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二章 姚贝迪,签字离婚!

第一百零二章 姚贝迪,签字离婚!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乔汐莞带着milk去傅氏大厦。

    到达傅氏的时候,2点15分。

    从来不喜欢迟到,也不喜欢等得太久。

    乔汐莞坐在傅氏会客厅,秘书恭敬的送上茶水,礼貌的招呼着她。

    15分钟后。

    不早不晚,时间掐得正好。

    傅博文带着他的助理白季阳出现在会客厅。

    乔汐莞站起来,“你好,傅总。”

    “嗯,坐。”傅博文下颚微点,示意她坐下。

    而自己坐在她旁边的位置。

    白季阳恭敬的拿出两份文件,一份递给傅博文,一份递给乔汐莞。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开场直白,似乎不愿意浪费一分钟时间的,傅博文直奔主题,“上海游乐场连锁开发项目,我们傅氏准备招标的两个项目,一个是游乐场的设施建筑,一个游乐场的标志性建筑。而我们有意向和你们顾氏合作的第二个。乔总可以看看我们傅氏的大体规划。”

    乔汐莞点头,翻开方案。

    游乐场不是在市中心,傅氏在谈下这个项目时就已经在市政批下了一块地方,而因为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所以面积甚广,几乎是整个上海乃至整个中国最大的一个游乐场,她看着里面的设计理念,连锁游乐场的全世界一个主题,设计起来并不困难,而创新之处就在于,要融入中国特色,甚至于傅氏明文规定需要建设一个中国馆项目。

    乔汐莞快速的浏览的一遍方案和基本要素,也不得不佩服,傅氏拿下这个项目时间不长,却已经有了这么完善的一套方案,这是一般的企业绝对没有的执行力。

    她往后翻,看着成本预估及利润点。

    成本。

    确实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她抬头看着傅博文。

    傅博文一直沉默着,没有半分催促,等待乔汐莞看完。

    “看了傅氏的方案,对这个项目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傅总不妨也看看我们顾氏对这个方案做的一些功课,milk。”乔汐莞叫着一边的milk。

    milk点头,连忙将顾氏之前准备的方案递给了傅博文。

    傅博文随意的拿过,翻阅。

    很巧合的。

    顾氏的理念和傅氏的几乎一致,最大的特点就是融入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顾氏甚至已经罗列出经典的动画主题如西游记,葫芦娃,黑猫警长等,充分将中西结合,力求创新一个适合全球的国际性游乐项目。

    傅博文看完,脸色依旧。

    似乎不管是看到什么,对他而言也就是,如此般的神情。

    他对着乔汐莞,“如果乔总觉得项目没有问题,下周一签订合同。”

    乔汐莞看着他。

    她没想过傅博文会突然说签合同的事情。

    她有些诧异,面上却是不漏声色,“顾氏当然很荣幸能够得到这份合同。但在这之前,不妨问一问傅总,这么大一个项目,不需要竞标,直接就和我们顾氏签订吗?”

    “你怕自己能力不够?”傅博文眉头一扬。

    “不是。只是好奇而已,每一个成功的商人都喜欢获取更大的利益,所以在挑选合作伙伴的时候,不是货比三家也是货比十家,而作为您这种上海龙头企业,想要挑选谁都行,我诧异的只是,为什么就定了顾氏,而顾氏在其他有意竞标的公司中,优势并不明显。”乔汐莞说,不吭不卑,也不急切。

    傅博文坐在会客厅的高级椅子上,此刻似乎是随意了些的翘着二郎腿,眼眸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看着这个突然在商业界闯出来的女人,以前没有刻意的留意过,对他而言,不是存在利益关系的人,他从来没兴趣知道,但也从其他商业合作人口中知道这个女人,知道这个女人突然像一匹黑马一样,让顾氏在不温不热的尴尬位置上,有了质的跨越。

    “我相信顾子臣。”傅博文直接了当。

    果然。

    就是顾子臣。

    昨晚上那顿饭,看来真的不是在白吃。

    只是顾子臣什么时候就和傅博文谈成了这笔生意,这笔这么大项目的生意。

    是在昨晚上颁奖晚会她到来之前,就已经和傅博文谈成了吗?!

    乔汐莞看着傅博文,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看来是沾了我丈夫的光。”

    “你的方案也不错。”傅博文直白,“能够这么快就做出这样的反应让我有些诧异,我原本对你的要求没这么高,此刻却觉得,可以更高一点也行。季阳。”

    傅博文叫着身边的助理。

    “傅总。”

    “明天将合同的初稿拟定给顾氏,下周一预约好律师的时间,将合同签订。”

    “是。”白季阳点头。

    乔汐莞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傅博文,看着他不太喜欢表露情绪的一张脸上,疏远而冷漠。傅博文放下二郎腿,从椅子上站起来,挺拔而内敛,给人无形中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希望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乔汐莞点头,一笑。

    傅博文带着白季阳离开。

    乔汐莞看着他们的背影,转头对着milk。

    milk现在正一脸花痴的看着傅博文的背影,口里呢喃着,“这么近距离看傅博文,比看八卦新闻里更帅了,真是好羡慕程晚夏,找到这么一个优质男。”

    乔汐莞有些无语。

    她实在不太了解女人追捧八卦明星的心情。

    不过倒是,昨晚上和程晚夏近距离接触了一下,那些说娱乐圈里面的人矫揉造作神马的,和程晚夏丝毫都挂不上边,程晚夏给人感觉,还那么直爽亲切。

    不过八卦新闻,也就是真的只能听听而已。

    “走了。”乔汐莞对着满脸花痴的milk说着。

    milk猛地回神,抱着文件跟在乔汐莞的身后。

    两个人从傅氏走出来,乔汐莞和milk坐进武大开的小车内,乔汐莞一脸若有所思。milk此刻正在八卦的和武大说刚刚看到傅博文的一幕一幕,说得口飞横沫,武大听得,兴致缺缺。

    乔汐莞沉默了一会儿,拿起电话,“齐凌枫。”

    “这么快合同就有了新的进展。”

    “嗯。”

    “果然不能小看你啊,乔汐莞。”齐凌枫有些阴阳怪气的说着。

    “这次和我没关系,是顾子臣拿下来的。”乔汐莞说,“傅博文似乎对顾子臣很信任,我几乎什么都没做,就被交道傅氏谈合作的事情,三言两语,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傅博文让我下周一去签合同。”

    “顾子臣能耐还真的不小。”齐凌枫说,有些冷冷的语调。

    “所以,不用找傅博文谈起环宇,傅博文也将这个项目给了我。你现在的价值,就在于暗中帮我出资,避过顾氏所有人,包括顾子臣。”乔汐莞说。

    “我尽量。”齐凌枫说。

    乔汐莞抿了抿,“好,就这样,有什么我会给你打电话。”

    “乔汐莞,你想过没有,你现在这么做,和顾子臣以后怎么走吗?”在挂断电话前,齐凌枫突然问她。

    乔汐莞沉默了两秒,“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齐凌枫讽刺的笑了一下,将电话挂断。

    乔汐莞咬着唇。

    狠狠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她现在需要用顾氏来做诱饵,但现在并不是时候给任何人说出来,齐凌枫这么聪明的人,一点蛛丝马迹就可能撕破她的计中计,而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不允许自己再重新开始,她真的没有那个耐心,等五年、十年,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齐凌枫,身败名裂。

    眼眸一紧。

    很多时候,在有了一个目的后,很多其他事情就会变得,不再顾忌。

    而对于顾子臣。

    她不了解这个男人,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在她身上付出了多少真心,可从这件事上,她想她至少能够看出一些。不得不说,一朝被蛇咬从此怕井绳,她也自私的,就算现在已经明确自己喜欢上顾子臣,也不敢全部的去信任这个男人,她也很怕,遇到下一个“齐凌枫”。

    ……

    咖啡厅。

    临江的包房。

    小资的情调。

    姚贝迪坐在包房中,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浓妆艳抹,看着她一脸高傲满脸不屑。

    安静的空间,谁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面前的女人优雅的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妖媚的眼眸陡然一紧,“姚贝迪,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离婚?”

    姚贝迪看着她,看着雷蕾,这个似乎从她知道情爱之后,就一直在她脑海里面挥之不去的一个名字,成了她这么长一段时间,一直以来的一个噩梦,噩梦的存在。

    她其实也很诧异,自己还会这么冷静的坐在她的面前,在她给她打电话,用非常不好的语气说,姚贝迪,我们见个面喝个咖啡。

    第一次和这个女人单独的坐在这个地方,谈离婚的事情。

    离婚。

    姚贝迪嘴角拉出一抹有些自嘲的笑容,她说,“不是应该潇夜来找我吗?”

    “潇夜没空和你纠缠。”

    “那等他有空了再说。”

    “姚贝迪,你到底耍什么花样!”雷蕾怒吼,“你知道你是有多无耻吗?!你这么纠缠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耽搁着别人的幸福,你都不觉得内疚?!”

    “我不觉得内疚。”姚贝迪一字一句。

    “姚贝迪,你个贱人生的婊。子。”雷蕾怒吼,口无遮拦。

    姚贝迪就这么淡定的看着她,看着她说道,“我是不是说过,想要让我离婚,让你学会了怎么和我好好说话再谈的。你这样,我真的没办法和你继续。”

    说着,姚贝迪拿起包准备离开。

    “姚贝迪!”雷蕾一把拉住她,拉着她的手臂,那一刻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长长的手指甲已经陷入了她的皮肤内,一阵疼痛。

    姚贝迪眉头一皱,狠狠的推开雷蕾。

    力度有些大,雷蕾差点被姚贝迪推翻在地上。

    雷蕾脸色更难看了些,她狠狠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她突然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的模样。

    “姚贝迪,你现在倒是比以前厉害多了。”雷蕾狠狠的说着。

    姚贝迪看着自己被雷蕾弄伤的手臂,抿着唇说着,“狗急了也会咬人。”

    “倒是真的。”雷蕾恶毒的一笑,笑着说,“你坐下,我们好好谈谈。我总是在想,成不了夫妻,也不应该连朋友也做不了,不管如何,你和潇夜之间还有一个女儿。”

    姚贝迪皱着眉头,对于雷蕾突然变好的态度有些诧异,但也习惯性的不想要再做什么过激的行为,重新坐在了雷蕾的对面。

    “姚贝迪,我们就直白点说吧,你要什么好处才能够和潇夜离婚。”雷蕾问,这次显得严肃了很多。

    姚贝迪抿着唇,“我没想过要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离婚?你也知道潇夜不爱你,你也知道潇夜由始至终都是喜欢我的。”雷蕾说得,那么肯定。

    姚贝迪垂下眼眸。

    她有一瞬间以为,潇夜也对她动过感情。

    她有一瞬间也以为自己,真的守得云开见月明。

    她有一瞬间以为,潇夜已经放下了雷蕾。

    “我以为。”姚贝迪说,“潇夜只是同情你。”

    “姚贝迪,你乱什么话!”雷蕾火冒三丈。

    仿若是贝戳中了什么,故意隐忍下来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

    她对这个女人,一向都没办法控制情绪,但凡一点点举动就能够让她,整个人崩溃。

    不是这个女人。

    她不会被送去国外那么多年。

    不是这个女人。

    她不会被潇夜抛弃。

    不是这个女人。

    她不会被人lun奸,更不会连孩子都怀不上。

    一切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一手造成,她一定要让她得到该有的报应,该有的报应!

    对于雷蕾的激动,姚贝迪显得平静得多。

    她就这么看着雷蕾突然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看着她那么仇恨她的目光。

    其实,她也恨。

    不管起因如何,她也恨这个女人,恨这个女人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夺走她的幸福。

    她抿着唇,“雷蕾,我暂时不会和潇夜离婚。你不要来找我了。”

    “姚贝迪。”雷蕾的怒火冲天,“你什么意思?!你就是要这么无耻的这么下贱的缠着潇夜不放吗?!我本来不想给你看的,我本来不想要这么来逼你,但是姚贝迪,我真的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女人。”

    愤怒的说着,雷蕾拿出手机,翻阅着里面的相片。

    “看到了吗?我和潇夜每晚恩爱,每晚都在上床,我们每天都亲密的生活在一起!你到底守着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做什么?!你到底能够得到什么?!”雷蕾把手机放在姚贝迪的面前。

    她不想看的。

    其实这几天,雷蕾冷不丁的就会穿这些暧昧的相片给她。

    潇夜洗澡的相片。

    潇夜在家看电视的相片。

    潇夜躺在床上的相片……

    她抿着唇,眼眸还是直直的看着手机上面的那些相片,看着那些相片在眼眸下放大,无限的放大,心那个位置,也似乎就在这么的无线难受着。

    但是还好。

    她习惯了隐忍。

    从小到大,遇到潇夜后,更加习惯了这么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她嘴角甚至于还拉出一抹笑,笑着说,“然后呢,你们这种偷、情的相片,对我而言又能有什么作用。我只不过就是不想看到你们名正言顺的而已。你们要怎么上床那不都是你们喜欢吗?!反正,在外人看来,你不就一直是小三,上不了台的小三而已。而在浩瀚之巅,潇夜的地盘上,尊称我为潇太太,叫你什么?雷、小、姐。”

    “姚贝迪!”雷蕾气得跳起来。

    姚贝迪是真的不想和雷蕾在谈下去了。

    她不觉得自己心脏真的好到这个地步。

    她站起来,拿出了两张钞票,放在桌子上,“我请。”

    这是,作为正室的大度。

    雷蕾看着那两张钱,整个人气得发抖,她抓起钱冲姚贝迪身上砸去,“谁稀罕贱人的请!”

    “我倒是稀罕。”姚贝迪淡淡的说着,蹲下身体捡起那两张钱。

    雷蕾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姚贝迪的话,只是狠狠的对着她说着,“姚贝迪,你何必这么犯贱的缠着潇夜,潇夜说你在床上就跟你一块木头差不多,动都不会动一下。你仔细看看,潇夜在我身上中了很多草莓,她说我是妖精,而你,就是一具尸体,潇夜对你半点兴趣都没有。”

    姚贝迪看着雷蕾突然掀开的衣服。

    密密麻麻的,都是青紫痕迹。

    其实,她曾经在潇夜的身下也有过。

    那个时候,她以为他对她动情。

    现在想来,男人只要是对雌性动物,都会动情。

    而她真的如雷蕾说的那样,她就是一具尸体。

    听说,男人真的很讨厌在床上,一层不变的女人。

    她刚好,中标。

    她转身,没有再多说一个字的离开。

    有些时候,是真的不能自欺欺人的。

    她承认她真的看不下去了,因为心那个地方真的太痛太痛了。

    她快速的走出咖啡厅,脚步有些不稳的离开。

    她一口气跑到车上,坐在小车内,眼前模糊一片。

    其实,和潇夜会变成这样也是曾经很多次自己想过的结果,到了今天,她也承认这种结果,却没想到,真正面对这一切,这么的不受控制。

    她咬着唇。

    咬得唇瓣都开始发白。

    ……

    雷蕾看着姚贝迪有些错乱的脚步。

    她冷笑。

    可这并不是她能够想要的结果。

    她必须要让潇夜和姚贝迪离婚,她真的很怕,潇夜突然不离婚了。

    她真的很怕,潇夜还是放不下姚贝迪。

    心猛然一惊。

    她连忙拿起手机,拨打。

    “喂。”那边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齐凌枫,是我雷蕾。”

    “我知道。”

    “潇夜不和姚贝迪离婚!”雷蕾愤怒无比。

    齐凌枫似乎是沉默了一下,“不离婚就不离婚,你安心呆在潇夜身边就行了。”

    “齐凌枫,你到底是在帮我吗?”

    “我只是在提醒你,别再做些过激的行为了,那样你只会把潇夜越推越远。雷蕾,男人会心软一段时间,但不是一辈子,你如果不把握住这段时间,以后你就想都别再想和潇夜在一起了。”齐凌枫一字一句提醒。

    雷蕾咬着唇,“但是现在潇夜不离婚,我怕他和姚贝迪旧情复燃。”

    “姚贝迪和潇夜不会旧情复燃。你和潇夜已经这样了,姚贝迪不会再重新接纳潇夜。”齐凌枫说。

    “不,你不懂女人。女人为了爱情,什么都接受得了。”

    “那是你。”

    “是我,也是所有的女人。”雷蕾极端的说着。

    齐凌枫似乎是不想和雷蕾这么固执的争吵下去,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雷蕾,我现在不和你多说,我就提醒你,你最好安安分分的,别做出些事情出来,到时候我也没办法帮你。”

    雷蕾有些不甘心的,那一刻却没有再说话。

    “我很忙,挂了。”齐凌枫直接把电话挂断。

    雷蕾不爽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齐凌枫不懂女人,齐凌枫不懂女人,所以才会这么说!

    她狠狠的看着姚贝迪刚刚喝过的咖啡,突然扔在地上,响起破碎的声音,“姚贝迪,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

    姚贝迪隐忍着眼泪,在车上坐了很久。

    她深呼吸。

    这个点,她还要回去上班。

    她总是在想,她总有一天会回到自己的生活里面去,所以她需要这么不停的去适应,适应心里面再也没有那个男人的日子。

    她转头,看着来电时显示。

    接通,“贝坤。”

    “姚贝迪你在哭吗?”姚贝坤突然皱眉,有些不悦。

    “你有事儿就说。”

    “妈说让你晚上回家里吃饭。顺便问问你和潇夜的事情。”

    “就说我今晚很忙,没空。”

    “你在逃避什么?不是和潇夜马上离婚吗?你怕什么啊,爸妈这边不还有我帮你罩着的吗?”姚贝坤口气有些不好。

    “我今天不想回去,也不想谈潇夜的事情。”

    不想再谈。

    也不想在父母面前伪装。

    她这段时间真的很难受,等过段时间,过段时间好了,再回去,喜笑颜开。

    姚贝坤突然开口,口吻严肃了很多,“是不是潇夜又做了什么事情,让你难受了?”

    这样的语气,姚贝迪其实还真的没有听到过。

    “没什么,我的事情让我自己解决。”

    “你能自己解决吗?”姚贝坤很是愤怒,“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就这么不会保护自己!姚贝迪,我不看在你是我姐的份上,我真的早就不想搭理你了,你说你就不能拿出点女人的霸气吗?你就不能学学乔汐莞吗?你看她被谁这么欺负过?!就算是被人差点强奸,也能够游刃有余的解决,你怎么就不行!”

    “我不能。”姚贝迪天生,就是懦弱。

    姚贝坤恨铁不成钢,“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

    “我在上班,不要打扰我了。”姚贝迪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就是习惯了逃避。

    她就是习惯了把什么委屈什么难受所有统统的一切,都装在心里面。

    她说不出来。

    所以,就这样吧。

    她深呼吸,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泪,开车离开。

    她开得很平静。

    是真的很平静,没有一点点激动。

    车子一直匀速的在车上行驶,和她以往一样的速度。

    所以,她真的确定,那辆突然闯出来的小车,是真的占用了她的道,是真的故意往她车上撞。

    她整个人一怔。

    猛的打着方向盘。

    那辆车仿若是不要命的一般,毫无偏转的往她车上开来。

    “哐”、“哄”……

    姚贝迪觉得身体被狠狠的一阵晃动。

    头猛地一下被撞到了玻璃上,剧痛无比。

    她似乎感觉到从额头上留下来的血,湿润了她的整张脸。

    而在此刻,她转头看着那辆撞她的小车,车窗玻璃摇下,一张恶毒的脸就这么直直的在她有些眩晕的眼前。

    雷蕾。

    露出如疯子一般笑容的雷蕾。

    她身上似乎也受了伤,脸上却挂着恶心的笑,笑得那么肆无忌惮。

    她嘴唇微动。

    没有发出声音。

    姚贝迪在昏睡那一秒,却似乎是看清楚了她在说什么。

    她说。

    你觉得,潇夜会先救我,还是救你?!

    姚贝迪想。

    最后那一秒想。

    潇夜都不会。

    因为,救护车会一视同仁的,先到。

    后面那辆黑色轿车内的保镖,已经匆匆忙忙的赶了下来,恭敬的叫着她,“大嫂,大嫂……”

    耳边一片混乱。

    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混乱。

    ……

    医院。

    急救室。

    安静的走廊上,没有一点声音。

    潇夜冷着脸坐在那里。

    阿彪站在他的旁边,不发一语。

    两个黑色保镖自责的低垂着头,站在潇夜的面前。

    潇夜只是冷着脸,一直看着手术中的字样,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没人敢主动开口说一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

    一个女人从里面推了出来。

    潇夜眼眸一抬,看着那个女人。

    “不想见到我吗?”雷蕾问他。

    麻药刚过,她身体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说出来的声音也很是虚弱。

    潇夜冷冷的看着她,无动于衷。

    “你们先被推我走。”雷蕾对着医护人员。

    医护人员很诧异。

    雷蕾的眼眸一直看着潇夜,“是准备让我这样和你一起陪着,姚贝迪出来?”

    潇夜突然从走廊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雷蕾,看着她此刻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颊,眼眸里面,迸发出杀人的火焰,毫无掩饰。

    雷蕾却只是蓦然一笑,“夜,陪我回病房。刚刚医生说了,姚贝迪没有生命危急。”

    潇夜捏着手指,压抑着怒气。

    他知道姚贝迪伤得不严重……

    “夜。”雷蕾伸手拉着他的冰冷的大手,“而我,伤得比她更重,医生说,我才做了手术,现在又遇到车祸,真的是,九死一生,说不定,我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潇夜恨恨的看着雷蕾,恨恨的看着。

    雷蕾知道,潇夜恨不得杀了自己。

    但是,他不会杀了自己。

    因为,他觉得,他有愧于她。

    他突然转身,大步走在前面。

    雷蕾示意医护人员跟上。

    潇夜和雷蕾一行人,消失在走廊上。

    而在那一秒,姚贝迪从里面推了出来,推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潇夜和雷蕾消失的背影。

    “大嫂。”耳边,传来阿彪的声音。

    姚贝迪转眸,那一刻其实是没什么情绪的。

    “我陪你回病房。”

    “不用了。”姚贝迪说。

    她其实不喜欢被人觉得可怜,她和潇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过用怜悯来得到他的倾心,所以自然,也不想要任何人来这样施舍。

    “大嫂……”阿彪欲言又止。

    “阿彪,不要通知我的家人。”姚贝迪突然说,“医生说我没什么大碍,不过因为伤到头部要观察两天是不是又脑震荡或者脑淤血而已,我自己能够照顾自己。”

    “大嫂,对不起。”阿彪突然道歉。

    姚贝迪笑了一下,“你对我道歉做什么?”

    “因为大哥的原因,我也没打算通知你的家人……”阿彪说,因为自私的不想姚贝迪的家人再对潇夜有不好的印象,而且所有的护工人员他早就已经打点好了。

    他还想着,等事情某一天水落石出了,大哥或许还能够和大嫂破镜重圆。

    能不惊动大嫂的家里人,最好。

    “没什么。”姚贝迪淡淡的说着。

    “大嫂,你好好养身体。”阿彪说。

    那些比如他现在已经在着手调查雷蕾的事情,最后还是没有对她说出来。

    这么久了,没有找到突破口,他不想让她失望。

    “嗯。”姚贝迪闭着眼睛。

    医护人员把她送到了vip病房,似乎是故意的安排,和雷蕾的病房离了很远很远的距离。

    姚贝迪就这么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看着点滴瓶不停的一滴一滴往下。

    护工恭敬的走过来,“姚小姐,我是您的护工,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叫我来做。”

    姚贝迪点头。

    “我现在想睡一会儿,你先出去。”

    “医生说了,麻药没过之前不能休息,我陪你说说话吧。”

    姚贝迪看着护工。

    护工笑了笑,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刚刚有个人给了我三倍的钱,让我多陪陪你……”

    “这样。”姚贝迪笑了笑,“那你就说说你的事情吧。”

    “我的事情?”

    “比如你和你丈夫怎么在一起的,你们有孩子吗?成绩好吗?你们家庭如何……”

    “姚小姐想听这些吗?”

    “嗯,想听听,别人的家庭,怎么样?”

    “我和我男人其实就是在一个生产队,我男人当时在队上的时候很能做事……”

    姚贝迪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别人的故事,听着别人的故事打发时间。

    另外一个病房呢?!

    另外一个病房。

    安静的仿若只有点滴的声音。

    雷蕾躺在病床上,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潇夜,看着他冷峻着脸,一言不发。

    “你怎么不质问我。”雷蕾突然开口。

    潇夜看着她,脸色阴沉。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是我开车去撞的姚贝迪。”

    潇夜捏紧手指,那一刻似乎青筋暴露。

    “我今天找姚贝迪,和她商量你离婚的事情,她再次拒绝了我。”雷蕾静静的说着,她声音真的很虚弱,但是此刻,却还是这么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看着姚贝迪离开,我在想,这么让你为难的女人,这么让你为难的两个女人突然都死了,你会不会好过点?!”

    潇夜狠狠的看着雷蕾,脸上的杀气毫无掩饰。

    “或许,我死了你会好受一点是吗?最好是那种天灾*,你就不会内疚了,你就可以心无杂念的和姚贝迪生活在一起。可惜,我真的没有死去……”雷蕾说,说着说着,眼眶似乎就红了,红着流了出了眼泪,顺着脸颊,掉在枕头上,而此刻似乎不自知般的说着,“潇夜,你现在应该很恨我吧,恨我这么一直纠缠着你,恨我让姚贝迪受了伤?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恨我自己,为什么就能够爱你,爱到这个地步!”

    潇夜脸色冷然。

    “潇夜,我其实也很怕,很怕哪一天我真的做了极端的事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会开着车去撞了姚贝迪,而在真的撞了之后,我还在想,我还在想,你会心痛姚贝迪还是会心痛我……”

    “雷蕾!你到底怎么才够?!”潇夜冷冰冰的问她。

    “怎样才够?!我也不知道。或许当你真的和姚贝迪离了婚,真的愿意安心的待在我的身边,真的重新爱上了我,才够……”雷蕾说,“也或者,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姚贝迪,就真的一直都不会够!”

    “雷蕾,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这么的变态!”

    变态。

    雷蕾突然冷笑了一下,“我也觉得,我被逼成了变态。”

    潇夜青筋暴怒,狠狠的看着雷蕾,看着她此刻,悲伤到极致,却让人恨不得撕了的模样。

    “不就是让我和姚贝迪离婚吗?!雷蕾,我马上就会如你所愿!”潇夜说,“但是你给我记住了,记清楚了,你下次再敢做出些任何什么事情出来,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最后一次!”

    雷蕾看着潇夜暴怒的模样。

    看着他突然拿出电话,“半个小时到市中心私立医院来,拟好离婚协议书!”

    电话猛地一下扔在地上,四分五裂,冷血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转身走了出去。

    雷蕾突然一笑,在如是奢华而空档的病房中,笑得那样的狰狞。

    齐凌枫,你不是说不能做逼急了的事情吗?!

    看到吗?!

    做得越极端,越好。

    ……

    姚贝迪的病房,突然被人推开。

    姚贝迪转眸。

    耳边还是护工一直喋喋不休的声音,很多生活上繁琐的事情,在她嘴里满是抱怨,却总觉得,这才是家庭该有的生活,生活……

    “你出去!”潇夜冷声,对着护工。

    护工一怔,看着姚贝迪。

    总觉得这个男人脸上的气势,让人不容反抗。

    “你出去吧。”姚贝迪声音温柔了些。

    护工有些心惊的走出去。

    潇夜走到姚贝迪的面前,整个脸上冷漠无比,他手上拿着一支笔一张纸,“离婚协议书,签了。”

    姚贝迪看着他。

    看着他冷酷无情的模样。

    “签字!”潇夜一字一句,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说过我要离婚吗?”姚贝迪看着他。

    她现在一身很软,应该刚刚打了麻药,现在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

    而现在。

    这个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一刀两断。

    “姚贝迪,不要逼我。”潇夜冷血的脸上,没有一丝感情。

    “我能逼你做什么……”

    话音还未落下。

    潇夜直接拿起姚贝迪的手,将那张离婚协议书摆在她面前,手到的力度很大,大到姚贝迪吃疼的皱着眉头,他粗鲁的把笔放在姚贝迪的手上,“签字!”

    那样冷血的态度。

    姚贝迪咬着唇,看着潇夜,看着他那张,残忍的脸。

    ------题外话------

    小宅觉得今天,又该顶钢盔了。

    呼呼。

    推荐好友新文《法医前妻》作者希晨。高冷法医甩前夫,霸道总裁再追妻,却发现她是真正的女王。文文正在首推,欢迎收藏观看,^_^。

    推荐好友宝马香车的文文《爆宠火妃之狂医七小姐》

    简介:

    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了?!

    呸!错了,是湿身!

    刚从水里爬出来,就见到湖边站着一个美得人神共愤的男人,秦岚激动得一跃而起,一个箭步冲上去挑起男人的下颚,邪肆一笑。

    “帅哥!多少钱一晚?开个价呗!”

    话音未落,四下立刻哗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艾玛我的姑奶奶!这可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不是青楼里卖身的小倌儿!</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