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一章 除非杀了我,否则我会杀了她。

第九十一章 除非杀了我,否则我会杀了她。

作者:恩很宅
    顾家大院,偌大的饭厅。

    乔汐莞吃着佣人精心准备的午餐,叶妩坐在她的旁边,嘴角带着笑意的,陪着她。

    “你想对我说什么?”乔汐莞漫不经心的边吃饭,边问道。

    “等你吃完吧,我怕说了之后,你吃不下了。”叶妩嘴角一勾,露出狡黠的笑容。

    “你这么在我旁边,我就已经吃不下了。”乔汐莞直白的说着。

    叶妩一怔,又淡淡的笑了笑,“看来,你是什么都知道了。”

    乔汐莞眼眸一扬,“我知道什么?”

    叶妩看着乔汐莞,似乎是在仔细的打量她,她上扬的唇瓣渐渐的变得紧绷,脸色慢慢变得严肃了些,“我和顾子臣的事情。”

    说得,很淡定。

    乔汐莞垂下眼眸,确实是食不知味。

    她放下碗筷,冷脸问道,“你还想说什么?”

    “你还是吃饭吧,吃完之后,我们好好谈谈。”叶妩微叹了口气,说道。

    “我不吃了,你谈吧。”现在还吃得下,才真是见鬼了。

    叶妩看着她。

    “或者换一个地方。”乔汐莞眼眸看了一眼大厅中齐慧芬和齐凌枫,两个人似乎还在健谈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齐慧芬一直在劝齐凌枫,应该是催促齐凌枫和叶妩的婚事。

    叶妩也顺着乔汐莞的眼神看了看,点了点头。

    乔汐莞和叶妩走向后花园。

    这个天其实挺热的,两个人坐在一颗大树下面的凉亭里面,夏风吹气,带着燥热的湿气。

    两个人对而坐。

    乔汐莞不想和这个女人兜圈子,所以她无比直白的说着,“你突然告诉我你和顾子臣的事情,是因为你对顾子臣还余情未了?!”

    叶妩淡淡一笑,“嗯。”

    点头。

    她从来不否认她对顾子臣的感情。

    因为一直都在,她不太喜欢去撒谎。

    乔汐莞抿着唇,身体有些不自觉得紧绷,似乎是在紧张。

    她默默的深呼吸,让自己看上去无异。

    “你准备……当小三了?”乔汐莞看着叶妩,冷冷的问道。

    “小三?!”叶妩突然冷笑了一下,“如果真的是小三,婚姻的小三是我,但是感情的小三却是你。”

    “什么意思?!”乔汐莞眼眸一紧。

    “我和顾子臣相爱。”叶妩直接了当。

    乔汐莞脸色微边,“是曾经。”

    “谁说过是曾经。”叶妩笑得很开怀,“你觉得顾子臣现在爱你吗?”

    “我就这么觉得。”乔汐莞斩钉截铁。

    “是吗?”叶妩拉出一抹看不出什么神色的笑容,整个人却明显的表现的有些不屑。

    不屑一顾的表情。

    乔汐莞觉得自己有些火大。

    这个女人怎么就可以笃定,顾子臣不爱她了?!

    她觉得顾子臣爱她。

    她就是觉得那个男人,就是爱她。

    她狠狠的看着叶妩,“我一直觉得,聪明的女人不是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找到安慰,而是让男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叶妩,你如果有那个能耐重新回到顾子臣的身边你可以试试,犯不着在我身上挑拨离间,说实在的,我最不可能的就是被人挑拨离间,因为我有脑子,我会思考。”

    叶妩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果然和其他女人都是不一样的。

    她嘴角一笑。

    不是小看了这个女人,而是觉得对付这个女人,其实也挺麻烦的。

    她眼眸微动,长长的睫毛微微扑闪着,“你不适合留在顾子臣的旁边。”

    “我觉得我适合。”乔汐莞说,很笃定的口吻,“我适合留在任何人的身边,因为我从来都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我有那份独立,也有那份能耐。”

    “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么自信的生活?”叶妩皱着眉头,有些好笑的问道,“因为在商场上风水生气,你就觉得,你在任何环境里面都可以游刃有余?!乔汐莞,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很多你根本想都没有想过的世界,而那样的世界,你待在里面,只会是废物!”

    废物!

    乔汐莞冷冷的看着叶妩。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骂。

    她实在不知道,叶妩到底有什么能力,到底为什么,就这么肯定她一无是处!

    两个女人的眼神都表现的尤其的不友好。

    夏风依然,到处一片安宁。

    “叶妩,你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乔汐莞控制情绪,很认真的一字一句,问道。

    “我隐藏了很多,但是我没有那个耐心也没有那个义务告诉你,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明白的给你说清楚,离开顾子臣,去过你自己的安逸生活。否则,别让我帮你离开。”叶妩说,最后那句话,分明带着一阵不寒而栗的感觉。

    仿若一阵冷风,从脖子处,冷飕飕的飘过。

    乔汐莞咬着唇,“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就是在威胁你。”叶妩不反驳。

    乔汐莞皱眉。

    第一次觉得在这个女人的强势下,有那么一点,少了那么一点,自己平时的霸气和睿智。

    她默默的调整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让自己看上去平静而冷漠,“我倒是很想要看看,你怎么帮我离开?!”

    叶妩眼眸一紧,冷冷的看着她,“所以你不决定离开顾子臣了。”

    “我从不受人威胁。”

    “很好。”叶妩脸色一沉,语气冷然。

    乔汐莞看了一眼叶妩,觉得和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任何共同语言了,也确定这个女人,从此以后和自己站在了对立的立场上!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离开,脚步刚起……

    一个身影突然挡住她的曲线,冰凉的手猛地一把握住她的脖子,力度有些大的,让她猛抽了一口气,呛得脸都红透,她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突然的举动。

    叶妩刚刚那一秒的速度以及突然跃起的举动,让她真的是始料不及,而且就算料到了,这么快,她应该也逃不掉。

    她狠狠的看着叶妩,那份惊恐被自己完全的掩饰。

    她涨红着脸,看着叶妩冷的发寒的模样,和平时给人的感觉完全是天壤之别的模样。

    所以她说过,或温柔或调皮或开朗或狡黠的叶妩都不是她的真面目,仿若现在这么冷血而残忍的模样,才是叶妩一直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模样!

    她这么一直默默的承受着叶妩手上的力度,她甚至觉得自己那一刻,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只有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叶妩残酷的脸以及那双一直在用力的手指。

    “乔汐莞。”叶妩逼近她的脸,在她面前狠狠的说着,“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你觉得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这么待在顾子臣的旁边?”

    乔汐莞现在说不出来一个字。

    她觉得她脸已经绷得剧红,整个人应该在欲与死亡的边缘,在某个临界点仿若就要真的和这个世界永世诀别的时候,脖子上的力度突然一松,新鲜的口气充斥在她的鼻息之间,她猛地狠狠呼吸,又因为突然的空气呛得差点反胃。

    叶妩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乔汐莞的难受,看着她咳得腰都直不起来,整个身体在不停的颤抖。

    好半响。

    乔汐莞似乎才从突然的窒息中缓过神来,脸上的涨红也渐渐的恢复了原来的血色,她站直了身体,看着叶妩,“怎么不杀了我?”

    叶妩脸色一沉。

    “我告诉你,威胁我没用。除非杀了我,否则想要让我离开顾子臣……你、就、去、做、梦!”乔汐莞冷冷的说着。

    叶妩脸色又难看了一些。

    乔汐莞抬起脚步,重复道,“我说过我从来不受任何人威胁,叶妩,你想要重新得到顾子臣,也要看你的本事,反正我是觉得,你永远都不可能!即使,杀了我!”

    叶妩捏拳,纤细的手指又在不停的用力。

    此刻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仿若也因为乔汐莞的这几句话而气的发抖。

    他们这种人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不动声色的,有时候为了完成任务,训练得就跟一台机器差不多的冷漠,看着别人的生死离别只会觉得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这么久以来的习惯,却被乔汐莞这个女人,气到这个份上。

    她有些讽刺的一笑,讽刺的低头看着自己刚刚捏过乔汐莞脖子的手,如果刚刚在用力点,乔汐莞就会真的死在她的手上,稍微用力一点点,“乔汐莞,你为什么非要这么执着?”

    她说,没有抬头,眼眸还一直放在她自己的手心上,似乎是在观察,也似乎是在想,这双手,会不会再用力点!

    乔汐莞离开的脚步停了停,“因为我爱顾子臣。”

    爱。

    叶妩突然笑了一下。

    能够这么毫不压力说出“爱”这个词的人,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

    叶妩抬头,对着乔汐莞的后脑勺,“你不是一直都想要齐凌枫的身世背景吗?我这里有一份完整的,你离开顾子臣,我把这份东西给你。”

    乔汐莞一怔,身体有明显的反应。

    她是很想要得到齐凌枫的东西,很想要。

    这个男人隐藏的一切,或许就是为什么她以及她父母会死的这么惨烈的原因。

    但是。

    她转头看着叶妩,“我不稀罕。”

    叶妩脸色一沉,眼眸中闪过一丝杀人光芒,一闪而过。

    “我不稀罕你的东西。”乔汐莞说,“而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叶妩,我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费劲脑汁想尽办法也不会知道我到底是谁!所以,不要觉得,你真的比我知道的东西多!”

    叶妩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转身潇洒离开的背影。

    乔汐莞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她承认,她确实不知道。

    她调查过乔汐莞,全方位调查过。

    却真的不知道这个带着迷一般的女人到底是谁!

    不可能会是以前的那个乔汐莞,以前的那个女人不会有这个女人的睿智和霸气,绝对不可能这么聪明能干,但不是乔汐莞,又能是谁?!她确实绞尽脑汁费尽心思也没有调查出来,所以她决定自己来接触这个女人,接触后,却更加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

    只是。

    不管是谁。

    到最后,都终究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

    她确信!

    眼眸微转,看着2楼阳台上那个人影。

    所有的经过他都看在眼里,却坐在那里,无动于衷。

    ……

    乔汐莞走进大厅,脚步突然停住。

    迎面而来的齐凌枫看着她,似笑非笑。

    乔汐莞睨了一眼齐凌枫,没什么好脸色的准备离开。

    “乔汐莞。”

    “叶妩在后花园。”没心思和这个男人说话。

    “我找你。”齐凌枫说,口吻还带着某种沙哑的磁性,“你一向都知道,我对你比较感兴趣。”

    乔汐莞眼眸一抬,“你和叶妩倒真是很相配。”

    齐凌枫扬眉。

    “一样的无耻。”

    齐凌枫眼眸一紧。

    乔汐莞越过他离开。

    齐凌枫突然一把拉住她。

    乔汐莞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眉头,“你还想在我们家翻浪?!你亲爱的姨妈可是有很多眼线的。”

    齐凌枫脸色微沉,他放开乔汐莞。

    乔汐莞冷笑着离开,大步上楼。

    齐凌枫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脸色越来越冷。

    “看来你对乔汐莞,动真情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性嗓音。

    齐凌枫回头看着叶妩,“你在吃醋?”

    叶妩冷冷一笑,“别太自信了齐凌枫。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对你半点好感都没有。”

    “还好,我也是。”齐凌枫一字一句。

    叶妩转身,“我要走了。”

    “我送你。”

    两个人前后离开。

    ……

    乔汐莞推开顾子臣的房门,看着顾子臣坐在窗台上,手上没有拿书,就这么一直看着外面,似乎感觉到房门被人推开,转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乔汐莞大步的走过去,站在顾子臣的旁边,好半响,突然开口说道,“你能看到后花园是不是?”

    顾子臣眼眸微动。

    “所以你刚刚应该看到了叶妩对我做了什么是不是?”乔汐莞问。

    顾子臣抿着唇。

    “而你无动于衷是因为什么?”乔汐莞对着他,一字一句。

    顾子臣依然沉默。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顾子臣话一向不多。

    而顾子臣不愿意说的话,怎么逼迫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那一刻乔汐莞是真的有些发毛。

    她脸色嫉妒不好的咒骂了一句,“王八蛋,你就喜欢看着你现任老婆和你前任女友撕逼吧!”

    说着,就气呼呼的往房间里面去。

    “我只是在确定,你是不是坚定不移的愿意跟在我的身边。”顾子臣说,清清冷冷的口吻。

    乔汐莞的转眸,看着顾子臣,看着他推动着轮椅,进来。

    “万一我死了呢?”乔汐莞说。

    “你不会死。”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万一我刚刚真的被叶妩掐死了呢?!你没看到那个女人看我的眼神有多恨!”乔汐莞说着,这个时候,其实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我了解她。”顾子臣说。

    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闭嘴!”乔汐莞突然火冒三丈。

    顾子臣眉头一扬。

    这个女人的愤怒点,是不是都不在常人的身上。

    “不要在我耳边说那个女人的一个字!”乔汐莞愤怒的说着。

    顾子臣脸色微变。

    “我去洗澡了。”说着,乔汐莞就走进衣帽间,然后找了一套睡衣走进浴室。

    顾子臣看着浴室房门的方向。

    乔汐莞气呼呼的洗澡。

    什么叫做了解她?!

    怎么了解的?!

    从身到心!

    她气呼呼的擦洗着自己的身体,麻痹的,每次都觉得自己嫉妒到不行!

    三两下洗完澡,微微让自己缓和了点情绪,乔汐莞打开浴室。

    顾子臣那厮又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总有种错觉,觉得自己爱上这个男人,就是在找死。

    她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

    肚子还是有些饿。

    刚刚因为叶妩那个女人她吃得很少,完全没有填饱自己的肚子,现在似乎也没有胃口,只是觉得胃有点不舒服而已。

    她翻身,逼迫自己睡觉。

    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饿了,心情也没这么烦躁了。

    正在自己欲与睡着的一瞬间,耳边似乎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乔汐莞,起来。”

    乔汐莞动了动屁股。

    她要睡觉。

    “乔汐莞。”声音,带着丝威胁。

    乔汐莞不爽,她一翻身坐起来,因为太猛了,头眩晕的,又猛地倒在床上,各种的不舒服,她闭着眼睛大叫,“顾子臣,你天生就是和我作对的吗?!”

    顾子臣似乎是沉默了一秒,而后声音稍微温和了些,“起来吃饭。”

    乔汐莞一怔。

    待自己没那么眩晕后,睁开眼睛,看着顾子臣坐在她面前,而一边的茶几上放了几盘菜和一碗饭。

    她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听佣人说的。”顾子臣说,脸色似乎有些不自然。

    乔汐莞看着他的模样,嘴角的笑容很明显,“你这是在关心我的身体?”

    顾子臣没有说话。

    乔汐莞从床上起来,走向茶几,“其实啦,我真的没有多少胃口,被叶妩那个女人气的。”

    顾子臣依然抿着唇,不语。

    “不过看在你有意讨好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吃点吧。”乔汐莞说着。

    顾子臣看着她。

    他什么时候讨好她了?!

    这个女人一向都这么的厚脸皮吗?!

    “对了,你吃了吗?”乔汐莞问道。

    “废话。”顾子臣没好气的说着。

    “哦。”乔汐莞点头,又默默的吃饭。

    顾子臣也没有离开,就陪着她一起吃饭。直到,乔汐莞把满满一大碗饭全部都吃光。

    乔汐莞满足的靠在沙发上。

    吃饱了,睡意就更加的明显了。

    乔汐莞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看着顾子臣离自己不远不近的距离,心里突然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她伸着手臂,招呼着,“顾子臣,你离我近点行吗?”

    顾子臣看着她。

    “总觉得你离我好远。”乔汐莞躺在沙发上,托腮看着顾子臣,看着这个男人,分明就在自己眼前,却总觉得,远在天边。

    顾子臣推着轮椅,走近她,突然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乔汐莞一怔,随即搂着他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不知道这么近距离的听他的心跳,可以听多久。

    她闭上眼睛,默默的感受着自己心里的变化。

    她不太是一个喜欢多愁善感的人,她总觉得人生就是这样,谁都不知道前方的路到底是什么样子。

    顾子臣抱着乔汐莞放在床上,随即自己也撑着手臂的力量上床。

    乔汐莞自然的倦在顾子臣的怀抱里,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睡觉。

    “今天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顾子臣突然开口。

    今天的事情……

    叶妩差点掐死她的事情。

    她嘴角微微一笑。

    谁知道哪一天叶妩会不会再次把魔抓伸向她,但这一刻,她却莫名的很相信顾子臣,相信他能够保护自己,所以那一刻,就真的安心的躺在他的身边,安稳的睡觉。

    好久。

    顾子臣感觉到身边人已经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轻轻的放开她。

    乔汐莞似乎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然后翻身屁股对着他。

    其实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每次睡觉前死皮赖脸的把他缠得死死地,睡着后,就不搭理他的,自己在一边,谁的何其开心。

    他抿了抿唇,从床上起来。

    推着轮椅走向一边。

    拿起电话,拨打,“叶妩。”

    “子臣。”那边传来有些压抑的,女性嗓音。

    “不要招惹乔汐莞。”顾子臣说,直截了当。

    “不行。”那边回绝,甚至没有犹豫半点。

    顾子臣眼眸一紧。

    “除非你杀了我。”叶妩说。

    “8年前对你的仁慈不代表现在还会如此。”顾子臣一字一句,声音冷血无比。

    “我知道。”叶妩笑着,有些落寞的笑容,“8年前你对我还有感情,但是8年后你对我没有感情了。”

    顾子臣眼眸微转,沉默。

    叶妩握着手机,紧紧的握在手心里,顾子臣不会解释一个字。

    她其实应该习惯的。

    “子臣。”叶妩突然叫他的名字。

    “嗯。”顾子臣淡淡的答了一句。

    “不管我处于什么样的立场,让你离开乔汐莞,我没有害你。”叶妩一字一句的说着,她会努力的放下儿女情长。

    “但是要不要离开乔汐莞,我说了算。”顾子臣冷冷的说着。

    “是吗?”叶妩喃喃开口,仿若也只是说给自己听而已。

    她想要笑着,却觉得眼眶陡然很红,然后有些哽咽的声音,“为什么对乔汐莞这么执着,对当年的我,这么冷漠。”

    顾子臣沉默无语。

    “我并不觉得,你不够爱我。”叶妩一字一句。

    顾子臣微捏紧手机。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谁也走不进你的心里,却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原来还真的有其他人能够打动你。这么多年我一直支撑着的理念,就算我们分道扬镳,我都一直觉得,不管最后我们如何,我都还在你的心里面,却恍然发现,我原来已经被你徘徊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叶妩说,声音中的哽咽越来越明显,语气却一点都不激动,口吻依然温和的说着,“子臣,我很难受,这份难受,你能够体会到吗?”

    “不能体会。”顾子臣直白到冷血,“以前的事情,过了就过了。”

    “如果你是在说气话该多好。”叶妩突然有些绝望的感叹,“我一直期盼,你对乔汐莞表现出来的好都是因为故意做给我看,故意的想要气我,故意的让我后悔,后悔当年我主动离开你。可仔细一想,子臣你从来都不会这么幼稚,从来都不会做无谓的事情,所以越来越明白,你是真的喜欢上了乔汐莞,你是真的把我遗忘了。”

    顾子臣不说话,一直听着电话那头,一个女人无可奈何的难过。

    “如果你只是打电话让我不要对乔汐莞出手,我听到了,但不会按照你说的做。我不是仇恨乔汐莞,不是恨她把你抢走了,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这个平凡的女人就不应该出现在你的身边,不管你怎么想,乔汐莞我会帮你除掉。”叶妩说,口吻很轻,但很坚决。

    顾子臣脸色越来越难看,“叶妩,你知道我杀你很简单。”

    “杀我?”叶妩重复着这个字眼。

    为了这个女人,他终于还是把这个字用在了她的身上。

    她眼眶很红,眼前越来越模糊。

    “那就杀了我吧。”叶妩说,她很平静的说着,“我其实也一直很想要知道,为了乔汐莞,你会怎么残忍的把我解决掉,反正我们这种人,总会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离开这个世界,早点晚点,我看得很平淡。”

    顾子臣眼眸一紧,“叶妩,你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

    “我也觉得我不是,但是现在,莫名的就是了。所以基地总是不喜欢太多的女人,因为女人很容易,儿女情长。我一直以为我很成功,到你身上,我其实也很失败。”叶妩无奈的说着。

    顾子臣沉默着,薄唇已经抿出了一道僵硬的弧度。

    “子臣,其他我都不多说了。基地那边已经开始派遣人员支援我,我不知道我能够给你们拖延多长时间,我听莫梳说你的腿十天半个月就能够康复,我会尽量给你们时间做充足的准备。而在这段时间,我是真的会帮你把乔汐莞撵走,还是那句话,除非杀了我,要不然在我用尽手段都没办法让乔汐莞离开的情况下,我真的会选择极端的方式,杀了她。”叶妩说得很清楚。

    如果乔汐莞不离开,那么她会帮她离开。

    顾子臣挂断了电话。

    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叶妩的心思他明白得很,她只是在为他做最充分的准备而已。

    喉咙微动。

    他转头,看着在床上睡得香甜的女人,很久很久。

    他突然推着轮椅过去,停在大床边上,低头印下一吻在她的唇瓣上。

    “如果你不说离开,我不会让你离开。”

    呢喃着的话语,在她耳边,轻轻响起。

    ……

    一觉睡到自然醒。

    乔汐莞伸懒腰。

    吃饱饭,睡饱觉。

    日子就应该这般美好的。

    她从床上蹦起来,推开房门,下楼。

    齐慧芬在客厅看电视,看着乔汐莞出现,连忙招了招手,“莞莞,你过来。”

    乔汐莞走过去,坐在齐慧芬旁边,“妈,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陪妈说说话。”齐慧芬说着。

    “哦。”乔汐莞点头一笑。

    齐慧芬若有所思的说着,“总觉得凌枫和叶妩的相处怪怪的。”

    “我觉得还好啊,两个人才交往,这样的方式很正常。”乔汐莞笑着说道。

    “我也知道才交往,但是我就是着急,恨不得他们马上就结婚。”齐慧芬急切的说道。

    乔汐莞眼眸微动,脸上不动声色的问道,“妈怎么那么盼着他们结婚,凌枫其实也就30出头,这样的年龄现在未婚的很多,凌枫还算是钻石王老五,想要成家一点都不困难。”

    “你不知道。”齐慧芬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自从凌枫的父母去世后,就是我这么带着凌枫长大,然后送出国读书,一步一步看着他发展得这么好,可你看看我这几个儿子,除了子俊心智还未成熟外,子臣和子寒都结婚生子了,凌枫还一个人还这么单着,总觉得对不起凌枫的父母。而且叶妩的条件这么好,我真担心凌枫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齐慧芬倒是真的很为齐凌枫考虑。

    乔汐莞也不觉得奇怪了,反正齐慧芬的偏袒明显得很。

    她嘴角微微一笑,也有些无奈的说着,“但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们旁边人也没办法插手。”

    “所以我才着急啊,要是我能够插手,我马上就让他们把证办了。”齐慧芬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附和的笑了笑,没说话。

    齐慧芬自顾自的又说着,“你说要是在古代多好,父母定了就行,哪里还学要培养感情。”

    “是啊,古代的时候,还有生米煮成熟饭的说法。”乔汐莞随口说道。

    “生米煮成熟饭?!”齐慧芬突然一怔。

    乔汐莞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的表情。

    “这倒是提醒了我!让我好好想想。”齐慧芬有些兴奋的说着。

    乔汐莞笑着看着她的表情。

    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想要让齐凌枫和叶妩生米煮成熟饭……

    她承认她邪恶的很期待。

    但总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正时。

    大厅外有些响动。

    乔汐莞转头看着叶媚牵着顾明月从外面走进来,顾明月蹦蹦跳跳的,心情看上去不错。

    齐慧芬也转头看着那个方向,看着顾明月和叶媚,似乎也有些诧异。

    “奶奶,我回来了。”明月放开叶媚的手,欢快的扑向齐慧芬。

    顾明月很会撒娇,家里又只有这么一个小女孩,齐慧芬自然是宠的,顺手就把顾明月抱进怀抱里,问道,“今天去了哪里?”

    “今天和阿姨去了游乐场玩,阿姨还给我买了漂亮的花裙子。”顾明月高兴的说着。

    乔汐莞和齐慧芬的视线都放在了站在一边的叶媚身上。

    叶媚笑了笑,“平时子寒那么忙,也没时间照顾明月,我想趁着这段时间我没上班,就多陪陪她。”

    齐慧芬有些欣慰的点头,“是啊,你作为明月的新妈妈,是应该多抽点时间照顾她。”

    “她不是我新妈妈。”顾明月又突然不开心的说道,“我只有一个妈妈。”

    齐慧芬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叶媚连忙说着,“妈,是这样的,我和明月说好了,我就是她以后唯一的阿姨,而她唯一的妈妈还是言欣瞳。不管如何,我是不能剥夺明月和她母亲的感情的。我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了。”

    齐慧芬无奈的笑了笑,“你能这么想就好,但孩子还小,大了自然就懂事了。”

    “我知道。”叶媚乖巧的点头。

    顾明月听她们的口气没有要抢走她的妈妈,心情又好了些,在齐慧芬的怀里撒娇说着,“奶奶,我想要洗澡换新裙子,你陪我一起上楼洗澡好不好?”

    齐慧芬敌不过顾明月的撒娇卖萌,牵着顾明月上了楼。

    乔汐莞转头看着叶媚,“聪明了。”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想要在这个家立足,就要先讨好了顾明月。”

    乔汐莞眼眸一紧。

    “我其实没想到小孩子这么好骗,我就给她说,我说你乖乖的,只要和我表现得很亲密,我就会带她去见她妈妈,然后她就信了。”叶媚有些讽刺的笑着。

    “你觉得骗小孩子很有成就感?”

    “我不觉得有成就感,但能够达到我的目的就行了。”叶媚说,冷漠无比。

    乔汐莞冷冷一笑,“你姐都得不到的男人,你觉得你可以得到?!”

    叶媚脸色一沉,“你知道叶妩的事情了?”

    “知道。”乔汐莞说。

    “那你应该也知道,顾子臣其实爱过叶妩。”

    “你也说了,那是爱过。”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不过倒是,我本来也想要看看你们两姐妹互相厮杀的一幕,但总觉得,顾子臣那个男人不应该被你们所玷污了,所以也就,不会放手。”

    叶媚狠狠的看着乔汐莞,脸色变化得尤其明显。

    乔汐莞到底为什么就能够这么自以为是这么自信的?!

    自信的觉得,她和叶妩就是得不到顾子臣!

    “乔汐莞,我倒是真的很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在我和叶妩联合下,还能够安然无恙!”叶媚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无所谓的一笑,“到后来你们就会发现,我比你们想象的,还有强大。”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叶媚冷寒着眼神,恶毒无比。

    乔汐莞没什么特殊表情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接通,“爸。”

    “乔汐莞,你今天又没来上班。”那边传来有些愤怒的声音。

    “有急事吗?”

    “你马上到公司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来再说。”那边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这都到了下班的点了,让她回公司。

    她咬着唇,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

    匆匆忙忙的走到别墅大门口,等了一会儿,武大开着车送她去顾氏大厦,她直接走进顾耀其的办公室,敲门。

    “进来。”

    乔汐莞推开房门,意外的,顾子寒也在。

    顾子寒这段时间并没有坐班,一直在收购言氏集团的事情,突然出现在这里。

    她眼眸一转。

    不用想也知道,收购言氏的事情出了问题,而很显然,齐凌枫肯定得到了他所想。

    心里已知道一切,脸上表现的还是一副很惊奇的模样,“爸,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顾耀其脸色很难看。

    顾子寒看着她,似乎脸色更难看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黑竹的文文《破落嫡女的冲喜人生》

    简介如下:

    穿越为小香坊主的女儿,恰逢家族变故,父亲残废,弟弟重病。

    被逼无奈,嫁人冲喜。

    谁知,拜堂的却是一只大公鸡。

    她认了,一切为了钱。

    娘家处处需要钱,生钱却是大麻烦。

    处处受掣肘,各种法子皆不行。

    灵机一动,问了相公,亲自侍疾是否有打赏?

    病秧子相公点点头,做得好,有大赏。

    洗脸一两。

    搓背二两。

    洗澡五两。

    整套多少钱?病秧子相公问。

    整套是什么意思?

    病秧子相公将人扑到,吃干抹净后眯着眼笑道,为夫亲自教你做全套,你是否应该给打赏?

    嘭!

    她一脚将人踹飞,大吼,“全套要你的所有家产,快点给钱。”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