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三章 声东击西(三)暗渡成仓

第一百零三章 声东击西(三)暗渡成仓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签字!”病房中,传来潇夜极尽残暴的声音。

    姚贝迪手被潇夜捏得生疼,那一刻却倔强的只是看着潇夜,看着他怒火冲天,没有签下自己的名字。

    只觉得心很痛。

    被这么逼着签下离婚协议的她,心有些痛而已。

    意外的,却没有哭。

    她连眼眶都没有红。

    “姚贝迪,你真的要我逼你签字吗?!”潇夜此刻的情绪似乎是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狠狠的看着姚贝迪,抓着她手的力度在不停的用力。

    他青筋暴露,根本就无法掩饰此刻暴怒的情绪。

    “潇夜,你准备怎么逼我签字?”姚贝迪真的很平静。

    她其实真的很想看看,这个男人可以残忍到什么程度。

    也或者,看得多了,心痛麻木了,就够了。

    “你到底在坚持什么?!姚贝迪!”潇夜突然放开姚贝迪,手突然很用力的放开,离婚协议被他狠狠的扔在地上,还有那只可怜的钢笔,因为他的愤怒,而四分五裂。

    还在坚持什么?

    她也很想问自己,到了今时今日,她还在坚持什么?!

    “不过就是,看不得你和雷蕾好而已。”姚贝迪说,冷冷的说。

    她其实真的有很多黑暗的一面,被这么一点一点激发。

    潇夜眼眶通红,眼里面充斥着血丝,整个人散发着狰狞的戾气,“我和雷蕾好不了!”

    姚贝迪讽刺的一笑。

    什么叫做好不了?!

    “每天躺在一张床上,每天抱着彼此,每天上床,亲密无间。怎么才会算?”姚贝迪问他,用平静的语气的问他。

    怎么才算好?!

    她实在不懂。

    她一直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好的。

    “你听谁说的?!”潇夜咬牙切齿。

    “需要听谁说吗?”姚贝迪问他,“你和雷蕾不早就滚在了一起?潇夜,你能说你和雷蕾是清白的吗?你能说,你就从来没有碰过那个女人吗?!”

    潇夜突然沉默。

    他不能!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模样,清清淡淡的语气,就这么直直白白的说道,“所以潇夜,你真的很脏。”

    所以潇夜,你真的很脏。

    他是真的很脏。

    他碰过很多女人。

    他做过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

    他就是一个肮脏的男人,那她还在这样坚持着,为什么?!

    “潇夜,你出去吧。”姚贝迪就这么轻轻的看着他那张隐忍的脸,那张似乎带着愤怒又似乎有些难受的,五味杂陈的脸。

    她其实是看不懂他的。

    她一直以为他其实是有过那么一瞬间喜欢他的。

    但有时候又觉得,那一瞬间或许就是人生中某个精神失控的抽风,不能放在心上。

    不能放在心上,却给了自己希望。

    她自嘲的一笑。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抢来的爱情,不叫爱情,那叫“一厢情愿”。

    潇夜杵在她的面前,一动不动。

    他很高,因为经常锻炼身体很壮,站在她面前,她娇小得似乎轻轻一捏就会碎尸万段。

    他就这么一直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如此淡薄的脸颊,看着她额头上那包裹着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纱布。

    心里猛然一紧,眼眸一沉。

    他蹲下身体重新捡起那张离婚协议书,拿起放在病床上写病历的那只签字笔,这次没有暴怒,这次只是用很平静的声音说,“姚贝迪,签字。”

    姚贝迪看着他。

    是不是,不签字,今天他就这么一直耗在她的病房了?!

    “潇夜,你真的要这么逼我吗?”姚贝迪问他。

    “我不是在逼你,我在逼我自己。”潇夜表情冷酷,脸上不带任何一丝感情。

    姚贝迪看着他,看着他残酷的脸。

    “我要是真的不签,你会怎么样?”姚贝迪就是这么倔强。

    她一向很好将就。

    但有些时候,却固执得吓人。

    比如爱潇夜。

    全世界的人都对她说,潇夜不是良人,你们的婚姻不是佳配,她却一如既往的坚持了这么多年,不听任何人的劝道,即使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你到底要怎样?!你现在这副模样还不够吗?!还是说,等到某一天,你躺在床上,变成了一滩尸体你才觉得安心!”隐忍的潇夜在那一刻突然暴怒,暴怒的一拳,狠狠的砸在墙壁上。

    墙壁上响起剧烈的声音,恍惚觉得地动山摇。

    姚贝迪看着潇夜,看着他残暴的脸上,那极致的冷血。

    如果刚刚那一拳打在她的身上,她会不会就真的,成为了一滩尸体。

    她看着潇夜,看着他不受控制的身体,在发抖。

    在狠狠的发抖。

    房门外,突然冲进来阿彪。

    里面的声音太剧烈了,剧烈到,外面都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阿彪看着潇夜和姚贝迪,看着潇夜不受控制的身体,以及还在墙上的拳头。

    能够把潇夜逼到这种程度……这种无能为力,无处发泄的程度。

    阿彪心一惊,不敢上前。

    正时。

    阿彪的身后突然跑进来一个男人,男人嘴里呢喃着,整个人火气十足,他一边大步往前一边说,没有丝毫犹豫,“潇夜,你tmd的敢这么欺负我姐,我tmd就敢和你拼了。”

    然后。

    “哐。”

    病房中响起更加剧烈的声音。

    姚贝迪看着姚贝坤手上拿着一把椅子,就这么直冲冲的往潇夜的头上砸去。

    一道红色血迹,瞬间从潇夜的头顶滑落,划过他残酷的脸,显得更加狰狞。

    而潇夜那一刻,却一动不动,甚至没有回头看砸自己的男人,充血的眼眶就这么一直看着姚贝迪,看着她的视线,在他的红色血液上,冷漠。

    “大哥。”阿彪突然上前。

    姚贝坤似乎也被自己突然的举动惊呆了。

    他站在那里也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看着自己手上的椅子。

    他刚刚怎么能够就这么霸气的拿起椅子真的砸向了这个男人?!

    他刚刚那一秒是不是太man了。

    内疚感毫无。

    心里面还不停的在洋洋得意。

    潇夜手微动,阻止阿彪上前。

    阿彪看着他,转头看着姚贝坤。

    姚贝坤似乎感觉到一道冷血的视线,转头对着阿彪,整个人瞬间做出防备的样子,“要打架是吗?!来吧!”

    阿彪眼眸一紧,却没有任何动作。

    整个房间,就这么滑稽而讽刺。

    所有人在那一刻似乎都安静的没有说话。

    潇夜头上的血液,一滴一滴掉在姚贝迪白色的床单上,染上了狰狞的颜色。

    过了不知道多久。

    阿彪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哥,我送你去包扎。”

    潇夜似乎才回神过来。

    那一刻仿若也是被姚贝坤敲醒了一般。

    他突然把那张离婚协议书放在姚贝迪的床头,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说道,“想通了就签了。”

    然后转身,欲走。

    “潇夜,你tmd这么逼着一个女人离婚你都不觉得害臊吗?!什么离婚协议书!劳资马上把它撕烂。”姚贝坤二话不说的,拿起那张纸稀里哗啦的撕碎,“告诉你,不是你说离婚就离婚,是我姐说才算!你tmd的别想着和雷贱人双宿双飞!做一辈子狗男女吧!”

    潇夜离开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脸色残忍的看着姚贝坤。

    姚贝坤不怕死的狠狠的回视着潇夜。

    “哐。”这一拳,是阿彪出手的。

    忍了这么久,终究还是忍不下去。

    虽然他不赞同今天潇夜的做法,但潇夜毕竟是他大哥,永远的大哥,他听不下去,这么被人诽谤。

    姚贝坤被突然而来的一拳打在了地上。

    他摸着自己的嘴,里面有些血腥的味道。

    他猛地一下跳过去,蹦过去就想要和阿彪打起来。

    潇夜眼神一冷,“住手!”

    姚贝坤整个人一怔,也莫名其妙的被这个声音,这个眼神停顿了。

    阿彪恭敬的站在潇夜的身后,然后跟着潇夜走出了病房。

    姚贝坤扬着拳头,沉默了几秒,有些受不了的怒吼,“拽什么拽,总有一天劳资要狠狠的把你踩在脚下!”

    骂完之后似乎还不解气一般,狠狠的跺了跺脚。

    姚贝迪眼眸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看着他总是异于常人的举动。而那一刻,莫名又觉得觉得好像很酸,从来不知道姚贝坤这小子有一天会这么的护着她,她一直以为姚贝坤从小到大因为父母一向比较偏爱她而对她是怨恨的,甚至很多时候父母打他时都说你看看你姐多乖,你就不能有你姐半分吗?!

    她想是她这么多年在这样的声音下长大,也会畸形的。

    她真的么想到,姚贝坤会这样……

    而她。

    也真的从小到大没有花太多心思在他弟身上,她有时候也会根深蒂固的觉得,姚贝坤就是那扶不起的阿斗,没救!

    眼眸垂下,看着面前白色床单的红色血迹。

    “你有事儿吗?”姚贝坤转头,口气很不好的问道。

    姚贝迪摇头,“没事儿。”

    姚贝坤大大咧咧的坐在姚贝迪面前的椅子上,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个没有削的苹果咬了起来,“该死的潇夜,居然这么欺负你,劳资真想咬死他。”

    一边吃,一边还怒气无比。

    姚贝迪看着自己的弟弟,嘴角一笑,“贝坤,谢谢你。”

    姚贝坤咬着苹果的嘴一怔,整个人诧异的看着她。

    “嗯,谢谢。”姚贝迪说。

    不是姚贝坤突然的闯进来,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签下离婚协议书,但终究是,不知道会被逼到怎么的程度。

    而她突然觉得,能够有这么一个人来帮自己,真的没那么孤独。

    姚贝坤脸似乎有些微红,口里却说着,“你谢我个屁,我就见不得潇夜那副拽上天的样子。我告诉你姚贝迪,你丫的别傻吧兮兮的什么都自己忍受着,你没有欠潇夜什么,犯不着有任何内疚。”

    姚贝迪微微一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只是突然说道,“贝坤,我这么一直不离婚,是不是很坏。”

    姚贝坤看着她。

    “觉得自己很坏,但是真的不甘心。”姚贝迪说,“真的不甘心就这么离婚了,一切都如了雷蕾的愿。有时候我甚至在想,雷蕾到底为什么,就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得到潇夜,是我真的比她差很多吗?!”

    姚贝坤沉默着。

    因为此刻的姚贝迪,莫名其妙的就哭了。

    虽然刚刚进来时没有注意,但还是知道,姚贝迪坚强的,没有哭。

    此刻。

    是忍不下去了吗?!

    “到了现在,你还喜欢潇夜吗?”姚贝坤问她。

    突然很正经的问她。

    姚贝迪看着自己的弟弟,难得看到他这么一脸严肃的模样。

    此刻却没办法去欣慰。

    因为整个人已经到了,没办法去感受别人情绪的事情。

    她说,“不知道。”

    “其实,你真的和潇夜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放手吧,姐。”姚贝坤很认真的,说。

    从某一个角度而言,他真的很崇拜潇夜,即使表现出来的是那么的不屑,那是因为他觉得他高傲的自尊不能被玷污,可有时候又不得不被潇夜在道上的霸气所震慑住。

    即使如此。

    他还是不能认同了潇夜。

    潇夜这个人太直了,在对待感情的时候,也用了道上的那一种模式。

    而那种模式,只会伤了姚贝迪。

    姚贝迪看着姚贝坤。

    姚贝坤很少这么认真的和他说话,她有时候甚至以为自己这个弟弟除了吊儿郎当就是没心没肺,而现在这么认真的模样,她想,或许全世界都看清楚了的一件事情,而她还在做,无谓的坚持。

    她咬着唇,点头。

    她会放手的,总会放手的。

    房门再次被人推开。

    乔汐莞出现在病房里,身后跟着武大。

    “发生了什么事?”乔汐莞直接问道,看着姚贝迪打着绷带的额头。

    “你怎么来了?”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乔汐莞直接说道。

    “车祸而已。”

    “是雷蕾撞的?”乔汐莞问。

    姚贝迪看着她,“你怎么会知道?”

    “我说的。”跟在乔汐莞身后的武大开口说道。

    姚贝迪看着那个,有些陌生的女人。

    “女神,师父,你们怎么也来了。”刚刚还有那么一点点深沉的姚贝坤,瞬间就变得无比轻浮起来,脸上还露出毫无掩饰的,狗腿的,献媚之笑。

    简直,不容直视。

    武大对着姚贝坤微点了点头,说道,“你弟给我说的。”

    姚贝坤大方的承认,“刚刚莫名其妙接到阿彪的电话,说什么你在医院,被雷蕾那厮给撞的,我当时刚和我师父练完拳击,气得火冒三丈就给跑了来,一进来就看到潇夜逼你离婚,麻痹的,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把潇夜从楼上给扔下去,气得我差点没有吐血。”

    说起那副画面,姚贝坤整个人似乎还气到不行。

    乔汐莞看着姚贝迪的模样,看着她脸色惨白无比,突然转身离开。

    “喂,女神!”姚贝坤看着乔汐莞突然出去,忍不住叫着,也跟着跑了出去。

    武大也没有犹豫的,跟了上去。

    姚贝迪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不用想也知道乔汐莞要做什么?!就像很多年前以前,她半点都看不得,她受了委屈。

    ……

    乔汐莞走出姚贝迪的病房,看着走廊上的阿彪。

    阿彪本来是陪着大哥去巴扎的。

    但是大哥拒绝了他的陪同,让他就这么待在这里。

    没有说待在这里做什么,却不言而喻的知道,是为了看看,姚贝迪的情况。

    “阿彪,雷蕾在哪个房间?”乔汐莞直接走向他。

    阿彪沉默了一秒,指了指前面,“往前,右转,第二个房间。”

    乔汐莞没有停留的大步向前。

    姚贝坤和武大也跟上她的脚步,阿彪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乔汐莞直接走到雷蕾的病房门口,推开病房门。

    房间内,雷蕾一个人躺在床上,脸上血色很差,整个人看上去虚弱无比的窝在那里,转眸看着乔汐莞的时候有片刻的而惊讶,随即,就变成了惊恐。

    因为她看到乔汐莞突然冲过来,二话不说,一把狠抓着雷蕾的头发,一个巴掌“啪”的一声甩了过去。

    雷蕾被这一巴掌打得眩晕。

    她摸着自己的脸,狠狠的看着乔汐莞,“你做什么?”

    “做什么?!替天行道呗!”说着,又是一巴掌,毫不留情的甩过去。

    雷蕾被打得懵了,声音尖叫着,“乔汐莞,你有病吗?!”

    “啪、啪、啪!”

    乔汐莞似乎听不到雷蕾在说什么,四五个巴掌,哐哐哐的不停的扇在雷蕾的脸上,在房间响起剧烈的声音,让一边的姚贝坤都紧绷了一口气。

    女神,女神这是真的发飙了。

    看看这打人的架势。

    话说他其实也老早就想要凑雷蕾这贱货了,但又碍于自己是男人,打女人怎么都有些那啥就一直任由这个贱人这么耀武扬威,女神这么疯狂的殴打,让他,目瞪口呆。

    他现在是该佩服呢?还是佩服呢?还是拍手叫好!

    “阿彪,你还站着干什么?!”雷蕾被无数的巴掌打得根本就还不了手。

    她才做完手术,身体都是软的,根本就使不出力气。

    只感觉整个脸火辣辣的痛。

    阿彪站在门口,顿了顿,转身离开了。

    雷蕾看着阿彪的背影,尖叫着,“阿彪,你给我站住,你信不信我马上让潇夜把你赶走!啊……”

    乔汐莞突然停下打雷蕾脸的手,看着她已经红肿到不行的脸颊,抓着她头发的手用力了些,似乎连头皮都被乔汐莞抓了起来,她狠狠地说着,“做人小三,就该做好被人揍的觉悟,你觉得还能有谁帮你?!”

    “乔汐莞,你给我放手!”雷蕾尖叫。

    乔汐莞一把放开雷蕾,手上力度很大的推了她一下。

    她整个人就被推在病床上,看上去狼狈不堪。

    乔汐莞揉着自己那因为打人而自己也很痛的手掌,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雷蕾,丢下一句,“下次再敢让姚贝迪受伤试试!”

    说完,转身往外走。

    “乔汐莞,有本事你别走,等潇夜回来了,我会让他杀了你!”雷蕾怒吼。

    乔汐莞的脚步停了停,“你太看得起自己了,雷蕾。”

    然后,再也不屑和这个女人有任何交集,乔汐莞大步离开。

    武大紧跟着乔汐莞的脚步。

    姚贝坤往前跑了两步,又转身回来对着雷蕾,“雷贱人,你给我安分点,敢再对我姐怎样,我找一群人强奸你,强奸致死!”

    雷蕾暴怒的脸上,已经完全扭曲。

    “啊……”她不受控制的狂叫。

    她真的被这些人,逼到了疯狂的地步!她真的被逼疯了!

    姚贝迪这个贱人,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帮她?!

    姚贝迪才是最下贱,最烂的那一个!

    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来为她出气!

    她发誓,她今天的受得委屈,她一定要变本加厉的还回来,一定要!

    ……

    走廊上。

    乔汐莞大步走在前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姚贝坤和武大也停了下来看着她。

    乔汐莞拿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调整了一下情绪,“董事长。”

    “你不是要给我汇报傅氏合同的事情吗?现在去哪里了?”口吻很是严厉。

    乔汐莞抿了抿唇。

    刚她正在准备傅氏的合作材料,接到武大的电话,武大说姚贝迪出了车祸,姚贝坤现在去了医院,说好像是被雷蕾故意撞的。

    那个时候她放下手上的所有事情,心里面忍着怒气直接就走出了顾氏大厦。

    耳边似乎还听到milk提醒的声音,“乔总,你半个小时后约了董事长汇报材料哦!”

    她深呼吸一口气,恭敬的说着,“临时有点事情出去了,我马上就回来。”

    “别不把上班当上班。”说完,那边怒气的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女神你怎么了?”姚贝坤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乔汐莞不愿意多说,“你照顾好你姐。武大,送我回公司。”

    武大点头,跟上乔汐莞的脚步。

    乔汐莞突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姚贝坤,“保护好你姐就是要这样,犯不着对谁畏忌。”

    姚贝坤一怔,猛地点头,“女神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对雷贱人手下留情。”

    “还有,劝劝你姐,婚早点离了。用不着因为那点不甘把自己的幸福搭了进去。”乔汐莞说。

    “是。”姚贝坤恭敬无比。

    乔汐莞点了点头,大步离开。

    姚贝坤就痴痴的看着乔汐莞离开的背影,满脸花痴。

    女神,果然是女神,真是哪个样子都好看。

    就连打人的时候,他也觉得是优雅的。

    “姚贝坤。”耳边,传来阿彪的声音。

    姚贝坤脸色一下收紧,一脸不爽的看着阿彪,“做什么?”

    “以后不准动不动就打大哥,下次我不会手软的。”

    “下次潇夜再弄哭我姐,我一样的弄死他。”姚贝坤狠狠的说着。

    阿彪眉头皱了皱眉。

    姚贝坤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心情陡然很好的,“虽然你今天揍了我一拳,但看在你通风报信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何况刚刚女神打雷贱人的时候,你居然没有出手……阿彪,你好好跟着我,以后爷吃香的喝辣的都叫着你。”

    阿彪无语的直接离开。

    总觉得和姚贝坤,一直都没办法好好沟通。

    姚贝坤也无所谓,心情陡然很好的,钻进姚贝迪的病房。

    ……

    小车内。

    乔汐莞脸色一直很沉。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她,也没有开口说话。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乔汐莞打开车门,大步的离开。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似乎和她印象中的又有了丝不一样。

    以前在监狱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不要命了,分明什么都不会,一点功夫都没有,力气也小的可怜,但就是有一股不怕死的冲劲,硬是折服了包括她在内的,还有女监狱老大。

    出狱后一直以为她收敛了很多,开始不用那么拼命的,用自己的智商去得到一切,刚刚那一秒表露出来的愤怒和霸气,让她见多了这些打打杀杀的人,也会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触。

    乔汐莞真的,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思考。

    这是顾子臣看出来的吗?!

    她恍惚觉得,乔汐莞也不是叶妩口中说的那样,弱得不堪一击。

    ……

    乔汐莞直接回到办公室。

    milk急得跳脚,看着她连忙说着,“董事长打了两个电话来了,有一次还是亲自给我打的电话,我的小心脏都差点被吓死了,乔总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听说董事长现在很冒火。”

    乔汐莞直接坐在办公椅上,听着milk说的话,也当做没有听到一半。

    “乔总,现在不去董事长那里吗?”milk说道。

    “等我做完了再去。”说着,乔汐莞灵活的手指就在键盘上不停的跳动。

    milk咬着唇。

    能够有这份沉着和大气,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么一直过了20分钟。

    乔汐莞用u盘把自己的东西拷贝,递给milk,“帮我约董事长。”

    “是。”

    milk连忙拿起电话礼貌的说着,“喂,叶秘书,董事长现在有空吗?哦,好,那我们马上上来。”

    挂断电话,“董事长让你马上上去。”

    乔汐莞点头,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带着milk走向顾耀其专设的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乔汐莞将今天上午和傅博文谈到内容大体说了一下,将傅博文提供的方案和要求进行了汇报,并整理了一下目前她能够想都的优势劣汰,最后停留在资金问题上,“目前我们顾氏正在牵扯两个项目,都因为还没完工资金一直挤压。现在傅氏给我们的合作项目,盈利几乎超过了其他项目的百分之十,但需要垫付的资金却不容小窥,而我刚刚从财务那里拿到我们近几年有过合作的银行账目情况,发现我们现在贷款的金额已经达到上限,想要让这些银行再审批贷款有些不切实际,而且这么大的资金流,这些银行也无力再承担。”

    顾耀其严肃着脸,面无表情,“你什么打算?”

    “我暂时只将问题分析了出来,因为时间紧迫,还没有想到更好的方式。而且傅总要求我们下周一签合同,合同一签订,就意味着我们的资金必须立即到位,这个项目预计在本月底就会启动,但凡启动,如果资金流不顺畅,项目很容易就会被耽搁下来,不仅影响到我们和傅氏的合作,还拖延了整个项目的进度,而合同初稿里面明文规定,如项目因乙方拖延,需按照市场价值进行赔偿,甲方还可随时终止合同。”

    顾耀其脸色更加严肃,他似乎也有些气的锤了锤面前的会议桌,响起有些难听的撞击声。

    milk胆子小,坐着会议记录的她,被顾耀其突然的模样吓了一跳。

    反而坐在顾耀其旁边的叶媚显得淡定了很多,只是这么一直看着乔汐莞,看她如何辣手摧花。

    “董事长有没有熟悉的,海外银行。”乔汐莞开口,继续说道,“在这个项目启动后,傅氏肯定也会用到大量的资金,应该早就和国内的各大银行进行了商谈,而这些银行,于情于理也会愿意将贷款给了傅氏。”

    “我想想办法。”顾耀其冷着脸说道,“你先准备好签约的事宜,这个项目,我们绝对不能轻易放手。”

    “是。”乔汐莞连忙点头。

    她就知道,不管到了什么地步,顾耀其都不会讲这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就这么的给扔了出去。

    但是想要让顾氏在这么短的时间筹集大量的资金。

    如果不是真的和海外银行有着极好的关系,审批就会是一个漫长的流程,而对于顾氏在上海还算出名,在海外也就没什么知名度的企业,想要贷款,也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

    早晚会用到齐凌枫。

    所以,乔汐莞在离开会议,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就给齐凌枫打了电话。

    “齐凌枫。”

    “又有何指教?”乔凌枫传来有些意味深长的声音。

    “顾氏已经决定接下傅氏的合作案,但是现在顾氏没有资金,顾耀其正在想办法到处筹集,应该会将贷款锁定在海外银行,我记得你们环宇和瑞士有家银行关系匪浅,你想想办法,让顾耀其找他们贷款。而你将你的大量资金存进银行,你知道我的意思吗?”乔汐莞说。

    齐凌枫很淡定,“我当然知道。”

    “齐凌枫,顾氏要的是一笔不菲的资金,你最好做好充足的准备。”

    “放心,环宇什么都比不上顾氏,但就是钱多。”齐凌枫一字一句。

    乔汐莞脸色有些难看,他冷冷的说着,“挂了。”

    挂断电话,心里隐忍着各种不爽。

    环宇为什么钱多?!都是当年她用命赚回来的。

    而现在,在齐凌枫的口吻中,就似乎成了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些话,他似乎就是这么理所当然的,坐享其成。

    眼眸一紧。

    没什么。

    她告诉自己,忍忍,很快就会达到她所想。

    她拿起手边的电话,“milk,召集各部门,半小时后开会。”

    “是。”milk连忙答应着。

    乔汐莞打开笔记本电脑,手指依然灵活的不停敲打着键盘。

    这个合同肯定做定了,所以她现在只需要好好的把傅氏需要的设计方案弄出来,其他的事情,她相信,两个老狐狸,一个顾耀其,一个齐凌枫,能够很快搞定。

    ……

    这么一直忙碌,很晚。

    乔汐莞有些疲倦的从椅子上起来,离开办公室。

    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

    开完会后就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再整理了一些资料,此刻已经累到不行,而且饿得前胸贴后背。

    她坐在武大开的小车内,有些迷迷糊糊的看着窗外上海唯美如画的景色。

    这么一路回到顾家大院。

    走进别墅。

    就诧异的看到了古源,还有古源的父母。

    而顾耀其和齐慧芬非常友好的在和古源的父母说着什么,气氛很好。

    看着她回来。

    齐慧芬亲切的招呼着,“莞莞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

    “工作上面有点事儿,就见了会儿班。”乔汐莞笑着说道,自然的走过去,“这时古源的父母吧,叔叔阿姨好。”

    古源的父母都是有文化的人,一向知书达理注重礼节,对于乔汐莞这么礼貌的方式,也很是热情的回应着,“你好,你好。”

    乔汐莞微微笑着。

    心里却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上一世的自己经常去古源家里面玩,她比较调皮,但古源的父母却对她一向很好,特别是古源的爷爷古云山,对她甚至是宠溺到比对古源还好的地步,还不停的教训古源,说古源的性格不好,就得像小溪那样,还说古源你个臭小子,以后要是娶不到小溪就不用回来了。

    “莞莞吃饭了没?”齐慧芬很是关心的问道。

    “还没吃。”

    “这么晚了还不吃饭。吴嫂,给大少奶奶准备晚饭。”齐慧芬吩咐着。

    “谢谢妈。”乔汐莞笑了笑,礼貌的说着,“我先回房放东西,不打扰你们聊天了。”

    “去吧。”

    乔汐莞往楼上走去。

    身后传来古源母亲的声音,好像在说,“小源,她感觉有点像小溪。”

    “不会吧,她比小溪漂亮多了。”古源回答着。

    “那倒是。看上去也比小溪更守规矩……哎,可惜了小溪那孩子。”古源母亲微微感叹着。

    顾子颜一直温顺的坐在他们旁边。

    小溪。

    她转眸,看着乔汐莞离开的方向,嘴唇轻咬。

    ……

    乔汐莞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坐在电脑前面,在打着这么。

    乔汐莞放下包,有些累的坐在沙发上,转头看着顾子臣有些生疏的背影,总觉得这个男人就这么在自己眼前,还是有那么远的距离。

    她抿着唇,觉得自己每次在有些累的时候,都是些不太好的情绪。

    “顾子臣,傅氏合作案,是你找傅博文谈下来的?”乔汐莞问道。

    “我随口说了一句而已。”顾子臣淡薄的回答。

    仿若在他口中,那10位数以上的合同,就是这么随随便便的事情一般。

    这个自傲的男人。

    乔汐莞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从后面一下子抱着他。

    他手指在键盘上一顿,然后面前的屏幕突然消失。

    乔汐莞眼眸一紧。

    她刚刚是不是看到了,叶妩的照片。

    很小一张,就像是证件照一般的大小,但明显的是生活照。

    顾子臣很自若的把笔记本盖上,转身看着她。

    乔汐莞看着他冷峻的脸,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

    “你是准备回来感谢我的?”顾子臣问她。

    第一次。

    应该是第一次。

    因为顾子臣的话一向不多。

    所以她记得很清楚,这是第一次,顾子臣主动的,找话题。

    是怕她问什么?!

    还是怕她知道什么?!

    她看着他。

    看着他这张平静而帅气的脸。

    “怎么了?”顾子臣扬眉。

    乔汐莞抿着唇,半响,嘴角一勾,“嗯,我感谢你,让我这么晚了,还没能吃晚饭。”

    ------题外话------

    推荐小宅好友富乐吉萍的文文《插班妞》

    简介如下:

    五岁那年,她是白雪公主,他是七个小矮人,他胆大包天的抢了王子的戏码。

    十六岁那年,她是插班妞,他是校草级帅哥,她早就记不住当年的戏码,可他却把她印刻在了心里。

    十八岁那年,她们手拉手一起奔向了新的人生,天之骄子般的享受着爱情。

    二十岁那年,她做了他的女人,从此许下非他不嫁的誓言!

    只是青春很薄,一阵风出来他们就真的走散了。

    他把她的‘米’字刻下,她把他埋在心里,背对背的那一刻也碎了所有的心——

    爱是主旋律,他给了她一个完美的童话世界。

    总结:这是插班妞逆袭白富美,挑衅高富帅的故事!这是励志女hold住全局挑战更高更强的故事!

    哈哈——

    绝对有看头!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