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八章 离婚,何时有空?

第九十八章 离婚,何时有空?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br>

    幽静的房间。<乐-文>小说www.しwxs520.com

    夏日清凉的微风就这么静静的扑打在窗帘上,窗帘随波摆动,白月光照耀在地板上,露出斑驳的影子。

    “顾子臣……”乔汐莞坐在顾子臣的大腿上,嘴角邪恶一笑。

    顾子臣看着她,很坦然的模样,“我不介意被压。”

    “……”乔汐莞有些愣怔的。

    似乎是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乔汐莞愣怔了两秒,应该不止两秒。

    两个人的房间,流淌着一股有些蠢蠢欲动的热流。

    顾子臣如此美好的模样在她的眼眸下,越渐深刻。

    她想,她应该是再也忘记不了顾子臣这张倾国倾城的脸颊,应该是再也不可能忘记,他这般如刀削的完美轮廓,她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抚摸着他的五官,从眉心到唇,仿若是在用手指在勾画着,他的绝美。

    这个男人,就连上床时,都是那般的,唯美如画。

    她咽了咽口水,似乎是想起了今天下午的场景。

    身体还有些不适。

    第一次不能这么频繁,女人天生就是如此的,被动。

    所以,她邪恶一笑之后,就不敢再轻举妄动。

    顾子臣那厮。

    是料准了她现在不敢压她,他才会这么面不改色的说这样的话,说出来,还这么的,死不要脸。

    顾子臣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眼底弥漫的情绪变化。他眼眸深邃,在她手指的触碰下,依然保持着他冷峻的模样,他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晶莹剔透。

    “睡吧。”他说,声音不高不低。

    顾子臣的情绪一直收揽得很好。

    她其实不太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后天的刻意。

    她很多时候其实是怕了顾子臣的无动无衷和面不改色,她觉得只要是人都应该有最基本的七情六欲,都已经有喜怒哀乐,如果这些都没有了,那么这个人,还是人吗?!还是,身边活生生有着温度可以给人温暖的人类吗?!

    乔汐莞突然扑进顾子臣的怀抱里,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他身体很暖,暖暖的,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的心跳一向很有力,一声一声,跳进了她的心尖。

    “顾子臣,你的腿真的没事儿了吗?”乔汐莞就这么靠着,手抱着他的后背,声音在他的胸膛上,呢喃。

    “嗯。”顾子臣磁性的嗓音在她头上飘过,“能自然的行走。”

    “还需要做康复治疗吗?”

    “定期检查就行。”顾子臣说。

    “那真好。”乔汐莞感叹,喃喃的感叹。

    其实。

    盼望着他站起来,又胆颤着,他会离开。

    “不早了,睡觉吧。”顾子臣关上灯,顺势的将她揽入怀中。

    微暗的房间,白月光肆无忌惮的照耀着他们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上。

    乔汐莞窝在顾子臣的怀抱里,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静谧的房间内,微微有些呼吸急促的声音。

    夜色越来越深。

    “顾子臣,放开我!”房间内突然响起女人有些狂躁的声音。

    那个抱着的男人突然松了松手。

    “你丫的想要捂死我啊!”女人暴怒。

    男人脸色黑透。

    还有些尴尬。

    他以为她需要这样的拥抱,这个女人在刚刚前一秒还带着,一丝不安。

    “别抱着我,我要睡觉了。”女人很严厉的说着。

    然后身体一翻,屁股一抬,背对着他,睡得大摇大摆。

    顾子臣就看着这个“过河拆桥”的女人。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主动躺在他身上的,现在利用完了就不要了,这个女人……

    顾子臣有些不爽的翻身,背对着她。

    窗外的夜色正好。

    身边的女人已经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所以,他这么等着这个女人发现他的不爽根本就是在找虐!

    他有些气呼呼的翻身,一把又把这个女人抱进怀里。

    女人似乎是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又乖乖的躺进了他的怀抱,屁股摩擦着他的身体,熟睡……

    夜色很沉。

    一切雅静而安宁。

    ……

    过了,半个多月了。

    姚贝迪睁开眼睛,看着透亮的天。

    从潇夜搬出这里之后,就是这么自己一个人暗无天日的在这里睡着清醒,清醒睡着。

    她不想要麻烦,上次憋不住给乔汐莞打了电话,后来,就再也没有给任何人提及过。

    其实她也没有什么朋友。

    除了小溪和古源,她也不知道谁还是自己的朋友。

    她从小就不太会和别人交流,很多时候其他人都会觉得她在自作清高,因为她家里面确实很有钱,即使在上海,也算有钱人。

    她看着来电显示。

    被突然的电话吵醒,她揉着有些痛的神经。

    这个电话已经很久没有响过了。

    她其实也一直在等待,等待着,他打过来。

    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拿起电话。

    眼眸顿了一下。

    心那一刻,似乎也随之,安分了些。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接通,口吻轻松,“古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贝迪,你是生过小孩的。”古源突然的一句话,让姚贝迪有些莫名其妙。

    她顺着他的话语,“嗯,我是生过了,怎么了?你是想要生孩子了?”

    “是……已经怀上了。”那边似乎是有些不要意思的说着。

    姚贝迪笑了笑,“你还能怀孩子。”

    “是她。子颜。”古源说,声音也听不出来特别的意味。

    姚贝迪其实也知道,她那个女朋友。

    她从床上起来。

    这几天吃得很少,总觉得身体有些虚弱,她拉开大大的落地窗,走向外阳台,感受着阳光就这么晶莹剔透的落在她的身上,听说早上的阳光正好,可以补钙。

    “你想要问我什么就说吧。”彼此在一起这么多年的朋友,很多时候其实只需要对方一点点表现就能够知道他需要什么。

    “我今天要带着子颜去医院做第一次检查,但是我不知道需要给她带些什么东西,在网上差了很多,说法不一,所以就想要问问你。”古源静静的说着。

    姚贝迪把视线一直放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她趴在阳台上,只觉得心里面有些触动。

    她想这个世界上,除了古源,应该也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无微不至到这个地步。

    至少当年的自己在怀孕的时候,就从来没有奢望过,会有男人来对她嘘寒问暖,包揽一切。

    她深呼吸,“其实第一次去医院不需要带什么,医生就是做一个常规检查,然后建档,根据医生的要求定期产检就行。”

    “就这么简单吗?”古源不相信。

    “生孩子一点都不复杂。”姚贝迪说。

    看,她不就这么一路过来,一个人吗?!

    “哦,我一直以为要准备些什么。是我太小题大做了。”古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什么不好。”姚贝迪说。

    小题大做,没什么不好。

    她其实可以想象,现在在古源身边的那个女人,会有多幸福。

    “对了,因为第一次产检,项目可能会比较多。去医院的时候先别吃早饭,吃了早饭就不能做了。”姚贝迪提醒。

    “还好,她还没醒。”古源有些心惊的说着。

    姚贝迪想,霍小溪错过了古源,真的很亏。

    “好好待她。”姚贝迪说。

    古源似乎是知道她在意有所指什么,半响说着,“嗯,已经放下了。就算是藏进心里面,也是放下了。”

    “那就好。”姚贝迪微微一笑。

    他们三个人,总会这么,各自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

    “不说了,我挂了。有什么事儿再给我打电话。”姚贝迪很慷慨。

    “放心吧,有什么不懂我就会来问你的。”古源说着。

    姚贝迪一笑,“好,那拜拜。”

    “拜拜。”

    姚贝迪挂断电话。

    突然会心一笑。

    古源说得对,就算藏进心里面,也是放下。

    她转身,回到卧室,直接走进浴室,洗漱。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清瘦的模样,脸色似乎也有些惨白,她深呼吸,不再多想,她快速的洗了脸,又换上了一套外出的衣服,简单的化了一个淡妆,拿起自己的包出门。

    大门口,那轮流的黑色西装还站在那里。

    姚贝迪看着他们。

    他们看着姚贝迪。

    姚贝迪走进电梯。

    黑色西装跟上。

    总觉得这样的气氛有些尴尬。

    姚贝迪看着电梯内反射的镜面玻璃,看着黑色西装站在她的旁边,一脸严肃。

    “没有接到通知吗?”姚贝迪突然开口。

    黑色西装一怔,似乎是有些不明白。

    “看来还没有接到通知。估计是忘了。”姚贝迪说,又自顾自的笑了笑喃喃道,“要跟着就跟着吧。”

    黑色西装觉得大嫂今天怪怪的。

    姚贝迪也不做解释,走进自己的小车。

    很久没有这么出门了。

    她开车,行驶在上海有些拥挤的街头。

    上班高峰期就是如此。

    姚贝迪也习惯了。

    她开得不快不慢,后面的那辆黑色轿车依然不快不慢的跟在她的后面。

    潇夜还没来得及离婚,所以享受两个保镖的服务,也不算占了他的便宜。

    车子到达康盛药业办公大楼。

    姚贝迪把车子开进公司停车库,却找不到位置停车,她的专用停车位已经停下了另外的一个黑色轿车,姚贝迪按下车窗,对着停车场的管理人员,“这个车是谁的?”

    她是这家公司的千金,基本很少享受特殊的待遇,不过停车库的事情,她却是主动要求享有,她车技不太好,就要了一个最好停车的位置作为她的专有。而现在,她的专用停车位上,已经被其他车辆占有,这让她有些冒火。

    停车场的保安连忙走过去,看着姚贝迪很是尊敬,“姚小姐,是殷先生的车子,他说你这段时间都不会来上班了,所以就停在了你的位置上,说车库浪费了也是浪费,您稍等一下,我马上打电话让他下来挪车。”

    姚贝迪点了点头,就这么等候着。

    过了大概10多分钟,殷斌穿着一身正装出现在停车库,看着姚贝迪开着车停在他车子面前,灿烂的笑了一下,“我马上挪车,你等我一会儿。”

    姚贝迪点头,也没什么表露出很不爽的脸色。

    殷斌快速的把车子快走,停到一边的车位上,然后自然的指挥着她倒车,笑着打趣道,“我以为你不会来上班了,就捉摸着,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就合理利用了。”

    “用了别人的东西还这么理所当然。”姚贝迪嘀咕。

    殷斌也不再多做解释。

    两个人一同走向电梯。

    黑色保镖跟在他们后面。

    殷斌有些好笑的看着那两个毕恭毕敬的人。

    姚贝迪也觉得这样出现在公司……

    她停了停脚步,“你们就在楼下就行了。”

    黑色保镖看了看四周,似乎是想了想,点头道,“是。”

    姚贝迪和尹斌一起走进电梯。

    姚贝迪是财务部,13楼,殷斌是市场部,12楼。

    尹斌自然的给她按下了楼层。

    随着电梯的数字不停的变化,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到达12楼。

    殷斌下电梯的时候,又陡然回头挡着电梯门,说道,“晚上一起吃饭如何?”

    姚贝迪看着他,拒绝,“不了。”

    殷斌想了想,耸肩一笑,“那算了,下次吧。”

    姚贝迪点头。

    电梯门关过来。

    她微微有些调整情绪。

    很久没有来上班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这么快的融入其中。

    其实,想要让自己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对她而言,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她深呼吸,电梯打开,出去。

    财务部的员工看着她无不惊奇,忍不住都叫着她,“姚主管,你来上班了?”

    一路走过,招呼的人很多。

    她嘴角一直带着笑。

    她是有多久没看上班了……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

    没上班这段时间,她的工作都交给了另外一个同事,现在她刚坐到办公室,就有小职员跑过来,非常委婉的问她需不需要调整现在的工作模式……

    她摇了摇头。

    现在这段时间,让她就先这么闲着吧。

    正打开电脑,突然就接到了她爸的电话。

    她把让她去他办公室。

    姚贝迪深呼吸,也没有停留,直接上楼。

    他爸坐在办公室内,表情很严肃,嘴里的口吻也有些冷漠,“还晓得回来上班?!”

    姚贝迪有些讨好的笑着,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她爸的对面。

    “不是你妈一天这么劝我,我早就来质问你了。说吧,怎么突然又想通了来上班?!”他把气哄哄的问道。

    姚贝迪抿了抿唇,手指有些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姚父也没有紧逼,知道自己女儿什么性格,就这么等着她开口。

    姚贝迪似乎是过了好久,默默的深呼吸,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爸,你不是一直都盼着我离婚吗?我马上就离婚了。”

    姚父的脸色倏然一变。

    他什么时候盼着她离婚了?!

    姚贝迪看着他爸的脸色,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其实她也知道他爸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巴不得她能够和潇夜好好过,嘴里面却怎么都拉不下那个面子。

    “你妈知道吗?!”姚父狠狠的问道。

    “还没给她说,我怕她担心我……”

    “你也知道她会担心你!我真怕你把你妈心脏病气发了!”姚父声音又严厉了些。

    姚贝迪咬着唇,她也很怕,所以不敢说。

    “你现在怎么打算?!”姚父又问道,依然火气很大。

    “我和潇夜离婚,就要了笑笑和房子,其他都没要。”

    “我们家也不稀罕他潇夜的东西。”姚父对潇夜意见一向很大。

    “然后我想等过段时间就搬回来住,我也能够好好的照顾笑笑,然后孝顺你和妈……”姚贝迪小声地说着。

    她很怕惹他爸生气的,其实很多时候,他爸生气,都是因为,她过得不好。

    她真的觉得自己有时候,很不孝。

    姚父听着姚贝迪姚回家住,突然好想就又稍微心情好了点,脸上还是表现得很冷漠的样子,“你先给你妈商量,我懒得在插手你的事情。原本觉得你够乖,至少比你弟省心多了,现在看来,你们俩姐弟,都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

    姚贝迪颤颤的笑了笑。

    她都变成和姚贝坤一样的货色了。

    真觉得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但此刻,她识趣的不想再去刺激她爸了,连忙站起来说道,“爸没事儿,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嗯。”姚父点头。

    姚贝迪赶紧的往外走,拉开办公室门的一瞬间。

    姚父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的,大声的问道,“你大概什么时候和潇夜离婚?”

    姚贝迪手一僵,看着迎面站着的男人殷斌。

    殷斌似乎是听到了她爸的话,看着她的时候,表情微微有些变动。

    姚贝迪回头,“就这几天。”

    姚父点了点头。

    姚贝迪看了一眼殷斌,嘴角礼貌的一笑,“找我爸。”

    “有些工作要汇报。”殷斌说。

    “哦,那你去吧,他正好很闲。”

    殷斌一笑。

    姚贝迪离开。

    以前很怕自己的事情被外人知道,现在突然觉得,也没什么是不能够接受的。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有些浑浑噩噩的一直到下午快下班之时。

    房门突然被人敲开,帮她处理这段工作的同事吴雨霖,也是财务部的副主管,笑着问道,“姚主管,你要去浩瀚之巅吧?”

    姚贝迪一怔,很快恢复淡定。有些诧异问道,“去那里做什么?”

    “今天殷经理过生日,不是请了主管层的同事去吃饭吗?你没有收到邀请?”

    姚贝迪恍然。

    她还以为殷斌是请她单独吃饭,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原因。

    “不要告诉我殷经理真的没有请你,那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吴雨霖弱弱的说道。

    姚贝迪淡淡一笑,“邀请了,我只是忘了而已。”

    “哎,吓我一大跳。”吴雨霖说着,“下班后一起走吧。”

    “嗯。”姚贝迪点头。

    原来,殷斌过生日。

    作为同事,全公司的主管层都去了,她不去,就显得太不给面子了。

    她拿起电话,拨打。

    “喂,姚贝迪。”那边传来一个轻快的男性嗓音。

    殷斌比较健谈,性格也好,很随和很幽默,工作能力也不错,在公司很吃得开,她爸也很欣赏这么一个年轻人。自然,他在公司的地位,不言而喻。

    “你生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姚贝迪问。

    “每年都有的,也没什么的特别,不过想着好久没有和同事聚聚,几个部门都生疏了,工作协调起来也麻烦,就用这个借口,联络一下感情。”殷斌无所谓的说着。

    姚贝迪笑了笑。

    这个男人情商是真的很高。

    市场部作为执行部门,很多时候都需要其他部门支撑,但凡哪个部门对他们部门怠慢一点点,拖延一点他们的时间,他们的工作就不好开展,而殷斌这个人,相当的会做客情,不管上下层,不管其他同级部门,几乎都能够一网打尽,也就理所当然在公司能够如鱼得水。

    “晚上我没事儿,是在浩瀚之巅吗?”姚贝迪主动参加。

    “本来是想要照顾你家生意的,却没想到上午听到你和董事长的对话,但已经预定了,而且都已经通知了,就没有改了。”殷斌说,“而且我以为你不去……”

    “没什么,就吃一顿饭,做不成夫妻也不能成为敌人吧。我还没这般小气。”姚贝迪说。

    “我想也是。那晚上要去吧。”

    “嗯。你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吗?”姚贝迪问道。

    “别浪费了,我不在意这些的。”

    “真的不需要?”

    “不需要,你就行了。”殷斌说。

    姚贝迪眼眸一顿。

    “我说,你来了就行了。”殷斌解释,然后笑了笑,“还有点事儿没处理完,挂了。”

    “嗯。”

    姚贝迪挂断电话,看看手上也没事情,走出办公室,走向吴雨霖的办公室,敲门。

    吴雨霖抬头看着她,“姚主管?”

    “你给殷斌买礼物了吗?”

    “买了。”吴雨霖笑着说道,“买了一条领带,你要不要看看?”

    “领带?”姚贝迪看着她。

    “准备今晚表白来着。”吴雨霖脸上划过一丝羞涩,很快恢复自然。

    吴雨霖是那种比较直爽的女孩子,也不喜欢掩饰什么的说道,“不知道尹经理对我有没有好感。”

    姚贝迪鼓励的一笑,“女追男隔层纱,祝你成功。”

    “谢谢。”吴雨霖真诚的说着,“不过听说,你和你老公,也是你追他的?”

    姚贝迪心一怔。

    缓缓,颤颤一笑,“我的,就不要作为模板了,是失败的案例。”

    “疑?”吴雨霖有些诧异。

    大家都说这段时间姚贝迪没来公司是因为和老公在家里面如胶似漆。

    “那个,我还没给殷斌买礼物,我就先走了。”

    “我陪你吧,我手上的事情也差不多了,只要你不打我考勤,我陪你一起去,两个人也热闹些。”吴雨霖主动说着。

    姚贝迪点头,“好。”

    两个人走出公司。

    姚贝迪在公司算是很低调的那种,不过因为是董事长的女儿,主动献殷勤的也不少,她在公司和同事相处也还好,不远不近的距离,大家对她印象也不错。

    姚贝迪开着车载着吴雨霖去商场。

    吴雨霖后果反光镜,严肃的说着,“后面有车子跟着我们。”

    “不用搭理。”

    “是你认识的?”吴雨霖问道。

    “嗯。”姚贝迪点头。

    吴雨霖有些诧异,总觉得好像是姚贝迪的**,就没有多问。

    姚贝迪和吴雨霖到到商场。

    吴雨霖建议了很多,姚贝迪都觉得还好。

    同事之间送礼物,不能送的太过了,也不能送得毫无心意。

    两个人的脚步突然停在文具店,想了想,“我去给殷斌买一只钢笔吧,祝他以后节节高升。”

    “不错。”吴雨霖点头,很认可。

    职场上的人,不就是奋斗着想要往上爬么?!

    姚贝迪和吴雨霖走进去。

    这间店的钢笔贵得吓人,都是国外全进口,有些还是限量版的。

    吴雨霖看着钢笔的价钱,忍不住吐槽,“啧啧,这都没几个人还用钢笔了,这玩意还这么贵。”

    姚贝迪笑了笑,挑选了一直黑色外壳,红色内胆的包金钢笔,对着服务员说,“打包吧。”

    “好的,小姐您是刷卡吗?”

    “嗯。”姚贝迪从包里面拿出信用卡递给服务员,“我是送人的,帮我稍微包装一下。”

    “好的,小姐,您稍等一会儿,大概15分钟。”

    姚贝迪点头,转眸看了看四周,“吴雨霖,我去那边看看。”

    “书店?”吴雨霖有些诧异,“姚主管,你喜欢的东西也太修生养息的吧?”

    “我一个朋友当准爸爸,给他买几本书,免得老是来打扰我。”姚贝迪说着。

    “哦。”

    姚贝走向书店,挑了几本《孕产》、《胎教》、《如何在月子里做一个好老公》、《优质爸爸是怎么练成的》……她买了一堆,想着应该也差不多了,付了钱。

    转身准备离开时。

    眼眸陡然一紧。

    她想这真的就是冤家路窄。

    她没想过,在这样的地方能够碰到潇夜,还有雷蕾。

    潇夜似乎是来陪雷蕾狂商场。

    记忆中,潇夜应该从来不会逛街。

    雷蕾手上提着大包小包,潇夜站在她的旁边。

    潇夜的腿,没事了?!

    这么快。

    看他稳健的脚步,挺拔的身材。

    她突然觉得doctor莫是不是故意在骗她,什么半年……顶多现在也才3个月!

    “姚贝迪,很巧。”雷蕾主动开口。

    姚贝迪没什么表情,手里抱着那几本书。

    雷蕾看了一眼,看着她手上的书籍,“孕产?胎教?好老公?好爸爸?这些书……你有用?!”

    姚贝迪很平静的说着,“一个朋友要当爸爸了,送给他的。”

    “我就说,这么快,你怎么能有用。原来是送给朋友的。”雷蕾说的很故意,也不知道是故意给谁听,她很自然的挽着潇夜的手臂,甜甜的说道,“夜,我们去那边歇一会儿吧,医生说你腿不能走太久的……”

    姚贝迪看着潇夜和雷蕾离开的背影。

    她狠狠的抱紧了手上的书本,默默的调整呼吸。

    还好,也不是特别难接受。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书,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以前怎么没想过,给潇夜买几本。

    要给他买了,应该脸色比刚刚,更难看吧。

    这么调整好情绪,回到钢笔店,钢笔也已经包装并打包,姚贝迪和吴雨霖离开商场。

    “刚刚殷斌打电话,他现在去浩瀚之巅了,我们直接过去吧。”

    “好。”姚贝迪开车。

    很平静的开车。

    车子到达目的地。

    其实也还好,至少知道潇夜现在不在这里。

    她和吴雨霖到指定包房。

    七七八八的人,基本都到了。

    殷斌今天过生日,自然是主角。

    姚贝迪把礼物送过去,“生日快乐。”

    “都说了我不在乎这些,让你破费了。”殷斌委婉的说着,自然的结果了礼物,笑着拆开。

    “一点心意而已。不用放在心上。”姚贝迪笑了笑,“不过有些心意,你可要好好的接受。”

    殷斌似乎还不明白姚贝迪的意有所指。

    他打开姚贝迪的礼物,拿出那支钢笔,有些夸张的说着,“你怎么知道我差一只笔的?”

    姚贝迪耸肩一笑。

    也知道殷斌会说话,就算不喜欢肯定也会如此。

    尹斌把钢笔拿出来,插在白色衬衣胸口处的口袋里,洋洋得意的说着,“是不是很有书生气息?”

    姚贝迪翻白眼。

    太自恋了。

    “殷经理。”吴雨霖脸有些红的拿出自己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殷斌随意的结果,连包装都没有拆,正准备去招呼其他人。

    吴雨霖有些着急的说着,“你不拆开看看吗?”

    殷斌一怔,“我这不是看着老王进来了吗?!老王你过来随便坐,我忙着拆礼物。”

    大声说着,整个房间的人都笑了。

    殷斌一向很会调节气氛。

    “你个拉仇恨的,你就说你在我们公司就是easylover(万人迷)呗!”老王打趣道。

    殷斌笑了笑。

    礼物打开,一条宝蓝色领带,领带是斜条纹的,看得出来吴雨霖在这条领带上也花了心思。

    殷斌看着领带,突然顿了一下。

    其他人似乎都瞬间明白,有人打趣着,“小殷同志,你可是艳福不浅哦!”

    “还不系上试试……”其他人起哄。

    ……

    吴雨霖这么直爽的女孩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脸蛋红彤彤的,看着现在气氛正好,声音有些小但也足以让整个房间的人听到,“殷经理,我喜欢你,请你做我男朋友。”

    “哇……”

    “哇哇哇……”

    “哇哇哇哇……”

    全部人都震惊了。

    吴雨霖果然是女中豪杰。

    “抱一个。”一个男同事开口。

    “抱一个。”其他人也附和。

    姚贝迪也混在这么一群人之中,去祝福别人。

    吴雨霖的脸更红了。

    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殷斌,满脸期待。

    “对不起。”殷斌突然开口。

    房间突然就安静了。

    吴雨霖羞红的脸蛋突然一怔,呆呆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殷斌说,将礼物退回,“我相信还有好的男人,更加适合这条领带。”

    吴雨霖从来没有对着谁哭过,但是此刻眼眶陡然就红透了,她有些诧异的说着,“前几次我们吃饭的时候,我问你,你不是说,你没有喜欢的人吗?”

    “现在有了。”殷斌开口。

    “这么快……”吴雨霖看着他,很难受的看着他,也有些遗憾。

    殷斌点头,有些抱歉,“对不起,吴雨霖。”

    “没,没关系的。”吴雨霖擦了擦眼泪,“是我向你表白,也不是说一定就要你接受的。那个,那个,前几次吃饭的时候我以为你送我回家是对我……我想是我误会了,没,没关系,但是我现在,现在有点事儿,我就离开了,你们玩开心点……最后,最,生日快乐。”

    说完,拿过殷斌受伤的领带,就跑了出去。

    所有人都看着吴雨霖有些伤心的背影,好久都没有人说话。

    殷斌转眸似乎是看了一眼姚贝迪,有对着其他人说,“哎,过生日这天伤了一个女孩子的心,真是罪过。”

    “看你嘚瑟的!”一个男同事走过去锤了锤殷斌的肩膀,“这么好一个姑娘你都给拒绝了,让我们这些单身狗如何是好?!”

    “你身份单身,身体可不单身……”殷斌打趣。

    “嘿,你小子不要诬陷我,当着这么多妙龄女青年,我可是清白的……”男同事装无辜样。

    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

    成年人之间,玩笑自然就开放了很多。

    很快的,气氛就恢复了刚开始那样。

    有殷斌在的地方,就算是尴尬到了不行的地步,似乎也能够瞬间恢复。

    姚贝迪看着殷斌和几个男同事说说笑笑。

    感情的事情,真的不是一个人喜欢就行的。

    刚刚那一出似乎就这么过了,所有人愉快的围在一个桌子上,为殷斌庆生。

    殷斌作为主人,酒肯定是少不了的。

    大家正喝得起劲。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所有人转头,看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当然,姚贝迪一点都不陌生。

    雷蕾手上拿着一杯温牛奶,自若的走进来,嘴角带着友好的笑容,“听说贝迪的同事在这边吃饭,就忍不住进来感谢大家对我们店的支撑,前段时间做了手术,不能碰酒,就用奶敬各位了,希望不要介意。”

    “哪里哪里。”所有人全部都从作为上站起来。

    这种酒桌上,老板过来敬酒其实很正常,为了招揽生意,做做人情理所当然。

    但大家都知道浩瀚之巅是个什么地方,能够给姚贝迪卖这种面子,自然都觉得,姚贝迪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很好。

    大家一起喝了一杯。

    雷蕾转了转眼眸,“听说谁过生?”

    “殷斌,你还不赶紧的,美女敬酒。”一个男同事连忙说着。

    殷斌倒了一满啤酒,“我这个人有个坏毛病,就是怎么都改不了。还望雷小姐不要介意。”

    “你认识我?”雷蕾有些惊讶。

    殷斌倒没多说,上次也是这样的聚会见过一面。

    “什么坏毛病?我倒是有些好奇。”雷蕾看上去很随和的模样。

    “我这个人从来不和不喝酒的人干杯。”尹斌看上去很自然,自然的拿起他刚刚倒满的啤酒被,递给雷蕾,“女人也不行。”

    雷蕾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所有人面面相觑。

    什么时候殷斌有这样的坏毛病了?!

    姚贝迪看着殷斌,看着雷蕾的模样,抿着唇,没有开口。

    “是吗?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坏毛病的人。”雷蕾恢复了笑容,“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只好不敬酒了。”

    如此的做法,如果真的是姚贝迪的朋友,就太不给面子了。

    连一点委婉的托词都没有。

    殷斌无所谓的笑了笑,将酒杯放下,说道,“没有诚意就不要装友好了,我们到这个店来吃饭倒不是看在你的份上。”

    雷蕾娇媚的脸上一下子就难看了。

    殷斌毫不在意的招呼着其他人,“我今天过生,赶紧的,你们的都必须满杯的敬酒,敢虚情假意的小心我揍扁你们!”

    雷蕾的脸色更难看了。

    虚情假意……

    被含沙射影,脸色一阵黑一阵白。

    她咬着唇,有些愤怒的拿着手上的牛奶杯转身离开。

    因为离开有些急,来上菜的服务员似乎是始料不及的,一下子和雷蕾相撞,房间里面突然响起盘子和被子碎裂的声音。

    “啊!”雷蕾尖叫。

    所有人的视线又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服务员也被自己的举动吓惨了,连忙不停的道歉,“雷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看到你从这边过来,我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闭嘴!”雷蕾怒火,“你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以后再也别想待在这里上班了,马上滚!”

    服务员脸色一下就白了,“雷小姐,我很需要这份工作的,我女朋友身体不好还在住院,我需要这份工作给我女朋友治病,你不要赶我走,以后我会好好工作,对不起,给我一次机会……”

    “难得和你说,我马上就去通知你们大堂经理!”雷蕾很不屑的看了一眼服务员,准备出去。

    “等等。”姚贝迪突然站起来。

    雷蕾转头看着她。

    “什么时候这个地方你说了算了?”姚贝迪问她,一字一句。

    雷蕾眉头一紧,“你做什么?!”

    “叫你们经理进来。”姚贝迪突然对着服务员。

    “潇太太……”

    “闭嘴,你叫她什么?!”雷蕾狂躁。

    服务员整个人已经被吓懵了。

    “叫你们经理进来,不要让我重复。”姚贝迪对着服务员,继续说道。

    “是。”服务员连忙离开。

    雷蕾看着姚贝迪,眼神里面迸发出火焰,身体气得发抖。

    饭桌上的其他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现在情况,姚贝迪和这个女人不是朋友吗?!看上去,哪里是朋友的模样。在商场上这么多年,这些人见得也多,最会察言观色,也最喜欢看热闹,也都识趣的,什么都没说。

    殷斌也忍了忍,没有开口。

    没多久,大堂经理走进来,刚刚可能也听到服务员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有些颤颤的对着姚贝迪和雷蕾,“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刚刚上菜的时候,不小心把雷小姐的衣服弄脏了,你算一算给蕾小姐清洗这套衣服要多少钱,算在他的头上。”姚贝迪开口,直接吩咐。

    大堂经理有些愣怔,但随即连忙点头,“是。”

    “谁稀罕他赔!”雷蕾说。

    “既然雷小姐这么大方,你过来道个歉。”姚贝迪说着。

    服务员已经傻了,不明白现在什么情况,只是听从吩咐的,“雷小姐对不起……”

    雷蕾火冒三丈的看着姚贝迪。

    这样的局势,到底谁是主人?!

    “以后对服务员的培训严格点,别再出什么事情,影响了浩瀚之巅的口碑。”姚贝迪狠严肃的吩咐着。

    大堂经理连忙点头。“是,潇太太,我一定会注意的。”

    “没事儿了出去吧,让他把剩下的菜给我们上来。”

    “是。”大堂经理恭敬无比,转头对着服务员,“还不赶紧的。”

    服务员一怔。

    他是不用辞职了吗?!

    有些欣喜若狂,“谢谢潇太太,谢谢,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说着,服务员就连忙走了出去。

    “那个,还有什么事儿吗?潇太太。”

    “没事儿了,出去吧。”姚贝迪吩咐。

    “是。”大堂经理恭敬无比,退下。

    雷蕾气得火冒三丈,现在什么情况?!

    传出去,不就是她雷蕾斤斤计较,姚贝迪宽宏大量吗?!

    这个女人,真的是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她居然贝这个女人摆了一道。

    姚贝迪转眸看着雷蕾,“你身体不好,多休息。”

    “姚贝迪……”雷蕾咬牙切齿。

    姚贝迪没什么表情,转身准备回到座位。

    整个房间的人,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浩瀚之巅的老板娘,到底是姚贝迪,还是姚贝迪,还是姚贝迪呢?!

    正时。

    房门再次被人推开。

    身后传来雷蕾突然温柔到娇滴滴的声音,“夜,你怎么过来了?”

    姚贝迪身体一怔,自然的坐在自己的桌位上。

    “夜,刚刚发生了点小事情这里,已经解决了。”雷蕾说,“姚贝迪刚刚解决的,很有霸气。”

    姚贝迪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

    潇夜冷冷的声音,“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是对雷蕾说的。

    现在也就不到8点吧。

    潇夜的不规律作息,只会对她而已。

    殷斌转头看了一眼姚贝迪,用公用筷子主动给她夹了一块肉放进她的餐盘里面,“你少喝点酒,多吃点肉。”

    姚贝迪抬头看着殷斌。

    殷斌嘴角一笑。

    姚贝迪是侧对着他们的,但是殷斌这个方向正好是正对。

    所以站在门口的两个人都能够看到殷斌脸上那么明显的,带着宠溺的微笑。

    “对了,夜。”雷蕾故意亲昵的拉着潇夜的手臂,“这段时间我身体好多了,你不用这么一直陪在我身边,正好姚贝迪在这里,你要不问你问她什么时候用空,你们去把离婚证办了。”

    姚贝迪身体一紧。

    殷斌看得很明白。

    所有人那一刻似乎就都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姚贝迪是原配,而那个女人是小三。

    姚贝迪的原配位置,似乎已经不保了。

    话说……

    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在雷蕾身上。

    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抢了别人的老公还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

    雷蕾看着不友好的目光,脸色也难看的些。

    她把潇夜的手臂抱得更紧了些,似乎在给自己安全感一般,也似乎是在宣示着自己的组员,她开口,直接的问道,“姚贝迪,你什么时候有空?”

    什么时候有空?!

    姚贝迪嘴角冷冷一笑。

    什么时候有空,不是潇夜说了算吗?!

    ------题外话------

    那啥。

    这两章姚贝迪的剧情会有点多。

    不看的亲,别喷。

    小宅心脏不太好。

    另外,推荐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简介如下:

    乐圈很乱。

    真的很乱。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她总说,晚晚,你姿色这么好,要是搞什么潜规则,早就红黄紫绿了,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你还当什么小助理,被人吆喝。

    每次,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然后,总会无限忧伤。

    她到底,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

    ……

    娱乐圈的好文,不好错过啊!</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