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十九章 找个时间,离婚吧

第八十九章 找个时间,离婚吧

作者:恩很宅
    翌日。

    一早。

    姚贝迪从偌大的大床中清醒过来,看着窗帘外透过的璀璨阳光。

    她转眸环视整个房间。

    潇夜一夜未归。

    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她也没太在意,她想这么久了,潇夜总有些自己的事情要做。

    她伸懒腰,起床,然后洗漱。

    她其实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上班了,她爸偶尔会问她在做什么,她也不敢说太多,说多了怕她父母又不高兴了,她只说过了这段时间再去上班,她其实是想要好好照顾潇夜,看目前的状况,潇夜的状态倒是好了不少,不用她太照顾。其实,有时候也就是自己找的借口而已,想要在家里面,和潇夜多待一会儿。

    潇夜一般上午比较晚才会去浩瀚之巅。

    而这么大一上午时间,他们可以在床上纠缠一会儿,也可以一起吃早饭,一起看电视。

    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从房间下楼。

    家里面没有多少菜了,她想正好现在趁着潇夜还没回去,出门把这几天的菜买了。或许潇夜等会儿回来了,中午会在家里面吃饭呢?!

    这么想着,眼眸突然一顿。

    她刚走下楼的脚步也随即的顿了一下,看着面前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潇夜?”姚贝迪很是诧异。

    回来了,怎么不回房间休息?!

    看他的模样,此刻脸上分明是疲倦到不行,昨晚是一夜未眠吗?!

    她抿着唇,大步走过去,很自然很温顺的坐在离他很近的地方,身体挨着他的身体,温柔的嗓音问道,“怎么回来了不回房间睡觉?”

    潇夜抿着唇,似乎是过了很久才转头看姚贝迪。

    姚贝迪也这么直白的看着他,看着他沉默着,不发一语。

    “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姚贝迪敏感的问道。

    以前的潇夜不是这样的。

    就算不太喜欢说话,但也绝对不是现在这样,总觉得好像隐藏了什么事情,一些不好的事情……

    她心微怔,嘴角拉出一抹大大的笑容,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我扶你上楼睡觉吧。”

    “不用了。”潇夜直接拒绝。

    姚贝迪皱眉,“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吗?”

    潇夜咽了咽喉咙。

    “怎么了?你看上去真的很奇怪。”姚贝迪看着他,“是太累了吗?还是身体不舒服?”

    说着,姚贝迪很自然的伸手摸潇夜的额头。

    潇夜就这么没有任何动静的,默默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对自己的关心之至。

    他静抿着唇,感受着她手心传来的温热,感受着心口处,一点一点仿若有些说不清的疼痛,越来越明显。

    他喉咙处一直,上下起伏。

    “没有发烧,肯定是太累了。”姚贝迪自顾自的说着,似乎还微微的松了口气,然后自然的双手搂抱着他的手臂。

    到了现在,他们之间很多亲密的举动已经做得理所当然,姚贝迪会害羞,但是不会排斥这样的事情,甚至很多时候,会主动的像只小猫咪般,每每让人,心痒痒的。

    “我扶你回房间,然后陪你睡一会儿。睡醒了在家里吃午饭。”姚贝迪安排着。

    她一直都觉得潇夜很喜欢和她睡觉,他们相拥而眠的这么多个夜晚,潇夜都会把她搂在怀抱里,有时候半夜睡迷糊了,两个人也会分开一会儿,潇夜就会自不自然的寻找着她的身体,然后紧紧的抱在怀里,安心的沉睡。

    刚开始的姚贝迪其实不太习惯这样亲密的睡姿,但后来,就莫名其妙的适应了。

    “不了,我不是回来睡觉的。”潇夜说,声音冷漠。

    姚贝迪看着他,诧异的问道,“还要出门吗?可是你看上去真的很累。身体比较重要,不要太辛苦……”

    正时。

    门外响起门铃声。

    姚贝迪转头看着大门口的方向,站起来,透过视频看着阿彪站在门外,拉开大门,“阿彪。”

    “大嫂。”阿彪恭敬无比。

    “进来吧。”姚贝迪拿出一双拖鞋。

    “不用换鞋了。”坐在沙发上的潇夜冷冷的说着,“拿了东西就走。”

    “是。”阿彪恭敬的点头,然后有些无可奈何的看着姚贝迪。

    姚贝迪内心一颤。

    什么叫拿了东西就走?!

    她眼神看着阿彪,“你们在忙什么?”

    阿彪坚毅的眼眸有些闪烁,那一刻是不敢直视姚贝迪的眼睛的。

    姚贝迪更加诧异了,她看着阿彪,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咬着唇,“有什么事情,是真的需要瞒着我的吗?”

    阿彪不敢回话,只说,“大嫂,我都是按照大哥的安排做事情。”

    姚贝迪皱眉,脸上有些不悦。

    阿彪低着头,无语。

    姚贝迪突然转身走向潇夜,阿彪看着姚贝迪的背影,然后看着潇夜。

    潇夜点头。

    阿彪走进来,然后直接走上了楼。

    姚贝迪看着阿彪的身影,有些生气的对着潇夜,“你到底要做什么,需要这么瞒着我吗?”

    潇夜直直的看着姚贝迪,不知道隐藏了什么情绪,不知道此刻的他到底在想什么,就这么直直白白,冷冷漠漠的看着她,然后说道,“我要搬出去。”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有些毫无预兆的愣怔,还有些觉得,晴天霹雳。

    她不相信的看着潇夜,“为什么要搬出去?”

    她甚至觉得她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潇夜狠抿着唇,似乎是不愿意说话,也似乎是说不出来话。

    “潇夜?”姚贝迪一般都不太会发脾气,而且习惯了对潇夜如此,一向都是,恬静而温柔,所以到了此刻,她依然用很轻很柔的声音说着,“你有什么不能给我说的吗?”

    “我要搬出去,和雷蕾一起住。”潇夜一字一句。

    那句话说出来,潇夜紧抿的薄唇已经成了一条僵硬的弧度,那露在外面的手指,也不由自主的,捏成了一个拳头,似乎是在控制什么的,骨节处都在微微泛白。

    但是那一刻的姚贝迪,什么都没有发现。

    她就看着潇夜那张平静的脸。

    潇夜不会开玩笑。

    潇夜说的话,就会是真的。

    潇夜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她此刻只是有些理不清头绪。

    潇夜说要和雷蕾一起住?那么她呢?!

    又把她放在了什么位置?!

    回到以前那样,她独守空房,而他,彩旗飘飘。

    人其实是很不容易满足的,当得到一样东西后,她自认为那样东西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后,如果再让她把那样东西拿出来分享或者拱手相让,她做不到,她真的再也做不到,看着潇夜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她深呼吸,这么不吵不闹的看着潇夜,控制着心里面一直蔓延的疼痛,冷静的问道,“潇夜,为什么?”

    总得有个理由。

    否则,怎么能够说怎样就怎样?!

    潇夜沉默不语。

    他似乎是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说不出口。

    姚贝迪眼眶有些泛红,不受控制的,开始红透。

    “在你心目中,我是不是就那么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在你心目中,我是不是就是那样,可以随便处之的女人?你不需要对我有任何交代是吗?”姚贝迪问道,有些讽刺的,冷笑着。

    她真的不想要大吵大闹,她从来都不喜欢对着谁像个疯子一样,她从小就在父母的熏陶下,要做一个安静文雅的女子,她不会像很多女人那样,用极端的情绪来发泄自己的难受,她做不到,也做不来,她就算现在心都要痛死的时候,也只会这么安安静静的,安安静静的问他,即使流泪,也是这么无声的,不会大声哭泣。

    她不觉得这是压抑,因为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这么的默默无闻。

    她模糊的看着潇夜,看着他住在沙发上,不为所动。

    她咬着唇,很咬着唇。

    时间仿若就在他们之间静止了一般。

    两个人这么看着对方,沉默无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阿彪提着潇夜的行李从楼上下来,行李箱很大,应该装了潇夜很多东西,包括日常用品,包括他的换洗衣服。

    而那些东西,马上就会和另外一个女人的东西融入在一起……

    真是,有些讽刺。

    以为自己其实是真的守住了这个男人的心,到头来,也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阿彪拿着行李,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有些尴尬,他压低声音说着,“大哥,我在门口等你。”

    “不用了,扶我离开。”潇夜说。

    阿彪看了一眼姚贝迪。

    看着她嘴角突然那抹讽刺的笑,笑容中,显得如是的凄楚和无助。

    在爱情的领域里面,谁爱的深,谁就伤的厉害。

    很显然,这段感情中,大嫂付出得更多。

    而大哥。

    他抿了抿唇,鼓起勇气说道,“大哥,你对大嫂再解释一下吧,我在门口等你。”

    说完之后,第一次没有听大哥的指使,直接推着行李箱走了出去,然后关上大门。

    大厅中,突然又只有他们两个人。

    安静的空间,除了彼此的呼吸,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声响。

    时间滴答滴答。

    潇夜依然就这么坐着,什么都不说。

    姚贝迪觉得自己的眼泪,干涸了,又默默的流出。

    在这个男人身上,应该会用尽自己的泪水。

    她有些惨白的笑了笑,“潇夜,你是真的决定,什么都不给我说了吗?”

    “如果你觉得难受,我们就离婚吧。”潇夜开口。

    离婚。

    姚贝迪看着他。

    然后,心真的痛到没办法负荷的地步。

    离婚呢?!

    以前她说离婚的时候,他说不。

    现在他说离婚了。

    她该说,好?!

    什么都是他说了算,在这段她骗来的婚姻中,什么都是他说了算。

    她擦了擦眼泪,突然发现眼眶内已经没有了泪水,她笑了笑,勉强的笑了笑,原来人真的伤到一定程度,就真的没有了眼泪。

    “你挑个时间,离婚吧。”姚贝迪说,很平静的说。

    说出这句话后。

    她想,他们的婚姻就真的这样,破碎了。

    一直编织了这么多年的梦,在真的以为触手可及的时候,崩塌了。

    她转身,往2楼上走,然后丢下一句话,“这套房子和笑笑我要,其他随便你。”

    潇夜看着姚贝迪的背影,看着她那么单薄那么娇小的身体。

    她真的很好打发!

    她其实真的不是想象的那么死缠难打。

    就像他们的婚姻一样,他故意报复她这么多年,对她不闻不问,在外面女人众多,毫不避讳!其实他根本就不需要故意的做这些事情,只要他说离婚,她其实就会走。

    她从来不给别人带来太多麻烦。

    她这辈子,或许做得最坏的时候,就是设计和了他上床,然后应错阳差的,怀上了他的孩子,最后,和他结婚。

    他狠狠捏着拳头,压抑着无处发泄的情绪。

    到了此时此刻,没什么可以解释的。

    这辈子,终究是辜负了姚贝迪。

    他不能要求她像以前那样,接受他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女人的事实。不管原因如何,结果终究就是,如果他不选择离婚,她需要接受他,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而他现在做不出这么自私的行为。

    所以,他能够想到最好的方法就是,放开她,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而自己,就这么,就这么,下去。

    他的生活,从小就是这么的,压抑。

    他习惯了。

    潇夜抿着唇,从沙发上坐到面前的轮椅上,推动着轮椅走向大门。

    其实他的腿好得差不多了,拄着拐杖走路完全不成问题,只因为姚贝迪看着会心疼,只因为姚贝迪说不让他下地,一步都不行,所以才会坚持了这么久,一直在轮椅上,他其实不习惯这么的仰望别人……

    他打开大门。

    阿彪看着潇夜出来,忍不住问道,“大哥,和大嫂解释了吗?”

    潇夜没有说话。

    “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好了,不管怎样,你对雷蕾是没有感情的,只是照顾她而已。大嫂会理解的。”阿彪连忙说着。

    潇夜紧抿着薄唇。

    不会理解的。

    爱情的路上,容不下一粒沙子。

    而他自己都没办法理解自己,更何况,自私的要求姚贝迪来接受他这么一次又一次的错。

    倒不如,让她这么恨自己也好。

    总好过这么压抑着自己,难受的和他生活在一起。

    ……

    姚贝迪躺在大床上。

    房间空荡了些,因为里面少了很多潇夜用的东西。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离婚。

    原本在自己以为能够触碰到幸福的时候,一盆冷水泼了下来,从头到脚,全身湿透。

    她有些讽刺的笑着。

    果然不能对自己有太大的期待,果然不能自以为是的觉得,这么多年潇夜终于爱上了自己,从一开始就是自己一手编织的婚姻,怎么可能长久下去。

    她翻身,把自己捂在被子里。

    她现在突然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这么无言的流泪,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潇夜给她的电话,然后去离婚。

    她只要潇笑和房子,因为这是她的孩子,因为这套房子是她父亲给她的,而她实在不愿意让这套房子,住进其他女人,就算是到头来她卖了也好。

    至少不会这么践踏了她父母的爱。

    至于潇笑,就算她不说,潇夜不会要。

    她心里突然有些难过,她原本还想着,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让潇夜重新接纳潇笑,如何让潇笑真正的感受到一家人的幸福,感受从来未有过的父爱。到了此刻,她还什么都没有实施,就已经宣告了结局,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因为来得太快太突然,她还没有时间给潇笑希望,要不然,她在哪里去给她寻找父爱?!

    她闭上眼睛,她想,事情都已经如此了,就让自己这么安安静静的,安安静静的躺一会儿吧。

    她习惯了用这种方式。

    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习惯了这么默默的去承受,潇夜带给她的,所有难受和伤害。

    而她想,这一天,终究会结束。

    终究在某一个不轻易的瞬间,就结束了。

    ……

    顾家大院。

    乔汐莞从床上起来。

    今天强迫性的让自己醒的很早。

    她有些迷迷糊糊的坐在床头,看着顾子臣似乎也才起床的,从浴室里面出来,穿戴整齐。

    “你去哪里?”乔汐莞抓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有些不清醒的声音问道。

    “去医院。”

    “今天怎么这么早?”乔汐莞问道。

    之前也这么早,只是昨天是故意为之的而已。

    “嗯。”顾子臣不多做解释,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准备离开。

    “喂。”乔汐莞叫住他,“你等我会儿,我陪你去医院。”

    顾子臣眉头一紧。

    “作为老婆,陪老公去医院很奇怪吗?!你什么眼神。”乔汐莞不爽的开口,“你等我会儿,敢一个人走你试试?!”

    威胁着,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浴室。

    顾子臣眼眸微转。

    他没想过,乔汐莞会陪着他去医院。

    而且他也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就行。

    薄唇微动,看上去毫无情绪的一张脸上,却莫名的会给人一种,释然的情绪。

    乔汐莞风风火火的洗脸刷牙上厕所,随便的换了一套轻便的休闲服,花了不到10分钟,准备完了一切,“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就自然的推着顾子臣的轮椅往医院走去。

    两个人走出顾家大院。

    等了一会儿,武大出现。

    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有些诧异的问道,“今天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又和顾子臣一起,你们是去哪里?”

    “去医院,我陪顾子臣做康复治疗。”乔汐莞说得很理所当然。

    武大眼眸顿了顿。

    这妞又在搞什么飞机?!

    昨天还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今天分明就变得这么的小鸟依人了?!

    这货不会是真的想要压倒顾子臣,打到叶妩吧?!

    会不会,太好胜了点。

    “喂,你还要不要开车!”乔汐莞已经把顾子臣扶进了小车内,伸出头对着那个分明还一脸若有所思表情的武大说着。

    这个女人脑袋瓜子在想什么,脸上浮现这么夸张的样子!

    乔汐莞不爽的想着。

    武大转身走进驾驶台,然后开车。

    车内很安静。

    乔汐莞其实是有些没有睡醒的,逼迫着自己起床,就是为了陪顾子臣去医院。

    她这几天不想去上班,反正公司也是“自己家”开的,她这么迟到也不能把她开除了,而且这段时间又没什么事儿,顾耀其也不会来找她,她干嘛不多抽点时间来陪自己的老公。

    老公。

    嘴角突然一笑。

    这两个字,真是觉得,很幸福。

    她就这么分明有些傻兮兮笑着的,坐在车后排打瞌睡。

    武大有些翻白眼。

    这个女人果然是,没心没肺。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武大随着顾子臣和乔汐莞走进医院,然后直接去7楼找到doctor莫进行腿脚康复治疗,乔汐莞就一直眼巴巴的看着顾子臣在里面坐着各种简单的运动,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doctor莫把顾子臣安排妥当后,从康复室出来,看了一眼乔汐莞,看了一眼武大,然后使了个眼神给武大,让她给着他到办公室。

    武大心领神会,看了一眼乔汐莞。

    乔汐莞此刻分明就没有在意其他任何人,眼珠子差点没有掉在顾子臣的身上。

    医生办公室。

    武大坐在莫梳的面前,直白的问道,“顾子臣的腿具体怎么样了?”

    “不出意外,半个月后应该会完全康复。”莫梳说道。

    “这么快?伤残了这么多年,这么快就能够治愈?”武大有些不相信的惊呼。

    “这么快?”莫梳笑了一下,“顾子臣其实很早之前就在自己做康复治疗了,你们大家不知道而已。”

    武大皱眉,瞬间就恍然,“也对,他做任何事情似乎都是出其不意,又似乎都是早有预知。我一直以为他至少还要半年时间,我还捉摸着,叶妩那个女人能不能拖延这么长!”

    莫梳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武大的观点。

    武大托腮,有些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觉得顾子臣干嘛要把乔汐莞留在身边,你不觉得乔汐莞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个负担吗?”

    “他做事情,什么时候我们猜的透。”莫梳无所谓的耸肩说着,“不过倒是。叶妩是不是也来找过你了?”

    “嗯。”

    “她也来找过我了。”莫梳说。

    “对你说什么了吗?”武大问道。

    “没说什么,一些道别的话。”莫梳抿了抿唇,“我其实一直都很担心,如果叶妩真的和顾子臣敌对的时候,顾子臣会不会,杀了她?!”

    武大一怔。

    她倒是没有想过这么长远的问题。

    好半响,“我想不会。”

    莫梳扬眉。

    “至少在我看来,顾子臣不会杀了叶妩。叶妩倒有可能,杀了顾子臣。”武大说。

    莫梳反驳,“叶妩不会杀得了顾子臣。”

    “那可说不一定。”武大对着莫梳,“当年我们也不知道顾子臣和叶妩发生了什么,两个人突然就分道扬镳了,我一直以为叶妩是爱惨了顾子臣,顾子臣不管做什么都会跟随,但事实她选择了远离顾子臣,所以我想,叶妩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冷血。而顾子臣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难过,可要是按照常理顾子臣或许会杀了叶妩,必定叶妩的离开就会是心腹大患,他却手下留情了……综上种种,我觉得顾子臣对叶妩绝对有,隐忍。”

    “而隐忍的人,很容易让对方有可乘之机。”武大分析,总结。

    莫梳笑着摇头,也不再争辩,“到时候,拭目以待吧。”

    武大也觉得没什么好争辩的,点了点头,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的说道,“你说如果叶妩和乔汐莞两个人都有危险了,顾子臣会先救谁?”

    莫梳忍不住一笑,“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武大一怔,随即笑道,“在人类世界待久了,就是这样!”

    莫梳大笑,“说得你好像是外星人似的?”

    “我们从小不就是当外星人一般的在培养吗?!”武大笑道。

    莫梳耸肩。

    那倒是。

    ……

    康复室外的走廊上。

    乔汐莞坐在那里,眼眸一直看着里面的顾子臣。

    顾子臣似乎是习惯了背对着别人,所以乔汐莞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

    她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等候着顾子臣。

    顾子臣为什么突然会康复自己的双腿?!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会突然做这种举动?!

    总觉得,有些期待,又莫名有些担忧。

    好怕这个男人突然的,若即若离。

    一个上午过去。

    顾子臣做完基础的康复健身之后,doctor莫带着他去了电击室。

    乔汐莞一直在门口等候,她其实不太懂这些设备,但据说,这所医院的设备都是最先进的,全部从国外引进,而且据说,这个医院的doctor莫是非常出名的骨科医生,他能够使用的整套设备,都是医院给他单独配备,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得到的特殊待遇。

    乔汐莞等了个将近1个小时。

    顾子臣从里面出来。

    脸色没有什么变化,看上去唇红齿白,不像是doctor莫说的那样,很痛苦。

    她大步走过去,拉着顾子臣的手。

    整个人一怔。

    手心分明有些凉,但却明显的在出汗。

    “很难受吗?”乔汐莞有些心疼的问道。

    顾子臣摇头,看上去真的没有什么异样。

    doctor莫陪在顾子臣的身边,看着顾子臣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够做完的电击,为了让自己脸色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那个男人硬是多花了半个小时时间在里面恢复自己的脸色和情绪,这么隐忍……

    他转眸看了一眼乔汐莞,突然觉得,顾子臣是真的变了。

    “还需要做什么康复治疗吗?”乔汐莞抬头问doctor莫,总觉得这个医生的笑容,太诡异了。

    doctor莫连忙收回自己的表情,严肃了些,“明天再过来就行。”

    “大概还有多久康复?”乔汐莞忍不住又问道。

    doctor莫正欲开口,立马感受到一道凌厉的视线,连忙话锋一转,“因人而异,不好定夺。”

    “你不是医生吗?”乔汐莞有些不爽。

    “我又不是神棍。”doctor翻白眼。

    乔汐莞皱眉,这什么医生?!

    “回去了。”顾子臣突然开口说道。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然后没再多说的,推着顾子臣离开。

    两个人这么安静的走着,武大也跟在他们身边。

    乔汐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随意的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接通,“贝迪……”

    “呜呜……”那边传来哭泣的声音。

    乔汐莞眼眸一紧。

    “呜呜……”那边持续不断的哭泣。

    “贝迪,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乔汐莞说,表情严肃。

    “我觉得很难受,我本来想要就这么忍忍,忍忍就过去,但是现在我发现我忍不下了,我真的觉得好难受……呜呜……”姚贝迪哭得很是凄楚。

    “你在哪里?”乔汐莞眼眸一紧。

    “在家。”

    “我马上过来找你。”乔汐莞直截了当。

    “嗯。”那边似乎是很努力的控制,让自己尽量不再哭泣。

    乔汐莞挂断电话,低头对着顾子臣说道,“我有点事情,武大直接送你回去,我打车去其他地方。”

    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进电梯,走在大厅上。

    眼眸突然一顿,迎面看着潇夜和阿彪出现在医院。

    想起刚刚姚贝迪的哭声,乔汐莞放开顾子臣的轮椅,直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潇夜,“姚贝迪在哭你知道吗?”

    潇夜眼眸紧了一下,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和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乔汐莞问道。

    这个世界上除了这个男人,估计也没有谁能够这么的惹姚贝迪哭泣了。

    姚贝迪那个女人习惯了这么的隐忍,突然到了无法隐忍的地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和这个男人有关!

    “我马上和她离婚。”潇夜说,显得很冷漠。

    乔汐莞是真的愣了两分钟。

    她直直的看着潇夜,对于这个答案是真的有些始料不及,所以她有些不相信的再次重复道,“你说你和贝迪离婚?!”

    潇夜点头,表情依然。

    “你个王八蛋,你tm的有病啊!”乔汐莞突然怒吼,然后还猛地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潇夜的腿上,那个用力。

    潇夜的腿不自觉得往后缩了一下。

    还好是尚好的那一条。

    阿彪习惯了保护自己的老大,自然的就走了过去,走在乔汐莞的面前,脸色冷酷无比。

    顾子臣眼眸一紧。

    武大连忙上前,正对着阿彪,“阿彪,你动手试试!”

    阿彪看着武大。

    两个人因为打架而“相见恨晚”,但忠诚的主人不同,立场就会不同。

    对视的双方,谁都不甘示弱。

    “退下。”潇夜对着阿彪。

    阿彪一怔,然后缓缓的往后退了一步。

    武大自然的退到了乔汐莞的身后。

    乔汐莞似乎还火大得很,也没觉得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上海滩最大黑帮的老大,指着鼻子骂着他,“潇夜,我告诉你,失去了姚贝迪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就等着后悔吧!简直,md,神经病!”

    潇夜脸色微动,却不发一语。

    乔汐莞觉得对着潇夜这种男人就反胃,真是没有见过比他更渣的了!

    她转身,大步离开。

    离开的时候,潇夜突然说道,“你好好劝劝姚贝迪。”

    不说这句话好。

    说这句,乔汐莞火气更大了,她回头怒吼,“你tm的都准备离婚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去关心她的死活!别又想当婊。子,又想要立贞节牌坊!”

    婊。子?!

    潇夜这辈子,还没有被谁这么骂过。

    他看着乔汐莞,却没有半点其他举动,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阿彪一直都视潇夜为崇拜的对象,不管这件事情他的立场如何,也听不得任何人诽谤了他的老大,脸色瞬间就变了的,准备上前靠近乔汐莞,武大一个迅速的站在阿彪的面前,动作快到,让人有些汗颜。

    其实平时,阿彪和武大练着拳的,也知道武大的身手不凡,但刚刚那样敏捷的反应,他不得不说,平时的练拳,武大是不是都是故意在让她?!她的身手分明可以更好。

    “阿彪,我不介意在这里引起轰动。”武大一字一句。

    阿彪紧捏拳头。

    潇夜冷冷的话语,“阿彪,走了。”

    然后潇夜推着轮椅,往前走。

    推着轮椅的手突然一顿。

    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顾子臣,一个眼神,然后又收回的,推着轮椅离开。

    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但总觉得这个不动声色的男人,不简单。

    阿彪看了一眼前面的大哥,突然大步的离开。

    武大看着阿彪的背影,看着潇夜,转头对着乔汐莞,笑着说道,“你倒是谁都敢招惹!”

    “反正我知道你会保护我。”乔汐莞没心没肺的说着。

    “万一哪天我不在了呢?”武大扬眉。

    “去哪里?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你还有其他亲人吗?”乔汐莞说。

    “你说呢?”武大嘴角一笑。

    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顾子臣,看着他分明和平时没什么特殊变化的脸颊。

    “或许,我就真的不在了。”武大突然感叹。

    乔汐莞看着武大,觉得她这句话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武大耸肩一笑,转身推着顾子臣,“你不是有事儿吗?我送你老公回家。”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武大很自若的推着顾子臣走在前面。

    乔汐莞沉默了几秒,跟着走了出去。

    乔汐莞打了一个车离开。

    武大推着顾子臣回到车上。

    小车内很安静。

    武大一直很认真的开车,看着看着,突然说道,“你明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为什么还要把乔汐莞留在身边。”

    顾子臣眼眸一抬,看着武大。

    “叶妩说,乔汐莞会成为我们的拖油瓶。其实不只是叶妩觉得,我、尹翔以及莫梳都这么认为,我想既然我们都知道的事实,你应该也会知道,所以不知道为什么你却还是这么多的,无动于衷。”

    顾子臣眼眸微转,靠在后座椅上,看着车窗外熟悉,又不太熟悉的上海景色。

    车子一路行驶在道路上,安安静静,冷冷清清。

    武大开了好长一段距离都没有得到顾子臣的答复,她微叹了口气,说道,“不愿意说就算了,反正不管8年前还是8年后,你说什么,我们都听。”

    这就是。

    信任。

    对老大,绝不质疑的信任。

    顾子臣眼眸微抬,回头看着武大,“乔汐莞不会成为我们的拖油瓶。”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他。

    “我有那个能力保护她。”顾子臣一字一句。

    武大抿着唇,直直的看着他。

    “乔汐莞的来去,不是谁说了算!”顾子臣再次开口!

    ------题外话------

    果然,钢盔顶着都没用,呜呜……

    推荐小宅的好友大雪人的文文《弃妇难追之宠妻入骨》

    简介:

    夏瞳昕,入狱的落魄千金,看似安静温婉,实则狡黠腹黑;

    单昱炎,单家家主的候选继承人,看似风流多情,实则痴心专一。

    为反抗父母,他在中众位相亲对象中选了她,

    为脱离狼窝,她欣然答应,

    哪知,脱离了狼窝,掉进了虎穴。

    他不是说两人互不相干,为什么每次她跟同事吃饭,他总是那么巧合的在场?粉丝那一束束鲜花怎么转眼就不见了?那些个疯狂的追求者怎么隔了一夜就销声匿迹了?

    夏瞳昕这只小绵羊哪里知道单昱炎心这只老狐狸的想法,他的人,是其他人可以肖想的吗?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