔汐莞,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我姐那个人,不是我这么好欺负的。”

    “我也没觉得你好欺负。”乔汐莞转身欲走。

    她真是有病,才会来赴约。

    叶媚这女人本来就不安好心。

    走了两步,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的,对着叶媚,“叶媚,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提醒你,不要想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招,你也真的没有那个能耐能够得到顾子臣,好好和顾子寒过日子,别老是想着别人碗里的东西,在自己能力不够的情况下,就不要自取屈辱,你一向不是这么愚蠢。”

    乔汐莞说完话之后,还故意的停留了两分钟。

    或许是在等叶媚的回答。

    但是叶媚只是冷笑着,冷笑着说,“你不懂我的世界,所以,我不要求你理解我。”

    乔汐莞紧皱着眉头,“那你好自为之。”

    叶媚转眸看着天空,身体靠在椅子上。

    你们都不懂我的世界,我的世界就是这样……不能拥有,就努力拥有!

    否则,头破血流。

    乔汐莞走进大厅,三两步的回到卧室。

    顾子臣已经洗完澡出来,今天并没有直接上床睡觉,而是坐在了电脑前面,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不停的跳跃。感觉到房门的推开,转头看了一眼乔汐莞,一眼,很快的又把视线放在了电脑屏幕上。

    乔汐莞纳闷,总觉得今天的顾子臣怪怪的。

    她随手拿了一套睡衣,走进浴室洗漱。

    坐在外面的顾子臣修长的手指一直放在键盘上,写了一长段话,发送出去,然后关机。

    转眸,看着浴室的方向。

    嘴角轻抿着,回到了床上,睡觉。

    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在静静的想一些事情。

    她的出现就真的预示着,很多隐藏着的东西,终于在不就的某一刻,就会突然爆发。

    身边,突然感觉到一个有些冰凉的身体。

    身体上似乎还带着刚刚沐浴后的清香,一点一点萦绕在他的鼻息之间。

    “顾子臣,你睡了吗?”那具身体的主人,像只猫咪一般的,往顾子臣身上靠,小手在他的身上胡闹,那样挑逗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他眉头微皱。

    转头,睁开眼眸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沐浴后,还是现在的羞涩,让她脸蛋微微泛红,小嘴在那一刻,似乎也泛着晶透的光泽,让人想要……蠢蠢欲动。

    他修长的大手摸着她的脸颊。

    她身体有些微怔。

    似乎不觉得顾子臣会做出这般温柔的举动,又似乎觉得,顾子臣的温柔,和他原本冷冷漠漠的气质,一点都没有违和感,仿若这个男人不过做什么,做什么惊人的举动,也显得理所当然。

    她嘴角笑着,脸蛋蹭了蹭他的大手,“今晚不要拒绝我了。”

    说得很直白。

    顾子臣好看的唇瓣紧抿,那一刻显得有些无动于衷。

    乔汐莞似乎也习惯了顾子臣的冷漠,她一味的就理解成了,不管任何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顾子臣都会是被动的那一个,就算是上床也是,到最后一定是她强了他。

    所以,对于顾子臣的无动于衷她没有半点异动情绪,她只是微微的撑着自己的身体,低垂着眼眸看着顾子臣,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她修长的大腿已经缠在了他的身体上,嘴唇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其实,她也有些紧张。

    让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女人,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她也紧张的,呼吸急促。

    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应该和顾子臣发生点什么。

    要不然她会觉得自己,就算是被顾子臣承认,也依然什么都不是。

    她嘴唇靠近,闭上眼睛,亲吻他有些薄凉的唇瓣。

    一秒,或许不到。

    她的唇瓣擦过他的唇瓣,她的唇最后印在了他的脸上。

    顾子臣在躲她?!

    她纳闷,总觉得,或许是错觉,或许是顾子臣,突然有些条件反射但并不由心的举动。

    所以,她不甘心的,又再次的去寻找他的唇瓣。

    嘴唇往右,顾子臣往左。

    嘴唇往左,顾子臣往右。

    这么至少僵持了5分钟。

    乔汐莞知道自己不是错觉了,顾子臣是真的在排斥她,用这么明显的举动。

    她蹙着眉头,“顾子臣,你不要告诉我,你在害羞?”

    顾子臣眼眸深邃,倒映着昏黄的灯光,却看不出任何色泽,他只说,“嗯,我再拒绝你。”

    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王八蛋!

    乔汐莞一屁股坐在顾子臣的腰上,脸色暴怒,“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

    顾子臣嘴角突然笑了一下。

    莫名的笑了一下,似乎还笑得很明显。

    看着顾子臣的笑容,乔汐莞是完全的愤怒了,她都这样了,这个男人还这么的一副看笑话的表情,这个男人天神和她犯冲的吗?!

    “你笑什么,嗯?你笑什么,看着我这么欲求不满,你觉得很有成就感?!”乔汐莞说,一字一句。

    顾子臣就这么抿唇,看着她笑。

    浅浅淡淡的弧度,让人觉得心都醉了笑容,帅得惊天地泣鬼神。

    但是此刻,不是来欣赏他的帅气的好不好?!她现在正窝着一肚子怒火好不好!

    她简直受够了顾子臣的,莫名其妙。

    “乔汐莞,躺下来。”顾子臣突然开口,温热的手心,拉着她的手。

    乔汐莞皱眉。

    她才不要躺下来,她今晚要做大事情。

    “躺下来,我们睡觉。”

    “我不睡觉。”乔汐莞很固执。

    顾子臣拉着她的手心,其实也并不觉得有多暧昧,但总觉得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人暖暖的。

    暖暖的第一次觉得,顾子臣离自己很近,近到可以很明显的听到,彼此不规律的心跳声。

    “快睡下来。”顾子臣继续说道。

    “不要,不要,我今晚上就要强了你,就要强了你。”乔汐莞死皮赖脸,完全忘记了女人该有的矜持。

    上一世自己就是,自己就是这么傻不拉几的,齐凌枫说什么,就信什么。

    齐凌枫说等结婚后再行房事,她就乖乖的等着结婚,等着结婚后,把最完美的自己呈现给她,她甚至还想过,在结婚前,她一定要恶补床上技巧,看电视看书或者看真人秀,反正就是一定要给在她认为同样是处男的齐凌枫一个无比美好的夜晚。

    越是这般的想着那个男人,越是这般的顺从他,到后来,越是觉得自己,白痴到无与伦比的地步。

    所以,她越是怕自己这一世,同样遭遇上一世的,残忍。

    她其实是真的有些怕,怕自己再次栽在男人的手上。

    但却莫名其妙的又很想要靠近顾子臣。

    她总是在想,如果男人愿意接受她的身体,也就表明了,这个男人愿意真正的接受她。

    如果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就像上一世从头到尾,她都被齐凌枫算计一样,算计得体无完肤。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倔强的模样,看着她眼底闪烁着的各种复杂情绪,手上的力度稍微重了些,往身体上一拉扯,乔洗莞一个不注意,猛地扑在了顾子臣的身上,她的头靠近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顾子臣,不要拒绝我……”

    “乔汐莞。”顾子臣直接打断她的话,反手把她环抱在自己的怀抱里,声音悠扬而磁性,“等我一段时间。”

    “为什么?”乔汐莞抬头想要看看顾子臣此刻的脸色。

    想要看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

    她怕他在笑话她。

    她怕他说的话,都是笑话。

    “而后,你就会知道。”顾子臣从来不多做解释。

    而后,就会知道。

    乔汐莞有些讽刺的,冷冷的一笑。

    身体上还传来他的温度,有些炙热的温度,心里那一刻,却冷的发寒。

    她依然这么静静的躺在他的胸口上,看着他白色t恤偶尔的皱褶处,清淡的声音说着,“顾子臣,我曾经也被一个男人这么拒绝过,他说她不想委屈了我。”

    顾子臣没有说话,她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而后的结果就是,他背叛了我,用残忍的手法,背叛了我。让我,痛不欲生。”她说的,很平淡。

    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愤怒和极端。

    她把那些仇恨放在了心底,然后慢慢爆发。

    她眼眸微动,感觉不到身下这个男人的情绪变化,她也不不想抬头看她,她只是再次开口说道,显得有些讽刺,“希望你的而后,不是给我这样的答案。”

    顾子臣搂抱着她的身体,没有说一个字。

    乔汐莞微动着身体,从顾子臣身上离开,然后背对着他,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她其实也不是觉得特别的委屈。

    她只是有些讽刺,也有些好笑。

    她作为一个女人,把自己送出去,怎么就这么难?!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

    男人怎么就对她,这么没有兴趣。

    身后。

    突然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甚至还感觉到顾子臣的唇靠在她的颈脖之间,呼吸轻轻的打在她光。裸。的肌肤上,手臂把她楼抱在怀抱里面,让她整个人就这么被顾子臣环住,有一种把自己保护在他世界里的感觉,他磁性的嗓音说着,“乔汐莞,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齐、凌、枫!”

    乔汐莞整个人突然一怔。

    是很明年的身体抖动。

    顾子臣的话,让她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她转身,很想要看看顾子臣。

    顾子臣却强势的把她楼抱在自己的怀抱里,紧紧的把她抱着,很用力,“晚安。”

    晚安的意思就是。

    他们的话题,到此结束。

    乔汐莞咬着唇,躺在他的怀抱里,心跳在加速。

    为什么顾子臣会知道齐凌枫。

    顾子臣是知道什么,还是在猜想?!

    顾子臣到底,是谁?!

    ……

    翌日一早。

    天色很好。

    晶透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耀在地板上,露出斑驳的影子。

    乔汐莞伸懒腰,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顾子臣不在了。

    顾子臣总是习惯这么早的起床,习惯性的,做很多看上去很平常的举动,又总是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她伸懒腰,扭动着身体,起床,洗漱,然后出门。

    她脚步走在楼梯上,老远就听到齐慧芬的笑得很开心的声音,似乎是在和谁聊天一般的,难得的心情很好。

    她抿着唇走下楼,然后看到客厅中坐着的叶妩。

    叶妩,不是叶媚。

    她眼眸微紧,有些诧异。

    齐慧芬似乎是和叶妩聊完了一段,转头看着乔汐莞,连忙笑着招呼道,“莞莞你快过来,叶妩到家里来做客。”

    乔汐莞微笑着走过去,“真是稀客。听叶夫人讲,你不是不喜欢出门的吗?”

    叶妩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看上去还是温柔无比。

    齐慧芬倒是有些不高兴的说着,“莞莞怎么说话的!小妩难得到家里来一趟你还乱说。而且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了,这就不算出门了。况且了,今天我是一大早就约了叶妩去相亲,我有个朋友的儿子,今年三十出头,留过洋的,现在管理家族生意,一表人才,难得的还是单身,听说也是要求高,我觉得和叶妩适合,就赶紧的安排了相亲。”

    “原来是这样。那祝你相亲成功。”乔汐莞笑着说道,对于齐慧芬的责备,也没有多说什么。转头还笑眯眯的对着齐慧芬,“妈,我去上班了。”

    “嗯,晚上早点回来。”

    “好的。”

    乔汐莞出门,转头看了一眼叶妩,有些诧异,又似乎,并没有多想。

    叶妩也一直看着乔汐莞的背影,看着她嘴角突然一笑,温柔的对着齐慧芬说着,“阿姨,我听我妈说乔汐莞很能干,在公司上班都能够独当一面,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能干有什么用,人才又有什么用。叶妩,不要嫌阿姨的观念死板,这女人,还就是应该在家里面相夫教子,让自己的男人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外面闯世界。中华民族历来都是如此,你看看那些女强人,家里指不定就没几个是幸福的。男尊女卑,还不是不能乱了套路。”齐慧芬说着,显然是不太喜欢乔汐莞这么出门上班。

    叶妩微微笑着,没有附和。

    “以后等你嫁人了就知道了。”齐慧芬也没有强加自己的思想,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打电话问问那边几点约好,顺便去楼上换身衣服,叶妩你坐一会儿。”

    “阿姨你不用管我,趁着时间还早,我可以在家里面都参观参观吗?”叶妩眨巴着眼睛,问道。

    “怎么不可以?!就当自己家随便看。”齐慧芬大方的说着,“真是的,叶媚平时起来得多早,今天姐姐来了还在睡懒觉,要不让让她陪你走走也好。”

    “不用了,年轻人贪睡点没什么不好。不是有事儿,偶尔我也会这么赖床。阿姨你不用管我,你去忙,我就随便转转,然后我们在一起出门。”叶妩表现的很是大度的说着。

    齐慧芬点头,倒是真的有些喜欢叶妩。

    觉得人温温柔柔的,性格也好,不会像乔汐莞那样,看上去温顺得很,有些事情怎么样都没办法改变她的决定。叶媚呢,又显得太娇媚了些,怎么都不像是她根深蒂固认为的儿媳妇模样,以前的言欣瞳倒还好,后来却觉得那个女人笨了点,越来越不得她心,现在这么对比一圈,不禁有些可惜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都结婚生子,二儿子还二婚了,小儿子年龄太小不合适,要不然还真的舍不得把叶妩介绍给了其他人。

    这么想着,齐慧芬又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起身往楼上走去。

    叶妩看着齐慧芬离开,嘴角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起身,往后花园走去。

    她的脚步停在后花园的温室花房外,看着里面的人影,嘴角拉出一抹笑容,缓缓,似乎是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口气,走进去。

    脚步走过花丛,看着争相开放的花朵。

    不管是不是属于这个季节的产物,都依然这么扬着清纯,释放着它们的激。情。

    她的脚步停在他的旁边。

    他眼眸一抬,脸色微动。

    下一秒,又表现得很淡定。

    叶妩穿着白色的裙子,毫不矜持的坐在了他的旁边,地上有些泥土,很容易沾染上她的裙子,但她却死活不在乎一般的,不拘小节。

    她托腮看着顾子臣很认真修剪花枝的模样,好看的笑容在嘴边浮现,“你曾经说,等我们老了之后,就找一个地方,圈一块空地,种上我喜欢的鲜花,让它一年四季的都绽放。”

    顾子臣修长而白皙的手指突然顿了一下,抿着唇没有说话。

    “我一直以为我看不到这一天的到来,现在却发现,在自己不经意的眼皮子底下,真的有这么一块天地。”叶妩说着,脸上表露出来的不像是幸福,反而是一种恍然若失。

    顾子臣淡淡的开口,“不是为你种的。”

    “是吗?”叶妩轻笑,“我猜你也会这么说。”

    顾子臣眼眸微动。

    叶妩很识趣的转移话题,说着,“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

    “你不是看到了。”

    “你腿怎么样了。”

    “还不明显?”顾子臣已经放下了手上的茧子,撑着身体从地上坐在了轮椅上,动作看上去一点都不笨拙,仿若是重复了很多次很多次这样的事情。

    叶妩看着他,眼里有那么明显的难过。她拉出一抹苦涩的笑容,问道,“到现在,你还在生气,我没有陪你一起离开吗?”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并不是一个长情的人。”

    “长情?”叶妩讽刺的笑着,“所以你现在爱上了乔汐莞是吗?”

    “别想着动她!”顾子臣眼眸一紧。

    叶妩看着他,看着他冷冷的表情。

    那一刻她其实是想要笑的。

    这次回来,她知道她会这么见着顾子臣,她也想过的,会用最好的状态去见他,不管如何,不管曾经现在将来他们之间会如何,但她想要给他留一个好的印象,至少在他偶尔能够回忆起自己的时候,会那么不经意的一笑。

    但此刻。

    她却莫名的,一点都笑不出来。

    装都装不出来。

    他们其实经过很严格的培训,会很多言不由衷的东西。

    到这一刻,她却半点都用不上。

    所以她只是坐在地上,这么望着他,面无表情的感受着心里面明显的刺痛感,幽幽静静的问他,“你真的觉得我很坏吗?”

    顾子臣眼眸微转,那一刻没有说一个字。

    “你真的觉得,我会坏到,乱杀无辜?!”似乎是没有得到答案,叶妩继续问他。

    顾子臣抿了抿唇,“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话锋一转。

    对于这种话题,他选择跳过。

    所以,在顾子臣的心目中,她是不是也应该这么的跳过。

    她咬着唇看着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一个字不说。

    顾子臣似乎是等了一会儿,或许是知道等不到答案,推着轮椅就离开。

    叶妩看着顾子臣的背影,看着他这么冷漠的模样,眼眶有些泛红,泛红……

    她突然从地上站起来,身上沾上泥土,她却半点不自知的一般,从地上站起来,大步的跑过去,速度很快,一般人根本就不能达到的极限,她站在顾子臣的面前,阻止他离开的脚步。

    顾子臣抬眸,看着她。

    薄唇微动,还未开口说一个字,叶妩突然弯下身体,一个吻强势的覆盖在了他的唇瓣上,手臂搂抱着他的脖子,死死的缠着他,吻他那么冷漠到不易亲近的嘴唇。

    顾子臣愣怔了一秒。

    他紧捏着手指,似乎是在不自觉得隐忍和控制。

    叶妩撕咬着他的嘴唇,急切的想要感受他的唇舌,小舌头已经不由自主的往他的嘴里……

    “哐。”顾子臣的突然一个用力,猛地一下把叶妩推开,力度很大,叶妩一个踉跄,重重的坐在地上。

    世界突然都安静了一般,周围静得连呼吸似乎都能够听到声音。

    叶妩抚摸着自己的唇瓣,然后看着顾子臣,看着他一脸沉默。

    还是这么冷血。

    还是这么的不易靠近。

    她低垂着头看着地上滑落的的小刀,看着小刀上,那星星点点的血渍。

    顾子臣推着轮椅,大步离开。

    后颈上,一直在冒着点点血珠,顺着后背,往下,将他白色的t恤染上了红艳艳的颜色。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回来的目的。”叶妩说,声音很静。

    顾子臣推着轮椅的脚步停了一秒。

    就一秒,离开。

    显得那么的生疏,显得那么的冷漠。

    她咬着唇,低低的笑了笑,笑着笑着,眼泪似乎都这么的流了出来。

    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刚刚的顾子臣,不是因为她要杀他,所以推开她。

    因为很明显,推开的时间点,不一样……

    或许是,心里还能好受一点。

    ……

    顾子臣走出温室花园。

    轮椅突然停在某一个地方,冷冷的声音说着,“出来!”

    一片寂静。

    顾子臣脸色一冷。

    “出来!”声音,更冷了些,仿若在如是灿烂的夏日里,寒风刺骨。

    叶媚咬着唇,从一个花坛后面走出来,然后看着顾子臣。

    “东西给我。”顾子臣说。

    叶媚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手机。”顾子臣脸色一紧。

    叶媚咬唇。

    “我不想重复第二次。”顾子臣冷漠无比。

    叶媚看着他,好久,把自己的手机拿过去。

    顾子臣看着屏保,眼眸一抬,“密码是多少?!”

    “0216。”

    顾子臣输入,修长的手指直接点开了手机相册,然后把里面几张照片删除,眼眸一紧,“别让我发现下一次!”

    说完,将手机直接扔了过去。

    叶媚直直的看着自己的二手机呈抛弧线的落在脚边,看着顾子臣推着轮椅冷漠的离开,她甚至还看到顾子臣后颈窝处,那明显的血渍。

    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其实不知道,她只是撞见了,他们亲吻的画面。

    然后她看到了叶妩被顾子臣推开,毫不留情。

    她嘴角冷笑。

    第一次有些大快任性的觉得饿,叶媚居然也有今天。

    只是。

    她低头,看着自己脚边的手机。

    不能给乔汐莞看到,她觉得很遗憾。

    不过,来日方长。

    她就不相信,没有机会!

    弯腰,蹲下身体捡手机。

    “叶媚。”耳边,突然响起叶妩的声音。

    叶媚咬着唇,捡起手机,看着叶妩。

    她和叶妩长得不像。

    她想爸爸,叶妩像妈妈。

    所以从生下来那一刻开始,叶妩就更得妈妈的喜欢,从小就栽培有加。

    其实她和顾子寒很像,仿若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主动了比别人晚一步,晚一步看到这个世界,晚一步得到自己的所有。

    “从小你就喜欢抢我的东西,可我从来就不会给你。就连我遗弃的布娃娃,也不会给你。”叶妩说,口吻冷漠。

    叶媚只是讽刺的笑着,笑着不发一语。

    “我只是告诉你叶媚,从小就在告诉你一个道理,但是到了现在你似乎都不明白。”叶妩说,冷冷的话语。

    叶媚柳眉轻轻一皱,“告诉我,你的东西,我永远都得不到是吗?”

    “我在告诉你叶媚,你要学会,忍、让。否则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快乐。”叶妩丢下一句话,准备离开。

    叶媚看着叶妩的背影,“那么你呢?对于顾子臣,你要忍,还是让?!”

    叶妩的脚步突然顿了顿,好半响,“我的世界,你不需要知道。”

    叶媚一笑,讽刺到恶毒的笑容。

    你的世界,我确实从来都不知道!

    ……

    叶妩跟着齐慧芬离开了别墅,去相亲。

    晚上的时候,齐慧芬在饭桌上侃侃而谈,说叶妩有多乖巧,对方有多满意。

    这门婚事,如果叶妩同意,绝对就成了。

    乔汐莞抿着唇,总觉得叶妩那个女人要是暴露了她的性格,估计齐慧芬会把下巴都惊掉。

    而且总觉得,这门婚事怎么都不可能成得了。

    叶妩就是在玩,故意逗弄人玩而已。

    那个女人就是有这么邪恶。

    “叶媚,你问过你姐了吗?她觉得对方如何?”吹嘘了好长一段时间,齐慧芬突然转头问叶媚。

    叶媚似乎有些走神,忙的看着齐慧芬,“我,我还没问。”

    “那你回头问问。”齐慧芬说道。

    “好。”叶媚点头,嘴角笑着说道,“我姐那个人其实有些挑,而且总觉得好像没定性……”

    “怎么会?!你姐看上去比你懂事多了。”齐慧芬脱口而出。

    叶媚抿了抿唇。

    乔汐莞忍不住有些想笑。

    齐慧芬可能也觉得自己说得直白了,连忙说着,“妈没说你不懂事,只是觉得你姐今天表现的确实很好,你没看到对面相亲的,眼珠子都落在你姐身上了,回头就一直不停的给我打电话,让我务必帮他问你姐对他的印象,恨不得马上就能结婚似的。”

    叶媚笑了笑,“是吗?我姐的魅力还真大。”

    说这句话的时候,无意看了看一边的顾子臣。

    看着他依然面无表情的模样,仿若他们说的话,他都没兴趣一般。

    叶媚眼眸微动,然后一直附和着齐慧芬,说着叶妩的事情。

    吃过晚饭之后。

    所有人各自回房。

    乔汐莞这段时间有些闲,所以回家也不累。

    不过昨晚上的事情让她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即使两个人的房间,乔汐莞也不主动和顾子臣说一个字,顾子臣那厮,也不主动的开口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冷漠的处在一个房间。

    乔汐莞脸色不好,抬眸看顾子臣,突然发现他后颈窝处的那点伤口,有些诧异。

    “顾子臣,你脖子怎么了?”

    “不小心摔的。”顾子臣冷冷的说着。

    “摔的?!你再摔一次给我看看,你怎么能伤到那地方的。”乔汐莞一本正经。

    顾子臣转头看着她,“你是嫌我摔得不够严重?!”

    “我只是觉得,你在骗我。”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眼眸一紧。

    “而你知道吗?这辈子,我真的很讨厌被人骗。”

    ------题外话------

    小宅突然好忐忑,因为据说今天要爆照。

    呼呼,加群,看看小宅到底是何方妖孽吧,群号:378414307

    另外。

    强烈推荐小宅好友凝玉雪儿的新文《重生之黑萌影后小涩妻》。

    简介如下:

    ——怎么会这样?!

    她的车子刹车失灵,直直地撞向护栏,冲下山坡。

    警方判定:车辆失修坠崖,豪门千金意外身亡。

    ……

    再次睁开眼睛,她躺在病房里,床边坐着一个帅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陌生男人。

    尼玛,这惊喜太大了!

    她不但活着,还返老还童十几岁。

    那就一定要好好珍惜上天给的机会,找出凶手,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结果,她的算盘打错了,年纪太小,不能上班,只能上学……

    幸好,在她的设计下,成为前夫公司旗下的小女星。

    凶手,你等着;小鲜肉,你等着;坏蜀黍,你,你,你要干嘛!</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