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章 着手调查

第九十章 着手调查

作者:恩很宅
    从市中心私立医院出来。

    乔汐莞匆匆忙忙的赶到姚贝迪家。

    姚贝迪给乔汐莞打开房门的时候,姚贝迪眼眶都是红肿的。

    “乔汐莞。”姚贝迪叫着她,声音刚起,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

    乔汐莞眉头一皱,“别哭了,进去再说。”

    姚贝迪深呼吸,再次把眼泪压了回去。

    乔汐莞坐在姚贝迪家的沙发上,两人这么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姚贝迪一直有些微微抽泣,那一刻没有说话。

    乔汐莞看着她的模样,表情严肃,“是怎么回事?”

    就像很多年很多年前一样,姚贝迪受了委屈,霍小溪就像一个大姐大一般的,准备为姚贝迪出气。

    姚贝迪摇着头。

    怎么回事?!

    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经历一些不太现实的东西,她一直都不明白,人的变化为什么会这么这么的大!

    她转头看着乔汐莞,“潇夜说和我离婚,然后要和雷蕾生活在一起。”

    乔汐莞眼眸一紧,“雷蕾?”

    姚贝迪点头,有些落寞的一笑,“这么多年过去,原来抢来的爱情真的不管自己多么努力也不能长久。”

    “谁说的!”乔汐莞看着姚贝迪,最看不得她这么的受伤,这么的委屈,“潇夜是白眼狼,有眼无珠!”

    姚贝迪看着乔汐莞,垂下眼眸。

    乔汐莞有些无奈,拉着姚贝迪的手,“说真的,我一直都不看好你和潇夜,潇夜这个人的生活太复杂了,而你这么单纯,根本就不适合他,我老早就盼着你们能够离婚,你自己安安分分的去找个平凡点的男人,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今天这样,如果是你提出离婚的我绝对帮你摆几桌大庆一番,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潇夜这么多年得了这么多便宜,到现在居然还没脸没皮的让你离婚?!你咽得下这口气我都没办法帮你咽下去。”

    姚贝迪笑了笑。

    还是那个小溪,那个总是在关键时刻为她出头的小溪。

    她其实是很庆幸的,不管自己伤到了什么程度,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朋友,总是想要让她快乐,总是看不得她受了半点委屈。

    她咬着唇,没有劝乔汐莞。

    因为按照乔汐莞的性格,其实劝了也没有用的。

    “我答应潇夜离婚了。”姚贝迪说。

    “答应了?成全那对狗男女?!”乔汐莞冷哼,“要我是你,绝对不会这么的让潇夜如愿以偿。”

    姚贝迪看着乔汐莞,有些诧异。

    不是盼着她离婚吗?

    “为什么潇夜说什么就是什么?!姚贝迪,这辈子你除了对这个男人付出了所有真心外,你没有对不起这个男人一点一滴,不管你们的婚姻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来,事实就是,你对他付出了全部而他却在不知好歹的一直不停的伤害,这段婚姻最无耻的那个人就是潇夜。”乔汐莞狠狠的说着,很极端,“所以,为什么要让这么无耻的人,就这么的让他逍遥下去!”

    姚贝迪知道乔汐莞的意思。

    乔汐莞在说,何必这么快离婚成全了潇夜和雷蕾。

    她其实也这么想过,有那么一秒的不甘心时也想过,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让他们这么幸福而自己这么难受?!

    想着想着,她还是会妥协。

    她不想为难了潇夜,她其实真的不难缠,如果潇夜说结束,她就会真的选择结束,她不想在结婚的时候逼着他,在离婚的时候还让他这么的不好过,她很多时候,总是习惯性的考虑别人的感受,所以她从来做不出什么残忍的事情。

    这点,其实乔汐莞也知道。

    所以乔汐莞这么狠狠的说完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算了,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你也做不出来伤害谁的事情,最做不出来的,就是伤害潇夜的事情。”

    姚贝迪点头。

    她是真的做不出来。

    她是真的由心的希望潇夜能够过得很好,虽然曾经是一直把那个“很好”和自己捆绑在一起,而现在,就算是没有了自己,她也没办法恨潇夜。

    她的爱就是这么简单这么纯粹,在一起的时候,就用心的付出自己的一切。

    不在一起了……

    就祝福吧。

    她今天是真的有些难受,难受到有点承受不过来,她想或许找个人聊聊天心里面就会好很多。

    心里面没有好很多,但总觉得自己不是那么的孤独。

    在自己受伤后,至少有个人陪在自己身边。

    就这样就好。

    “乔汐莞,你今天忙吗?”姚贝迪问道。

    “这个时候了,还这么考虑我的时间?姚贝迪,你什么时候不能这么圣母?!”乔汐莞忍不住吐槽。

    姚贝迪一笑,有些落寞。

    她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好像就是言情小说中最让人牙痒痒的“圣母”角色,总是习惯了去包容一切,习惯了站在别人的角度上,去考虑一切。

    而这样的人,真的很愚蠢。

    相对于霍小溪,就完全不是。

    霍小溪总是很独断,她才不管你现在在干嘛?!她才不管你现在要干嘛?!她说什么就什么,她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仿若整个地球都应该理所当然的跟着她转,她真的可以没心没肺到,以自我为中心。

    “我陪着你,我怕你想不开。”乔汐莞又说道,口吻依旧不是太好。

    姚贝迪摇头。

    她不会想不开。

    她做不出来伤害别人的事情,也同样做不出来伤害自己的事情。

    她不是怕伤害了自己会怎样,她只是怕伤害了自己后,身边会有多少关心她的人难受,而且潇笑还那么小,她必须要陪着她长大成人。

    她从来都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完全的不管不顾。

    “不过倒是。”乔汐莞看着姚贝迪,突然很认真的表情,“上次你对我说雷蕾遭人lun奸了?”

    姚贝迪点头。

    “我不是让你这段时间看好潇夜吗?”

    姚贝迪静静的看着乔汐莞,什么叫做“看好”,潇夜这段时间真的很规矩,对她也很好。

    “算了算了,我给你说多了也没用。”乔汐莞突然又狠狠的叹了口气。

    对于姚贝迪这么单纯的人而言,说多了,反而是她的负担。

    姚贝迪淡淡一笑。

    在霍小溪的心目中,她从来都是那个一直需要保护的人,其实她偶尔也会幻想过,哪一天自己也能够这么的强大起来!

    眼眸微转。

    她静静的靠在沙发上,把整个人埋在靠垫里面。

    她默默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默默的承受着,潇夜带给她的打击,也或者说,默默地承受着,自己这么多年,种下的报应……

    乔汐莞转头看着姚贝迪,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抿着唇,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些别的想法,她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应该去证实点什么,她总觉得潇夜不管多渣,也不会渣到这个程度,而她对于那个男人的了解……潇夜不像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所以不会在对姚贝迪好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后,突然就变卦的,把心思放在了雷蕾身上。

    她这么一边想着些事情,一边陪着姚贝迪,看着姚贝迪已经干涸的眼泪此刻又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她想,这段婚姻,终究会伤透了心。

    ……

    陪了姚贝迪一天,乔汐莞从姚贝迪家离开。

    姚贝迪真的不太会麻烦别人,今天应该是承受到某个无法承受的点之后,才会这么委屈的给她打电话,就像很多年前,也是因为潇夜的事情找她诉苦一般,她不到自己不能承受那个临界点,她真的不会打扰了别人。

    这么一个仿若人间天使般单纯的女孩子,她是真的很怕潇夜糟蹋了。

    现在离婚也挺好。

    远离潇夜那个复杂的世界。

    只是这么离婚……

    姚贝迪能够咽下去,她咽不下去!

    跟小时候一样,姚贝迪只是单纯的诉诉苦而已,在她心里面,就成了谁真的欺负了她的妹妹,而欺负她妹妹的人,她真的会弄死!

    她坐在武大开的小车内,突然对着武大说着,“阿彪的电话你有吗?”

    武大点头,“怎么了?”

    “找他有点事情。”

    “哦。”武大说了一串号码。

    乔汐莞拨打,半响,那边接通。

    “喂。”

    “阿彪,是我,乔汐莞。”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阿彪顿了一下,“乔小姐你找我有事儿吗?”

    “你现在有空吗?”

    “我陪着大哥。”

    “阿彪,我有事情找你,如果你现在方便,我马上让武大开车来接你。”

    阿彪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找我什么事情?”

    “关于潇夜为什么突然和贝迪离婚的事情,我想这个事情,除了你,没有谁更清楚了。”乔汐莞很笃定的口吻。

    “嗯。”阿彪一口答应。“我现在还在市中心私立医院,我到楼下来等你们。”

    乔汐莞有了一刻的愣怔,随即嘴角一笑。

    或许阿彪正等着谁来帮他处理,这个事情。

    挂断电话,乔汐莞让武大开车到市中心私立医院,阿彪已经在门口等候,他们的车子停下,阿彪毫不犹豫的上车,武大把车子随意的开到一个比较能够谈话的海边,乔汐莞和阿彪下车,武大无所事事的在车上看着他们的交谈。

    “你知道怎么回事吧?”乔汐莞问道,“潇夜突然发神经的和姚贝迪离婚。”

    阿彪点头,遂又想到什么的说道,一本正经,还很严肃,“大哥没有发神经!”

    乔汐莞翻白眼。

    在阿彪的心目中潇夜就是神,谁都不能玷污了。

    她抿了抿唇,这个点也不想要刺激了阿彪,她现在有很多事情需要阿彪帮忙,于是换了一种稍微温和点的口吻说道,“潇夜突然这样,是不是雷蕾那个女人在从中作祟。”

    “我不知道是不是。”阿彪摇头,“像我们道上的人,大家看到的一面想到的一面都是凶狠凶残,其实我们从来不否认,我们有时候也会为了某种利益彰显某种气质而做一些在外人眼中极端的事情,而我们就是因为这样的复杂生存环境,其实思想并不复杂,比起偶尔看到的,听到的商场上面的那些尔虞我诈,其实我们显得单纯得多,喜欢就拿,不喜欢就扔,不会考虑那么多的利益得失。”

    乔汐莞认同的点头。

    她一直以为阿彪就是一介莽夫,和武大挺像,两个人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主儿,她曾经还想过,反正这两个人这么合拍,要不就撮合撮合,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撮合两个人也很搞笑,怎么都觉得,两个人不可能成为一家,也就再也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不过今天到现在,她反而觉得阿彪也不是她想象的那种只会用蛮力不会思考的人,他说了一番,让她都觉得很有深度的话。

    阿彪看着海浪的方向,继续又说道,“所以我们不太会揣摩人心,很多时候看一个手下忠不忠诚,都会在发生事故后才会知道,平时是看不出来的,而对于这种不忠诚的人,我们都会给予很惨烈的方式来对待,以至于,其实不忠诚的人,真的不多。”

    乔汐莞抿着唇,听着阿彪接下来的话。

    他说,“对于雷蕾是不是从中作祟,我只是怀疑过,但是我找不到蛛丝马迹也就没能够断定雷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雷蕾是真的被lun奸,检查报告很清楚,而那份检查报告的医生不可能做任何手脚,雷蕾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因为从头到尾,我都一直守着。另外,雷蕾遭遇的怀孕以及突然失去子宫的事情,也不是买通了医生,对于这所私立医院,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真正的股权人就是潇老爷子,没人敢在潇夜的眼皮子底下做任何手脚……而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雷蕾经历的这所有一切都是真的,都是真正的存在,并不是瞒着潇夜博取同情,而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应该不会让自己悲惨到这个地步的,去这么的得到一个男人!”

    乔汐莞陷入沉思。

    她觉得信息量有些大,她要一点一点的理顺。

    雷蕾被lun,被怀孕,被拿掉子宫……

    这所有的一切,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事情,作为平常人,真的不会有谁能够让自己做到这个地步,除非神经病,而雷蕾应该还没有到变成神经病的那一步。

    她眉头锁得很紧,在静静的判断这个事情,是不是哪里会有些蹊跷?!

    一切会这么巧合?!

    在雷蕾说离开后,突然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她眼眸一紧,转头对着阿彪,“就因为雷蕾如此惨烈,所以潇夜就良心发现的,决定照顾雷蕾一辈子?!”

    “不尽然。”阿彪说,“大哥并不是一个这么心慈手软的人,虽然他一直对雷蕾很是内疚,但他刚开始的立场其实很简单,他会弥补雷蕾,毕竟雷蕾的被lun奸被怀孕被拿掉子宫着所有的因果关系,都和他脱不了关系,而作为老大这么性格的人,不会让自己觉得欠了谁多少!所以他肯定是会弥补的,雷蕾提任何要求,在老大看来,只要不是他,他都可以答应。而雷蕾却什么都不要,只要老大。老大之前也拒绝了,很坚决的态度,但是后来……后来雷蕾自杀割腕,又当着他的面跳楼……”

    自杀?!

    用死相逼?!

    说一切都是巧合,乔汐莞就更加不相信了!

    分明所有一切都是雷蕾故意设计的桥段,让自己在身体受到最大伤害的程度,以死相逼,博取同情,逼着潇夜对她不得不负责,逼得潇夜束手就擒。

    想到这里,乔汐莞重重的深呼吸了一下。

    这么看来,雷蕾这个人的心思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能够让自己走到这一步,能够用这么残忍的手段,这样的女人,果然简单不了。

    所以姚贝迪被这么秒得体无完肤,现在似乎也瞬间释然了。

    姚贝迪那个单纯的小白羊,怎么可能是雷蕾的对手!

    “乔小姐,你是想到什么了吗?”阿彪看着她的神色变化,问道。

    其实他也一直恍惚觉得雷蕾是故意的,但又一直觉得,一个女人不可能对自己这么残忍,所以他其实是把自己走进了一个小胡同里面,不知道到底该往什么方向走。

    乔汐莞转头看着阿彪,一字一句突然说道,“阿彪,我能够找到你,其实是因为我真的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而也觉得,作为潇夜的唯一的心腹,你应该比谁都不愿意看到潇夜被人算计。”

    阿彪点头。

    这都是不言而喻的。

    “我现在给你说的事情,其实都是我的大胆设想,但是我希望你能够配合着我的大胆去验证。”乔汐莞看着阿彪。

    阿彪点头,他总觉得商场上的人都很聪明,而他除了会打架,脑袋真的不是特别好用。

    乔汐莞抿了抿唇,“我不知道雷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对她的了解其实并不比你们深,只是女人的第六感就是觉得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信男善女,她得到潇夜就是用了手段。只不过这样的手段用过了点而已。比如,她或许是找人故意lun奸了自己,然后故意怀上了孩子,再打掉。作为雷蕾的角度而言,她都为潇夜受了这么多苦,潇夜不可能还会这样的对她无动于衷,加上,她再用自杀的方式来威胁潇夜,按照雷蕾这么多年对潇夜的了解,肯定知道潇夜不会这么的让自己轻易的就死去,亦或者雷蕾还能够想到其他更加说尽潇夜心里面的事情,总之就会让潇夜彻底的回到她的身边。”

    阿彪点头,觉得乔汐莞很有道理。

    “而雷蕾或许唯一没有考虑到的就是,自己在流产的似乎,会死去子宫。一个女人不会拿掉自己的额子宫,除非那个女人是变态或者神经病,很显然雷蕾不是。她拿掉自己的子宫绝对是意外,作为一个女人,想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生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雷蕾做了那么多事情,终究还是报应到了自己的身上,可越是自己这般的惨烈,越是让雷蕾更加的肆无忌惮,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现在在雷蕾的世界里,或许就真的变成了,得不到潇夜,宁愿死都行,反正什么都没有了,怎么不可以破坛子破摔!”乔汐莞继续说着。

    阿彪越来越觉得有道理。

    “综上,全部只是我的揣测,你这么对潇夜说,他不会听。”乔汐莞很严肃。

    “那怎么办?”阿彪有些着急。

    “调查。”乔汐莞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真的不相信雷蕾做了这么多,连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有。所以,阿彪你现在就从雷蕾被lun奸那里开始调查,我猜想,lun奸雷蕾那几个人依照你们的能力并不特别难找,找到他们之中的随便谁,问出来后,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这个你不用说,我和大哥其实也做过这种事情。我们找那几个人,一方面是为了给雷蕾报仇,另外一方面是为了找到证据把张龙给弄下去,当然,我也有私心的,想要知道真相是不是雷蕾遭遇的那样。但事实就是,我们一个人都没有找到,而前几天突然收到消息,那几个我们锁定的人,都先后的莫名的死于非命。”阿彪说。

    乔汐莞眼眸一紧,“这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阿彪摇头,“这不能说明什么,杀人灭口,这是道上经常用的手段。张龙或许是为了隐藏自己找人lun奸雷蕾的事情,怕被大哥抓到把柄置他于死地,所以才把那几个人解决掉而不是没有道理,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怀疑到雷蕾的身上!”

    乔汐莞点头。

    这倒是。

    她没有深处他们之中,不会知道他们的具体情况。

    阿彪微叹了口气,“不过,听了你今天的分析,我想我是不会放弃调查的。不知道进展会不会很慢,但是我绝对会调查下去,直到水落石出。”

    乔汐莞抿着唇,“就算找不到那几个人,也可以从其他地方找到雷蕾的蛛丝马迹,她做了这么多事情,总得找人联系的,查查她的通话记录,看看她都和谁有些交集,然后慢慢的一个人一个人的寻找,我不相信,雷蕾做事情可以谨慎到我们大家怎么都发现不了,而且这段时间也可以观察一下她有没有什么异样,不放过任一点蛛丝马迹,总会真相大白。”

    “嗯。”阿彪点头。

    本来自己还处于有些茫然的状态,但是听乔汐莞这么一说,就真的坚定了他的信心,他是真的没有那么完美的大脑,来分析这么多的东西。

    阿彪转眸,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的对着乔汐莞,“你觉得就算大哥后悔了,他还能不能找回大嫂。”

    “这个……”乔汐莞冷笑,“不能。”

    “可是大哥真的是爱大嫂的,而且大嫂也爱了大哥这么多年,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能再原谅一次?!”阿彪疑惑的问道。

    “不能。”乔汐莞斩金截铁,“女人就是如此,或许可以一直承受伤害,到一个自己也不知道哪个点位置,但真的决定放手,真的决定不要被伤害时,那就真的成了一个终点,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而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阿彪,我找你让来把雷蕾的事情查清楚并不是为了让潇夜和姚贝迪破镜重圆,我只是在让潇夜明白,他这一辈子有多愚蠢而已。”

    阿彪眼眸微紧。

    这和他的初衷完全不一样。

    他分明是想要查明真相,让大哥和大嫂能够和好如初。

    乔汐莞似乎看出来阿彪的心思,淡淡然的笑了笑说道,“不管目的是什么,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都是一样的,而真相大白后,潇夜和姚贝迪会怎么样,那都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也只是,空有想法而已。”

    阿彪紧抿着唇,还是点了点头。

    乔汐莞说得对,把事情查清楚了,后面该怎么处理,那都是他们的事情,他们无权过问。

    “阿彪,刚刚我给你打电话的是我的号码,你存一下,有什么异样给我打电话,不要鲁莽行事,或者打草惊蛇,要不然我们想要的东西,就真的成了无底洞。”

    “好。”阿彪答应。

    乔汐莞点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阿彪跟着乔汐莞坐进小车内。

    武大坐在驾驶台,看着他们的模样,没有多问一句。

    武大先把阿彪送回市中心私立医院,然后又开车送乔汐莞回顾家。

    乔汐莞一路上还在若有所思。

    她总是觉得雷蕾不可能这么聪明,一个女人也不可能主动想到用对自己这么残忍到极端的方式来得到男人,但又总觉得,一切肯定不可能是自然发生的事情……

    她锁眉。

    她现在也想不通很多事情,她需要阿彪调查出来一些事情,就算是一些细小的事情,让她能够有个抓手也好!

    眼眸突然一紧,“姚贝坤的电话你有?”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我今天成了你的机器猫了吗?”

    “机器猫比你可爱多了。”

    武大无所谓的笑了笑,再次说出一串数字。

    乔汐莞拿起电话,那边接通,有些懒洋洋的口吻,“喂,你好。”

    声音听上去还在睡觉。

    这都几点了,还在睡觉?!

    “是我,乔汐莞。”乔汐莞直接的说道。

    那边似乎是愣怔了两秒,整个人应该是从床上蹦起来的,“女神,你给我打电话吗?话说我当你司机那会儿,我把电话号码硬塞给你你都不要,你现在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

    乔汐莞翻白眼。

    这个小男人,总是这么的让人,欲哭无泪。

    “女神你找我什么事儿?不管你找我什么事儿,我都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姚贝坤表态,整个人分明是各种的恭维,各种的讨好。

    “姚贝坤,你能用正常人说话的方式和我交流吗?!”乔汐莞受不了。

    姚贝坤似乎是打击过度,弱弱的问道,“女神,怎么样才叫正常说话的方式?!”

    乔洗完如果真的不是有事儿找姚贝坤,绝对不会去主动招惹了这主儿,她抿了抿,微调整了情绪说道,“这段时间你多到浩瀚之巅去蹲着,多和潇夜身边手下那些打好关系。”

    “为什么?”姚贝坤诧异,突然又瞬间明白的说着,“女神是在教我,想要发展起来,就要从底层做起吗?首先要先拉拢人心?!”

    “我教给个p!”乔汐莞狂躁。

    姚贝迪这个单纯的货,觉得全世界人都在帮他吗?!

    很显然,那边的姚贝坤又被打击了。

    “我就是让你帮我留意一下,潇夜手下的人,有没有谁和雷蕾关系匪浅的!”乔汐莞直截了当。

    “关系匪浅是什么意思?上床吗?!”姚贝坤弱弱的问道。

    “上你个大头鬼!”乔汐莞气得发飙,“你丫的就给我留意着,有没有谁在帮雷蕾做事情的,避开了潇夜和阿彪,就是在帮雷蕾。”

    “哦。你就是让我当间谍?!”姚贝坤恍然大悟。

    “我让你当内奸。”乔汐莞直截了当。

    姚贝坤觉得自己,也没办法好好的和女神交流了。

    “听到了吗?”乔汐莞逼问。

    姚贝坤欲哭无泪,“是,女神说什么,我就是什么。”

    “有什么动静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姚贝坤,这事儿可是关系到你姐能不能扬眉吐气的事儿,你要是不想看到你姐老是被人欺负了你就给我认真点,别让人发现了你是内奸知道吗?”乔汐莞叮嘱。

    “我能间谍吗?”总觉得间谍的名字,分明就比较高大上。

    “姚贝坤!”乔汐莞咬牙切齿。

    有区别吗?!

    “是,女神,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死就不用了,你死了我还没办法给你姐找个这么极品的弟!”

    “……”姚贝坤无语,“女神,再见。”

    恭敬的挂断电话。

    乔汐莞每次都觉得和姚贝坤对话,分明就是会杀死好多脑细胞。

    她抬眸,不爽的看着武大,看着她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笑什么笑,没见我火大的时候吗?”乔汐莞不爽的低吼着武大。

    “见到了,刚刚。”武大说着,“姚贝坤还挺有能耐的,越来越觉得收了这么一个徒弟,也还挺有乐趣的!”

    乔汐莞翻白眼,“人家都说师父感染徒弟,你倒是被你徒弟给同化了。”

    “开心,怎么都好。”武大说着。

    乔汐莞没好脸色。

    她不开心,行吧!

    一点都不开心,想起潇夜那个愚蠢的男人,就各种的不痛快!

    不过转念又觉得,潇夜的性格所致,看不得欠了别人什么,如果不把事实依据拿出来,潇夜肯定会对雷蕾一直内疚,而那个女人绝对也不是可以安分的主儿,所以就算是现在潇夜和姚贝迪还在一起,雷蕾这么三番四次的出来闹腾,也确实让人烦心,还不如现在这样,要断就断干净了!

    她这么一路想着,车子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下车,走进大院。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陪了姚贝迪一上午,又找阿彪聊了这么一会儿,到了此刻这个点,她还没来得及吃午饭,上午因为陪顾子臣一直在医院,太早连早饭也次没吃,现在就突然有些饿了。

    她自然的走进大厅,正准备吩咐佣人弄几个菜时,突然看到大厅沙发上,齐慧芬坐在那里,而坐在她旁边的两个人,一个人是叶妩,一个人齐凌枫。

    这是。

    谈成了,恋爱?!

    乔汐莞嘴角一笑,收回视线,对着一边的佣人说道,“帮我做几个菜,我没吃午饭,做好了给我说一声。”

    “是的,大少奶奶。”佣人恭敬的点头。

    乔汐莞吩咐完之后,自然的走向沙发那边,亲昵的坐在齐慧芬的旁边,甜甜的叫着,“妈。”

    “莞莞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听佣人说也没有上班今天。”

    “嗯,陪子臣出去了一会儿,然后中途遇到些事情去处理了,现在午饭还没吃,正让佣人弄几个菜。”乔汐莞随意的说着。

    “你看你这孩子,再忙也应该吃饭的,饿坏了自己怎么办?!”齐慧芬看上去心疼得很。

    “嗯,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的。”乔汐莞也变得得无比的亲昵。

    叶妩和齐凌枫坐在另外一个沙发上,有些羡慕的说着,“莞莞你真幸福,又这么好的婆婆。”

    乔汐莞转头看着叶妩,看着这个女人,偶尔露出的温柔如水,万般柔弱的模样,偶尔露出狡黠的模样,让人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是她?!

    而此刻。

    她觉得或许她现在能够看到的哪一种模样都不是她,这个女人,就是这么隐藏之深。

    乔汐莞控制自己心里的情绪,嘴角微微一笑,“叶妩,凌枫父母双亡。从小就是在咱们顾家长大的,妈对凌枫就跟对自己亲生儿子似的,你要是和凌枫能够开花结果,妈不也是相当于你的婆婆了吗?”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听着她的口气,嘴角只是讽刺的笑了一下,笑了一下而已。

    齐慧芬对这句话倒是受用得很,连忙说着,“叶妩,莞莞说得对,我从小把凌枫拉扯大,跟他亲妈差不多,凌枫这孩子也孝顺,对我也好,你和凌枫要是结婚了,我可就把你当我亲儿媳对待。”

    叶妩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我和凌枫的这种事情,以后再说……”

    “其实啊,你们年龄也不小了。闪婚什么的,你们这个年代的人不都流行吗?我不是古板的人,我相信叶妩你妈妈也不不会这么死板,你们倒是真的可以考虑早点成家。女人到了一定年龄生孩子就不好生了,叶妩,咱也就说句你不要多心的话,你都30岁了,都成高领产妇了!”齐慧芬一直劝着。

    叶妩半点异样的笑着说道,“阿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但是感情的事情,如果认真了就不能马虎的,凌枫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齐凌枫笑了笑,“我听小妩的意思,多等两年也无所谓。”

    “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齐慧芬叹气。

    叶妩只是笑笑。

    乔汐莞看着他们的模样。

    看着齐凌枫和叶妩,看着这两个似乎都各自隐藏着心思的人……

    正时。

    佣人恭敬的走过来,“大少奶奶,饭菜做好了。”

    乔汐莞点头,“我先去吃饭,你们慢慢聊。”

    齐慧芬点头。

    叶妩突然说道,“莞莞,我陪你一起吧,正好有些女人之间的悄悄话想对你说。”

    乔汐莞眼眸一紧。

    叶妩笑得尤其的开怀。

    齐慧芬也有些差异,“莞莞什么时候和叶妩感情这么好了?”

    “以前我们见过几次,一直把莞莞当朋友。”叶妩解释着,“而且我喜欢莞莞的个性。”

    “原来你们之前就认识。”齐慧芬点头,也没做什么怀疑。

    乔汐莞转头,看着叶妩。

    叶妩抿唇一笑,很亲昵的拉着乔汐莞的手,“走吧,我陪你吃饭。”

    乔汐莞手心微动。

    不喜欢这个女人碰自己。

    她抿唇,转头对着齐凌枫玩笑的说着,“凌枫,那就借你女朋友一会儿了。”

    齐凌枫点头,一笑,“你随意。”

    所以,两个人真的,已经确定了关系?!

    ------题外话------

    小宅一句话不说,小宅傲娇的,飘过。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