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十五章 叶妩,你怎么也这么龌龊?!

第八十五章 叶妩,你怎么也这么龌龊?!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上海的夜晚。《乐〈文《小说 www.lwxs520.com

    灯光璀璨。

    尹翔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外海滩上,热闹非凡。

    他手上拿着一杯红酒,轻浅。

    其实他们很会享受,每次在完成某一项工作后,都会这么聚在一起,然后享受最高等的待遇,让整个人从心的都觉得,他们很幸福,幸福的沉浸在用手编织的梦境里。

    夜色斑斓。

    尹翔转眸看着坐在他旁边,穿着纯白色连衣裙,清纯得仿若人间天使一般的女人,她眼眸中倒映着霓虹灯光,嘴角上扬着,仿若在真的很喜欢的欣赏着上海滩的夜景。

    “尹翔,我们是有多少年没见了?”似乎是感觉到他的视线,她轻抿着红酒,眼眸一直看着大大落地窗外的景色如画,说道。

    “不知道,或许6年,或许8年……”尹翔觉得这个时间有些太久远了,久远到彼此其实都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我本以为,或许还会更久。”

    叶妩一直淡淡的笑着,一言不发。

    “你这次回来做什么?”尹翔问她,也不再拐外抹角。

    “顾子臣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其实……”叶妩转头,认真的看着尹翔,“你们其实应该清楚的。”

    尹翔沉默着,看着她。

    “用了将近8年时间,才终于找到你们的行踪。他不会放弃的。”叶妩幽幽的说着,眼眸中,似乎还泛着点点忧伤的情绪。

    尹翔抿着唇,“怎么发现我们的行踪的?”

    “雇佣兵。”叶妩说,“你们杀了几个雇佣兵。其实我们全世界都找过了,最没有怀疑过得地方就是上海,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你们会隐藏在这个地方,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叶妩冷笑了一下,“顾子臣自己在上海,所以不觉得他会让你们冒这么大的险,所以在对上海彻查你们的行踪时,并没有那么彻底,走马观花般的,就让你们在眼皮子底下错过了。”

    尹翔突然笑了笑,“这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时代,我们老大,和你们老大。”

    “可最后,不管顾子臣多聪明能耐多大,最后赢的,只会是我们。”叶妩说,口吻笃定。

    尹翔没有反驳。

    叶妩将手上的红酒一干而尽,把透亮的高脚杯随手的放在一边的玻璃茶几上,伸了伸懒腰,站起来靠在落地窗前,正对着尹翔,脸上依然浮现着让人沉醉的微笑。

    她微弯着身子,长长的头发自然的垂落,将她本就巴掌大的小脸挡了一大半,仿若就露出了那会说话的大眼睛,闪烁着灵动的活力。

    “尹翔,我不想和你们为敌。”叶妩说。

    尹翔看着她。

    “我不想和你成为敌人,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这样的立场出现在彼此的面前。”叶妩说。

    “事实就是,现在已经成了对立的角色。”

    叶妩有些无奈的笑着,转身,背对着尹翔站立,所以尹翔看不到叶妩的表情,只听到她清清脆脆的声音悠扬的响起,“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支援我,然后,或许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而在这之前,我会尽量拖延时间,让你们做好准备。至少……让顾子臣能够站起来。”

    尹翔没有说话。

    “我提前来找你,就是想要提醒你,乔汐莞会成为你们的一个绊脚石。不是因为她,你们的行踪没这么容易曝光!”叶妩似乎是淡笑了一下,从落地窗上倒影着的模样,看得不够深切,却依然能够感觉到一份落魄的情绪,她说,“想要捏死她很简单,我们动动手指头,她就可能死在我们面前。死了,或许还好,最怕就是没死,成了你们的拖油瓶。”

    尹翔放下酒杯,站起来,站在叶妩的旁边,看着外滩上的一切,问道,“你是站在战友的身份来提醒我们,还是站在情敌的立场上?”

    叶妩转眸看着尹翔,很久,“在你们心目中,我就变得这么不堪了吗?”

    尹翔回眸看着她。

    “当年没有跟着你们一起,就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了吗?”叶妩笑着,有些讽刺,“果然,时间是最能够改变人心的东西,我现在依然待在那个地方被那里一直的洗脑一直的熏陶,而你们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生活,所以我们都已经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了。”

    尹翔似乎是不知道能够说什么,只是看着落地窗外,仿若时过境迁的城市。

    叶妩转身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提包,踩着高跟鞋,“尹翔,走了。”

    尹翔微点头,没有转头看那个女人,眼神只是一直放在落地窗外,看着落地窗外,那星星点点的灯火通明。

    时间是真的能够改变很多,很多很多。

    他拿起手机,拨打,“武大,你现在在哪里?”

    “有事儿?”

    “叶妩来找过了。”尹翔直接了当,“刚刚才离开。”

    武大抿了抿唇,“你在哪里?”

    “南京路。”

    “我马上过来。”那边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尹翔淡定到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就这么一口一口,抿着红酒,脸色淡薄。

    没多久,房门被再次推开,武大出现在他面前,“她找你做什么?”

    “你说呢?”尹翔眉头一扬。

    “不会是来谈旧情的吧。”武大笑着说道。

    尹翔抿着红酒,“算不上,就是来提醒我们,她是前锋来打探情况,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支援她,结果就是……我不说你也懂。”

    武大一屁股坐在尹翔的旁边,有些懒散的靠在那里,丝毫没有因为这些而感觉到任何异样,倒是有些觉得好笑的说着,“叶妩那个女人还喜欢顾子臣吧。”

    尹翔点头,“应该还喜欢。”

    “所以你觉得,顾子臣最后会选择叶妩还是乔汐莞。”武大突然八卦起来,在即将生死爆发的之际,还能够这么的开着玩笑调侃。

    曾经他们其实不太多话,后来,慢慢的经过了那么多后,就开始话多了起来。

    好像也是从,遇到乔汐莞这个女人开始。

    乔汐莞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容易,感染别人。

    “从8年前不就决定,顾子臣和叶妩的命运了?!”尹翔笑着。

    从那一刻其实就注定了,他们之间已经不会再有可能。

    谁都不能再抱有希望,顾子臣也不能,叶妩也不能。

    这是一个绝对不可能跨越的鸿沟。

    “你的意思就是,顾子臣还是会和乔汐莞在一起。”武大总结。

    尹翔摇头,“谁知道?!刚刚叶妩说了,乔汐莞会成为我们的拖油瓶和绊脚石。”

    武大眼眸微转,不反驳的同意。

    “所以说,不能动情不能动情,不能动心不能动心,不能动真不能动真……”尹翔碎碎念碎碎念着,然后抬眸看了一眼武大,“你说是吗?”

    武大眼眸微转,他当然知道尹翔在暗指什么。

    “我其实是有些好奇的。”武大转移思绪,直接开口说道,“当年顾子臣能够这么干净利索的和叶妩一刀两断,和乔汐莞是不是也会如此?!”

    尹翔耸肩,他也不知道。

    顾子臣的心里,其实又有几个人真的清楚。

    “叶妩并不比乔汐莞差。”武大幽幽的感叹,“当年和叶妩的感情也不是不深,但顾子臣就是能够在一瞬间下定决心,他有多冷血……或许,只有顾子臣自己知道。”

    尹翔点头。

    顾子臣到底有多冷漠,心智有多强大,真的都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至少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他们之中每个人都会有崩溃的那一秒,或许第一次杀人时,或许第一次差点被杀时,或许第一次丢失掉自己最珍惜的东西,或许第一次同伴的离世……

    但顾子臣,从来都没有过这么一瞬间,一瞬间的情绪变化都没有过。

    尹翔叹气,望着幽静的天空那一轮弯月,“总觉得下一个月圆之时,就会是,腥风血雨的开始……”

    下一个。

    月圆之时?!

    ……

    日子,似乎就是在平静中起着点点风浪。

    乔汐莞觉得这段时间确实有些闲,一切顾氏在承载的项目也已经走上了正轨,她偶尔只需要勘察一下现场,问问情况就行。

    顾子寒收购言氏集团的事宜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看进度,应该是要不了多久,而齐凌枫到现在都还没有从中付出行动。

    又是一天过去。

    乔汐莞下班回家。

    她其实对顾家大院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似乎有点排斥,又似乎带着期待。

    排斥这个家里面各种奇葩人群,排斥顾子臣对她冷冷淡淡,仿若她的表白,就成了他们之间的一道笑话,顾子臣所谓的等待一段时间,分明就没有时限,完全不懂她是不是被这个男人给耍了!

    而那份期待……

    好吧,她狗血的,真的期待顾子臣突然化身为狼的那一刻。

    眼眸微转。

    看着车子到达目的地。

    准备走进顾家大院时,武大突然开口叫着,“乔汐莞。”

    乔汐莞蹙眉。

    武大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这段时间你太闲了。”武大说。

    乔汐莞翻白眼,眼眸一动,“我的工资是你开的吗?!”

    “我只是提醒你,在你这么闲的时候,不妨多留意一下身边的事或者人……”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能够说得,就这么多。”武大那妞,说完这句话,就开着车离开了。

    乔汐莞眼眸一顿。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邪恶了,而且说话说半截什么的,最讨厌了。

    她皱着眉头,走进顾家大院。

    什么叫做多留意身边的事或者人……

    身边的。

    眼眸一紧。

    顾子臣吗?!

    让她留意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她一脸若有所思的往家里面走去。

    今天回来得挺早,准确说,这段时间回来得都挺早。

    乔汐莞刚走进大厅,似乎就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但并不是她愿意见到的身影。

    她眼眸一转,看着那抹身影旁边坐着齐慧芬,齐慧芬一直在苦口婆心的劝慰什么,又似乎很是欣慰的点头,两个人看上去,分明亲近得很。

    “表嫂下班很早。”齐凌枫说着。

    “你更早。”乔汐莞笑着说着,口气并不好,但脸上笑得很甜,所以辨别不出来她话语中是不是带着讽刺,“只是不知道,今天怎么想到到家里来玩?”

    齐凌枫笑着说道,“很久没有见到姨妈,来看看她老人家。”

    乔汐莞冷笑了一下,没有多说。

    齐慧芬招呼着乔汐莞,“莞莞你过来坐一会儿,我正好有事情让你帮我。”

    乔汐莞乖巧的走过去,坐在齐慧芬的旁边。

    “凌枫难得到家里面来,你帮我陪陪他,我现在去厨房看看今晚的饭菜怎么样,我还邀请了叶妩到家里来做客。”齐慧芬说着,听口吻,总觉得她对叶妩的印象很好,脸上的神情似乎也表现得很明显。

    “怎么想起要求叶妩到家里来?是叶媚邀请的吗?”乔汐莞问道,看上去漫不经心的口吻。

    “哪里,是我叫来的。话说莞莞,我这人啊,真是有些老糊涂了。我不一直觉得叶妩那姑娘好来着吗?!而且叶夫人又拜托我帮她找归属,我就一直不停的到处打听打听,恨不得把全上海最好的单身汉介绍给她,这不,上次介绍了一个,叶妩没看上,我又捉摸着找了好些,她似乎都没满意,正纳闷呢,凌枫打电话来说,想要成家了。我这才想到我亲侄儿,那一刻还忍不住有些心惊,还好叶妩那姑娘眼光高,要是真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我倒是后悔都来不及!”齐慧芬说得绘声绘色。

    “是吗?”乔汐莞笑着附和道,眼眸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齐凌枫。

    齐凌枫一直对着她,挂着意味深长的笑。

    “不说了,我去厨房看看,凌枫你和莞莞聊会儿天,等会儿叶妩来了,你就好好表现,我想凭你们的条件,那姑娘眼光再高应该也是看得上的。”齐慧芬说着。

    齐凌枫点头,“嗯。”

    齐慧芬急匆匆的就去了后院厨房。

    大厅中就剩下他们两个。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你果然是聪明的乔汐莞。我回去想了很久,觉得你的提议不错。”

    乔汐莞冷笑,冷笑着问道,“所以不和我上床了?”

    齐凌枫眼眸一紧,异样的神色一闪而过,“这个邀请,随时有效。”

    乔汐莞没什么好脸色,冷冷的说着,“叶妩这个女人看上去简单,心思腹黑得很,想要背着她偷人,齐凌枫你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

    齐凌枫无所谓的耸肩,“在我心中,最难以捉摸的女人,从来都只有你。”

    乔汐莞也不愿意多做解释。

    见到了叶妩,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变幻莫测。

    她其实倒真的很期待,齐凌枫这个残忍的男人,到底和叶妩之间,谁输谁赢?!

    眼眸一勾。

    突然看到门口处的出现一个女人叶妩,穿着粉色系连衣裙,头发依然自然顺直,脸上挂着乖乖的笑容,浅笑盈盈的眼眸似乎是环视了一周,看着沙发上的人,准备走过来时,突然因为从门外跑进来两个小孩子,顾明路和顾明月而停住了脚步。

    顾明月在前面跑着,顾明路在追逐她,口中还说着,“明月你小心点。”

    顾明月今天心情似乎很好,“咯咯”的笑声,很是清脆。

    “明路,明月。”乔汐莞站起来,直接走过去。

    顾明月看着面前的大婶婶,收了收脚步,头发上都已经湿透了,小鼻子上还有汗珠,表情看上去分明还很高兴。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停下来,松了好大一口气,“明月,你小心摔倒了,又要哭鼻子。”

    顾明月转身对顾明路做了一个鬼脸。

    顾明路似乎也不在意般的,只是傻笑着。

    乔汐莞弯下身体,“你们两个赶紧上楼去洗个澡,看一身脏的。”

    “好。”顾明路乖巧的点头,然后主动的去拉顾明月的手。

    两个人这种举动似乎也理所当然,顾明月现在和顾明路的关系越来越好,虽然顾明月依然一如既往的欺负顾明路。

    两个人手牵着手正准备离开时,那个一直站在原地的女人叶妩突然用极温柔极好听的声音说着,“你就叫顾明路吗?”

    顾明路听着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转身,看着面前的女人,很有礼貌的说着,“是的,阿姨。你找我吗?”

    叶妩温柔一笑,走过去,纤细的手指摸着顾明路有些扎手的头发,“几岁了?”

    “5岁。”

    “个头挺高的。”叶妩说着,分明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顾明路听着自己被表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着,“在班上不算高的,而且妈妈还一直嫌弃我矮小,所以叫我小猴子。”

    “噗。”叶妩突然笑了一下,看上去很开怀的笑容,嘴里喃喃道,“小猴子,真可爱的称呼。”

    “我也觉得很可爱。”小猴子脸蛋红红的说着。

    叶妩似乎正准备再说点什么时,大厅中突然响起一个有些冷酷的声音,“明路,还不回房间做作业?!”

    所有人转身,看着顾子臣出现在那里,脸色依然冷冷的。

    顾明路连忙拉着顾明月,对着顾子臣恭敬的说着,“妈妈说先洗澡,洗完澡我就做作业。”

    顾子臣连眼神都没有看一眼乔汐莞,对着顾明路微点了点头。

    顾明路牵着顾明月愉快的上楼。

    乔汐莞看着顾明路和顾明月的小身影,皱着鼻子不爽的说着,“顾子臣,以后不能对小猴子这么凶!”

    顾子臣不说话。

    “听到没?”乔汐莞不爽的说到。

    顾子臣抿着唇,推着轮椅往电梯去,回房。

    “这个男人。”乔汐莞嘀咕,有些咬牙切齿。

    平时没见怎么搭理人家小猴子,真是撞邪了都!

    叶妩似乎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看着他们“一家人”的互动,“你儿子挺可爱的。”

    “我也觉得。”乔汐莞很自豪。

    叶妩什么都没说,只是淡笑着,转移话题,“阿姨在吗?”

    “她在厨房准备饭菜。你先到沙发坐一会儿吧。”乔汐莞说,“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认识。”

    “不会相亲吧。”叶妩在乔汐莞耳边嘀咕,看上去两个人很亲密的样子。

    “你猜对了。”乔汐莞笑得很邪恶。

    叶妩眼神闪烁,“你婆婆倒是真的挺热衷这种事情的。”

    “所以你在没有找到归宿前,是逃脱不了被无数次相亲的噩梦了。不想要认命,就赶紧释放你的恶魔因子,狠狠反抗。”乔汐莞一本正经的说着。

    叶妩笑看着乔汐莞。

    “不过这次我婆婆可是拿出了她的杀手锏,一直都非常非常喜欢的亲侄子,你把握机会,看你表现。”乔汐莞对叶妩一直说着悄悄话。

    叶妩夸张的一笑,“你觉得我是那种很好将就的人吗?”

    “那是没有遇到对的人。”乔汐莞说。

    叶妩看着乔汐莞,有些意味深长的说着,“是,只因为不是对的人。”

    “走吧,别让对方等久了。”乔汐莞带着叶妩走过去。

    沙发上的齐凌枫依然礼节的站了起来,玉树临风的模样,嘴角带着斯文的笑,曾经的自己反正是被迷得天花烂坠,所以不知道面前这个叶妩……是不是能够和她心尖上的人,媲美。

    “齐凌枫,环宇集团总经理。我婆婆亲妹妹的儿子,不要疑惑,他随母亲姓,和你一样。”乔汐莞介绍,“叶妩,叶氏大小姐。”

    “你好。”齐凌枫伸手,优雅而绅士。

    要说会装。

    乔汐莞忍不住眼眸微抬。

    “你好。”叶妩乖乖的笑着。

    两个人应该是,半斤八两。

    突然觉得,这么相配,不在一起都可惜了。

    可惜了,不能这么互相算计。

    只是。

    乔汐莞看着两只手握在一起,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齐凌枫,神情自若,英俊潇洒。看样子似乎已经完全的适应,所以说其实已经真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齐凌枫倒是,真的异于常人。

    “你们坐一会儿,我上楼有点事儿,就不打扰你们了。”分明就是故意留下他们单独相处的空间。

    乔汐莞大步离开,看着楼下坐着的两个人。

    嘴角邪恶一笑的,上楼。

    推开顾子臣的房间,顾子臣似乎刚洗完澡,一身清爽的在卧室里面,坐在轮椅上随手拿了一本书,似乎也没有看,就是这么拿在手上,然后看着她进来。

    乔汐莞睨了一眼顾子臣。

    不想要理这个男人。

    她就是要这么傲娇,她就是要让这个男人知道,她才没有这么死皮赖脸。

    这么想着,她拿了一件家居服去洗澡。

    这个天太热了,一回到房间基本就想要洗个澡,然后清清爽爽的感受着别墅的中央空调。

    “乔汐莞。”顾子臣突然叫她。

    乔汐莞转头,“什么事儿?”

    口吻很不好。

    “不要和齐凌枫来往。”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冷笑,“不需要你提醒,我的事情我自己清楚得很。”

    顾子臣脸色一冷。

    “对了,齐凌枫邀请我上床来着,你也知道的,女人到了一定岁数就会欲求不满,哪一天或许就……其实想来,齐凌枫长得还挺帅的,高高大大的,估摸着还有肌肉,怎么都应该觉得,比你这种连太阳都不会出去晒的小白脸强很多吧,我想了想,其实你不和我上床估计也是有原因的。”乔汐莞说,看着顾子臣越来越黑透的脸颊,毫不畏忌的继续说道,“应该是能力不强,你这么弱不禁风的样子,其实我也很怕把你身体折腾坏了。不做,也好……”

    说完,关上浴室的大门洗澡。

    反正,不气气顾子臣,她就觉得整个人都没办法平衡。

    顾子臣看着浴室房门关过来的方向,脸色黑透。

    弱不禁风……

    他咬牙,脸色难看到不行。

    眼眸一转,从裤兜里面拿出手机,看着来电,“喂。”

    “就是提醒你,这段时间腿一定不能用力,否则很容易畸形。”

    “嗯。”顾子臣冷漠的回答。

    “床事的话……”那边欲言又止。

    “我知道!”声音冷得发寒。

    “我也是出于好心。之前有人已经尝试过了,后果很惨。”那边有些打趣的音调。

    顾子臣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抿着唇,看着自己的腿。

    不是完全没有知觉,但是知觉并不像正常人的这么敏感。

    他眼眸一转,看着浴室里面的女人,放下书,打开房门出去。

    推着轮椅,走向电梯,准备下楼。

    “顾子臣。”一个女性嗓音突然叫住他。

    顾子臣抿着唇,眼眸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叶妩。

    “明路长这么大了。”叶妩说,声音很轻很淡,似乎还夹杂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忧伤。

    顾子臣眼眸一转,沉默无语。

    “如果当年没有做这个决定,这个孩子应该不可能长得这么大的。”叶妩幽幽的说着,“所以,其实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恨过你。只是,身不由己。”

    顾子臣面无表情,面无表情的说着,“和你没有关系了。”

    “我也知道。前几天我去见过尹翔了。”叶妩说,“给他说了些事情,他给你说了吗?”

    “叶妩,你不需要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做任何事情。”顾子臣冷漠无比,“我不会感激你,也不会心慈手软。”

    “我知道。”叶妩有些落魄的说着,“其实心慈手软才好。”

    顾子臣不说话,推着轮椅进电梯。

    叶妩看着他的背影。

    真的不能,心慈手软。

    否则,她会很难受,就这样,其实就挺好。

    她眼眸微动,看着房门口站着的女人乔汐莞,头发上还滴着水珠。

    乔汐莞似乎有些诧异的看着叶妩出现在这里,眼眸转了转,应该是看到了顾子臣离开的身影。

    好半响,乔汐莞突然开口说道,“顾子臣下楼了。”

    叶妩点头。

    “哦。”乔汐莞又走进了房间。

    本来,她其实只是来告诉他,齐凌枫在和叶妩相亲。

    反而……

    是不是撞见了什么?!

    眼眸微动,她抿唇,继续跑进浴室,洗澡。

    ……

    叶妩转身,走进叶媚的房间。

    她是来找叶媚的,把齐凌枫丢在客厅。

    齐凌枫表现的不算太积极,但很明显,这个男人对她有兴趣。

    不管是什么兴趣,至少想要和她深度发展。

    不过说实在的,她其实不想和任何男人有纠缠,只是对于齐凌枫,这个有着特殊身份的男人……她选择不主动不拒绝的态度,顺其发展。

    “叶媚。”叶妩推开叶媚的房间,看着她坐在卧室沙发上,玩弄手机。

    叶媚抬头看着叶妩,顿了一下,垂下眼眸。

    “我们谈谈。”

    “从小到大,你就从来没有找我谈过,真是受宠若惊。”叶媚讽刺的一笑。

    叶妩抿了抿唇,“不管这么多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有多少,不管对于母亲而言,她对待我们的态度如何,至少从小到大,我没有害过你什么。”

    “我对你不存在威胁,你需要害我吗?!何况,不管任何时候,你动动手指头,我就能够灰飞烟灭。”叶媚依然讽刺无比。

    叶妩眼眸一紧。

    叶媚放下手机,看着叶妩,直接说道,“说吧,你想我做什么?而我做了什么,又能够得到什么?”

    “想办法把乔汐莞赶出顾家。”叶妩一字一句。

    叶媚一怔,然后笑了,笑得很是讽刺。

    叶妩就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叶媚,看着她夸张的笑容,脸上表情都没有动一下。

    叶媚其实是真的很讨厌叶妩的,从懂事开始她就知道她各方面都比不上叶妩,叶妩好像很有能耐,做任何事情都能够得心应手,不动声色。而且……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叶氏的发展就已经完全掌握在了叶妩的手上,叶氏的兴亡就在叶妩的一念之间……

    她眼眸一紧,狠狠的看着叶妩,“是不是也受不了,乔汐莞这么霸占着你一直心心念念的顾子臣?!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很高尚的女人,真的,所有的小心思从来都只有我才会有,我在你面前就是那么的不堪。但是现在,你居然也会做这种龌龊的事情,我真是……该怎么来看待你好?!”

    讽刺的语调一字一句,静静在的房间响起。

    叶妩依然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她冷静点额声音说着,“你的看法对我而言不重要。”

    叶媚自嘲的一笑。

    叶妩很平静的语气说着,“叶媚,你喜欢顾子臣只是因为我爱这个男人而已,你想要得到他就是因为,你觉得可以拥有我不能拥有的东西。”

    叶媚的脸色有些微微变化。

    她一直以为这是她隐藏着的秘密,却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全部人都知道。

    或许,她母亲也知道。

    她冷笑着,很是自嘲的弧度。

    是的。

    一切就是因为叶妩,她才会喜欢那个男人。

    她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那是叶妩情窦初开的年龄。

    叶妩从小被送去国外,通过和叶之岚的视频聊天,她第一次看到叶妩身边的男人。

    惊为天人的长相。

    其实当时,也没有喜欢,只是觉得那个男人很帅,比身边的所有男人都帅。

    第二次见到那个男人,是叶妩突然的一次回国,带着他到家里来见了叶之岚。

    真正看到那个男人,才发现那个男人,比视频中更有魅力。

    当时她其实已经交了男朋友,学校的男朋友也算男朋友,但那一刻,她会觉得她的男朋友弱爆了,在叶妩的男朋友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

    所以,她没有任何理由的,和那个男人分手了。

    她总是在想,为什么从小到大,不管任何时候,为什么自己的东西永远都比叶妩差,永远都差那么多。

    后来。

    没过多久,叶妩有一次伤心欲绝的回来,听说,和那个男人分手了。

    那一次叶妩在家里面待的时间很长。

    不吃不喝,那一段时间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完全就不像平时的叶妩,那个她一直以为高高在上光鲜亮丽的叶妩变得就像一只脆弱的小白兔,她觉得她都可以捏死,捏死在手心中。

    那一段时间她其实是有些痛快的。

    她想,叶妩终于被人给甩了,甩了。

    这么多年,终于有人给她出了一口恶气,那段时间她心情尤其的好。

    不过没人注意到她,叶之岚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叶妩的身上,她应该是怕叶妩会这么一蹶不振下去!然后叶氏也会随之灭亡。

    叶妩真的有个能力,让叶氏突然消失。

    这点,她不得不去承认。

    后来,叶妩过了很久,半年,还是八个月,似乎才从那份情伤中走出来,然后又离开了叶家,不知道去了哪里!

    其实,从叶妩被那个男人甩了之后,她就一直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有一天那个男人成为了自己的男人,然后她可以拧着那个男人,在叶妩的面前耀武扬威。

    那应该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所以,她从那一刻起,就一直这么做着同一个梦,每晚重复。

    重复到,她好像真的爱上那个男人,一两次一闪而过的瞬间而已,她对那个男人已经产生了或许她自己都没办法形容的深厚感情,除了叶妩那层关系,依然很深很深的感情。

    当她看到和那个男人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的男人时,她就一发不可收拾的,飞蛾扑火。

    是吗?!

    或者不是。

    她其实也不清楚,她只是不停地安慰自己,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么相似的人,即使她知道顾子寒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不过她从来没见到过,一次都没有见到。

    她每次和顾子寒上床的时候,都会想,叶妩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所以每次她都拼命的在床上和顾子寒纠缠,她觉得很爽很兴奋,从内到外。

    当一盆冷水从天而降的那一刻。

    她真的有一种很想杀人的冲动。

    认错了人,自己这么多年所有付出的一切破灭,自己心里面那份一直洋溢着的得意,烟消云散。而摆放在她面前的,除了讽刺,还是讽刺,讽刺的笑话着自己有多白痴。

    她其实很多时候有一种累了的感觉。

    累到,好多次想要放手。

    每次这么一想的时候,内心深处滋生的不甘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又兴奋鲜活了起来,所以,她就这么在自己的矛盾中纠缠着,纠缠着,浑浑噩噩……

    而此刻。

    叶妩站在她的面前,让她帮她,赶出乔汐莞。

    乔汐莞难对付到,需要她来帮忙吗?!

    她一直觉得,乔汐莞在叶妩面前,也不过就是一个小角色而已。

    “我爱顾子臣。”叶媚一字一句,“只是恰好,这个男人也是你所喜欢而已。”

    叶妩睨着她,“你得不到他。”

    “所以我就要拱手相让?!”叶媚问她。

    “我也得不到。”叶妩说,没有什么情绪的脸上,似乎飘过一丝落魄。

    叶媚皱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赶走乔汐莞,让这个男人不属于任何谁!”叶妩冷冷冰冰。

    叶媚看着她,很久,很久,“叶妩,你也见不得顾子臣被任何人拥有?你也见不得,顾子臣对其他女人好?!就算你得不到顾子臣,也不要任何人得到他?!”

    叶妩眼眸微转,“就当是吧。”

    她没空和叶媚解释。

    “叶妩,你怎么也这么龌龊?!我实在很讨厌你的龌龊,因为这份思想,我一直以为只属于我!”

    叶媚冷冷的声音,一直在叶妩的耳边漂浮。

    她咬着唇。

    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卑鄙。

    ------题外话------

    那啥。

    叶妩和叶媚两姐妹的阴谋咱们莞莞要怎么的解决掉呢?!

    总觉得这段时间莞莞的处境好复杂。

    不怕不怕。

    小宅是亲妈。

    咱么后面更精彩。</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