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章 声东击西(二)颁奖晚会

第一百章 声东击西(二)颁奖晚会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零碎的阳光,从窗帘照耀,落在被风掀开窗帘露出一条缝隙的地板上,乔汐莞动了动脚趾头,看着阳光随着风摆,不停的晃动。乐文小说网

    周一。

    起床,上班。

    她伸懒腰,从床上爬起来。

    眼眸一转。

    顾子臣还躺在她的旁边,睡得很安稳。

    现在应该不早了吧。

    这货难得的这么晚了还在她的床上。

    她嘴角自然的拉出一条好看的弧度,手不自觉的已经描绘着他完美的唇线弧度,柔软的触感,带着些异样的情愫。她脸上的笑意已经传递到了眼底,整个人愉悦的心情不言而喻。

    忽然,她弯腰,唇瓣轻轻的印在他唇瓣上。

    只是想要goodmorning!

    但却有些,离不开。

    刚开始的她只是轻轻的吻着他的唇瓣,轻轻的吻一下,嘴唇碰着嘴唇而已。

    准备离开的一瞬间,似乎又带着些不舍般,伸了伸小舌头在唇瓣上舔舔。

    舔过之后,毫不满足,小舌头不规矩的滑落他的嘴里,咬着他的唇舌……

    吻,就在她一个不留神的时间里,持续,缠绵。

    清晨的夏风若有若无的飘落在他们的床单上,她长长的头发也随着风向,妖娆无比。

    突然。

    房间似乎是静了一秒。

    乔汐莞睁开眼睛,看着被自己吻在身下的男人突然睁开了他深邃的眼眸,如大海一般深沉,却没有刚苏醒的人该有的迷茫和慵懒,他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些不易察觉的,情。欲,在某一瞬间,她感觉到后脑勺一紧,他修长的手压着她的头,让吻变得更深更急……

    “唔。”乔汐莞发出一些抗议的声音,却带着无法压抑的暧昧。

    房间气温高升。

    撕咬着的嘴唇,疯狂的纠缠。

    时间一分一秒。

    顾子臣突然放开她,看着她迷离的眼神,红透的肌肤。

    他薄唇微动,修长的手指落在她因为拥吻而红肿晶透的唇瓣上,用指腹轻压,磁性而沙哑的声音说着,“起床了。”

    那隐忍着的语调,静静的在她耳边响起。

    “不……继续吗?”乔汐莞问他。

    问躺在她身下,此刻因为刚刚的激。情而红润的耳廓,胸膛上穿着睡衣的衣扣也不知道是如何解开了几颗,露出他白皙的胸膛,此刻在微微的起伏,因为呼吸,因为有些激烈的呼吸,却在那一秒,在她眼底,形成了一种致命的诱惑,她总是不明白,一个男人为何能够,如此性感?!

    顾子臣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唇瓣上扬,眼底也流露出,清晨的温柔。

    他手指玩弄着她长长的头发,感受着她动情的身体,“不早了,起床。”

    乔汐莞皱着眉,一副欲求不满。

    顾子臣从她的身上起来,像安抚孩子一般的摸了摸她的头,“你要迟到了。”

    乔汐莞似乎才想起,今天是要上班的。

    她猛地一下反应过来,爬在床上找到自己的手机,看着时间。

    我的个乖乖。

    已经很久没有起来这么晚了。

    今天早上有一个例会,昨晚上收到了milk的提醒通知。

    她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

    因为太快,有些始料不及,所以很自然的就看到了隐藏在被子下,某人身体部位的变化。

    乔汐莞顿了两秒,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极力隐藏但还是就这么暴露在外面的有些说不出来是羞涩是尴尬还是情。欲的脸色,嘴角邪恶一笑,“顾子臣,你在欲求不满吧。”

    顾子臣脸色一黑,声音低沉,“早上的自然反应。”

    “平时我怎么不见你早上有这反应。”

    “平时起床你见我还在你床上吗?!”顾子臣直白。

    “……”

    “还不起床?!”顾子臣催促,脸色不太好。

    “不要告诉以前你之所以在我起床时就已经离开了这里就是为了隐藏你的自然反应?”乔汐莞毫不留情的戳穿。

    顾子臣脸色黑了又黑。

    “顾子臣你害羞神马?早知道你这么……嗯,精神,姐也不用憋到这把岁数!”乔汐莞说,说得毫无羞涩。

    顾子臣黑透的脸色再也没有任何表情,他先一步乔汐莞下床,走向浴室。

    乔汐莞嘴角一直挂着得意的笑。

    总觉的此刻的心里面流淌着阵阵甜蜜。

    她看着他的稳健的脚步,看着他那么挺拔的背影。

    甜蜜中泛着一抹酸,眼眶有些红。

    能够见到他这么健康的样子,能够见到他这么健康的模样……真好。

    她跟上她的脚步,往浴室走去。

    浴室门没有锁,所以她直接推开了房门。

    顾子臣站在马桶前,似乎还在酝酿,转头乔汐莞时,脸色猛地,变化,变化,变化……

    乔汐莞低头看了看他的身体,很自然的走过去,从后面抱着他,抱着他坚硬的后背,手臂缠着他精壮的腰身,脸就这么挨着他的后背上,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感受着他就这么真真实实的站在自己身边,比自己高了好长好长的距离。

    顾子臣这么任由乔汐莞抱了一秒、两秒、三秒……

    “我在上厕所。”顾子臣提醒,声音冷酷。

    “嗯,我知道。”

    “放开我。”

    “不放。”

    “乔汐莞!”顾子臣咬牙。

    “我又没有阻止你上厕所。”乔汐莞抱得更紧。

    “……”顾子臣紧眸。

    “其实,你那,挺好的。”乔汐莞说。

    顾子臣眉头一扬,“你见过其他的?”

    “好鸟。”乔汐莞总结。

    鸟?!

    顾子臣的脸色,在一阵一阵抽搐……

    乔汐莞突然放开顾子臣,看着他依然,没有解决的身体。

    顾子臣被乔汐莞盯得有些恼火,“你不会害臊吗?”

    “吃都吃过……”乔汐莞脱口而出。

    说出来的话,两个人都尴尬了。

    然后气氛一点一点的,变得紧绷,紧绷的空气,似乎在慢慢的升温。

    这么沉默了至少两分钟,“你到底出不出去!”

    传来顾子臣怒吼的声音。

    乔汐莞被顾子臣吼得头疼,她狠狠的看着顾子臣,脾气一下子也暴躁无比,“你明知道我要上班还和我强厕所,你不是和我作对吗?!平时不是见你挺早就起床了吗?你今天撞邪了都!”

    乔汐莞发火的时候,脾气也绝对不容小窥,生气那架势,分明有一种想要烧了谁的错觉!

    顾子臣脸色一青一白。

    最后干脆直接穿上裤子,出去。

    走出浴室门的时候,似乎又有些气不过的停了停脚步,“昨下午谁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失落了?!”

    乔汐莞一怔。

    顾子臣那厮,无比愤怒的身体已经昂然的大步离开了房间。

    所以说。

    顾子臣其实是在照顾她的感受……

    这货。

    说清楚就行了吗?!大清早就开始吵架,真过分。

    她转眸对着镜子。

    她一直以为她应该会看到一个有些愤怒的脸庞,却没想到……这般,柔情似水的笑。

    她微咬着唇。

    甜蜜的心,是真的没有办法,掩饰的。

    她猛地一怔,连忙火速的洗脸刷牙,急匆匆的从浴室出来,换衣服,化妆,整理妥当的在穿衣镜面前左右看了看,拿着包连忙下楼出门。

    顾子臣不在大厅,她现在也没时间去找他,本来想要给他一个kissbye的。

    这么急匆匆的直接跑到大门口,武大似乎是等得有些无聊的,下了车,在大门口晃荡,看着乔汐莞出来,“我以为你今天不用上班。”

    “别废话了,速度,我要迟到了。”乔汐莞直接跑进小车内。

    武大钻进去,发动车子,离开。

    乔汐莞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今天的会议听说很重要,如果不重要,milk不会专程的给她发提醒短信。

    她催促着,“你开快点行吗?”

    “这是我的最快速度。再快点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武大说。

    平时自己倒是可以开快,但是老大吩咐了,她也不敢肆意妄为。

    乔汐莞急的汗水都出来了,“你倒是再开快点。”

    武大翻白眼,“我说了我就这速度,要不你让尹翔来开?!”

    “信不信我辞退你!”乔汐莞威胁。

    “……”

    武大依然匀速前进。

    乔汐莞气得火冒三丈。

    不是因为自己曾经的阴影,她早就自己开车了。

    忍着怒火,看着突然响起的手机,“乔总,你怎么还么到?”

    是milk有些着急的声音。

    “开会了吗?”

    “董事长都入场了,就你没来,董事长现在脸色很不好。”milk有些心惊的说着。

    乔汐莞抿着唇,“我还有10分钟。”

    “我,我让综合部的尽量拖延点时间吧。”

    “麻烦了。”

    乔汐莞挂断电话。

    “都是顾子臣那厮,都是那货!”忍不住低骂。

    武大转眸看着她,看着她真的有些急的样子,也忍不住的,提了提速度。

    “顾子臣招惹你了?”武大随口问道,整个身体确实无比认真的开着车。

    有些着急的乔汐莞此刻突然顿了一下,她看着武大,直直白白的看着她。

    武大皱眉。

    她今天脸没有洗干净?还是有眼屎?!

    “顾子臣没有和叶妩上床。”乔汐莞突然开口。

    武大觉得自己差点没有被口水呛死。

    这个女人的话,从来都是这般的出其不意?!

    “然后呢?”

    “顾子臣会不会还是第一次?”乔汐莞问。

    武大笑了笑。

    她怎么知道?!

    不过既然没有和叶妩发生过,那就应该,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了。

    在基地很多年,除非顾子臣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这么去偷过欢!

    当然。

    以顾子臣这么闷的性格,也做不出背着叶妩干这种事情。

    “会不会是第一次呢?”乔汐莞自顾自的问着,突然好纠结。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的模样。

    女人陷入爱情后会不会就是这么白痴?!

    还好。

    她想她应该再也不会爱人了。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比之前的速度提前了3分钟。

    乔汐莞快速的下车,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步伐很快但一点都不错乱,她依然昂首挺胸,即使在如此慌忙的情况下给人的感觉也是这般的胸有成竹,气势逼人。

    她走进电梯,到达顶层会议室。

    这层楼是顾耀其专用会议室,一大一小。

    今天用的大会议室,公司部门以上的经理都来参加。

    milk站在会议室门口,看着乔汐莞终于出现,才有些跳脚的跑过去,“乔总,都在等你一个人,董事长脸色难看到不行。”

    乔汐莞微点头,随手将自己手上的包递给milk,调整了一下呼吸,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很安静。

    所有部门经理都不敢大声的喘气,当然跟在部门经理的一些秘书助理自然也都不敢发出声响,所以当乔汐莞这么出现时,会议室的视线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乔汐莞很淡定的走进去,坐在顾耀其最近的那把椅子上,有些抱歉的说着,“对不起,董事长,家里发生了些事情,就来晚了点。”

    家里发生了些事情?!

    顾耀其眉头一紧,“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汐莞咬了咬唇。

    顾耀其脸色更难看了。

    “顾子臣早上缠了我一会儿。”乔汐莞说,声音压低了些。

    顾耀其有些松弛的脸上微动了一下。

    乔汐莞有些羞涩,然后不语。

    顾耀其似乎是瞬间明白,故意的清了清喉咙,以缓解那一瞬间的尴尬,他对着一屋子的中层干部开口道,“今天的会议很重要,各位仔细听好。”

    所有人都认真无比,面前是笔记本电脑,在认真的做着笔记。

    顾耀其再次开口,“集客部了解到傅氏集团刚接手了一个国际性质的大项目,是由法国、德国、韩国和中国4个国家一起融合开发的欧亚洲结合主题商场,分别在中国上海、韩国首尔、法国里昂和德国比勒费尔德市联合开发连锁主题商场。而中国部分确定由傅氏集团竞标承办。如此大项目,傅氏集团正在招标其他公司融合开发,现在上海各个企业都在蠢蠢欲动,并且,这个商圈的建设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撑,是上海等同东方明珠等又一大标志性建筑物,意义非凡。”

    所有人屏住呼吸。

    顾氏在上海而言是一个能够排上名词的企业,但是想要承接下这个项目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第一。

    顾氏的资金有限。

    作为上海龙头企业的傅氏之所以要找其他公司融合,无非就是项目太大资金牵扯不足,人员配备不齐,而傅氏所谓的资金,肯定不是简简单单的找几个银行就能够搞定的一笔费用。国际银行贷款成了趋势。

    第二。

    顾氏现在手上有几个项目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还未到完工的地步,这么贸贸然的接受其他项目本来就存在风险,再接下这么大的大单子,顾氏本身内部就吃不消。

    但是。

    尽管存在以上不能解决的两个客观因素,乔汐莞看着顾耀其,看着他这么急功近利的样子,也知道这个项目,必须势在必得。

    “所以,从现在开始,这个项目交给乔汐莞劝劝牵头负责,每周向我当年汇报当周进度。”顾耀其一字一句吩咐。

    乔汐莞点头,“是。”

    没有说那么多因果关系,只有答应。

    乔汐莞抿着唇,没有过多的表情。

    综合部把整个项目的背景介绍了一番,目前傅氏的一个进度,目前其他有资历竞争的企业,目前需要注意的关键事项!

    乔汐莞觉得头有些大,还是非常认真的听完了整个会议内容。

    离开的时候,乔汐莞对着综合部经理,“把你刚刚做好的那一份资料传给我的秘书,我要深入研究。”

    “是,乔总。”综合部经理恭敬无比。

    乔汐莞随着人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坐在奢华的办公椅上面,锁眉。

    milk端了一杯咖啡进来,恭敬的放在乔汐莞的面前,“乔总,部门经理刚刚散会的时候都在问我什么时候开会,你这边有什么安排吗?”

    一般大项目确定后,总是会有无数个小会拼凑而成,不做一个合理的工作分工,所有人都不能聚焦在一个点上。

    但是现在的乔汐莞还不是时候做这些。

    她转动了一下轮椅,转头对着milk说道,“你去帮我收集一些资料。目前顾氏的一个经营状况,目前能够承载最多的业务量。同时,帮我把刚刚综合部经理给你的材料传到我的电脑上,我要核对一下我们的竞争力度。”

    milk连忙点头,“是。”

    乔汐莞打开笔记本。

    milk通过电脑把ppt发给她。

    乔汐莞打开ppt,一间公司一间公司的核对。

    然后对每个公司做好简单的标示,比如优势,劣势。

    她做好所有一切,有些累的喝了一口咖啡,扭动着身体。

    没有环宇集团。

    环宇集团不在傅氏的考虑之内,还是说环宇还不够格。

    乔汐莞转动着眼眸。

    环宇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对于傅博文的做事手段,他应该不会在意企业历史是否悠久,也根本不需要因为那些豪门企业的人际关系而有所畏忌,不仅如此,环宇资金雄厚在上海是出了名的,霍小溪当年在商场上最喜欢的就是敛财,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现在环宇的市场评估资产早就在顾氏甚至很多老牌企业之上,傅氏没有道理不邀请他们参加竞标。

    眼眸微动。

    乔汐莞正在极力思索之时,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

    齐凌枫。

    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她接通,“喂。”

    “是我,齐凌枫。”

    “我知道。”

    “还是这般冷漠?”齐凌枫说。

    “对一个强奸犯,你想我以怎样的态度?”乔汐莞讽刺。

    “未遂。”齐凌枫说,口吻中带着遗憾。

    乔汐莞冷笑,“如果遂了,你觉得你还能够安慰的坐在环宇顶级办公室里面。”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环宇顶级办公室。”

    “我现在没空和你瞎扯。”

    “乔汐莞,我现在顾氏的对面的西餐厅,请你吃饭如何?”齐凌枫的口吻,永远都是那么,随意。

    乔汐莞脸色一沉,“我没空。”

    “谈谈傅氏合作案。”齐凌枫直奔主题,“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没有被邀请竞标?!”

    乔汐莞捏紧手机。

    齐凌枫倒是什么时候都能够把控住她的节奏。

    “我马上到。”乔汐莞挂断电话。

    她犯不着和齐凌枫意气用事。

    她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刚拉开大门,milk出现在门口,“乔总,你要出去吗?”

    “嗯,有点事儿。有人找我给我电话。”

    “是。”milk点头,“对了,这是您上午让我给你查询的资料,放你桌子上吗?”

    “拿给我吧。”乔汐莞随手接过,大步走出去。

    milk看着乔汐莞的背影,觉得乔总真是,雷厉风行。

    乔汐莞直接走出顾氏大厦,走进西餐厅。

    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进一间情调奢华而浪漫的包房。

    包房内,齐凌枫已经在优雅而高贵的吃着牛排,他的对面放了一份,似乎是为乔汐莞准备的。

    乔汐莞使了个眼色给服务员,服务员离开时自然的准备带上房门。

    乔汐莞说,“不用关门了,我怕遇到变态。”

    如此明显的暗示。

    齐凌枫只是笑了笑。

    服务员有些尴尬的离开。

    乔汐莞自然的坐在齐凌枫的对面,将刚刚milk拿着的那份文档自然的放在一边,拿起刀叉,自若的吃了起来。

    安静的包房内,齐凌枫优雅的擦了擦嘴唇,轻抿了一口红酒,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低垂着头认真吃着牛排的乔汐莞,看着她如此冷漠而疏远的模样,邪恶的嘴角上扬着,“我点的情侣套餐。”

    乔汐莞切着牛排的手顿了一下,很淡定的继续吃着,不发一语。

    “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的觉得,吃起来也是一个味。”齐凌枫问她。

    乔汐莞擦了擦嘴,看着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自己,似乎是在打量,也似乎从他打量的眼神中,散发着一些自嘲的神情,她毫无情绪的把他的模样看在眼底,拿起红酒杯,“我觉得和你吃饭,什么都一个味,毫无趣味。”

    齐凌枫沉默着,一秒,又陡然的笑了。

    毫无趣味。

    乔汐莞还是这般的让他,欲罢不能。

    他突然换了一个表情,坐正了身体,很严肃的一本一眼说道,“可以我们的正式合作了。”

    乔汐莞嘴角笑了一下。

    她就知道,齐凌枫在打什么主意。

    “我之所没有竞标傅氏合作案,不是因为傅氏看不上我,而是我自动放弃。”齐凌枫直接了当,“而我之所以放弃,是因为我知道你对我有需要。”

    乔汐莞喝着红酒,看着他笃定的模样。

    “是吗?乔汐莞?”齐凌枫扬眉问她。

    “嗯,是。”乔汐莞放着红酒杯,这个时候,两个人在谈事情的时候,不需要拐外抹角,她随手把那份她自己都还未看的文件拿给齐凌枫,“这是顾氏现在的能力。”

    齐凌枫接过。

    乔汐莞说,“我还没看里面的内容,但是我知道,顾氏没那么大的能耐接手这份项目,但是顾耀其不可能让放在嘴边的肥肉给被人吃了,肯定会全力相争。如果顾氏真的有幸接了下来了,不管是资金流海还是人员配备,就是极大的一个隐患,而这个时候,你可以从中做手脚。”

    “不是我,是我们。”齐凌枫似乎是快速的看完那份文件,递给乔汐莞,冷冷的说着。

    乔汐莞拿过文件,自己看了看。

    果然如此。

    顾耀其到底自己想过没有,这么气力争一个这么大风险的项目,到底是太相信他自己,还是太相信她的能耐。

    “不过,想要让傅氏选择我们顾氏,是一大难题。”乔汐莞说,“我看了我们竞标的几个公司,资产和资质方面都比我们顾氏更有优势,而作为傅氏傅博文那么精明的商人而言,让她选择我们顾氏,有点天方夜谭,我总觉得我们就是在给别人凑人数而已。”

    “那是对你们顾氏而言,加上环宇傅博文就不会这么认为了。”齐凌枫说。

    “你什么打算。”乔汐莞说。

    “很简单,找到傅博文,我们私下谈。”

    “我和傅博文不熟。”

    “我也不熟。”齐凌枫直白。

    当年霍小溪也没能够和傅氏合作,因为当环宇发展到顶峰有那个资格时,傅博文坐牢了。

    所以对于她而言,她其实也是一种遗憾。

    “找机会吧。”齐凌枫看乔汐莞的沉默,说道,“商人无非就是看中利益而已。”

    废话。

    乔汐莞看着他。

    “今晚上有一个娱乐圈的颁奖晚会,傅博文会带着程晚夏参加,我弄到一份邀请函,要不要一起?”齐凌枫拿出那份红艳艳的邀请函,放在乔汐莞的面前。

    乔汐莞看着他。

    “对我如此防备?”齐凌枫说。

    “前科太多。”乔汐莞说。

    齐凌枫冷笑着,“我现在背上和肚子上都绷着绷带,你觉得我还真的不怕死的,对你用强?!”

    “晚上来接我。”乔汐莞丢下一句话,从餐桌上站起来。

    “乔汐莞。”齐凌枫突然叫住她。

    乔汐莞看着他。

    “你和顾子臣关系如何?”齐凌枫问道。

    乔汐莞抿唇,“和你有关。”

    “当然,你和他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你最后会不会真的弄顾氏,到头来,我怕被你玩。”

    “我和顾子臣关系很好。”乔汐莞说,没有半点闪烁,“但至于你要不要和我冒险,看你自己。我只会告诉你,很多东西我想要自己得到,我对人,很少会有安全感。”

    说完,大步离开。

    齐凌枫不会放手。

    因为能够弄顾氏,除了从她入手,其他人都不行。

    很显然,齐林枫不会等下去。

    所以,只会找她合作。

    而且齐凌枫这个人有够自信,他相信自己就算是没有得到乔汐莞的帮助,但至少也不会被她算计,这种不会亏本的买卖,有什么不能尝试的。

    乔汐莞冷冷一笑。

    她可不觉得,这个买卖,不亏本!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离开的背影,眼神一眨不眨。

    他是真的不敢保证乔汐莞会真心的和她合作。

    不过就像乔汐莞说的那样,很多东西都想要自己得到。

    乔汐莞不会放任这块肥肉,在她眼皮子底下溜走,这个女人不会感情用事!

    眼眸一转。

    他拨打电话,“叶妩。”

    “嗯。”

    “邀请函谢了。”

    “不客气。弄走乔汐莞,我会给你更多你想要的。”

    “先谢了。”齐凌枫挂断电话。

    能够有叶妩的帮助!

    乔汐莞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不过如此!

    ……

    乔汐莞拿着文件回办公室。

    刚下电梯,迎面对上叶媚。

    脚步停顿了一下,看着叶媚这么直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上班。”叶媚说。

    乔汐莞看着她,“什么职位?”

    “董事长秘书。”叶媚高傲的一笑。

    乔汐莞冷然,“你倒是能耐,一跃成为了董事长最亲近那个人。”

    “也就是,帮爸盯着你而已。”叶媚说得理所当然。

    要不然,她怎么可能还这么的出现在顾氏。

    乔汐莞冷哼了一声,面无表情的往办公室走去。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嘴角冷笑。

    乔汐莞刚回到办公室,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乔汐莞有些不耐烦的说着,“进来。”

    顾子俊有些没睡醒的模样出现在她的办公室。

    乔汐莞看着他。

    “这么大清早让人来上班,还要不要人活。”顾子俊抱怨。

    乔汐莞自然的看了看办公桌上面的时间,下午2点。

    这个时间,叫做大清早吗?!

    “你找我做什么?”乔汐莞也难得多说,直白的问道。

    “我爸不是让我来找你报道。”

    “……”乔汐莞眼眸一紧。

    顾氏没有了顾子寒,顾耀其倒是真的到处都给她穿插着人,对她是有多防备。

    这个老狐狸。

    她眼眸一抬,“你能做什么?”

    “都行吧。”顾子俊抓着自己的头发,无所谓的说着。

    “milk。”乔汐莞拿起电话,“你进来一下。”

    “是。”

    milk很快的出现在办公室,恭恭敬敬对着乔汐莞,“乔总。”

    “顾子俊,安排到你身边,学习怎么做好一个秘书。”乔汐莞说。

    “什么?!”milk和顾子俊同时惊呼。

    milk惊呼的是,无论如何顾子俊是顾家少爷啊,太委屈了吧。

    顾子俊惊呼的是,他堂堂顾三少,跑到自己家的企业,做人小秘?!传出去,他的一世英名还要不要!

    “你不是说了什么都行吗?”

    “秘书不行。”顾子俊很严肃的拒绝。

    “我觉得这个最适合你。”

    “乔汐莞,别以为现在顾氏由你在负责你就能够这么的只手遮天,你信不信我马上给我爸说,你侮辱我!”顾子俊火冒三丈。

    乔汐莞冷笑,“去吧,看你爸觉得谁侮辱了谁。”

    “乔汐莞!”顾子俊气得冒泡。

    乔汐莞转眸直接对着milk,“你去和综合部衔接一下,就说我多要一个秘书,顺便发文,正式一点。”

    “不准发文。”发文了,他还要不要活!

    乔汐莞完全不受影响,吩咐道,“milk记得好好带顾子俊,让他尽快上手。”

    “是。”milk憋住笑,点头。

    顾子俊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看乔汐安一副没有转变的模样,整个人气呼呼的走出了乔汐莞的办公室。

    乔汐莞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子俊离开,眼眸一转。

    顾耀其不放心她,她就把顾子俊安排在自己最贴近的位置。

    她倒是要看看,顾耀其到底能够怀疑到什么程度。

    “milk,你帮我了解一下傅氏集团。”乔汐莞说。

    “这还需要了解么?你问我,我直接就可以回到你。”milk直接说道。

    乔汐莞皱眉。

    milk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不是喜欢八卦吗?!当年傅博文和程晚夏的事情轰动整个上海,我一不留神,就把傅博文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查清楚了。”

    乔汐莞真的不知道,身边跟着这么一个秘书,到底是好,还是好,还是好呢?!

    她嘴角一勾,“那你说说傅博文。”

    “傅博文,傅氏集团的大少爷,25岁,美国哈弗毕业,毕业既拿到双学位。现傅氏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兼ceo。所谓的傅氏集团,涉及证劵金融、房地产、餐饮、连锁酒店、连锁超级市场、汽车销售、私立学校等,傅博文的身价在亚洲富豪榜上名列前茅,甚至在全球也榜上有名。那句”傅博文轻轻跺一下脚,上海城就要震动三尺“来形容傅博文的辉煌和富裕再贴切不过。”milk一口气说着,顺了顺又说道,“傅博文的性格比较孤僻,不太爱亲近人,却是出了名的宠老婆,而他老婆程晚夏,原娱乐圈赫赫有名的绯闻女王,和傅博文经过一段长途跋涉终于修的正果,现在孕有一女一儿,听说女儿是收养的,也有人说是程晚夏当年潜规则傅博文时留下来的私生女……”

    乔汐莞就这么静静地听着,从商业信息听到了儿女情长。

    她看着milk说得口吐横沫,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花痴模样。

    乔汐莞招了招手,“行了,你的讯息我收到了。”

    “就这么就完了吗?”milk似乎还没有说过瘾,“我还知道很多内幕的,比如傅博文和程晚夏爱的怎么的地动山摇。”

    “你觉得他们的爱情故事,和我的合同有帮助?”乔汐莞扬眉。

    “我说了那么多,不就是在提醒乔总您,如果想要对傅博文下手,还不如找程晚夏,程晚夏的一句话,低过你对傅博文说一百句。”milk一本正经。

    乔汐莞眼眸一紧。

    milk倒是说到了重点。

    “如果你还想要知道什么小道消息,随时找我,他们的爱恨情仇,我可以写一本书。”milk非常自豪的说着。

    “……”乔汐莞无语。

    “乔总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出去了。”

    “等等。”乔汐莞说,“我现在要出去,晚上参加一个颁奖晚会。”

    “不会是金凤凰奖颁奖典礼吧。”milk惊呼。

    “是。”乔汐莞很淡定。

    “据说是安筱得奖,程晚夏颁奖。作为姐妹情敌外加娱乐圈劲敌,这么现场撕逼的画面……好遗憾不能看到。我还听说,傅博文也会去,这么三个人站在一起……不用任何噱头,铁定了就是明天的头条了。”milk一脸花痴,两眼冒着钻石一般,“乔总,好羡慕你……”

    有这么让人期待嘛?!

    她现在眼里就只有这个合同而已。

    乔汐莞实在不想和milk再啰嗦,丢下一句话,“有事儿给我电话。”

    “是。”milk用无比羡慕的眼神送乔汐莞离开。

    乔汐莞挑选了一条黑色的裙子。

    今晚是明星争艳,她犯不着去锋芒毕露,而且跟着齐凌枫去参加,她确实不想用心打扮,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装饰了一般,却也是绝色尤物。

    乔汐莞这张绝美的脸蛋,妖娆的身姿……

    她咬着唇,看着齐凌枫穿着黑色西装出现。

    英俊,挺拔。

    乔汐莞看着他。

    他嘴角蓦然一笑,“我俩,很配。”

    乔汐莞翻白眼,直接走进齐凌枫的小车内,很冷漠。

    齐凌枫耸肩一笑。

    高级轿车一路到达目的地,作为嘉宾不用红地毯,直接从另外一个入口进去,一排排礼仪小姐鞠躬,作为上海最大的颁奖典礼,甚至在全国都出名,自然格调不小。

    并肩而走的齐凌枫突然停顿了一下。

    乔汐莞诧异的看着他。

    齐凌枫扬了扬手臂。

    乔汐莞脸色微动,挽着齐凌枫的手臂。

    逢场作戏,而已。

    两个人走进颁奖会场,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去指定的位置。

    脚步突然一顿。

    乔汐莞惊讶的看着面对面站着的男人。

    当然,齐凌枫也看到了。

    而对面的男人自然也看到了她,他们。

    “顾子臣……”

    西装革履,倨傲高贵。

    这是,撞邪了……吧!

    ------题外话------

    傅博文和程晚夏的故事,请看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简介:娱乐圈很乱。

    真的很乱。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她总说,晚晚,你姿色这么好,要是搞什么潜规则,早就红黄紫绿了,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你还当什么小助理,被人吆喝。

    每次,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然后,总会无限忧伤。

    她到底,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