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十四章 敢和我上床吗?

第八十四章 敢和我上床吗?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上海是一座国际大都市。本文由 www。lwxs520。com 首发

    人潮拥挤,热闹非凡。

    小的时候看过很多篇形容上海的场景,民国时期的上海,歌舞欢腾,纸醉金迷,夹杂着很多凄楚而唯美的爱情故事,在张爱玲的笔下徐徐生辉。发展到了现在,上海的神秘色彩并未消失,伴随着耸立的高楼大厦此起彼伏,在悠久中似乎又增添了这座城市的时尚感和国际气息。

    这是一座有内涵的城市。

    因为内涵,所以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在这座城市沉淀,沉淀,慢慢形成了一种文化和底蕴。

    乔汐莞坐在小车内,眼眸静静的看着车窗外,感受着在自己小时候印象中和现在眼前不一样的上海。

    或许是在感受着,这座城市给她的变化,从内而外的变化。

    她抿着唇,收回视线,躺在后座椅上,闭目养神。

    有时候的自己会突然这么发呆,然后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缓解自己有些压抑的情绪,也似乎在让比较宽阔的东西感染自己,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变得那么的小心翼翼,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敏感的人。

    重生一世的自己,莫名变了很多。

    变得有些感伤,还变得有些患得患失。

    一朝被蛇咬从此怕井绳,她想,她也避不开常人都会有的心态。

    昨晚上的顾子臣没有对她解释什么。

    她其实知道,那个伤口不会是摔伤,但顾子臣却一个字都不说,她其实不太知道,顾子臣所谓接受她的表白是代表了什么,越来越不清楚,也不知道他所谓的让她等待是需要多长时间,一个月,一年,十年,还是一辈子?!

    她有些讽刺的一笑。

    顾子臣终究还是走进了她心里,成为了她心尖上,再次重要的那个人。

    人心是真的最难掌控的东西,不只是别人,自己也是。

    她分明说过,不谈爱不谈情。

    却依然敌不过内心世界的变化和渴望,变成了现在这么一副模样。

    有谁曾经说过,先爱了,就输了。

    在齐凌枫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她输的很惨烈。

    在顾子臣的身上。

    她又先爱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重蹈覆辙。

    她嘴角的笑容,显得越来越无奈。

    武大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多愁善感的情绪,看着她很少在脸上表露出来的,无可奈何的神色,抿唇,直白的说到,“你样子看上去有些奇怪。”

    乔汐莞连眼眸都没有转动,静静的说着,“当你遇到爱情时,也会像我这样。”

    “我不会。”武大说。

    乔汐莞似乎是笑了一下,那样的笑容,分明就是在说,那是你现在没有遇见,所以才会死鸭子嘴硬。

    武大皱眉,“我真的不会,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会拥有爱情。”

    “是人都有资格拥有。”乔汐莞抬头看着武大,总觉得和这个女人讨论爱情的事情,怎么都觉得有些奇怪。

    武大显得很是无所谓的说着,“我不会。”

    乔汐莞也不想多说。

    说多了,这个女人也不会懂自己。

    反而是,自己找麻烦而已。

    她低头,看着突然响起的电话。

    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显示,接通,“齐凌枫。”

    “听说顾子寒在受够言氏企业。”齐凌枫说,直截了当。

    “有问题?”乔汐莞扬眉。

    “我们作为合伙人,你作为极力想要除去顾子寒的人,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消息共通吗?”那边传来有些,冷冷冰冰的声音。

    “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们见面谈。”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现在?”

    “有何不可。”

    “在哪里?!”索性,这段时间在公司真的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也不在乎这么耽搁一天两天的上班时间。

    而且这段时间就是因为太闲,才让自己这么一股筋儿的栽在了顾子臣的手上。

    “南京路,醉咖啡。”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

    她对着武大说,“去南京路的醉咖啡。”

    武大点头。

    车子转动方向盘。

    和齐凌枫合作其实是好的,至少这个男人的目的明确,手段坚决。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她下车,让武大在车库等她,自己上楼,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进包房,看着齐凌枫已经西装革履的出现在那里,优雅的身体翘着二郎腿,坐在包房外阳台上,吹着黄浦江的晨风,手上拿着一杯咖啡,轻抿着,很是一番享受模样。

    转眸看着乔汐莞的出现,眼眸一勾,示意她坐在他旁边的位置。

    “一杯蓝山,谢谢。”说着,就走了过去,坐下。

    服务员礼貌的点头,离开。

    没多久,送来一杯蓝山,又恭敬的退下。

    整个过程中,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看着黄埔江面上,璀璨的阳光像钻石一般的随波逐流。

    曾经的自己是一个享乐主义者,喜欢享受各种各样的服务,喜欢享受各种各样的风景,喜欢享受来自身边男人的宠溺和爱。

    本以为一切都应该是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

    她突然有些讽刺的一笑,笑得有些夸张。

    “你笑什么?”齐凌枫主动开口。

    乔汐莞收了收笑容,转头看着他,“笑自己以前也白痴过。”

    齐凌枫没什么特殊表情,似乎认定为,乔汐莞在说自己曾经在上流社会闹出来的那么些笑话,所以显得漫不经心的说着,“人要看当下。”

    “确实,应该看当下。”乔汐莞意味深长的说着,抿了口咖啡,直白的说到,“说吧,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不是为我做,我们现在处于合作关系上,而是为我们自己做。”齐凌枫纠正。

    乔汐莞冷笑着,“我其实不太喜欢用‘我们’来形容我和你的关系,但是现在,似乎也不得不去承认,‘我们’确实站在了一条统一线上。”

    齐凌枫似乎很满意乔汐莞的答案,好看的唇角上扬着,在微微夏风中,显得尤其的好看。

    曾经的自己就是被这么样的齐凌枫所迷惑,迷惑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中。

    她控制着自己内心世界的变化,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他。

    齐凌枫靠在椅子上,双手慵懒的撑着后脑勺,眼眸看着江面,说道,“你协助我,让我我来收购言氏。事成之后,分你一半。”

    乔汐莞抿了抿唇。

    其实来的路上就想过,齐凌枫肯定是打了言氏的主意。

    她扬眉,有些讽刺的口吻说着,“你倒是什么都想要。”

    “你说如果这次顾子寒没有得到言氏,顾耀其对他还会一如既往吗?!以我对顾耀其的了解,他不可能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顾子寒。”齐凌枫一字一句。

    乔汐莞点头,淡笑着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问题就在于,收购言氏的项目,顾耀其明文禁止,我不能参与和干涉一点点,而且,叶氏家族你应该也不陌生吧,尽管没有接触,但应该也知道这个家族是不能轻易招惹的吧。现在顾子寒和叶媚结婚了,叶媚在让叶氏帮她为顾子寒收购言氏,你觉得,我们能从中做到什么?!”

    “我相信你有能耐可以从中做什么。”齐凌枫一字一句的说着。

    乔汐莞看着他,“齐凌枫,你真的太看得起我了,我不是神。”

    “但是我就是这么相信你,我就是觉得,凭你乔汐莞,想要做点什么手脚,分明是简单得很的事情。”齐凌枫很笃定的口吻,说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有些不太严肃的笑容。

    “我无能为力。”乔汐莞直接拒绝。

    齐凌枫眼眸一抬,眼神缩紧。

    乔汐莞丝毫不为所动,眼里还闪过一丝邪恶,“如果你能够勾引了叶媚,让那个女人死心塌地的为你做事情,或许你还有希望成功。”

    齐凌枫脸色瞬间一黑。

    “我随口说说而已。”乔汐莞耸肩。

    齐凌枫一直冷着脸看着她,和刚刚的状态天壤之别,分明就是很不喜欢乔汐莞的这个话题。

    “看来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又以失败告终。”乔汐莞站起来,伸懒腰。

    齐凌枫脸色阴沉,不发一语。

    “对了,其实叶氏还有一个女儿叫做叶妩,比叶媚大了些,是叶氏真正的大小姐,也就是叶氏的继承人,我一直觉得那个女人的能耐比叶媚大,如果你能够和这个女人攀上关系,很有可能你能够得到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多,而且,再给你一个小道消息,那个女人现在正在让你的姨妈帮她相亲,你作为你姨妈最喜欢的侄儿,这点小事儿,我觉得你姨妈肯定能够帮你。”乔汐莞说,好心的,莞尔一笑。

    齐凌枫紧捏着手指。

    能够说的就这么多,不过总觉得叶妩那个女人,齐凌枫想要拿下,也有些天方夜谭。

    没有和那个女人深入接触过,但总是觉得那个女人,不会简单。

    至少不会比叶媚简单。

    叶夫人不是傻子,能够挑选的继承人肯定都是最好的,叶妩能够承担那份责任,能力自然,不容小窥。

    所以。

    她承认,她在对待齐凌枫的事情上,总是用尽手段,而且,所用的手段,一点都不光明。

    她抿着唇,不需要再说太多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齐凌枫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把拉住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他白净的手。

    齐凌枫似乎在隐忍什么,眼眸看着她,“敢和我上床吗?!”

    一字一句,并不是在开玩笑。

    乔汐莞眉头一紧,脸色微变。

    “敢和我上床吗?”没有得到乔汐莞的回答,齐凌枫再次开口说道,脸色一贯的冷漠认真,表情严肃。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紧抓着他的手指,“我为什么要和你上床?!”

    “我需要和一个女人上床!”齐凌枫一字一句。

    “那个人,永远都不会是我。”乔汐莞推开他。

    有些用力。

    所以齐凌枫被她推开了,而齐凌枫并没有因为被推开,而再次的去拉扯她的手臂。

    他脸色只是变得有些奇怪,莫名觉得这个男人隐忍着什么。

    “那个女人,只能是你!”齐凌枫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无动于衷,甚至不知道齐凌枫到底在说什么。

    她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而已。

    上一世的自己那么希望爬上这个男人的床,而这个男人显得那样的嗤之以鼻,到了现在,什么叫做,那个女人只能是她?!

    如果他告诉她,她就是霍小溪。

    齐凌枫在和她xxoo的时候,吓得直接阳wei。

    她冷笑着,冷笑着,觉得越来越讽刺。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的脸色,似乎也不愿意多说,突然甩手,大步的先离开。

    乔汐莞觉得齐凌枫这两次见面都有些奇怪,也说不出来哪里的奇怪,总之觉得不太正常。

    她敛眸,冷笑。

    她没必要在这个男人身上话费太多的精力。

    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眼眸突然顿了顿,在齐凌枫刚刚离开的地上,有一种名片,或许是齐凌枫无意留下来的,也或许是别人的,但总觉得不管是什么,她都有那么一点兴趣弯下身捡起来。

    万一,就能够发现齐凌枫的什么蛛丝马迹呢?!

    她对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信任。

    她捡起那张名片,看着上面的字,“王建一心理咨询机构”。

    心理咨询机构?!

    不就是看心理病的吗?!

    这是齐凌枫的,还是别人的?!

    是齐凌枫自己用的,还是齐凌枫给别人用的?!

    她咬唇,那一刻脑海里面闪现了很多。

    不过倒是,齐凌枫这种变态,是需要去看看他心理是不是严重畸形。

    这么把名片刻意的放进了包里面,走出咖啡厅。

    武大在楼下停车场等她,看着她坐上小车,就直白的问道,“你好像和齐凌枫来往比较紧密。”

    “你话有点多。”乔汐莞直接说道。

    “我听姚贝坤说,你差点被齐凌枫强奸,现在还敢这么和他单独赴约。”武大直白道。

    乔汐莞眼眸微转,伸着懒腰有些慵懒的说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武大想要再说什么,乔汐莞直接打断她的话,“去王建一心理咨询机构看看,在市中心那边,离环宇大厦不远。”

    武大抿唇,还是什么都没说的,开着车离开。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乔汐莞走进这个私人诊所。

    据说在上海是出了名的心理机构,想要看看诊几乎都是提前很久预约,而且很多都是私人vip客户,几乎接待散客的时间很少,而且咨询费贵人,很确实很少会有一般的人来这里。

    乔汐莞去的时候,前台工作人员柔声的问道,“请问小姐你是看病吗?有预约吗?大概是预约的几点钟?我会竭诚为您服务。”

    乔汐莞微微一笑,“我是来等我朋友的。”

    “等人吗?那请您到等候区等待,哪里会为您准备糕点和茶水。”

    “好的。”乔汐莞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的问道,“我能问一下,我朋友还有多久吗?他叫齐凌枫。”

    “齐先生吗?”前台小姐似乎是认识,笑着说道,“齐先生今天没有预约,您是不是把时间弄错了?”

    “不是吧,他分明让我来等他的。”乔汐莞有些诧异,“您能帮我查询一下吗?齐凌枫。”

    “不用查询的小姐,齐先生昨天才来过,医生说了,按照齐凌枫的恢复进度,这一周都不用来了,只需要下周再来复查一次就行。”前台小姐很肯定的口气。

    乔汐莞沉默了一秒,随即,表现的有些恍惚,“啊,是这样吗?我赶紧给他打电话问问。”

    说着,就拿起电话,边打边往一边走。

    走出王建一心理机构,将电话放下,眼眸一紧,还真的是,乔凌枫自己来看心理疾病。

    她一屁股坐在小车内,拨打另外一组电话。

    电话响起,传来一个冷漠的男性嗓音,“喂。”

    “潇夜,你在浩瀚之巅没有?”

    “半个小时后到。”

    “我来找你。”

    “嗯。”潇夜冷漠的应了一声。

    乔汐莞挂断电话,眼眸一转,“武大,去浩瀚之巅。”

    “好。”武大开车,遂问道,“待的时间长吗?”

    “一个小时。”

    “那够了。”武大笑着,挂上蓝牙,“姚贝坤。”

    “师父。”姚贝坤总是这么的,恭敬。

    武大皱了皱眉头,“你马上到浩瀚之巅,今天有一个小时时间。”

    “是。”那边无比恭敬。

    武大挂断电话,认真开车。

    乔汐莞看着武大,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在教姚贝坤那个臭小子?”

    “做人不能食言而肥。”

    “但是……”好吧,她其实是真的不想让姚贝坤这厮,越走越偏。

    “其实姚贝坤看上去弱不禁风,还真的是学武的料。”武大突然感叹。

    乔汐莞皱眉。

    “身子骨,还行。”武大解释,忽然自顾自的笑了,“给你说你也不会懂,反正趁着还有点时间,就教教他,能教多少,是多少。”

    乔汐莞也没再多说,反正路都是自己选择的。

    车子一路到达了浩瀚之巅。

    乔汐莞和武大一起下车。

    门口处,姚贝坤就已经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候了。

    姚贝坤看着武大,整个人绝对是立正站好的,非常规矩的大鞠躬,“师父好。”

    分明有一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节奏。

    武大皱了皱眉头,“不需要给我行这么大的礼。”

    “应该的,你是我师父,还是我崇拜的对象。”姚贝坤眼眸中仿若都闪烁着金子般,亮闪闪的。

    转眸,又看到了乔汐莞,依然行大礼,“女神好。”

    乔汐莞走过去,谈了谈姚贝坤的额头。

    姚贝坤猛地抱着自己的头,惊呼,“女神,你做什么?”

    “我就是看看,你脸上这么的青紫痕迹,痛不痛。”乔汐莞邪恶的说着,还一脸正经的总结道,“看来是痛的。”

    姚贝坤有些委屈。

    他分明受伤了,女神不仅不心疼,还奚落他。

    乔汐莞到时没心情搭理姚贝坤在想什么,对武大丢下一句话说道,“一个小时后在门口等。”

    “好。”武大点头。

    乔汐莞走进大厅,往走廊深处走去。

    浩瀚之巅的小弟似乎都已经认识了她,对她也不阻拦,而且阿彪在,阿彪对乔汐莞印象比较深刻,也不知道潇夜有没有专程的招呼过,反正她在浩瀚之巅还算比较自由。

    她走进潇夜专用的包房。

    潇夜还不在。

    阿彪在里面,看着她点头。

    乔汐莞也微微一笑的说着,“我等潇夜。”

    “大哥大概十分钟后就会到。”

    乔汐莞点头,“没事儿,我等会儿。”

    “嗯,你随意。”阿彪显得很是客气。

    乔汐莞一直都觉得黑道就应该是那种长的凶神恶煞,然后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却在真正接触了潇夜的世界后,发现黑道其实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恐怖,当然,也或许是自己接触得不够深刻,但从表面而言,她并不觉得有多十恶不赦,反而有时候觉得,比某些g场商场好得多。

    “阿彪。”乔汐莞想,闲着泛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就说说话。

    “乔小姐你有什么请讲。”阿彪总是尊敬无比的口吻。

    “这段时间雷蕾有来找潇夜吗?”

    “没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过了,而且应该也没有给大哥打电话。上次雷蕾发生了些事情,我不知道大嫂有给你说过没?”阿彪看着乔汐莞。

    “是雷蕾被伦奸的事情吗?”乔汐莞问道。

    “嗯。”阿彪点头,“从那次事情后,雷蕾就没有再找过潇夜了。上次我碰她在医院,她说她不会再来打扰大哥,我一直以为她是骗我的,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她真的一次也没有来过这里,或许我想可能也真的想通了吧。”

    乔汐莞皱眉。

    她并不觉得雷蕾这个女人会轻易的想通。

    而且按照原理,雷蕾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情来故意的缠着潇夜,对于雷蕾而言,这分明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她不可能就这么放手?!

    是真的想通了?!

    她皱眉。

    正时。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潇夜坐着轮椅进来,脸上依然还是冷冰冰的,看着她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乔汐莞皱眉,看着潇夜的腿。

    还很严重吗?!

    这么久了。

    她转了转眸,直接问道,“齐凌枫的事情,你调查得怎么样了?”

    潇夜在阿彪的搀扶下,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太小心翼翼他的腿了?!

    换做其他人她觉得很正常,但是发生在潇夜的身上,她确实诧异。

    潇夜感觉到乔汐莞的视线,脸上有些不悦,但并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回答她的问题,“你见过叶夫人了,所以就应该知道,叶夫人握着齐凌枫的东西,并没给我。”

    乔汐莞抿唇,“叶夫人给你说过。”

    “因为你的事情,我找过她几次,最后一次她说,想要齐凌枫的东西,靠你自己,她不会给我。”潇夜说,没有半点其他表情,“我以为你知道,所以没有通知你。”

    她知道个毛!

    就算知道,也应该打电话说一声吧。

    亏她还一直对这个男人抱有希望。

    心里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头,对着潇夜说着,“相当于,我的人情你就没有还咯。”

    潇夜眉头一扬。

    “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儿。”

    潇夜抿唇。

    其实也清楚这个女人,无事不登三宝殿,现实得很。

    “王建一心理机构,我刚发现齐凌枫经常去那个地方,你帮我查询一下,齐凌枫为什么看病吗?”乔汐莞说道。

    “阿彪。”潇夜突然转头叫着阿彪。

    “是,大哥。”阿彪恭敬的站起来,出去。

    乔汐莞纳闷,阿彪作为潇夜的绝对亲信,还有什么是需要避讳的吗?!

    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阿彪又从门外进来,手上多了一份文件。

    乔汐莞皱眉。

    阿彪把文件递给她。

    潇夜说道,“这段时间因为对齐凌枫跟踪得比较多,就顺便给你做了这个调查。里面的调查内容自己看,应该包含了关于齐凌枫去看心理诊所的内容。”

    乔汐莞认真的翻开,随意的看了看,抬头对着潇夜,“我没想过你居然这么靠谱。”

    “你没想过的事情很多,不过我对你不感兴趣,所以建议你不要花心思在我身上。”潇夜直白的拒绝道。

    乔汐莞翻白眼。

    谁对你能有兴趣。

    她没好气的说着,“你这份冷酷和不屑一世的态度,怎么不用在雷蕾身上?”

    潇夜脸色又沉了下去。

    “我只是在提醒你,雷蕾这个女人不简单,绝对没有你看到的这么善良,而你如果愿意和姚贝迪这么长长久久,解决掉那个女人,才是你最要做的东西。”乔汐莞好心提醒。

    很显然的,某人并不领取,直接回绝道,“别以为你是姚贝迪的朋友,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

    “忠言逆耳利于行。这点道理都不懂。”乔汐莞嘀咕着,拿起文件从沙发上站起来,“走之前再给你说一句,对待雷蕾,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绝对不能。”

    潇夜冷眸。

    “不管雷蕾表现多多好多无辜多需要你在身边,都绝地不能心慈手软,否则,你所做的一切,就是对姚贝迪的,心狠手辣!”

    丢下一句话,乔汐莞离开。

    她原本想过插手姚贝迪的事情,甚至于想过给雷蕾下药后,找男人和雷蕾发生关系,录下视频给潇夜,解决掉潇夜心目中对雷蕾的所有顾虑,不过还未开始行动,雷蕾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如果是意外,只能证明雷蕾这货确实运气好,让潇夜再次对她产生了内疚感。如果不是意外……

    她不得不说,雷蕾果真比她想象的聪明。

    用极端的方式,狠狠的抓住了潇夜的软肋。

    乔洗完咬着唇打开房门,走出去。

    她现在也没能力插手姚贝迪的事情,潇夜会怎么做她想她即使插手也无能为力,所以,她只能提醒,提醒到这个份上,如果真的还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真的会劝姚贝迪彻底的离开这个男人,不是这个男人不好,是雷蕾那个女人,注定了阴魂不散。

    她微呼吸,走出浩瀚之巅。

    武大还未出来。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还有20分钟。

    她手上紧捏着文件夹,站在车门前等候,看上去很平静。

    时间一到,武大和姚贝坤从浩瀚之巅出来。

    姚贝坤的脸上似乎又增添了新伤,走路还一瘸一拐的,但整个脸上,分明还是一脸开心的表情。

    她一直都觉得姚贝坤那个臭小子,从小就有受虐倾向。

    果不其然。

    武大看着乔汐莞已经等候,快速的坐进了驾驶台,打开车门。

    乔汐莞坐在后座位。

    姚贝坤挥手,非常狗腿的的看着她们离开。

    乔汐莞低头看着文件,无意的说着,“姚贝坤那小子是彻底的被你收纳了。”

    武大认真开车,“无聊找找乐子玩而已。”

    乔汐莞笑了一下。

    武大其实不会这么无聊。

    姚贝坤如果真的是想要学打架,找武大是真的找对了。

    所以有时候也不得不说,姚贝坤是真的,傻人有傻福。

    乔汐莞低头翻开文件夹,看着里面的白纸黑字。

    里面有这段时间齐凌枫的一个行踪安排,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倒是。

    她眼眸看着里面的“王建一心里机构”,一周5次,这样的频率会不会太勤快了点?!想起刚刚护士说的,似乎齐凌枫来的是比较极端。

    抿着唇,看着里面的内容。

    诊断结果:心理性男性不bo。

    乔汐莞诧异,往里面翻阅。

    一般情况下,心理机构其实是很严格的不准将客人的*说出去,潇夜能做到这个地步,想必也应该花了精力,不仅真的有些感激这个男人的大力相助,认真的看着里面的内容。

    事情起因是齐凌枫在一次酒醉后被两个男人同时xxoo,随后还被录下视频寄送给他观看,且对方进行买卖敲诈,齐凌枫给予了对方200万封口费。从那以后,心理一直觉得肮脏,一旦想起那方面的事情就会呕吐不止,不仅如此,不管是男人或者女人,但凡触碰到他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会莫名的脸色发白,心里反胃。

    治疗方式选择了据说心理学上最残忍的,记忆还原法,就是不停的催眠,不停的催眠,不停的让自己心临其境,不停的让自己从那个环境中走出来,一次又一次,直到真正的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阴影为止。

    这样的方式,是真的很残忍,听说曾经有人因为这样的催眠方式被逼疯掉,从此再也治疗不好。

    所以心理上并不建议这样的治疗方式太频繁,而齐凌枫却这么强忍着走过来。且看着齐凌枫的病历的记录,似乎是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这个项目,报告上写得很清楚,齐凌枫已经能够非常平静的面对催眠场景。

    忍不住,乔汐莞抿了抿唇。

    齐凌枫这个男人,果然习惯了对自己残忍。

    她转动眼眸,翻阅。

    治疗并没有完成。

    因为还差最后一个项目,就是所谓的,实验。

    理所当然,实验就是和女性发生床上关系,如果能够顺利做到,那么就可以完全诊断为,心理疾病治愈。

    所以。

    乔汐莞关上文件夹。

    所以齐凌枫才突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她冷笑着。

    原来齐凌枫现在处于这么尴尬的地位上,所以她对他说,让他去勾引叶妩、叶媚什么的,脸色才会这么差?!

    不管任何男人,在面对自己身体的“特殊”疾病时,应该也是,无法坦然吧!

    她微咬着唇。

    “那个女人,只能是你。”

    耳边,突然响起齐凌枫的话语,冷冷漠漠,却似乎觉得坚决无比。

    为什么只能是她?!

    是齐凌枫已经尝试过,和其他女人不行吗?!

    还是说……

    乔汐莞转眸,觉得没必要多想。

    “去公司吗?”武大问乔汐莞。

    “嗯,去公司。”乔汐莞说。

    武大认真的开车,总觉得乔汐莞整个人的表情有些奇怪。

    乔汐莞走进公司,milk都觉得乔总这段时间真的很喜欢翘班,虽然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总是这样,很容易影响员工的积极性好不好?!但是龟毛的,她才不敢把心里所想说出来。

    给乔汐莞泡了一杯咖啡,出门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的说道,“尹主管说找你有点事儿,让我在你到了之后,给你汇报一声。你现在见他吗?”

    “让他进来吧。”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

    milk点头,离开。

    没多久,尹翔出现在她的办公室。

    乔汐莞直接开口,“有什么事情就说。”

    “张乔恩辞职了,我想我这边你是不是应该另外加一个人?”尹翔直接提要求。

    “你还真的把心思放在了工作上。”乔汐莞突然一笑。

    “要不然,你真的以为我是在公司混饭吃?”尹翔回以一笑。

    “以你的身手和技能,顾氏这点工资,说实在的,我真的不觉得能够留住你。”

    “在我还待在顾氏的时候,我就会尽职尽责。”尹翔说。

    乔汐莞总觉得,这句话隐藏了些什么。

    乔汐莞抿唇,也觉得在尹翔口中问不出来什么话,转眸说道,“我会给人力申请,考虑给你增加人手。”

    “那就谢谢乔总了。”尹翔感激,从她面前站起来,“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出去。”

    “尹翔。”乔汐莞叫住他。

    “什么事?”

    “你认识顾子臣吗?”乔汐莞问,直接了当。

    “你老公?”

    “除了我这层关系,你认识吗?”

    “不认识。”尹翔说,很肯定的语气。

    乔汐莞皱眉。

    尹翔微微一笑,“没其他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乔汐莞皱着眉头,看着尹翔理所当然的离开。

    尹翔走出去,关上乔汐莞的房门,拿出电话拨打,“乔汐莞太聪明了,我不知道她怎么能够想到这么多,但是很显然,她已经在怀疑了。”

    “我知道。”

    “所以,我还是待在这里吗?”

    “嗯。”

    “好。我知道了。”尹翔点头。

    挂断电话那一刻,突然在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陌生号码,他微皱眉,接通,“喂,你好。”

    “尹翔,是我。”那边传来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女性嗓音,“小妩。”

    尹翔眼眸一顿。

    “有空吗?想约你一起吃饭。”那边说,声音听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尹翔问道。

    “有几天了,刚见了顾子臣。”叶妩说。

    尹翔沉默着,没有说话。

    “就是吃个饭而已,就算是防备我,我想以我们多年的交情,我还不能现在就害了你。而且我既然有你的电话号码,你应该就会知道,我至少掌握了你,以及你们百分之八十的行踪。”叶妩的声音,一字一句,说得不缓不急。

    “你想什么时候吃饭?”

    “今天晚上。”她说,强调,“就我们俩。”

    “好。”尹翔答应,挂断电话。

    果然,平静的日子,已经到尽头了!

    ------题外话------

    那啥。

    小宅是何方妖孽,亲们也看到了。

    没看到的,还能继续加群:378414307。

    忘了说一声,昨天真是小宅的生日,么么哒。

    ……

    推荐小宅好友悠然若水的新文《霸道总裁溺宠重生娇妻》

    简介如下:

    唐悠悠,唐家千金,素有闷葫芦,“小哑巴”之称。

    再睁双眼,沐浅悠带着两世的记忆占了这具*。

    一改往日呆傻之态。

    撒娇卖萌,温柔婉约。

    妩媚动人,霸气侧漏。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祁慕景,站在金钱和权利巅峰的王者。

    销声敛迹三年后霸气回归。

    此生无她,有何意义?

    化身为魔,为爱而战。

    痴情男和不知女之间会摩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

    蚀心之痛一次足矣,剩下的是满满甜蜜。</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