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一章 顾子臣,我爱你。

第一百零一章 顾子臣,我爱你。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奢华的颁奖典礼现场。<乐-文>小说www.しwxs520.com

    从红地毯外缓缓而来的明星陆续入场,现场内金碧辉煌,奢华伦比。雍容富贵的水晶吊灯此起彼伏的照耀着,穿着长摆紧身晚礼服的礼仪小姐不停的引导着来宾,浅笑低语。颁奖台上华丽的舞台闪烁着迷醉的光芒,透亮的水晶地板倒映着一室的富丽堂皇,大屏幕上一直辗转放映着,明星们绝美的容颜。

    金凤凰奖是上海本土奖项,虽颁发的是国内作品,却有着不亚于国际奖项的份量,很多明星就是从这个获奖项目脱颖而出,从而走向国际,万众瞩目。

    而此刻。

    在如此繁华景象歌舞升腾的时刻。

    乔汐莞却觉得一切都安宁了一般。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在她的身边不停的变换,交错。

    她眼眸定定的看着面前的顾子臣,西装革履,倨傲挺拔,冷峻高雅。

    他今晚穿着黑色西装,剪裁得体,每一寸似乎都熨烫得笔直,没有皱褶,显得一丝不苟,又给人一种疏远的距离。他冷峻着脸,完美的五官以及他那如上帝亲手绘画的面部轮廓在水晶灯下帅气凌人,就算和明星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甚至更胜一筹的外貌,且比明星更加内敛而深沉,以及还有着那如天生的,高贵气质。

    如此一个男人。

    乔汐莞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顾子臣如此模样。

    从没想过,他换上西装打着领带就是这般,完美。

    完美到,有一种没办法靠近,不能亵玩焉的感觉。

    再加上。

    他此刻深邃的眼眸就这么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她,看着她挽着齐凌枫,脸色冷然。

    乔汐莞挽着齐凌枫的手臂的手不自觉得紧了紧,似乎是在紧张。

    第一次觉得,顾子臣的压迫感这么强。

    是今晚帅的逼人的样貌给了她如是的错觉,还是今晚,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亏心事儿一般的,不敢直视他的脸颊。

    “子臣。”身后,传来一个男性嗓音。

    这个声音,似乎打破了在彼此之间流淌的空气,一些尴尬到无法呼吸的空气。

    所有人的视线往后。

    看到傅博文。

    傅博文,就如milk说的那样,英俊帅气,能力出众,身价不菲!傅博文轻轻跺一跺脚,上海就会震动三尺绝不夸张。

    她其实一直很遗憾曾经没有和傅氏合作过。

    如果傅博文当年没有去坐牢,她选择的下一个合作人绝对就是傅博文,在上海如神话一般存在的男人,又因为他和娱乐圈牵扯着的花边星闻,更是让他在上海家喻户晓。

    遗憾。

    终究,回到了现实。

    她看着傅博文,看着傅博文冷傲的没有和任何人招呼,甚至于她知道傅博文这么好记心这么在商场上纵横了这么多年的人,不可能不认识她,或者齐凌枫,却还是非常冷漠的,和顾子臣一起离开。

    顾子臣的离开,没有说一个字,连脸色都是这般的,让人捉摸不透。

    她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眸一眨不眨。

    齐凌枫也顺着乔汐莞的方向,嘴角蓦然一笑,“看来我们的合作,越来越难了。”

    乔汐莞转眸看着他。

    “顾子臣插手了。”齐凌枫说。

    乔汐莞敛眸。

    顾子臣插手了?!

    确实。

    他出现在这个地方,不是很奇怪吗?!

    他足不出户的人,却和傅博文看上去,交情匪浅。

    “走这边。”齐凌枫提醒。

    乔汐莞随着齐凌枫,走到指定位置,坐下。

    身边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辉煌的颁奖礼现场灯光也渐渐的暗淡下来,整个会场变得安静,剩下舞台上那耀眼无比的光芒,等待颁奖典礼的开始。

    齐凌枫看着舞台,转头看着一直沉默无言的乔汐莞。

    她微锁着眉头,绝美的容颜在如是暗淡的灯光下,似乎带着更加迷人的色彩,她低垂着头,唇瓣自然的轻抿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此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透亮的眼眸中,泛着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光芒,带着一些茫然。

    齐凌枫突然一把搂住她的腰。

    真的很厌烦,她满脸都想着其他男人的模样。

    不管是对公对私,那一刻他承认他是嫉妒。

    他有些霸道的抱着乔汐莞,有一点是不受控制的,占有。

    乔汐莞一怔,被齐凌枫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即脸上露出很是明显的不悦和厌恶。

    而这样的神情,齐凌枫看在眼里,一清二楚。

    他嘴角拉出一抹恶毒的笑容,笑容中似乎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和鄙夷。

    “放开我。”乔汐莞压低声音。

    现在会场很安静,乔汐莞不想惊动了其他人。

    而这个到处都是媒体的地方,分分钟让你的丑态上头条。

    齐凌枫似乎是知道乔汐莞的顾忌,搂着她身体的手更加的肆无忌惮。

    乔汐莞脸色难看到不行,压抑着声音低吼着,“齐凌枫你有病啊,别碰我!”

    他确实有病。

    相思病。

    他冷冷的一笑,冷冷的笑着,看着乔汐莞如此厌恶自己的那张绝美容颜。

    为什么会爱上这个女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这个女人的?!

    他也很想问自己。

    他一直举动这个世界上,他只会爱一个人,爱自己一个人……

    这么多年,他身边很多人,帮自己的,爱自己的,欣赏自己的,扶持自己的,当然也有很多恨他的,嫉妒他的,想要陷害他的……这么多人在他身边,他还是觉得,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可以一个人完成他自己所有的梦想。

    成功后,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和他分享,他就是要一个人,享受所有的快乐。

    但是……

    从多久开始。

    他的脑海里面多了一个人。

    她的一颦一笑,就算是她憎恨自己的表情,也显得那般的,动人心扉。

    他想。

    他是真的病了,病入膏肓。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的脸色变化,看着他莫名其妙的举动。

    和这个男人亲密在一起8年时间,似乎不敌这一世,和他相处的几个月。这几个月,她似乎看透了他的所有真面目,看透了他的心狠手辣残忍而极端。

    是他故意不隐藏。

    还是,她真的变聪明。

    她咬着唇,脸色有些难看的,覆在他的大手上,本事准备推开他。

    却在那一秒,头顶上响起一个熟悉而冷漠的男性嗓音,“乔汐莞。”

    乔汐莞身体一怔。

    覆在齐凌枫手上的手在那一瞬间似乎也忘记了用力一般,就这么静静的放在他的手上,而这样亲密的剧情,反而让人,遐想连连。

    “起来。”陈述句,没有重心。

    为什么总觉得那一秒的顾子臣,真的气爆了的,在咬牙切齿。

    乔汐莞还未有任何动静,只感觉顾子臣似乎是微弯下腰,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她放在齐凌枫手上的小手,握紧,顺势弹开齐凌枫放在她腰间的手,然后一用力,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从桌位上站起来,不稳的倒在了他的怀抱里。

    齐凌枫冷冷的看着顾子臣,冷冷的看着他强势的气息。

    顾子臣睨了一眼齐凌枫,那个眼神不寒而栗。

    他带着乔汐莞大步离开。

    乔汐莞穿着高跟鞋,跟着此刻顾子臣的脚步有些吃力,而她的手被他狠狠的握在手心,她只能小跑步的一直跟着他的脚步,走得很吃力,总觉得自己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会摔得四脚朝天。

    顾子臣拖着乔汐莞走出颁奖典礼现场,直接走向颁奖典礼的后花园。

    那里空气清晰,已经是晚夏,夏风不再带着黏黏的燥热,反而透着一丝清凉。

    顾子臣突然放开乔汐莞。

    乔汐莞一个不稳,猛地一下撞到顾子臣如铁一般僵硬的后背上,撞得小鼻子生疼,眼泪不自觉得从眼框里面冒了出来,有些委屈的不爽,“顾子臣你突然停下来做什么!”

    她揉着自己的鼻子,因为刚刚走得突然很急的脚步,此刻觉得双腿都在疼。

    这个不会怜香惜玉的男人!

    总有一天会得报应的。

    她暗自想着。

    顾子臣突然转身,看着她这般委屈又倔强的模样。

    他眼眸看着她有些有些微红的小鼻头,眼神一沉,“手放开。”

    乔汐莞一怔,随即固执的嘟着嘴,“不放!”

    顾子臣脸色一冷,一把拿开乔汐莞的手,那个粗鲁。

    乔汐莞咬牙切齿。

    顾子臣微靠近了些距离,低头,用另外一只手轻轻地碰了碰她的小鼻子,似乎是觉得没有什么异样,又很冷漠的放开她,眼眸冷冷的看着她,突然不发一语。

    两个人安静的空间,夏风一直在他们之间吹拂不停。

    将她的裙子,将她的发丝,吹得妖娆多姿。

    她突然咧嘴一笑,笑容灿烂得,如此天上的星辰,“顾子臣,有没有人说过,你就算是生气的样子,也很帅。”

    顾子臣眼眸一紧。

    “没人说过吗?”乔汐莞看着他,看着他在星星闪烁的天空下,如此英俊的一张脸。她默默的走近了他一些,然后微垫着高跟鞋,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让彼此的距离更加近了些,她甚至感觉到,他微微的呼吸。

    能够这么近距离感觉到顾子臣。

    真好。

    此刻的她,连眼眸都染上的笑意,她嘟着唇,靠近他的唇瓣。

    唇齿相贴。

    她轻吻着他有些冷漠的唇瓣。

    顾子臣就这么冷冷冰冰的看着她的举动,看着她搂抱着他的脖子,那张在夜色下,动人心扉的脸颊,还有那自然流淌出来的暖流,在她眼眸中散发。

    夜色正好。

    清风拂面。

    他嘴边辗转着女人柔软的唇瓣,小心翼翼的舔舐。

    他狭长的眼线闭上,高高在上的自他稍微低下了头,让他们之间的吻能够更加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没有缝隙。

    他修长的手臂搂着她的身体。

    两个人在夜色下,如胶似漆。

    ……

    不远处。

    齐凌枫站在那里。

    站在其实很显眼的地方。

    而面前相拥而吻的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一般,纠缠缠绵。

    他嘴角突然冷漠的一笑。

    笑着转身离开。

    他怎么可能会觉得,乔汐莞会吃亏。

    乔汐莞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

    连接吻也能够这般的主动……

    ……

    吻,沉醉了很长时间。

    放开彼此。

    乔汐莞嘴角挂着好看的笑,“原来顾大少爷的怒气,可以用这个来解决。”

    刚刚分明气得要爆炸,现在反而……

    这么温柔。

    顾子臣脸色猛然一沉。

    被人揭穿,让他有些尴尬。

    尴尬的结果就是,换上了一张死鱼脸。

    乔汐莞不在乎的搂抱着他的手臂,身体自然的靠近他,温顺的说道,“我和齐凌枫是因为找傅博文有点事儿才来的,你呢?”

    你呢?

    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

    “我也是来找傅博文。”

    “你和他有关系很好吗?”

    “他是我在哈弗的学长,后来回到上海后,打过几次交道。”顾子臣直白的说着。

    “那你来找他做什么?”乔汐莞问他。

    “我爸让我来找他谈谈合同的事情。”

    “原来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乔汐莞总结,又陡然问道,“你来参加这个颁奖典礼,怎么不叫我?”

    “你叫我了吗?”顾子臣扬眉。

    乔汐莞咬牙。

    这个男人。

    她不爽的嘟嘴,说道,“你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

    “我什么时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顾子臣脸色不好。

    “一直都是。谁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发神经就蹦出来了,还撞见人家那么尴尬的一秒。”

    “你也知道尴尬?!”顾子臣冷哼。

    乔汐莞看着他,不悦的口吻说着,“你以为我想和齐凌枫一起出现吗?不是他才有邀请函吗?!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家的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顾子臣在笑。

    而笑容……

    “顾子臣,你是在嘲笑我吗?!”乔汐莞蹙眉,不爽透顶,“我在你家做的还不少?!”

    “是不少。撵走了顾子寒、撵走了言欣瞳,顺便还把你的家人都送到牢里面去,一路升到顾氏总经理助理一职……乔汐莞,恍然发现,你真的很能干。”顾子臣说,一字一句。

    乔汐莞捏着手指。

    顾子臣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却什么都清楚明了。

    “你在怪我?”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皱眉看着她。

    “或者换句话说,你也跟你爸一样,在防备我是吗?”乔汐莞狠狠的问他。

    眼神冷漠无比。

    顾子臣沉默无语。

    是在默认吗?!

    乔汐莞看着他。

    看着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的顾子臣。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眼前的男人,和自己臆想中那个男人是同一个人。

    她一直以为这么久以来,顾子臣是在默许。

    现在给她的感觉,却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过来。”顾子臣看着她。

    看着她似乎在不自觉得往后退。

    到了现在,彼此之间已经有了一步之遥的距离,明显的带着鸿沟。

    乔汐莞无动于衷。

    她防备的看着顾子臣。

    那一刻她似乎才心惊的发现,不能这么毫无戒心的信任一个人,就像上一世的自己,那么信任的齐凌枫,却害得她家破人亡。

    “过来!”顾子臣声音大了些,脸色蓦然一沉。

    乔汐莞咬着唇,狠狠的看着顾子臣。

    看着他此刻的怒火冲天。

    顾子臣大步向前,突然把她抱进怀抱里。

    乔汐莞被他狠狠的搂进怀抱,“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靠近齐凌枫。”

    “……”我反而觉得现在,不应该靠近你!

    “上次的教训还不够?!”顾子臣冷冷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

    乔汐莞微闭上眼睛。

    他的胸膛真的很暖。

    但这一刻,她却有些不知道顾子臣要的是什么?!

    她咬着唇,一字一句问道,“顾子臣,你会和我为敌吗?”

    “不会。”

    “我觉得你会。”乔汐莞说。

    当利益相背驰的时候,就会。

    “我不会!”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但是你刚刚责怪我!”乔汐莞微离开他的怀抱,扬着头问她。

    “我责怪的是你不会好好的保护自己!”

    乔汐莞咬着唇。

    “我没想过动顾氏。”乔汐莞解释。

    “我知道。”顾子臣说。

    “但是我需要顾氏这个平台。”乔汐莞望着他,“而我现在,很想要做一件事情,做完之后,我原本想,做完之后,和你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我知道。”顾子臣看着她。

    “顾子臣,我爱你。”乔汐莞埋在他的胸膛上。

    风起,身边的树木响起飒飒的声音。

    周围很静。

    所有人都在会场内,感受着激动人心的颁奖典礼。

    而他们……

    这么相拥着彼此的他们……

    “我知道。”

    伴随着风飒飒的声音。

    她听到顾子臣,这么淡淡的回答。

    ……

    颁奖典礼进行到激动人心的一刻。

    乔汐莞坐在会场里面,身边是顾子臣。

    而齐凌枫。

    她转眸,已经没再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

    他们在最后一个奖项来临之前,回到了会场。

    他们都很理智。

    理智的知道他们今晚此行的目的。

    颁奖舞台上,主持人激。情昂扬,为这一年一度振奋人心的一刻。

    “我宣布,第35届金凤凰奖最佳女主角获奖人,安筱。”

    全场响起激烈的掌声。

    射灯一瞬间打在安筱挂着笑容的脸颊上,她眼眶中似乎包裹着眼泪。

    她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向舞台,走到主持人的身边。

    “恭喜。”

    安筱笑着,大方得体。

    “下面有请我们的颁奖嘉宾,程晚夏!”安静的舞台,再次响起华丽的音响。

    程莞夏穿着银白色晚礼服,婉婉到来。

    她嘴角也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晶莹剔透的灯光照耀着她白皙的脸颊,绯闻女王的气势在那一刻淋漓尽致。

    乔汐莞转眸,不自觉得看了看坐在顾子臣旁边的傅博文,看着他眼眸一直看着舞台的方向。

    看着他眼底里,那个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

    程晚夏走向安筱,接过礼仪小姐的奖杯,递给安筱。

    安筱看着她。

    “谢谢。”

    程晚夏嘴角一笑。

    转身欲走。

    “等等。”主持人突然叫住她,“晚晚,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安筱的姐姐,没有什么说的吗?”

    程晚夏转头看着她,好半响,“挺遗憾的,这个奖杯是她得了而不是我。”

    现场一片哗然。

    随即,一阵笑意。

    程晚夏走向安筱,突然抱着她。

    时间一秒两秒三秒。

    程晚夏放开安筱,对着主持人,对着下面的所有媒体说道,“我和安筱,没有你们想的那样水深火热。”

    安筱由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她看着程晚夏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下舞台,然后走到那个男人身边,男人宠溺的看着她,两个人相似一笑的幸福,包裹着眼眶中的眼泪,就这么不停地往下掉了出来。

    很多人都不以为奇。

    获得如此荣誉,喜极而泣。

    “说点什么吗?”主持人看着安筱,看着她静静的笑容。

    安筱转眸,看着台下的所有人。

    “我从来不承认我比程晚夏差。”一句话,似乎又起了矛盾点。

    媒体朋友们的最爱。

    下面所有人的,也似乎看热闹一般的,笑看着舞台。

    “尽管我的出生比她晚了一步,尽管我在娱乐圈的热度比她低了一些,尽管我最爱的男人终究还是成为了她碗里面的菜。”安筱说,静静笑着的眼眸,一字一句说道,“我依然不觉得,我比程晚夏差。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我嫉妒程晚夏,嫉妒她有一个如此的家庭,有一个深爱自己的老公,嫉妒她这么多年,还能够这么一往情深的对待爱情,嫉妒她在不管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都这么坚强的一路走来……”

    眼泪,顺着眼眶。

    动容的那一幕,声音有些哽咽。

    “我从不在人前人后承认我和程晚夏的关系,因为我不喜欢那个女人。我总觉得,承认了她,就代表着我这么久以来一直伪装的孤高一碰即碎,我在她的面前,一败涂地。”安筱说,眼泪模糊,“但是现在。到了现在,程晚夏,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当着这么多人,当着所有媒体,她鞠躬。

    坐在台下的程晚夏,嘴角一直挂着笑容。

    笑容,那么明显的泛着泪花。

    身边的傅博文自然的搂着她的腰,让她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这么温暖的一幕。

    乔汐莞想,谁都会被感动。

    全场响起此起彼伏的声音。

    一阵一阵回荡。

    从来没参加过现场颁奖典礼,可无聊的时候也看过电视节目,而这样的颁奖典礼……

    她不得不说,从来未有过。

    在娱乐圈,程晚夏和安筱,就是这么不停的制造着,传奇。

    颁奖晚会结束。

    庆功的庆功,失落的失落。

    而顾子臣带着乔汐莞,坐在了似乎是早就预定好的偌大包房里面。

    坐在他们对面的是傅博文和程晚夏。

    近距离的程晚夏,比电视屏幕上,更加的漂亮动人。

    “我学弟顾子臣,他老婆乔汐莞。”傅博文给程晚夏介绍,很自然的举动。

    乔汐莞嘴角一笑。

    她就知道,傅博文肯定是认识她的。

    “你比电视上更加漂亮。”乔汐莞由衷的对着程晚夏说道。

    程晚夏嘴角一笑,“我也知道。”

    乔汐莞突然觉得,她挺喜欢程晚夏这么直爽的个性。

    “倒是,我觉得你的相貌,去娱乐圈发展不错。”程晚夏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我息影后,安筱那女人就不能这么的耀武扬威了。”

    乔汐莞有些惊讶,“安筱才对你如此,你就过河拆桥。”

    不知为何,总觉得对程晚夏,完全不用拘谨。

    也就,说直白了些。

    “谁知道安筱那女人是不是为了炒作自己,你也知道她负面新闻很多的,现在也处于那种想红又不能大红大紫的地步,不制作点嘘头出来,谁还买她的账。”程晚夏说得理所当然,“哎,看你这么单纯你应该也不会懂,娱乐圈的戏子,戏子,演戏而已……”

    “那你刚刚哭什么?”乔汐莞脱口而出。

    “我不……”程晚夏眼眸一动,“配合演戏吗?!”

    “……”乔汐莞目瞪口呆。

    分明。

    刚刚被安筱感动得稀里吧啦。

    不过倒是。

    有些感情,真的不用这么煽情的说出来。

    她嘴角一笑,让服务员找了一支笔和一个纸,“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你,叫做milk,麻烦你帮她签名我拿回去送给她。”

    不管怎样,milk给了她这么多有用的信息,她怎么也得慰劳一下那个女人。

    “好啊。”程晚夏欣然的同意。

    房间中,气氛一直很好。

    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乔汐莞都有些恍惚觉得,这个饭局是为了叙旧的。

    顾子臣从头到尾没有提一个关于合同的事情。

    而整个饭席间,乔汐莞倒是真的感受到了milk口中的,浓情绵绵,在商场上那么冷血无情的傅博文,在对待程晚夏时也是这般的小心翼翼……

    一顿饭结束。

    傅博文搂着程晚夏离开。

    顾子臣和乔汐莞坐进武大开的小车内。

    车内很安静。

    现在已经很晚了。

    本来颁奖晚会结束就已经是过了凌晨,现在吃过饭之后,就已经是凌晨2点了。

    乔汐莞有些困的躺在后座,看着上海冷清的街头。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两个人,眼眸顿了顿,沉默着没有说话。

    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困得不行,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顾子臣打开车门准备抱起乔汐莞。

    武大突然开口,“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顾子臣很淡定,很淡定的抱起乔汐莞。

    武大看着顾子臣的背影。

    看着窝在顾子臣怀抱里面,睡得安稳的乔汐莞。

    她突然一笑。

    很多时候,她或许是想太多了。

    ……

    房间内。

    顾子臣轻轻的把乔汐莞放在床上。

    乔汐莞睡得很熟,脸上还有淡淡的红晕。

    身上穿着黑色的晚礼服,衬托着她的肌肤更加白皙。

    她嘟着红润的嘴唇,似乎是睡得不太安稳的抗议。

    顾子臣的嘴角拉出一抹微微的笑意,修长的手指顺着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

    他低头。

    亲吻着她的嘴唇。

    “唔。”她发出一丝抗议,在安静的房间,暧昧的响起。

    他吻着她的唇瓣,半点要离开的意思。

    反而,越来越深。

    “唔……”乔汐莞觉得自己是被一阵柔软捂醒的,她不舒服的睁开眼睛,就看着近距离下的一张脸,看着他闭着眼睛,长睫毛就在她眼前不停的闪烁。

    而她的唇瓣上,一直传来,他亲吻的力度。

    由深而浅,由浅而深,缠绵不绝。

    乔汐莞扭动着身体,在反抗。

    顾子臣嘴角蓦然一笑,离开她的唇瓣。

    乔汐莞皱着眉头,“你偷亲我做什么?”

    顾子臣没有说话,只是这么定定的看着她。

    “色狼。”乔汐莞低骂。

    即使刚刚,还挺舒服的。

    不过现在很晚了好不好,明天还要上班的人,不能耽搁了睡眠。

    “色狼?”顾子臣眉头一扬。

    乔汐莞很坚定的眼神。

    顾子臣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修长的手指也这么直直的滑进她的衣服内,轻轻一拉扯……

    “顾子臣,你做什么?!”

    “你说色狼应该做什么?!”好看的唇线幅度,性感无比。

    “很晚了。”

    “所以才要。”

    “谁让你要了,你给色狼,色魔,唔……王八蛋,我明天还要上班的……”

    一室春光。

    凌晨4点,还是5点。

    乔汐莞委屈的坐在浴缸里面,仰天长叹。

    她不知道顾子臣这厮精神这么好的。

    她躺在浴缸里面,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都说了不想被压了……

    浴室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乔汐莞看着那个有些暴怒的男人。

    “你准备在里面待多久?”

    “待到你不蹂躏我了为止。”乔汐莞抱着自己的身体,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顾子臣脸色一黑。

    “起来。”

    “不要。”

    “起来。”

    “不,喂,顾子臣你个流氓,你个流氓!”乔汐莞突然被顾子臣从浴缸里面拖出来,拳打脚踢,各种不爽!

    顾子臣拿起一边的冲水莲蓬给乔汐莞从头到脚的清洗。

    乔汐莞脸已经红透,整个人被顾子臣弄得……分明很不爽。

    但却莫名的,没有真的反抗。

    她被顾子臣用大毛巾包裹着抱出去,放在床上。

    乔汐莞翻身,用屁股对着他。

    后又觉得这个姿势非常不安全,连忙又翻过来,一脸戒备。

    顾子臣似乎是笑了一下。

    有些不由自主的笑容在他嘴角上扬着。

    “很好笑吗?”乔汐莞不算。

    顾子臣弯腰。

    “你再敢碰我。”

    顾子臣低下头,摸了摸她的头发,“晚安。”

    晚安?!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自若的躺在她的身边,然后闭上眼睛,非常规矩的睡了过去。

    乔汐莞皱眉。

    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刚刚化身为狼……现在又这么的,纯洁。

    她咬着唇,一直防备着睡了过去。

    ……

    翌日。

    一早。

    乔汐莞伸懒腰,一身疲倦到不行。

    她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她昨晚就睡了2个小时。

    只有2个小时。

    顾子臣王八蛋!

    她转头,这个男人又不在房间了。

    她掀开被子,低头看着自己穿得规规矩矩的睡衣。

    她不记得她穿衣服了啊?!

    脸蛋猛然有些红。

    顾子臣昨晚上给她穿衣服了,怎么想都怎么觉得那画面,有点让人喷鼻血。

    她走进浴室,简单洗漱后出门。

    打着哈欠走进武大开的黑色小车内,有些怏怏的精神不济。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样子,笑了笑没有多说。

    车子平稳的在上海街头行驶。

    手机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显示,“齐凌枫。”

    “昨晚可好?”

    “关你屁事。”

    齐凌枫似乎是笑了一下,“看你精神这么好,应该没有怎么被顾子臣,蹂躏吧?!”

    “你想知道?”乔汐莞嘴角一勾。

    “没兴趣。”齐凌枫似乎是脸色一黑,声音低沉道,“我打电话就是来问你,昨晚上和傅博文谈得怎么样了?”

    “你还要和我合作?”乔汐莞很认真。

    “有何不可。”齐凌枫冷然,“还没有什么是我真的怕的,即使你现在爱顾子臣。”

    即使你现在爱顾子臣。

    “是吗?”乔汐莞眼眸一紧。

    “是,因为我总觉得,顾子臣早晚不是和你一个世界的人,你最终会选择的人,只有我。”

    “人太自信了不好。”

    “对你,就是如此。”

    乔汐莞咬了咬唇,话锋一转,“昨晚上和傅博文以及程晚夏吃了饭,遗憾的告诉你,顾子臣从头到尾没有谈过合同的一点点事情,就像是老友聚餐一般,半点工作上面的事情都没说。”

    “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该怎么做怎么做。倒是……”乔汐莞看着上海街头人潮拥挤,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群,“顾子臣如果插手傅博文的合作案,我们想要暗度陈仓,你觉得有可能吗?”

    “我相信你有办法瞒过他。”

    “我还真的没这么大能耐。顾子臣知道很多事情,多到我自己都没办法去估量。”

    “没关系,我也知道他很多事情。”齐凌枫说。

    乔汐莞顿眸,“什么意思?”

    “天外有天,没有谁能够一手遮天。顾子臣也不行。”

    “你暗地里在做什么?”

    “好好和我合作,回头就知道了。”齐凌很故弄玄虚,故意说道,“因为知道他很多事情,所以我才会觉得,我们之间最合适。最后,合同有什么进展给我联系,我等你的好消息。”

    电话挂断。

    乔汐莞狠狠捏着手机,咬牙切齿。

    知道什么?!

    齐凌枫知道顾子臣什么?!

    她觉得有些狂躁。

    车子到达顾氏大厦。

    乔汐莞大步走进去。

    milk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贼兮兮的问道,“今早的头条果然是程晚夏和安筱,话说安筱真的现场给程晚夏道歉了吗?总觉得这个画面好美,不忍心看……”

    乔汐莞翻白眼,从包里面拿出那种程晚夏的亲笔签名,递给milk,“给你的。”

    milk拿起来,整个人瞬间就疯。

    “乔总,你对我太好了,我一定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马屁精。”乔汐莞翻白眼。

    milk吐舌头。

    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把手上抱着的那份文件放在乔汐莞的面前,换上无比严肃无比恭敬的姿势,“乔总,收到了傅氏集团的邀请函,今天下午2点半到傅氏商谈第一次合作案,这是为您准备的资料。”

    “邀请了哪些企业?”乔汐莞随手拿起那份文档。

    “目前只有我们顾氏。”

    乔汐莞愣怔。

    “是的,独家邀请。”milk点头,肯定道,“据说,傅氏的意向非常明确,就是准备和我们顾氏合作,所以需要您前去和他谈谈。”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milk,似乎是在想什么,“这个消息谁通知的?”

    “董事长。”milk直白道。

    乔汐莞眼眸微动。

    这是,顾子臣做的手脚?!

    第一瞬间,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题外话------

    傅博文,程晚夏。

    看《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简介:

    娱乐圈很乱。

    真的很乱。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她总说,晚晚,你姿色这么好,要是搞什么潜规则,早就红黄紫绿了,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你还当什么小助理,被人吆喝。

    每次,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然后,总会无限忧伤。

    她到底,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