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二章 抱着我,没什么可怕!

第九十二章 抱着我,没什么可怕!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乔汐莞和顾子臣坐在顾耀其的对面,气氛有些僵硬。

    乔汐莞奇怪的问道,“爸,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顾耀其脸色极差,他有些愤怒的视线往顾子寒身上睨了一眼,狠狠的说着,“言氏的收购案,出现了问题。”

    “怎么会这样?”乔汐莞惊呼。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模样,“子寒不是弄得好好的吗?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还能够挽救吗?!”

    “顾子寒你自己说!”顾耀其冷着脸,狠狠的说道。

    有些沉默,但脸色明显有些难看的顾子寒抬头看着乔汐莞,看着这个女人装的一副无辜模样,心里面气到不行,口上却忍了忍的说道,“在收购言氏的时候,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就是在今天,原本已断了言氏所有资金的来源逼迫言氏宣布破产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股隐形势力,这股势力做得非常隐蔽,本来我的计划也是让言氏的股票震荡低迷,从而低价收购获取利益,这股势力似乎是看透了我们的计划,在我们准备大量收购的同时,花重金进行了购买,比我们早了一步,不仅如此,言举重为了让自己的产业不至于破产,将我一直和他洽谈的他手中原始股的50%卖给了对方,对方只是融资言氏,答应言氏的经营权依然在言举重的手上!而这件事情的发生从我们了解到现在,只有仅仅不到2个小时时间,当我们准备反击的时候,一切已经成了定局。”

    乔汐莞皱眉。

    齐凌枫做事情倒是真的快狠绝,在顾子寒辛辛苦苦给言氏制造一系列难题的时候,他不可以不动声色的守候,当顾子寒把一切路铺好了,瞬间就如猎豹一般的,找准计划,快速而不留余地的抢夺猎物,速度惊人,目标准确,绝不拖泥带水,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所以顾子寒就这么败在了齐凌枫的手上。

    “知道对方公司是谁吗?”乔汐莞故意问道。

    顾子寒沉默,没有说话。

    “到现在还不知道吗?”乔汐莞继续问道。

    顾子寒脸色有些难看的,摇头。

    到现在对方确实还没有露出蛛丝马迹,或许要等到明天言氏的新闻发布会才会揭晓那个隐藏在暗中的人到底是谁?!只是此刻,被乔汐莞突然这么的说出来,似乎就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他的无能,顾子寒的脸色,紧绷到不行的,黑透。

    乔汐莞看顾耀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行,也识趣的没有再追问,只是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不是说有叶氏在暗中帮忙吗?他们也没有发现,言氏已经被另外的企业所盯住?!”

    不说还好,一说似乎更加生气。

    顾子寒气愤无比的说着,“收购言氏的时候,叶媚回家问她母亲提供了一份言氏目前的经营状况及可以介入的漏洞点,后期所有的收购方案都是我在独立实施和运行,叶氏没有再给予一点帮助。而发生了这件事情后,我刚刚给叶媚打电话让她回去问问这次收购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被暴露,而对方似乎完全知道我的行径一般,她母亲的答复却是,他们没有义务在帮我更多,所以什么答案都没有给我。”

    乔汐莞暗自一笑。

    当然不会给你。

    叶妩在里面做手脚,叶夫人还不会拿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顾耀其听到这里,似乎也已经气得喘不过气了,脸色无比难看,声音也愤怒得很,“现在什么都成定局了,你在知道对方是谁又能有什么改变?!相当于我们给别人做了嫁妆,顾氏这么多年,还没有做过这种憋屈的事情?!”

    顾子寒抿着唇,不敢开口。

    盛怒下的顾耀其,乔汐莞也不敢插嘴。

    “早知道这件事情我还是应该交给乔汐莞来做!”顾耀其狠狠的说着,“亏我培养了你这么多年顾子寒,从你哥出事到现在都已经8年了,这8年来,你到底都学了些什么?!”

    顾子寒抿着唇,当着乔汐莞的面被骂得很难听。

    “原本对你抱有还希望的想要让你经过这次事故后将功盖过,好好的留在顾氏,你明知道你哥对这个企业一点想法都没有,子俊还小,心智极度不成熟,肯定不可能接管公司的,我原本把所有希望就放在你的身上,你这样的表现,让我怎么相信你?!”顾耀其似乎已经气到吐血的地步。

    顾子寒看着他,“爸,以后我会好好改过的,这次确实是疏忽大意……”

    “顾子寒,没有以后了!给你的机会够多了。我不说你以前,就这段时间做的那些荒唐事儿,我就已经够包容你了,之前我说过让你留在上海就是为了做言氏收购案,现在什么都泡汤了,你明天就给我收拾东西去沈阳,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看你自己的造化!”顾耀其狠狠的说着,语气笃定。

    顾子寒本来想要反驳的,看着顾耀其现在已经如此的气愤下,也不敢再插嘴说一个字。

    乔汐莞当然不会愚蠢的这个时候让自己去往枪口上撞,所以一直屏住呼吸,就这么静静的听着顾子寒被顾耀其这么毫不掩饰的骂,她忍不住看了一眼顾子寒,这样的画面少见,还真是不能错过。

    心里邪恶一笑。

    不管如何,顾子寒从明天开始就要从她眼皮子底下消失,这是好事儿!她对这个男人也已经够了,她可再也不想自己在实施其他计划的时候,顾子寒在旁边碍手碍脚,这个男人不是没有他的能力,而他最大的能力就是,最会玩心思,她到时候在顾氏做手脚,顾子寒绝对能够第一时间感觉到。

    也就,自然会阻止她的脚步。

    忍不住,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似乎就预示着,她离她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眼眸突然一转。

    齐凌枫得到了言氏的拥有权,他曾经说过的给他50%的股权……齐凌枫这种出尔反尔的人她也没有报什么希望,而且言氏的股份对她而言也不是什么非要不可的东西,所以她也用不着放在心上。

    “顾子寒你先出去!”顾耀其突然开口。

    顾子寒一怔,看着顾耀其,又转头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抿了抿唇,没什么特殊情绪。

    “还不出去!”顾耀其冷冷的说着。

    顾子寒起身,有些暴怒的走出顾耀其的办公室。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的背影,转头对着顾耀其,“爸。”

    “收购言氏的事情,我到现在确实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人让你来做。仔细一想,你到公司这么久以来,还没有什么是真的失误过的,就算失误了,也能够想到更好的东西得到我们所有!子寒还是太死板了一点,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顾耀其狠狠的说着,似乎是真的很后悔。

    顾耀其对言举重是非常针对的,不仅亲家不像亲家,还处处的为难对方,顾耀其是真的想要让言举重彻底的败在他手上!加之,言氏在上海也不算一个小企业,顾耀其这种一毛不拔还极度喜欢贪小便宜的人,怎么可能看着到自己碗里面的肥肉被别人夺走了,现在肯定是憋着一口气,怎么都顺不下去。

    “爸,子寒也是一时疏忽大意了,谁能够想到,我们做得这么隐秘还会被对方公司发现,而且不得不说,对方似乎是早知道我们的举动一般,能够在我们把股市打压到最低谷之前,提前几分钟进行收购,这肯定也是有心人刻意为之,我觉得爸,这事儿你可以查一下,或许就能够查到什么,也方便我们以后做事情更加谨慎。”乔汐莞说着,思绪冷静得多。

    其实乔汐莞真的不笨。

    这件事情分明不管她的事情,顾耀其却突然把她叫过来,还当着她的面狠狠的骂了顾子寒,一方面是真的给顾子寒难看给他教训处罚他,另外一方面,顾耀其是不是也在怀疑她?!在现在的顾耀其看来,收购言氏的事情只有他自己,顾子寒,叶媚及叶媚的家人,还有就是她知道,而对方公司似乎是洞察所有一切,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也就不说肯定,但至少是怀疑她的。

    她当然不怕被怀疑,她承认这个事情是她让给齐凌枫筹谋划策,但当顾耀其知道是齐凌枫做的,且知道齐凌枫现在在和叶妩谈恋爱后,就绝对不会把怀疑的目光指向她,而且说更直白一点,具体的操作,也确实是齐凌枫联合叶妩在做,管她什么事儿?!

    她不过就是,坐享其成而已。

    对于乔汐莞说的,顾耀其似乎是沉默了一秒。

    乔汐莞能够这么说,十之不是乔汐莞做的,而且从他对乔汐莞这么久以来的了解,乔汐莞还不至于这么愚蠢的做这些得力不讨好的事情,这种事情只有顾子寒才会去做,说起顾子寒,顾耀其又是一股怒气,这么多年,真是白白的培养了他,到头来,真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功!反而还惹来一鼻子的灰!

    “嗯,调查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你到时候给我一个交代。”顾耀其说,“我是再也不期望顾子寒能够为公司做点什么了?!”

    是起来,似乎是真的对顾子寒已经彻底失望了。

    “是,我会仔细调查的。”乔汐莞连忙点头,“至于子寒……”

    “你不用给他说好话,他待在顾氏里面只会影响你的决策,以后公司的事情,暂时都有你来负责。”顾耀其说着,似乎是已经深思熟虑的决定。

    乔汐莞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说着,“谢谢爸爸,我一定会尽职尽责的。”

    “嗯。”顾耀其点头,又说道,“子俊虽然还小,很多时候心思不够成熟,不过毕竟是你三弟,还是要带着他长大的,我把他安排在你的身边,你多提点他,以后也能够给你分忧解难。”

    乔汐莞心里有些讽刺。

    顾耀其这种人怎么可能完全的信任她,让顾子俊在她身边倒不是让她教他东西,分明是让顾子俊在他身边来监督她!现在顾子寒离开了顾氏总公司,顾子臣又不管企业的任何事情,而顾耀其现在也一把岁数了,不可能随时随地的都知道乔汐莞的一举一动,自然不放心她在顾氏一人得大。

    乔汐莞抿了抿唇,很严肃的说着,“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教子俊的。虽然子俊现在心智不太成熟,但其实也不小了,到他这个年龄的时候,子臣和子寒早就在公司上班了,我一定会好好的让他承担起来家族的企业的。”

    “那就看你的了。”顾耀其说,又叹了口气,变得语重心长,“我倒是不觉得子俊可以真的接管顾氏,也就是想在我身体还健朗的时候,能够让子女都有自己的生存之力,至于顾氏最后的归属……乔汐莞,你好好做,肯定是不会亏待了你的。”

    “我知道的爸,不管怎样,我是子臣的老婆,是顾家的长媳,在子臣现在不方便承担责任的时候,我愿意帮家里面多做点事情。”乔汐莞对着顾耀其,认真的说着。

    “能够这么想就好。”顾耀其似乎是欣慰的,他点了点头,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

    “爸不下班?”乔汐莞问道。

    “我晚上有点事儿,要陪几个市政老朋友吃饭。这市局里面的关系,不能生疏了。”顾耀其无奈的说着,“本来以前一直都是子寒在做,现在也不指望他了,我自己来。等你过段时间,爸就把这些关系交给你来打理。”

    “嗯。”乔汐莞点头。

    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急功近利,反而会引起顾耀其的防备,倒不如顾耀其怎么安排,她怎么做!

    “爸你注意身体。”乔汐莞站起来,离开。

    顾耀其点了点头,似乎是有些累的靠在办公椅上,没有说话。

    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顾耀其。

    到了一定岁数,很多事情就真的,管辖不过来了!

    身边不真的有个人帮他支撑起,他根本就没那个能耐往前走。

    而那个帮他支撑的人,顾耀其自己也很明白,只有她乔汐莞了!

    抿唇,关上顾耀其办公室的大门。

    到了现在,自己在顾氏似乎就真的成了不可获取的角色了。她嘴角一勾,往电梯口走去。

    脚步刚刚走向电梯,手臂突然被人猛地一下拉扯,还未反应过来,嘴就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捂住,然后贝强硬着的拖进了一个办公室里面,她被那个人狠狠的扔在沙发上,而那个人上锁,关上办公室的大门。

    乔汐莞有些怒火的看着顾子寒,冲着他大吼,“你有病吗?!”

    “乔汐莞,你现在安逸了,看着我被我爸这么的嫌弃,这么的驱赶,你现在应该是高兴透了?!”顾子寒狠狠的额说着,脸色愤怒到不行,额头上的青筋似乎都暴露了出来,显得如是的狰狞!

    “顾子寒,男子汉大丈夫,输也要输得起,你这样,我真的很不看不起你!”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你什么时候看起我过?!”顾子寒冷冷的说着,“你什么时候看起我过?!在你眼中我不就是白痴一样的,在你手心里面被玩弄吗?!”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还没那个能耐玩弄你!”

    “你别装了乔汐莞,这次言氏的事情,是不是你在从中作祟!”

    “顾子寒,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证据的!我要是有证据说我做了手脚你大可以拿出来送我去公安局,我绝对不会像你那样,还找顾耀其来庇护,我心甘情愿的去坐牢!”

    “你这是在讽刺我?!讽刺我到现在了,还要我爸来给我擦屁股!”顾子寒狠狠的说着,情绪很是失控。

    “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顾子寒,别怪我没有劝你,你好自为之的去沈阳,别再做些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说不定顾耀其一个高兴,又把你任命回来了!你还有机会在顾氏发展,否则……”乔汐莞看着顾子寒那张分明和顾子臣那么相似的一张脸,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她狠狠的说着,“否则,谁都不知道,你到底会不会,自、生、自、灭!”

    “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是在提醒你。”乔汐莞从沙发上站起来,揉了揉刚刚被顾子寒狠命抓着的手臂,“现在你是在气头上,不听我说没关系,到后来你就会知道,你现在做得最失败的事情就是你太过极端太想要表现,给了顾耀其太大的希望,如果你冷静一点,稍微收敛一点,你就不会得到现在的下场。”

    顾子寒捏着拳头,骨节似乎都在发白。

    乔汐莞觉得没什么多余的废话对顾子寒说,她走向办公室的大门,准备离开。

    “乔汐莞!”顾子寒一把关上乔汐莞刚刚拉开一条缝的房门,整个身体逼近,将乔汐莞狠狠的压在身下,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明显的靠近,冷冷的说道,“说了一通奚落我的话,就想要这么安然无事的离开?!”

    乔汐莞眼眸一抬,心里冒冷汗。

    顾氏大厦的办公室很隔音,而且这是领导层,外面除了秘书就没有任何员工,加上现在已过了下班时间,她就算是找人帮忙似乎也没人还在。

    她压抑着情绪,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冷静,“你还想要说什么?!”

    “我这个人一向瑕疵必报!”顾子寒狠狠的说着。

    “我没招惹你什么?!”

    “不要反驳!”顾子寒狰狞的脸上,狂怒无比,“我找不到你的证据,但是我知道,从你出狱后,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乔汐莞咬着唇,“你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顾子寒修长的手指在她纤细的脖子处上下滑动,脸色一沉,眼眸一狠,“掐死你如何?”

    “杀人偿命的,顾子寒。”乔汐莞努力的让自己不惊慌不惊恐,就这么冷静无比的对着顾子寒,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的说道,“不是你每次杀人,都会有人帮你背黑锅!”

    顾子寒掐着她脖子的手一怔,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3年前,你杀了佣人,我帮你坐牢了。3年后,你杀了我,你准备谁帮你坐牢?!顾氏到处都是监控,你是准备从你的办公室里面直接跳下去?!”乔汐莞狠狠的问道。

    误杀佣人,判刑3年!

    乔汐莞这个女人真是愚蠢到给这个男人白白的坐了3年牢,以为会换来什么?!

    结果呢?!

    从她出狱到现在,顾子寒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对你有任何隐忍。

    你觉得值吗?!

    当然。

    作为霍小溪的她而言,她没有半点情绪,她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乔汐莞曾经的人生,可以不愤怒不计较,退一万步而言,不是顾子寒曾经这些举动,不是顾子寒让乔汐莞去坐了牢,她也没有那个机会重生在监狱里面的乔汐莞身上,所以她可以忽视乔汐莞受过的伤害。但一切的前提是,不再重新的报复在她现在的身上。

    很显然。

    人善被人欺。

    乔汐莞的曾经,就给她的现在带来了,这么多理所当然发生的事情。

    “杀人偿命!”顾子寒冰冷的唇角一勾,“要是都不想活了啊?”

    “那你也可以试试。这样,全世界人都会知道你顾子寒因为一次失利而孬种的寻死,你可以想想其他人会怎么看你,当然,你最重要的应该想想,顾耀其会如何,他或许会心痛一段时间,而后呢,只会觉得你更加无能!”乔汐莞说得直白无比。

    顾子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狰狞,“你这样激怒我,有用?!”

    “如果是个聪明人就有用。”乔汐莞说,“顾子寒,如果我是你,我就会选择去沈阳做出一份成绩,在风风光光的回来。我绝对不会因为眼前的惨败而颓废到自暴自弃!”

    顾子寒冷笑,“你应该做谈判专家!但是很抱歉,我不是这么好说服的人。”

    乔汐莞眼眸一紧。

    “我不杀你。”顾子寒狠狠的说着,嘴角邪恶的拉出一抹恶心的弧度,“你说得对,杀人偿命的。没你帮我背黑锅了,我还能找谁。但我这个人一向都吃不得亏,你说我现在把你扒光了,然后把你的。裸。照传到网上去,会怎样?!”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脸色突然煞白!

    “怎么,你也会怕?!”顾子寒看着她的脸色变化,狠狠的说着。

    “我没你这么无耻,当然会怕!”乔汐莞咬牙切齿。

    “无耻?!”顾子寒冷笑着,“这个世界无耻的人多了,也不差我这么一个!”

    乔汐莞紧咬着唇,唇瓣在那一刻似乎都在压抑恐惧的颤抖。

    这个时候的顾子寒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顾子寒,你敢把我的。裸。照发到网上去,我就敢到公安机关去举报你,同样的坐牢。我并不觉得这样比杀人罪行更轻。到时候外界传闻,小叔子扒光了嫂子的衣服,还放在网上,你觉得这样的事情……你受得了,你们家的人,受得了?!我想到时候顾子寒,你的颜面,还有吗?!”

    “你说得对。”顾子寒突然点头,“我不应该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乔汐莞看着她,她并不觉得顾子寒会真的觉悟。

    顾子寒恶毒的笑着,笑着说道,“我应该把你衣服扒光了,然后拍下。裸。照威胁你,到了我真的觉得可以玉石俱焚的时候再拿出来,当然,如果你好好的帮我,我就这么一直帮你把。裸。照保管着,绝对好好的,不让外人看到……”

    “顾子寒!”乔汐莞怒吼。

    无耻的人真的很多,就没见过比他更加无耻的!

    乔汐莞因为怒火涨红着脸,“我本来没打算对你下毒手的顾子寒,你这样做,是会让我真的把你送进地狱!”

    “终于承认了,一切都是你在做?!”顾子寒说,狠狠的,想要杀人般的愤怒。

    “我现在一字一句告诉你,顾子寒你听清楚了,你今天敢动我一根毫毛,你今天如果没有把我弄死,我会不计一切代价的,让你生不如死!我说到做到!”乔汐莞狠狠的说,语气中带着透心凉的阴森。

    顾子寒眉头一紧。

    那一刻手指不自觉得微松了一下。

    是真的突然被这个女人的霸气所怔住。

    仅仅一秒。

    威胁,谁不会!

    他嘴角的僵硬再次高傲的扬起,“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手段可以狠到什么程度!”

    话音一落,手指一用力,乔汐莞上半身那件职业的雪纺衬衣纽扣尽落,一颗一颗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里面黑色的文胸就这么暴露在了顾子寒的面前。

    乔汐莞身体被顾子寒禁锢住,在男人的大力气下,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整个脸已经以为极度的愤怒爆红无比。

    “还想要反抗?!”顾子寒感受着身下人的剧烈反击,看着她愤怒到红透的脸,恶心的笑容更加的明显,他修长的手指勾着她前面的文胸带上,“突然很想要看看,这个下面,到底隐藏着如何的一对……好东西。”

    乔汐莞很咬着唇。

    很好,顾子寒。

    这个世界上除了齐凌枫,还没有谁能够真的把她逼到这个地步!

    她狠狠的看着顾子寒,似乎是想要记清楚这个男人在如何的做着何其残忍的事情,才会让自己,如何的去往死里面报复!

    安静的空间。

    谁的电话突然响起。

    顾子寒脸色一沉。

    电话声音来自于他的裤兜里面。

    顾子寒垂下眼眸看了一眼。

    乔汐莞一直狠狠的看着顾子寒。

    “这个时候的电话……”顾子寒冷笑着,“天都在帮你?!”

    乔汐莞不发一语。

    顾子寒放开乔汐莞的文胸,伸手拿起电话。

    电话屏幕上的电话号码让他整个人怔了一下。

    顾子寒用身体压着乔汐莞,一只手捂着乔汐莞的嘴,接通。

    他未开口说话。

    那边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顾子寒,我劝你放开乔汐莞。”

    顾子寒脸色微动。

    “我不是在威胁你,而是在给你机会,只有5秒钟时间。”那边一字一句。

    顾子寒环顾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5、4、3……”那边阴冷的声音,在他耳边阴森而冷血。

    顾子寒猛地放开了乔汐莞。

    乔汐莞一得到自由,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地下蹲坐,喉咙处剧烈咳嗽,刚刚顾子寒用身体抵触她的时候,因为力气过猛,又加上她的嘴被捂住,几乎不能呼吸。

    这么一会儿功夫,差点没有让她瞬间窒息。

    她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正在调整自己情绪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一个,让人莫名惊恐无比的声音。

    她不太知道那个声音是什么,有些闷哑而似乎又很剧烈。

    不只是她,顾子寒也顺着声音的方向,看着墙壁上那突然凹陷的一个小点。

    那是一颗子弹。

    乔汐莞没真的见过那个玩意儿,但在电视上也看到过那个东西。

    顾子寒脸色在那一刻突然惨白,白的毫无预兆,连握着手机的手都不受控制的在颤抖,不停的颤抖,仿若也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得说不一个字,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如果刚刚那一秒,子弹稍微往左一点点……

    顾子寒心惊的抿着自己的唇瓣,似乎突然没有了思绪。

    乔汐莞突然从地上站起来,打开办公室的房门,裹着衣服大步跑了出去。

    她并不比顾子寒更冷静,她只知道,现在应该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她不知道那颗子弹本来是要对着谁的,她也不知道顾子寒还会不会对她出手,她只知道,此刻就应该逃离,逃离得远远地。

    她按着电梯,疯了一般的跑出此刻已经冷清的顾氏大厦。她看着门口处武大停靠的那辆小车,冲进去,还未坐稳,直接说道,“武大开车。”

    武大刚刚的视线似乎是在上空的,看着乔汐莞惊魂未定的出现,抿了抿唇的收回视线,开车。

    乔汐莞深呼吸,不停的呼吸,此刻脸色不自然的,说不出一个字。

    “乔汐莞。你怎么了?”武大边开着车,边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明显太不自然的脸色。

    乔汐莞控制情绪,让自己平静,平静下来。

    “没什么,只是发生了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乔汐莞不愿意多说。

    武大皱着眉头,本想说什么,又陡然什么都没说。

    乔汐莞看着窗外的上海街头。

    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开始在接触一个,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世界。

    是不是就是叶妩说的……

    她眼眸一紧,身体在微微颤抖。

    车子一路安静的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下车,直接冲进别墅。

    齐慧芬看着乔汐莞的脸色,有些奇怪的正想要叫她,下一秒就看着乔汐莞抱着衣服已经跑得很快的上了2楼。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汐莞直接推开顾子臣的房间,左右环视。

    顾子臣坐在阳台上,看上去很平静。

    她咬着唇,突然猛地一下扑向顾子臣的怀抱里,整个人坐在他的身体,把头埋进他的颈脖处,“顾子臣,是不是你!”

    顾子臣眉头一扬。

    乔汐莞把他抱得很紧,“真怕是你,但还好,你在这里。”

    她其实隐约听到顾子寒手机里面的电话声音,因为当时,彼此隔得很近,那里面传出来的冰冷声音,就这么一字一句的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而那个声音熟悉到,仿若就是,身边的,他!

    顾子臣反手把乔汐莞抱在怀抱里。

    乔汐莞把顾子臣抱得更紧,似乎是在寻找安慰和温暖,也似乎是在确定,他是不是真实的存在。

    这么相拥着彼此,时间流逝。

    安静无比的房间。

    顾子臣突然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着,“嗯,就是我。”

    乔汐莞身体一怔。

    无法压抑的抖动,明显无比。

    她搂抱着顾子臣脖子的手一松,身体在不停的颤抖。

    她咬着唇,准备抬头。

    顾子臣有些强势的把她的头压在他的身体上,有些薄凉的声音说着,“没什么可怕的,抱着我就行。”

    没什么可怕的,抱着我就行……

    乔汐莞眼眶突然红透。

    不是一句温暖的话,至少从顾子臣这么冷漠的口吻中说出来,一点都不温暖。

    但就是这一句话,却突然让她莫名感动到,好想哭。

    一种,从来没有被谁,这么保护过的感觉!

    她其实不怕。

    她只是怕他的世界,会不会突然有一天,他就消失了……

    ……

    顾子寒一直在办公室里面,就像突然被定住了一般,半天都没有动静。

    好久好久。

    夕阳的余晖已经消失,黑暗来袭。

    他突然挪动着脚步,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他没有开灯,就怎么静静的坐了很久。

    到头来,他依然不是顾子臣的对手。

    到头来,他还是被顾子臣惊吓到,甚至有些让自己都没办法接受的地步。

    他默默的看着办公室里面的一切。

    得不到顾耀其的认可,不管自己多么努力付出多少,依然得不到顾耀其的喜欢。

    他讽刺的拿起电话,拨打,“叶媚。”

    “子寒,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

    “明天我要去沈阳了。”他说。

    到了现在,不去接受的事实,也不得不接受。

    走之前本来想要报复乔汐莞,却没想到,自己被惊吓到,这个地步。

    真是,很可笑。

    连自己都觉得悲哀。

    “怎么回事?”叶媚皱眉,听上去很是关心的语气。

    “收购言氏的方案泡汤了,我爸把我撵去沈阳。或许就是,自生自灭!”顾子寒讽刺无比的说着。

    叶媚有些不相信,“爸真的做到这个地步?!”

    “嗯。”顾子寒点头。

    这个时候,除了对叶媚,似乎也找不到谁可以说话了。

    他转动着办公椅,“你明天跟我去沈阳吧。”

    没有了其他谁,就带着这个女人离开就是。至少,心里面能够有些安慰,至少身边还有个人陪在他的旁边。他其实没有想过太多,到此刻,却突然有想要好好的对叶媚。

    跟着自己这么多年,仿若也没真正的得到过什么。

    反而现在,还要因为自己,得去沈阳那个陌生的城市生活。

    “子寒,我不准备去沈阳。”叶媚突然开口,一字一句。

    顾子寒内心一怔。

    他似乎是没想过,会有这么一个答案,“你说什么?”

    “你听我说,先别发怒。”叶媚说,“我既然嫁给你了,肯定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但是我妈不会让我离开沈阳的,结婚的时候我妈就说得很清楚。当然,为了你,其实我也可以不尽然的听我妈的安排。可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子寒你想过吗?我们如果都去了沈阳,整个顾氏就是乔汐莞的天下了,到时候你想要翻身肯定就是难上加难,为了我们的以后,我应该留在顾氏,帮你盯着她。”

    顾子寒沉默无语。

    叶媚说的话一字一句都很有道理。

    但那一刻,他却莫名觉得有些讽刺。

    他冷冷的笑了笑,看着天花板,沉默着,仿若就不去揭穿什么。

    “子寒,你在听我说话吗?”叶媚的问道。

    “嗯。”

    “你怎么看?”叶媚表现的极其的温柔。

    “你都安排得这么妥当了,我还能说什么,你愿意留在上海就留在上海,我自己去沈阳。”顾子寒说,有些自嘲的,冷然。

    叶媚咬了咬唇,“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

    “不用了,我晚点我会回来。”顾子寒说。

    “那你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等你。”

    顾子寒挂断电话。

    这么冷冷冰冰的叶媚……

    他看着窗外的落地窗。

    冷冷的笑着,冷冷的笑。

    原本他想要的就是叶媚这种态度,这种一切以大局考虑的态度,到此刻,他却更希望叶媚什么都不顾的跟着他离开,和他去沈阳。

    所以人到了一定年龄,是真的需要一个人在旁边,一个人在旁边陪伴的……

    ------题外话------

    抱歉,又晚更。

    明天9点20,不见不散。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