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十九章 被逼急的姚贝迪

第九十九章 被逼急的姚贝迪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姚贝迪,你什么时候有空?”

    浩瀚之巅包房,传来雷蕾听上去毫无心机的话语。乐文小说网

    姚贝迪嘴角冷冷一笑,她转头,站起来,看着雷蕾和潇夜如此亲密的模样,把视线定格在潇夜的身上,“什么时候有空,不是你说了算吗?”

    潇夜冷峻着脸看着她。

    雷蕾不自觉得把身体贴得更近,她温柔的说着,“夜,明天就去吧。”

    怕,夜长梦大。

    “明天早上9点,民政局等你。”姚贝迪说,很平静。

    从决定离婚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还会有任何改变。

    她也没有其他心思,不想要纠缠着潇夜,不想要为难他。

    霍小溪一直都说她笨。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聪明,至少情商不太高。

    “姚贝迪就这么说定了。”雷蕾看潇夜一句话不说,帮他答应了。

    姚贝迪也不再多说。

    雷蕾心里一乐。

    她今天来闹腾这么一会阵子,其实就是为了刺激姚贝迪,刺激着他们早点把婚离了。听姚贝迪的口吻,似乎并不是她显得的那种难缠,而过了大半个月潇夜迟迟没有和姚贝迪离婚,就是潇夜……

    不。

    她有些心慌的想着。

    再也不想要潇夜和姚贝迪有任何关系,再也不想要潇夜被姚贝迪牵扯,她再也受不了了!

    “夜,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了姚贝迪和她的朋友们聚餐。”雷蕾笑眯眯的说着,很是乖巧而温柔的模样。

    潇夜沉默的带着雷蕾离开。

    由始至终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仿若,也没什么可以多说。

    两个人转身正准走。

    一个有些冒火的年轻男性嗓音突然高昂的响起,“哪个不要命的,欺负我姐来着?!”

    姚贝迪眉头一紧,转头看着姚贝坤一脸恼火的出现。

    姚贝坤这段时间挺霉的。

    至少姚贝迪觉得是。

    她其实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姚贝坤了,但偶尔也会接到她妈的电话,说姚贝坤这段时间回家老是鼻青脸肿的,也不知道在外面惹了些什么麻烦,不仅如此,前几天收到他在国外读书的学校寄到家里面来的退学书,姚父看到那东西差点没有气死,追着姚贝坤打了一天,姚贝坤一身更是惨不忍睹。

    姚贝迪看着姚贝坤这么一副模样,没有那种特别心疼的感觉,反而有点滑稽。

    “又是你个雷贱人是不是?!”姚贝坤扫视了一圈,把视线放在了雷蕾的身上,分明火冒三丈,可看上去就是滑稽得很。

    “贝坤你在说什么,我和你姐和平相处。”

    “和平?!你试试我上了你之后,让潇夜来和我和平相处啊!”姚贝坤讽刺无比的说着。

    雷蕾脸色一下就黑了,“姚贝坤,我看在你一直在帮潇夜做事的份上,不和你一般见识,你别仗着自己年纪小就口无遮拦!”

    “我什么时候帮潇夜做事情了?!我他妈的就是要爬到潇夜之上,我现在只不过在表面臣服而已。”姚贝坤直白到不行,“你以为这个男人这么对我姐我还会巴心巴肺,麻痹的,做梦吧!”

    潇夜的眉头动了一下。

    “姚贝坤,是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撵出这里!”雷蕾气得发抖。

    每次只要一面对姚贝坤这个男人,就会不受控制的想要杀人。

    姚贝迪还好打发,反正姚贝迪不喜欢挑是非。

    而作为姚贝迪的亲弟弟姚贝坤,这货就是走到哪里,事端惹到哪里,对着她,更是变本加厉,每次让她不管在任何人面前,毫无面子。

    她控制情绪。

    她不想和姚贝坤吵架。

    吵不过不说,潇夜很多时候甚至是对姚贝坤纵容的!

    有时候她在潇夜耳边说姚贝坤的坏话,潇夜还会非常不耐烦的说,“你气度什么时候这么小了?!”

    而后,她就再也不说了。

    说多了,反而让潇夜反感。

    潇夜是那种对兄弟特别耿直的人,而姚贝坤不知道何时,也成了他的手下一员。

    尽管,雷蕾觉得姚贝坤这小子,毫无作用,完全是个拖油瓶。

    “你以为潇夜都没那个能耐撵走我,你还行?!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姚贝坤完全是一副死不要脸的模样,眼眸一紧,“话说蕾贱人,你一天要当小三你就沉默点行不行?!你丫的一天闲的没事儿到处去显摆你是小三你觉得你很牛叉?!在你心目中,做人小三就是这么伟大的职业?!”

    “我不是小三!”雷蕾已经气疯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满屋子的人,身边还有些潇夜的小弟,连那个一向都不太会表露喜怒哀乐的阿彪那一刻似乎都忍不住的笑了一下,她脸色黑透,真的被姚贝坤弄得想要杀人!

    “你不是小三?!那你抱着个有妇之夫是什么意思?真爱吗?啧啧,我怎么这么想吐。”姚贝坤一脸嫌弃。

    雷蕾气得发抖。

    身体不停的发抖。

    她狠狠的看着姚贝坤,真的有一种撕烂了她的感觉。

    “夜,你看姚贝坤这么诋毁我,你还一直把他留在身边,你看你小弟些都在笑话我……”雷蕾突然脸色一转,娇滴滴的在潇夜怀里面撒娇。

    潇夜冷冰的眼神看了一眼姚贝坤,冷冷的说着,“注意点!别让我提醒第二次。”

    那样的话,分明带着威胁。

    也明显的在护着雷蕾。

    雷蕾一听潇夜在帮她,整个人又有些得意的看着姚贝坤,转头看了一眼姚贝迪。

    姚贝迪没什么情绪,就安静的坐在那里。

    似乎是在看笑话。

    笑话?!

    雷蕾脸色一冷,嘴角勾出一抹恶毒的笑容。

    这样的笑话,马上就要结束了!

    而被威胁的姚贝坤,也不是胆子大到什么都不怕的地步,毕竟他还很怕姚父来着,所以此刻,也因为潇夜的话怔了一秒钟,一秒后,看着潇夜带着雷蕾离开的背影,大声吼着,“一对狗男女,早晚天打雷劈。”

    潇夜的背影一怔。

    气势变强,陡然带着慑人的戾气。

    雷蕾感觉到了,她幸灾乐祸的以为潇夜要处理姚贝坤。

    潇夜只是这么沉默了两秒钟,然后带着雷蕾大步离开。

    姚贝坤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虚汗从额头上冒起。

    “丫的,吓谁啊!”姚贝坤嘀咕着,有些心惊,有碎碎念的小声道,“等你丫的天打雷劈的时候,劳资就坐上你的位置!”

    念叨完,姚贝坤转头看着他姐,眉头皱得老高,有些不爽的走过去,“雷蕾那货再来找你麻烦,你就给我打电话,看我不弄死她!”

    姚贝迪觉得有些汗颜。

    当着她这么同事的面,姚贝坤太不入流了。

    “这都是你的同事?”姚贝坤似乎才注意到这么一大桌子上。

    这个桌子上的人其实都被刚刚的这么一出闹剧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看姚贝坤走过来,更加的尴尬。

    “你们是我姐的同事,就是我爸手下的员工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姚贝坤,你们董事长的小儿子。从小就只会打架惹事儿,要不然我就成你们上司了。那什么,你们叫我姚少就行了。不用一个一个挨着敬酒,我就一起喝了就行。”姚贝坤说得那般的理所当然。

    还姚少?!

    他还以为所有人都应该给他面子?!

    桌子上的人面面相觑,那一秒似乎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

    姚贝迪突然一巴掌打在姚贝坤的额头上,还是肿得最厉害的地方。

    “啊呀,痛死了!你有病啊!”姚贝坤捂着自己的头。

    “有多远滚多远去。”

    “我说姚贝迪,我刚刚才……”

    “你还想被揍?!”姚贝迪扬着手,做出一副再次要打他的样子。

    姚贝坤不爽的咬牙,“最毒妇人心!”

    气呼呼的离开了。

    姚贝迪看着姚贝坤离开的方向,心里莫名有些酸。

    以前总觉得这个弟弟有些讨厌,除了惹事成绩还笨,现在反而,还要他来这么保护自己……

    她深呼吸,微微的调整情绪,看着满桌子人的视线此刻都放在她的身上,她嘴角拉出一抹笑,“我弟就是这般,我爸也很苦恼。”

    其他人似乎也不怎么说话。

    对于姚贝坤,也就是过客而已。

    只是刚刚逼宫的戏码……

    “还有啊,我的婚姻就是……现在有点不顺。让你看笑话了。”姚贝迪笑着,还是和平常一样,安安静静一点也没有刚刚那个女人的咄咄逼人,显得那么的恬静而美好。她转头又对着殷斌,“不好意思,让你的生日宴搞成这样。”

    “我这个人就喜欢看热闹。”殷斌说。

    姚贝迪看着他。

    “早点把婚离了就行。”殷斌丢下一句话,在所有人诧异中,殷斌又大声说着,“来来来,继续喝酒,今天你们一个个的,谁都别想清醒的走出这个门!”

    所有人连忙回神。

    这种事情确实不适合大家一起安慰,也就顺势的让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姚贝迪看着他们,嘴角淡淡的一笑。

    早点把婚离了就行。

    耳边回响着殷斌的话。

    连外人都觉得,这婚,必须离。

    一顿饭,后面就吃得很嗨了,因为大家都喝高了,玩得很疯狂,男的女的,完全没有了在公司的矜持,脱胎换骨的一般,要是让下属看到,真的会跌破眼镜。

    姚贝迪很少参加聚会,而且就算是偶然参加也基本不会留在最后面,所以很少看到这些画面。

    今晚似乎是待久了些。

    仿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待久了。

    不过她还真的没有喝醉。

    应该是唯一一个,殷斌口中那个清醒的走出这个门的人。

    她没有的打扰到他们的狂欢,拿着包离开。

    刚走出门口。

    姚贝迪手臂被人猛地拉住。

    姚贝迪有些不舒服的转头看着殷斌,看着他潮红着脸的模样。

    殷斌放开姚贝迪,知道她不喜欢被人触碰。

    “你走了?”殷斌问她。

    “那个,我看你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以为你喝醉了,就没叫你。”姚贝迪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毕竟,他还清醒着走出这个门。

    而刚刚殷斌说了,谁都不能清醒着走出去。

    殷斌没有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尴尬。

    姚贝迪以为尹斌在生气,弱弱的解释道,“其实我也有点醉的,真的,我头有点晕……”

    “那我送你吧。”殷斌突然开口。

    “啊?”姚贝迪诧异,陡然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你是主角,怎么能够先离开。”

    “不是喝醉了吗?一个女孩子回去我不放心。”

    “……”姚贝迪看着他,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走吧,不用管他们,没谁在,他们都能玩得这么开心。”殷斌说着,大步走在了前面。

    姚贝迪愣怔了一秒。

    殷斌在中途不就喝多了吗?一直躺在沙发上,现在这么稳健的脚步……为什么?

    殷斌似乎是感觉到姚贝迪的疑惑,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就你笨。”

    姚贝迪眉头一紧。

    “还不走,等会儿真的走不了了。”殷斌催促。

    姚贝迪看了看房间,大步跟了上去。

    此刻已经是晚上10点多,浩瀚之巅大门口依然灯光闪烁,人来人往,繁华锦荣。

    殷斌找了一辆出租车。

    两个人都喝了酒,肯定是没办法再开车的。

    殷斌绅士的给姚贝迪开后座车门,然后自己坐进出租车内。

    门口处,潇夜和阿彪站在那里。

    阿彪看着潇夜的脸色。

    其实从姚贝迪走出包房时,潇夜和阿彪就在身后了。

    一直在身后不远处,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然后并肩离开。

    “大嫂比较单纯。”阿彪说。

    潇夜面无表情。

    阿彪看潇夜脸色并不好,没有多说。

    姚贝迪真的很单纯,单纯的懵懵懂懂,当她真的开始接触这个世界,放开自己的固执,就会发现,身边其实有很多,她可以追求的幸福……

    而自己。

    潇夜想,而自己,就这样吧。

    ……

    出租车内,姚贝迪和殷斌都安静的没有说话,一直到目的地。

    殷斌下车给姚贝迪开车门,姚贝迪已经自己打开车门下车,笑着而礼貌的说着,“不用对我这么绅士,我自己也行。”

    殷斌耸肩一笑,转头看着奢华的高级公寓,“晚安。”

    “晚安。”姚贝迪微微笑着。

    殷斌正准备回出租车离开时,突然拿了一张红色钞票递给司机,转头对着姚贝迪,“贝迪,你等会儿。”

    姚贝迪诧异,回头。

    殷斌已经让出租车先走了,而自己走向她。

    “怎么了?”姚贝迪问他。

    “其实……”殷斌欲言又止。

    姚贝迪看着他。

    是喝酒的原因吗?殷斌脸上潮红无比。

    酒劲上头?!

    “没什么,等你离婚再说吧。”殷斌突然开口。

    姚贝迪更加疑惑了,“你就这么盼着我离婚?”

    不是都说了吗?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

    这人……

    “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上班。”殷斌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语,转移话题。

    “嗯,你也早点休息。”姚贝迪说。

    殷斌点头。

    姚贝迪走进公寓。

    殷斌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

    小三不是一个光荣的职业,特别是看到雷蕾那个女人,更加的觉得“小三”让人恶心。所以自己,还是等等吧,而且总觉得对这个女人,一点都急不得,怕把她吓跑了……

    心情陡然有些好。

    这是这段时间一直有些压抑的日子,唯一让他开朗的事情。

    他笑着看着高级公寓的楼层,也不知道姚贝迪住在哪里,总觉得这么久,姚贝迪应该已经安全到家了。

    他转身离开。

    如果不是姚贝迪突然的出现,或许他就接受了吴雨霖,因为听说,她不上班是因为准备在家相夫教子,所以他想,他终究也会结婚,就对吴雨霖对他表现出来的好感默认了,还好……

    这就是缘分。

    他觉得。

    ……

    姚贝迪回到家,按下密码,打开大门。

    脚突然停顿了一下。

    玄关处放着一双黑色皮鞋。

    她心一紧,抬头看着透亮的客厅中,潇夜坐在沙发上,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姚贝迪沉默了半响,脱掉鞋子,弯腰把自己外出的鞋子放在鞋架上。

    她没有拿潇夜的鞋子,并不是对他有什么报复或故意针对,她只是觉得潇夜反正马上要走,她用不着这么多此一举。

    她走进去,直接走向潇夜,“是要写离婚协议吗?”

    潇夜看着她平静的脸,半响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你等我会儿,我去找笔和纸。”姚贝迪说。

    “不用了。”潇夜突然开口。

    姚贝迪看着他。

    “我今晚住这里。”

    姚贝迪一怔,有些诧异。

    “明天直接去民政局。”潇夜说,然后大步上楼。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背影。

    还怕她逃了吗?!

    这么来监督着她。

    她深呼吸,其实是真的不想要生气。这么多年,她缠了他这么多年,他会这么防备似乎也理所当然,但是……她看着潇夜的背影,突然大声的说道,“潇夜,在你心目中,我还是这么的不堪吗?”

    潇夜身体一怔。

    他脚步停在楼梯上,一动不动。

    “我承认在我们这段婚姻上是我耍了手段,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但到了现在,我没有这么无耻的想要缠着你!”姚贝迪真的有些气愤,她从来不和潇夜大声说话,但此刻,却是用尽了力气。

    潇夜转头看着她,看着她气得脸都红透的模样。

    其实。

    缠着,也好。

    他冷冷的,抿紧着唇瓣,不发一语。

    姚贝迪似乎也知道,潇夜从来都不屑和他多说一个字。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唇,半响,“你的房间里面有我的点东西,我去收拾一下。”

    之前因为住在过一起一段时间,所以两个人的东西有些交叉。

    阿彪当时帮潇夜收了些东西,其实并没有收彻底,而自己也似乎不想要面对那个房间,也就一直没有去管,到现在,她想他应该也不想看到她的东西在他能够见的地方。

    姚贝迪大步的跑上楼,跑过他的身边。

    潇夜沉默着,慢慢上楼。

    姚贝迪疯狂的扫视着整个房间,将自己的东西扔进她随手找到的一个口袋里面,看上去就像是在扔垃圾一般的,只要是她的东西,就这么直直的扔进去,不需要折叠也不需要好好保护,她快速的收拾完毕,走向床头,拉开抽头柜那一秒……

    一盒完整的避孕套还放在那里。

    她讽刺的笑了一下。

    随手把那盒避孕套扔进了一遍的垃圾桶,又这么在床上翻找了一阵子,确定没有了自己的东西,走出房间。

    潇夜站在门口,在抽烟,看着她收拾着东西出来,眼眸顿了一下。

    姚贝迪说,“该收拾的我都收拾了。如果你要换被单,房间里面有。”

    潇夜没有说话。

    姚贝迪拿着自己的东西回到房间,锁上房门。

    潇夜熄灭烟蒂,走房间。

    房间很空。

    少了她的东西,少了很多他的东西。

    他坐在床边,眼眸垂下,突然看到那盒避孕套。

    他从垃圾桶里面捡起来……

    很多东西,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变得灰飞烟灭!

    ……

    翌日一早。

    姚贝迪睁开眼睛。

    现在才几点钟。

    她转头,看着窗外刚刚有些微亮的天色。

    昨晚上几乎一夜未眠,现在好不容易闭上眼睛,或许不到半个小时,电话就响了。

    她有些疲倦的拿起床头充电的手机,接通。

    “姚贝迪,潇夜是不是在你那里!”耳边传来雷蕾狂躁的声音,那样尖锐刺耳。

    姚贝迪揉着自己的耳膜。

    她头有些痛,这个怒吼的女性嗓音,让她觉得头都快爆炸了。

    “说话,姚贝迪!你别以为你这样不要脸的再次爬上潇夜的床你就可以得到他,你个贱人,臭婊。子,8年前什么伎俩,8年后依然这么不要脸!你怎么不出门被车撞死,你不觉得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耻辱吗?!”雷蕾的声音,狂躁到不行,似乎是已经忍到了极限。

    姚贝迪从床上坐起来,对于雷蕾的激动,她显得平静得多,她说,“雷蕾,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这么吵我?”

    “贱人!”

    “你不觉得你现在也跟我当年一样吗?!在我和潇夜还没离婚前,你就是小三,你才是臭婊。子!”姚贝迪一字一句。

    “姚贝迪,你说我什么!”

    “雷蕾,我本来打算今天就和潇夜这么去离婚的,你现在这么一个电话倒是真的把我打清醒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傻兮兮的成全你们,我为什么就这么的离婚了?!我告诉你,今天我就不离婚了!”姚贝迪狠狠的说着。

    “姚贝迪,你在威胁我?!”雷蕾狠狠的说着。

    “从小打大我真的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姚贝迪对着电话,“而你雷蕾,我真的觉得你很恶心。”

    “你说我恶心,当年是谁做了这么恶心的事情,是谁?!”

    “当年的事情,那都是当年的事情。现在,现在没有谁比你更恶心!”姚贝迪说,“对了,潇夜昨晚上就是在我这里,雷蕾你不是这么喜欢的小三吗?你就当一辈子小三吧!”

    “姚贝迪!”雷蕾气得火冒三丈,“你他妈的不要脸!”

    “反正19岁那年,就已经不要脸了,也不怕现在更不要脸。雷蕾,我就承认了,我就是抢了你的男人,现在还一直在占有,就这么一直占有着,你想要和他结婚,有本事你就让他把我杀了,否则他的结婚证上面永远都是我姚贝迪的名字,你就做一辈子小三吧!”

    “姚贝迪,你个贱人,贱人!”雷蕾怒吼。

    姚贝迪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从来没有对谁说出个这么些话,从来没有过。

    她甚至到现在都不太相信自己能够说出那些话,她一直以为自己,自己不会这么极端的去做一件事情,到现在……人逼急了,真的什么都会不顾的。

    她从床上坐起来,往房门外走去。

    房门拉开那一秒,她看到潇夜站在她的门口。

    姚贝迪一怔。

    潇夜直直的看着她,没什么特别表情。

    两个人这么对视了一秒。

    姚贝迪说,“你都听到了是吗?”

    隔音效果虽然好,但是很显然的,刚刚她吼得很大声,外面能够听到理所当然。

    潇夜点头。

    他听得很清楚。

    在雷蕾给姚贝迪打电话前,给他打了电话。

    雷蕾挂断电话的那一秒就说要给姚贝迪打电话,他过来只是提醒她不用接电话,却没想到,就听到了她在电话里面大吵大闹。

    第一次,姚贝迪这么不受控制。

    他可以想象,雷蕾在电话那头,到底说了些什么刺激的话语。

    “听到了正好,我也是准备来告诉你,今天我要上班,没时间去离婚,你回去吧。”姚贝迪说,很平静也很冷漠。

    回去?!

    姚贝迪让他“回去”。

    “雷蕾刚刚对你说了什么?”潇夜突然开口。

    “反正不是一些你想要听到的话。”姚贝迪说,“当然,我也说了很多她不想要听到的话。”

    潇夜紧眸。

    “潇夜。”姚贝迪看着他,“我没想过为难你,但是我实在受不了雷蕾的咄咄逼人,我也不想和你解释太多,在你心目中我是个什么样子我清楚得很。你回去告诉雷蕾,如果想要让我离婚,等她学会心平气和的和我说话了再说,还有,我需要她的道歉。我当年做了什么,现在做了什么,我只觉得对不起你,从没觉得对不起她。”

    潇夜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

    看着姚贝迪,好像突然变了的模样。

    越是表现出来的沉着和冷静,越是让他有那么一刻的,心惊。

    一直担心她离开自己后,会不知道怎么生活……

    恍惚觉得,没离开自己,她才不会生活。

    他陡然,转身离开,直接下楼。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模样。

    看着他那么冷冷的脸色。

    是恨她吧。

    恨她的出尔反尔?!

    姚贝迪咬着唇,狠狠的咬着。

    恨就恨吧。

    也不差这么一点。

    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把自己狠狠的捂在被子里面。

    这段婚姻,为什么就真的变成了这个模样?!

    这样的收场!

    ……

    潇夜离开,坐在小车内。

    阿彪坐在副驾驶台,看着潇夜冷冷的模样。

    “不去民政局吗?”

    “不去。”

    “不离婚了?”阿彪有些急切的问道。

    昨晚上或许……

    本来昨晚是送潇夜去雷蕾那边的,潇夜却陡然说,去姚贝迪那里。

    明天就离婚了,潇夜是想要和姚贝迪再这么静静的待在屋檐下一个晚上,还是说,他也有些不舍的,想要挽回……

    但此刻。

    阿彪是看不懂潇夜的脸色。

    不离婚,也没看着有半点高兴。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车子一路到达雷蕾住的小区。

    潇夜直接下车。

    阿彪看着他的背影,想要说什么,还是什么都没说。

    潇夜直接走进雷蕾的家门。

    客厅内,传来雷蕾哭泣的声音,嘤嘤呜呜,一直在抽泣。

    感觉到房门被打开,雷蕾红肿着眼眶看着潇夜,哭得更加的凄楚,口里喃喃道,“夜,你终于回来了。”

    潇夜其实是有些不耐烦的。

    他真的有点受够了现在的雷蕾。

    他坐在沙发上,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看着她哭得很伤心的样子。

    雷蕾看潇夜没有要来安慰她的意思,自己可怜兮兮的走向潇夜,温顺的倦在他的身边,“夜,等会儿去离婚吗?”

    “不去。”潇夜直白的说道。

    雷蕾整个人一怔。

    “为什么,不去?”雷蕾哭腔着。

    “你不是知道吗?你不是给姚贝迪打了电话吗?”潇夜冷冷的说着。

    雷蕾咬着唇,“姚贝迪反悔了?!”

    潇夜不说话。

    “姚贝迪怎么可以这么贱!”雷蕾恨到极致,“夜你知道吗?我给她打电话,就是提醒她离婚而已,她居然骂我,说我是贱人!”

    潇夜脸色更沉,“你们打电话得时候,我在旁边,你没有说什么,姚贝迪会说那些话吗?!”

    雷蕾整个人有些呆滞的看着他,不相信的眼神,不相信的说着,“潇夜,你现在在怪我了?!你一直向着姚贝迪是吗?你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8年前被你们这么背叛,都是我的错,被人lun奸,被迫流产,没有了生育能力,都是我的错吗?!”

    雷蕾说得撕心裂肺。

    潇夜就这么没有半点情绪的看着他,眉目间,甚至还有些不耐烦。

    雷蕾觉得真的很难受,有一种好像就被全世界遗弃了一般的,悲惨,她望着潇夜冷峻的侧脸,“姚贝迪说,除非杀了她,要不然你的结婚证上面,永远都是她名字。而潇夜,我说,如果你离开了我,那么就是踩着我的尸体离开的。”

    潇夜脸色一沉。

    雷蕾悲凉的看着他,“什么时候我们的感情,就真的建立在了我的死之上了?!”

    潇夜从沙发上站起来,漠视她的一切,突然就走出了房门。

    雷蕾看着潇夜的背影。

    他是不是冷酷道,真的可以看着她去死!

    “潇夜,你给我站住!”雷蕾突然尖叫。

    潇夜停了一下,正准备出门。

    雷蕾突然拿出茶几上面的水果刀,“潇夜我没有威胁你,你现在离开,我马上死在你的面前。”

    潇夜转头,看着雷蕾那把水果刀因为太用力,已经有些血丝从手腕处流出来。

    “我不想这么威胁你,但在我的世界里,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还存活着做什么,潇夜,我真的爱你,爱得什么都不管不顾,就算你讨厌我也好,我就是要留在你的身边……”雷蕾狠狠的说着,情绪已经到了激动无比的地步,完全控制不了。

    潇夜冷着脸,大步走回来,一下打掉雷蕾手上的刀。

    水果刀掉在地板上,响起清脆的声音。

    雷蕾凄凉的蹲坐在地板上,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雷蕾,不要把人逼到了极限。”潇夜看着地上的雷蕾,狠狠的一字一句。

    “我也不想,可是我想不到什么更好的方法留住你,我真的很怕你对姚贝迪有了感情,我真的很怕……”雷蕾说,一直不停地哭。

    她是真的很怕。

    她也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人生最极端最崩溃的时刻。

    “潇夜,我想我要是死了,你也不会安心的和姚贝迪,睡在一起吧。”雷蕾仰着头,问他。

    潇夜捏着拳头,青筋暴露。

    “所以,你不会让我死的,是吗?”雷蕾突然笑了。

    她站起来。

    她走进他,扑进他的怀抱。

    “能够这么感觉到你的心跳,就好。”

    她安心的躺在他的怀抱里。

    不管什么手段,只要拥有他,就行。

    ……

    姚贝迪从床上起来。

    她看了看时间,洗漱。

    换了一套衣服,正准备出门时,电话响起。

    她看了看来电,“姚贝坤。”

    “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和潇夜离婚?”

    “你怎么知道?”

    “我听人说的。刚爸也在问我,问你什么时候离婚。”姚贝坤直白的说道。

    姚贝迪想了想,“我暂时先不离婚了。”

    “为什么?”姚贝坤很诧异。

    “不为什么。”姚贝迪不想解释。

    “是不是看不得雷贱人这么耀武扬威?!”姚贝坤突然贼兮兮的说着。

    姚贝迪沉默了一下,“嗯,这次你猜对了!”

    “姐,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认同你做对过一件事情,但是这事儿,你就真的是做对了!”姚贝坤似乎很欣慰,“我要是你,不把雷贱人气死了,就绝对不放手!”

    姚贝迪抿着唇,没有说话。

    她一直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多心思,也不想别人的生活因为自己而为难了,到现在,她才发现,每个人的心都是一样的构建,只是因为不同的生长环境让某些东西发育得不一致而已,而在某个被逼急了的瞬间,那些发育不明显的东西,就这么直直的显摆了出来。

    而她,就是如此。

    她一点也不善良,她也有,阴暗的一面。

    “不说了,我准备上班。”姚贝迪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姚贝坤突然叫住她,“爸说要和你说话。”

    姚贝迪捏着手机。

    “为什么不离婚了?”姚父声音眼里,劈头就问。

    “发生了些事情,但是早晚都会离的。”姚贝迪说。

    那些她发生的事情,她不想要让她父母知道,她不想他们为他担心。

    “既然如此,就早点搬回家里来住。”姚父说。

    “好,我尽量。”姚贝迪说。

    “挂了。”姚父把电话挂断。

    她爸应该也是担心她一个人接受不过来吧。

    其实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她反而想要自己这么处理自己的事情,不想要他们插手,等把所有一切都解决完了,再想想,怎么的回去好好生活,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吧!

    她眼眸微动,准备把手机放进包里面下楼。

    一条彩信蹦了出来。

    姚贝迪点开。

    里面是潇夜的裸露背影,在洗澡。

    彩信内容是:我们准备上床。

    姚贝迪狠狠的捏着手机。

    狠狠的捏在手心里。

    ------题外话------

    崩溃的我,又崩溃的离开。

    推荐小宅好友富乐吉萍的旧文《总裁的彪悍娇妻》

    简介如下:关邈有一个中医世家的老妈,有一个功夫世家的老爸,他们的家庭和睦快乐。

    她不知道从哪继承的艺术细胞,有着妙手生花的画艺。街坊邻里更是说她继承了所有的优良基因,长得不知道比爹妈好看了多少倍,绝对有倾城倾国的实力。

    小家小户的日子原本简单,她有着自己的多年的小心思,放在心里独自品味;有自己的事业追求,努力进取懂得独立。

    却不想一个电话就改变了她所有的平静……</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