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三章 生米煮成熟饭(一)

第九十三章 生米煮成熟饭(一)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顾家大院。小说www.しwxs520. com

    顾子寒的卧室。

    叶媚挂断电话。

    原本带着有些忧伤情绪的脸颊,此刻立即浮现了邪恶的笑容。

    叶妩果然信守约定,这么快就把顾子寒搞定了。

    其实顾子寒也没有招惹到她什么,怪就怪在,谁让她现在已经不爱这个男人。

    不爱这个男人,她半点都不想要自己委曲求全的跟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她转眸,走向外阳台,看着顾家这片奢华的后花园。

    顾子寒走了,就要按照叶妩的安排,撵走乔汐莞。

    撵走这个女人,谈何容易?!

    她眼眸微转,隔壁房间住着的顾子臣和乔汐莞……原本心情还算好的娇媚脸色突然沉了下去,嘴角狠狠的咬在一起,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最看不得的就是,别人拥有了自己没能拥有的东西。最见不得就是,别人拥有了,比她更好的东西!

    一直以来生活在叶妩的阴影之下,随着自己不停的长大,越来越发现自己拥有的东西永远都比叶妩少,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越来越扭曲了她的心智,有时候她反而觉得顾子寒和她像的,都是这般的,在一个无比出类拔萃人的阴影下成长,不同的追求点只不过是,顾子寒一直在寻找别人的认可,而她,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认可,她就只要得到,得到她自己想要的结果就行,她没那么愚蠢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身上,她没顾子寒这么笨。

    收回视线。

    她走进浴室洗澡。

    今晚顾子寒回来,她最后一次伺候他。

    以后,就让这个男人自生自灭吧。她不相信这个男人会很快的从沈阳回来,就算回来那一刻,她想她也不可能还待在顾氏,那个时候,或许她就已经撵走了乔汐莞。

    她在浴室洗了很久。

    看着镜子里面自己那张笑得恶毒无比的脸颊。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坏,她觉得一个人为了追求自己的希望,做任何事情都是值的,比如和不喜欢的男人上床,比如抢别人的男人……

    她冲洗着自己满是泡沫的身体,擦干,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走出来。

    房门内,不知何时顾子寒已经回来。

    他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顾子寒做了那么多,唯一就是想要得到认可,得到顾耀其的任何,得到顾氏的认可,得到全世界的认可,到现在被逼到这样的下场,她想如果她稍微心软一点,或许会觉得这个男人无比可怜,可还好,对于她不爱的男人,她心肠一向很硬。

    她调整情绪,走过去。

    还有些微湿的身体已经坐在了顾子寒的身体上,纤细而白皙的手臂搂着他的脖子,“子寒……”

    顾子寒抬头,看着叶媚本来就娇媚的脸上,因为沐浴后,更加妖艳的一张脸。

    恍惚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叶媚这么主动过。

    从结婚后到现在,每一次仿若都是在他的强迫下,她在承欢而已。

    他拉出一抹讽刺的笑,其实到此刻,似乎在心里面也渐渐的明白了些什么,只是明白得不够深刻而已,而他此刻,却一点都不想要去深想,第一次不想要揭穿什么的,他眼眸一紧,修长的手指猛地拉扯着她的衣服,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往下一压,一个重重的吻在彼此的唇瓣间,滋长……

    一室,春光灿烂。

    叶媚很主动的,很主动的,和他纠缠了一夜。

    他在发泄一般的,不停的在她身上索取。

    而她,就这么非常活跃的,和他一起,“逢场作戏”!

    翌日一早。

    天色微亮。

    叶媚全身酸痛不已。

    昨晚上很疯狂,顾子寒很少这么疯狂,但昨晚上,似乎有些歇斯底里的,想要让彼此都精疲力尽。

    感觉到房间的一丝光亮,叶媚微睁开眼睛,看着顾子寒冷峻的侧脸在灯光下的笼罩下,突然闪耀……

    眼眶陡然有些湿润。

    多么相似的一张脸。

    如果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同样一张脸上的另外一个男人,该多好!

    那个男人,在睡梦中支撑了她无数过,无数过,崩溃的夜晚。

    顾子寒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一转身,就看着叶媚有些泪眼模糊的看着自己,薄凉的唇瓣轻轻的抿了抿,自然的走向床边,“你再睡会儿,还早。”

    “不用我送你去机场吗?”

    “不用了。”顾子寒冷酷的说着。

    这样的离开,不想要任何人送。

    他的自尊心不允许。

    “嗯。”叶媚体贴的不再多说。

    顾子寒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在她耳边说着,“爸今天肯定会问你为什么不跟着我去沈阳,你就把你对我说的那些说给他听就行了,不管现在乔汐莞在我爸心目中有多重要,但我爸那个人最不容易的就是真的信任谁,所以对乔汐莞肯定是防备得很,你留在顾氏当他的眼线,他会很乐意你留下来,记得,说这是我的安排就行。”

    “好。”叶媚点头。

    顾子寒站起来,拉出彼此一段长长的距离。

    叶媚看着顾子寒的背影,看着他拿着自己简单的行李就这么冷冷酷酷的走出了房间。

    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煽情话语,也没有依依不舍。

    嘴角邪恶一笑。

    顾子寒,到你真的从沈阳回来那一天,或许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转身,她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让自己放松的沉睡。

    ……

    天渐渐亮透。

    夏日。

    上海的阳光一向璀璨,透过落地窗玻璃,就这么照耀在打着冷气的房间地板上。

    乔汐莞翻动着身体,伸着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她转头,似乎有些惺忪模糊的双眼呆呆的看着透过窗帘缝隙照耀在地上的那一缕缕阳光……

    “醒了?”房间内,突然传来一个磁性的男性嗓音。

    顺着声音的方向,乔汐莞猛地转头,看着那个坐在房间正中间,手上依然拿着一本书的顾子臣,看着他此刻的模样,似乎是在陪着她等她醒来一般。

    “嗯,就是我。”

    “没什么可怕的,抱着我就行。”

    脑海里面突然浮现昨天他低沉而微有些薄凉的声音。

    她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所以她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同样的,冷冷漠漠。

    “醒了就起床,下楼吃早饭。”顾子臣说,把书合上,放在一边的书架上。

    乔汐莞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近在尺咫就是能够这么触手可及的模样,她掀开被子,赤着双脚走向他,从后面弯腰抱着他的身体,将头轻轻地的埋在他的颈窝处,长顺的头发自然的倾斜。

    昨天不让她问一个字,到现在,似乎也没什么还能够问。

    能够这么感受着他温暖的身体,就够了。

    顾子臣抿着唇,任由乔汐莞这么把他紧紧的抱着,有时候两个人不需要沟通的言语,其实很多在内心深处流淌着的东西,不言而喻。

    早晨的阳光正好。

    房间内,一片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汐莞忽然抬头,大声的说着,“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顾子臣被突然大声的女性嗓音怔了一下,忍不住揉着自己有些受伤的耳膜,这个女人就是这么出其不意吗?!原本的气氛,和现在的气氛……

    他脸色微沉,口气不好的说着,“不上班又能怎样?!”

    “不上班,我干嘛起来这么早!”乔汐莞翻白眼,然后又转身回到床上,盖上被子,非常潇洒的用屁股对着顾子臣。

    顾子臣嘴角已经抿成了一道僵硬的弧度,他实在是不知道乔汐莞的脑部结构,是不是有异于常人。

    脸色有些难看。

    他真是中邪了,才会等着这个女人起床,等着这个女人一起用早餐。

    他推着轮椅,打开房门离开。

    乔汐莞捂着被子听着房门被关过来的声音。

    她其实也睡不着了,她掀开被子,露出两眼睛的看着房门的方向。

    总是很怕有所改变,很多东西怕改变了,就会失去。

    比如。

    这个男人。

    她收拾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她其实一向都不喜欢去想更深层次的东西,所以她又没心没肺的,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狠狠的睡觉。

    翻滚着,真的就睡着了。

    当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时分。

    阳光不仅璀璨,更加的火辣。

    她从床上起来,迷迷糊糊的洗漱了一番,换了一套家居服下楼。

    大厅中,叶媚一个人坐在客厅,似乎是在看电视。

    她眼眸微紧。

    顾子寒呢?!

    顾子寒今天会去沈阳,叶媚现在还能够这么悠闲的看电视?不准备行李一起离开?!

    抿着唇,不露声色的直接走过去,坐在另外一个沙发上。

    叶媚看着乔汐莞,冷冷的笑了一下,“你不应该好奇,为什么我现在还在顾家大院。”

    “你这不是准备告诉我?!”

    “我也没什么好瞒你,我不会跟着顾子寒去沈阳。”叶媚一字一句。

    乔汐莞眼眸一紧。

    “怎么了,很诧异吧!”叶媚笑得很是夸张,“我就给叶妩说了一次,我说你帮我撵走顾子寒,而让我留在顾氏,这才过了几天,叶妩就这么的为我实现。”

    乔汐莞抿着唇,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听着这个女人到底要说些什么。

    “今天早上,顾子寒早早的就离开了,他见不得别人看他的异样脸色,所以在所有人都没有醒来的时候走了,我其实觉得那个男人挺可怜的,走的那一刻还以为,我在家里面会为他做很多事情。”叶媚冷笑着,冷笑着说道,“而子寒走了没多久,齐慧芬见到我,问我怎么不去沈阳,我说子寒让我留在家里面照顾明月,齐慧芬就信了。再然后,顾耀其看着我,也问我为什么不陪着去沈阳,我说子寒交代了让我留在公司帮他打理,让我留在乔汐莞的身边,顾耀其也信了。”

    “你说,顾家的人怎么就这么好欺骗!”叶媚挂在嘴边的胜利笑容,清清楚楚。

    乔汐莞捏着手指,在微微用力,她突然讽刺一笑的说着,“叶媚,越把别人当白痴,越会落得无比惨烈的下场。”

    “是吗?!其实我还挺想看看,我到底最后,会被你弄到怎样的地步?!这不也是一个让人期待的画面吗?所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想,真是,热血沸腾!”叶媚邪恶无比的说着。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这个女人,看着这个完全扭曲的一张脸。

    她站起来。

    她觉得她确实很想要和变态待在一起太久。

    她怕自己会恶心到反胃。

    她脚步刚起,就看着顾耀其和齐慧芬突然从楼上走进来,顾耀其脸色极其难看,他大步走在前面,乔慧芬跟在后面,似乎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又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顾耀其大步的走到大厅沙发边,冷厉的声音对着叶媚,“换到新闻频道。”

    叶媚连忙按着遥控板。

    上海财经新闻。

    主持人正在播报一则新闻,言氏股市在低迷了将近半个月后突然起死回生,言举重正在进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面的言举重心情不错,记者的问题几乎是有问必答,言举重最后说道,“做不成亲戚,就当敌人一样的打击,这样的人,也真是心胸太狭窄了,还好,这个社会是公平的,不是谁真的可以一手遮天。”

    似乎是意有所指。

    画面定格。

    回到主播。

    主持人总结发言,“言氏经过神秘企业的融资之后,原本专家预估的言氏撑不过近几日即会宣布破产的事情,现在已明显的得到颠覆性缓解,且据说言氏在神秘企业的带领下,将会进行一系列的大改革,而言氏企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股市或会持续性的疯狂暴涨……”

    顾耀其的脸色很难看,越来越难看。

    安静的大厅,电话在此刻响起。

    顾耀其看着来电显示,接通,“喂,你好。”

    “顾董事长你好,我是新华都新闻总编小朱,我想问问,关于言董事长在新闻发布会上明显的暗指你心胸狭窄,落井下石,你对这样的指控,有什么想要对媒体说的吗?”

    “谁说了言举重指的那个人就是我!”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那边也不畏忌的直白的说道。

    顾耀其脸色难看无比。

    “我不做任何回应!”顾耀其直接挂断了电话。

    言举重说得这么明显。

    做不成亲戚,就当敌人?!傻子都知道言举重在暗自他!

    正时,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顾耀其看着来电,“喂。”

    “顾董事长你好,我是华美新闻督导的总编辑小陶,关于今天言董事长当着所有新闻媒体的面说你心胸狭窄,对他施加报复,你怎么看待?!有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我们会尽量帮你宣传……”

    “没什么解释!”顾耀其猛地挂断电话。

    然后,接二连三的电话此起彼伏的打了进来!

    顾耀其气得身体发抖。

    他猛地把电话扔在茶几上,发出剧烈的声音。

    房间本就安静,被顾耀其这么一发脾气,似乎就更加安静了。

    顾耀其狠狠的看着还在响的电话,脸色难看到不行,“都是顾子寒做的好事儿!现在言举重得意了,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这么的说我!”

    乔汐莞抿着唇,转眸看了一眼叶媚,看着她表面上看上去兢兢战战,实际上眼神里面明显的浮现着邪恶的笑容,分明就是在看笑话一般的。

    “乔汐莞,你给我查查,那个神秘企业到底是谁!”

    “是。”乔汐莞点头。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就是环宇集团齐凌枫。

    她当然不会愚蠢的用自己的嘴说出来,指不定顾耀其一个气头上,就认定是她勾结的齐凌枫。

    转眸灵机一动,对着叶媚说着,“叶媚,你要不要问问你母亲,或许她能够给我点线索。”

    叶媚皱着眉头,眼神明显不好的睨了她一样,又得体的说着,“子寒发生了这件事情后,我就已经给我妈打电话了,我妈不太愿意说多了,本来我们知道的或许也有限,而且可能在我妈的立场上,确实不方便说。”

    “是这样吗?”乔汐莞有些失落,似乎又很单纯的问道,“那么你姐呢?你姐作为叶氏的下一任继承人,应该一直在帮你母亲做事儿,也会知道些什么吧?!不好意思对你妈开口,你和你姐年龄相当,应该会比较好说话吧。”

    “我姐……”叶媚狠狠的瞪着乔汐莞。

    她总觉得这个女人故意的说这些,准没有什么好事儿。

    所以回答的时候,一直在深思熟虑。

    “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乔汐莞问道。

    叶媚冷冷的看着乔汐莞,说着,“我姐一向是我妈培养的,她们两个人的事情,我没能力插手。”

    “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一家人,多多少少应该都会互相帮忙的……”乔汐莞笑着说着,显得那样的无害。

    叶媚捏着手指,脸色越来越难看。

    乔汐莞就是故意在顾耀其面前说,她是有多无能!

    乔汐莞当然也确实是这个目的。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她眼眸微转,“对了,齐凌枫不是在和叶妩谈恋爱吗?!妈,或许你问问齐凌枫能知道点什么!”

    一直沉默的齐慧芬转头看着乔汐莞。

    还在气头上的顾耀其那一刻似乎也怔了一下,转头看着齐慧芬,声音冷酷到不行,“齐凌枫什么时候和叶妩在谈恋爱了!”

    齐慧芬一怔,似乎是有些心悸,表现出来的,却依然是从容不迫的态度,“谁知道啊,年轻人的事情。这步,那天不是邀请叶妩到家里吃饭吗?正好凌枫没事儿就在家里来坐坐,两个人就一见钟情……”

    “这个齐凌枫,倒是晓得怎么摇着尾巴往好的地方跑。”顾耀其狠狠的说着,似乎也是咬牙切齿的,怒火得很,“你也是,没事儿让叶妩到家里来吃什么饭!现在齐凌枫巴结上了这朵高枝,明显的比我们更有了优势,以后指不定会怎么的在我的头上,撒野!”

    “耀其,你想太多,凌枫不是这么忘恩负义的人。从小我就带大他,他什么性格我知道,不就是有些好强而已,断然不会做什么对不起我们顾家的事情的,这点你放心。而且大家都是亲戚,我就这么一个侄儿,也不能总是撕破了脸,以后打死不相往来吧……”

    “你知道什么?!你一个妇人之仁,根本就不了解商场的残酷!我告诉你齐慧芬,你最好别在齐凌枫和叶媚之间使什么促进的力气,以后顾氏要是发生了什么变动,你就是我们顾家的千古罪人!”顾耀其狠狠的说这话,脸色难看到毫无掩饰,嘴里面说的话,也直白得很。

    齐慧芬脸上有些难堪。

    她会知道顾耀其这是到了气头上才会说这么重的话,但是当着晚辈,她也有些压不下面子,所以硬着闭着嘴,一个字都没说,和明显的是在生气!

    顾耀其似乎也觉得自己说过了些,毕竟和齐慧芬这么多年,齐慧芬也帮了他很多,至少家里面打理得头头是道,而且给他生了这么多的孩子,当时能够让顾氏这份家业落在他的身上也起了不少作用,他这么多年对齐慧芬也有感情,要不然在这个有钱就包养小老婆的年代,他硬是一直只有齐慧芬这么一个女人!

    一直这么相见如宾的这么多年,唯独就是在齐凌枫的事情上,两个人一直有分歧。

    不管他说什么,齐慧芬似乎都一直的向着齐凌枫,怎么说都没用!

    顾耀其的脸色千奇百怪,最后似乎也是压着一股怒气,突然的离开的客厅。

    乔汐莞看着顾耀其离开,看着齐慧芬难看的脸色,屏住呼吸也没有敢说话。

    叶媚最会看脸色,这个时候肯定更不会开口。

    枪打出头鸟,谁愿意当那个受气包?!

    过了不知道多久,齐慧芬似乎才微微的缓了口气,很是得体而端庄的说着,“你爸都是在气头上,你们别挂在心上。”

    “嗯,我们理解的。”叶媚连忙讨好的说着。

    乔汐莞也附和的点头,“商场如战场,爸只是一直考虑得比较周到而已。”

    齐慧芬认同的点了点头,却又似乎有些无奈的摇着头,“但毕竟大家都是亲戚,犯不着这么撕破脸皮,而且凌枫这孩子,肯定做不出来怎么伤害顾氏的事情,你爸是太小题大做了!”

    乔汐莞冷笑。

    顾耀其一点都没小题大做,他是太了解齐凌枫这种,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城府在他脚下的男人了!

    当然,当着齐慧芬的面她肯定不会说出来。

    她只是笑了笑,“妈,商场上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忧了,我会协助爸爸好好管理的。”

    “有你就好。现在你看……子臣就不说了,那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想通。子寒又被派去了沈阳,子俊又没心思在公司上,两个女儿,子颜就一天盼着结婚,子馨还在上学,这么一家子人,也就指望你能够给你爸分担点。”齐慧芬看上去语重心长的说着。

    乔汐莞笑了笑,点头。

    “妈,还有我呢?!周一我就上班了,我答应了子寒的,也要为爸爸多分担些。”叶媚突然开口。

    “好好,还是两个媳妇好。”齐慧芬欣慰的点头。

    叶媚眼神一冷的看了一眼乔汐莞。

    别以为你能够抢了所有功劳。

    乔汐莞耸肩,到时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两个人这么暗自敌对,齐慧芬突然开口又说道,很严肃,“凌枫和叶妩的事情,你们以后给我严实了,等两个人真的成了,才能够给我说出来!”

    “是。妈我今天也是……”乔汐莞想要解释。

    “今天的事情过了就过了。”齐慧芬没太计较,忽然又对着乔汐莞说着,“你跟我到来一下。”

    乔汐莞一怔,随即跟上了齐慧芬的脚步。

    叶媚看着两个人的背影。

    齐慧芬是姚让乔汐莞帮忙做什么?!

    眼眸一紧,在齐慧芬的眼中,是不是她根本就不敌乔汐莞半分?!

    脸色,倏然一沉。

    ……

    乔汐莞跟着齐慧芬走向后花园,坐在一个凉椅下。

    齐慧芬直接说道,“你爸这么排斥凌枫和叶妩结婚,我是怕你爸做什么极端的事情,莞莞你现在还这么聪明,想想怎么让齐凌枫和叶妩早点结婚。”

    “结婚?”乔汐莞皱眉。

    原来齐慧芬想让她帮忙撮合齐凌枫和叶妩。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嗯,结婚,我怕夜长梦多。”齐慧芬说。

    “妈,你怎么这么盼着凌枫结婚?我觉得两个人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乔汐莞表面说着,心里面其实泛着嘀咕了。

    这齐慧芬到底为什么就这么想要促进这桩婚事?!

    “我怕顺其自然,就顺得没有了!凌枫从小这么孤苦伶仃的一个人长大,不成了一个家庭,有个温暖的和依靠怎么能行!”齐慧芬有些着急的说着。

    温暖和依靠?!

    这么说来,齐慧芬是在给齐凌枫找依靠?!

    真是好笑!

    齐慧芬到底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许齐凌枫找的依靠,就是对顾氏致命的打击。

    而她之所以这么故意让叶妩和齐凌枫在一起,一方便是为了更好的和齐凌枫合作,给他们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信息,另外一方面,她是认定了叶妩不可能会爱上齐凌枫,更不可能会结婚,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撮合”!

    她才不会愚蠢到,增加齐凌枫的后盾力量。

    更何况,她一直都觉得,齐凌枫不是叶妩的对手,而这么互相算计的两个人,或许就会两败俱伤,而她正好可以从中获利!

    “莞莞。”齐慧芬突然拉住乔汐莞。

    “妈。”

    “你说的生米煮成熟饭……”齐慧芬突然下定决心,“我觉得可以。”

    乔汐莞抿着唇。

    她只是随便说说的好吗?!

    “你帮我点忙。”齐慧芬说,然后压低声音在乔汐莞耳边嘀咕。

    乔汐莞听着,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她看着齐慧芬,半响,“真的要这样吗?我觉得,感情的事情真的不能逼迫的。”

    “凌枫现在或许不理解,总有一天他会理解我的用心良苦。”齐慧芬笃定的说着。

    乔汐莞咬着唇。

    婆婆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没道理不做。

    只不过。

    效果会如何?!

    谁都不知道!

    乔汐莞有些若有所思的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应该是去了医院,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乔汐莞就这么躺在卧室的沙发上,在想一些事情。

    其实很多事情都已经放下,当然除了仇恨,但是让她做那种事情……

    她咬着唇。

    好半响,她拿起手机,拨打。

    那边接通,有些冷冷的声音,“乔汐莞。”

    “潇夜,我虽然真的很不想给你打电话,但我总觉得,如果就因为你做了对不起姚贝迪的事情我就不来找你麻烦那就是真的在成全你。所以,你现在在不在浩瀚之巅,我来找你。”

    “嗯。”那边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

    乔汐莞握着手机,深呼吸了一口气,换了一套外出服,拿着包出门。

    刚走到门口,顾子臣似乎是从外面回来,看着乔汐莞一副出门的模样,眼眸一紧,“去哪里?”

    “有点事。”

    顾子臣看着她。

    “会早点回来的。”乔汐莞说着,就直接坐进了武大开的小车内。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离开的背影。

    眼眸微紧。

    乔汐莞坐在小车上,一直面无表情。

    心里面其实很多情绪,到此刻却变得这么的,平淡无奇。

    人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生物!

    不管内心如何,给别人看到的,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不动声色到虚伪的一张脸皮。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下车,直接走向潇夜的包房。

    浩瀚之巅的工作人员对她已经熟悉,对于她的行为举止已不在做任何约束。

    所以她可以直接敲门而进。

    潇夜坐在沙发上,那只受伤的脚还打着石膏的放在茶几上,手上端着一杯有些浓烈的洋酒,此刻正在有意无意的抿着,很快的,一杯就见了底,看着乔汐莞到来的那一刻,眼皮只是抬了一下,并没说话。

    乔汐莞也习惯了这样的潇夜,只是以前没现在这么觉得这个男人可恶而已。

    她压下有想要暴打这个男人的冲动,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说着,“你们道上现在最流行的迷幻药,媚药都有哪些,我要点。”

    潇夜眼眸一抬,“拿来做什么?”

    “当然是做事儿!”乔汐莞说,直白得很,“我就是把姚贝迪*了放其他男人身上,免得吊死在你身上!”

    潇夜脸色陡然一沉,狰狞无比。

    乔汐莞冷笑着,“怎么,你还在意?!你还好意思在意!”

    潇夜紧捏着手指,“乔汐莞,你还真的不怕死!”

    “死过一次的人,也不在乎再来一次!”乔汐莞狠狠的说着,“姚贝迪那么信任你,应该给你说过吧,我到底是谁!”

    潇夜捏拳。

    他是知道,这个女人就是霍小溪!

    而这个女人,和以前一样,就是来挑战他的极限的。

    他捏着拳头的骨节都在“吱吱”作响。

    乔汐莞就是一字一句的不停的在提醒他,提醒他姚贝迪对他倾尽了所有,而自己却不停的在,伤害……

    乔汐莞看着他骨节都发白的拳头,冷笑着,“我就说了这么点你就忍受不了,要是姚贝迪真的哪一天爬上了其他男人的床,你会怎样?!”

    “乔汐莞,你要是不想死,你就给我马上滚!”潇夜怒吼。

    “我还没有拿到我的东西,我干嘛要滚!”乔汐莞口气也很大。

    “我不会给你!”潇夜狠狠的说着。

    “你怕我给了姚贝迪?!”乔汐莞说,笑得很是讽刺,“放心吧,我还没有这么损的让自己最好的朋友来吃这玩意儿,我拿来我自己用!”

    潇夜皱眉。

    这个女人就是习惯了这么去玩弄人吗?!

    “有点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这种东西,你什么时候能够给我。”乔汐莞根本没有用商量的口气,直接在要。

    潇夜眼眸一紧,转头对着阿彪,“你去问问。”

    阿彪点头,“是。”

    乔汐莞看着阿彪出去,自己拿起一杯酒喝下。

    总觉得此刻不只是潇夜压抑怒气,自己似乎也压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她咬着唇,让自己尽量的放松下来。

    没多久,阿彪从外面进来,手里面拿了一些用塑料小口袋装的白色药丸,在茶几上放成一排,解释道,“这是现在场子里面最喜欢玩的一些药丸,品种不同效果不同。这是s丸,口服之后,会出现幻觉,据说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画面,如梦如醉。这是x丸,吃了之后会有一种极度想要做床弟之事,很多年轻人喜欢用,据说用了之后,男人会比较长久。这是o丸,吃了之后会出现短暂的昏迷期,就像是睡觉一般,一般食用后会沉睡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等,因人而异……”

    阿彪解释着,乔汐莞抿着唇,一直在静听。

    这么一一解释了面前的6、7种药丸……有些药丸的功效是相同的,只是效果有些严重有些轻微而已。

    “乔小姐,你是选择哪些?”阿彪开口问道。

    乔汐莞指了指面前的几种药丸,“就这两种吧,一样两颗。”

    “嗯。”阿彪点头,又走了出去。

    乔汐莞看着阿彪的方向。

    现在倒是真的,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她抿着唇,没多久阿彪就已经弄好药丸,恭敬的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把东西随手的放进包里面,起身准备离开,离开的一瞬间,突然又停下了脚步说道,“潇夜,我真的不劝你和姚贝迪在一起,但是我真的很想看到,你后悔莫及的那一刻。”

    潇夜抬眼,看着乔汐莞。

    “对你的建议就是这么多,你能够想到哪里就哪里。”

    说完,乔汐莞就大步的走开。

    她是真的没想过姚贝迪再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但如果潇夜能够自知的认清事实,或许还能有一线希望,如果真的这么执迷不悟……

    就真的,结束。

    她咬了咬唇,边走,边拿起电话,“妈,东西我拿到了,据说效果很好。你约齐凌枫和叶妩吃饭吧,我马上给你送过来。”

    “不用这么着急,晚上的时候到江皇大酒店来,我们一起和齐凌枫、叶妩吃饭,事情做完后再离开。”

    乔汐莞不自觉得握紧了手包。

    “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一个人不行。”齐慧芬似乎在解释,为什么她会让她一起。

    “是。”乔汐莞点头。

    拒绝不了,也没办法拒绝。

    婆婆都做说道了这个份上,她确实无能反抗!

    她还不想得罪了齐慧芬!

    狠咬着唇,让自己的情绪慢慢的,平复!

    ------题外话------

    那个,齐凌枫要是知道自己被乔汐莞这么算计,会如何?!

    咱们顾大少会如何保护我们莞莞呢?!

    后面更精彩。

    推荐小宅朋友脆脆心的文文《骗婚之大叔请合作》

    简介如下:

    蓝芊芊:小强一样的女主。结婚当天,新郎逃婚,骗到男主假结婚之后竟反被男主骗财骗色。她发誓要再度逆袭,压倒男主。

    顾辰风:深藏不露的男主,扮猪吃女主。可是结婚才半年,竟蹦出个三岁萌娃叫她妈妈。

    婶可忍叔不可忍。

    顾辰风一朝变脸,霸道总裁模式开启。蓝芊芊逆袭之日遥遥无期。</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