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十六章 是,他们相爱过。

第八十六章 是,他们相爱过。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顾氏别墅。乐文小说网

    叶媚讽刺的看着叶妩,冷冷的对她说着,“叶妩,你怎么也这么龌龊?!我实在很讨厌你的龌龊,因为这份思想,我一直以为只属于我!”

    叶妩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卑鄙。

    但是。

    她眼眸一转,回视着叶媚的视线,表情冷然,“撵出了乔汐莞,你也可以过太平日子。”

    “可我从来都不喜欢太平日子。”叶媚有些好笑的说着。

    叶妩眼眸一紧。

    叶媚笑着说道,“撵出乔汐莞这个女人是我一直都想要做的事情,不需要你这么来拜托我。而我之所以迟迟没有行动是因为我没有找到一个切入点。但现在叶妩,你既然主动找上我,你就应该做好了让我提要求的准备。”

    “你说。”叶妩冷漠依旧。

    “我不喜欢顾子寒,但是我想要待在顾家。你想办法让我从顾子寒身边离开,又能够理所当然的留在顾家!”叶媚一字一句。

    叶妩眼眸一冷,紧紧的看着叶媚,“就是因为喜欢顾子臣,所以把自己逼到这种程度的嫁给了顾子寒?”

    “我不想解释。”叶媚不想多说。

    就当外人这么理解的就行。

    她实在不行重复自己这份愚蠢和白痴。

    “给我点时间,我尽量帮你想办法。”叶妩说。

    叶媚点头,低垂着眼眸正准备拿起手机重新玩时,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听说你和齐凌枫在相亲。”

    “嗯。”

    “那个男人心思紧密,做事严谨,而且不折手段。他或许能够帮你想想办法。”叶媚说。

    叶妩抿着唇,“我知道。”

    叶媚不再多说。

    叶妩看了叶媚一眼,从叶媚的房间离开。

    叶媚抬头看着叶妩离开的方向,眼眸微动。

    第一次叶妩来这么拜托她做事情,她真是,受宠若惊。

    嘴角拉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不能是她得到,也不能是别的女人得到?!

    叶妩,你还爱得这么深?!

    冷笑着,突然看着顾子寒从外面走进来,脸色依然冷漠,伴随着眉目间的一丝倦意。他看着叶媚盘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眼眸微动了一下,“刚刚你姐到房间来找你?”

    “嗯。”叶媚点头。

    “不是说和你姐和你母亲感情都不深吗?”

    “感情再不深,不也还有血缘?!”叶媚眼眸一抬。

    顾子寒顿了顿,没有再多说的随手拿了一件睡衣走进浴室,洗澡。

    叶媚看着顾子寒浴室房门的方向。

    这个男人一直都是一副冷冷的面容,本来和顾子臣长得就像,这样表露出来的模样和顾子臣就更像了,不是说双胞胎的性格很多都会是大相径庭吗?!别说双胞胎,就算是一般的亲姐妹,两个的性格也不太会像。所以说是顾子寒这么多年,一直在刻意的模仿顾子臣?!

    是吗?!

    或许是,要不然当初的自己也不会这么的毫不怀疑。

    但。

    模仿终究是模范。

    当真的那个出现在众人眼前时,模仿的那个瞬间就秒变成了渣,那么的让人咬牙切齿。

    她咬着唇,因为叶妩来到顾家,她刻意的不想出门,对齐慧芬的解释时,她有点感冒身体不舒服,想要躺一会儿。

    其实顾氏在外看上去守规矩又严谨,在家里面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拘束,她说待在房间不出门,齐慧芬也不会特意的强求,而且家里面的其他人,比如顾子俊,比如顾子颜和顾子馨,都是懒散惯了的少爷千金,这样的举动都是见怪不怪。

    叶媚伸着懒腰。

    她习惯了穿那种比较透明的睡衣,因为在房间,也放松的没有穿文胸,她姣好的身材若隐若现,玲珑有致。

    顾子寒从浴室出来,头发上还滴着些浴室里面残留的水渍。

    以前的时候,言欣瞳会为他准备睡衣,会为他放好洗澡水,会为他擦拭头发,擦拭身体,会做很多事情,那个时候的自己,却对她冷眼看之,毫无情绪变动。

    而现在,面前的这个女人,不会对他做任何事情,看着他这么湿哒哒的出来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却莫名的让他开始对她心痒痒的。他抿着唇,看着叶媚这么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修长的大腿自然交叉,若隐若现的睡衣下那具让人浮想联翩的身体……他喉咙微动,身上仅用白色浴袍挡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然后没有犹豫的,高大的身体直接覆在了叶媚的身体上,火热的大手在她身体上不停的滑动,点火一般的,有些急切,身上的浴袍也被他直接拉扯开……

    叶媚身体动了动,眼眸有些紧。

    顾子寒已经在她身体上亲吻了起来。

    这段时间她对他排斥得很,而这段时间,他却对她兴奋之至。

    她用手推了推他,力度不大,但明显能够感觉到她的排斥。

    顾子寒狠咬了一下她的肩膀,似乎是在不满她的拒绝。

    叶媚因为突然的疼痛轻呼了一声,然后没再拒绝的,默默的承载着顾子寒的侵犯。

    女人的身体构架和男人是不一样的,男人对任何女人都可以说ok,但女人不行,女人承载着不喜欢的男人,会恶心到想吐。

    似乎每每都是在这样的经历下麻木一般的接受着顾子寒,直到他满意为止。

    她看着天花板,在顾子寒完了那一刻,自己似乎也松了口气。

    顾子寒躺在她的身体上,久久都没有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微喘着气,顾子寒突然说道,“别吃避孕药了。”

    叶媚眼眸微动。

    “给我生个孩子。”顾子寒找她耳边嘀咕。

    “家里有这么多孩子了。”叶媚是在拒绝。

    以前的顾子寒是说不出来这种话的。

    总觉得以前的自己不管做什么,顾子寒都只是一脸冷漠到不屑的表情,甚至很多时候反而有些看不起她,看不起她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缠着他,躺在他的身下承欢。

    顾子寒脸色微变。

    他从来都没有对任何女人说过这种,带着暧昧的话语。

    以前的言欣瞳从来都没有享受到过,生孩子也是言欣瞳一心想要而已,两个人在床上从来不会过多交流,仿若就在完成任务一般,而他真的开始对叶媚……

    脸色一冷。

    他从叶媚身上起来,面无表情,“叶媚,你别得寸进尺。”

    叶媚嘴角一笑,笑得有些无辜,“我是真的觉得家里孩子不少了,而且我现在确实还不想要孩子,等过几年再说吧。”

    顾子寒狠狠看着叶媚,转身走进浴室,门关过来时,响起剧烈的声音。

    叶媚冷笑着。

    她不是感觉不到顾子寒对她的感情变化,她想刚刚那些话,以顾子寒的性格不会对任何女人说,因为他不会给任何女人下矮桩,一直以来都习惯了自己的高高在上。

    可是。

    她对他的感情,就是这么快的到了尽头。

    所以顾子寒到底对她怎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了。

    她用餐巾纸擦拭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换了一套保守的家居服,从抽屉里面拿出一颗避孕药吞咽,走出了卧室。

    走廊处,正好碰到乔汐莞从另外一个房间出来。

    乔汐莞看着叶媚,两个人脸色似乎都并不太好。

    乔汐莞抬脚走过去,停在她面前,眼眸无意看到她肩膀上那点看上去是新鲜的牙印,有些讽刺的一笑,“看来你和顾子寒是真的很合。”

    叶媚眼眸微转,似乎也注意到了肩膀上那点咬痕,抬眸看着乔汐莞,不发一语。

    “对了,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乔汐莞突然想到什么的说道。

    叶媚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你姐,叶妩,认识顾子臣吗?”乔汐莞直白的问道,并没有拐外抹角。

    “乔汐莞,你这么聪明,你不会自己去查吗?或者你去问问他们当事人也好,问我,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叶媚冷笑着说道。

    乔汐莞耸肩,“碰碰运气而已。”

    然后,越过她的身体,大步离开。

    “他们认识。”叶媚突然说。

    乔汐莞脚步一顿,嘴角紧抿。

    “而且感情很深。”

    乔汐莞沉默着,无语。

    叶媚一步一步走在乔汐莞的面前,看着她有些异样的脸色,“是你想要的答案吗?”

    “我只是在接受一个事实而已。”乔汐莞说,“没你想得那么多的情绪。”

    “是吗?”叶媚笑着,笑得有些夸张,“可是你知道的,叶妩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至少不比你简单。”

    “和我有关系吗?”

    “和顾子臣有关系。”叶媚说。

    乔汐莞眉头一抬。

    “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和叶妩到底谁更厉害。”叶媚恶毒的一笑,笑着往楼下走去。

    乔汐莞看着叶媚离开的背影,眉头越来越紧。

    叶妩和顾子臣认识?关系匪浅?!

    她抿着唇,若有所思的,一步一步下楼。

    大厅中,叶妩坐在沙发上和齐凌枫一直在聊着天,看样子聊得不错。

    叶媚坐在叶妩的旁边,就算是装装样子,叶媚也会这儿挨着叶妩。

    齐慧芬还在厨房里面进进出出。

    顾子臣那厮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叶妩看着乔汐莞出现在大厅,热情的招呼着,“乔汐莞,你过来坐。”

    乔汐莞敛眸,走过去,笑说道,“看样子你们聊得不错。”

    “还好。”叶妩温柔的说着。

    乔汐莞睨了一眼齐凌枫。

    齐凌枫抿唇一笑。

    乔汐莞没什么脸色变化的坐在齐凌枫的旁边,好心的说着,“凌枫,妈可是一直盼着你能够找到一个媳妇生儿育女,你可不要辜负了妈对你的期望。”

    “我也很想,就要看小妩的心情了。”齐凌枫笑着说道,表达出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小妩。

    这才多少功夫,就已经能够叫的这么亲热了。

    乔汐莞转眸看着叶妩。

    叶妩婉转一笑,没有说话。

    乔汐莞其实真的不太看得懂叶妩的心思,接触时间本来就不长,加上这个女人性格多变,她其实不知道叶妩抱着一个什么样的心态,还是说,其实在她心目中个,也就只是在应付而已。

    眼眸,无意的触碰到坐在一边冷笑着的叶媚。

    叶媚回视着乔汐莞,笑得意味深长。

    乔汐莞抿着唇,觉得叶家这两姐妹,还真的都不是,泛泛之辈。

    叶媚已经明显和自己的立场开始敌对,那么叶妩呢?!

    这个女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就莫名其妙的一直在自己眼前晃动,这样的频率分明已经有些异常,原本一直以为只会是萍水相逢,现在反而……

    脑海里面突然想起曾经武大对她的提醒,说什么,遇到奇怪的人没有?!

    叶妩算吗?!

    她觉得头有些疼,有些理不清楚思维,但女人的第六感总觉得,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很不简单的地步。

    这么言不由衷的和沙发上的几个人聊这些随意的话题,到了晚上吃饭,所有人围坐在饭桌上。

    齐凌枫自然选择了和叶妩坐在一起的位置,整个饭席间,齐凌枫对叶妩照顾有加,叶妩也频频的对齐凌枫温柔微笑,分明看上去,就有了些蹊跷。

    齐慧芬看着这么一副画面,嘴角忍不住拉出一抹欣慰的笑容,连忙说着,“看样子,你们对互相的感觉都不错。”

    齐凌枫笑着说,毫不掩饰的说道,“我们说好了,再接触看看。”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齐慧芬很是激动,就像是搓成了一笔大买卖似的。

    叶妩微笑着,“嗯,接触看看,如果合适,就可以……”

    说得有些腼腆。

    “小妩,给你介绍了还这么多次相亲了,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可以再接触看看。”齐慧芬忍不住感叹,又赶紧的对自己侄儿说着,“凌枫,你得把握好机会,叶妩真是千载难逢的好女孩。”

    “我知道的,姨妈。”齐凌枫连忙点头。

    两个人这么看上去暧昧不已的一起吃着饭。

    乔汐莞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的互动。

    齐凌枫对叶妩有感情吗?!

    至少现在没有。

    却能够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已经看上了叶妩那个女人,而且态度认真。

    齐凌枫果然很适合演戏。

    果然很适合演,感情戏。

    她冷笑着,低头吃饭。

    面前的餐盘里面,突然多了一根青菜。

    乔汐莞抬眸,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冷冰的声音说着,“多吃点蔬菜。”

    乔汐莞看着他。

    这货从来不会主动给她夹菜,偶尔她为了在顾耀其和齐慧芬面前表现,对顾子臣倒是经常的,照顾有加。

    顾子臣很自若的吃着饭,并没有因为她的愣怔而有任何异样。

    倒是对面坐着的叶妩和齐凌枫,以及叶媚都似乎有意无意的看了看他们,然后都不着痕迹的收拾好自己的视线,显得那么的淡定。

    齐慧芬看自己儿子这么主动,连忙附和着,“莞莞你就是要多次点蔬菜,蔬菜对女人的身体和皮肤都好。”

    乔汐莞点头一笑,夹起那根蔬菜喂进嘴里。

    齐慧芬欣慰的点了点头。

    而顾子臣,依然一脸冷漠。

    一顿饭结束。

    所有人坐在沙发上,聊天。

    今天顾耀其和他几个老友聚餐不在家,所以家里面少了他,就变得更加随意了些。

    其实。

    乔汐莞总觉得,要是顾耀其在,齐凌枫和叶妩的相亲……

    至少在乔汐莞看来,顾耀其绝对不会让齐慧芬来做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顾耀其这么防备齐凌枫,甚至恨不得把齐凌枫踩在脚下,怎么可能把有着这种深厚背景的叶家大小姐叶妩介绍给了齐凌枫,不仅不会如此,还会极力的阻止,所以乔汐莞认为,齐慧芬选择今天,应该也有她的目的和心思。

    齐慧芬这么聪明,其实是知道顾耀其对齐凌枫的防备,分明样样事情都听顾耀其的,但在对齐凌枫的事情上,却真的有些固执己见。

    当然,乔汐莞也没弄明白,齐慧芬为什么会如此的对齐凌枫好。

    眼眸微转,她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三三两两的人,大家随意的说着些话题,气氛一直很好。

    齐凌枫和叶妩也似乎完全的融入其中,毫无违和感。

    到了晚上9点多。

    齐慧芬就使眼色让齐凌枫送叶妩回去。

    这种机会,齐凌枫肯定也不会错过,所以在叶妩说时间不早了后,就主动的邀约一起离开。

    叶妩也没有推脱,两个人说了些客套话后,就离开了顾家大院。

    离开好久,齐慧芬都还一直碎碎念叨着,念叨着叶妩和齐凌枫要是真的成了就好……

    渐渐地,时间越来越晚,所有人各自回房。

    乔汐莞躺在大床上,若有所思。

    顾子臣从浴室出来,就看着乔汐莞难得这么早的就已经躺在了床上,而且是安静无比的样子。

    他抿着唇,自然的走过去,用手臂的力量支撑着,上床,躺在乔汐莞的旁边。

    乔汐莞感觉到顾子臣的存在,眼眸也是微转了一下,继续想自己想不通的事情。

    房间很静。

    时间流淌。

    乔汐莞翻身,有些辗转难眠。

    当自己越来越觉得叶妩的存在越来越奇怪后,就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总觉得她好像掩饰了什么,掩饰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和私情……

    嘴唇轻抿,眼眸直直的看着顾子臣的脸。

    看着他闭着眼睛,一脸平静。

    突然像是知道她在看他一般,他薄唇微动,“你想说什么?”

    安静的房间,顾子臣带着磁性的嗓音,依然有些冰冰凉凉的感觉。

    “你和叶妩……”乔汐莞说,眼眸一紧,“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但是不要骗我。”

    顾子臣睁开眼眸,漆黑的眸子深邃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他面无表情,却帅得刺目。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顾子臣的脸色,看着他这么平静的脸上,会不会有一丝不能掩饰的情绪。

    两个人这么沉默了半响。

    顾子臣说,“睡觉吧。”

    所以。

    顾子臣选择了不回答。

    乔汐莞突然笑了一下,笑着掩饰内心里面的那一丝,无法控制的失落和心痛。

    顾子臣什么事情都不会告诉她,她对他真的一无所知,不管她怎么费劲不管她怎么去打听去了解,她也不知道顾子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而对于她自己,她却觉得,顾子臣知道了全部……

    她冷冷的笑了一下。

    笑了笑。

    笑着控制自己心里的情绪。

    不愿意放开他的心,这说明什么?!

    她不钻牛角尖,她就这么看着顾子臣,说道,“我不是乔汐莞。”

    顾子臣眉头微动。

    “我是霍小溪,你信吗?”

    顾子臣抿着唇,那一刻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眼神中的诧异。

    诧异的不是她的身份,而是她突然的这么坦白。

    “我也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明明经历着一场残忍的车祸,我明明已经头破血流脑浆迸裂,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却出现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上,有着那个人大部分的记忆,也有着我上一世所有的记忆,我一直以为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在小说里,因为现在连电视也不允许拍了,只因为这样的事情是有多么的天方夜谭,但事实就是,我真的就这么存在了,在科学还无法达到解释的程度,存在了这个世界上。”乔汐莞说,幽幽静静的声音说着,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顾子臣听着,静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我想我的事情或许你早就知道了,知道我不是乔汐莞,知道我或许早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而现在我还是选择这么的直白的告诉你,就是想要让你知道……”乔汐莞欲言又止,仿若在控制情绪般的说道,“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愿意把我的全都交给你,不留余地。”

    顾子臣微抿着唇,昏暗的灯光下,似乎能够察觉到他微微变动的脸色。

    乔汐莞这么静静的等了很久。

    等到夜色越来越浓,顾子臣依然选择沉默不语。

    乔汐莞这次表现得很淡定,在自己说了那么多话后,表现出了惊人的淡定,她翻身,背对着顾子臣。

    走不进这个男人的心,得不到这个男人的回应,也总比在……谎言中度过的好。

    她其实有时候也可以这么的,自欺欺人。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

    身边的人依然不在了。

    她揉着有些痛的太阳穴,昨晚上到底几点才睡着?!

    三点,四点。

    失眠真是个让人痛心的东西。

    她走进浴室,简单洗漱一番之后,换上职业套装,出门。

    她脸色并不太好的走下楼,走出顾家大院。

    眼眸一怔。

    她似乎看到顾子臣刚刚坐进了一辆小车内,然后离开。

    顾子臣什么时候会单独出门了?!

    她揉了揉眼睛,在看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这个男人去哪里?!

    她纳闷。

    连忙的坐进武大的小车内,赶紧的说着,“帮我跟着前面那辆车。”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你说跟上前面那辆小车?”

    “嗯。”乔汐莞很肯定。

    武大二话不说,狠踩油门,一跃而出。

    乔汐莞抿着唇,狠狠的看着前面那辆黑色轿车。

    顾子臣不说自己的事情就算了,但并不代表她就这么傻吧兮兮的等着他哪天突然想通了心血来潮,能够查询到点蛛丝马迹,就绝对不能放过!

    武大一直跟着开车紧跟着前面那辆小车。

    按照顾子臣的洞察能力,她跟的这么紧,顾子臣肯定都知道,而还是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在她的前面,她嘴角突然一笑,其实这个点顾子臣出门她就有些纳闷了,现在这种情况,她反而似乎明白了顾子臣的用意,所以也就,毫不忌讳的一直跟着那辆小车,跟得有些随便。

    “你能不能稍微隐蔽点!”乔汐莞开始抗议。

    万一被对方发现了怎么办?!

    武大有些想笑。

    如果前面的人不让她跟,她再隐蔽也不行。

    不过算了,她就听听乔汐莞的,开得稍微认真了些。

    这么一路到达一个地方。

    前面的黑色轿车驶入市中心私立医院内,随意的停靠在一个车位上,然后司机从后备箱拿出轮椅放在顾子臣的脚边,顾子臣靠着手臂的力量支撑着自己,坐在了轮椅上,一切搞定之后,司机推着顾子臣进去。

    武大的车子此时也停在了另外一个车位上,乔汐莞急急忙忙的下车,武大也跟上了她的脚步。

    乔汐莞冲进医院,远远的看着顾子臣被推着走进了电梯,她大步走过去,看着电梯一点一点往上,然后在7楼停下。

    她抿着唇,手有些着急的一直按着电梯,眼眸一直看着电梯往下的数字。

    终于到达。

    她走进去,按下7,然后等待。

    武大显得淡定得多。

    顾子臣能够做得这么明显,还不就是让你跟着去,怎么可能让你跟丢……

    武大抿唇一笑,没想过提醒。总觉得两口子的事情,或许就是情趣呢?!

    电梯一路到达7楼,乔汐莞匆匆忙忙的走出去,眼眸四处寻找,然后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排查,到最后一个大门口,突然停了停脚步。

    那是一个康复健身房。

    顾子臣整个人支撑在一个双杠上,双腿直立,膝盖处捆绑着一个支撑的木板,脚刚刚挨着地上,但明显的并没有用力,似乎是在做双腿的矫正康复,练习伸直双腿……

    她眼眸顿了顿,因为看不到顾子臣的正面,所以不知道现在顾子臣的表情是什么样子。

    旁边站着的白大褂医生她其实认识,好像是上次潇夜的御用医生以及上次武大的治疗医生doctor莫。doctor莫似乎在对顾子臣交代什么,在他耳边不停地说着话,说完之后,一转身就看到站在玻璃门外的乔汐莞,眼眸顿了顿,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乔汐莞抿着唇,跟着doctor莫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忍不住直接问道,“他情况如何?”

    “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乔汐莞有些急切的问道,“不是说他的双腿没有希望了吗?”

    “在我的手上,都有希望。”doctor莫很是自豪,“除非自己放弃。”

    乔汐莞看着他。

    “那他好久能够康复?”

    “这个说不一定,我只能说,看毅力。或早或晚。不过他的情况还不算特别严重,知觉是有的,只是比我们正常人稍微缓慢了些,从接受治疗开始,每天要进行有些残酷的电击,以带动他的神经敏感性。然后,因为太久他没有下地,他的双腿已经有些找不到站立和行走的方式了,再加上当年车祸后并没有对双腿进行及时的康复治疗,小腿内的骨头闭合得有些问题,所以这个阶段就在进行肢节矫正。”doctor莫讲解得很详细。

    乔汐莞点头。

    “而这段时间,需要避免房事。”doctor莫直白的开口。

    武大一顿,差点没有狂笑出来。

    前面的话肯定是顾子臣让莫梳这么说的,不用猜想也知道,顾子臣今天的举动就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乔汐莞,他现在的状态,而至于最后这一句,也是顾子臣让莫梳说出来的。

    莫梳似乎注意到武大的表情。

    淡定的点头。

    “噗。”武大真的,已经笑了出来。

    有些不受控制。

    乔汐莞皱眉,她现在在谈这么严肃的事情,武大那货笑得这么花枝招展,脸色不禁有些不好的说着,“你笑什么?!没听人谈过房事吗?!”

    武大咳嗽了两声,“我出去走走。”

    乔汐莞翻白眼,转头又对着doctor莫说着,“顾子臣安静了这么多年,怎么突然响起来治疗双腿的?”

    “这个就是患者自己的事情了,我只负责帮他康复。”doctor莫耸肩。

    当然,就算是知道,也不可能会说。

    乔汐莞点头,“那么这个过程,痛苦吗?”

    “呵、呵。”莫梳只是笑了两声,有些阴阳怪气的笑容。

    这个老大没有交代要说,所以他只能,一笑而过。

    乔汐莞皱眉头。

    这个表情是,痛?很痛?还是痛不欲生?!

    总觉得,会是最后一个。

    乔汐莞有些心境的从座位上站起来,“麻烦你关照一下他。”

    莫梳点头。

    当然会,很关照!

    乔汐莞走出doctor莫的办公室,武大站在走廊上,“要不要再去看看?”

    指了指康复健身房?!

    乔汐莞摇头。

    算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她抿着唇大步往医院外走去。

    武大耸肩,跟着她一起离开。

    两个人回到车上,武大开着车,乔汐莞靠在后座的椅子上,有些若有所思。

    “顾子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做事情为什么这么的出其不意?!”乔汐莞幽幽的感叹。

    武大没有说话,认真开车。

    “总觉得这个男人若即若离,好像在自己身边又好像离自己很远。”乔汐莞看着窗外流利的景色,“真是有点要人命的节奏,到底喜欢上这个男人是好是歹?!”

    “是歹。”武大突然开口,接话。

    乔汐莞眼眸一紧,狠狠的看着前排依然认真开车的武大。

    “我猜想是。”武大说。

    乔汐莞微动了动喉咙,“你之前认识顾子臣是不是?”

    武大不说话。

    “你和顾子臣一样,都隐藏着什么是不是?”

    武大依然沉默。

    “你还认识叶妩对不对?”乔汐莞眼眸一直放在她的身上。

    武大眼眸闪动。

    “叶妩这个女人是不是就是你口中给我提醒的,那个奇怪的人?”

    武大认真开车。

    “上面的你都可以漠视我,但是最后这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乔汐莞很认真。

    武大抿着唇,没有承诺。

    乔汐莞微动着眼眸,她不知道武大和自己的信任度到了什么程度,也不知道在彼此认识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武大会不会对她有着别一样的感情,她还是这么一个字一个字的,脱口而出,“顾子臣和叶妩曾经是不是相爱过?!”

    武大眼眸一抬,看着前面变成红色的交通信号灯。

    她把车子挺稳,手指紧捏着方向盘,嘴角突然蓦然一笑,“乔汐莞你真的很聪明。”

    乔汐莞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我如果回答了你这个问题,也就回答了你前面所有的问题。而我到了现在,似乎已经……没办法拒绝你。”武大笑着,有些无奈。

    相处了这么久。

    这是第一次,有了不是因为生死关系而产生浓厚感情的朋友。

    这是第一个,她真正意义上,交往的一个朋友。

    所以,到了乔汐莞人生的一个崩溃点,她其实做不到这么的漠不关心,所以,她有些低沉的嗓音很清楚的说道,“是,他们曾经相爱过。”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那一秒几乎有点晴天霹雳的感觉。

    所以说,顾子臣真的爱过人?!

    顾子臣这货,这么冷酷这么自以为是这么鼻孔朝天的男人,居然爱过人?!

    好吧。

    她承认她有些嫉妒。

    不对,是很嫉妒。

    嫉妒得有些抓狂!

    顾子臣怎么可能爱上其他人呢?!

    顾子臣怎么可以在她眼皮子底下爱上其他女人!

    他不应该对谁都那样,都那样冷冷冰冰吗?!

    他会不会曾经对另外一个女人,轻言细语柔情绵绵……

    她会不会曾经对另外一个女人,在床上做着,她现在拼了老命也没有完成的事情……

    好吧。

    她深呼吸,深呼吸。

    她发现自己现在在钻牛角尖。

    而她一直觉得,钻牛角尖的女人,叫做愚蠢!

    所以她大口大口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在让自己放松,放松!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模样,眼眸紧了紧。

    乔汐莞是真的已经完全的爱上了顾子臣?!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就像叶妩对尹翔说的那句话,想要捏死乔汐莞,轻而易举。

    但就算如此。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顾子臣为什么还能够这么无动于衷,不管顾子臣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会冷酷到牵扯无辜,所以按照正常推理,这个时候的顾子臣就会表现出他更加不宜亲近的个性,甚至于会故意的把乔汐莞推开,推远……可现在,顾子臣分明表现出来的就是在让乔汐莞渐渐的走进,走进他的世界……

    顾子臣这么不顾乔汐莞的安危到底是因为什么?!

    武大表示,她实在是有些想不通顾子臣?!

    如果换做是她,不管爱或者不爱,应该都会义不容辞的选择让乔汐莞离开,远远地。

    她转眸,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个脸色天翻地覆变化着的乔汐莞。

    现在还有点时间让她去纠结爱恨情仇,到时候就应该想想,自己的生死存亡了!

    她嘴角一笑,车速稍微开快了些。

    她想,人生总会在某一个点上结束,只是早晚的问题。

    所以,人生就不应该,想的太多。

    偶尔任性,为何不可。

    ------题外话------

    六一儿童节快乐。

    爱你们不解释。

    小宅群么么。</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