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六章 缠绵悱恻(货真价实)求票

第九十六章 缠绵悱恻(货真价实)求票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br>

    江皇大酒店。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www。lwxs520。com 首发

    乔汐莞被顾子臣抱到怀里,大步的离开那个情侣套房。

    乔汐莞就这么窝在他的怀抱里面,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眼眸一直看着他冷峻着的脸庞,不言苟笑,僵硬而严肃,给人一种不易靠近的生疏距离,而他抱着她走过的一路,很多人似乎都不自觉得,往旁边移开了些,身体条件反射般,远离危险。

    江皇大酒店门口,武大的车子停靠在那里。

    顾子臣抱着她走进去。

    步伐稳健。

    乔汐莞就一直躺在他的怀里面,好多想说的话,到此刻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她就静静的靠在他身上,慢慢的在感受着,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温度,然后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实。

    武大看着他们出现,转眸看了一眼乔汐莞,似乎也不想要打破什么般,开着车离开。

    车子一路安静无比。

    车内仿若只有彼此呼吸的声音。

    顾子臣一直沉默,薄唇紧闭。

    车子到达顾家大院。

    顾子臣下车。

    没有轮椅,就这么直接下车。

    乔汐莞咬着唇,看着他,看着他挺拔的身体。

    顾子臣敛眸,弯腰,把她从车上直接抱了下来,她身上的衣服其实并没有被齐凌枫刚刚怎么的撕烂,所以并没有到非常潦倒的地步,但此刻的顾子臣却还是把她紧紧的横抱在怀里,大步的走进顾家别墅。

    走进去。

    佣人些看着他们,均恭敬的招呼。

    “二少爷。大少奶奶?”佣人都愣怔了一下,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般!又弱弱的说了一句,“大少爷?!”

    看来。

    自己不是置身在梦里面。

    顾子臣是真的能够站起来了。

    顾子臣似乎没想过对任何人解释一般的,抱着乔汐莞直接上楼。

    齐慧芬从后花园进来,一进来就看到顾子臣和乔汐莞的身影,她揉了揉眼睛。

    作为母亲,怎么都不可能认错自己的孩子。

    所以那一刻她能够肯定,抱着乔汐莞大步上楼的是她的大儿子顾子臣。

    眼眶陡然有些红。

    “夫人?”佣人看着齐慧芬的表情,忍不住叫着她,“大少爷能站起来了?”

    齐慧芬点头,“嗯,不要去打扰他们,让他们先这儿待会儿。”

    佣人连忙恭敬无比,“是。”

    齐慧芬看着他们很快消失的方向,欣慰的,热泪盈眶。

    这么多年,子臣,你总算是艰难的渡了过来。

    ……

    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把乔汐莞放在床上,转身欲走。

    乔汐莞的手指拉着他的衣角,怎么都不放开。

    顾子臣眼眸一紧,低垂着头看着她纤细而白皙的手指,“放开。”

    “不。”乔汐莞很固执,固执的说道,“放开后,就怕你不见了。”

    顾子臣抿着薄唇,那一刻却不再离开。

    乔汐莞从床上爬起来,一点一点站起来。

    她站在床上,而此刻顾子臣站在床下,她比他却高不了多少。

    眼眶陡然有些红。

    其实知道他会这么站起来,但没有想到,他真的就这么真实的站在自己面前,那么高,那么挺拔时,自己的内心会激动无法言喻的地步。

    她咬唇,很想要控制自己有些无法控制的剧烈心跳,很想要让自己像平时那样平静的接受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却到了此时此刻,还是有些幻觉般的,不敢相信,甚至于,患得患失。

    她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摸着他的脸颊,在深深切切的感受着他身体真实的触感。

    真好。

    手指尖传来他身体的温度。

    那么真实。

    她眼眸一直看着他,一眨不眨,一直在他冷峻而绝美的脸上打量。

    英气的眼眸,深邃的眼眸,停止的鼻梁,唇型完美,性感到爆的薄唇,如画一般的脸部线条,组合在一起,就是如此的,倾国倾城。

    “子臣。”乔汐莞嘴角蓦然一笑。

    顾子臣眼眸微动,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让乔汐莞这么的打量。

    “子臣。”乔汐莞叫着他的名字,那一刻觉得就连这个名字,也美好了起来。

    顾子臣咽了咽喉咙,“嗯,是我。”

    “子臣。”她微笑着,眼眶却有些红。

    顾子臣似乎是有些隐忍的,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看着她带着笑意的脸上,那明显已经盈满泪水的眼眶。倏然,他完美的唇瓣拉出一抹动人心扉的笑,“我就在你身边,别哭。”

    温柔的嗓音。

    那是她第一次听到顾子臣,这种口吻的话语。

    带着宠溺的韵味。

    她一直以为,这辈子肯定都不可能听到顾子臣用这么低沉这么温柔怎么磁性这么宠溺的声音和自己说话……

    怎么办?!

    越是如此,眼泪越是不受控制。

    所以。

    那一刻真的是无法隐忍的,眼泪噼里啪啦的不停的往下掉。

    那是一种,欣喜的泪水。

    有时候人到了一个不能用言语表达自己激动的情绪时,就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顾子臣唇角上扬着,他有些无奈的轻轻擦拭着她的眼泪,却是越擦拭越多……

    乔汐莞也觉得自己那一刻有些矫情。

    她不是这么矫情的人,她一向很容易接受现实,不管是是残忍,还是此刻这般的幸福。

    她突然低头。

    唇吻着他的唇。

    顾子臣一怔。

    乔汐莞吐出自己的小舌头,在他的唇上舔了舔,有些不愿意的离开!

    顾子臣那一刻是沉默了一秒。

    倏然。

    他修长的手臂缓过她的头,托住她的后脑勺,用力,让彼此的吻更加的深入。

    房间内的火热陡然高涨。

    乔汐莞搂抱着顾子臣,回应着彼此的热情。

    这是刚刚和齐凌枫在酒店里面,根本就无法比拟的一种心情,一种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这种男人的,迫切心情……

    她小手伸进顾子臣的衣服内,有些蛮横的手撤掉他白色衬的衣纽扣,一颗一颗的掉落,直到衬衣被乔汐莞狠狠的脱掉,露出顾子臣微有些偏瘦但依然精壮的上身。

    两瓣一直紧紧贴在一起的唇似乎是突然停了一下,微离开彼此。

    气喘吁吁。

    顾子臣低头,看着自己。裸。露的身上,又抬眸看着乔汐莞潮红的脸颊,因为呼吸急促而微有些张合的小嘴。

    他喉咙微动。

    乔汐莞满是情。欲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他,看着他突然没有动静……

    她猛地弯下腰,一口吻着他的脖子。

    酥麻的感觉,陡然袭来。

    顾子臣眼眸微动,敛眸看着埋在他脖子处的乔汐莞。

    似乎每一次她都特别喜欢咬他的脖子,咬着,吻着,像是在发泄般,有丝急切的想要得到,更多更多。

    他深邃的眼眸一紧。

    突然一把抱起床上的乔汐莞,强势的把她放在床上,然后自己整个身压在了她的身上,两个人心跳很快的脸对脸,嘴对嘴。

    这么近距离看着彼此不到一秒钟,乔汐莞勾着他的脖子,再次吻着他的双唇,急切般的,似乎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

    顾子臣一直回应着她的热情。

    两个人的房间,**,一触即发。

    柔软的大床在彼此的翻滚下边的凌乱无比,房间内传来喘息的声音。

    直到……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开口。

    眼眸直直的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顾子臣眼眸一紧。

    彼此身体很近很近,几乎坦诚。

    但就是还有最后一步,顾子臣没有跨越。

    “是又准备催眠了吗?”乔汐莞问他,很认真的一字一句。

    此刻的她躺在他的身下,她能够深深切切的感受到他的身体变化,她的手指狠狠的抓着他的后背,留下一道一道狰狞的指甲印,她此刻涨红的脸上,满是情。欲的眼眶中染上了一丝愤怒,“是不是又准备像前两次那样,到了这个时候,让我突然沉睡过去?!”

    顾子臣眉头一紧,似乎是在控制某种忍耐。

    “我听武大说,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愿意让人想起,所以就会选择一种你们特殊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会让人暂时的忘记一些事情,但在一定时间后就会慢慢的想起,而在刚刚那一秒,在我不停的付出我自己的同时,一些熟悉的画面就这么的在我脑海里面闪逝,我一直在等你,等你的完完整整,而现在看着你如此的双眸,顾子臣,你还想这么的残忍对我多少次?你是真的想要看着我躺在其他男人的身下吗?!”

    声音,愤怒的吼着。

    她的指甲狠狠的陷入他的身体内。

    她在告诉他,她很难受。

    难受到有些无能为力。

    在这个男人的身下,她似乎做不了太多……

    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顾子臣薄唇紧抿,他就这般有些冷血的看着她潮红到不行的脸颊,此刻因为愤怒,更加的红得滴血。

    “吻我!”乔汐莞很坚定的眼神。

    顾子臣紧抿着唇瓣,那一刻似乎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顾子臣,我要你吻我!”乔汐莞有些急切。

    顾子臣修长的大手一点一点顺着她有些凌乱的头发,带着一些委屈的脸庞,此刻眼眶红透,却有着坚毅的眼眸。

    两个人这么无声的僵持着。

    乔汐莞有些慌张。

    她真的很怕他再次这么的退缩。

    她真的不知道顾子臣到底为什么到了现在,还不肯碰她?!

    是因为她太脏了吗?!

    还是在隐藏什么?!

    她坚毅的眸子不敢闪烁的一直看着他的眼,她咬着唇,就看着他还是这般真实,又感觉像是在梦幻一般的脸颊。

    倏然。

    他薄唇微动,唇角微扬。

    “你确定了,乔汐莞。”他问她,声音带着磁性的嗓音。

    他的问句,用了肯定句的格式。

    所以。

    是他确定了是吗?!

    乔汐莞点头,用行动代表她的答案。

    她主动攀着他的脖子,嘴角拿出一抹笑,笑着吻着他完美的唇瓣。

    顾子臣,我很肯定!

    一室,春光灿烂,激。情跌宕。

    ……

    仿若像是在做梦一般。

    乔汐莞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透过窗帘照耀进来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她眼眸一转,恍惚着,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现在几点了?!

    她也不知道几点了。

    总觉得自己在梦境中,一直没有回到现实。

    她左右环视,还是这么空荡荡的房间,偶尔会有窗帘随着夏风飘动,响起飒飒的声音。

    她从床上坐起来,被单滑落。

    她。裸。露的身体就这么直直的暴露在空气之下,她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身上的青紫痕迹,那是刚刚欢悦后,有些疯狂欢悦后留下来的痕迹。

    她挪动着身体。

    有些痛。

    身体仿若就像是被车碾过一般,酸痛无比。

    她掀开被子,眼眸一顿。

    那是一抹血红色痕迹。

    在此刻,似乎更加清晰明了的提醒着她,刚刚在这个房间都发生了些什么。

    而,在这具身体里面,又隐藏了些什么。

    她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走进浴室。

    大大的玻璃镜框里面,反射着她几乎是有些惨不忍睹的画面,仿若身上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被某个男人蹂躏得很惨。

    她走进浴缸,躺在恒温浴池里面,就这么静静的泡了一会儿澡,让自己的身体舒展了很多,也似乎在默默的回忆着,刚刚在身体上发生的一切一切。

    半响。

    她怕再这么躺下去会窒息,离开了浴缸,冲洗着自己身体,换上一套家居服,走出了房间。

    她往楼下走。

    大厅很安静,除了几个佣人外,其他人都不在。

    她转眸,直接走向后花园。

    她穿过长长的小径,穿过顾家后花园绿草丛生,脚步停在温室花园。

    她顿了顿脚,走进去。

    花园内,那个男人依然席地而坐,非常认真的修剪着他的花枝,唯一和平时不同的是,身边少了一台轮椅。

    她脚步停在他的旁边。

    他手微停了一下,眼眸微转,看了她一眼,沉默着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乔汐莞蹲坐在地上,看着他完美的侧脸。

    此刻夕阳正好,他的侧脸在昏黄的光线下,熏染得似乎更加的唯美如画。

    “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有些失落。”乔汐莞说。

    顾子臣抿着唇,没有回应。

    “果然你在这里。”乔汐莞笑了一下。

    顾子臣放下手上的茧子,手上拿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要吗?”

    乔汐莞皱眉。

    不可以再浪漫点。

    顾子臣径自的把玫瑰有些强硬得塞在乔汐莞的手上。

    乔汐莞看着他。

    顾子臣脸上自若,然后用有些薄凉的声音说道,“有什么想要问的,就问吧。”

    “有什么想要问的?”乔汐莞看着他,低头嗅着玫瑰的香味,“你会全部都告诉我吗?”

    顾子臣点头。

    没有犹豫。

    乔汐莞笑了,抱着双膝看着顾子臣,“突然就什么都不想问了。”

    顾子臣蹙眉。

    “因为很害怕,事情真相出来之后,你就不会是原来的你了。”乔汐莞说,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的脸上,却似乎隐藏着一些恐慌,“所以,我决定不问了。”

    顾子臣从地上起来,随意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

    他站起来。

    那么高。

    乔汐莞仰望着他,看着他背着夕阳,那双深邃而透亮的眼眸,分明就是,魅力四射。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帅?!

    她笑望着他。

    “真的什么都不想问吗?”顾子臣看着她。

    看着她蹲坐在地上,其实不算矮的个头,却显得娇小无比。

    “突然又有个问题了。”乔汐莞调皮一笑。

    顾子臣微蹙眉。

    为这个女人总这么不在常理下的思维。

    “你多高?”乔汐莞开口,很直白。

    “189cm。”顾子臣说。

    果然,比她高了20厘米。

    这会不会是最萌身高差。

    她突然拍了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因为穿的平跟鞋,头刚好到他的脖子以下,胸膛之上,这么微靠在他的胸膛上,就能够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一声一声,似乎让自己的心跳频率也跟上了他的节奏。

    “你心跳为什么这么快?”乔汐莞突然抬头问道。

    顾子臣脸色一紧。

    耳朵似乎开始泛红。

    这个男人害羞的时候,是不是都是这样。

    刚刚在床上也是这般,分明做着那么露骨的事情,却每每看到他的脸时,都是这边,纯洁到羞涩的模样,让她每次抱怨的时候,对上他这么一张绝美的脸颊,这么一双干净的眼眸时,又陡然说不出一个字……

    分明。

    刚刚,她真的很累。

    对于第一次的人而言,一连三次,会不会……太激烈了点。

    “喂。”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已经大步离开。

    这个男人。

    顾子臣的脚步停了停,“快点。”

    没有回头,却似乎是在等她。

    乔汐莞大步追上去,直接拉着他的手臂,“下次不准丢下我。”

    顾子臣不说话。

    “下次上床的时候,不准压在我的身上。”

    顾子臣眉头紧了紧。

    乔汐莞邪恶的一笑,“我想压你来着……”

    顾子臣的脸色有些难看。

    耳朵,又陡然的红透。

    这个怪癖的男人,连害羞的模样都和常人不同。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出温室。

    脚步突然双双停住,看着面前的女人。

    叶妩。

    叶妩的眼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两个人手牵着,十指相扣的地方,那么亲密无间的姿势。

    顾子臣抿着唇,淡淡的看着叶妩,看着她隐忍着的情绪变化,在一点一点膨胀。

    “所以说,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叶妩问他,问顾子臣。

    眼眶红透,但脸色平静。

    乔汐莞忍不住握紧了顾子臣,不自觉的反应,一种很怕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了的身体反应。

    顾子臣似乎感觉到乔汐莞的情绪,他反手给了她一些力量,眼眸淡淡然的对着叶妩,“我不需要给你任何交代。”

    然后,拉着乔汐莞准备离开。

    “顾子臣。”叶妩猛地站在他们面前,隐忍的情绪在那一刻似乎也开始崩塌,声音怒吼道,“我为你留了这么多年的清白,被这个女人算计之后,你却给了我一个这样的答案?!你知道我从齐凌枫身下爬起来那一刻,有多想死吗?!”

    顾子臣睨着眼眸看着她。

    “到现在,我如此难受到没办法控制,如此难受到,无处发泄,甚至在基地像个机器一样培训出来的人,有那么一刻都恨不得想要去自杀,你想过安慰我一秒吗?!”叶妩一字一句逼问。

    “我无能安慰你。”

    “你可以!”叶妩狠狠地说着,“放开这个女人,就行。”

    “不。”乔汐莞甚至是双手拉着顾子臣的手,一副就是自己的东西,谁都不能碰的表情。

    顾子臣眼眸看了一眼乔汐莞,看着她如此固执的模样,回头看着叶妩,冷冷冰冰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说着,“叶妩,回基地去,回到自己的身份上。不要在这里,错乱了自己的思想。”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提醒,顾子臣!”叶妩狠狠的说着,“我知道我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我知道我现在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是吗?”顾子臣冷哼,“既然你知道,就不应该再把感情放在我的身上。”

    叶妩一愣,随即问道,心里甚至有些忐忑不安,“顾子臣,你是在关心我吗?”

    “或许。”顾子臣说,然后拉着乔汐莞,离开。

    叶妩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的背影。

    脸色不停的变化,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画面,到最后,剩下的就只有惨恨。

    她突然有些恨,自己需要经历的这么多!

    眼眸微转。

    残忍无比。

    ……

    顾子臣和乔汐莞走进大厅。

    迎面对上齐凌枫。

    齐凌枫似乎是准备走向后花园,应该是去找叶妩。

    而就这么的相对。

    两个人男人,彼此的气息陡然明显。

    乔汐莞抿着唇,她似乎能够感觉到顾子臣的情绪变化……

    “凌枫。”大厅内,传来齐慧芬的身影。

    两个男人眼眸微转,将视线放在齐慧芬的身上。

    “不是说身体不适吗?让你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找叶妩。”齐慧芬关心的说到。

    齐凌枫点了点头,走向一边。

    齐慧芬看着齐凌枫的一瘸一拐,一直扶着自己肚子的模样,有些无奈的摇头,“也不知道怎么,身体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顾子臣和乔汐莞都不动声色的,没有任何人开口。

    齐慧芬这么碎碎念的准备走向后花园,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站在门口,连忙又说着,“子臣,你腿才好,不是让你不要这么经常下地吗?!赶紧的,也给我去沙发上坐着去。”

    “我没事。”顾子臣说。

    “怎么能没事儿,这腿一定得好好的给我保养好了。”齐慧芬狠狠的说着。

    就怕一个不注意,又残疾了。

    乔汐莞有些想笑,但又陡然觉得,齐慧芬说得很多,连忙拉着顾子臣,“妈说得对,你万一腿又瘸了怎么办?!”

    顾子臣脸色一黑。

    齐慧芬赶紧说着,“莞莞你怎么能这么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乔汐莞笑得很灿烂。

    齐慧芬也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太紧张了,看着乔汐莞此刻模样,本来也因为顾子臣的腿心情很好,也忍不住的和乔汐莞笑了起来。

    家里面氛围难得的还这么轻松愉快。

    似乎大家一直以来都压抑着的气氛在此刻好转了起来,都因为,顾子臣。

    齐凌枫坐在沙发上,就这么远远的看着这么一家人,远远的看着,脸色越来越冷。

    “阿姨。”花园后,传来叶妩的声音。

    齐慧芬收住笑容,招呼着,“凌枫到处找你,走,大家去沙发上那边。”

    说着,就拉着叶妩过去。

    叶妩的眼眸似乎是看了一眼顾子臣,又抿着一句话没说。

    几个人都坐在沙发上。

    难得的顾子臣也坐在那里,坐在齐凌枫的旁边,没有离开。

    齐慧芬看大家都在,也不拐弯抹角的说着,“凌枫,今天姨妈叫你来,也是因为新闻上面的事情,现在媒体也都曝光了,你们年龄也不小了,就这么成了吧。”

    齐凌枫没有说话,转头看着叶妩。

    齐慧芬看齐凌枫的脸色,也转头看向叶妩,语重心长的说着,“叶妩,你不要嫌弃我们凌枫,这孩子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性格稍微孤僻了些,但对人是好的,我相信你们结婚后,他一定会好好对你。”

    叶妩也没有开口说话。

    她眼神似乎又看了一眼顾子臣,看着他冷血的表情,嘴角突然拉出一抹有些落魄的笑容,掩饰得很好,她说,“不了阿姨,我和凌枫决定了,我们分手。”

    “为什么?!”齐慧芬很是惊讶,完全是无法相信的说着,“怎么会这样?!不是昨晚上才……”

    “就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情,我们才发现彼此不合适。”

    “叶妩,不怪阿姨没有劝你,你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全上海都知道了,你再嫁人就难了,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这辈比我们那辈开放,但也不至于开放到这个地步,以后你老公肯定会维持嫌弃的。”齐慧芬急切的说着,原本以为什么都已经水到渠成的事情,现在反而成了这个地步?!这么都有些接受不过来。

    “没关系。”叶妩说,说得那么漫不经心。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叶妩这么一直静静的表情,仿若也没有怒气般的,显得很淡薄。

    “怎么能没关系!”齐慧芬有些激动,转头对着齐凌枫,“凌枫,你作为男人,这种事情不应该自动的负起责任吗?!你现在父母都不在了,我作为你的亲姨妈,这事儿我就给你定了。”

    “有些事情不是一厢情愿就可以的。既然叶妩不愿意,我尊重她的选择。”齐凌枫说。

    齐慧芬有些恨铁不成钢,“凌枫,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很清楚。”齐凌枫很肯定,“今天姨妈叫我们来,我就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之前我已经和小妩沟通过了,我们的事情就怎么结束呢?”

    “结束?!”齐慧芬有些打击过度,“那你母亲那边呢?!叶妩你怎么给你母亲交代。”

    “我会好好解释的。”叶妩说得很是平静。

    而整个过程,似乎激动的人真的只有齐慧芬。

    她脸色很明显的,难看。

    “不早了阿姨,我先走了。”叶妩不再多说,站起来。

    站起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顾子臣。

    看着他坐在那里,依然面不改色。

    面不改色的,让自己的心,瞬间崩塌一般。

    “我送你。”齐凌枫也跟着站起来。

    他身体有些异样,所以走起路来有些难受。

    齐慧芬看着两个人欲离开的背影,“齐凌枫,你等会儿。”

    齐凌枫停下脚步。

    齐慧芬似乎是还想要劝劝,大步走过去,“凌枫,这事儿你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叶妩是难得的好女孩。”

    “不了,姨妈。”齐凌枫说,“我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昨晚的事情我和叶妩之所以没有计较是因为不想要一家人撕破了脸皮,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恨你。”

    一字一句,说得深深切切。

    齐慧芬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是什么一般,直直的看着齐凌枫,说不出来一个字。

    “而我和叶妩之所以这么早的结束,也是拜你所赐。”齐凌枫丢下一句话,离开了。

    叶妩早就离开,似乎并不想要待着这个地方。

    齐慧芬就站在原地,整个人一动不动。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齐慧芬突然从原本兴奋到顶点的瞬间,一下子变成了如此模样,仿若一盆冷水泼在她的身上。

    “妈。”乔汐莞站起来,去喊她。

    齐慧芬转身。

    此刻的齐慧芬眼眶通红,脸上明显的很是难过。

    “其实,这事儿也不怪你,你也是为了他们好。”

    “但是凌枫明显的在怪我。”齐慧芬说,“而我是不是真的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他们不懂你的苦心而已。”乔汐莞安慰。

    齐慧芬似乎是有些哽咽。

    这么久以来,乔汐莞还没见过齐慧芬这么模样。

    “我上楼去静静。”齐慧芬离开了。

    离开的那一刻,总觉得有些沧桑。

    乔汐莞似乎有那么一刻的不忍,有一瞬间觉得齐凌枫不知道好歹,但仔细一想,真的觉得齐慧芬太自我,太自以为是的,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一心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齐凌枫这么残忍的人没有真的对齐慧芬下手,也算是他还有点良知。

    转身,回到沙发上,自然的坐在顾子臣的旁边,有些若有所思的嘀咕着,“妈为什么就对齐凌枫这么好,不会是私生子吧……”

    “我妈觉得亏欠了他。”顾子臣突然开口。

    乔汐莞一怔,“亏欠?!怎么会?!齐凌枫不是一直都在你们家长大的吗?要说亏欠,也应该是报恩吧,你妈这么苦心的栽培他,他能够发展到现在,我觉得你妈指不定帮了多少!”

    顾子臣靠在沙发上,说着,“因果有报。”

    乔汐莞还是不明白。

    总觉得顾子臣说话,深沉得让人抓狂。

    心里各种不爽快时,大厅外突然响起小孩子的声音,顾明路和顾明月蹦蹦跳跳的从外面进来,顾明月跑在前面,笑得花枝招展。

    顾明路在后面去追逐,其实这就是小孩子最喜欢玩的游戏,而顾明路明显是故意的追不到顾明月,顾明月还很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跑得很快。

    两个孩子看上去很是高兴。

    身后面是叶媚。

    叶媚今天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这段时间,似乎更加找到了在这家生存的方式。

    顾子寒不在了,叶媚想要刷存在感,用孩子的举动无疑是上上策。

    “明路,明月,你们慢点。”叶媚温柔的嗓音说着。

    两个小孩子似乎也是跑累了,都停了下来,嘴里面依然笑个不停。

    “看看你们,都出汗了。”叶媚宠溺的说着,“还不回房间洗澡去。”

    “我要阿姨帮我洗澡。”顾明月说,有些撒娇。

    明显的,叶媚已经完全的拉拢了顾明月。

    “好。”叶媚笑着点头,转头对着顾明路,“你也要阿姨帮你洗澡吗?”

    “我不,爸爸说男女有别……”顾明路有些脸红的说着。

    “是吗?”叶媚眼神一瞄,明显的往沙发上看了一眼。

    顾明路不好意思的抓着头发。

    顾明月皱着鼻子,天真的问道,“什么叫男女有别?明路你不和我一起洗澡吗?我以前都和我哥哥一起洗澡的。”

    顾明路更不好意思了,“我自己洗。”

    “你自己能洗干净吗?”顾明月问他,“你的后背谁帮你搓?还是让阿姨帮你洗吧,我们一起洗,一起洗泡泡浴,我最喜欢了。”

    顾明路红着脸,害羞无比。

    “不麻烦你了,我帮他洗。”乔汐莞走过去,招呼着顾明路过来。

    顾明路乖乖的走向自己的妈妈,脸蛋还红彤彤。

    这么害羞。

    以后长大了如何泡妞?!

    乔汐莞忍不住想着。

    叶媚看了一眼乔汐莞,牵着顾明月准备上楼。

    刚走了一步。

    就看到顾子臣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那样挺拔的高度,那样冷漠而冷峻的表情,那样高贵的身材,她整个人瞬间就怔住了,直直的看着他,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

    乔汐莞顺着叶媚的方向,嘴角一笑,“嗯,他能走了。”

    叶媚转眸看了一眼乔汐莞。

    “但是,那不属于你。”

    说着,乔汐莞拉着顾明路,率先离开。

    叶媚看着他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爸爸,你,你,你能,能……”顾明路张大着嘴巴,明显一副吃惊到不行的样子,整个人花豆说不清楚了。

    顾子臣蹲下身体,看着顾明路小小的个头,摸着他的小脑袋,“嗯。”

    “哇,爸爸真厉害!爸爸好棒!”顾明路忍不住欢呼。

    顾子臣抿唇一笑,一下抱起顾明路。

    顾明路看着自己和地面的距离,“爸爸你好高,爸爸你好高,我觉得好开心……”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抱着顾明路上楼。

    脚步突然顿了顿,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乔汐莞的身体是处女。

    就算是人工授精,也不会连处女膜都不会破……

    她嘴角拉出一抹笑,一抹只是一个表情的笑容,仿若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有什么情绪。

    “还不走?”顾子臣转头问她,看着她僵硬的脚步。

    乔汐莞跟上他们的脚步。

    顾子臣把顾明路抱进顾明路的房间,走进浴室给他放水。

    顾明路就这么痴痴的看着自己的爸爸,整个人完全是崇拜的,崇拜到从客厅回房到现在,几乎都是一脸“小花痴”模样,仿若他爸爸能够站起来,就是多么伟大的事情一般,殊不知,其他正常的父亲,不都应该这么高大威猛的吗?!

    “去洗澡。”顾子臣做好了一切,对着顾明路说道。

    “嗯。”顾明路乖巧无比,已经崇拜到,他爸让他做什么,他都一脸激动样。

    顾明路抱着自己的小衣服走进浴室,关上房门。

    浴室外,乔汐莞就这么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这般温馨的模样。

    “还什么都不想问?”顾子臣扬眉。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他。

    顾子臣那货此刻,分明就是一副,看笑话的表情。

    明知道她现在已经忍不住了,明知道她的问题都已经到了喉咙处,却就是不会主动的说出来。

    乔汐莞深呼吸了一口气。

    反正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也习惯了自己这么被动。

    被动的被他牵着鼻子走。

    她张嘴,脱口而出。“顾明路是你和谁的私生子?!”

    “私生子?”顾子臣突然笑了一下。

    那样得笑容,分明有些幸灾乐祸,分明就是在笑话她。

    “王八蛋,你丫的去偷了人你还好意思笑!麻痹的,关键还不是叶妩的,你丫的到底藏了多少女人!”乔汐莞怒吼。

    顾子臣抿了抿唇,似乎是在努力的调整情绪。

    他其实不太擅长让自己这么笑。

    这么沉默了两秒,他说,“顾明路不是你的孩子。”

    “废话!”乔汐莞怒吼。

    有还是处女的生孩子吗?!

    “也不是我的孩子。”

    什么?!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狠狠的看着他。

    “不是。”顾子臣重复,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

    而且顾子臣,从来不开玩笑。

    “那为什么?”乔汐莞不解的问道,“而且你爸妈知道吗?他们能够容忍你带着其他人的孩子回来?!”

    能够容忍吗?!

    怎么可能!

    齐慧芬和顾耀其虽然对顾明路不是特别好,但明显也能够感觉到他们是真的把顾明路当亲孙子在看待,要不然也不会因为顾明路把顾明理撵去美国了。

    “做了些手脚。”齐凌枫说,“当时抱着顾明路回来的时候,我爸让人去做了亲子鉴定,他们也很疑惑这个孩子的由来。不过亲子鉴定的时候,我用了我的头发和我爸的头发……”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你丫的还真是腹黑,瞒着家里面这么多人。”

    顾子臣没说话。

    算是,默认。

    “那顾明路是谁的孩子?”乔汐莞问。

    顾子臣眼眸微转,走向窗户边,看着顾家后花园,幽幽的说着,“一个朋友的。”

    “很重要的一个朋友。”

    “嗯。”

    “他人呢?”

    “死了。”顾子臣说。

    “怎么就死了。”乔汐莞有些惋惜,“意思就是小猴子的父亲不在了?那母亲呢?”

    顾子臣没有说话,眼眸垂下。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

    这个男人是不是也隐藏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伤痛。

    她走过去抱着他的后背,把头埋在他的身体上,“好了,我不问了。”

    “不告诉你那么多是因为,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事情。”顾子臣说。

    “嗯。”乔汐莞点头。

    不需要知道,就不要知道了。

    “乔汐莞。”顾子臣转身,正对着她。

    乔汐莞仰着头看着这个男人。

    习惯了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此刻这么高高在上的样子,让她觉得好不自在。

    “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但现在,就这样了。”顾子臣突然说,似乎是总结性的话语。

    乔汐莞有些莫名其妙,“就怎样?”

    顾子臣薄唇一勾,弯腰,低头,一个吻印在她的唇瓣上。

    乔汐莞一怔,随即。

    回应。

    两个人,如胶似漆。

    “爸爸,妈妈,我洗完了……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都没看到。”

    突然的声音,两个人猛地离开。

    顾子臣脸色有些尴尬。

    乔汐莞也有些尴尬。

    她转头,看着顾明路捂着眼睛,脸蛋通红。

    乔汐莞走过去,摸着顾明路的头,“小猴子,非礼勿视!”

    “是。”顾明路乖巧的点头。

    老是撞见爸爸妈妈亲亲,他也很不好意思的好不好。

    “洗完澡了,就准备下楼吃饭吧。”乔汐莞说,招呼着顾明路。

    顾明路连忙点头,“我先去叫明月。”

    “喂……”乔汐莞还未开口,顾明路已经跑了出去。

    乔汐莞顿了顿。

    顾明路和顾明月感情这么好……

    她眼眸微转,但愿只是她多想了。

    回头。

    顾子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脸上表情依旧,但总觉得眼神有些怪怪的。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乔汐莞诧异。

    顾子臣眼眸一转,“没什么。”

    “你一定在想什么。”

    “没什么。”

    “你是不是在yy我。”

    “……”顾子臣看着她。

    “你看,耳朵都红了,肯定是想了。”乔汐莞说,很笃定的口吻。

    “……”

    “还不承认。不承认,晚上就不让你吃了。”乔汐莞叉着腰,很霸气的模样。

    顾子臣抿了抿唇,然后大步走向她。

    乔汐莞带着防备。

    顾子臣站在她面前,停了一下,突然越过她的身体。

    乔汐莞原本砰砰砰跳个不停的心脏似乎在那一秒就这么漏了一拍。

    好半响,突然怒吼着。

    “顾子臣,你个王八蛋,你玩我呢!”乔汐莞吼叫。

    走廊上的人,似乎是不自觉得拉出了一抹浅浅的弧度,而那个弧度明显的可以看出来,心情很好。

    仅仅一秒。

    顾子臣嘴边的弧度突然僵硬,换上的一张淡薄的脸。

    “顾子臣。”叶媚站在他的面前。

    顾子臣看着她。

    “你腿好了?”

    顾子臣没有说话。

    “真好。”叶媚说着,然后转身离开。

    顾子臣眼眸一紧,冷冷的话语,“叶媚。”

    叶媚身体一怔,原来他知道她叫什么。

    似乎就因为这个简单的称呼,让她鼻子微酸。

    “别招惹乔汐莞。”顾子臣一字一句。

    叶媚咬着唇。

    她就知道,他说的,都不会是她想要听到的。

    “好好做你的二少奶奶。”冷冷的话语,冷冰冰的口吻。

    叶媚转头,看着顾子臣。

    看着顾子臣后面站着的乔汐莞。

    她嘴角突然一笑,“我喜欢你,顾子臣。”

    顾子臣脸色一冷。

    “所以,没办法安分。”叶媚说,很认真,“没办法好好做二少奶奶。”

    “是吗?”顾子臣眼眸一沉。

    “是。”叶媚肯定。

    乔汐莞走过来,走在顾子臣的旁边,亲昵的挽着顾子臣的手臂,嘴角微笑着,“那你就不安分的看着,我们恩爱吧。”

    挽着顾子臣的手,大步走过叶媚的身边。

    叶媚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嘴角一笑,对着顾子臣,“这种女人,我来收拾。”

    ------题外话------

    那啥。你们的懂的,加群找管理员:378414307

    已扑到,小宅无耻的,求月票!

    吼吼吼!

    ……

    推荐小宅好友的文文当往事不如烟的新文《当往事不如烟》

    简介:帝都的司徒三少,有着最显赫的家世,最美艳的外表,最惑人的眸子,最晶莹饱满的唇,最好比例的修长身材!

    可唯独脑子不好,天生国色本该游戏花丛,可他却专等一人独享!

    他说:一辈子太长,睡的女人太多长疮真心不好,爷洁身自好,只睡一只便好!

    可结果却是……

    花海舒夏无父无母,有个继父还被她手刃了,从此了无牵挂在杀手界大放异彩,可有一天,她莫名其妙的怜惜了个男人,从此她的人生颠覆了!</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