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五章 爆发的顾子臣

第九十五章 爆发的顾子臣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夜晚的顾家大院。www.しwxs520.com

    顾子臣卧室。

    “想到你这么等我,就忍不住想笑。”乔汐莞嘴角一直挂着笑意,一字一句很认真的说着,“然后觉得,很温暖。”

    顾子臣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似乎是没有什么表情,也似乎是在昏黄灯光的笼罩下让原本有些僵硬的轮廓变得温和起来。

    乔汐莞走过去,走到他面前,弯腰,眼对眼,嘴对嘴。

    顾子臣眼眸微动,依然这么淡淡然的看着她今晚有些说不出来的异样情绪。

    “今晚做了些,不太好的事情。”乔汐莞突然开口。

    “什么事?”顾子臣问。

    很难得这厮突然这么的关心她。

    以前应该会说,关我屁事!

    她站直了身体,突然让自己看上去很放松的伸了伸懒腰,“我去洗澡。”

    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

    顾子臣眼眸倏然一紧,看着浴室的方向。

    乔汐莞看着浴室中大大镜面玻璃下的自己,她看上去很平静,那张已经不能算陌生的脸颊此刻毫无情绪,恍惚觉得,就只有那双漆黑而大眼睛在眨巴着一般的,还能看出来她是活物。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进浴缸,躺在里面,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呆如木鸡。

    她第一次洗澡时间特别长。

    似乎是在里面躺了1个小时,亦或者更久,她自己也不太清楚。

    还好是恒温浴缸,否则此刻也不知道水是不是都变得透凉了。

    她转眸,听着浴室门被敲响的方向。

    她承认今晚她真的很反常,因为心里面压抑的那些事情……

    “乔汐莞!”门外传来顾子臣有些低沉而有力的男性嗓音,口吻中带着一些怒气。

    “嗯,我在。”乔汐莞说。

    “你还要多久?”

    “马上。”

    外面瞬间就没有了声音。

    乔汐莞嘴角拉出一抹笑,这厮估计在确定她是不是在里面被闷死了。

    嘴角拉出一抹笑,让自己尽量的,尽量的笑出来。

    她离开浴缸,清洗自己的身体,穿上一件白色的浴袍走出来,看着床上坐着的顾子臣,看着他似乎脸色不太好,从她出来后,眼眸一直就放在她的身上,打量一般的,从头到脚。

    “你在看什么?”乔汐莞问,带着有些夸张的笑容,“是突然觉得我美若天仙?”

    顾子臣没有露出或讽刺或不屑的笑容,眉头紧皱,“你今晚做了什么?”

    乔汐莞一步一步走过去,爬上床,温顺的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眸垂下,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微微颤抖,她挪动着身体,寻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说道,“做了些,让自己觉得不太痛快的事情。”

    “比如?”

    “比如……比如我今天才对齐凌枫说了,我说人不能做太多坏事,容易遭报应。而我今天就做了,很容易遭报应的事情。”乔汐莞说,靠在他的肩膀上,静静的说着。

    齐凌枫。

    顾子臣眼眸一转,薄唇微动,“这个男人对你而言,很重要?”

    “谁?”乔汐莞问,忽然明白,“齐凌枫吗?”

    顾子臣沉默着,点头。

    “不重要。”乔汐莞回答,很肯定,“但是……曾经好多好多都是他给予,到现在还能够清晰的回忆起那些好像不太容易忘记的瞬间。”

    顾子臣脸色紧绷,那一刻却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乔汐莞靠在她的肩膀上,手抱着他的手臂,抱在怀里面似乎是在寻找安慰一般,她静静地说着,“我曾经爱过齐凌枫,很爱很爱的那种。”

    顾子臣整个人明显的一怔,身体是陡然紧绷,仿若没有预料到,乔汐莞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然后,却被他害得很惨。”乔汐莞继续说道,“而今天晚上,我就让我曾经那些还算美好的梦境彻底的撕裂了,从此以后,连偶尔回想都不可能。”

    她有些讽刺的一笑。

    其实,从自己遭遇车祸那一刻开始,所有的梦想都已经破碎。

    今晚,只是让那些破碎的东西,再次深刻的还原而已。

    “乔汐莞。”顾子臣突然开口,声音依然,听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嗯。”乔汐莞低低的应了一声。

    “以后,别再想他。”他说,口吻笃定。

    乔汐莞这么沉默了一会儿,嘴角倏然一笑,“好。”

    房间很安静。

    两个人静静的靠在一起,感受着白月光透过窗帘倒映在地板上。

    她想今晚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她本答应了顾子臣不能再想。

    但终究,还是一直在浮现,不受控制的浮现着很多很多过去的画面。

    她咬着唇,尽量让自己情绪平静,平静的接受,那些即将逝去的,记忆!

    ……

    翌日一早。

    天色微亮。

    偌大的奢华大酒店,睁眼就能够看到温馨而浪漫的设计,看得眼花缭乱,而此刻的脑袋也是剧痛无比,仿若装了钢铁一般的,还沉得难受。

    齐凌枫动了动身体,身体觉得很累。

    是真的觉得累得不想动弹。

    所以他就这么直直的躺在床上,直直看着天花板发呆。

    他没想什么,因为头痛得不想要回想,他就一直这么安慰着自己,再躺一会儿或许会舒服点。

    忽然。

    身边似乎有些什么动静。

    他蹙眉,转头。

    眼眸一紧。

    身边躺着一个女人,妖娆的长头发布满在白色枕头上,纤细而。裸。露的手臂放在了被子以外,而身体其他部分被被子包裹着,不知道她是不是,全身赤。裸。

    身边那个熟睡的女人似乎也醒了,皱着眉头动了动身体,应该有着同样的感受,睁开眼睛的那一秒,就能看到出她隐忍在眼皮下的痛苦。

    她翻动着身体,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为什么头这么沉这么重!

    她抬眸。

    四目相对。

    安静的房间这么一秒、二秒、三秒……

    那个原本刚刚苏醒还在缓解身体不适的女人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因为太过惊讶,似乎是忘记了自身的情况,整个人从被子里面出来,全身一丝不挂,原本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各种暧昧的痕迹。

    齐凌枫眼眸就一直放在女人的身体上,没有表情,没有表情的看着那些青紫痕迹。

    “发生了什么?”叶妩问他。

    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情况,就这么直直的问躺在他身边,一脸冷漠的齐凌枫。

    齐凌枫回眸。

    被子下面的那双手已经不自觉得捏成了一个拳头。

    发生了什么?!

    还用问吗?!

    他刚刚还一直觉得,自己就如昨晚一样还置身于梦境之中,还没有从那个梦里面醒来。

    他其实觉得还算是一个美好的梦。

    梦里面可以和那个女人,尽情的缠绵,一夜不休。

    而现实照进……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连自嘲的笑容也没有半分,就这么面无表情的对视着面前的女人,眼眶那一刻却陡然的红透,一阵无法压抑的怒火,狠狠的充斥着他的身体,而无处发泄时,透过眼眸传递,甚至那一刻,连眼眶中的红血丝都请出名了。

    “昨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定是这样!”叶妩说,说得那么没有底气。

    齐凌枫就看着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此刻半点血色都没有,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仿若在给自己安慰一般的嘀咕着。

    其实他很诧异。

    他现在头剧痛,身体也难受得不能动弹一分,而面前这个女人却能够压抑着自己身体的不适坐起来,此刻更是准备下床离开。

    是药量的原因?!

    是的。

    药量。

    这个时候如果还不知昨晚是因为什么发生了现在的情况,那就真的是白痴一般的愚蠢了。

    他冷冷的睨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赤。裸。着身体,下床。

    她双脚踩在地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

    很多都已经破碎不堪的衣服。

    她想要穿,穿上后也是,到处都是裂痕,根本就挡不住任何一点点身体。

    她似乎是有些颓败的坐在地上,整个身体在微微的颤抖,颤抖,不停的颤抖。

    齐凌枫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看着她有些崩溃的身体。

    越是清醒越是会明白,昨晚上到底都做了什么。

    房间里面依然安静。

    清晨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照耀进来,晨风打在窗帘上,随着阳光不停摆动。

    时间流逝。

    房间里面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齐凌枫依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眶中一直充血。

    叶妩蹲坐在地上,头低垂着,长头发挡住了她的脸色,身体却在不停的抽动,没有发出什么,身体在压抑的发抖,不停的发抖。

    “想要报复吗?”寂静的空间,突然传来齐凌枫,冷的发寒的声音。

    叶妩并没有因为他的声音而停止身体的抖动,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齐凌枫似乎也没想过得到她的回答。

    原本僵痛的身体到现在,似乎是舒展了些,他从床上坐起来,不管眼眶中有多狰狞,整个人却是冷血的,冷血的隐藏着各种发怒的情绪。

    他掀开被子。

    通红的眼眶顿了一下。

    白色的床单上,一抹鲜艳的红色痕迹。

    不多,但是很明显。

    齐凌枫转头,看着蹲坐在地上,似乎一直在压抑自己一直在让自己平静的女人,低沉着声音问道,“第一次?”

    叶妩的身体倏然像是定格了一般。

    她转头。

    头发有些凌乱的贴在她的脸上,她直直的看着齐凌枫,看着他冷血的一张脸上,毫不表情的话语。

    “第一次吗?”齐凌枫继续问道。

    叶妩咬着唇,拳头紧捏。

    是的。

    第一次!

    昨晚的,无数个第一次!

    齐凌枫突然冷笑着,冷笑着从床上起来,依然不着寸缕,很自若的走向浴室,房门关过来,响起水洒的声音。

    叶妩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大床上那抹鲜红的印记。

    她一直以为,不是他,就不会是任何人!

    她一直以为,她的世界里不会有他,就不会再有任何人!

    她眼眶陡然一红。

    那抹红色痕迹那么狰狞的反射在她黑色的眼眸中,一点点让她的脸庞变得残忍。

    不知道过了多久。

    浴室的大门打开。

    齐凌枫穿着浴袍出来,一身清凉。

    他随意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点了一支烟。

    他不抽烟。

    几乎不抽烟。

    以前为了讨好霍小溪,总是让自己呈现最完美的模样。

    他其实觉得霍小溪不亏的,至少在那些年,他是拼了命的在“讨好”她,除了没有上她之外,把自己全部能够伪装的最好都给了那个女人,他的言行举止,他的关怀之至,所有一切全部都付出在了那个女人身上,他甚至觉得,除了霍小溪那个女人,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女人,会让他这么委屈着自己,一直屈就于她之下……

    所以。

    她想,霍小溪是值的了。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他至少给她编织过一个童话般的爱情故事。

    尽管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烟雾弥漫。

    他随手拿起扔在地上的电话,拨打,“给我送一套衣服到江皇大酒店,另外准备一套女装,从内到外。”

    语毕,把电话随手扔到了一边。

    眼眸微转,看着依然呆立在房间一言不发的叶妩,将手上剩了一大半的烟蒂熄灭,冷冷的声音说着,“去洗个澡会舒服点!”

    “你现在舒服?”叶妩转身,突然看着他。

    刚刚不受控制的情绪此刻突然好想就安静了,冷冷的脸上,原本显得很柔软的脸颊,此刻没有任何的面部表情,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你现在舒服?!

    齐凌枫冷眸。

    “还洗的干净吗?”叶妩狠狠的说着,嘴角挂着那毫无掩饰的残忍弧度。

    齐凌枫紧紧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似乎和平常有些不太一样的感觉。

    哪里不一样?!

    一直都知道,她的温婉贤淑全部都是她伪装的假象,却从来不知道,他会有这种……说不出来的,却让人有些心惊的模样。

    嘴唇紧抿,他没再说一个字。

    叶妩还是走进了浴室。

    狠狠的关上了大门。

    不多久。

    酒店大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齐凌枫打开房门,秘书送来的衣服。

    齐凌枫将衣服接过来,让秘书离开。

    自己换上了一套自己的衣服,将那天女装放在了床上。

    叶妩打开浴室的门,看着床上齐凌枫为她准备的衣服,眼眸微紧,什么都没说的,拿起衣服走进浴室,换上。

    衣服大小合适。

    叶妩和齐凌枫没有多余的交谈,打开房门出去。

    酒店大门口。

    小厮恭敬的给齐凌枫送来他的钥匙,齐凌枫绅士的为叶妩打开车门。

    叶妩正欲坐进小车,眼眸陡然一转。

    齐凌枫顺着叶妩眼神的方向,看到不远处一个貌似狗仔的人拿着一个相机,感觉到他们的注意,连忙跑开。

    “进去吧。”齐凌枫说。

    叶妩脸色冷漠,坐了进去。

    齐凌枫回到驾驶台,开车离开。

    两个人不说话。

    冷漠的,仿若就是不愿意再重提昨晚上的事情,所以就连这件事故的起因也默契的没有谁提起,但这并不代表,两个人没有自己的想法。

    车子一路到达叶家别墅。

    齐凌枫依然绅士的下车,为她打开车门。

    叶妩看着齐凌枫,看着他冷漠的一张脸,“你准备怎么报复?”

    齐凌枫嘴角冷血一笑。

    谁知道。

    他第一次似乎是没有想过用怎样残忍的方式,但他知道,凭着自己的心走,就绝对不可能,心慈手软。

    “电话联系。”齐凌枫丢下一句话,转身走回驾驶台,开着车扬长而去。

    车子的速度有些快。

    有些肆无忌惮的迅速。

    叶妩咬着唇,狠狠的看着齐凌枫离开的方向。

    ……

    乔汐莞从床上起来。

    昨晚上睡眠质量太差,噩梦连连。导致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脸色极度不好。

    她简单洗漱完毕,下楼。

    顾子臣每天上午都不在,她知道他去了医院做康复治疗。

    楼下客厅。

    齐慧芬在沙发上,手上似乎拿着几张东西,转头看着乔汐莞从楼上下来,连忙招呼着,“莞莞你过来。”

    乔汐莞自然的走过去。

    “你看。”齐慧芬把相片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接过来,相片上面是齐凌枫和叶妩。

    两个人从酒店出来,照片是快闪,连起来就感觉像是一段小视频。

    “你看到没有,两个人从酒店出来感情多好,凌枫还给叶妩开车门,送她回去。”齐慧芬有些欣慰的说着。

    乔汐莞眼眸一直看着照片,似乎是在默默的沉淀某些情绪,她嘴角微笑着说道,“妈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逼婚了。”齐慧芬说着,有些得意。

    似乎是觉得自己这样的安排非常的完美。

    乔汐莞当然会顺着她,什么都不会说。

    更加不会告诉他,现在的齐凌枫和叶妩,应该是恨透了她。

    当然。

    或许只有叶妩。

    毕竟齐凌枫这男人,人尽可夫!

    她眼眸微动,从沙发上站起来,“妈,这段时间子臣在做双腿康复治疗,听说有些难受,趁着周末,我去看看他。”

    齐慧芬有些诧异,惊呼道,“子臣什么时候开始做康复治疗了?他不是一向很排斥吗?”

    “我也不知道,当知道后,子臣已经开始在做了。”乔汐莞笑着说道。

    心里却在暗想。

    你现在终于是想起自己的儿子了。

    那你倒是该再多花点时间在你亲侄子身上了啊?!

    “效果如何?”齐慧芬紧张的问道。

    看得出来,心里面还是关心的。

    齐慧芬这个女人,虽然一直有着豪门贵太太的端庄的贤淑,偶尔看上去不太容易亲近。其实是一个很顾家的女人,一心就是想要为顾耀其把家里面打理好,也或许是顾耀其和齐慧芬表面看上去感情很平淡,实际上,两个人这么相濡以沫这么多年,感情或许比一般的夫妻还要深厚一些。

    在对待亲情上,齐慧芬明显比顾耀其要感性得多。

    “医生说可以恢复。”乔汐莞说。

    “那就好,那就好。”齐慧芬有些激动,眼眶甚至是有些红的。

    这么多年过去,一想到子臣还有可能站起来,心里面就说不出来的,一阵酸楚……

    “妈,一切都会好的。”乔汐莞看着她的模样,安慰道。

    “是,一切都会好的。”齐慧芬点着头重复着,“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先不用了。”乔汐莞摇头,“子臣不愿意给家里面人说,可能就是不想要让你们看到他做治疗的画面,而且子臣不想给你们希望又让你们失望,你们先装作不知道行吗?我怕子臣会怪我多嘴。”

    “这样说来,子臣的性格就是如此,从来都不想要给别人不切实际的希望,很多时候都是已经事成了才会回家告诉我们,就像以前他在上班的时候,听你们爸说,每次合同谈成后才会告诉他,绝对不让他们担心一点点。这样的性格,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齐慧芬说着,还不停的感叹。

    乔汐莞笑了笑。

    她觉得这样的性格,很不好。

    “妈,我就先出门了,过一会儿子臣都该回来了。”乔汐莞说着。

    “嗯,你赶紧去陪陪子臣。”齐慧芬连忙说着。

    乔汐莞点头,出门。

    今天上海的阳光璀璨无比。

    乔汐莞坐在武大的小车上,无聊的翻阅着手机,看一些八卦新闻。

    眼眸陡然一顿。

    一条娱乐头条在她的眼底下,白纸黑字,还有一张清楚的彩色相片。

    环宇齐凌枫痛失未婚妻后半年,终觅真爱。

    彩色相片就是齐慧芬刚刚给她看的那一堆中的其中几张。

    两个人的相貌都被暴露得淋漓尽致,毫无掩饰。

    新闻内容说齐凌枫和这个神秘女人在酒店共度良宵,早晨恩爱离开,似乎是好事将近。称齐凌枫在半年时间,似乎因为这个女人而走出了曾经的情商之中,开始接纳新的一段感情,字里行间,没有半点齐凌枫忘恩负义的韵味,全部都是一种欣慰的口气。

    乔汐莞关上手机,抬头看着窗外。

    新闻的跟帖和评论她就不想看了,看多了也没有什么意思。

    反正,这就是齐慧芬能够想到的“逼婚”方式。

    在齐慧芬看来,两个人的事情都被暴露在了媒体之下,作为叶妩母亲的叶夫人,怎么都不可能任由自己的女儿就这么的和人交往,确定关系成婚就是排上行程的事情了。

    不可否认。

    如果是换做其他家庭或许真的会如了齐慧芬的愿。

    但是换在叶家。

    谁知道结果会如何!

    她深呼吸一口气,很淡定自若的看着上海璀璨的街道。

    车子停在市中心私立医院。

    乔汐莞下车,武大跟上乔汐莞的脚步。

    两个人直接走向顾子臣做康健的楼层,武大转身走进了一个房间,似乎是医生的办公室,乔汐莞也没太注意,脚步直接走向顾子臣的康健室。

    康健室里面,多了一个女人。

    乔汐莞的脚步一顿。

    此刻的顾子臣也没有在做康健,而是坐在轮椅上,背对着门口,面对面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叶妩。

    乔汐莞抿着唇,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两个人。

    昨晚上发生了那些事情,现在的叶妩是来对顾子臣说什么的?!

    说她卑鄙下流无耻,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她捏着手指,忍了又忍的,准备推开康健室的玻璃门。

    手刚刚扶在手柄上,乔汐莞整个人突然一怔。

    面前的叶妩突然蹲下身体,脸靠近顾子臣,很近很近的距离。

    她看不清楚,但这样的举动,分明是在,亲吻……

    亲吻。

    她眼眸微转,突然转身离开。

    是离开。

    她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心里面尽管有些压抑,也有些崩溃。

    但是此刻,她还是选择了离开。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的任由他们在她眼底下做这种事情,亦或者,昨晚上的事情,她决定给他们一点时间处理,她不逼迫顾子臣,不逼迫。

    或许顾子臣此刻正在恨她……

    她实在不想要当和叶妩这个女人的面,和顾子臣争吵什么。

    所以她决定,让叶妩这个女人,先这么得意一下。

    她大步的往楼下走去。

    此刻的武大正在办公室里面和莫梳聊天,两个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乔汐莞突然离开了。

    “对了,刚刚叶妩来找顾子臣了。”莫梳突然开口。

    武大一怔,好半响,“意思就是,现在顾子臣和叶妩在一起,那么乔汐莞不就是,撞见了吗?”

    莫梳有些幸灾乐祸的邪恶一笑,“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我才没你这么八卦。”武大翻白眼。

    不过倒是。

    她真的很想知道顾子臣到底会怎么做?!

    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莫梳看武大没兴致的模样,自己也就打消了去看热闹的念头。

    反正,顾子臣无所不能,打发两个女人,不是难事儿!

    ……

    乔汐莞坐着电梯,下楼。

    她表情很淡薄,就算现在心都痛死了,她也可以表现得很淡定。

    电梯到达底层,停下,打开。

    她抬眸,出去,很平静的模样。

    她走过医院大厅,脚步停在大门口,左右环视,没有看到武大的车。

    突然似乎才想起,武大和她一起进来的,现在应该还在医院里面。

    她抿着唇。

    她想,她还是不够冷静。

    至少很多事情,她都在这份不够冷静中,显得有些狂躁。

    她抿着唇,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身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这不是乔汐莞?!”

    声音中,带着些调侃的韵味。

    乔汐莞转头,看着雷蕾,身边还有潇夜。

    潇夜坐在轮椅上,没有因为雷蕾的突然挺足而停下来,直接让阿彪推着他上了面前的小车。

    乔汐莞看着雷蕾,看着这个女人如此这般气焰嚣张的模样,眼眸冰冷。

    “你生病了?还是来看望谁?!别告诉我是姚贝迪,我想她不会脆弱到,就这么生病了吧!”雷蕾讽刺的说着,因为潇夜在车上,似乎也听不到她此刻小声的在乔汐莞耳边说了些什么,也就有些,肆无忌惮。

    乔汐莞冷哼,“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像你这样无耻到用死来威胁吗?!”

    “乔汐莞!”雷蕾压抑着怒火。

    “不是吗?!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你这样得到的爱情,到底不会半夜做噩梦!”

    “该要做噩梦的是姚贝迪!曾经是她不折手段,才会导致现在的下场!乔汐莞,我现在所有遭受的一切都是姚贝迪给我的,姚贝迪那个贱货,迟早会得到比我更加残忍的下场……”

    “啪!”乔汐莞一个巴掌,猛地一下扇了过去。

    雷蕾有些吃惊,似乎没想到会被人突然这么扇耳光。

    乔汐莞揉了揉自己的手,有点痛。

    脸色冷酷无比,“嘴巴放干净点!”

    “你!”雷蕾扬起手,似乎是想要往乔汐莞脸上打。

    乔汐莞眼眸一冷,讽刺的说着,“潇夜正看着呢,你不装装可怜,获得同情?!”

    “乔汐莞,乔汐莞!”雷蕾气得身体都发抖。

    “劝你别打我!”乔汐莞冷酷的说着。

    雷蕾压抑着怒气,看着车上的潇夜。

    潇夜无动于衷,透过有些暗的车窗玻璃,里面的人连头都没有转一下,根本就没有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心里的恶气更加明显。

    她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看着这个女人,就如看到姚贝迪那张让人恨不得撕烂一般的脸颊。

    “雷小姐,大哥让你上车。”阿彪似乎是等了一会儿也没看到雷蕾有走的意思,忍不住下车催促。

    “乔汐莞给你我记住!你现在给我的,我会加倍返给你!”雷蕾丢下一句话,跟着阿彪上车。

    乔汐莞冷笑,“雷蕾你也给我记住了,人走多了夜路,终究会撞鬼!”

    雷蕾身体一怔,气愤的在阿彪的帮助下,坐进了小车内。

    乔汐莞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

    这个女人,终究有一天会得到该有的下场!

    眼眸一转,一辆出租车正好停在脚下。

    乔汐莞想了想,坐上车离开。

    让武大和她的“老朋友些”都多聚聚吧。

    她这么想着,靠在车上,懒洋洋的对着司机说道,“去紫阳别墅区。”

    “好的。”出租车司机开着车离开。

    上海的出租车一向霸道惯了,什么时候都是那样,东窜西窜,有时候为了节约时间,完全是马路杀手的节奏,乔汐莞似乎也习惯了,这么在出租车内东倒西歪。

    陡然。

    车子一个急刹。

    出租车司机咒骂道,“要不要命,突然这么出来!”

    乔汐莞抬眸看着突然的一辆黑色轿车,心里暗想着。

    到底谁要不要命了!

    以后打死也不坐出租车了。

    抿了抿唇,正等着出租车司机倒车的时候,黑色轿车突然走下来一个男人,带着鸭舌帽,根本看不到脸,他直冲冲的走向出租车,挡住了出租车的路,出租车司机有些惊吓的看着来势冲冲的男人,还未有任何反应,就看到那个男人强势的拉开了后排的门,直接过着后排的客人离开。

    乔汐莞似乎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一路被那个男人拖进了黑色轿车。

    “开车!”那个男人冷冷的说着。

    车子一跃而出。

    乔汐莞突然尖叫,“齐凌枫,你丫的有病啊!”

    即使带着鸭舌帽,乔汐莞觉得,就算是齐凌枫化成灰,她也认识。

    齐凌枫扔掉鸭舌帽,冷冷的睨了一眼乔汐莞,对着司机说道,“去江皇大酒店。”

    “做什么?!”乔汐莞怒吼。

    “做什么?!”齐凌枫冷笑着,“你不想看看昨晚上的成效!”

    乔汐莞皱着眉头。

    “不想看看吗?!”齐凌枫狠狠的说着。

    “你是变态吗?!我疯了我去看你和叶妩那女人上床后的战绩!”乔汐莞尖叫,有些崩溃,她甚至觉得,和这个男人这么待在一起,就是要命!

    齐凌枫冷哼,“我就是变态!”

    乔汐莞咬着唇,唇瓣都被咬得发白。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

    齐凌枫拉扯着乔汐莞走进江皇大酒店。

    乔汐莞有些强势的推拉,齐凌枫狠狠的禁锢着乔汐莞的身体,“我不介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扛着你去!”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齐凌枫,脸上因为愤怒而涨红无比。

    “现在就生气了?!还有更生气的在后面!”

    “放开我!”乔汐莞怒吼,声音很大。

    酒店的大厅内,来来往往的人都被乔汐莞突然的声音怔住了。

    齐凌枫依然带着鸭舌帽,帽檐很低,所以其他人看不真切他的模样,他有些温柔而宠溺的声音说着,“乖,别闹脾气了,我们回房间。”

    说着,有些强硬的禁锢着她的身体,推着她走进电梯。

    大厅中的人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两个有些奇怪的人,但又总觉得这么亲密的姿势分明是情侣闹脾气才会有,也就见怪不怪。

    乔汐莞被齐凌枫强制的带进电梯,强制的带进了昨晚上那个情侣套房。

    房门狠狠的关过来,齐凌枫二话不说的把乔汐莞一把抱起,然后直接扔在了床上。

    乔汐莞整个人一惊,还未反应过来,齐凌枫庞大的身体就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体上,甚至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大手开始无情的拉扯着她的衣服,疯狂的撕裂。

    “齐凌枫,你是疯了吗?你他妈的在犯罪!”乔汐莞怒吼,手脚并用,身体开始不停的扭动。

    扭动。

    “是啊,我犯罪的事情,也不少这么一件!”齐凌枫突然停了一下,眼眶充红,冷冷的看着对着乔汐莞,强烈的呼吸近距离的扑打在她的脸上。

    脸上的表情越渐的扭曲。

    乔汐莞狂动着自己的身体,在他蛮狠的力气下,毫无反抗之力。

    齐凌枫狠狠的抓住乔汐莞的手,胫骨在她的头顶之上,整个身体压着她,让她无法动弹。

    这么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齐凌枫狠狠的一笑,笑容如撒旦一般,带着狰狞的面孔,“是不是很厌烦我在你身上做这种事情?!”

    乔汐莞咬着唇,狠狠的看着他。

    她已经很努力的压抑,眼眶中的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带着崩溃的情绪。

    “其实我也很厌恶。”齐凌枫说,“我也很厌恶,这么去亲吻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这么去上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你知道吗?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他。

    “我很脏,我碰过很多女人。那些愚蠢的女人在我的身下承欢,沉溺在我的温柔之下,听着我的虚情假意……现在想来,自己真是肮脏无比。所以就糟了报应,报应的被两个男人上!你知道这种感觉吗?!就是在昏昏沉沉中,被两个男人,不停的蹂躏,那种滋味就好像……或许,你等会儿就能够感受到。”齐凌枫逼近这脸庞,狠狠的说着,“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是排斥床上之事,后来通过一些残忍的治疗,我就这么的又能了。不过我想,我当时真的似乎很愚蠢的想,我想经过了这次事情后,我就再也不做那么恶心的事情了,除非对你……”

    除非对你!

    齐凌枫讽刺的笑容,笑容在他的脸上看上去狰狞无比。

    “但是呢?!昨晚上,我还是又做了。对另外一个女人,做了。”齐凌枫说,就这么一直逼近这脸庞,冷冷的对着乔汐莞说着,“你转头看看。”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齐凌枫,眼泪打湿了旁边的枕头,眼睛不眨不眨的看着齐凌枫。

    看着他,越来越恶毒的一张脸颊。

    “转头!”齐凌枫暴怒!

    乔汐莞只是看着她,狠狠的看着她,不为所动。

    齐凌枫凶残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毒,他的大手强硬的扳着她的头,强势的让她转头看到床单上的某一点,狠狠的说着,“看到了吗?昨晚上我糟蹋了叶妩的第一次!”

    乔汐莞狠狠眼眸一紧。

    “所以在这张床上,再糟蹋你,如何?!”齐凌枫狠狠的问道。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他,不发一语。

    “说话!”齐凌枫似乎已经到了狂暴的边缘,整个人脸上的凶残狠毒无比。

    乔汐莞被齐凌枫这么压在身下,衣服不知道被他刚刚的蛮力撕掉了多少,她只觉得身体有些痛,在他用力的身体下,有些痛得难受,她突然冷笑着说道,“遇到了变态,我说再多,有用吗?!”

    “果然啊,乔汐莞!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把我气到这个地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让我如此的,想要恨不得杀了你,又恨不得把你狠狠的抱在怀里,不被任何人玷污,不被任何人拥有!”齐凌枫一字一句,没说一句话,似乎都已经到了一个残暴的巅峰点,一个不留意的瞬间,就会彻底的爆发。

    “你想过霍小溪吗?”乔汐莞突然问他。

    齐凌枫那张一紧完全的扭曲的脸,此刻狠狠的逼视着他。

    “如果你想过霍小溪,你就会发现,其实你并不惨。”乔汐莞一字一句。

    “是吗?!”齐凌枫冷笑着,“乔汐莞,我越来越发现,你知道的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

    乔汐莞冷笑。

    是很多。

    多到,想要杀了你!

    “不过没关系!”齐凌枫说,“反正你看多了我的残暴,反正我也知道了你没心没肺,咱们就这么,各自将就……”

    语音一落。

    一个吻重重的额印在她的唇瓣上。

    她咬着唇,怎么都不让齐凌枫伸进她的嘴里。

    两个人这么无言的抗拒着彼此。

    房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剧烈的声音。

    房门突然被猛地推开。

    齐凌枫或许还未反应过来,至少乔汐莞觉得自己那一刻是没有反应过来的,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人被拉扯了起来,很大的力气,从床上直接滚到了床下。

    乔汐莞诧异,抬眸看着顾子臣,看着高高在上的顾子臣。

    顾子臣看了一眼乔汐莞,转眸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齐凌枫。

    齐凌枫睨着眼看着顾子臣,看着和自己身高相差无异的顾子臣。

    这个一直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顾子臣似乎根本没有给齐凌枫思考的机会,一个拳头过去。

    乔汐莞捂着自己的嘴。

    她看到齐凌枫猛地一下后退了好多步,甚至于最后自己倒在茶几上的时候,茶几跟着齐凌枫翻了过去,分明是拳头带过去的力度……

    而此刻的顾子臣什么都没说,不顾任何人的惊讶,弯腰,把她从床上抱起来,走了出去。

    齐凌枫就躺在地上,身体压着茶几的玻璃渣滓,刺痛感一波一波……而他伤得最重的,应该不是背部,而是被顾子臣的那一拳。

    他看着天花板。

    突然笑了,眼泪跟着笑容迸发,他在一点一点感受着,自己这一刻的,无法动弹。

    ------题外话------

    十分抱歉,本来今天的剧情,却因为小宅的预估失误,拖延到明天。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马上就会开啃了,么么哒。</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