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七章 霍小溪,说句再见听听

第九十七章 霍小溪,说句再见听听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br>

    顾家大院大厅。<乐-文>小说www.しwxs520.com

    乔汐莞挽着顾子臣坐在沙发上,等着开饭。

    顾明路和顾明月一直在大厅中玩耍,两个人跑上跑下,玩得很开心。

    乔汐莞一直静静的看着顾明路和顾明月的方向。

    顾子臣似乎也注意到乔汐莞的视线,“你在想什么?”

    乔汐莞回神,嘴角一笑,“怎么保护好我儿子。”

    顾子臣抿唇。

    “嗯,我儿子。”乔汐莞肯定的说道。

    不管小猴子的身世如何,在她看来,小猴子就是她儿子,雷打不动。

    顾子臣薄唇微动,应了一声,“嗯。”

    正时。

    大厅外走进来两个人。

    顾子颜牵着古源走进顾家别墅。

    乔汐莞眼眸顿了一下,看着古源带着淡淡笑容的脸颊。

    古源。

    到这一刻她似乎才想起,这个世上还有这么一个男人,在默默对她付出的男人。

    她眼眸微动,那一刻的情绪有些莫名。

    第一次尝试到男欢女爱后,对着这个男人,鼻子有些微酸。

    就像第一次知道古源做了这样的事情时一般,她确信她对他事没有爱情的,却依然会有一种不舍的情愫,就好像彼此坚持了很多年的东西,在那一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顾子臣似乎能够感觉到乔汐莞的情绪变化,他眼眸微转,看着古源。

    古源。

    爱了霍小溪,很多年很多年的男人。

    “大哥,大嫂。”顾子颜愉快的拉着古源坐在沙发上。

    顾子颜这段心情极好,一直沉溺在有古源的爱情中,回家的时间不多,乔汐莞其实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同居,而有些话语,她似乎也不想从古源的嘴里听到。

    “今天怎么想起回家了?”乔汐莞打趣,很快让自己的情绪恢复自然。

    顾子颜嘴角邪恶一笑,“今天有重要事情要宣布。”

    “什么事情?”乔汐莞好奇的问道。

    “暂时保密。”顾子颜神秘秘的模样。

    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一直很安静的古源。

    古源的表情依然如此,似乎是很坦然的在接受着什么,脸上一直都有着,礼貌的,温润的笑容。

    “对了,妈呢?”顾子颜问道。

    “在房间。”

    “都快吃饭了怎么还不下来。”顾子颜皱鼻子,有些不好高兴的说着。

    乔汐莞沉默了一下,在想怎么的去解释。

    “我上去叫她。”顾子颜已经起身离开了沙发,大步的往2楼上走去。

    乔汐莞看着她的背影,张了张嘴也没多说。

    毕竟顾子颜是齐慧芬的亲闺女,两母女之间也或许能够有些“无话不谈”,或许能够舒展齐慧枫今天的心情。

    这么想着,眼眸一转,看着古源。

    古源低垂着头,因为没有长辈,此刻也显得随意了些,他手上拿着手机,无所事事的在翻阅着有些一些实时新闻,没有说话。

    乔汐莞咬了咬唇,开口道,“古源。”

    古源抬眸。

    眼神很自然的看着乔汐莞和顾子臣这么近距的画面,今天他们在一起的的感觉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不知道哪里不一样,总觉得,不会是自己想要知道的。

    “嗯。”古源应了一声。

    “你和顾子颜是不是好事将近了?”乔汐莞问。

    古源笑了一下,那样的笑容有些无奈。

    这个女人似乎一直都这么聪明。

    他点了点头,毫不掩饰。

    乔汐莞有些觉得……说不出来的感受。

    她直直的看着古源,看着淡笑着的模样。

    有些话在嘴里面想要说出来,那一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身体有些微微的紧绷,就像是在接受一个,有些不能够马上消化的消息一般。

    身体突然被一个温暖所紧抱。

    乔汐莞抬头,看着顾子臣冷峻着脸把她揽入怀抱里,没有说话,就这么无言的在给她力量。

    其实。

    这不叫伤心。

    只是有些难受。

    根深蒂固觉得就应该在自己身边的古源,也终于要组建自己的家庭了。

    而这个家庭对古源而言。

    幸福吗?!

    如果不幸福,怎么办?!

    她咬着唇,顺势的躺在顾子臣的怀抱里。

    古源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面前人的互动,以前会觉得,就算是错觉,也恍惚觉得两个人之间没有这份亲密,而今天明显的能够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甜蜜了很多。

    哑然一笑。

    他垂眸,把视线继续的放在手机上,看上去很平静,也似乎是这么多年,经历过上一世的霍小溪,再经历这一世的乔汐莞,已经能够很坦然的接受,接受心脏,就这么被刀割的感觉,内心可以流血,但给人看到的,永远都是这么安静的模样。

    各怀心思。

    时间流逝。

    2楼上响起脚步声。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颜亲昵的挽着齐慧芬从楼上下来,她心情一直很好,嘴角的笑容很是明显。

    这才是好事将近的模样。

    而古源。

    乔汐莞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一点都不像。

    顾子颜挽着齐慧芬走向沙发。

    齐慧芬脸色看上去还是不太怎么好,对于顾子颜一直在她耳边叽叽喳喳也表现得爱理不理,整个人似乎还在因为齐凌枫的时候而有些顺不过气。

    “妈,你搭理我一下行吗?”顾子颜发现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似的,忍不住抱怨着。

    齐慧芬叹了口气,“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我反正也老了,能给你做的事情也不多了。”

    “谁让你帮我做什么事情了。”顾子颜翻白眼。

    齐慧芬也没多说,在她心目中,从子俊开始,后面的孩子就净会给她惹麻烦。

    而自从顾在子俊上次发生了事情之后,她对顾子俊又放松了些,导致这段时间又打回了原形般的,开始半夜才归,似乎是又开始了他醉生梦死的生活。

    “夫人,大少爷,大少奶奶,四小姐,吃饭了。”佣人突然走过来,恭敬的说着。

    顾子颜想要说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想了想,反正也不着急。

    她挽着古源的手臂,准备走向饭厅。

    顾子臣和乔汐莞自然的站起来……

    顾子颜愣怔了一秒,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半响。

    倏然大叫,“大哥,你是站起来了吗?!”

    顾子臣眼眸一转,耳膜都差点被她吼破。

    古源的眼神也放在了顾子臣的身上。

    这个男人,从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就觉得他和常人不一样,此刻如此挺拔的身体,似乎更是让人有一种,敬畏的感觉,总觉得这个男人的不易靠近就是带着一股慑人的吸引力,是一般的人都拒绝不了的魅力……

    而这份魅力。

    让乔汐莞,沦陷了吧!

    “大哥,你什么时候能够站起来的啊?”顾子颜乐此不彼的问道。

    “今天。”

    “怎么突然就站了起来了啊?你不是终身残疾吗?还说你下身不遂……”顾子颜口无遮拦的,坐在饭桌旁边就忍不住不停的好奇到。

    顾子臣的脸色黑了又黑。

    “子颜,怎么说话的!”齐慧芬脸色一沉,有些严厉的呵斥。

    顾子颜瘪嘴。

    她也是关心顾子臣好不好?!

    真是一群冷漠的家人。

    “子臣没有不遂。”乔汐莞开口,语气肯定。

    顾子颜有些意味深长的转头看着两个人。

    乔汐莞脸上浮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润,一字一句说道,“子臣身体很健康。”

    子臣身体很健康。

    这说明什么。

    古源只是一直,微笑着。

    因为和顾子颜交往,所以自然就知道了些顾家的事情,所以自然就听说了,顾子臣下身不遂的事情,不过谁知道是真是假,也没有专业的医生鉴定出报告,但现在,似乎就什么都不言而喻了。

    所以心里面那一丝有些灰暗的侥幸,也彻底的破灭了。

    “大哥身体好不好,当然只有大嫂才知道了,你说是不是,古源!”顾子颜笑着说道,意味深长,故意打趣。

    乔汐莞脸是真的有些红了。

    顾子臣的脸上,却依然的面不改色。

    不过有些不太能够注意到的耳廓,就又不自然的,红了……

    “咳咳。”齐慧芬突然开口,“饭桌上,严肃点。”

    顾子颜嘟着嘴。

    今晚顾耀其不在,好不容易觉得家里气氛好些!

    “什么叫下身不遂啊?”顾明月坐在饭桌边,似乎是听着大人的对话,无聊的随便找了个词插嘴。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顾明月。

    顾明月眨巴着单纯的眼眸,看着顾子颜,“四姑姑,什么叫做下身不遂?”

    顾子颜怔住了。

    这让她怎么给一个5岁的小朋友解释。

    甚至那一刻,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就是在自作孽不可活。

    “什么叫下身不遂?”顾明月不屈不饶,嘟着小嘴有些娇蛮的说着,“四姑姑都不知道吗?!”

    “小鬼,我不是不知道,我是……”

    “我不是小鬼,我是公主!”顾明月一本正经。

    “……”顾子颜满脸黑线。

    “阿姨,我是不是公主。”顾明月转头,很认真的问着叶媚。

    叶媚刚从楼上下来,自然的坐在顾明月的旁边,嘴角拉出一抹柔和的笑容,“是,小公主。”

    “哼。”顾明月骄傲的对着顾子颜。

    “啧啧。”顾子颜有些不屑,忍不住说道,“我一定不能生一个有公主病的女儿。”

    “婚都没结,又开始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了。”齐慧芬有些无奈,又带着些严厉的口吻。

    “我就是回来说结婚的事情的。”顾子颜直白的开口。

    齐慧芬一怔。

    “我和古源决定了,这个月就结婚。”顾子颜说,口吻笃定。

    齐慧芬看着她,转头看了一眼古源,“怎么突然就下了这个决定。”

    “妈你是在反对我?!”顾子颜有些紧张的说着。

    “你这孩子,我什么时候说反对你了,我就不能问问你们的情况吗?”齐慧芬受不了的说道。

    “哦。”顾子颜松了一口气的说着,“因为我怀孕了。”

    “噗。”乔汐莞一口汤在嘴里面,差点就喷了出来,而这么强硬的让自己一大口咽下肚子,被突然呛得很惨,不停的咳嗽着,眼泪都呛了出来。

    所有人就看着乔汐莞,看着她有些反常的举动。

    “大嫂,我怀孕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顾子颜吻着乔汐莞。

    乔汐莞狠狠的咳嗽着,还有些缓不过神。

    古源坐在乔汐莞的旁边,似乎是条件反射的,很自然的伸手准备去帮乔汐莞拍背,帮她顺顺那一口突然不适。

    手刚抬起,就看着另外一只大手,已经一下一下的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乔汐莞对着那只手的主人笑了一下。

    古源的手就这么尴尬的,又不着痕迹的放下,嘴角拉出一抹有些惨淡的笑容。

    以前的霍小溪总是这么大大咧咧,习惯吃得很快,总是很容易被噎着,被呛着,很多次他都是带着有些责骂又有些心疼的口吻让她注意点,又没人和她抢着吃,但每次霍小溪都不听他的劝告,依然如此,而每次,在他帮她拍背的时候,从来不会露出这么微微一笑的表情,一向都是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偶尔还会因为他说得太多而作鬼脸。

    以前还会觉得,这是一贯的霍小溪,这是她一贯的风格,没心没肺。

    现在才发现,这只是因为,她不爱他。

    不爱他,而已。

    叶媚坐在他们的对面,看着古源的表情,嘴角邪恶一笑。

    乔汐莞似乎是顺下了那口气,渐渐的恢复平稳,平稳的说着,“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呵呵,我也没有想到,怎么那次之后就怀上了。”说道这里,顾子颜似乎也有些害羞的,不好意思起来。

    古源抬眸,看着齐慧芬,恭敬的说着,“阿姨,让您女儿未婚先孕,是我的过错,我一定会负责的。我已经给我父母说过了,他们对我的婚事很赞同,所以今天陪着子颜到家里面,就是给您请示这个事情。”

    齐慧芬一直对古源印象就好。

    古源这种男人,文质彬彬,杉杉有礼,各个方面陪顾子颜,绰绰有余。

    “你们年轻人偶尔冲动一下我能够理解,但子颜怀孕了,结婚肯定是必须的。只不过今天耀其有些事情不在家吃饭,我还得问问她爸的意思。”

    “我知道的。”古源点头,“听叔叔的阿姨的安排。”

    “嗯。”齐慧芬点头。

    不管如何,没有搓成一桩婚事,又来了一桩,也算是一种欣慰吧。

    齐慧芬这么松了一口气,也在让自己适当的放松心情。

    她也一把岁数了,也经不住怎么的折腾,刚刚在房间是压抑了很多,现在也不想再去愁其他事情。

    一顿饭,大家吃得,各怀心思。

    饭席结束后,齐慧芬就招呼着顾子颜和古源到沙发上坐了会儿,应该也是在谈关于结婚的事情,尽管顾耀其不在家,但这门婚事,顾耀其肯定是完全赞同的。

    顾子臣似乎还是不习惯在家里客厅多待,吃完饭就上了楼。

    乔汐莞碍于媳妇的身份,也不好吃完饭就离开,也就陪着齐慧芬坐在沙发上,而身边的叶媚也是如此。

    “子颜,你现在怀孕了,走路就不能再蹦蹦跳跳了,前三个月要注意点。”从婚事,就说道了孩子身上。

    齐慧芬似乎是很接受这个孩子的存在。

    准备说,是很接受古源,已经把古源当自己女婿看待。

    “哦。但是我觉得还好啊,其他人怀孕都要吐得天翻地覆的,我半点反应都没有。”顾子颜说着,还很骄傲,“看来我就适合怀孕,古源,以后我给你生一个足球队吧。”

    “……”古源脸有些微红。

    这么直白的话。

    “你这孩子。”齐慧芬有些宠溺的责备。

    顾子颜吐舌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叶媚插嘴,打趣道,“子颜还年轻,生一个足球队也不是不可能。”

    “呵呵。”顾子颜笑着,不好意思再答话了。

    不管怎样也还没有结婚,而且女人天生就比男人更加的羞涩,也就不好意思再继续这个话题。

    “二嫂,你跟二哥也结婚了,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顾子颜问道。

    “这个……”叶媚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对了,二哥不是去沈阳了吗?你们这么远距离,想要造计划也难!”顾子颜似乎发现了真相般的说道。

    叶媚没有再多说,似乎是不敢多说的模样。

    齐慧芬叹了口气,“回头我劝劝你们爸爸,怎么能说让走就走。”

    叶媚只是点头。

    其实心里怎么想……

    乔汐莞觉得,这个家可能就她知道。

    亦或者,顾子臣那厮闷骚男。

    “对了子颜,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你陪我去房间拿好不好?”叶媚非常识趣的转移话题,说道。

    “什么东西?”顾子颜好奇的问道。

    “在我房间,去看了就知道了。”叶媚说着。

    “二嫂你怎么这么好,走吧走吧。”顾子颜连忙从沙发上蹦起来,去拉叶媚。

    “小心点,你看你!”齐慧芬有些心惊的看着顾子颜这么顽皮的样子。

    顾子颜吐舌头,然后收敛了点的跟着叶媚上楼。

    齐慧芬无奈的叹气,对着古源说着,“子颜还小,以后就要你多照顾了。”

    “是的阿姨,你放心吧。”古源有礼的答应着,“既然我娶了子颜,照顾她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嗯。”齐慧芬欣慰的点了点头,“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古源笑着,附和。

    “时间不早了,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上楼了,古源你在家里随便点,就当自己家就行。”齐慧芬似乎是真的有些累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今天似乎是真的被齐凌枫打击到了。

    “我知道的阿姨,你不用招呼我。”古源站起来,目送齐慧芬。

    齐慧芬点着头,叹气走向2楼。

    大厅里面,就只剩下古源和乔汐莞。

    两个人很沉默,仿若就听到客厅里的落地大钟,一声一声,摇摆的声音。

    好久。

    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开口说道,“不祝福我吗?”

    乔汐莞看着古源嘴角的那一抹微笑。

    “结婚生子,就在这么一线之间。”古源说着,口吻很轻快,却莫名感觉不到一点快乐。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他。

    顾子颜怀孕了,这个婚就这么显然的定了。

    无论任何原因,这就是既定的事实。

    其实。

    从古源和顾子颜上床后,两个人结婚,似乎就已经是排上行程的事情。

    古源就是这么干净,这么善良。

    “古源。”乔汐莞看着他,很认真的说,“我希望你幸福。”

    古源点头。

    “可我不想要你这么委屈。”

    古源笑着摇头,“不委屈,反而觉得,顾子颜比较委屈。”

    乔汐莞看着他。

    随即,明白。

    在古源还没有真的爱上顾子颜,而顾子颜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嫁给了他。

    古源就是这般的,这般的,没有被这个社会所玷污一点,那么美好。

    她笑着,让自己努力的笑了笑,“婚姻,就是要找一个爱自己的人。”

    “是吗?”古源反问她。

    乔汐莞点头。

    “你是找到了那个,爱自己的人吗?”古源问她。

    不知道。

    不知道顾子臣,爱不爱她。

    但是,“我找到了自己爱的人。”

    古源失落的一笑,有些无奈的笑容在唇边浮现,“其实我们都恨不得找到那个自己爱的人永远的生活在一起,我没有,但却可以祝你幸福。”

    乔汐莞内心一怔。

    我没有。

    因为,没有霍小溪了吗?!

    所以,就不会再有。

    心有些痛的,连脸上浮现的笑容,都变得难过起来。

    古源其实知道,霍小溪看上去没心没肺,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么的隐忍着,隐忍着很多事情,然后让自己不去在意,让自己自然消化,而其实,很多事情,是没办法真的消化的。

    “小溪。”古源突然开口。

    乔汐莞抬眸看着他,眼神微微闪烁。

    古源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体,近距离的看着她已全部陌生的脸庞,“小溪,说一声再见。”

    乔汐莞心绷紧,鼻子着酸。

    “说一句再见,听听。”他说,整个人在那一刻似乎也有些触动,声音里面有些细微到不易察觉的哽咽。

    “古源。”乔汐莞看着他的脸,看着他越来越红润的眼眶。

    她咬着唇,咬得唇瓣都在发白。

    古源就这么静静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这般美好却不能触碰的模样,他抬起的手指僵硬在半空,他很想要抚摸着她的唇瓣,她不应该这么的伤着自己……

    “古源。”乔汐莞放开嘴唇,晶莹而饱满的唇瓣瞬间充红,带着如花般的妖艳。她说,“古源,再见。”

    古源嘴角一笑。

    脸突然垂下。

    他半蹲在她的面前,此刻埋着脸,她几乎看不到他的表情。

    “嗯,再见,霍小溪。”

    乔汐莞吞咽着喉咙,似乎是在控制情绪。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

    古源顺势的走向一边,没有让她看到他的脸色,他背对她站着。

    从现在开始,古源是不是就真的,彻底的把霍小溪放在了心里,放在了心里最深的地方,再也不会拿出来了……

    她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模糊的看着,古源那不太熟悉的背影。

    从小到大,能够看到,似乎永远都是他温暖的脸庞。

    比如送她回家,他会等着她进了家门才会离开。

    比如出去玩,他会早早在那里等候,迎接她的到来。

    比如逛街游玩,他总是习惯性的走在她的身边,或者身后,仿若随时都准备着保护毛毛躁躁的她。

    比如任何时候,在她需要的任何一个瞬间,只要她转身,她就能够面对面的看着他,扑进他的怀抱,他似乎就一直准备着,在她受伤后,在她快乐时,这么拥她入怀……

    而这样的他,已超过20年的光阴……

    到现在。

    他用背影对着她。

    她再也看不到,他那张温暖的脸颊。

    其实。

    不只是他变了。

    变得想要过上自己的生活。

    她也变了。

    从今天开始,从她和顾子臣发生了关系开始,她的人生就已经变了……

    不管以前爱不爱,在彼此都没有踏进别人的世界时,他们还能够这么的,打着友情的旗子。

    而此刻。

    他有了顾子颜。

    她有了顾子臣。

    他们就在一直平行的水平线上,突然背道而驰。

    她记得还年少的时候姚贝迪就在她耳边嘀咕,她说小溪,不要以为你对古源一点感情都没有你就能够对他这么的没心没肺,我敢肯定,当哪一天你真的决定,当哪一天古源真的离开,你会痛,无所谓爱情,但就是会,很痛……

    姚贝迪那妞,为什么不把这么聪明的情商用在潇夜的身上。

    她泛着泪花,转身准备离开。

    说了再见,就意味着,离别。

    脚步刚踏出。

    看着顾子颜从楼上下来。

    乔汐莞微动了动眼眸,不着痕迹的,收拾自己的情绪。

    顾子颜看了一眼乔汐莞,看着她似乎有些异样的表情,转眸看着古源,小跑步过去。

    乔汐莞转眸看着顾子颜。

    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顾子颜,以后的古源该有多操心。

    嘴角一笑。

    至少,顾子颜比霍小溪好。

    她大步离开。

    离开的时候,听到顾子颜有些奇怪的声音,“古源,你眼眶怎么红红的……”

    “眼睛太干,刚刚揉了揉。”

    傻瓜。

    乔汐莞抿唇,一笑。

    ……

    古源和顾子颜一起离开顾家大院。

    两个人坐在小车上,古源开车,认真的一丝不苟。

    顾子颜坐在副驾驶台,看着古源这么近距离的模样。

    “怎么了?”古源眼眸微动,似乎感觉到她的情绪,问道。

    顾子颜一怔,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在想,孩子生下来,会像你还是像我。”

    古源很会照顾别人的情绪。

    从交往开始,她就能够感觉到古源不同于其他男人的体贴和温柔,她不管任何时候,只要她在他身边,她一点点不一样的情绪,他似乎都能够感觉得到。

    然后,会很自然的,关心,无微不至。

    这样的古源让她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不是特别漂亮,性格也不是特别好的女人,会找到如此一般的男人。好多次她都忍不住躺在他的怀里面感叹,感叹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有福气,还忍不住会问,“古源,你分明是独生子,为什么这么会照顾人,我都怀疑你家里面是不是有个私生女妹妹。”

    古源只是温柔的笑着。

    笑而不语。

    那一刻,她似乎觉得古源隐藏了什么,但又觉得,古源这么干净这般美好。

    他不会骗自己。

    但是刚刚。

    刚刚她跟着叶媚去她的房间拿礼物。

    叶媚说是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一个非常漂亮的胸针,浅粉色的宝石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叶媚说这颗宝石象征着婚姻,戴上之后,会让她的婚姻生活更加美满幸福。

    所以,她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有古源的婚姻,她不介意更幸福。

    她笑着答谢,很喜欢的一直把玩着胸针时,叶媚突然说道,她说,“对了,子颜,你知道乔汐莞和古源是很好的朋友吗?”

    她摇头,“不知道,就知道她曾经去讨古源要过古董。大嫂出狱后就真的变了好多,听古源说起,完全就不像是以前大嫂的模样,我觉得还挺可爱的,现在大嫂还能够制住大哥,陡然觉得,大嫂真是杠杠的!”

    “是吗?”叶媚那一刻的脸色有些奇怪,“我说得好,可不是你说的那般,我只是发现……”

    顾子颜直直的看着叶媚,很是诧异。

    “好了,你都要结婚了,我说多了好像也不太好,不管怎样,祝你新婚快乐。”叶媚说。

    顾子颜总觉得叶媚是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

    “二嫂,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不要多想了。我只是觉得婚姻的事情要慎重,多看看是不是自己要嫁的人,到时候后悔了,就不要回家哭鼻子。”叶媚打趣。

    顾子颜嘟嘴,“我才不会后悔,我那么爱古源。”

    叶媚笑着没有多说,眼眸看着她手里面的胸针,“来来,我帮你戴上,看看准新娘漂不漂亮……”

    从叶媚房间下楼。

    她似乎看到古源和乔汐莞……

    和古源交往这么久,古源似乎像是没有情绪一般的,一直以来都是温文尔雅,不会发脾气,不会伤心,不会难过……

    而那一秒,她似乎感觉到什么,不一样。

    “现在还早,就在想这些了。”古源磁性的嗓音,拉回了她的注意力,“其实像谁都好。”

    她转头看着古源,看着他嘴角浅浅的笑意。

    刚刚的眼红,真的是揉了之后的痕迹吗?!

    “对了,明天一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看看孩子的涨势。”古源说着,面前是红灯,古源停下车,转头对着有些沉默的顾子颜说道,“不要害怕去医院。”

    “我不害怕。”顾子颜说。

    古源拉出一抹笑,“嗯。”

    绿灯亮起。

    古源开着车到了一个奢华的公寓。

    顾子颜很早开始就自己租房子在外面住,其实大学生这样的很多,她家里人也不太过问。

    古源停好车后,下车给顾子颜打开车门。

    顾子颜看着他,问道,“要不要今晚就住在这里?”

    古源顿了一下,“也好,现在你怀了孩子,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这么住着。”

    顾子颜嘴角拉出一抹笑。

    古源对自己这么好,这么好。

    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多想。

    ……

    顾家大院。

    顾子臣的房间。

    乔汐莞推开房门时,顾子臣躺在床上,没有睡觉,就这么安静的半靠在床头,翻书。

    乔汐莞走过去,直接爬到床上,然后正对着顾子臣,这么一副,有些暧昧的姿势。

    顾子臣眼眸一抬。

    “哭了?”有些冷冰的声音。

    乔汐莞动了动眼珠子,“没哭。”

    顾子臣看着她,半响,又垂下眼,看书。

    “这样,你还能看进去?”乔汐莞说,呼吸扑打在她的脸上。

    “你确定还要?”顾子臣说,口吻平静,连眼眸都没有抬一下的问道。

    也不知道今天下午那个爽翻了的人到底是他还是她?!

    他怎么可以这么淡定!

    这么淡定!

    乔汐莞蹲坐在顾子臣的大腿上,强势的拿掉顾子臣的书,捧着顾子臣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

    顾子臣也没有反抗,仍由乔汐莞这么的“野蛮”。

    “你知道我是谁吗?”乔汐莞说。

    顾子臣点头。

    “所以你知道我和古源的关系吗?”乔汐莞又说道。

    顾子臣皱了皱眉头。

    “你知道,还这么无动于衷。”乔汐莞说。

    顾子臣反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的脸更加逼近了他的脸庞,“我知道你们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乔汐莞不服气的说着。

    她怎么都不会觉得,他和叶妩不可能!

    所以,她依然很防备那个女人。

    “因为,你不笨。”顾子臣说,一字一句。

    乔汐莞有些诧异,顾子臣说的话,要不要那么难懂。

    “你知道,我比他更好。”顾子臣眼眸深邃,说出来的话,半点都不含糊。

    都不含糊的,不要脸。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顾子臣,好久好久,嘴角拉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顾大少你倒是很自恋!”

    “不是吗?”顾子臣扬眉,依然理所当然的,不要脸。

    “不是!古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那你为什么不爱?”顾子臣很淡定的问她。

    为什么不爱?!

    她其实也不知道。

    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荒唐。

    在荷尔蒙没有在彼此身体里面萌发的时候,就怎么都不会对对方产生感情。

    而面对面前这个男人……

    她承认。

    她萌发得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顾子臣似乎是感觉到齐汐莞的情绪变化,嘴角一勾,拖着她后脑勺的手一用力,两个人的唇就这么紧紧的贴在一起。

    乔汐莞似乎是被顾子臣突然的举动怔了一秒,然后条件反射的反抗了一下,而后,又在她的温柔而霸道相下融化,彻底的沉迷在他的身下……

    房间似乎又陡然升温。

    乔汐莞被吻得有些迷糊,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身体的似乎有些冰凉。

    她转头,看着满地的凌乱的衣服……

    “顾子臣,停下!”乔汐莞突然反抗。

    顾子臣压在她的身上,唇瓣在她的耳边,让她全身起满了起皮疙瘩。

    “停下,唔……停下……”乔汐莞祈求着。

    再像下午那样,她会被他弄死的!

    顾子臣嘴角一笑,有些报复性的咬了一下她的小耳垂。

    “啊,痛。”乔汐莞捂着自己的耳朵。

    顾子臣从乔汐莞的身上起来,坐在一边,微微在喘气的调整呼吸。

    乔汐莞似乎也在调整呼吸。

    她是在愤怒。

    这个男人!

    动不动就压她!

    动不动就压她……

    她眼眸突然一紧,猛地一下翻身,直接翻在顾子臣的身上,然后压下……

    顾子臣似乎是有些始料不及,就这么被乔汐莞坐在了身下。

    乔汐莞邪恶一笑,“顾子臣……”

    ------题外话------

    无耻的,继续吼票票。

    进群,找管理员。

    你们懂的。qq群号:378414307

    ……

    推荐好友末栗的《重生之最强法医》

    简介:

    前世恋爱七年,等来男友表白,也等来父母双亡。

    发现疑点,细心查看,却失足坠楼命丧黄泉。

    再次睁眼,豪门商女,千金之躯,身怀绝技!

    学法医为解父母死因,剖尸体为替尸身说话。

    助破案,还原事故现场,付出“血”的代价!

    殊不知,每次触碰到真相,却总是记忆倒退……

    无形中,一只黑手张开五指笼罩在她的身后,如影随形!

    而他,也如影子般将她护在身前,宠爱有加。</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